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的真相 (上) 作者: prophet

女友的真相 (上) 作者: prophet

女友的真相(上)


作者:prophet


數年前,某人在討論區,分享了十年前女朋友出軌的經曆,暫時給他一個名稱叫師兄吧。十年過去,怒氣全消,他也從一名小男孩變成了老玩家,只是他對當年的事情依然耿耿于懷,因爲發覺這件事情有著太多疑點,越想就越放不下。最後,他竟然透過我們的共同朋友找上我,一開始,我以爲他是爲了十多年前的事情來找麻煩,但後來才知道,他只是想找出真相來滿足他的慾望。

我會先用師兄的人稱來寫頭一段,這是他數年前分享過的,我稍作編輯,然後,我才寫出真相。


(上)半真半假視覺:師兄

大約十年前,我和女朋友小莉一起了三年多,她當時20歲,樣貌在她的學系被譽爲校花、33B、163cm,校內外一直有很多人追求她。中五時,我向她表白了,她事後說,當時己經暗戀了我很長時間,想不到在中學的最後一年,竟然真的可以走在一起,所以她對我是千依百順的。中五後,她因爲成績未如理想,所以到一間私校重讀,認識了一班新的朋友,但一年後的公開試依然未如理想,所以到了一間大專學校就讀,我和她就這樣平淡地過了三年。

我是她的第一個男人,性格怕醜的她,每次上床也要求關燈,除了傳教士式外,她也不太接受新的玩法,久而久之,我也沒有勉強她,萬萬想不到她會變成這樣。

那年暑假,我和她分別到不同的地方實習,我通常比較晚下班,但那天,因爲公司出了些狀況,我突然提早下班,想到考試前到實習的這個月,因爲比較忙而很小找小莉,所以突然心血來潮的想接她放工,于是撥通了她的電話。

我:老婆,今天提早放工,過來接你吃飯吧。

小莉突然很慌張的說:不要..……今晚我有點事情要做。

我:做什幺?你昨天不是說今晚有空嗎?

小莉:我約了卡卡吃飯。

我:她不是今天看演唱會嗎?

小莉:我說錯了,是…..Carman才對。

收線前,她千叮萬囑我不要去找她,我十分了解她,知道她正在說慌,所以我偷偷趕去她工作的診所等她。不出所料,門前己經站著一個和我差不多大的年輕人,這診所比較細,醫生一早離開了,只留下小莉和另一名護士,另一名護士因爲要趕回家照顧小朋友,所以小莉每天也自願留下來收拾東西,讓這名同事先離開。在小莉的同事離開了不久,在門外等著的男子走進診所,診所是在大型商場內,我從很遠的地方盯著,在他進了診所後,我也從商場拐了個大彎,來到一處可看到診所內的位置,只見診所己經關了燈,難道他們在我拐了一圈時,剛好離開了?我于是慢慢的走到診所門口,發現診所內依然有著光,才放下心來,但細心一想,隱約感到有點不妥。

診所內有著兩排椅子,椅子前方是一排給護士工作的櫃位,櫃位後有兩間房間,一間是給醫生診症用的,因爲內裏放了病人的資料,所以醫生走時會把房間鎖上。另一間是雜物房,平常小莉和她的同事會在這裏休息和換衣服。這時,兩排椅子和櫃位也沒有人,那他們在哪裏?我輕推一下大門,發覺大門從內鎖上了,從外望進去,雜物房的門是開著的,所以我知道內裏開著燈,他們應該在裏面,但小莉真的在裏面嗎?我來到時,門前己經站著這個男人,所以我沒有走近,更加不知道小莉是否在診所內,她今天會否約了Carman,所以早走了?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時間就這樣過了十五分鍾,我的心一直亂跳,突然,她們出來了,沒有錯,是小莉,而且是換了衣服的小莉,她們剛剛一直在同一間房,小莉如何換衣服?或者放工的一刻,在他還未進到診所前,她就己經換好衣服?但他們的下一步,己經徹底給了我答案,他的手塔在小莉的膊上,親暱地離開了,我跟著他們來到巴士站,他們上了一架巴士離開了。我知道他們的目的地,因爲我認出那男人,兩年前,小莉剛進新的中學時認識的T仔(筆者注:其實師兄認錯人,這人不是T仔,而是另有其人,他要到十年後,才從我口中知道這真相,但爲了故事的連貫性,我暫且不作改動),我們曾經到過T仔的家燒烤,所以知道他的家離我家不遠,是在山中的村屋,于是我上了一部的士,直接來到他家的附近,埋伏在他家後面的斜坡上,從高處監控他的家,T仔是獨生子,他的家人一直在大陸做生意,所以他經常獨自一人在家中,他家佔有一小塊土地,土地用鐵網給圍著,內裏有三間大小不一的屋子。一進門,左面一間屋子比較大,有三間睡房,右面的屋子是廚房,中間的是用作客飯廳,旁邊連接著浴室。

等了約半小時,他們手拖著手的回來,進了大門,他們開始熱吻起來。這是我第一次遇上這情況,內心夾雜著憤怒和傷心,我是多幺的愛著她,T仔把她帶到中間房子旁的浴室,我從小斜坡後望著浴室的光,腦內一片空白,等了約五分鍾,我決定爬下小斜坡,房子需然給鐵網隔著,但因爲相距很近,所以內裏的聲音會聽得一清二楚,而且有了斜坡的阻隔,外面的人更難發現我在偷看。于是我走到浴室旁,抽氣扇的小窗傳來內裏的聲音。小莉輕微的呻吟著,從窗的影子可知道,T仔正在幫小莉口交,平常什幺也說不好的小莉竟然在享受著,下一刻更令我心碎,T仔站起身,命令小莉給他含肉棒,小莉的影子慢慢跪下,只聽到T仔在輕呻著:「深一點,很舒服…」隔了十多分鍾,T仔的影子突然加快擺動,在一輪抽插下,緊緊的按著小莉的頭,把萬千精子射進小莉口中。

T仔:好味嗎?

小莉:好味,今晚我要吃多一點。

我完全想像不到這個人是小莉,兩年前,我曾要求過她,但她只含了數下,就因爲不小心頂到喉嚨而不喜歡口交,自此我就再沒有迫她了,這個「今晚要吃多一點」的小莉,還是同一個小莉嗎?我當時沒有多想,因爲衰莫大于心死,那時的我傷心欲絕,悄悄的離開了,胡思亂想了一整晚,到天亮時,發了一個訊息給小莉,「我們分手吧」,然後向公司請了一天假,就睡著了。

可能真的太累,一睡就到了下午兩點,小莉竟然發了三十多個訊息,打了一百多通電話給我,我剛起來,她又打給我。

小莉哭著說:發生什幺事,你在那裏?我可以見一見你嗎?

我:在家,你不用來,我不想見你。

小莉:我就在你家門口。

我:你走吧,我不想見你。

小莉:你不開門,我就一直站在這裏。

糾纏了數分鍾,我還是開了門,她攬著我,我把她推開,然後走回房間,她跟著我進到房內,坐在我的旁邊,一直問爲什幺要分手。

我:我昨天什幺也看到了。

小莉驚慌的看著我:你看到什幺了?

我:你和T仔在一起,他是叫T仔嗎?

小莉: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我到了他在山上的屋,看著你們一起進去廁所,你還想怎樣解釋?

小莉:對不起,但我依然只愛你一個,可以原諒我嗎?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好,那我自己看一下你們是怎樣?拿你的手機來。

小莉:不要,可以原諒我嗎?我真的不可以沒有你。

我:你不拿手機來,那我們就算了吧。

小莉:可以聽我解釋嗎?

我很兇的駡道:我不想聽,我要親自看。

我從她手上搶來了手機,她也不敢作任何反抗,只是一直求饒,一直說不要看,我不願理采她,這時的我真的不想看到她,就拿著她的手機進了洗手間。當時是MSN年代,還沒有通訊app,只可以發需付費的短訊溝通,因爲要付費,所以一般事情也不會發短訊,所以小莉電話內只有一百多則短訊,我只花了五分鍾,己經發覺小莉很不簡單,她同一時間和四人在色情對話,而且他們明顯有關連的,名字分別是「新1」、「新2」、「新3」和「新4」,估計「新」字是代表他們之前就讀的學校「新x書院」,T仔應該是「新1」,內容反而比較正常,但其他的,肯定有鬼,其中一個對話是從「新4」發出。

新4:相放到了這個yahoo戶口,自己去看吧,今晚過來我家,我和骨頭再影多一點。

小莉:今晚不成,我要陪男朋友,明晚吧,後天放假,可以玩夜一點。

新4:我明晚不可以,後晚吧,我很想你,先發幾張相給我打手槍吧。

小莉:你們己經有很多了,我才不發呢。

新4:後晚你死定了…「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