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姦年輕阿姨(上下)

逼姦年輕阿姨(上下)

(上)

其實阿姨年齡不比我大多少,年齡不到三十,因爲和我母親是同事,所以一
直喊她阿姨。阿姨年齡雖然不大,但已經結婚生子,不過身材依然嬌好,胸部豐
滿,雙腿修長,膚色並不是很白皙,但略微深色一些的皮膚更加誘人。阿姨的面
龐屬于嬌小型,經常梳著馬尾,給人平添幾分清純的感覺。

在我高中時,幾次見到阿姨的樣貌,已知曉男女之事的我免不了對阿姨産生
沖動的慾望。而每次在母親單位總免不了去眺望阿姨的辦公室,望著她的平靜面
龐,悄悄盯著胸前隆起的雙峰,如果能看見修長的美腿那便更加讓人滿足了。

大學畢業後,我打拼幾年,最終回到家鄉,和別人一起開了一個牙科診所。
診所不大,一樓有幾張牙椅,二樓則是一個辦公室,辦公室裏面還有兩個房間,
其中一個房間裏面是臥室,帶衛生間,另一個房間則是一個簡單的廚房。由于其
他幾人都在大醫院有職務,又基本上是事業有成的牙醫。因此診所裏面病曆,器
材處理等工作就全交給我一個人了。而其他人有家室,所以儘管在家鄉工作,但
我平時基本上住在診所內。但時間一長,我才發現自己面對臨床工作和後勤工作
,有些分身乏術,好在此時診所也小有收入,在大家商量同意後我決定招人來管
理後勤。

貼了告示後,我沒有想到,來應聘居然就是阿姨。我不由一驚,先把阿姨請
到辦公室,問:「羅阿姨,怎幺不在單位上班,跑到這兒來打雜?」

阿姨微微一笑,道:「我辭職了。單位上的事情,不,不太適合我。」

阿姨說著,臉色中流露出一絲慌亂,但很快就被掩飾。

我也淡淡一笑,也不多言,不由打量著阿姨的樣貌。

阿姨穿著一身雪白的連衣裙,肉色絲襪緊緊貼著修長的大腿,配上高跟鞋。
我盯了片刻,不由道:「要是羅阿姨來了,我們診所的顔值就不成問題了。」

阿姨似乎害羞的笑了笑,道:「什幺啊,都三十多的人了。而且我就負責下
賬本之類的,哪能跟你們比啊。」

我不由一陣心動,雖然我察覺出阿姨辭職來這裏或許原因不是那幺簡單,但
應該不會有什幺大問題,而且如果每天能看見阿姨的身姿,不失爲工作中的一種
慰藉。因此,在問過阿姨一些其它問題後,發現阿姨除了以前的工作經驗,還考
了會計的資格證和計算機二級,勝任這些工作自然沒什幺問題,我便同意阿姨留
在這裏了。

望著阿姨應聘後離去的身影,我不由淡淡一笑,有的東西儘管隔的時間已經
很長了,不過這點小事,我還是能想辦法查出來的。

這天,阿姨手中工作量較大,在吃完午飯後依然留在辦公室內做賬本,而電
腦被我安放在臥室內,所以阿姨不得不在臥室工作,而診所這天我並不打算開業
,其它幾個醫生也沒來,吃過午飯,我打開臥室門,想看看阿姨的工作進度,卻
見阿姨剛完成工作,竟然躺在床上小憩,身上依然穿著黑色套裝,下身黑色的短
裙包裹著性感的雙腿,可惜沒穿絲襪的大腿終究少了兩分神韻,一雙高跟鞋置于
床邊,上身黑色的製服,裏面的白色襯衫隱約可見。阿姨似乎睡著了,神色平靜
,呼吸均勻。

我心中不由一陣悸動,這幺久以來還是第一次這幺近距離直觀見到這般模樣
的阿姨。猶豫片刻後,我轉身到了辦公室,取出自己偷偷準備的乙醚,倒在帕子
上,先讓阿姨睡得更沈一些,然後將一部攝像機置于窗邊,我並不打算用這個東
西威脅阿姨,因爲我今天並不打算將這頓大餐一掃而光,一方面是因爲我多少還
有些做賊心虛,另一方面,大餐自然要一口一口地吃。

準備好後,我有些忐忑地走到阿姨身邊,幻想著阿姨的嬌軀,我不由先把自
己下半身脫光,讓堅挺的兄弟不再受褲子的阻攔。然後低身撫摸著阿姨的長腿,
光滑的長腿讓我忍不住俯身親吻上去,從小腿到大腿,外側到內側,一路連親帶
摸,直到阿姨的套裙邊。我有些忍不住想要一探阿姨深處的芳草縱深處,但我知
道一旦這幺做,大餐也就消滅殆盡,因此我即使停住,或許,有時候,面對佳人
,克制住一些往往能帶來更加刺激的感官。

我將阿姨翻過身,讓她平臥在床上,然後我伸出雙手,輕輕觸碰阿姨的雙峰
,然後漸漸加力,從觸碰到輕撫,再到按壓,抓捏,又俯下身,隔著衣服,將臉
貼上阿姨的玉兔,隨後將手伸進阿姨的製服,揉捏了一會兒後,我感覺也差不多
了,便脫了衣服,死死壓著阿姨的身軀,用全身感受異性身體帶來的愉悅。

隨後,我開始凝視阿姨的面龐,發現這個年齡比我就大六七歲的阿姨,容貌
依然年輕,略微麥色的清秀的面龐散發出淡淡清香。我一時忍不住,俯下頭,親
吻上阿姨的臉頰,望著阿姨的小巧的嘴唇,我隨即將嘴對了上去,但並不打算伸
出舌頭。

玩了片刻,我也打算見好就收,將胯下硬物死死壓在阿姨大腿上,狠狠抽動
,硬挺的肉棒接觸在阿姨細嫩的大腿上,也有幾分放鬆與愉悅。過了一段時間,
我感覺差不多了,便起身穿上衣服,放過阿姨一馬。

下午,看完最後一個病人,我正收拾著器械,阿姨從辦公室中出來,她神色
一如平常,顯然並不知道中午的那一幕,可能也就奇怪自己怎幺會一睡就到了晚
飯時間。阿姨衣衫也整理好,不再梳著馬尾,而是將秀髮披在身後。

「小傑,還不回家嗎?要不要阿姨送你?阿姨開車來了。」阿姨問道。

「哦,不用,我今天還是守在這。」由于緊緊盯著阿姨的嬌軀,我竟然有些
出神,差點來不及答話,不過好在我也帶著口罩,阿姨應該看不出來。

「嗯嗯,小傑,工作還是不要太累。那我先回去了。」

望著阿姨的背影,我似乎有些遺憾,雖然打算好好品嚐這杯香茗,但計劃若
是不如人意,恐怕我也只有今日中午的一陣歡愉可言。

這時,我的手機震動一下,我打開一看,是一封郵件,再仔細看看,竟然是
一個視頻,看來這件事已經調查出來。我微微瞇眼,三兩下收拾好器械,關了診
所大門,上樓進臥室,打開電腦將視頻下載下來。

郵件裏面一個字都沒有,我打開視頻,畫面顯示應該是阿姨的辦公室,而從
畫面來看也明顯是攝像頭拍攝的而非相機錄下的視頻。

畫面中,阿姨上身穿著白色短袖,胸前雙峰將短袖頂起梳著馬尾,下身穿著
緊身的牛仔褲,顯露出幾分青春活力的氣息。阿姨正對著電腦辦公,過了一會兒
,似乎有人敲門,阿姨便起身去開門。剛打開一半,阿姨見到門外的人後,卻立
刻大驚失色,迅速把門關上,而屋外的人,卻一腳踹開大門,淫笑著一步一步走
進來,再關上辦公室大門,並將其鎖死。

通過畫面,我能認出來,進來的人是阿姨單位的局長,這個男人看年齡應該
差不多有五十了,身體有些發福,但在阿姨的面前依然有絕對的體能優勢。望著
這一幕,我也就知道是怎幺回事了,這樣的畫面,儘管香豔的鏡頭還沒開始,但
滿懷期待的我已控制不住下身的小兄弟。可惜這樣的攝像頭,不能記錄下聲音,
只能看著阿姨驚恐之下,一步步向後退去。

那個男人一步步向前,將阿姨逐漸逼到墻角,阿姨雙手死死護在胸前,一邊
哭喊,不知是在求饒還是喊救命,但辦公室的隔音足夠讓男人安穩的發洩自己的
獸慾。

男人細細打量著阿姨的身姿,攝像頭中傳來他的背影,看不清此時他臉上的
神情。過了片刻,男人伸出手,開始輕撫阿姨的面龐,阿姨不敢用力反抗,只是
搖晃著腦袋躲避。隨即,男人立刻用力,分開阿姨的雙手,按在墻上,身子一下
向前,死死壓住阿姨嬌小的身軀,下半身堅硬的長槍此時也一下壓了過去。

阿姨不斷扭動著身子,想要躲避男人的侵犯,但在懸殊的力量下,只能微微
蠕動。阿姨不時想擡起大腿,抵擋男人胯下的巨蟒,但大腿很快被男人用手壓制
下去。

望著已是板上魚肉的少婦,男人不由色心大震,將頭前傾,向阿姨親吻去,
阿姨左右躲閃,臉上多處被侵犯。雖然聽不到聲音,但阿姨扭動的身軀,驚恐而
又絕望的眼神無不訴說著內心的恐懼。口中不斷發出無用的叫喊。

終于,男人鬆開手,捏住阿姨的雙頰,準備將自己的大嘴攻向阿姨的朱唇。
阿姨一只手得出空閑,連忙用力一推。男人防備不及,倒退兩步。阿姨趁機奪路
而逃,可剛逃出兩步,男人一下將雙臂一環,死死抱住阿姨的纖腰,而後將胯下
一頂,雖然沒有實質的進展,但感受到男人如鐵巨蟒的阿姨還是不由一陣叫喊。

男人抱住阿姨後,將她拖到辦公桌邊,把她壓在桌上,順手一掃,將公文,
紙筆全部掃到地上。阿姨心中大亂,連忙向後縮去,卻很快被撲上來的男人壓在
身下。未放棄抵抗的阿姨依然扭動著身子,但結果只能是不斷蹭弄著男人的身軀
,加速其興奮感。

男人一手環抱住阿姨,另一只手隔著一件白色的短袖抓摸阿姨胸前的玉兔,
同時不斷親吻阿姨的面頰。阿姨左右晃動腦袋,躲避男人的侵犯,但男人卻突然
騰出一只手,將阿姨捆紮馬尾的皮筋一扯。阿姨的一頭秀髮便鋪散開來。接著,
男人再次用手固定住阿姨的臉頰,將嘴對準阿姨的嘴唇,緩慢親吻上去。

阿姨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看著男人的雙唇親吻上來。兩人嘴唇一觸碰,阿
姨連忙閉緊牙關,而男人卻立刻死死捏住阿姨的鼻子,無法呼吸的阿姨終于不得
不張開嘴,任由男人的侵犯。

親吻一陣後,男人卻開始欣賞阿姨的身軀,口中似乎說著一些下流的話。突
然,男人扯開阿姨紮在牛仔褲裏面的衣服,從腰部往上,很快地脫掉阿姨的衣服
,阿姨上半身,頓時只剩下一個胸罩,而且阿姨很清楚,這層防禦什幺時候被突
破,僅僅取決于男人的心情。

透過攝像頭,我發現阿姨的身材確實不錯,雙肩骨感細嫩,胸部豐滿,腰身
比例也很勻稱,而且身子也要比臉頰白皙。

阿姨的衣服被脫去,雙手得空,便拚命推擠,想擺脫男人的控制,但很快又
被男人壓制住。隔著胸罩,男人也不斷揉捏阿姨的雙峰,不顧阿姨痛的哭喊起來
。很快,男人按捺不住,扯下胸罩。阿姨的一雙玉乳便暴露在空氣中,隨著阿姨
的扭動開始左右搖晃,雙手終究推不開男人的身軀。男人一手抓乳,一邊親吻阿
姨的玉乳,將另一只手從雙肩滑下,撫過纖腰,移向阿姨的髋部,慢慢摸到阿姨
牛仔褲的皮帶,用雙腿夾緊阿姨的下體,一只手開始鬆解阿姨的皮帶。

鬆開皮帶後,男人不顧阿姨的哀求,站在桌下,雙手扯住阿姨的牛仔褲,打
算進犯阿姨的下體。阿姨雙手死死提住褲子,一時間男人竟然無法進展。突然,
阿姨將腿一收,隨後蹬向男人的腹部,但終究力量不足,對男人造成不了什幺影
響,同時男人趁阿姨一蹬腿,雙手一扯,很快將阿姨的牛仔褲脫了下來。

看到阿姨的一雙光滑柔嫩的美腿,儘管只是視頻我也不由一下子癡迷住了,
不由暫停後,將阿姨的玉體截圖,才接著播放

阿姨芳心大亂,連忙爬起來奪路而逃,而男人只是擋住辦公室大門,防止阿
姨逃脫,而後慢慢地脫掉自己的衣褲,連同內褲一起脫掉隨地一扔。

望著男人赤裸的身體,阿姨不由大亂,又無法逃脫,只能小心地與男人周旋
,口中似乎不斷發聲求饒,而男人則三兩步上前,一把抱住阿姨,將其摔倒在地
,分開腿徑直坐在阿姨腰上。可憐的阿姨上身動彈不得,兩條腿不斷亂蹬,然而
並沒有什幺卵用。

男人將十多厘米長的巨蟒夾在阿姨兩乳中間,用雙手死死抓住玉乳,向中間
夾住,並開始抽插。前方的龜頭時不時抵住阿姨的咽喉,而此時的阿姨,似乎已
經沒有力氣反抗,雙臂一鬆,雙峰隨著男人的抽動而搖晃。

玩弄片刻,男人抓住阿姨的內褲,隨手一扯,無力反抗的阿姨終于徹底一絲
不挂,而男人也不多加前戲,將阿姨雙腿一分,巨蟒對準花徑,橫沖直撞,鏡頭
中雖然聽不到聲音,但也可感覺阿姨一陣痛喊,但經曆過房事的阿姨終究不至于
痛不欲生,無力反抗之下,任憑男人淩辱。

抽動數分鍾後,阿姨徹底沒了力氣,全身隨著男人的抽動而前後搖晃,一對
豐滿的乳房四處亂顫,雙腿分開成M型。男人一邊抽插,一邊撫摸阿姨的大腿,
時不時還壓在阿姨身上,抓住阿姨的小嘴,將舌頭伸進阿姨的口腔。

抽插十多分鍾後,男人終于感到一陣快意,開始加速,阿姨此時如虛脫一般
,儘管知道男人打算射出罪惡的陽精,但只能伸出雙臂,象徵性地阻攔一番,卻
無法避免子宮深處留下恥辱的見證。

心滿意足的射出精液後,男人順勢躺在阿姨身邊,親吻抓乳一番後,才心滿
意足的離開,只留下阿姨,無力的躺在地上,雙淚滑落。

但阿姨終究不敢把事情鬧大,過了幾分鍾,阿姨漸漸起身,穿上衣褲,離開
了辦公室。

看完這一切,我似乎有些後悔沒能中午當即好好幹阿姨一番,劇烈的刺激感
讓我巴不得明天便準備設計將阿姨收于囊中。但我很清楚這件事情,臨時起意風
險太大,于是我還是尋找途徑,進一步搜集資料。

一個星期後,中午,吃過飯,阿姨整理完工作,收好包,對我道:「小傑,
下午沒事情了,那我先走了,你也別成天呆在這,還是準備下也回家吧。」

我對阿姨望了一眼,道:「羅阿姨,你下午有事嗎?

阿姨微微一怔,不知道我這幺問是什幺意思,但也如實答道:「沒有,你有
什幺事嗎?」

我「哦」了一聲,接著道:「那阿姨等一下,我這有個東西給你看一眼。」

說實話,對于這個從高中時便幻想著的阿姨,如今近在眼前,若非我已經把
剛才那句話說出了口,我也不能保證自己不會退縮,但當看著阿姨疑惑的神情,
我無法退縮,便接著道:「東西在電腦裏面,阿姨先上去吧。」

阿姨進了臥室,而我先關上診所大門,才跟著進去。進了臥室,見阿姨已經
打開電腦,坐在椅上,頭髮披在肩上,黑色的套裙緊緊包裹住雙腿與臀部,身上
是一件黑紗坎肩,一雙玉臂一如視頻中一般骨感誘人。阿姨見我進了臥室,道:
「小傑,電腦我已經打開了,有什幺東西要給我看?」

我並不急著回答,只是逕自前去拉上窗簾,阿姨不解問道:「小傑,你這是
幹什幺?」

我拉好了窗簾,坐在阿姨身邊,點開電腦,道:「阿姨等一下就知道了。」

說罷,我點開那個視頻。

看著視頻中的畫面,阿姨連忙問我:「這不是我以前的辦公室嗎?你怎幺會
有這個?」

我淡淡一笑,道:「阿姨別急嘛,接著看。」

過了一會兒,畫面轉到阿姨去開門,男人闖進來的一幕。阿姨見狀大驚,連
忙關了視頻,問我:「你怎幺會有這個?」

我瞇了瞇眼,道:「阿姨還是跟我講講你的故事吧。」

阿姨面色一寒,冷冷道:「我沒有什幺故事可講的。」

說罷,阿姨一起身,取過身邊的包,準備離開。

我也不阻攔,望著阿姨,道:「羅阿姨,如果你不肯陪我好好看完視頻,那
我只能找別人一起欣賞了。獨樂樂,與衆樂樂,熟樂?阿姨你說呢?」

阿姨嬌軀微微一怔,神色中透露出一絲慌亂,過了片刻,才緩緩道:「小傑
,你…你怎幺能這樣?我是你的阿姨啊,是你媽媽以前的同事。」

我站起身,緩緩走到阿姨身後,雙手輕輕搭在阿姨肩上,輕輕靠近阿姨,嗅
著阿姨身上的女體的芬芳,如雨後的青蔥草地一般。阿姨心中閃過一陣不祥的預
感,卻不敢貿然反抗。

我對著阿姨的耳邊,悄悄道:「給我講講,阿姨和自己上司愉快的玩耍的故
事吧。」

「不要!」阿姨突然叫喊道。然後又轉過身,擺脫我的雙手,道:「小傑,
求求你不要這樣,阿姨,阿姨確實是被欺負才辭職的。因爲我們都是熟識的人了
,阿姨才到你這裏來。小傑,你還年輕,不要犯錯,不要去想這些。」

我微微一笑,坐回椅子上,道:「從這段視頻中看,阿姨一見到你們局長獨
自進了你的辦公室,便想關門逃跑,可見阿姨應該不是第一次被你們領導姦淫了
吧。」

「不,不是這樣。」阿姨無力的搖頭否認。

我不理會阿姨,接著道:「這段視頻,交給有關部門,估計可以拿下一個體
育局局長,阿姨覺得怎幺樣?」

阿姨聞罷,連忙搖頭,道:「別,小傑,千萬不要洩露出去。」

我盯著電腦顯示器,不管阿姨的言語,接著道:「這段視頻,我是從你們局
長那裏弄到手的,可見這個局長,不是玩兒羅阿姨玩兒膩了,留下視頻作紀念,
就是用視頻威脅阿姨,哪怕阿姨已經離開事業單位,照樣擺脫不了魔手。」

阿姨似乎聽得有些出神,而我轉過頭來望著阿姨,道:「但我猜想,應該後
一種情況可能性更大,因爲今天,我也忍不住了,所以我不相信你們領導,即使
暫時把阿姨玩兒膩了,說不定哪天心血來潮,又重覆雲雨,或者帶著阿姨去聚餐
,給更高層次的領導玩弄,以求官場上的庇護和保佑。」

「別說了!」阿姨似乎忍受不住,失聲喊道,眼前似乎淚水溢出。
我抽出兩張衛生紙,緩緩走到阿姨身邊,輕輕擦去眼淚,對阿姨道:「羅阿
姨,我們,還是做一個交易吧。」

阿姨呆呆地站著,一言不發。

我接著道:「一個星期內,我可以在不動用這個視頻的基礎上,讓你們領導
下台。阿姨覺得怎幺樣?」

阿姨回應道:「你想怎幺樣?」

「操你。」我靜靜地回答。

阿姨一下子怔住了,似乎沒想到,上一刻僅僅是心中的預感,現在卻被我說
得這般直白。

我接著道:「阿姨,從我高中時見到你,就幻想著你的身體了,到現在,見
過的美女不少,卻沒有比見到阿姨你更強烈的佔有的慾望了。羅阿姨,我至少可
以答應你,不對你過分地羞辱,也不會讓別的男人加入。我覺得,你還是可以考
慮考慮。」

阿姨心中不由一寒,只得道:「那你先把他拿下再說吧。」

說罷,阿姨三兩步便向門外走去。

我連忙從身後一把抱住阿姨,把她拖到床邊,猛地一扔,將她扔在床上。

「啊!你幹什幺!」見我一下子撲到身上,阿姨失聲叫喊道。

我壓在阿姨身上,這次終于是在阿姨清醒的時候,阿姨緊張急促的呼吸聲,
帶著不安與惶恐,使得自己原本誘人的身軀更加刺激。我伸手輕撫阿姨的長髮,
道:「阿姨恐怕還有所不知,這段視頻,是我一個星期前拿到手的。」

阿姨不解道:「你是想說什幺?」

我微微笑道:「一個星期前,看過這個視頻後,我便想著這一天,能壓著阿
姨的身子,撫摸,揉捏,親吻,最後發洩人類最原始的慾望。這一個星期,每天
看著阿姨的身影,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幺忍住沖動的,而現在,有了完全符合條
件的時間和地點,阿姨你覺得我還需要忍著嗎?」

阿姨心中一驚,連忙道:「你不是說這是交易嗎?我不做,不做行了吧。」

我笑著搖搖頭,道:「阿姨你錯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答應,那這筆交易
就成交。如果你不答應,那我也只能用這段視頻威脅阿姨,來滿足我的這一需求。」

「你混蛋!」阿姨一陣絕望,只得叫喊道。

而我也不理會,俯身親吻阿姨的面頰。而阿姨似乎因爲絕望,只是將頭偏向
一側,默默地流著雙淚,任由我親吻甚至舔舐著阿姨滑嫩的肌膚。隨後,我將目
光向下移去,黑紗坎肩使深處的肌膚隱約可見,裏面的一件黑色吊帶衣死死守著
最後的防線。阿姨發現我充滿慾望的目光在她胸前久久不肯移去,連忙道:「小
傑,你這是要做什幺?」

我對著阿姨耳邊,道:「羅阿姨,反正今天下午我們都有空,那就好好享受
下魚水之歡吧。」

阿姨心中一陣絕望,最後只能道:「小傑,答應阿姨,不要插好不好,你要
是答應,阿姨今天就…就。」

「就什幺?」

阿姨心中慌亂,語氣輕若鴻毛,道:「就,答應。」

「答應什幺?」我明知故問。

阿姨雙手死死護住胸部,道:「答應,那個。」

「那個是哪個?」我繼續逼問。

「陪你。」說罷,阿姨再也控制不住,雙淚滑出。

我淡淡一笑,道:「那阿姨是希望我別插哪裏呢?」

阿姨流著眼淚,緩緩答道:「別碰下面,和…和嘴,還有,後面。」

我搖搖頭,道:「阿姨的要求太多了。這樣,如果阿姨能夠讓我爽,那我就
點到爲止,否則,我還是會向更深處探索。」

阿姨知道她已經沒有選擇了,只能含著淚點頭。

于是我接著道:「羅阿姨,以前看你穿裙子的次數不少,但還沒看過你穿絲
襪的樣子呢。阿姨要不今天就滿足我一下?」

阿姨白了我一眼,道:「變態!」

我不理會這句話,道:「給你十五分鍾,這附近應該有賣。阿姨,記住,如
果我不滿意的話,會向深處探索的哦。」

阿姨聞罷,也不應答,只得頭也不回地離開。

然而,過了二十分鍾,阿姨才緩緩走進辦公室,一雙輕薄的玻璃肉色絲襪貼
在腿上。

「可以了吧。」阿姨冷冷道。

我緩緩上前靠近阿姨,一遍遍打量著阿姨全身,道:「羅阿姨,你遲到了五
分鍾,自己說怎幺辦吧。」

阿姨似乎不想解釋,只是將帶著幾分驚恐和憤怒的目光投射在我身上。

而我則將一動不動的阿姨推到墻角,伸出舌頭舔了舔阿姨的臉頰。阿姨則別
過頭去,不願看著這一切。

我並不排斥阿姨這般冷漠的應對,畢竟我要的是一個從高中時代就幻想的女
人而不是受了脅迫就服從的女僕。于是我伸出一只手,撫摸阿姨的大腿。第一次
觸碰到絲襪的柔滑,我頓時有了一種一口咬上去的沖動。然而我只是將手滑向大
腿內側,漸漸向短裙深處探去。

「不要。」阿姨輕輕道,然後死死夾住雙腿。

而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一雙穿著絲襪的長腿夾住雙手的感覺,如同飲入甘
露瓊漿一般,我一時忍不住,開始揉捏阿姨的大腿,過了一會兒,直接蹲下身,
雙手死死抱住阿姨的美腿,從阿姨的小腿開始,一路往上親吻而去。

阿姨呆呆的站著,卻一動不動,直到我親吻撫摸到裙擺處,才伸出手,推擠
著我撫摸向上的雙手,一邊道:「不要,不要繼續了。」

望著阿姨略帶緊張的神情,我卻不再急于攻陷最後的高地,而是站起身,在
阿姨面前,慢慢脫掉自己身上的衣褲。阿姨被擠在墻角,無法躲閃,只能哀求道
:「小傑,別,別這樣。」

我脫光了衣服,任由胯下的公雞昂首挺立。阿姨悄悄望了我下方一眼,卻連
忙別過頭去。

我雙手搭在阿姨肩上,道:「羅阿姨,之前的約定,你若是不答應,那我也
就當它作廢了哦。」

阿姨身軀一怔,阻攔在我胸前的雙手漸漸無力滑落,眼神中透過一絲絕望,
最後乞求道:「小傑,我們不可以這樣,我是你長輩。小傑,你以後日子還長,
不要給自己留下這樣的汙點。」

我不理會阿姨的乞求,很快撲上前,死死抱著阿姨,親吻狂啃著阿姨的臉蛋
,脖頸,全身死死抵住阿姨。阿姨背靠墻壁,動彈不得,儘管感受到下體被一只
粗大的肉棒抵住,卻不敢再多言,害怕我突然反悔,于是只能任憑我在她全身動
作。玩弄片刻,我緩緩褪去阿姨的上衣,留下一件黑色吊帶背心,而阿姨只能別
過頭,假裝沒看見這一切。我自然不會讓阿姨如願,一手捏住阿姨的面頰,將阿
姨的頭轉到前方,緩緩地,對準阿姨的小巧的嘴唇,親吻上去,先輕輕觸碰阿姨
嘴唇,見阿姨目光變得有些複雜,我再次慢慢上前,用嘴分開阿姨的上下唇,伸
出了舌頭。

「唔唔……」阿姨嘴唇被堵住,卻不甘心地咬緊牙關,不讓我舔舐她的深處
。而我立刻一手下滑,觸碰到阿姨的玉乳,狠狠一抓。

「唔!」阿姨痛得叫出聲,我則趁機將舌頭捲進阿姨的牙關,很快便與阿姨
的芳舌交纏在一起。而我滑落的一只手也沒閑著,隔著阿姨的誘人的吊帶衣,抓
捏著阿姨的玉乳,腰部也不停前後移動,讓肉棒不停地撞擊阿姨的小腹。

「啊~」阿姨突然推開我的頭,將濕吻停住,嘴裏吐出一聲悠長而又輕微的
聲響,似乎是動了情一般,我見狀一把抓住阿姨兩邊吊帶,向外一分,盯著阿姨
性感的一對鎖骨,如玉石雕刻成的細小的雙肩讓我一下盯得有些失神,過了一會
兒,我才繼續將阿姨的吊帶衣褪去,露出黑色的胸罩守衛著阿姨的最後防線。

阿姨似乎有些後悔剛才的決定,雙手環抱乳房。我見狀立刻分開阿姨雙手,
將其壓在墻上,沿著阿姨粉嫩的脖頸,一路向下親吻,時不時用臉輕蹭阿姨的乳
罩,下體的活塞運動不由速度加快。阿姨頓時無法承受,一個平時都稱呼她爲阿
姨的孩子,此時一絲不挂地站在她身前,將她的衣服一件件褪去,還對她做這種
事,而且說不定還有更加可怕的進犯。于是,阿姨開始扭動身軀,做出無謂的反
抗。

這種程度的反抗,卻更加刺激我心中的獸慾。我一把抱住阿姨,將她拖進臥
室,扔到床上,邪淫的目光掃過阿姨無助的神情,因爲緊張而加快呼吸的豐胸,
骨感的雙臂,黑紗短裙緊緊包裹的大腿和粉臀,包裹著一雙長腿的誘人絲襪,足
下纖細的高跟鞋。我一步步上前,而自知無用的阿姨只能躺在床上,等待我的進
犯。

我蹲下身,緩緩脫下阿姨的鞋,擺在床邊,然後邪淫的目光鎖定在阿姨的一
雙豐胸上,緩緩伸出手,抓住阿姨的胸罩,猛地一扯,頓時一對玉兔在我眼前活
靈活現。

此時的阿姨,已經不敢再多說什幺了,生怕我認定她反悔後,對她進行最殘
酷的侵犯,于是面對我狠狠抓握著一對乳房,目光迷茫地偏過頭,望著臥室大門。

抓捏片刻,我開始沿著阿姨鎖骨一路親吻下去,直到觸碰到阿姨尚且鮮嫩的
乳頭。我用嘴含著阿姨的乳頭,仔細觀察著阿姨的反應。阿姨依然偏著頭望向一
邊,但呼吸似乎已經變得急促。我一手探向下,撫過阿姨裙擺,撫摸一陣阿姨性
感的絲襪美腿後,開始將手探進阿姨的短裙,隨後一路向上,最終探到阿姨的芳
草高地,隔著絲襪與內褲觸摸,異樣的觸感給我帶來一陣興奮的感覺。

阿姨似乎突然受到什幺刺激,開始不安分起來,身體開始扭動,雙手推擠著
我的身子,道:「小傑,你要幹什幺?你答應過阿姨不幹那件事的。」

我淫笑著回答:「羅阿姨,你是不是覺得,我既然那幺喜歡阿姨穿絲襪,一
定既捨不得脫,又捨不得撕,所以專門買連褲絲襪,想讓我止步不前?」

阿姨一怔,一時不知道怎幺回答,我接著道:「可是阿姨,你應該知道,事
已至此,接下來的一切,就是順理成章了。」

阿姨心中一亂,知道接下來自己會有什幺樣的遭遇,連忙哭喊道:「小傑,
你不能這樣,你答應過阿姨的。」

我微微搖頭,道:「羅阿姨,你應該很清楚的明白,你從一開始,並沒有跟
我講條件的籌碼。不說我手中有那個視頻,而且我可以在一周只能,把你的老領
導轟下台。到時候阿姨要是想告我,我完全可以解釋爲是阿姨想用自己的身子跟
我做交易報複你們體育局的局長,事後再告我強姦,從而把我也整下去心思細密
歹毒,無人能及啊。而且這裏是我辦公室,阿姨躺在我的床上,還想解釋清楚嗎?」

阿姨知道我徹底反悔了,雖然不怎幺相信我能一周內搞掉一個局長,但她確
實知道我手中的視頻是個不定時的炸彈,而且現在阿姨在半推半就下,已經沒有
過多力氣再反抗了。漸漸地,阿姨雙臂滑落到床上,嘤嘤哭泣起來。

阿姨無助的神情和迷人的身段無疑進一步激發了我最原始的慾望,我一下坐
回阿姨的大腿上,併攏她的雙腿,道:「羅阿姨,我,要,奸,汙,你。」我故
意放慢最後一句話,一個字一個字地吐出來,隨後抓住阿姨腰間短裙,奮力向下
扯去。

「啊!」阿姨發出一陣嬌喊,身子隨著我一扯也滑動了半張床的距離,小腿
伸出床外,無力垂下。

我脫下阿姨的短裙,故意將其向身後一甩,盯著阿姨被絲襪包裹的小巧的內
褲,我猛地撲上去,在阿姨的大腿根部內側親吻起來,不時用臉輕蹭阿姨光滑的
絲襪。過了一會兒,我感覺胯下的兄弟在不住地抗議,便起身,從抽屜取出一把
剪刀,笑吟吟地向阿姨走去。

阿姨連忙坐起來,背靠墻邊,道:「你要幹什幺?」

我不回答,三兩步上前,抓住阿姨雙腿,一扯,讓阿姨繼續躺下,再分開阿
姨的雙腿,小心地在阿姨陰部絲襪剪開一道並不大的口子,道:「用手撕太野蠻
了,還是用剪刀比較文明,阿姨你說是吧。」

阿姨不回答,驚恐地盯著我硬如鋼鐵的肉棒,對著阿姨的下體,緩緩伸過去
。阿姨的內褲已被撥開,已被多人探過的花徑依然誘人。我緩緩握住肉棒,伸進
絲襪的洞口,望著阿姨緊張地閉上眼,我卻只是在入口處輕輕颳蹭著。

經過剛才一番玩弄,阿姨下體雖不至于形成涓涓細流,但也不會乾涸死寂。
我對準阿姨的入口,緩緩將肉棒插入,見阿姨絕望地閉上眼,我卻在略深寸毫後
退出,阿姨睜開眼,似乎以爲我有放她一馬的打算,而我正在此時,猛地一插。

「啊!」阿姨發出了被姦汙至此,最淒慘的一聲哀嚎。雖然阿姨的狀況,也
不至于疼痛,但阿姨很明白,她,今天被一個一直稱呼她阿姨的,或許自己心中
還將其定位爲男孩的,自己身邊熟識的人,姦汙了。如果說被領導姦汙,還有一
絲無奈,而現在,只有屈辱與痛苦。

我輕輕握住阿姨的玉乳,時深時淺的抽送,技巧並不通的我最終也讓阿姨面
色紅潤起來,心跳呼吸加速。我知道阿姨已經有了生理反應,但我自己也理智盡
喪,開始雙手搭在阿姨肩上,俯下身死死抱住阿姨的身子,一次次狠狠抽插,只
顧自己的愉悅。

阿姨最後漸漸迷失了自我,嘴裏發出淫蕩的叫喊,聲音一開始很輕微,幾近
耳語,然後逐漸增大,但還是沒有如蕩婦一般浪叫。

「嗯嗯,啊啊,嗯……」阿姨微張雙唇,而我則很不客氣地立刻親吻上去。

阿姨雙唇被堵住,口中發出嗯嗯叫喊,雙手死死抓住床單,一雙絲襪美腿被
我的雙腿纏住,如癱瘓一般散在床上,陰道緊緊包裹著我的肉棒,可知年齡並不
算大的阿姨儘管被人姦汙過,但私生活也正經。

過了好一會兒,我一邊抽插,一邊離開阿姨的雙唇,又一次從阿姨耳後,沿
著阿姨纖細的脖頸親吻而下,一口咬在阿姨肩上,然後望著阿姨頭髮全部散開,
撲在床上,露出光潔的額頭,我再貼上去,輕輕親吻一下阿姨的額頭,感覺下體
發脹,我便加速抽動。

阿姨一個激靈,知道這意味著什幺,連忙道:「啊,嗯~小傑,不,不要射
~嗯嗯。」

我不理會阿姨,反而繼續加快速度,突然一下,下體猛一鬆懈,無數戰果留
在了阿姨體內。

阿姨知道我發洩完了自己的慾望,目光呆滯地躺在床上。我則躺在阿姨身邊
,對阿姨悄悄道:「羅阿姨,我喜歡你。我以後還要操你,你穿絲襪的樣子真美
,別忘了讓自己漂亮性感一點。給你一個星期的時間,好好接受下這件事吧。這
幾天你來不來自便,但一周後,阿姨還是老老實實穿著絲襪過來吧,不然,我還
有更多的東西可以跟阿姨交流交流。」

說罷,我起床,穿上衣服,取出一個平時給病人拍照的相機,對著阿姨一絲
不挂的身體,一陣猛拍。阿姨反應過來後,連忙雙手遮住臉,卻爲時已晚,幾張
裸照將永遠記憶著這一刻。

我笑道:「我知道,我不可能永遠得到阿姨的身子,所以只能留在點紀念了
。不過阿姨若是不聽話,想必這些照片還可以發揮一些別的用處。」

阿姨起身,撿過自己的衣服,穿好後,目光呆滯地坐在床上,我似乎有些不
忍心了,坐在阿姨身邊,一手漸漸摟住阿姨。阿姨卻一把將我推開,神色複雜地
望了我一眼,突然伸手給了我一耳光,然後提上包,轉身離去。

我望著阿姨的背影,也不記恨她的一耳光,畢竟,我對她的欺辱,才剛剛開
始。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