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的真相 (下)

女友的真相 (下)

其實小莉的確是騙了師兄,但師兄也要負上一定責任,例如,那人不是T仔,而是小莉的另一名同學,跟T仔有七分相似的峰仔,應該是師兄自己記錯,因爲那次到峰仔家燒烤,T仔是沒有來的,爲什幺我會知?因爲我就是那四人中的一位。我一直暗戀卡卡,所以畢業後數年,一直和她保持聯絡,原來師兄也和卡卡一直有聯繫。十年後,師兄透過卡卡約了我出來,原本他是藉著爲工作找靈感而約我出來,但很快大家都知對方是老玩家,所以開心見誠地說出了他的目的,一想到當年小莉給我們操弄的相,他就不自覺的興奮了。所以,我把所知的一切都說了出來,也因爲這樣,十多年後,我竟然完成當年的夢,卡卡給我和師兄一起操了,世事就是這幺的奇妙。

小莉的一些往事,我也是跟她相處了一段時間才知,但爲了連貫性,我決定跟時間的順序寫出來。大約和師兄一起了一年多,破處後的小莉,對性的需求慢慢變大,但礙于面子問題,固作淑女的她沒有主動提出,而師兄因爲最初幾次的被拒絕,再也沒有提出太多要求。而小莉其中兩位密友對性是非常開放,經常一起討論和男朋友的性經驗,久而久之,小莉的需求只可偷偷幻想,直至一次意外。

那年暑假,師兄和三個兄弟一起做暑期工,是其中一名兄弟的表哥介紹,暑假尾聲,表哥和他們一同到酒吧喝酒。那次,小莉也一同來了,我看過當天的相,小莉的衣著打扮,注定了當晚的命運,她需然不是穿得太性感,但在藍色小背心內,那不合比例的奶罩,使她擠出了一條乳溝,再加上迷利牛仔裙,這清純但帶點小性感,更加令人慾火大增,再加上不錯的顔值,相信當晚引來不小男人的注目禮。當晚有十二人,除了小莉、師兄和他三名兄弟,其余都是表哥的朋友,小莉事後才知道,當晚她和師兄一到,表哥和他的朋友們己決定了當晚的行程,當時師兄和他的兄弟們才18歲,不暗世事,席間只給激兩句,就把烈酒當水喝,基本上,不到一小時,他們四個就完全爛醉。中段,師兄和他的兄弟,被表哥的其中一名朋友帶了出去,原來他們因爲太醉,想到外邊走一走,到了一處公園,他們就躺下睡著了,小莉去完洗手間回來,看不到男朋友,忙說要出外找他們。

表哥:他們說要出外吃點東西,不用理他們,等一下就回來了,不用怕,小傑正和他們在一起(其實我不知道他們的名字,爲了故事連貫性,以下會亂編一個名字給他們)。

沒有了男朋友,表哥們越玩越放,表哥也把手放在小莉的大腿內側,手臂也有意無意間碰到小莉的胸,小莉這時也不懂反應,男朋友不在,膽小怕事的她又不敢反抗,于是借固要去洗手間,表哥這時也跟著來,因爲女洗手間有人,小莉只好在外邊等著,到表哥完事後從男廁走出來,她依然在等著,表哥把頭貼到女廁門,然後用手指示意小莉聽一下,內裏傳來輕微的呻吟聲,原來有人在大戰中,于是表哥叫小莉跟著他,從後門走出酒吧,來到旁邊的商廈,門並沒有鎖上,他們來到二樓比較小人的傷殘人仕廁所,小莉完事後,從廁所走出來,正想離開之際,給表哥壓到門上,然後強吻著小莉,小莉則開頭避過,但表哥沒有放棄,強吻著她的頸側和耳朵,小莉給他吻得全身發軟,一直抑壓的慾望被挑動起來。突然,表哥拉一拉門柄,推開廁門,小莉向後一跌,表哥用手一扶,兩人雙雙跌進了廁所內,門一關,表哥更加放肆,他的手伸入小背心,大力揉捏著小莉的胸部,小背心也給他退去一半,他向下吻著,大力吸吮著凹入的乳頭,小莉己經沒法對抗,只得輕撫他的後腦,鼓勵著他進一步的行動,表哥把手伸入小莉的短裙內,發覺小穴己變成澤國,他把小內褲退下,想直接進入濕潤的小澤國,但小莉突然回複理性,忙出手制止了表哥。


小莉:男朋友還在外邊,我們不能這樣。

表哥:但我己經一發不可收拾,我們快一點,他不知道的。

小莉:我不可以對不起她。

表哥:都己經這地步了,你也濕成這樣,還有什幺對不對得起。

小莉:這是正常反應,只要沒有做上了,我也不算對他不起。

表哥:只要不幹上,就不算對他不起嗎?

小莉:…是的。

表哥:這樣吧,你給我含一下,把他吸出來,只要不幹上,就不是對不起他,而且你也要負點責任吧,我這樣怎幺出去。

小莉:不可以,我從未幫人吸出來,很嘔心。

表哥:這樣不成,那也不成,一是我強幹你,一是你幫我打手槍吧。

小莉見他說得很兇,也不敢違背:只是打手槍嗎?

表哥立即把褲除下,小莉爲免出來太久,給人發現,于是立即跪下,幫表哥打起手槍,但因爲比較小做這樣的事情,所以打了10分鍾,表哥也還未射出來,表哥只得自己來,在最後關頭,把小莉的一雙奶子射得一塌糊塗,正當小莉想清潔的時候。

表哥:不要用水洗,弄濕了衣服,很易讓人發現,這樣吧,大家喝得差不多了,該是時候回家,妳到了家才處理吧。

小莉:怎可以,這很嘔心,其他人會看到的。

表哥:這幺夜了,街上沒有人的了,我們直接打的回家吧。

表哥不埋小莉的反對,硬把她拉回酒吧內,表哥和他的朋友在小莉面前討論剛才的事情,需然小背心遮蓋了大部份的痕迹,但小莉的乳溝依然顯露著白色的精迹,她羞得想找個洞埋了自己,買單後,表哥打給了小傑,知道他們爛泥的躺在公園,于是叫三名朋友送他們回家。

小莉:我要送男朋友回家。

表哥:你跟他住得哪幺遠,小傑和他住同一區,讓他送吧,你反而住在我附近,我送你回去吧,聽話一點,你不記得現在滿身精液,這樣走來走去,不好吧。

表哥其中一位朋友小剛:你如何解釋身上的精液?現在只有我們知道妳身上的秘密,由我們送妳回去最好,不要多說,立即回去吧,給其他人看到也不好,而且我也快忍不住,只要不幹上,就可以任玩,對吧?

小莉向表哥說道:你們還想怎樣?

表哥再沒有理她,和兩名朋友硬拉她上的士,然後回去他們住的小區。在的士內,因爲四個人坐在一排,小莉坐在中間,表哥的手搭在小莉的膊上,他們一上車己經對她毛手毛腳,三十分鍾車程,給人指插了三十分鍾,小莉的慾火也給他們挑起來,當到了小莉的家,表哥和他的朋友也一同下了車,送小莉回家,來到家門前,小莉以爲可以擺脫他們,但表哥和他的朋友硬把小莉拉到後樓梯,他們一手拉下小莉的小背心和短裙,表哥什幺也不說就從後插入,小莉來不及掙紮,就己經給表哥快速的抄插著,他的朋友小剛硬把小莉的頭拉低,但小莉把頭別向一邊,小剛只得在她的臉上磨擦著,小莉見己經被插入了,而且整晚也給表哥們挑起了無數次慾火,于是放棄了反抗,選擇了享受那抑壓己久的性慾,她用手搓揉著小剛的肉棒,心裏想著是否試一下用口含著,試一下上次Carman說的「在口中的沖擊」,但始終想把第一次口爆留給男朋友,于是沒有進一步行動,只是用手繼續搓弄著,表哥抄插得越來越快,小莉突然想到,表哥並沒有戴上安全套。

小莉:停下,你沒有用套套的,不要射在裹面。

表哥:哪射在你口中可以嗎?

小莉:不行。

表哥繼續加快推進:那我唯有內射你了。

小莉知道阻不了他:好吧,我幫你用口吧,停下吧,射進去就麻煩了。

表哥見奸計得呈,連忙拔出肉棒,送到小莉的口中,小剛見機會己到,連忙填上後座,繼續表哥未完成的推進,表哥享受著䁔和濕潤的服務,待不了多久,小莉第一次在口中享受著那沖擊,表哥按著小莉的頭,肉棒插到最入,反正不是自己的女朋友,就盡情享受著那侵犯,這反而滿足了小莉的奴性,師兄一直以來對她太溫柔了,是表哥讓小莉知道她真正需要什幺,她是有輕微的被虐傾向,她告訴我,那種接近被強姦的感覺令她特別興奮。表哥拔出來後,整技肉棒拌著精液和小莉的口水,表哥把肉捧在小莉的臉上塗上一層面膜,在表哥完事後,小剛也加快速度,最後和表哥一樣射在小莉口內,然後在小莉的面上再加上一層面膜,她的整塊面頓時濕潤美白,在小莉以爲可以鬆一口氣的時候,一直沒有參與的另一名朋友突然說道:「還有我呢?」一樣的推進,一樣的口活,但最後關頭,他拔了出來,直接顔射小莉,最後才放回嘴內清潔,不同人有不同的享受,完事後,小莉第一時間跑回家裏清洗。在第一次問她這事情時,我們不繼問她細節,因爲實在太刺激,我們四個照著那天的案情再重現了一次,小莉那天的臉就像av情節一樣。

那晚後,表哥的朋友們陸續享受過小莉,她是從那時開始打避孕針,差不多瞞著師兄一年多,但有一次,師兄送小莉回家時碰到其中三人,他們輕挑的向小莉和師兄吹口哨,並說道「明晚操死妳」,小莉立即拖著師兄的手跑回家,並對師兄說他們是邨內的黑社會,每次經過也很怕他們,自此,小莉就再沒有找他們了。但挑起了的性慾始終需要解決,又想在師兄面前繼續冰清玉潔,所以她之後和T仔及峰仔攪上了,我們和T仔需然同一班,但不是很熟,所以不知道他們的內情,只知道小莉和師兄分手後,他們竟然真的走在一起。

至于峰仔,他經常一人在家,而小莉和家裏的關係不太好,所以經常瞞著師兄,到峰仔家過夜,事情發生在去澳門旅行前兩個月,那晚也不是她第一次到峰仔家過夜,但一直以來也沒有發生事情。峰仔家有三間睡房,他爸媽是分房睡,各佔一間,剩下一間是峰仔的睡房,小莉第一次來的時候,峰仔曾提出自己到客廳睡,但小莉拒絕了,一來不好意思,二來她也怕一個人睡在這舊式村屋,所以他們安守本份的睡在同一張床。但自從沒有再找表哥們,小莉的性慾越來越抑壓,經常幻想和峰仔有一段激情,而突然多了個尤物在家的峰仔,加上年輕的血氣方剛,慢慢都會想入非非。那晚,小莉只穿上一件內衣,胸部的位置需然有薄薄的胸墊,但奶型完全表露無遺,我看過那小內衣,跟本沒有正常男人忍得了,小莉也承認,那晚是特意穿得那幺性感。平常的時候,峰仔會在睡了一段時間,才攬著小莉睡,而小莉爲了報答他,一般也不理會,但隨著越來越熟,這次峰仔在上床的一刻,己經攬著小莉,而下身的巨棒一直頂著小莉的小短褲,平常還可以裝睡,但這次才剛躺下,小莉再也不能假裝不知道。

小莉:你這樣頂著我,我很難睡得到。

峰仔:不好意思,等一下他就會軟下來。

小莉:就這樣,他會自動軟下來?

峰仔:其實應該不會,遇著你,他很難不硬。

小莉:我幫你用手套出來,你會舒服一點嗎?

峰仔:應該會。

小莉:但你要應承我,我們不可以發生性行爲,我不想對男朋友不起。

峰仔:可以。

小莉背著峰仔,向後摸著峰仔的肉棒,由慢慢搓弄到越來越快,峰仔的手開始伸入小莉的小內衣,溫柔的搓著小莉的凹乳頭,他見小莉沒有反對,這應該不違反小莉「性行爲」的準則,所以大起膽來,慢慢的吻著她的後背、頸側、耳窩……,他的雙手用不同的方法玩弄那圓軟的胸部,小莉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聲,得到鼓勵的峰仔,用一只手把小莉的內衣脫下,另一只手繼續向下發展,把她的小短褲也脫下來,然後向那密林尋去,在碰到濕潤的豆豆時,他知道小莉在享受著,他萬想不到這個內向怕醜的美女,竟然這幺容易就上手,他的手指不斷打圈,小莉的身體也開始扭動著。

小莉:停一下。

峰仔心想,在這敏感關頭竟然叫停,溫柔地說:弄痛你了嗎?

小莉:不是,反手地弄著很累。

她反過身來,在峰仔的嘴唇上輕輕一吻,正當峰仔想來個深層次的法式熱吻,小莉避開了,然後把頭慢慢的向下移動,正當峰仔以爲可以享受著美女口交的時候,小莉只是扒在他的肉棒前,用手快速的上下套弄,另一只手溫柔的按摩著睾丸,在弄了一會後,她向龜頭蜻蜓點水式的親了一下,嘴邊還連著一絲龜頭的分沁,溫柔的和它說:快點出來吧,我的手很累了,乘乖吧!
她的溫柔、天真和美麗大大刺激了從上而下看來的觀衆,峰仔再沒有辦法控制那射慾,在射出來的一刻,小莉用她的手、臉和身體擋著,沒有一發精液弄到峰仔身上,反觀小莉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她溫柔的想到不去弄髒峰仔,全由自己去迎接億萬粒蝌蚪,峰仔就像大爺一樣享受著。

滿身精液的小莉看著峰仔:舒服一點了嗎?可以陪我到廁所清洗嗎?

因爲洗手間在中間的屋旁,每次小莉也不敢獨自一人出去,這次她全身赤裸,拿著衣物到廁所沖洗,其實,當她走出睡房的屋子時,外邊是可以看到全身赤裸的她,但當時太晚,附近應該沒有人,而且從這屋子跑到廁所才幾秒的事情,就算給人看到,也只是幾秒罷了。峰仔在門外看著她沖身,平常小莉需然害怕,但爲了面子,也一定關門,但剛剛什幺也給峰仔看透了,所以也變得沒有所謂。


我、峰仔、骨頭和小肥是好兄弟,自從小莉上峰仔家睡的時候,我們經常討論峰仔如何大軍出征,去開發這塊不毛的處女地,年輕當然血氣方剛,天馬行空,如何從後按著她大推特推、av事節等,應有盡有,但真的想不到就這樣發生了。在峰仔得到小莉……的打手槍後一天,他己經向我們精細的彙報,在總參謀部的我們,只有聽的份兒,我不知道骨頭和小肥怎幺處理,我當晚就爲平息這場動亂打了兩次手槍,幻想著自己是主角,不竟和小莉一場相識,之前己經不只一次和她有一手,我指的是洗手間內的性幻想,自此之後,我們三個變成峰仔的軍師,在得到最終勝利前,絕不放棄。

一個星期後,峰仔進行著我們精心安排的布局,他親自煮了獨光晚餐,在房內布置一返,小莉明顯也是悉心打辦,事情表面進行得如此完美,但現實又怎會這樣簡單。當小莉進入睡房,看到滿地花瓣時,面色一沈。

小莉:停一停你的音樂,我有事情對你說。

峰仔:什幺事情?

小莉:先聽我說,我們是不會在一起的,我愛我的男朋友,他喜歡我的清純,我怕失去他,所以不會在他面前改變任何東西,但我對性有點……,不知怎幺說好,總之,我喜歡和你這樣相處,但我愛的是他,我會把愛和性分開看,愛的只會是他,你明白嗎?

峰仔:明白,可以繼續之前那樣嗎?慨然你也說出來,我也把心裏的說出來吧。其實也不是真的要追你,只是想進一步罷了,這些東西其實是小肥他們弄的。

小莉:他們知道我們的事情?

峰仔:對不起,我們太好朋友了,瞞不過他們。

小莉:可以叫他們不要說出去嗎?

峰仔:他們不會的,放心。

小莉:算罷了,你們男生就是這樣,只要不說出去,我也不理你們說什幺。

峰仔:放心,他們其實對你也不錯,不會做傷害你的事情。

小莉:我知道,和你們相處也挺開心。好了,今天就談到這裏吧,不要再攪這些東西了,我不喜歡太溫柔的,你可以對我……粗暴點。

峰仔:其實今晚的目標是口爆你的。

小莉:依……這幺嘔心,我才不會吞下這白色的……東西。但你要是迫我的話,我也沒辦法了,天亮前,我又不敢一個人下山。

峰仔聽到這性暗示後,立即變成了一只餓狼,把小莉推到床上,然後撲了過去,他立即把小莉的衣服和內衣全部退掉,全身赤裸的峰仔在小莉的身上亂吻,小莉那柔弱的求饒「不好、不要」仿佛鼓勵著施暴者,峰仔正當把肉棒硬插進去的時候,小莉則起身來。

小莉:不要插進去,我幫你用口吧,可以嗎?

峰仔也不知她是真還是假,反正插進小莉的喉嚨深處是這天的目標,軍令如山,唯有照著目標做吧,他沒有作出回應,只是把自己的肉棒直接放進小莉的口內,他沒有鄰香昔玉,橫沖直撞,也不知插到小莉口內那一處,小莉不但沒有反抗,只是在幾下插得太深的時候,才作出一些不適的反應,峰仔完全沒有溫柔下來,不停瘋叫著「插死你,射死你」,「鳴……」,他按著小莉的頭,低鳴著,肉棒和睪丸的抽搐,反映大量精子正在遊向前方的洞穴,龜頭太近那洞穴了,那喉頭赤裸無力的阻擋白液的流進,但太大量了,跟本阻不了,舌頭向上的頂著,原意是抗拒那肉棒,爲喉嚨抱打不平,但這無力的軟舌,反而像幫那肉棒按摩,鼓勵他插入點、射多點,甚至有幾下跟本就插進洞內,直接向喉頭發射,年輕的精是多而勁,射了差不多一分鍾,差點攪出人命,但總萛停下了,小莉嘴內剩下三份一的精量,張著嘴深深的呼吸著,她把嘴內的精液吞下,正式完成當晚的第一次。峰仔的性格比較安于現狀,不會再作進一步,當晚的另外三次,竟然一無一樣,沒有進一步的攻擊,結果給我們參謀部罵得狗血淋頭。

峰仔的性格是推一步走一步,要是我們的話,第一天就要抵疊了,但他一個月後,才進展到「在小穴外磨至出精」,我以爲只有大禹才三到家門而不入,峰仔完全可以封聖,他經常擔心會氣走小莉,要一步一步來,但其實小莉也等得不耐煩,在其中一次磨穴時,自己把小穴擡高點,讓小峰棒滑進去,幸好峰仔也不是白癡,沒有拔出來,繼續滑動,才那幺的完成第一次。


至于我們,也和小莉開戰,她經常取笑我們的戰略,我們辯說,根本是峰仔的問題,要是換成我們,一早征服她,話題越說越到位,我們三個恨得心也癢起來,有意無意口頭輕薄她,漸漸地,我們也直接向她行注目禮,有一次去唱歌,我們玩輸了要脫衣服,但因爲香港唱歌的房間有閉路電視,所以我們才點到即止,不過,我們四個知道,小莉應該不介意我們加入的,于是我們決定了去一次旅行,幸好其他女生來不了,才有之後的事情。

先從故事跳開來說,十年後,師兄才知這些真相,一致認爲小莉當時是騙師兄,去旅行前,根本就想和我們睡,大家同意嗎?

旅行之意不在遊,而是淫亂的性滿足。我們第一天到澳門,下午5:00己回酒店,大家也知校服p只是籍口,一嘗水手服才是皇道,和小莉一同上學時,我敢打賭只要是男人,也對她打過手槍,我當然不只一次,大家可以Google一下「香港新法水手服」就會明白,藍色水手服加上白色短裙,完美。


玩什幺遊戲就不序了,總之大家輸得脫清光,小莉竟然可以先把內衣脫掉,當剩下水手服和小短裙時,她選擇了小短裙,她緊緊的夾實雙腿,只顯露出䎵毛,更加性感誘人,我們平常聽峰仔說得多,但這才是頭一回親身經曆,所有人己經把肉棒高高扯起,在下一輪的時候,所有人出盡發寶,要小莉再輸一盤,經過我們四對一,再加上超技術,勝負全無懸念,小莉假裝不肯。

小肥:不脫也可以,給這輪的贏家,一左一右摸一下奶子,就當算數。

小莉:只可一下,要溫柔點的。

所以我們就一哄而起,拿來相機,拍下給師兄看到的一張相。小肥和骨頭一左一右,要小莉握著他們的肉棒,而且,小肥捉著小莉的手,上下搓揉著,他們也把手伸到小莉藍色水手服內,她軟綿綿的奶子給他們大摸特摸。

小莉:只是一下,你們也碰得太久吧。

小肥:一下就是一下,我們還未放手,依然是一下,讓我看一下,你濕了沒有。

小肥的手放開了小莉的手,但小莉沒有把手收回,依然搓弄著他的肉棒,而小肥用按著右胸的手把小莉推低,當小莉躺下,她曲著的腿也放鬆了,小肥也不客氣的把頭埋到小莉的雙腿下,把一片澤國給嘗過乾淨,澤國並沒有因爲小肥的奶弄而乾旱,反而越嘗越多水。我見到有一只奶子空了出來,也不落後,連忙補上,先把她的水手服脫下,把舌頭伸入小莉的嘴內,然後,一手摸著她的奶子。峰仔拿著相機,不斷拍下無數的相片。突然,小莉「吖」了一聲,原來小肥己經進入了,就這樣打開這一晚的序幕,記得當晚至第二天的早上,我們每人做了三次。

第二天,我們來到珠海的一間渡假屋,我們根本沒有出去,直至第三天離開,我們一直在做愛、吃東西、睡覺、然後再做愛,想起也挺瘋狂,最初還怕小莉受不了一對四,但當知道表哥們的事件後,小莉曾試過大戰八個大男人,那次她真的受不了,體能要三天才回複,所以她之後定下規則,最多只可對五個人,我們才知道四個人對她來說,簡直小問題,也明白,她爲什幺不要求師兄,因爲根本沒有一個人可以單獨滿足她。至于那幾天,不知道小莉是如何交代給師兄,師兄也沒有太大印象。

當時,旁邊兩間渡假屋也是住著外國男人,而我們也玩得挺大聲,在我們出外吃東西時,他們向我們說「Goodjobman」和大讚小莉漂亮。晚飯後,我們直接在渡假屋的花園做,讓旁邊的外國人在二樓露台直接觀賞,幸好當時的手機沒有拍攝功能,不過,己經這幺夜,只要不打燈,就算拍了也看不清樣子。我們走的一天,其中三名外國人出來送我們,並問小莉多少錢一晚,小肥告訴他們要$10000,並拉下小莉的小背心,讓她的奶子露了出來,小莉忙把小背心拉上,並打了小肥一下,那外國人以爲小莉真的是婊子,走過來塔著她的膊頭,要她陪他們一晚,但小莉立即縮開,並不斷說「No」,她的英語不太好,只聽懂一半,小肥繼續說道,她今晚要離開,陪不了他們,那外國人連忙說「真可惜呢!」事後才想到,如果小莉試過外國人,會不會不再找我們,不竟長度真的是不一樣的。

回來後,我們繼續找小莉,有時一起,有時單獨找她,她和師兄分手後,曾經暫停找我們,不久,她就發展新戀情,和T仔走在一起,大約過了一年,正當我們以爲沒有機會的時候,她又突然找我和峰仔,因爲骨頭和小肥那時到了外國,他們再沒有機會享受了,而我們和小莉其實也只是維持了幾年,在她生第一個小朋友前,我們就停止再玩了。其實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寫,但符合師兄時間點的,就只有這些,其他東西,將來有時間再寫。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