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交會的性福


今年廣交會公司安排業務部組織八個人參加,由于男人一共就四個,還有兩
個沒過實習期,只能由我跟業務部經理再和六個女人一起去參加廣交會了。
每年都參加,覺得很無聊,拿單又不算業績,所以我不太情願過去的,而且
老板比較摳門,不准坐飛機,只能坐火車,那個難受啊!
兩年前去廣州認識了一個網名叫愛麗絲的美眉,當時她是學生,現在剛剛畢
業,我去之前有聯系過她,一共待七天,她同意禮拜六陪我吃飯。21號到的,24
號才是禮拜六,而更讓我不爽的是,公司安排住宿,讓我們兩個男人一個房間,
真他媽的無聊。
鳥經理一看就是陽痿的人,貌似對女人他媽沒性趣,同行的六個美眉,竟然
沒人願意跟他說話,什幺鳥事都是我幫忙傳遞溝通,真累人。
說到這裏可能有點羅嗦了,看官也許要問,介紹下六個美眉啊!沒什幺好介
紹的,如果好也不用等到出差再下手了。
讓我吃驚的是我吃過晚飯去樓下買東西的時候,看到其中一個跟一個男人在
接吻,我估計八成是網友,因爲那男人我不認識,而且男人在摸她屁股,我用手
機拍了一張留作紀念了。哈!
好不容易熬到禮拜六了,由于前兩天簽單率太低,老板親自飛過來了,最讓
老子不爽的是,他跟我說:「我沒定房間,晚上我們仨擠擠吧!」
我說:「沒關系,我同學在這裏,我晚上找他玩,可能不回來。」(一共就
兩張床,三個人怎幺睡?兩個領導,只有我一個兵,肯定要我睡地鋪,操!)
晚上愛麗絲沒爽約,她帶著我去什幺美食一條街的寶華路吃飯,我也不曉得
吃什幺,結果上來兩碗馄饨面(廣州人叫什幺雲吞面),口味還不錯,還有魚皮
什幺的,還有什幺腸粉,我基本沒怎幺吃,主要是不習慣。
吃晚飯後愛麗絲帶我去她住處聊天,她是合租的房子,三居室,她的房間最
小,剛剛進門就聽到有個房間裏兩個人在吵架,由于是講粵語(可能是吧,反正
我聽不懂),我基本聽不懂。
來到她房間,不大的屋子被她收拾得還算乾淨,只是女孩子喜歡買些小飾品,
我感覺太多了,到處挂著風鈴還有貝殼什幺的,房間內就一張椅子,她自己坐在
床上,我們就天南海北的胡侃著。
隔壁的吵架聲越來越大,過了一會聽到防盜門被打開,感覺到客廳應該進來
好多人,我好奇地開門看看,不看還好,一看我靠!竟然有人帶刀進來了,駭得
我立刻關門,跟愛麗絲說:「外面有黑社會,怎幺搞的?還有刀哎!」說著就有
人來敲我們房間的門了。
愛麗絲用粵語問他做什幺?他反問我們是做什幺的?愛麗絲告訴他們我們是
租戶,只租這一個房間,那個人告訴她:「關好門,別出聲,出來就砍你們!」
我操!廣州治安真不好。
我看愛麗絲嚇得不輕,就跑過去抱著她,她靠在我的懷裏,我們大氣都不敢
出。
然後聽到隔壁房門被踹開的聲音,跟著就是劇烈的爭吵和打鬥,我小聲的問
愛麗絲:「要不要報警啊?」她搖搖頭,說怕報複。
再過了大概五分鍾,一切都安靜了,我拉開點門縫看了下,人都跑光了,竟
然防盜門還是開著。
我出去關了門,跟愛麗絲說人走了,這時候第三個房間門也開了,一個美眉
跑出來沖進廁所,我估計是給尿憋的哈!總算太平了,而我也渾身大汗。
我跟愛麗絲說:「我回賓館了。」
看出來她有些不舍,可是我被嚇得完全沒情趣了,剛要開門走,竟然來了幾
個警察,我暈,這下走不掉了。
又被問了十多分鍾,送走警察,對門的美眉才跑出來跟我們說:「你們別跟
他們說是我報警的哦!他們好像特別狠。」
只見她穿的睡衣好薄哦,我能看到裏面的一切,而且乳房好大,看得我都要
流鼻血了,更糗的是被愛麗絲發現了我在看對門美眉的胸部。
愛麗絲跟她說:「好的,你回去吧!」
然後把我拉進房間,她說有點害怕,要我陪她,我自然不能拒絕。愛麗絲先
去洗澡,我已經迫不及待了,但是又有點趁人之危的感覺。
輪到我洗澡了,由于沒有帶洗換衣服,我洗澡後把內褲洗洗了,然後挂在衛
生間,全裸小跑進了房間,愛麗絲很吃驚,說:「你幹什幺啊?你要這樣子,你
還是回去吧!」
這讓我尴尬得不行。我說:「我沒洗換衣服,把內褲洗了,挂在衛生間。」
她扔給我一張毯子,讓我披著,然後關燈睡覺。
我睡外面,雞巴透過毯子翹得老高,都不曉得下面該不該再繼續了。
我試探著摸摸她,結果被打了回來,哎,掃興,這樣只能發揮我淫蟲本色了。
我小聲的說:「我只抱抱,不幹壞事行嗎?否則我睡不著。」
她沒吭聲,我試著從背後貼過去,手放在她胳膊上,她沒拒絕。
我那個難受啊!手一移動到乳房或者大腿根處,她就打手拒絕,看來真沒戲
了,原來頂著她屁股的雞巴也軟了下來,不知不覺竟然睡著了。
不知道什幺時候,被一陣爭吵又吵醒了,原來是隔壁兩個鳥人又吵回來了,
我靠!我還當他們被砍死了呢,怎幺又回來了?真煩人。本來睡著也就沒事了,
現在好了,雞巴又翹得好高。
好像愛麗絲也醒了,我嘗試著摸了摸她的屁股,她沒拒絕,然後往上移動到
乳房上,果然又打過來,我小聲的跟她說:「戴胸罩睡覺對乳房不好。」她說:
「我是防止你的!」我靠,失敗啊!
我說:「幫你解開吧,這樣睡舒服些。」
她沒拒絕,我在後面一只手就解開了,她說:「你經常解吧?好熟練哦!」
我說:「沒有,我只是研究過結構。」
由于外面聲音還是沒有減小的趨勢,我跟她說:「我睡不著,太吵了。」
她突然轉過身來抱著我,然後跟我說:「就這樣,睡覺吧!」
我明顯感覺到乳房頂著我的胸膛,可惜胸罩還挂在上面,只有一邊能感覺到
很軟。
我也抱著她,可是雞巴卻頂著她下面,能感覺到她心跳加快了好多。
我開始嘗試著摸她乳房,她沒反對,我又大膽地隔著內褲摸她陰蒂,她把腿
夾得好緊,我手都抽不出來,不過我手指能活動,我就不停地撥動著她的小縫,
一會內褲就濕了。
我看差不多了,就開始脫她的內褲,可她還是夾得很緊,不肯松,我故意推
開她,然後說:「睡覺吧!」
她看著我說:「壞蛋!」
我一看,哈哈!得逞了,于是三下五除二把她扒光了,然後連前戲都沒有做
就直接提槍插入開始抽送。
讓我郁悶的是,她反應很劇烈,叫聲太大,我嚇得不知道是抽還是插了,趕
緊捂住她嘴巴,猛抽一陣射了進去,估計也就大概堅持了五分鍾左右吧!
我有個習慣,就是做完了一定要去洗洗,我就披著毯子偷偷的跑到廁所,把
雞巴洗洗後又偷偷的跑回來。
由于隔壁沒有關門,還是被隔壁那個男人看到了,那鳥人長得特別猥瑣,跟
吸毒似的,瘦得很。
第二天一早我跑進廁所找內褲,哪曉得內褲掉到地下了,還有水迹,我操!
怎幺穿啊?愛麗絲說有辦法,她幫我把內褲洗洗後,拿到房間用電吹風幫我
吹了起來,靠!真聰明。
這時候雞巴又不老實了,我就從背後抱著她,上下夾擊,她沒拒絕,這樣我
在後面抽送,她在前面幫我吹內褲,還好這個姿勢她叫聲不那幺大了,只是喘著
粗氣,偶爾哼幾聲。
大概堅持了十分鍾,我讓她停止吹內褲了,把她又抱床上,采用女上男下的
體位做了一陣子,我最喜歡這個姿勢了,能插入很深,而且很舒服,還能看到兩
個乳房。
最後換正常的姿勢一陣猛插,射了進去,能感覺到龜頭在裏面跳動。她可能
也是高潮了,陰道一陣收縮。
然後又溫存了一會,我披著毯子去廁所洗雞巴,出來的時候,對門的美眉剛
剛開門,我嚇得一路小跑,由于毯子沒綁好,中途竟然全掉了,我操!只能全裸
反身去拿,只聽到她「哈哈哈」的笑了半天,我靠!真他媽丟人。
回到房間,這時內褲也乾了,穿好衣服,跟愛麗絲下樓一起吃了早飯,然後
我問:「你是安全期嗎?」
她說不清楚,我看路邊有藥店,便進去幫她買了「毓婷」。
女人就是這樣,一旦被你敲開了大門,就沒什幺難度了。
接下來的三天,夜夜笙歌,其實我一直關注對門的那個美眉,可惜後來幾天
貌似沒回來,有點失落。離開的那個夜晚,愛麗絲說:「我會想你的。」我說:
「要不跟我回南京吧?」她不肯,因爲她不想離父母太遠,所以我只能帶著
記憶回了南京。

【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