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老婆被輪奸5

看老婆被輪奸5-6

文章作者:佚名
看老婆被輪奸(五)

當惠蓉騎在昆博身上套弄雞巴時,正巧外面有人進來,原來是我的朋友永豐。

昆博說:“你是誰?”

永豐:“我是志仁的朋友,叫柳永豐。志仁家沒人,卻聽到你這裏有女人叫床
聲,所以進來看看,志仁怎幺了?”

昆博說:“我給他下了迷藥,給她老婆吃了春藥,現在正在他面前幹他老婆,
讓他老婆大肚子,你要不要一起來把他老婆奸出個雜種?”

永豐平時垂涎我老婆已久,常向我借老婆性感的胸罩和三角褲自慰,但一直苦
無機會上我老婆,怎可錯失大好良“雞”?

“既然志仁不能滿足她,我就幫他解決老婆的性苦悶。”

“永豐哥,人家和你們的奸情,可不能告訴我老公哦,拜托!”老婆哀求著。

永豐:“放心,嫂子,祗要你乖乖配合,讓我的爛鳥幹得你肉穴夠爽,我就不
說。”

“對了,人家的內衣褲最近常被偷,是不是你拿的?”

永豐:“不錯,有一次偷看到你洗澡,就很想強奸你,但一直沒機會,祗好偷
你晾在衣架上的內衣褲打手槍。”

說完,昆博也把老婆的三角褲丟給永豐:“這是她剛被我脫下的三角褲,上面
還有她被我操出來的淫水,給你吧!”

永豐接下後隨手一聞,下體也漸漸勃起,馬上脫下全身衣物,露出一根十多公
分又長又黑的大爛鳥,站在老婆面前要求吹喇叭。

“快幫我把老二吸硬,等下才能插爛你的騷穴,欠幹的女人!”永豐命令著。

此時惠蓉下口有昆博用力向上頂住淫穴,上口正含著永豐的大雞巴吸吮,兩個
豐乳則是一人一個在搓揉玩弄,真是全身上下都給這兩個色狼爽透了。

“哦……真爽,這幺漂亮的女人給志仁娶到真是浪費,不如拿來給我和大哥好
好享用,免得暴殄天物,幹!”永豐一邊抱著老婆的頭吹喇叭一邊說。

“討厭,人家現在不是正給你們兩個大色狼欺負嗎?”

“以後祗要你水雞淫癢、空虛欠幹,就來找我和昆博幫你老公盡房事義務。”

“這叫做‘朋友妻,幹起來最爽’,何況你比妓女還騷還浪。”昆博竟將我溫
順的妻子比作人盡可夫的妓女,真是氣人。

“昆博,你幹爽了沒?我的老二已忍不住要來幹這女人的騷穴了。”想不到平
時古意的永豐竟要在我面前奸我老婆了。

此時昆博才拔出那根已操了她百馀下的雞巴。永豐叫老婆面對我趴下:“小美
人,我想在你老公面前奸你,好不好?”

“討厭!人家會害羞的,在老公面前被男人強奸。”

昆博強迫惠蓉趴在我面前,她偷瞄了一下裝睡的我,便低下頭。

永豐也握住那根已被我老婆吸硬的大陰莖:“嫂子,我要來幹你了,高不高興
啊?被我幹爽時,一邊看你老公、一邊叫春,包你爽歪歪,幹死你!”永豐的雞巴
“滋”一聲,就幹進了夢寐以求的嫩穴內。

“啊……好粗……好長……永豐哥……你幹的好用力……快把人家的水雞都幹
破了,啊……”

“這根比你老公的還長還粗吧!幹死你,欠男人奸的騷貨!”

“我來幫你幹這騷貨,幹她水雞不夠深,她不爽的。”昆博怕永豐幹我老婆不
夠深,還在後面推他屁股。

永豐已在昆博從後推動下,雙手抓住我老婆臀部,“啪啪”地用大雞巴狠狠地
抽幹老婆那想收縮、但又被用力插開的嫩穴,再迅速從肉洞抽出,也抽出老婆被奸
爽而溢出的淫水。

惠蓉還被永豐抓起頭來看我,“快看,小蕩婦,你正在老公面前和我通奸,爽
不爽?”

惠蓉則一邊看我、一邊叫春,享受偷情的快感,真令她又羞又爽。

“永豐,人家兩個奶子,被你幹得晃來晃去,真是羞死人!”

“寶貝,你的奶還真大,哥哥把你奶子抓住,你就不羞了。”

永豐不客氣地一邊幹著我老婆的肉穴,一邊用雙手抓住她乳房搓弄把玩,“昆
博,你推得渴不渴?我擠她的奶汁給你吸。”

“好啊,我正口渴,以後不用買牛奶,吸她的奶就夠了。”

想不到鄰居昆博竟說以後不用買牛奶,想喝就叫老婆解開乳罩讓她吸奶,真是
“騎”人太甚!

此時永豐已用力擠壓著我老婆豐滿的乳房,讓躺在地上的昆博大口吸吮老婆的
乳汁,吸得兩頰都凹了進去。

“真好喝!再來,用力擠她的奶!”

惠蓉在兩人的輪奸下,祗得叫春不已:“啊……永豐……你幹的好重……好深
啊……大龜頭每下都幹到人家的穴心……啊……這下幹到人家的子宮口了……昆博
哥……你吸奶的功夫真是一流……人家的乳汁都快被你吸光了……啊……”


看老婆被輪奸(六)

在他們一個幹我老婆肉穴、一個拼命吸她奶子下,惠蓉似乎達到第一次高潮。

永豐:“蕩婦,你老公那根和我比,哪支長?”

“討厭,當然是哥哥的壞東西較長,你的龜頭有棱有角,每下都幹到人家的子
宮口,讓人家快受不了你的大雞巴……”

想不到老婆竟誇永豐的雞巴比我長,還幹得她更深更爽,真是人盡可夫。

永豐:“那你老公平時用甚幺招式幹你?你最喜歡甚幺相幹體位?”

老婆害羞地說:“人家老公祗會男上女下那種,而且三分鍾就出來了,哪像你
們,可以操人家這幺久還硬梆梆的,至于甚幺體位作愛,人家不好意思說,就是那
個……嘛!”

昆博插話說:“我剛才把她抱起來邊走邊幹,她好像被我幹得又羞又爽,一直
都不敢看她老公,怕被人看見她被奸爽的騷樣。”

永豐說:“這招叫猴子爬樹,原來你也喜歡這招。”此時永豐已拔出那根幹了
我老婆百馀下的雞巴,上面還滴著她發情的淫液。

“小騷貨,你的淫水還真多,快幫我舔乾淨!”

惠蓉也尊命地跪在永豐面前,大口地吸舔他的雞巴,連兩顆大睾丸都含入了口
中,令永豐色心又燃,牽起我老婆的手,老婆也雙手摟住他的脖子,永豐已握住雞
巴,“滋”一聲插入惠蓉那飽受摧殘的肉穴,再用兩手抱起老婆的玉腿,一邊走、
一邊操她肉洞。

“嫂子,抱我愈緊,我的大雞巴才能幹得你水雞愈深!”

祗見永豐抱著惠蓉,像猴子爬樹一樣,一邊走、一邊幹她的淫穴。

“寶貝,這招相幹的姿勢,爽不爽?”

老婆卻害羞臉紅、閉目享受,有時哀怨又無助地偷看我,但又馬上轉過頭,小
鳥依人地靠在永豐結實的胸膛上。

“好妹妹,不用看你老公,他不會起來破壞我們的好事。被哥哥幹爽時,可以
盡情叫春,志仁虧欠你的房事,我今天會好好補償你的。”

這個永豐真是可惡,藉補償房事之名,行奸淫婦女之實。

祗見永豐抱著惠蓉,在客廳一邊走、一邊幹,老婆由于體態輕盈,加上全身騰
空,祗有雙手緊緊摟住永豐,兩個奶子壓在永豐狀碩的胸膛上,加上雙手抱著這未
曾生育的少婦美臀,又控制老婆的嫩穴來吞吐自己的大雞巴,真令永豐淫興大發,
便向一旁休息的昆博說:“昆博,快拿照相機,幫我和這蕩婦拍照留念!”

“討厭,人家會害羞,不要……”

此時昆博已拿出相機,永豐把老婆臀部抱得緊緊的,大雞巴整根深深頂在她的
子宮口。

昆博:“小美人,雙手摟緊他的脖子,秀出你最欠幹的騷樣!”

此時老婆才害羞地轉過頭來,輕靠在永豐健壯的胸膛上。

想不到永豐竟想留下他和我老婆通奸的照片,作爲以後要脅老婆、任他奸淫的
把柄。

“討厭,這種照片要是傳出去,以後人家怎幺見人啊!”

“放心,小寶貝,祗要老子想幹你時,你就乖乖地和我幽會,就沒事啦!”

此時錄影帶上正出現兩個黑人和一個白種女人作愛的畫面,令昆博又起色心:
“小騷貨,你有玩過三貼嗎?”

“討厭,人家今天還是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男人作愛,哪有玩過三貼?更何況
人家一個肉洞怎能塞入你們兩支大雞巴呢?”

“放心,你的淫穴又緊又有彈性,有兩支爛鳥來幹穴,一定爽死你!”

此時,昆博陰莖稍軟,又令老婆幫他吸弄,永豐當然也不落人後,惠蓉則是照
“鳥”全收,吸得兩頰都鼓了起來。當兩人的雞巴在老婆吸吮後,又次再度堅硬挺
拔,昆博先坐在我旁邊的沙發上,再令惠蓉面對他套入大雞巴坐下。

“啊……昆博哥……你的雞巴又變長……又變粗了……啊……”

此時昆博也用力抱住惠蓉的屁股來吞吐大爛鳥。

“幹死你,小騷貨。永豐,你可以從後面插進來了!”

“永豐,不要,人家的小穴不能容納兩支大雞巴。”

永豐也不管老婆的哀求,祗想試試兩支雞巴幹同一個肉穴的快感。

“嫂子,我和昆博兩支大爛鳥,會把你的水雞幹得爽死,不用怕!”

祗見老婆那緊密的肉穴已有兩支大雞巴塞入,連一點空都沒有,兩個色狼又
黑又壯的體格,和老婆白晰嬌嫩的玉體形成強烈的對比。再看見老婆那個飽受摧殘
的陰道口,塞滿兩支又黑又粗的陽具,正在出出入入,不時傳來兩個男人的三字經
和老婆被奸爽的淫叫聲,令我有種罪惡感的亢奮産生。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