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魔獵人(作者:不詳)

聖魔獵人(作者:不詳)



遠遠的,從監牢盡頭的一間地下室裏傳來陣陣人與野獸的喘息呻吟聲。

借著室內橘黃色的朦胧燈光,可以看出四周的牆壁和地面都用堅固的鋼板鋪成,上面布滿了經年的肮髒痕迹和各種鏽蝕,凹凸不平的地面緩緩流動著灰黑顔色、極爲粘稠的渾濁膿液,彌漫著一股讓人聞之欲嘔的強烈惡臭。

愛麗絲正高高撅起渾圓的屁股,興奮趴在地上,巨大的電動**仍舊在肛門裏劇烈的震動著,而一只體型異常巨大的黑狗正壓在她雪白的**上,用它那紅的發黑的粗大肉莖在愛麗絲嬌嫩的**裏做著劇烈的活塞運動。

黑狗的每次運動,都將又粗又長的肉莖整根插入她的體內,足有成人小腿粗細的肉莖,早已將愛麗絲嬌嫩的**完全撕裂,鮮血正隨著**不斷的向四周飛濺。

愛麗絲平坦的小腹可以明顯的看到黑狗肉莖在裏面運動造成的粗大的柱狀凸起,而黑狗爲了便于運動,將前爪壓在愛麗絲的香肩上,幾乎全部的體重壓在她的上身,把她胸前一對傲人的**壓得嚴重變形,大塊柔嫩雪白的奶肉被擠到身體兩側。

而受到強大壓力的**則隨著每一次的往複運動,有節奏的向兩側噴出大量潔白香甜的乳汁,和大腿上不斷瀉下的鮮血一起流淌到地上,給原本瀝青般漆黑的汙水增加一絲顔色。

「啊……好舒服……傑夫……再用力一點……讓我懷上你的孩子……」愛麗絲搖晃著腦袋,秀麗的長發隨著擺動起舞,忘情的叫喊著,仿佛自己真的成爲了一只發情的母狗。

這讓常人無法想像的瘋狂畫面,通過地下室內的多個攝像頭傳到了監視大廳中,正被坐在靠背椅上的男人靜靜的欣賞著。

「好了!這樣的女人……這次應該不會有問題了吧……」看著愛麗絲癡淫迷醉的表情,男人忽然咧嘴一笑,一拍手站了起來,轉身離開了大廳。

GS生物研究中心,地底最深處的絕密研究室內燈火通明,一個穿著白大褂的老人正獨自一人在一大堆複雜的試驗儀器前擺弄著,滿臉的皺紋、雪白稀落的枯發、乾癟佝偻的身材,乍一看只不過是一個行將就木的糟老頭子,然而他的動作卻表現出老年人少有的敏捷和幹練,眼中那專注而狂熱的神情更與他的外表絕不相稱。

在老人的對面,一面由極厚的防彈玻璃隔開、可以完整觀察的實驗室內,一個赤身**的年輕女人正被綁在婦科手術台上大聲呻吟著。

和地下室裏正**不斷的愛麗絲不同,面前女人發出的呼喊顯然是因爲無法忍受的巨大痛苦。她的臉蛋雖然因爲劇痛而扭曲變形,卻仍然可以看出原本也是極美的女人,只是脖子以下的**因爲極度的變異,已經很難將她和正常人類聯系起來了。

女人胸前的**早已變異得無法用罩杯來衡量的地步,仿佛兩座裝滿水的巨大肉袋,足足有近一米來高,沉甸甸的壓在她的胸口,原本光潔的皮膚也被撐得極薄,一道道青筋清晰可見的布滿了**。

兩個充血膨脹的**誇張的鑲嵌在**的頂上,像噴泉一樣正汩汩向外流淌著白色的奶水。高高隆起的腹部貼滿了和儀器連接在一起的各種電線,不時做著劇烈的變形,顯示她不但懷孕,而且即將分娩,但被金屬束帶綁住分開的大腿之間流出的卻是一股詭異的綠色液體,正順著手術床緩緩滴落到地上。

對女人的痛苦視而不見,老人正一臉緊張的埋頭在儀器上分析著剛取來的一瓶綠色液體樣本,隨著結果不斷被分析和顯示出來,老人臉上的期待之色漸去,失望之色越來越濃。

終于,隨著最後一個結果得出,老人再也忍耐不住了,重重的在桌上錘了一拳,喘著粗氣停止了試驗,擡起頭恨恨的看著玻璃對面的女人:「哼!又是一個失敗品!」正在這時,女人發出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大量的綠色液體夾雜著紅色的鮮血,從她的兩腿間狂噴宣泄了下來。一只墨綠色的爪子猛然從泉眼裏伸出,隨即抓住了女人的大腿,用力向下按去,仿佛想要把自己給拉出來,手爪上坑坑窪窪的洞眼正骨碌骨碌的冒著綠色的氣泡,看著極爲糁人。

在女人的哀號聲中,另一只手也伸了出來,兩只手抓住女人血如泉湧的下體兩側用力一撕,立刻撕開了一道巨大的裂口。被捆住的女人用盡力氣抖動著、尖叫著,失神的雙眼卻漸漸翻白,一個無可名狀的怪物從她的體內爬了出來。

「不應該……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老人對面前的慘像無動于衷,卻有些呆滯的望著那新生的怪物,喃喃的說著,「我已經盡力做到最好,什幺條件都是完美的,不應該是這樣的結果……」爬在手術台上的怪物只有上半身,它的腰部以下卻仍舊和拖拽出來的女人子宮連在一起,變成了一個半身人的詭異模樣。怪物伸出上肢在手術台上到處抓拉著想要站起--這自然不可能做到,卻讓它愈發顯得憤怒和急躁,發出嘶嘶的吼叫聲,猛的一扭身,回過頭抓著已沒有多少出氣的女人的**,張開血盆大嘴一口咬了下去,就這樣生吞活剝了起來。

然而這慘絕人寰的場景卻沒有持續多久,怪物的撕咬起先還顯得頗爲凶狠,慢慢的卻變得越來越無力,隨著幾聲壓抑的嘶吼,怪物停下了進食,軟軟的倒在了血肉模糊的屍體上,一動不動了。

實驗室的電動門無聲無息的打開,男人一臉興奮的走進來,走到老人面前,低下頭恭恭敬敬的說道:「主人,新的實驗品已經准備好了,相信這次您--」「爲什幺!」老人突然發出一聲震耳的怒吼,轉身抓著男人的衣領用力的搖晃著,激動的咆哮道,「三十年的試驗,難道就是這樣的結果幺?我不甘心!不甘心啊!」失態的老人口水不斷飛濺到男人的臉上,他卻連擦都不敢擦,趕忙賠笑道:

「主人,您不用擔心,這次我找到了一個更好的實驗品來做母體,相信您這次一定能成功的!」「什幺更好?你是在安慰我嗎?」老人反而更加憤怒了,臉色通紅,脖子上青筋綻露,「能夠匹配的母體有多難找你又不是不知道,光是尋找這一個我們就花了三年多的時間,上哪去找一個更完美的?難道你想告訴我出去玩三天就帶了個更好的回來不成?」「請一定要相信我,主人。」對著狂怒中的老人,男人被晃得腳都軟了,急急忙忙的說道,「這次我帶回來的試驗體真的和以往完全不同,從各方面來說都堪稱完美,您一定不會失望的!您看了就知道了。」「哼!你能帶回來什幺好東西?多半是去哪隨便抓個回來濫竽充數!」老人發泄了一番,似乎也消了不少氣,逐漸沉靜了下來,雖然口裏還這幺說著,卻放下了手,轉過身說道,「新的母體在哪?我看看。」男人暗暗擦了一把汗,趕忙走到旁邊的大螢幕旁打開了開關,一邊調整著視頻的設置,一邊說道:「您請看!就是三號房裏的這個女人。」一秒鍾後,驚叫聲在實驗室裏響了起來:「這、這怎幺可能!」螢幕被調整到剛才關押著愛麗絲的地下室,可原本牢裏的愛麗絲和黑狗卻消失不見,鏡頭裏只剩下空蕩蕩的地牢。

「嗯……你是在耍我嗎?」老人沒有發怒,一雙滿是精光的眼睛卻危險的眯了起來。

「不不……主人,不是我欺騙您……」男人驚慌失措,臉上的汗珠瞬間流了下來,「是這個女人……女人不見了!逃跑……對,是逃跑了!」「哼!我原本以爲你只是貪圖玩樂,沒想到在你的管理之下,大本營居然松懈到了這樣的地步!」老人冷冷的掃了一眼男人,轉頭快步走到一旁的控制台邊,一拳砸在一個紅色的按鈕上,淒厲刺耳的警報聲立刻在整個地下中心響了起來,橘黃色的燈光一閃一閃。老人摘下眼鏡,低下頭核對了眼瞳,然後對著台上的麥克風開口說道:

「這裏是一號。全體注意,提高警戒等級,有一候選母體從觀察室內逃出,警衛注意搜捕--要活口。重複一遍,我要活的!」老人的話剛說完,話筒還未來得及放下,只聽轟隆一聲巨響,實驗室的天花板坍塌了個大洞,破碎的水泥板帶著粉屑飛散得到處都是。兩人眼前一花,一個苗條婀娜的身影從洞口躍了下來,翹起二郎腿坐在實驗桌上,笑吟吟的說道:

「兩位是在找我嗎?那倒也不必這幺興師動衆。」正是剛才鏡頭裏消失不見的愛麗絲。只見她穿著不知何時換上的黑色露胸小背心和超短的緊身熱褲,將胸前鼓鼓的雙峰襯托得噴薄欲出,腹背間滑膩如玉的肌膚更是光潔如初,雪白得耀眼,起先身上的傷痕汙漬全都消失不見;修長的雙腿套著黑色的長筒絲襪和長到大腿根部的锃亮高根皮靴,正架在台桌上有一搭沒一搭的晃動著。

看著她望向兩人的戲虐神情,哪還是剛才趴在地下室的汙水中被變異犬幹得頻頻**的失神模樣?

「呼,說起來,還真要謝謝你呢。」愛麗絲一邊說著,隨手點了點呆若木雞的男人,「如果不是你把我帶到這裏,要找到你們的老巢還真不容易。」「你……」男人先是一呆,隨即怒氣勃發,一把扯下脖子上的領帶,雙手用力握拳,猛一運勁,只見男人全身的肌肉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劇烈膨脹虬結,瞬間脹破了身上的衣衫,變成了一個身高3米多的筋肉巨人,全身的皮膚散發著幽藍色的光澤,面部的肌肉和表皮也迅速扭結一起,形成了一副不屬于人類的猙獰面孔。

「這就是你先前『抓獲』的實驗品?果然實力不凡,難怪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間……」相比男人的激動,老人對于從天而降的愛麗絲反而顯得鎮靜得多,感覺到愛麗絲身上若隱若現的強大氣息,老人往後退了一步,愈發的謹慎了,「請問這位小姐是何處的朋友?我們之間有什幺過節幺?」「廢話那幺多做什幺?我已經玩膩了,沒興致再陪你們了。」愛麗絲突然變了臉色,轉過頭來皺著眉說道,「怎幺,還想著等援兵?別做夢了你們,外面那些低級廢物沒一個能進來的。你們還是痛痛快快的自殺吧,免得本姑娘親自動手費事!」已經完全妖魔化的男人兩顆籃球般大的巨拳互相一砸,迸發出串串火星,隨即發出一聲怒吼撲了上去。龐大的身軀帶著淩厲的風勢,向著愛麗絲當頭壓下,看那狂暴的氣勢,仿佛隨時都可以將她撕個粉碎。

只見白光一閃,下一秒鍾,男人卻以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回來,沉重的身體一路橫掃過實驗室裏的大小儀器,帶著藍色的火花和器皿的碎片轟的一聲震響,狠狠的撞在牆上,把鋼板鑲嵌的石壁砸出一個碩大的人形凹陷,然後像軟泥一般塌在了地上,一動不動,背上現出五、六個碗口大小的黑色洞口,正滋滋的冒著白煙。

「聖魔獵人!」老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滿是皺紋的臉上變得一片蒼白,眼眸中露出了絕望的灰色,「我東躲西藏幾十年,還是被你們找到了……難道天意要滅我魔族嗎?」「喲……你還蠻識貨的嘛!」愛麗絲訝異的多看了老人兩眼,不過很快又失去了興趣,有些膩味的站了起來,背著手轉過身掃視著周圍的環境,一邊隨口說道,「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就幹脆的自己了斷吧,免得一會多吃苦頭!」老人頹唐的退了兩步,跌坐到地上,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又擡頭看了一眼實驗室,一股帶著強烈遺憾和不甘的恨意湧了上來:「我死不足惜,可憐魔族的延續就此斷絕……可惜如果不是試驗沒有成功,制造不出魔神的新機體,我又何懼于你?」「什幺魔神的什幺機體,你在說些什幺啊?」愛麗絲好奇的轉過身來問了一句,隨手指著對面手術台上早已斃命多時的女人和那具連爲一體的怪物屍體說道,「你說的是像這種亂七八糟的試驗嗎?哦哈哈……別逗我了,就憑這種垃圾貨色也想和我鬥?」一邊說著,愛麗絲笑得彎下了腰,幾乎喘不過氣來。

「哼,這只不過是因爲母體不夠完美,承受不住這樣的試驗要求罷了。」說起了試驗,老人的臉上立刻多了一分桀骜和自信的神色,「我的理論一定是正確的!如果可以找到合適的母體樣本,一定可以制造出像遠古魔神一樣強大的新魔族出來!」「說得這幺誇張,是在吹牛吧?」愛麗絲不屑的撇了撇嘴,轉過頭打量著手術台,望著台上女人那殘缺不全的血肉和異形般惡心的怪物糾結在一起的模樣,不禁心中一動,「這幺個試驗法,看起來倒是蠻刺激……」「喂,老頭!」愛麗絲轉過身,昂著頭掃視著地上的老人,頗有興致的問道,「你說的什幺新魔族,如果試驗成功了,到底能有多強大?難道真的比我還強?」沒想到愛麗絲會問出這種問題,老人不禁一呆,遲疑間正准備點頭,卻被愛麗絲搖著手指給制止了。

一邊說著,愛麗絲兩手叉在背後,邁著步子走到手術台邊,毫不避忌的坐了上去,轉身微笑著說道:「這樣吧,你不是缺少能承受試驗的母體幺?想不想得到一副絕對完美合格的身體進行試驗呢?」伴隨著溫柔的語氣,愛麗絲的一只修長手指從面頰上慢慢滑落,經過優美的脖頸、高聳的胸口一直向下,在細膩平坦的肚腹上慢慢的打著轉,挑逗之意一覽無余。

***********************************這篇算是上篇,下篇的情節已經很明顯了,大致就是怎樣試驗以及結局,H戲顯然也會比較多。不過,平鋪直述的描寫試驗過程似乎乏味了點,最好能多出一些情節故事,而且結局怎樣安排也比較頭痛(當然,女主角失敗的結局不予考慮)。

我不介意將故事寫得血肉橫飛,但單純的殘酷描寫似乎也是沒什幺太大意思的,最好是能用情節凸顯出女主角的癡女傾向,各位同好如果有比較好的點子,希望能不吝拿出來共享下。

***********************************(下)伴隨著高跟皮靴在金屬地板上清脆的敲擊聲,愛麗絲正由那名叫歐斯特的魔族老首領陪伴著穿過龐大的試驗中心,往下而去。

穿過走廊和大廳時遇到不少剛才集結起來的魔族,有的被她身上蘊含的能量所懾,驚慌的縮在一旁發抖;有的則目露凶光,喉嚨裏發出低沉的咆哮聲,一副蠢蠢欲動的模樣。面對周遭的敵意,愛麗絲卻雙手自在的叉在背後,臉上露出毫不在乎的笑容,惬意的跟在佝偻著腰在前面領路的歐斯特身後,仿佛一位女王正在巡視她的臣民一般。

愛麗絲被帶著坐上升降梯,來到試驗中心最底層,一開門就是一股濃烈的腥臭撲鼻而來,只見一座廣場般大的巨型深坑呈現在眼前,仿佛要深上十倍的古羅馬鬥獸場,放眼望去,場地中是一座黑乎乎無以名狀的龐然大物。仔細一看,這十多米高的黑色小山般的物體竟然是由不計其數的觸手堆積而成,成千上萬條粗細不一、布滿腺體和肉刺的觸手纏繞成巨型的一團,不時的卷縮蠕動,仿佛一座失去自我意識的活蛇構成的山;凹凸不平的表面以驚人的壓力互相摩擦著,發出茲滋的聲響,將分泌出的墨綠色粘液不斷的噴了出來,流淌到地上,散發出讓人聞之欲嘔的惡臭。

「這?……就是你們那什幺魔神的後裔?」愛麗絲張著嘴、瞪著明亮的大眼睛看了好一會,才回過頭來又是吃驚又是好笑的問道,「你們的神居然是這個樣子?笑死我了哈哈哈哈……」「你這什幺都不懂的臭婊子,居然敢侮辱這偉大的試驗!」可惜這樣的話只能在心底偷偷咒罵,歐斯特歎了口氣,堆起笑臉解釋道:

「您誤會了……這是我們花了幾十年,通過試驗結合幾種魔域的洪荒異獸的後代,目前找到的物種中,只有它的身體能夠承載我們神的部分基因。即使是這樣,也因爲承載了過于強大的力量,導致這個物種的壽命被大大的縮小了。」「聽起來有點像人工授精的樣子……」愛麗絲一手襯著下巴,歪著頭打量著場下的觸手巨獸,「這家夥的體內是有一股不普通的能量,不過也沒什幺出奇的……」「因爲以前的母體都是普通人,所以我們只能在這個異獸……怪獸的身上進行培育,再取得成熟的進化基因植入母體內。」看見愛麗絲饒有興致的模樣,歐斯特枯幹的臉皮動了動,靠近兩步,在愛麗絲耳邊笑著說道,「當然,以閣下身體的強韌程度,直接與它那個……交配,肯定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嘿嘿,相信這樣的效果只會更好。」「要被這幺大的怪物奸淫啊……」盯著場內觸手巨獸那醜惡猙獰的模樣,愛麗絲感覺一股**從下升起,將身體烤得火熱,一雙渾圓結實的大腿忍不住在微微摩擦,而自己的一根食指不知什幺時候已經含在了嘴裏,正輕輕的吮吸著。

「我一個人在這裏就夠了,你退下吧!」迫不及待的將歐斯特趕出了底層,愛麗絲腳尖輕輕一點,躍入幾十米深的圓形廣場,朝那只巨大的怪物走了過去,「你這大家夥,快點過來陪本小姐玩玩了!」雖然沒發現這怪物的眼睛長在哪裏,不過顯然感覺到了生人的靠近,纏繞在外圍、密密麻麻得像電纜一樣的觸手猛的一頓,仿佛成百上千條遇到敵人的毒蛇般高高彈起,飛上半空,如一張大網般朝愛麗絲當頭罩了下來。

只聽咣的一聲刺耳大響,圍過來的觸手撲了個空,甩在地上,將鋼鑄的地板轟出一個碩大的凹陷。而愛麗絲早在觸手及身之前瞬移了出去,悠閑地坐在一根水桶般粗的觸手背上,還伸出手指在那坑坑窪窪的表皮上戳戳點點:「好硬的皮!」「吼--」怪物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嘶吼的氣浪仿佛炸彈般噴發出來,震得整個廣場塵土飛揚,周遭的牆壁也嗡嗡作響。只見它整座龐大的肉山傾斜了過來,四周的觸手猛的揮出,以更快的速度向愛麗絲卷了過去,尚未及身,已在空氣中發出清脆的破空聲,顯得聲勢極爲駭人!

愛麗絲微笑的看著觸手們以驚人的速度朝自己襲來,卻翹著二郎腿一動不動的坐在原處,沒有一絲要逃的模樣。一瞬間,巨大的觸手狠狠的砸了下去,伴隨著刺耳的巨響,又將堅實的地面硬生生轟成了漏鬥的形狀,整個廣場地震般晃了兩晃。只聽噗嗤一聲,一股粗大的墨綠色噴泉從凹陷的洞裏噴了出來,帶著大量的殘渣碎肉,仿佛黑色的血雨般落在地面。

怪獸擊中的只是愛麗絲的殘影,在觸手及身的刹那,愛麗絲早已用怪獸難以捕捉的速度輕巧的移了開去,下一瞬又原樣坐回了那根觸手的背上,伸著修長的脖頸朝凹陷的洞裏打量了兩眼,咯咯的笑了起來:「哈!還真是笨啊……就憑這樣的傳承,在洪荒時代居然也能混成神?」那怪獸揮舞的粗大「鋼鞭」沒有擊中愛麗絲,卻收不住「手」,打中了她坐著的那根觸手自己,碩長的前端被砸得扁平一塊,深深的嵌入鋼板,碎得不成模樣,瀝青般黏稠的黑色粘液正汩汩的湧出,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四散橫流。

不知是劇痛還是憤怒,怪獸的全身都在簌簌抖動,所有的觸手都搖擺著升起,在天空中狂怒的飛舞著,然後猛的光線一暗,遮天蔽日的朝著愛麗絲壓了下去,密密麻麻的觸手尖端在空中甩過,帶著嗚嗚的鳴響聲,劃下了無數條細小但明顯的音爆痕迹。

廣場中響起了一連串的炸雷聲,怪獸每一根觸手擊打在地面都引起了一次搖晃,在地表留下了一道道半人深的溝壑。彌漫的塵土在空氣中劇烈翻騰,很快就將整個廣場遮蔽得模糊一片,只能聽見不斷發出的密集的嘭嘭巨響。

直過了十多分鍾,巨響聲才停了下來,彌漫的塵土逐漸散去,只見怪獸身上密密麻麻的觸手起碼少了一大半,原先堅硬平整的地表變得像剛翻過的農田一樣溝壑縱橫,到處都是斷裂散落的殘骸。愛麗絲仍舊好整以暇的斜坐在一根觸手的背上,仿佛剛才那巨大的動靜和她沒有一點關系,掃了眼周圍堆積的碎塊,一臉不屑的說道:「就這幺點力量,還根本控制不了,你的檔次實在是低了點……不過對那群白癡來說是足夠強了,難怪老想著給你改良呢。」看著怪獸又是害怕又是憤怒的模樣,愛麗絲的眼睛狡黠的一轉,站起來輕盈的轉了個身,微笑著說道:「光是欺負你也沒意思……不如這樣,我們來玩得刺激一點吧!」愛麗絲伸出兩根纖細的手指放在自己的額頭,輕輕的念動咒語,隨著一陣刺目的白光,一個鴿蛋大小的銀色圓球慢慢的從她額頭浮現了出來。那銀球緩緩轉動著,不斷散發出星星點點的神秘光芒,讓人一見就爲之目眩神迷。

「看好了哦,本來以你們這些低等生物的實力,是一輩子都沒機會見到的……」愛麗絲的指尖夾著那枚銀色小球,放在怪獸面前,臉上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對,這就是我的元神……就像你們所知道的那樣,元神是非常脆弱的哦,以你的力量,只要輕輕一捏,我就灰飛湮滅了……」怪獸白癡一般看著愛麗絲的動作,一直到她將銀色小球輕輕的擱在了自己觸手末端的吸盤上才回過神,頓時激動得全身的觸手都抖動了起來,猛的大吼一聲,末端的觸手正要用力一卷,卻被一句冷冷的話語打斷了:

「你確定能快過我嗎?」聽見這話,怪獸硬生生的頓住了力量,呆呆的望著愛麗絲,分明是回憶起了剛才她那無以倫比的速度。但擱著元神的那條觸手仍舊抖動得特別厲害,顯然十分的不甘心,似乎正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試一試。

敏銳的感官能輕易知曉那觸手末端的肌肉正高度緊繃,隨時都可能壓碎元神,愛麗絲卻看都不看,伸出手指,仿佛在戲耍一個小巧的玩具般撥弄著吸盤上的那顆銀色小球,一邊毫不在乎的說道:「你的觸須只需收縮1公分的距離就可以壓碎它,不過這點時間……已經足夠我先殺死你兩三百次了……」一邊說著,愛麗絲走到另一根粗大觸手旁,斜倚著躺在了上面,撫摸著觸手粗糙表皮上分泌出的粘液,伸出舌尖舔了舔,轉過臉微笑著說道:「或者你可以試試來幹我,也許我**失神的時候會反應不過來也說不定呢……」望著愛麗絲動人的媚態,怪獸猶豫了半分多鍾,才仿佛下定決心一般嘶吼一聲,不在理會擱在自己「掌心」放任不管的元神,剩余的幾十條粗細不一的觸手飛舞著朝愛麗絲撲了過去,纏住她的雙臂高舉過頭,一把吊了起來;另兩條觸手緊緊的捆住愛麗絲修長的雙腿,朝兩邊用力分開,將她在半空分成了一個「大」字的形狀。

「嘻嘻……」愛麗絲毫不反抗的任怪獸施爲,還笑吟吟的挑逗著,「不要把我當作一般的女人哦,否則就憑你那兩下子可不夠我享受的呢。」觸手一卷而過,愛麗絲身上原本就很少的衣服頓時化作碎片紛紛飛散,將皎潔美好的身軀暴露在寒冷的空氣中。一根成年人小腿般粗的觸手伸了上來,頂著粉紅色的陰部輕輕的繞了幾圈。愛麗絲嘴角微翹,靜靜的看著這足以讓任何普通女性大驚失色的場景,只偶爾在觸手尖端鋒利的噬齒劃過柔嫩的陰核時,發出一聲輕哼的鼻音。

似乎耐不住這勾魂的歎息,觸手微微一縮,然後向前的一彈,如一把巨大的利劍一般猛的刺了進去,瞬間一插到底,粗壯的觸手充滿了愛麗絲的體內,將她的小腹高高頂起,形成了一個不規則的明顯圓柱。

「啊--」受到這突然的猛烈一擊,愛麗絲忍不住仰起頭,修長的脖頸彎成動人的曲線,但叫聲裏卻聽不出絲毫的痛楚之意。被這體積巨大的觸手硬刺入體內,窄小嬌嫩的陰部卻沒有像常人一樣被撕裂得鮮血淋漓,而是表現出了不可思議的驚人彈性,緊緊的箍成了一個薄薄的環形。

仿佛不太適應這樣的情況,觸手扭了兩圈,才猛的往外一縮,狠狠的**了起來。

「哼……嗯……」愛麗絲頭下腳上的仰著頭發出輕哼,靓麗的長發瀑布般倒灑下來,隨著沖擊的節奏一搖一擺的晃動著。幽暗柔軟的**內雖然很快就已變得潮濕,但相對觸手恐怖的體積,那一點液體顯得毫無潤滑的意義。每一次的大力拔出,都將淡紅色的褶皺拉扯得翻了出來,下一秒,又夾在凹凸不平粗糙表皮之上硬塞了回去。

看見愛麗絲沒有任何不適的樣子,觸手逐漸加大了抽送的力度,每一下都穿過宮頸,重重的頂在子宮底部,發出沉悶的撞擊聲--這凶狠的聲響讓人毫不懷疑,如果不是幾條觸手牢牢的縛住了愛麗絲的四肢,這力量早已將她遠遠的撞飛。

不知何時,一條同樣大小的觸手伸了過來,尖端的牙齒咬開愛麗絲肛門緊閉的褶皺,猛的擠了進去,仿佛強力的鑽頭一般,在她的直腸內硬生生劈開一條巨大的走廊,順著通道彎彎曲曲向前延伸著。

「哈--哈!……」兩條觸手一起在體內進出,將愛麗絲的腹部高高隆起到了誇張的地步。每一次撞擊,白皙的肚皮都被撐得幾乎透明,連內裏觸手外皮上的青黑顔色都隱約可見,仿佛一層薄膜般緊緊的包裹著,將觸手恐怖的外形完整的勾勒了出來。雙倍的分量果然有了些作用,愛麗絲微張著嘴唇,喘著氣發出美妙的呻吟,「好舒服!

再用力一點……啊……再多些……」又有兩條觸手盤旋著纏住了愛麗絲的身體,懸停在胸口上方,觸手口部的吸盤中慢慢伸出一根小指粗的透明長針,對准正隨著擺動波濤洶湧的雙峰,突的紮了下去,銳利的針尖准確的穿過**,狠狠的刺入了十多公分的深度,接著猛的漲大,變粗一倍有余,將愛麗絲原本蓓蕾般的**硬生生擴張開來。嘶嘶的摩擦聲響起,只見無數火柴粗細的觸手順著長長的針管內壁遊了下來,仿佛密密麻麻的水蛇一般,朝著乳孔深處鑽去。

「哦哦哦哦--**好漲……胸口……好熱……要爆了……」愛麗絲猛的一挺,秀氣的腳趾繃得筆直,「大家夥……再狂暴些……玩壞我……」觸須無孔不入的鑽入,與內部纖維和組織糾結在一起,不斷的纏繞摩擦著,不時透過胸口因爲興奮而有些微微泛紅的細膩皮膚,在**上凸顯出一根根蚯蚓狀的突起。愛麗絲的**很快膨脹起來,不一會已經變成了原來的一倍大小。由于觸須的活動,**被撐得滿滿的,變幻著各種不可思議的形狀,原本纖細如針的乳孔已經被擴張成了杯口般大,正不斷向外流淌著觸須分泌出的青黑色粘稠液體。

這對常人來說無法想象的折磨,在愛麗絲身上卻似乎成了難得的享受,全身的皮膚都因爲興奮而散發著誘人的晶瑩光澤,被猙獰的觸手縛在空中,勒成一個誇張曲線的身軀顯得那幺的柔弱和不堪一擊,仿佛觸手的每一個動作都可以將她撕成粉碎,然而愛麗絲卻努力的挺著纖細的腰肢,主動迎合著抽送,隨著噗嗤噗嗤的摩擦聲,大量的淫液被帶了出來,仿佛淋漓的溪流,劃過珠圓玉潤的肌膚灑落在地上。

「哈……啊……哈……大家夥,不錯啊……如果你……能更強一點……就好了……」愛麗絲喘息著,臉色潮紅,看著底下正全力以赴的巨大淫獸,一根食指動了動,只見那顆一直被放置在地上一根觸手頂端的元神蓦的消失,下一瞬又出現在了愛麗絲的指尖上,散發著迷人的點點星光。張開小嘴,手指輕輕一送,元神赫然落入了愛麗絲的口中。

「?!」雖然一直在努力狂幹愛麗絲的身體,淫獸卻一刻也沒有放松過對顆元神的注意力,這時見到愛麗絲的行爲,不由得驚疑不定,連抽送的動作也緩了下來。也不見愛麗絲做了什幺動作,一只手臂就脫離了幾條觸手的重重束縛,隨手握住其中的一根,玉蔥般的手指搭在觸手頂端的口器上,指尖按著肉瘤狀的突出吸盤,輕巧的揉動著。

那吸盤是淫獸的感覺神經密集地之一,也是毒腺的分泌管道。被愛麗絲這樣一番揉搓,原本漆黑色腫瘤般的吸盤松弛了下來,露出一個肉色的細小洞穴,仿佛人類緊閉的肛門。一絲黏若固質的透明液體從洞中緩緩流出,帶來一股強烈的腐爛氣味的惡臭。

愛麗絲低下頭湊了過去,張開口,小巧的舌頭伸了出來,抵著洞口輕柔的轉動著,每一層都被細致的挑開吮吸了一遍,仿佛在爲它清洗肉層內的汙垢,靈巧的舌尖還不不時擠進被黏液阻塞糊住的洞口,頑皮的向內鑽去。

受到這樣強烈的挑逗刺激,淫獸的全身都在微微顫抖,發出了含義不明的哼哼聲,那原本如黃豆般狹小的毒腺管道變得更加柔軟,被幾番舔吸之後也擴張開來,穴口變得足有拇指粗細。

「呵呵……」看見淫獸的神情,愛麗絲抿嘴一笑,對著洞口吻了過去,柔軟的嘴唇貼著粗糙的褶皺,舌尖輕輕一送,將元神頂進了穴內。

「!!!」正在享受中的淫獸猛的一呆,就看見愛麗絲伸出手指,對著卡在洞口的元神虛虛一彈,那銀色小球狀的元神立刻沒了進去,瞬間就透過了觸手內毒腺長長的管道,在體內無孔不入的蜿蜒穿行,不一會就來到了淫獸核心所在的大腦之中。

突生的異變讓淫獸驚叫一聲,還不知道該做何反應,就見那顆懸浮在自己腦內的元神猛的放出耀眼的白色光芒,一股無法匹敵的力量浩浩蕩蕩的從天而降,如長江大河一般,完全不能抗拒的奔騰著湧入身體,能量所至之處,全身的的皮膚、肌肉、組織都被撕得粉碎,又在千分之一秒內重新組合,這粉身碎骨然後再生的痛苦立刻讓淫獸仰天狂嚎了起來。

「轟隆隆--」一連串的震耳欲聾的霹雳巨響在空氣中回蕩,大量的沙石泥土從空中落下,高闊的城牆在吼聲之下紛紛扭曲變形,整個廣場變成了一個高低不平的鋼鐵廢墟。

廣場中心,只見那淫獸全身流轉著銀色的光芒,先前斷裂的觸手和身上的傷痕已全部恢複,偶爾一道控制不住的氣息從體內竄出,便如無形的利劍般飛射出去,把地面開出一個深深的豁口。

「還楞在那幹什幺,莫非你傻了幺?」看見站在原地作癡呆狀一動不動的淫獸,愛麗絲忍不住出聲叱責了一句,這才讓它醒了過來,一聲大吼,如閃電在空中劃過,幾十條觸手瞬間穿過愛麗絲的身體,將她釘在了空中。

「嗯--」軀幹四肢驟然被貫通了幾十個大大小小的洞,噴湧而出的鮮血順著高高舉起的觸手淋漓而下,愛麗絲卻一臉享受的吸了口氣,呻吟著說道,「大家夥,現在……你可以爲所欲爲了吧?」面對這**裸的挑逗,淫獸立刻用行動做出了回答。幾根穿胸破腹而出的觸手返回身,惡狠狠的紮了進去,在胸腔和肚子中翻江倒海了起來。仿佛鋒利的鑽頭,一根從脖頸處穿入的觸手緊緊的勒住愛麗絲的頸椎,從上而下螺旋前進,一路撕開層層的肌肉和各種組織,帶著碎屑肉末穿過肛門一躍而出,然後猛一發力,只聽咔咔的破裂聲連綿不斷的響起,愛麗絲的背脊頓時扭曲成了一個極度詭異的形狀,幾根斷裂的碎骨刺破身體暴露在空氣中,白森森的尖銳骨刺上還兀自往下滴著一條條血絲。

「哈……好刺激!好像整條脊椎都被你弄斷了呢……」失去支撐,愛麗絲的頭顱無力的垂了下來,但眼中的熾熱卻表明了她的興奮,「繼續呀……狠狠的幹我!用你最厲害的方式……」嘩啦一聲,又一條觸手破開愛麗絲雪白的肚腩,將她的子宮整個勾了出來,連帶著被擠壓成碎肉的卵巢和幾截血糊狀的腸子等破損器官,就這幺吊在空氣中,展示在愛麗絲的面前。

「嘻嘻……要給我受精了嗎?我可是要懷上你的孩子呢……」子宮的一頭被纜繩般粗大的觸手提在體外,一頭還被各種內髒組織牽連著身體,全身的重力逐漸轉移過來,不堪重負的子宮被緊緊的絞成一團,向外汩汩的冒著血泡。愛麗絲卻滿是躍躍欲試的神色,一臉期待的說道,「都快等不及了……真想看看會生出一個什幺樣的惡魔出來呀……」噗嗤一聲,一條觸手穿過子宮的外壁,直接插了進去,隨即噴出精液,原本只是一小團的子宮立刻鼓脹了起來。大量的精液隨著子宮壁上各處的創口噴射而出,仿佛一個滿是針眼的氣球,瞬間淋遍了愛麗絲的全身。

「啊啊啊啊……好過瘾!……」愛麗絲雙眼失神,修長的雙腿繃得緊緊的,再也忍不住大聲呼喊了起來。

「乒!」一只黑黝黝的碩大拳頭猛的錘在寬大的桌面上,將桌上的物品都震得跳了起來。

「哼,這女人,太不把我們放在眼裏了!」監控中心內,一群穿著研究員服飾的魔族正滿腔怒火的盯著屏幕,其中一個用力敲著桌子,一邊恨恨的說道,「那家夥也是,和淫神合體後連腦子也合沒了嗎?千載難逢的機會啊……難道被迷昏了頭,這種時候還只知道拼命猛幹?」「愚蠢的人是你,力克!」歐斯特背著手站在中央,鄙夷的看了眼正喘著粗氣、一臉不解的望向自己的男人,不屑的哼了聲,又轉過身去,臉色鐵青的看著屏幕中正忘我呻吟的愛麗絲,深陷的雙眼散發著駭人的光芒,「哼!聖魔獵人的實力……等著吧……等落到了我的手裏,我不會讓她馬上死,我要她後悔活在這個世上!」【全文完】
本主題由mmcwan21于2015-2-713:31關閉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