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賽

周末的晚上,蘇珊和她的丈夫丹尼約了蘇珊的朋友詹妮來吃晚餐,他倆準備了許多精美的食品。而現在詹妮剛剛起床做出門前的準備。
現在讓我們認識一下詹妮。她是一個充滿魅力的亞洲女人,這樣魅力使她成爲一個名模。25歲的年齡,身高5英尺6吋,重125磅,三圍36-25-35。她有短,筆直的黑發以及黑色明亮的眼睛。蘇珊和她早就認識了,可是丹尼從沒見過詹妮,因此蘇珊邀請她來共渡周末,順便介紹給丹尼認識。
當詹妮的汽車停在蘇珊家門口,蘇珊朝她的丈夫喊道:“親愛的,她來了!”丹尼湊到窗戶跟前一看,馬上從嘴裏發出喋喋不休不連貫的一些響聲,蘇珊皺眉道:“別口吃,親愛的。你難道喜歡上她了?”
“沒有。”丹尼說。
蘇珊笑道:“甜心,我不蠢也不瞎。我知道她恰好是你喜歡的類型,不是嗎?”
“別瞎說,確實沒有。”丹尼爭辯道。
“哦,過來。”蘇珊微笑說。“你是否真的告訴我你不認爲詹妮漂亮,是嗎?”
“是的,沒有。”丹尼停頓了一會,接著說“當然她是漂亮的,她畢竟是一個模特。但是,對我意味著,她僅僅是……”
“難道你不是正在告訴我你不認爲她漂亮的嗎?”蘇珊打斷了丹尼的話,卻仍然微笑著說。
“哦,甜心……”丹尼歎息道。
“聽著,親愛的,”蘇珊說道,“聽我說,我很想知道你會不會被她的魅力吸引住!我就想要你誠實地對我說。”
“好,我承認我喜歡她。正像你說的,她充滿魅力。她有一張可愛的臉和魔鬼般的身體,誰不會認爲她風騷迷人呢?”
“聽我說,親愛的,”蘇珊繼續說道,“每次我和她一起逛街,我非常迫切地想知道我和她誰更吸引別人,我希望你能客觀地評價一下。”
“真的,你也很有魅力。”丹尼確實沒有說謊。25歲的蘇珊和詹妮不相上下,只是比詹妮矮一點,身高5英尺3吋。
“謝謝,親愛的。但是我不是詹妮的那種類型。盡管她很美麗,但我仍然希望得到你所有的關注!”
現在,丹尼象大多數男人一樣,有些得意忘形了,“很好,我很高興你這麽說。但是她的身材那樣惹火,怎麽可能讓我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你身上呢?”當這些話從丹尼的嘴裏吐出來時,他認識到了錯誤。然而,已經太遲了。
“這麽說,你認爲我的身體沒她好?”蘇珊質問道,她的笑容已經消失了。
“沒有,我沒這個意思……”
“你認爲詹妮的身體比我的更好,對嗎?”
“沒有,甜心,那不是我的想法。”丹尼申辯道,他知道妻子已經憤怒了。
“好!很好!”蘇珊說,“我相信這是你的真心話,我不會爲此生氣,但你一定要說實話,明白嗎?”
“好的。”丹尼開始害怕了。
“詹妮的身體哪部分最吸引男人?”
“她有一個非常結實的屁股和修長的腿,”丹尼一五一十地說,“但是,實際上……我發誓,我認爲你的腿和她一樣好看,而且屁股比她更好。”
蘇珊盯著她的丈夫足足有十秒,以妻子的本能確定他確實說的是真話。“好,如果我有和她同樣修長的腿,而且還有一個比她更好的屁股,那麽詹妮的哪個部分能吸引你的注意?”
面對妻子淩厲的眼神,丹尼停頓了一秒才說:“她有很大的乳房。”
蘇珊驚道:“你不會告訴我你認爲她的乳房比我大吧?”
“甜心,你別太激動……”
“不!”蘇珊高聲道,“我不能相信她的乳房比我大。如果你說她的腿或屁股比我好,我還可以理解。如果你說她的臉更漂亮,我也不否定。但是你竟然認爲她的乳房比我好!”
“不過,我從來沒看見你們一起在我面前裸體,甜心,如果這樣……”
“很好,我今天就在你面前和她比一比。”
“這樣最好!”丹尼高呼起來,馬上他就拼命解釋道,“你應該懂得我是想……”
“哦,不用解釋了,”蘇珊說道。“我不能容忍我自己的丈夫認爲那個賤女人的乳房比我好。好吧,我要和她比一比。”
“蘇珊,聽我說……”
“丹尼,不要說了。我已經下定決心。但是別擔心,我沒瘋。實際上,我認爲你可能在頭腦中和我想的一樣。”
“什麽……”
“安靜!”蘇珊吼道。這時門鈴響了。蘇珊走過去打開對講機:“詹妮,是你嗎?”“是我。”
“好的,請稍稍等一下,我馬上來開門。”說完,蘇珊關上對講機。
丹尼仍然一頭霧水,蘇珊沒讓他想太久:“好。當她進來後,我將使開始遊戲。”
“什麽遊戲?”丹尼完全糊塗了。
“當然是證明我的乳房比詹妮好的遊戲。”
丹尼直愣愣地盯著他的可愛的妻子。
“我們將來場sexfight,老公。”蘇珊說。
“真的嗎??”丹尼問道。
“當然是真的,親愛的。我將證明我比她強,我將使用這些武器。”她說著,用手托了托她的乳房,“親愛的,你將目睹我擊敗她的全過程。”
“但是……”丹尼還在喋喋不休。
“哦,過來,親愛的。我知道你將喜歡女人進行sexfight,你做夢都想看這個。但是,我打賭你從來沒看見真實的sexfight。今天就讓我來滿足你的願望吧。”
“什麽?沒有的事!”
“甜心,你不應該在寫那些小故事時離開你的電腦。我已經看見它們了,並且我注意詹妮很喜歡和別人幹這個,她擊敗所有過所有對手,但卻從沒和我比過。”
“很好,親愛的。”丹尼咽了咽口水,“正如你所知道的,我確實想看一場真實的sexfight。”
“沒有關系,你盡管做你喜歡做的事,”蘇珊繼續道。“讓我告訴你我知道的所有這些。詹妮只是打敗過一些蠢蛋,雖然這使她更漂亮,但是我有信心用自己的乳房打敗她的乳房。你認爲我說得對嗎??”
丹尼深深地吸了口氣,微笑說:“我絕對支持你。”
“很高興你這樣想,請耐心等待吧。”
“但是,”丹尼問道,“如果詹妮不和你較量怎麽辦?”
“哦,放心。”蘇珊笑道,“我太了解她了,她也非常喜歡你,早就想和我較量了,只是沒有機會而已。如果我現在跟她說,她會馬上答應的。”
“真的嗎?我希望你是……”丹尼的話被門鈴聲打斷了。
“詹妮等急了,我去開門。”蘇珊邊說邊指向丹尼,然後指了指大廳,並作手勢讓他回避一下。丹尼走進他的書房,在書桌前的椅子上坐下了,並且打開了電腦,因爲他估計兩個女人的對話可能會很長。
哪知幾分锺後蘇珊就走了進來,丹尼吃了一驚。“我說得沒錯,”他的妻子說,並送上一個微笑。“她同意和我較量。”
“我不能相信,”丹尼說。“她說什麽?”
蘇珊的表情變得了嚴肅了:“我告訴了她你說的話,她笑著說她知道你認爲她是性感的,而且認爲乳房確實比我強。我告訴了她我們兩個應該比試一下誰的乳房更大更堅挺,她非常興奮地接受了挑戰。”
“哦,上帝呀,這怎麽可能呢?”丹尼興趣了。
“因爲我們早就想比一比了。”蘇珊答複道。
“哦,哦,太不可思議了。”丹尼叫道。
“因此,當我告訴她這是決定我們誰性感的方法時,她欣然同意這場女人與女人之間的比賽。”
“她竟然這麽快就同意了!”丹尼喃喃自語。
“很好,我要告訴你,我一定會在勝利後對那條小母狗說,收起你的得意吧。”蘇珊說,“你也準備收回你的話。”。
“什麽……”
“她說,沒問題,這也是我想做的,並且我要壓碎你那扁平的乳房。這條小母狗!”蘇珊憤憤道。
“現在,請鎮靜,親愛的。”丹尼說。
“我能鎮靜嗎?她想要在你前面打敗我!”
“但是,甜心,你不是也想在我面前擊敗她嗎?”丹尼說。
“小母狗,她居然想在我家的客廳裏證明誰是最性感的女人。我呸!”
“我已經不能等待,”丹尼興奮得大叫起來,“親愛的,戰鬥什麽時候開始?”“馬上。你先出去吧,我要去房間換衣服。”
丹尼來到客廳裏,詹妮微笑道:“嗨,丹尼。”
“嗨,詹妮。”丹尼色迷迷地答道。
詹妮把丹尼拉著和自己一起坐在沙發上,她穿著一條短的白裙子和白色的低胸衫,丹尼能看見裏面的黑奶罩了。丹尼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詹妮半裸的乳房說:“你感覺怎麽樣?”
詹妮哈哈大笑:“我打賭你一定希望我贏。”
丹尼笑著搖頭道:“你敢這樣肯定?”
“我知道你早想看見這些了,”詹妮邊說邊托了托自己的乳房。
丹尼聳肩說:“我不會否認。”
“它們不會使你失望的。”詹妮說。
“我是肯定它們不會。”丹尼笑道。
“並且,今晚,我不會使你失望……”詹妮溫柔地在丹尼耳邊低語。
“什麽?”
“蘇珊告訴了我,你的幻想我打敗了她。放心,我不會使你失望。我將在比賽中徹底擊敗她。”
這時,臥房的門開了。蘇珊穿著一條藍色的裙子(雖比詹妮的裙子長,但是仍然足夠顯示出其修長的腿),上身是一件可愛的黝黑的罩衫。她光著腳走到沙發跟前,她站在丹尼的旁邊,用手撫摸自己的臀部,並且盯著她的朋友和對手:“如果你願意當著我的丈夫來比賽,讓我們開始吧。”
“當然由他作裁判。”詹妮答複道,“在哪兒比?”
“就在這裏吧。”蘇珊指著地板說道,“親愛的,”她對丹尼說,“麻煩你把椅子放到角落裏去,這樣這裏就更寬敞了。”
“這裏?”詹妮有點驚訝。
“是的,在這裏。”蘇珊微笑道。“這裏有柔軟的地毯,並且地方足夠大,除非你已經膽怯了……”
詹妮笑了,她甩了甩自己黑玉色的頭發。“沒有方法,蘇珊。”她說。“如果你希望在這裏接受失敗,我也無話可說。”
“很好,開始吧。”
詹妮迅速脫去上衣,踢掉鞋子並且脫掉裙子。僅僅一會兒的功夫,她身上只剩下黑色的奶罩和內褲。
當丹尼的眼睛死盯著詹妮並且檔部開始膨脹時,蘇珊也開始去掉衣服。不同于詹妮,她並沒有快速地脫,相反,很遲緩地解開鈕扣,慢慢地脫掉罩衫,然後扔到旁邊。顯露出白色的奶罩。接著她依然緩慢地脫掉裙子,露出白色的內褲,將她的美臀勾勒出來。
現在兩個女人面對面地站著,互相凝視著對方。丹尼不知道看哪兒好,不過他更多地關注著詹妮,因爲他認爲冠軍應該屬于她。
蘇珊已經不看丹尼了。她繼續扮演脫衣舞娘,用手松開她的奶罩並且扔掉它,顯露出C杯乳房的壯觀。在那高峰的頂端是一種充滿魅力的黝黑色,在蘇珊潔白的身體反襯下,乳頭完美地凸現出來了,顯得那樣的長和硬。丹尼立刻轉過頭來欣賞妻子美麗的裸體。
同一時間,詹妮也松開了她的奶罩並且扔在後面的沙發上。她的乳房也是C杯,並且,她的身體和蘇珊一樣,是充滿魅力的白色。象她的對手一樣的高峰頂端是粉紅色的乳頭,同樣地長和硬。丹尼的頭又轉向了詹妮。他認爲自己果然沒有看錯,詹妮的乳房確實比自己妻子的更漂亮。
蘇珊又掀掉內褲,露出布滿黑絨絨的陰毛的蜜穴。但是當她看到詹妮時,對方也露出了和自己旗鼓相當的蜜穴。
蘇珊現在注意到丹尼死死地盯著詹妮看,她憤怒了,上前一步,使雙方的胸膛更近了:“我將折磨你那扁平的乳房。”
“你肯定在開玩笑。”詹妮也上前一步。“現在只要看一看丹尼的眼睛,就知道今晚輸的是你。”
“我操你,詹妮,”蘇珊怒罵道。她把手放在臀部上,使自己的乳房更加突出。
“好,蘇珊,”詹妮微笑道。“來吧。”她也做出同樣的動作,這樣,兩人的乳頭輕輕地接觸了一下。一種通電的感覺使雙方呼吸加快,比賽正式開始了。
剛開始,兩人只是試探性地讓乳頭輕輕地碰撞。在發現對手的弱點後,蘇珊開始用自己的乳頭在詹妮的乳頭周圍劃著圓圈,刺激她粉紅色的乳暈。詹妮則是用乳頭快速刺擊蘇珊的黑色乳暈,雙方戰成一團。
丹尼坐在沙發上觀戰,清楚地看到雙方采取的策略。兩位女士變得越來越興奮,他們呼吸變得更迅速,快樂的小呻吟聲從雙方的嘴裏偶爾散發出來。
詹妮微笑著說:“蘇珊,你能感到我的乳頭是多麽有力嗎?”
“你難道還不清楚我的更好嗎?詹妮。”蘇珊回擊道。
詹妮笑了起來,現在她加快進攻節奏,向前將她的乳頭壓進蘇珊的乳暈然後迅速撤回。蘇珊有點喘氣了“Ahhhh!”她現在也開始迅速攻擊她的對手,雙方的乳頭在每次壓在一起後漸漸變硬了,2位女士的喘息聲也慢慢變粗了。
丹尼仔細地觀察著,試圖判斷哪個將獲勝。但是兩個女人酣戰正濃,乳頭互相分分合合,當兩對乳頭碰到一起時,彼此向相反的方向彎曲,這種乳頭的直接對決使兩位女士更興奮。
“我認爲了你的乳頭開始沒力氣了,”蘇珊邊努力調整呼吸邊說。“看我的乳頭怎麽把你的推到旁邊去。”
“你是在開玩笑,蘇珊,”詹妮微笑回擊道。“它是你推的嗎?”
丹尼一邊聽著女人們互相鬥嘴,一邊看著這場乳頭大戰。詹妮又改變了策略,將她的乳頭去攻擊蘇珊那黝黑的乳頭下方,蘇珊發出了柔軟快樂的歎息並且將她的乳頭刺中詹妮的乳頭上方,也給她的對手帶來滿足的輕聲歎息。
“那感覺真好,蘇珊,”詹妮低語道。“你喜歡感到我的乳頭邂逅你的乳房嗎?”
“Ahhhh!”蘇珊呻吟了,“我很喜歡。繼續呀!”
隨著時間的推移,蘇珊正在變得越來越興奮。這時,詹妮感到了勝利的片刻已經到了,她加快了速度,加重了力度。“是時候了,寶貝。”詹妮露齒笑道。“你準備認輸吧!”哪知蘇珊是故意示弱于敵,現在她也開始發起總攻,同樣加快了速度,加重了力度。
在丹尼看來,詹妮作爲侵略者,正在壓制他的妻子,而蘇珊勇敢地進行抵抗。不過丹尼發現詹妮正在開始獲得控制權,因爲蘇珊的喘氣聲比詹妮更頻繁。而且,公平地說,詹妮的攻擊力更強一些,她已經把對手的乳頭弄得更彎了。
“你還不認輸?蘇珊。”詹妮再次低語。“難道你沒感覺到我的大乳房開始統治你的嗎?”
“你正在産生幻覺,”蘇珊回擊道,並繼續爲扭轉劣勢而努力。“我的乳房將是今晚的統治者。不要再在這裏喋喋不休了。”
雙方不再說話了,兩對乳房的撞擊頻率越來越快,而在丹尼耳朵裏,蘇珊的喘氣聲也越來越頻繁了。
詹妮嘲笑道:“爲什麽現在你還不放棄,難道你想我在你的丈夫前面徹底擊垮你嗎?”
“閉嘴,母狗!哦……ahhh……”蘇珊喘息著說道。
但是,不管蘇珊如何努力,詹妮已經將她的乳頭弄得更彎了。現在勝利明顯向她的對手開始傾斜,她的乳房上壓力倍增,她只是在丈夫面前苦苦支撐著。現在詹妮越來越感到勝利迫近了,她繼續壓制著對手的乳頭,並抵擋著蘇珊的反撲。
“你確實認爲你能打贏我嗎?”詹妮冷笑道,並開始得意地搖她的頭。“很好,至少丹尼知道誰將贏。”
“不要得意,母狗。”蘇珊說。然後,她突然把雙手伸到詹妮身後,死命地摟住詹妮的腰,同時乳房狠狠向前一頂,正好深深地刺入詹妮粉紅色乳頭下方的乳暈中。詹妮先驚叫一聲,接著發出一聲滿足的歎息“oooh——Ye!”眼看蘇珊改變了策略,詹妮連忙開始扭動她的半圓形肩膀,不讓蘇珊把自己箍死,同時使自己的一個乳房擺脫困境,並努力給她的對手施壓,試圖扭轉不利局面。
雖然花了一些時間,但詹妮的努力取得了效果,由于貼得太緊,兩人的乳房已不能直接碰撞,變成了互相劃著圓圈對磨,雙方又回到同一起跑線上了。但丹尼依然認爲他的妻子比詹妮呻吟得更頻繁,並且看上去更疲勞,丹尼對于詹妮能再次控制比賽具有信心。
兩個女人變得越來越興奮了,她們的乳房已經不再柔軟,它們變得又大又堅挺。此時,丹尼知道這不再是他的幻想,比賽確實真真實實地發生在面前,無論冠軍是誰,這種經曆已經足夠他記憶一段很長的時間。猛然間,丹尼吃驚地注意到微笑出現在蘇珊的嘴角邊,詹妮的乳頭也開始彎曲了,現在勝利的天平慢慢向蘇珊傾斜了。
“知道什麽是難受嗎,詹妮?”蘇珊邊急促地喘息邊嘲弄對手。“剛才我認爲你幾乎把我打敗,現在好像你處于失敗邊緣了。”
“哦,我將打敗你,”詹妮也邊努力呼吸邊反駁道。“我的乳頭更堅硬,並且我們都知道這一點。”
但是,丹尼發現詹妮毫無疑問現在是在拼命防禦,並且,當雙方乳房猛烈摩擦時,詹妮比蘇珊的呼吸更急促。當然,丹尼仍期待著詹妮能取得最後的勝利。漸漸地,在丹尼開始幻想兩位女士坐在他的雙膝上鬥爭,並且,下一步,最好是她們爲了奪取他而展開性鬥。
就在丹尼幻想時,詹妮喘得更急促了:“Unnnnhhhh!”原來詹妮也試圖擁抱蘇珊,但蘇珊識破了對手的企圖,用力縮緊雙臂,使詹妮動彈不得,並且利用這種優勢繼續研磨詹妮的乳房。
“現在是誰受不了了,詹妮?”蘇珊微笑著說。
詹妮雖然心裏非常著急,外表卻顯得很自信:“你打敗不了我的,蘇珊。”
但是,隨著雙方汗如雨下,雙方的乳房接觸得更加充分,彼此的乳頭更加敏感。蘇珊能感到她的對手的肌肉在研磨中出現的小電擊的顫抖。詹妮的乳頭雖然強硬,可她的身體在有規則地顫抖,特別當蘇珊的乳頭刺進時更加強烈。蘇珊也注意到在不知不覺中,詹妮的右腿插入到自己的雙腿之間,兩人的盆骨隨著雙方的顫抖開始輕微地摩擦。爲了更早擊倒詹妮,蘇珊一方面加快雙方乳房的摩擦速度,另一方面,她用力挺動自己的陰阜,和對方的陰阜進行猛烈地摩擦。在陰部和乳房的雙重攻擊下,在蘇珊的微笑和具有統治力的眼神面前,詹妮戰栗了,最後,隨著一聲重重的喘息,蘇珊放開了詹妮,詹妮軟軟地倒在地上。站在自己打敗的對手上面,蘇珊愉快地笑了:“我還以爲你將打敗我呢,詹妮。現在是誰的乳房更好,母狗?”
詹妮邊流眼淚邊喘氣道:“不公平,你使詐。”
蘇珊笑了:“但是你輸了,詹妮。我的乳房打敗你的乳房,這說明我的更好。丹尼,你說呢?”
“丹尼知道比賽不是公平的,”詹妮說,她仍然在調整自己呼吸。“說話呀,丹尼?”
兩個女人都盯著丹尼,並且都期待從他那裏得到支持。丹尼猶豫了一會兒後說:“蘇珊確實使了詐……”他的妻子憤怒地表示抗議,但是丹尼接著說道:“但是,她也確實取得了最後的勝利,詹妮。並且,不管你怎麽說,蘇珊確實是從劣勢中通過計謀贏得了比賽,這意味著,至少今晚,她證明了她有更好的乳房。”詹妮眼冒怒火地看著丹尼說:“那我要與她進行陰部的決鬥。”
“行呀!”蘇珊馬上接招,“今晚我們正好可以比一比到底誰更優秀。”
“我操死你,”詹妮怒吼道。“你作弊才贏我,並且丹尼也很清楚,否則我的乳頭無論何時都能打敗你。”
“放屁,母狗,”蘇珊還擊了,“今晚我上面下面都能贏你!”
“我想要馬上開始第二場比賽,”詹妮邊說邊慢慢地張開她的雙腿,她的呼吸現在已經正常。
“時間和地點?”蘇珊問。
“正好在這裏,並且現在就比!”詹妮恨恨道。
“太好了。我將很高興再次打敗你。”蘇珊微笑道,並慢慢坐下來,也張開了雙腿。
詹妮急于在丹尼面前證明自己:“還等什麽,蘇珊?我下面的小嘴會咬碎你那兒的。”
“你錯了,應該是我淫死你。”蘇珊說。如果兩個女人的眼睛是匕首的話,雙方都已殺死對手幾千次了。現在她們小心地平放好自己的雙腿,詹妮的右腳抵住蘇珊的左腳,同樣,蘇珊的右腳也抵住了詹妮的左腳。
丹尼驚喜地望著兩個怒目而視的女人,現在詹妮坐在他的左邊,蘇珊坐在他的右邊,兩個女人同時用力擠壓對手的腳,試圖將對方的腳推離中線,可是雙方勢均力敵,誰也沒有撼動對手半分。丹尼望著兩雙同樣美麗的裸足,一股熱氣從丹田升起,下身頓時聳立起來。幾乎同時,兩個女士都收回自己的腳,並開始輕撫自己的蜜穴,雙方都注視著對方和自己幾乎一模一樣的布滿黑絨絨的陰毛的蜜穴,手指的力度也越來越大,很快兩個蜜穴就濕潤了。然後,兩人雙手一撐,小腹一挺,“啪”的一聲,兩個蜜穴緊緊地貼在一起,由于雙方毛發茂盛,已經看不到下面兩張小嘴厮殺的場景了。
令丹尼感到驚訝的是兩個女人很快變得興奮了,她們呼吸馬上加快,而且幾乎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發出了快樂的呻吟聲。丹尼注意到詹妮的眼睛閉上了,但是蘇珊的仍然保持睜開,看她的對手那可愛的曾被淚水沖洗的臉。
“你應該認輸吧……ahhh……母狗,”蘇珊喘息道。“否則我將把你的淫水榨幹。”
“我操你……mmmhhh……”詹妮回應道。“我將讓你高潮疊起到爆炸,母狗。我能已經感到我的陰唇把你咬住了。”
“笑話……ooohhh……詹妮。似乎是我咬住了你吧……nnnhhhh.……並且將玩弄得死去活來。”
“我呸……ahhh.……我只想……huhhhhh……徹底地淫死你。”
丹尼相信她們說的都是真實的,因爲他聽到她們的呻吟和呼吸已經到達狂迷的程度,她們已經增加了她們的磨擦頻率,並且丹尼相信不需要很長時間就會分出勝負,只是由于看不到厮殺的情況,所以不敢確定誰是最後的征服者。然而令丹尼吃驚的是比賽沒有如他想像的那樣早結束,從面部表情上可以看出兩個競爭者幾乎同時達到第一個高潮,但是兩人都不承認它,不管對手如何努力,雙方仍然不斷加速直到兩個女人汗水淋淋,全身閃光,並且雙方都大口吞咽著空氣,都試圖避免被對手送進第二個高潮。突然,兩個女人停止了動作,兩個身體僵硬地定在那裏。蘇珊喘息道:“Ahhh-hahhh!”詹妮也呻吟著:“Ooooh!”持續了幾分锺後,兩人都狠狠地瞪著對方,兩個蜜穴仍緊緊地粘在一起。
起先,丹尼以爲她們兩個連在一起休息一下,然後再分開,哪知觀察了一會兒後,他才知道第二輪對抗已經發生,戰鬥已經變成另外一種形式,2個競爭者的陰核互相已經發現,並且狠狠地頂在一起。
“現在覺得怎麽樣,詹妮?”蘇珊問。“你感到我的陰核夠堅硬嗎?感到它的力量了嗎?……ahhhhhh!”
“我的將……ummmhhh……壓碎你的,並且會讓你……ohhhh……喊叫,母狗。”
慢慢地,女人們找到了最佳比拼點,她們的陰核現在和對手的硬碰硬地抵在一起。兩個女人滿臉通紅地蠕動著各自的屁股,丹尼知道這次比賽肯定不如上次持入,並且這次他希望猜的是正確的。從內心來說,丹尼希望詹妮這次能擊敗妻子,這樣她們一定還會爭鬥下去,那麽他就可以……哈哈!
可惜,現實往往與願望相左。漸漸地,丹尼發現比賽按照蘇珊的節奏進行著,慢慢地,詹妮越來越落下風了,蘇珊的動作幅度越來越大,詹妮節節敗退,終于,在蘇珊的強大攻勢下,詹妮迎來了今晚最大的高潮。盡管在她軟倒在地後幾十秒锺,蘇珊也達到了今天最大的高潮,不過勝負已經很明顯了。
美麗的詹妮眼裏充滿眼淚。“誰是最好的女人,詹妮?”丹尼的妻子溫柔地說。
“你這條母狗。”詹妮流淚嚎叫道。
“哦,某人今晚是一條母狗,但是絕不是我。現在,誰是最好的女人,詹妮?”
“我操你。”詹妮哭訴道。
“你還想被操嗎?”蘇珊問道,並且向前挺了挺她的蜜穴。
詹妮眼冒怒火地喘息著,此時她感到蘇珊仍舊堅硬的陰核在蹂躏著自己已經軟下來的陰核,這種酸麻的痛楚讓她受不了:“請你不要這樣!你是最好的女人。你的乳頭和你的陰戶比我的更好。”
“那是當然。”蘇珊說著,也精疲力盡地躺下了。雖然獲勝,她的體力也透支了,汗水將她全身,包括頭發在內都浸透了,與對手激戰過的乳房和陰戶變得紅腫,她大聲地喘著氣,但在丹尼眼中,她從來沒有像今天看起來更具魅力。
詹妮在地板上哭泣著,她已經滾動到一邊,並且用手捂住了臉。
蘇珊給了丹尼一個燦爛的微笑:“我現在去洗個澡,親愛的。等會讓你見識真正的‘女王’。”說完,她離開了大廳。
丹尼連忙安慰詹妮,並將她扶起來坐好,然後幫助她穿好衣服。勸了幾句後,他陪著她走到她的汽車旁,當她坐進車內後,望著詹妮仍然哭泣的眼睛,丹尼邊關車門邊說:“聽著,親愛的。下一次你一定能擊敗她。”
這時詹妮終于爆發了:“下一次?哦,還會有下一次嗎?今晚我的臉丟光了,我的乳頭和陰戶全部輸給了你的老婆,現在你有新女王了,夥計。見你的鬼去吧!”說完後詹妮揚長而去,丟下了目瞪口呆的丹尼。
丹尼目送著詹妮離去,看著她的紅色車尾燈越來越小直到在一個角落附近消失了,然後,怅然若失的丹尼回到家中,等著他的女王洗完澡後開始……。
(全文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