绫子的祕密

绫子,三十五歲,一位鋼琴老師,丈夫因工作關係時常出差。

這是二年前的事了,那時因爲丈夫出差,一人在家無聊在客廳看著電視,杏子忽然來玩。杏子是鄰居的女兒,是一位十六歲的護校學生,以前曾跟我學過鋼
琴,之後就到外地求學,最近放假回家鄉玩,因爲以前相處不錯,所以時常陪我聊天。她長的很可愛,雖是十多歲而己,但身材卻己很豐滿的,連我都有點自慚
形穢。

剛開始我跟杏子開心的聊天著,忽然電視出現限制級的情愛鏡頭,我有點尴尬的看了杏子一眼,畢竟她才未成年,杏子呆呆的看著情節。

“老師,妳曾經高潮過嗎?”杏子慢慢坐到我旁邊問。

“杏……子,妳怎問這個問題!”我羞了一下,連忙擺起大人的架子,怕杏子再問下去。

“嗯,老師因爲丈夫出差,不常作愛吧?”杏子嬌嫩的聲音自言自語說著。

“杏子再講這種,就不可愛了哦!”我板起臉,表示生氣。

“老師生氣的樣子好可愛哦!”杏子說著,忽然拿起她的手,用手指摩擦我的手指根部,同時另一只手撫摸從窄裙露出來的大腿。

“杏子,不要這樣!”我慌張的彎下腰阻止她的手。

杏子露出詭異的微笑,她的手繞到我背後撫摸我。這樣摸著摸著,不久我就覺得有異樣的感覺了,身體彷彿如火燃燒似的。

杏子輕輕的又將我推坐在沙發上,杏子一邊撫摸著我的大腿,一邊說:“老師,女人太久沒發洩是不行的哦!”

“妳……在胡說什幺?”我被她的愛撫弄了全身不自在。

“唉,老師,我是護士,我看得出來,妳的身體太久沒人玩弄了。”

“我……我沒有。”被杏子中說事實,我不由得有點害羞。

“老師,我來檢查一下妳的身體吧!”杏子雙手捧起我的臉頰,輕輕把嘴唇壓上來。

不知何故,我無法拒絕。而且,柔軟的嘴唇互碰的剎那,全身瞬即火熱,産生和異性接吻全然不同的興奮感。當杏子的舌頭伸入時,好像受引誘似地也用舌頭纏繞。

兩人的舌頭瘋狂的互纏,杏子的手溫柔的揉搓著我的乳房。天啊,杏子愛撫的技巧,我的丈夫是望塵莫及,被小自己十多歲的少女如此玩弄,是如此羞恥的事,但她每撫摸一下,我的精神防衛就逐漸鬆弛下去。

何等厲害的手法!我被挑逗起來的慾望影響,竟忘了拒絕。她慢慢解開我的衣服、襯衣、胸罩,左手逗弄著我的乳尖,那裏早就硬挺起來了;右手則在我的背上、腹側、臀上不停地愛撫。我那時感到全身發熱,她的手指滑過的地方就是一陣快感,我開始喘氣起來。丈夫撫摸時都沒這種感覺,但女孩每捏揉一次,我就不禁興奮的顫抖起來,那時幾乎是沒有反抗能力了,只能看著天花板,像個投降的奴隸任由杏子在我身體放肆的撫弄。

杏子用手指從胸部到下腹部輕輕撫摸,忽然伸進我的裙子,我連忙連忙夾繄雙腿,那是我最後防線,我哀求著:“杏子,不要這樣。”

此時,杏子用舌頭在乳頭上由上向下舔。

“噢……”我的身體突然彈跳一下。

杏子的舌頭圍著勃起的乳頭舔,手指以同樣的動作捏弄另一個乳頭。

“啊……啊……………”

天啊,那是前所末有的快感,我的頭向後仰。杏子更交互的把乳頭含在口中吸吭,或用舌尖撥弄那種興奮,我不由得扭動下半身,呼吸也感到困難的樣子,本來夾緊的雙腿也無力的鬆開。

杏子笑了一下,輕輕的拉起我的裙子,從大腿慢慢撫摸到兩腿間。

“鳴嗯……”我呻吟一聲,杏子透過我的絲質內褲碰我那裏,當時我那裏已濕得一塌糊塗了。說起來好羞恥,濕成那個樣子是空前絕後第一次。怎幺說,我以爲自己在性方面是屬于冷淡那種,所以變成那種局面,連我自己也有點茫然若失。

然後,她那又細又柔的指頭像用羽毛搔癢一般來回刺激我的陰唇。接著她的手伸進我的內褲中,我害羞的扭動我的屁股。

“啊,那裏不要……”我帶苦音哀求著。

或許是杏子當護士得關係,竟一下子就找到找的敏感處。

“舒服嗎?”杏子看我因興奮而難過的樣子,似有點得意。


她的手指刺激時有強弱的變化,微妙的在陰核上下左右或捏或彈,或在陰核上轉動。經過一段急躁時間,手指開始在陰核上用力摩擦,我幾乎要洩出來了,或許是自尊的關係,我忍耐著。

但我的腦中保險絲快要飛掉、靈魂將出竅了!忽然,從那裏經過一陣痙攣,性感達到極點般的啜泣著,同時迎接性高潮。

「妳洩出來了吧?」

我舒服的躺在沙發上,害羞的偏過頭不去看杏子。杏子笑了一下,手指到達濕淋淋的肉洞口時,手指第一次插進去。

“唔……………”強烈的快感傳遍我的全身,已經燃燒過一次的身體,再度點燃火焰。

杏子的手指在火熱、有搔癢感的肉洞內轉動。我的呼吸不由急促,不禁發出嗚咽聲。杏子的指尖在子宮口上摩擦,引起強烈的性感,我忍不住淫蕩的扭動屁股。

“舒服嗎?”“好……好……啊……………”

跟丈夫作愛從未高潮過,想不到卻被杏子一根手指玩弄,很快又達到性感的
頂點。

“不行啦……要洩……洩了……………”

我害羞地發出顫抖的啜泣聲,全身隨之痙攣。杏子看著手指上黏稠的愛液,發出嘻嘻的笑聲,輕輕撫摸著我的頭髮道:

“老師,我的技術不錯吧!”

『女同志系列二』

三十五歲的美幸是一位溫柔動人的女性,丈夫在一間女校當老師。一天,一位約十五、六歲的小女孩來到家中,不良少女的打扮讓美幸有點遲疑,但丈夫學校的制服,加上少女可愛的笑容,還是讓她進來了。

小女孩叫雅子,是丈夫的學生,要問丈夫功課。美幸表明老師不在,但雅子卻沒有離開的意思,身爲師母的美幸只好招待陪著雅子。

雅子萬萬沒想到這位可愛的小女生竟是丈夫的情人,雅子自從跟老師有的師生戀之後,就一直想佔據美幸的地位,但一直沒有辦法,今天來到老師家中其實她是要壓低美幸,在不注意時在美幸的茶中下藥。

沒多久,美幸慢慢的倒的下來……

看著美幸軟倒在沙發上,雅子冷笑一聲,要讓美幸服從,就是要讓她難堪,被小自己十幾歲的女孩脫光衣服玩弄,看美幸還有什幺面目。

美幸恬靜的躺在沙發上,像是人形玩具似的,想著可以恣意的去玩弄成熟大人,雅子心中也股起一陣沖動,看著美幸美麗成熟的臉龐,櫻紅的甜唇,雅子慢慢貼近美幸。

“唔……”睡夢中,似有什幺東西吸住自己的嘴,並且撬開牙關霸道卻不失溫柔的探入……美幸身體無意思的將小嘴微微噘起。

雅子用舌頭將與美幸嘴唇間連著銀絲的唾液吸了一下,看著美幸舒服的睡樣,笑了一聲,撚著一绺柔髮的嫩手下滑,沿著她細膩的額頭到挺俏的鼻子、再到柔嫩誘人的小嘴、然後滑下白晢的頸肌……最後停在隆起的丘峰上。嬌小的手掌慢慢收攏五指,在隆起的玉峰上由揉到捏,並且找尋著頂峰上的蓓蕾,很快地覓到它們突出衣物的束縛,硬挺地繃緊凸起……

雅子的臉頰發熱,輕解開美幸襯衫的紐扣,長指探入美幸的胸罩內,慢慢的握了滿掌,恣意地揉搓……
“嗯……”美幸嘤咛一聲,慢慢轉醒過來,只覺的乳尖硬的發痛,一陣與柔嫩肌膚摩擦的觸感。她兩眼攸地睜開,看見丈夫的女學生——雅子媚眼如絲的坐在旁邊,而雙手正在自己的胸部遊移,她一慌立時驚醒過來。

“雅子,快住手,妳在作什幺!”美幸想推開侵犯自己的手,卻發現全身酸軟無力。

“師母,別緊張,只是會暫時無法動而己。”雅子有點惡劣的笑著,手不停著捏揉著師母軟熱的酥胸。

美幸無法抵抗的任由小女孩愛撫著,只覺羞辱,胸部異樣的感覺讓她很不自在。

“妳……爲什幺要這幺作?快住手,否則……”美幸聲音開始有點軟弱。

雅子正放肆的捏轉著硬挺得像小指似的粉紅凸處,美幸閉著嘴,不讓呻吟聲發出來。

“只是想讓師母舒服一下……”雅子調侃的說,一手慢慢地滑下去,深進裙子,慢慢拉出白色小內褲。

“不……不要這樣……”貼身內褲被小女生脫掉,美幸一陣緊張羞怯。


雅子芽蔥似的手指停在腿間股起的恥丘上,美幸扭動的身體無力的抵抗。

“啊……嗚……”修長的手指先是輕輕撩弄濃密的森林,再慢慢的劃過微溼的花瓣,然後到了頂端的花苞,邪氣的捏扯。

“不要……雅子……”

雅子的手指肆無忌憚地逗弄著,美幸喘著氣,意識漸漸地模糊……

握住她胸脯的小手突然揪住頂端挺立的花蕾,下體的手指同時進入她溼潤的細縫內……

“啊……”美幸全身突然一陣抽搐,她急速地喘息,無力的手握住雅子侵犯的手腕,做著無用的抗拒……

“師母,舒服嗎?”雅子脹紅的臉,壓抑心中的羞辱。

“師母,說不說啊?”手指慢慢的拔出在忽然的挺進。

美幸倒抽一口氣,皺眉頭,拚命咬住了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雅子手指技巧的在美幸溼熱的小穴中轉動揉扣,大人的自尊,讓美幸忍耐著,不能被比自己小十多歲的小女孩征服自己的肉體。

手指傳來的溼熱感,師母臉上潮紅害羞的表情表示她在忍耐著快感。雅子殘忍的笑了一下,忽然將美幸翻趴在沙發上,將裙子拉至腰際,一手按在背上,一手來回的在臀部、臀縫間滑動。

裸露的臀部,雅子又在自己的私處來回的撫弄,任人宰割的不安全感,使背脊整個發冷,下身的感覺令臀部不自主的扭動,美幸知道自己快忍不住,異樣的羞愧,讓美幸不由流淚抽搐。

雅子冷笑一聲,掰開美幸白嫩的臀瓣,露出深褐色菊穴。

“不……那裏不要……”美幸緊張的哭叫的哀求,雅子食指輕輕在穴口的皺褶撥弄,忽然按了進去。

“啊…”火燎似的疼痛從股間傳遍了全身,美幸哭著想躲開體內摳括的手指,但雅子的手按在背上使她無法動彈,那地方連丈夫都沒看過,現在卻被小女生侵入,美幸像處女似的痛的頭昏,屁股不自主的翹楚起來。

另一根指頭忽然又進入前方的小穴……

“啊……”美幸又呻吟一聲,前後被侵入是前所未有的感覺,羞辱與快感夾雜的刺激美幸的理性與肉體。

雅子看著美幸兩股間深色的三角地帶因自己的侵犯而溼透,彎下腰,深出小舌頭,滑嫩的舌尖在細縫上濡濕的珍珠撥弄,吸吮……

“啊……鳴……嗯……”受不了雅子多重的刺激,美幸終于投降在身體點燃的慾火,因羞恥而哭著、因興奮而呻吟著。雅子的手指不停的刺激敏感處,在她的體內探處抽轉,她顫抖的身子癱軟在沙發上,只能任由雅子玩弄……

雅子得意的笑著,這位三十五歲的成熟女人快被自己打敗了,重新握住她顫動的乳峰,配合抽動的節奏粗暴的揉搓……

殘余的一絲絲的理智,被火熱的快感所佔據,慾望完全控制了全身……

僵硬的身子開始變軟,渾圓的臀部隨著手指的抽插而擺動著,喉嚨不停的呻吟,似要將纏繞神精的快感撥開,腹中一股尿意漸漸升起,美幸快速的搖動著軀體,想將它洩出來。

忽然身體一陣痙攣,下體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美幸像忍不住而尿床的小孩似的哭出來。

“鳴鳴……”隨著屁股的擺動,一陣熱潮射出來……

“哈……高潮了!”雅子興奮著看著,她知道美幸己經無法擺脫她了……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