兩女共侍一夫

藝文想了想,看到床的高度好像可以,就下床讓半身躺在床上,腳膝蓋頂在地板上。卡來又像剛剛的急性子一樣,馬上又騎在藝文身上,陰莖往陰道鑽,幹起藝文來。
「啊、啊、啊、啊…」藝文配合卡來的動作而淫叫起來,卡來完全不憐香惜玉,粗暴的對待藝文的身體,卡來的身體撞擊藝文的屁股,而發出啪啪的聲音,陰莖攪和著淫水,發出撲資撲資的動聽的聲音。
藝文看卡來的前腳跨在肩膀前,擡頭看卡來,只看到卡來的胸毛,和伸長了脖子的頭,自己已完全被卡來所覆蓋,心裏又完全被卡來支配、玩弄的心理因素,高潮了數次。
卡來也很會撐,搓了二十幾分鍾還沒高潮,藝文經過數次的高潮,和卡來二十分之多的玩弄,已經全身癱瘓了。
藝文見卡來這源源不斷的精力,對卡來說:「卡來,我、我不行,要…啊啊﹏」
話還沒說完,又到了一次高潮。
此後,藝文除了因卡來撞擊而上下擺動外,在也沒有其他動作。
「呼呼.呼」卡來的喘息愈來愈急促,陽具插入的速度也愈來愈大,最後深深的插入並和藝文的身體緊緊的結合。
藝文驚訝的說:「什幺?怎幺會?」
藝文對卡來的陽具深深的鑲在自己的陰道內感到驚奇,用手去觸摸結合的部分,發現卡來的陽具完全的被自己的陰道埋沒,而卡來已跳下藝文的身上,轉過身,就像外面狗交配一樣,屁股和屁股連起來,藝文試著移開身體讓卡來的陽具移開,但怎幺都弄不出來。
「好像有東西卡在裏面。」
藝文感覺到卡來的陽具有一個巨大的東西卡在自己的體內,用左手摸著腹部竟然在陰道口上方的小腹上,因陰道有巨大的東西而鼓了起來。
「不、不要,快出來啊,好丟臉啊。」
藝文又是著移動身體,把卡來的陽具弄出來,且用力往左邊移動。
「好痛好痛。」藝文打從下體傳來微微的痛感,但是在感到痛時,竟然因痛到達高潮,讓藝文感到驚訝,回複原來趴在床上的姿勢,一邊感受陰道充滿卡來陰莖的充實感一邊想著和卡來性交的過程。
(這就是所謂的交尾吧。)藝文邊交尾邊想著自己的事情。
(我已經和卡來交配了,以後要小心一點,不然會被海唯發現的,因爲卡來一發情起來,是不挑場所的,還好她還是學生,平常都不在家,以後要多注意一點。)
雖然藝文在想事情,但下半身來是不停的到達高潮,但陰道口被卡來塞住,所以全部逆流到子宮裏,已經積存了不少。
「好多,好多水在肚子裏」藝文摸摸自己因積存愛液而微微隆起的小腹:「我是變態嗎?我竟然自願被狗姦淫,獻身給狗。」
藝文一直說話,用言語來刺激自己:「不對,我、我、我是狗,以後我就是狗,就當一只母狗,啊啊。」話還沒說完,又一次到達高潮。
「呼、呼、呼,還沒好嗎?但卡來好像一直有射東西到肚子裏,應該在射精吧,但好像有點不一樣,奇怪,嗯啊!」
突然之間,卡來的陽具離開了藝文的身體,藝文的淫洞突然像瀑布一樣流出黏稠稠的精液和淫液的混和液。
藝文好像一下子把體內的精氣耗掉一般,一下子四肢無力,攤在地上,倒在濕答答的地板上,全身浸泡在其中,藝文的衣服不只是裙子的部分,連上半身也被沾濕,就這樣睡著了。
經過卡來的洗禮後,藝文已經自願和卡來在一起,有一天中午,藝文已經去上課了,而藝文在忙著爲卡來作愛妻便當,藝文知道卡來不喜歡吃熱的東西,所以煮了肉湯,也把牠放到冷掉了才拿出來弄給卡來吃,藝文把冷掉的肉湯拿起,要拿給卡來吃時,沒料到卡來在後面躺著,腳採到卡來的尾巴,卡來大叫,用力的把尾巴收回並離開,而藝文被卡來嚇到,連人帶湯一起往後倒。
「好痛啊,阿,糟糕。」藝文跌倒在地上,湯倒的全身都濕答答的:「卡來,都是你啦。」藝文起來看著自己。
「噁,全身都是,脫下來吧,要去洗澡了。」
藝文就當場在廚房脫衣服,當脫的只剩內褲時,卡來跑過來,聞著藝文沾滿湯汁的身體。
「啊,怎幺了?」
卡來聞著聞著就舔了起來。
「要吃飯也要等一下,我先去拿碗來,阿,對了,卡來的碗在外面,現在這樣子不能出去,怎幺辦呢?」
過了一下,藝文紅著臉,看著卡來,摸著卡來的頭,對卡來說:「你先出去,等一下就讓你吃到便當。」說著就把卡來趕出廚房,藝文把飯菜都拿下來放到地板上,脫下內褲,看著自己刮毛刮乾淨的下體,想著(我真的是變態)。
藝文坐在地板上,伸長雙腿並夾緊,藝文把飯倒在雙腿間,淋上肉汁,再躺下去,把剩下的肉放到胸口上,用手拖著不讓肉掉下來,嘴裏咬著一個大肉塊,用鼻音叫卡來進來。
卡來果然來了,看到藝文身上的食物,卡來露出貪婪的嘴臉,靠近藝文,並大口的吃著藝文精心製作的愛妻便當。卡來最先看到的是藝文嘴咬的大肉塊,就靠近藝文的臉,咬起肉塊。
由于藝文咬的很緊,所以肉塊就從中撕裂,卡來吃完口中的肉後,又對藝文的嘴裏的伸入舌頭,要吃剩下的肉。卡來的舌頭伸入時,就好像在接吻一樣。
卡來把剩下的肉舔起來吃掉,藝文嘴微微的打開,卡來的嘴靠近藝文的嘴,用舌頭伸進藝文的嘴裏,兩個舌頭再交織纏綿著,藝文臉逐漸泛紅,眼睛也逐漸朦胧。卡來確定藝文的嘴沒有肉以後,就把舌頭收回,目標胸部上的去骨雞肉。
卡來頭伸到藝文胸口,迅速的吃完胸部上的雞肉,在開始吃雙腿間的飯,由于雙腿夾緊,所以沒有飯在陰戶附近,只是在陰戶上方一點點。
卡來在吃的途中,藝文不斷地受到刺激。
「啊吃完了嗎?」藝文有點失望的看著卡來,便起來整理四周,由于全身油搭搭的,便到浴室去。
「對了,卡來身上也一樣油搭搭的,要抓來洗才行。」
于是就抓卡來進來,卡來一進來,就立刻把門關上。
「狗很怕水,不能讓牠跑掉。」
卡來進來後發現不對,想跑但門已被關上,跑不掉。
藝文拿起蓮蓬頭,一開水卡來就躲到角落去。
「嘿嘿,你跑不掉的。」就開水噴牠,馬上卡來就被噴的濕答答的,藝文拿起狗用的洗澡藥粉,往卡來身上到下一些,就開始抹,但卡來很不高興,在抹一下子時,突然發狂。
「汪喔。」的一聲,藝文被卡來撞倒在地上。
「啊。」在倒地後,卡來又往藝文身上撲了過來,卡來的左前腳壓在藝文的左乳房,指甲剛好壓在乳尖,藝文的乳房被卡來壓的扁下去,而乳尖的中心點也被卡來的指甲插到。
藝文很害怕,從地上看著押著自己的卡來,有如巨人般壯碩,藝文心中不禁有了一種想被征服的念頭,卡來好像有一種做錯事的樣子,急急忙忙的放開藝文,乖乖的站著,藝文爬起來看著卡來,摸著剛剛被壓住的乳房,看著被指甲抓著的乳尖,想著(好像有種快感,雖然痛,但是…..)
急急忙忙幫卡來洗完,自己回房間思索著浴室的事情。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