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死黨的群P故事

我和我的死黨的群P故事





美女大姨姐春萍的小騷屄亂倫雜交的樂趣小茹山村美少女乞丐母女
淫樂麻將監獄風雲嬌妻在別的男人胯下呻吟嫂子與堂弟變態少年


小狼有個十多年的老同學,和我一邊大,我們兩人就是鐵瓷,彼此幾乎沒有什幺機密的他家裏是做生意的,很有錢。父親做土建工程,在天津這邊還開著幾間賓館。

因爲我的關係,他也漸漸地參加了這個圈子。這樣一來,他的色狼本性可就充分地裸露了出來。

這兩年裏,我接洽過拍照的野模,他用錢搞定的不下十個了。

當然,我也沒少沾他的便宜,通常都是我們倆一起玩,玩完了再介紹給那些攝影師的。

我們倆最大的一個愛好,就是愛好內射,但是健康還是最重要的,一般不是非常斷定的,通常都戴套做的。也有那幺幾次,找到幾個剛剛下海的小野模,當然就是不戴套了,這其中也有警惕懷了孕,最後連孩子的父親是誰都沒措施搞明確了。

小狼會在以後把這幾段小插曲寫成故事分享給大家的。今天要說的就是小狼的這個逝世黨。

兩個多月前一個週六晚上,八點多和女朋友吃完飯,正在送她回家的路上。

接到了逝世黨的電話,非要我到開發區的一家KTV裏去找他。

電話裏也沒說明確,趕忙把女友送回了家,直接開車奔赴那家KTV。

剛進房間就看見,他和一幫平時喝酒的哥們都坐在沙發上,一人摟著一個陪唱的小妞正摳摳摸摸了。

數了一下,算上我一共6男5女,剛坐下,他們就催我點個妞。

小狼看了一下,這種處所的貨色都濃妝豔抹的,不開燈還好,一開燈能嚇逝世人,沒幾個真正長得不錯的。實在推辭不開,乾脆隨便點了一個就喝起酒來。

過了半個多小時,門突然被從外面推開,進來一個小姐,身高大概170,身材很好,長相也還可以。

一開端認爲是這裏找生意來的,後來仔細一看,本來是前兩天日子介紹的一個野模,四川人,26歲。她進來以後直接就坐到了小狼逝世黨的邊上,看見他沖我一眨眼,心裏就明確幾分了。

本來這妞接完那些色鬼攝影師的生意沒有馬上離開,被這小子給臨時包起來了。

她坐下後,每人敬了我們一杯酒,敬到我時,眼睛一亮分明是認出了我,看得出來有點不好意思。

KTV裏的酒水一般都是威士卡加飲料,而且那酒一般也都是假的,不經常喝的人喝上幾杯就有點頭暈了。

五杯過後,看得出來這女的已經有點反響遲鈍了。

我偷偷地把逝世黨拉到旁邊,聊了起來。本來上次我介紹完她活以後,趁著和我倆吃飯的機會,就勾結上我這個逝世黨了。

當時我感到她不是很俏麗,所以就沒有動心幹她。沒想到,讓這小子惦記上了。兩人在賓館住了四五天了,天天除了吃飯就是做愛,當然都是戴著套的,因爲這妞的底細我們不是特別明確。
2020-7-113:52上傳 下載附件(44.34KB)
這小子把她玩膩了,在她身上花了幾千塊吧,想著借個機會就讓她回南方了。

唉,這小子的眼力現在越來越差了,什幺貨色都吃。快成『集郵』了。

我們倆聊了幾句,心中自有默契。于是就隆重把她介紹給大家了,說她是剛剛畢業的平面模特,很快就會跻身一流媒體了。

緊接著招乎大家每人輪流敬起她來,這女的一開端還比較不好意思,也不是誰敬都喝,後來一個小時以後,藉著酒精的原因,頻頻和我們碰起杯來。又非要和每個人玩骰子,成果輸多贏少,又被灌了好幾杯。

等到十一點左右的時候,已經是有點迷迷糊糊的了。好戲剛剛開端!

逝世堂藉著給她醒酒的機會,叫上我把她扶進了洗手間。然後遞給我一盒開封的避孕套,一數還剩八個。

他告訴我,買了整整三大盒,現在就剩下這八個了。我一算,靠,四五天時間用了二十二個,人不都掏空了嗎?

他說,他現在看她脫光的樣子一點性趣都沒有了,可是沒措施這女的太粘人了。不是要東西就是要和他做,全部一強買強賣。今晚就把她留給我們了,五個人想做幾次就做幾次,他請客!

說完就出去了,小狼從衛生間裏面把門鎖上了。把她放扒到洗手台上,扒下裙子和內褲,聞了聞沒有什幺味道,仔細一看下面的毛很重,陰唇也有點大和長,左右包在一起。用手指給兩片陰唇離開,雙聞了聞,直接擠入了兩根手指,裏面有點幹。

摳了幾下,然後在陰道口使勁啐了兩口唾沫,戴好套子用力一挺,直接就到花心了。

老漢推車、後門別棍是我最愛好的姿勢了。就這樣,狠狠地操了她十分锺左右,就射了。

從她裏面出來,把用過的套套順手扔到了馬桶裏。這種東西可不能亂扔,如果扔到紙簍裏被人創造了,容易給人家找麻煩。

完活提著褲子就出來了,剛出門就看見一個哥們很急的樣子,走了進去。不到十分锺也出來了,然後是另一個。

這樣過了大概一個多小時,每個人除了我那逝世黨哥們沒操,其他五個人都來了一發。

這時,也許是被我們和現場的氣氛影響到了,他也沖了進去,連門都沒鎖,就幹上了。弄得外面陪唱的那幾個小姐也有點爲難,其中一個歲數大一點還問我,是不是經常這幺玩女孩?太刺激了。

我那哥們從裏面出來以後,建議我們把剩下的兩個套也用了,省得糟蹋~~靠,都是什幺人啊!

成果就是我和另一個胖子,又提馬上槍,來了一炮。

我是最後一個,完事的時候,我看了一眼馬桶裏面,也許是我第一個帶頭這幺做的原因,還有大家可能都比較守規矩,算上我的最後一個套,馬桶裏漂得都是套子了,數數一共八個,一個不多一個不少。

這時那妞竟然還趴在洗手台上迷迷糊糊的。我們趕緊結帳,交代好了公主,過半個小時如果她還沒醒,就進去叫她。然後我們就離開了。

回到家倒頭就睡,一覺就到了早上十點锺左右,被一個電話叫醒的。

打開一看,果然是那個妞。她帶哭腔地質問我,晚上都是幾個人幹的她?爲什幺逝世黨也不接她電話了?我們現我在在哪?她要來找我們,然後騙我說,再和我倆見一面就回重慶了。

我也乾脆胡纏了個理由,說昨晚我又接了個電話,早早地走了。後來産生什幺我也不知道,我打電話也接洽不上我那逝世黨什幺的。

就這樣,她罵罵咧咧地挂了我的電話,從此再也沒有接洽了。







淫蕩的馬晴大校花沈淪記嬌妻偷偷被人騎成熟妩媚的乾媽美女犬候群之月下美人
我和兒媳的戀情我的太太和小女兒被人幹了淫蕩的楊靜美妻姿吟在樓上被奸
島嶼裏的森林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