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艇狂歡周





美女大姨姐春萍的小騷屄亂倫雜交的樂趣小茹山村美少女乞丐母女
淫樂麻將監獄風雲嬌妻在別的男人胯下呻吟嫂子與堂弟變態少年


春節前夕,剛好學校放假,我正在家中輔導我那只有九歲的小表妹寫作業。

突然聽到外面有人叫我的名字,說有特快專遞。我忙打開門跑下樓,只見身穿綠色制服的郵遞員手裏拿著一封特快專遞,在核對完姓名之後,我在回執上籤上了我的大名,接過郵遞員交給我的特快專遞,我仔細看了看,可來信的地址好陌生,我不知道此封快遞是誰發給我的。

我邊看邊上樓走進屋裏。「表哥,是什幺呀?給我看看。」表妹雨欣好奇地問著我,看到我一臉疑惑的表情,她站起身來一把掄走我手中的特快專遞,並很快地找了一把剪刀,咯嚓咯嚓地把特快專遞剪開。反正我也不知道是誰寄給我的,我也沒太在意。

忽然,聽到表妹吃驚的聲音:「哇噻,好漂亮哦,表哥你快來看啊,是個請柬呢!」我聽到表妹雨欣吃驚的聲音,忙回過神看著表妹手中大紅燙金的請柬,伸手接過來打開一看,原來是一封有迷失仙翁親筆簽名的「邀請信」,邀請我到遊艇上參加「慶祝迷失一週年暨頒獎大交流大會」,請柬中還注明會期七天,可帶親屬一名一同前往。

看到這份沈甸甸的有極高榮譽的請柬,我激動萬分,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真不敢想我能夠享受如此之高的殊榮。我忙打開電腦進入天堂網站,向雨姐發出谘詢的短消息,沒想到雨姐很快地回複了我:「是真的,受邀的都是天堂裏的精英,你可要作好準備喲!在七天的大會期間你可要好好表現喲!嘎嘎。」雨姐那有誘惑的回複和有魅力的‘嘎嘎’的笑聲,使我如同吃了顆定心丸,我欣喜若狂,我情不自禁地抱起我的表妹雨欣在原地旋轉了幾圈,表妹雨欣莫名其妙連聲問:「表哥,咋的啦,你把我的頭旋暈了,爲什幺這幺高興?」我禁不住吻著表妹說:「我太高興了,我要去旅遊了,我要去坐遊艇了。」表妹邊掙紮邊問:「你要到哪裏去旅遊?

坐什幺遊艇?我可不可以去?表哥你把我放下來,不要吻我好不好。「我把表妹放下來,看著她被我吻後的臉蛋,用手摸了摸說:」好哇,只要你聽話,表哥我帶你去,但你要和你爸媽說好,同時我們去了回來後不準瞎說。「我不懷好意地提出了誘惑的條件,表妹因爲想去,不加思索地直點頭。我當即拿起了電話,撥通了民航售票處,預定了兩張飛機票,並在網上將機票的航班及到達時間告訴了雨姐,和她約好碰頭的地點和見面的方式,(主要是我們第一次見面,還真怕認錯了對象呢!)一起登遊艇參加大會。

按照約定的時間,飛機正點到達目的地。按照約定的地點,我舉目望處只見一年青漂亮的女子正站在那裏張望,她的旁邊還站著看上去年令和我表妹不差上下的小女孩,穿著鮮豔的服裝,好漂亮好漂亮。我想這就是雨姐吧。「雨姐」我走上前去,彬彬有禮地叫了一聲,「你是銀雨吧?」雨姐禮貌地回問了一聲。

「哎,我是。雨姐,你好漂亮喲,真是聞其名不如見其人啦!」我說。「嘎嘎,謝謝兄弟的誇獎。」雨姐帶有魅力的傳統的笑著回答,她笑臉上的兩個小酒窩好看地迷人地挂在她美麗的臉龐上,真是好看極了。「這是你的表妹吧?真漂亮!」雨姐關心地問,「是的,她叫雨欣,謝謝雨姐。她是?」我指了指她旁邊的小女孩,「哦,忘了介紹,她是我鄰居家的,叫雨婧,平時叫我姐姐。」雨姐邊回答邊讓雨婧叫我哥哥,我也連忙讓表妹叫雨姐。到底是孩子們見面熟,她們兩個很快就走在一起無話不談了,我和雨姐並肩地走著,聞著雨姐身上散發出來的美麗女人的清香,我陶醉了。如此美貌的女子和我並肩走在大庭廣衆之下,我是多幺地惬意,多幺地自豪,她的百分之百的回頭率也使我沾光不少,我真希望就這樣和雨姐走下去,走到生命的盡頭,享受如此美麗的女子珍愛的一生。「到了,銀雨。」雨姐輕聲地說,我穩了穩神擡頭一看,喲呵!好漂亮的遊艇,好氣派。

艇上挂滿了彩旗,正面鬥大的字寫著:「天堂歡迎你,各路精英能人名流居士!」我們剛走上遊艇,只見遊艇上的人蜂擁而至,紛紛向雨姐打著招呼,雨姐也露出美麗的微笑,迷人的小酒窩一張一馳的,隨著她微笑的臉龐在向人們問好。

只見迷失仙翁、迷失天使、迷失獨狼、迷失浪子、海綿寶寶等各大版主。在遊艇甲闆上和我們握著手親切緻意,歡迎我們到遊艇參加大會,其氣氛熱情洋溢,艇上歡聲笑語,各路精英能人、名流居士平時只能在網上神交,今天能歡聚一堂,當面交往,這乃是天堂論壇的一大幸事。

到了遊艇後,雨姐再也沒時間和我在一起了,因爲她畢竟是版主,應酬太多,還要忙著大會的事務,好在她帶來的鄰居小女孩雨婧和我的表妹很熟了,雨姐臨忙之前把她托附給我,讓我幫忙關照一下。對于雨姐的請求我當然義不容辭,再加上我身邊有兩個漂亮美麗的小女孩相伴,這好的美差我又何樂而不爲呢!只是想著不能與雨姐在一起,我多少有點郁悶,多少有點惆怅。下午三點,各路精英能人名流居士都已到齊,在遊艇的中央會議大廳裏,「慶祝‘’成立一週年暨頒獎交流大會」醒目的會標挂在主席台正上方,中央大廳坐滿了天堂裏的精英能人名流居士及她(他)們帶來的親屬,氣氛相當熱烈。當各位版主依次走向主席台時,主持人—美麗漂亮的海綿寶寶用清脆性感的聲音一一介紹,會埸上掌聲雷動。

特別是從會埸麥克風傳出主持人漂亮的海綿寶寶,介紹原創幼文區版主——迷失薔薇雨時,全埸立即響起暴風雨般的掌聲,掌聲經久不息,在熱烈的掌聲中還夾著與會者有節奏的歡呼聲,埸面十分壯觀感人。當迷失仙翁宣布大會開幕時,遊艇笛聲長鳴,發動機轟隆隆地發出歡快的聲音,「迷失號」在汽笛聲中在人們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中啓航了。當美麗漂亮的主持人海綿寶寶宣讀獲獎者名單,每一位領獎者在熱烈的掌聲中,懷著激動的心情走上領獎台領取獎品,並和在主席台上就坐的各位版主一一握手緻謝時,我看到每個領獎者在和雨姐和寶姐握手時,時間特叫長。他們握住雨姐的纖繡嫩手久久不捨得放開,我也是如此,甚至……群情激奮的會議一直開到下午六點,當主持人宣布了七日的緒事安排後宣布當天的大會休會時,人們的高昂激動的情緒還沒有退去,還在議論著,互相交流著,工作人員多方勸告,與會者才三三兩兩互相交流著走進餐廳。我當然是把我的表妹雨欣和雨姐托附給我的雨婧叫到一起,讓她們好好地吃一頓飯,可這兩個淘氣的小寶貝不知道有多高興,兩人一直喋喋不休,吃飯也不安生,半天的時間兩人早已親密無間了。

席間唐僧老兄笑呵呵地走了過來,和我打著招呼。我把表妹和雨婧向唐僧兄作了介紹,唐兄笑咪咪地打量著這兩個小美女,用手摸了摸雨婧的漂亮的小臉蛋說:「真漂亮!銀雨兄,你真有豔福呀!」「哪裏,哪裏,只是受人之託忠人之事罷了。我忙說。」哈,哈哈…「唐兄笑了笑,向桌子那邊招了招手,並叫了一聲:」娟子,過來!「」哎!「應聲處起身跑來一位身著連衣裙的小女孩。我仔細一看,哎喲!我的個媽也,好秀氣好漂亮的小女孩,年令看上去和我表妹差不多大,長得白白淨淨的,柳眉大眼,櫻桃小嘴,圓圓的臉蛋,一笑兩酒窩。」唐兄,你的眼光真不同凡響啰!好漂亮的‘親屬’小妹妹。「我笑著說。」一樣,一樣。「唐兄邊回答邊介紹說:」她是我的姨表妹,叫娟子,今年剛九歲。

「哈哈」她們三個小丫頭都一樣大。「我說。」看來我們害的都是一樣的病喲!

「唐僧兄笑著說。」哈哈哈……「唐僧兄說完,我倆心照不宣地大笑起來。

她們三個小姑娘也湊在一起,嘀嘀咕咕的不知在說著啥有趣的事,時而輕言細語,時而笑笑咪咪,可能她們也感受到色狼們的快樂氣氛。餐廳那邊,仙翁等各大版主正在向與會者頻頻敬酒,只見雨姐身邊敬酒者特多,雨姐忙不接暇,她的臉已經被酒印紅大半邊,越紅越漂亮,越紅越性感。我真想上前去幫她抵擋一陣,可我又不勝酒力,又怕同夥們妒忌,只好在遠處幹著急。

晚餐後,是聯誼化裝舞會,我不善跳舞,再加上帶有兩個小女孩,我在舞池旁找了一個座位泡了一杯藍山咖啡,給孩子們要了兩杯果汁,就坐在旁邊,聽著音樂,喝著咖啡,靜靜地欣賞,享受著舞會的快樂。在舞池中央,我看見邀請雨姐跳舞的人可真不少,寶姐也是,這支曲子未完,排隊邀請她們跳舞的就上去接班,跳得她們一點休息的時間也沒有。我看見雨姐和寶姐她們邊跳邊擦汗,其興奮的程度簡直不可形容,太興奮了,帥哥靓女們在一起狂歡此情此景的確難得。

有些精英能人們帶來的女眷也加入了她們的行列,也頻繁地更換著舞伴,在舞池中翩翩起舞。他(她)們帶來的少男少女也在舞池中盡情狂歡,他(她)們高亢的興奮和舞曲的樂點交織著,奏出了新的交往樂章,也昭示著在遊艇七日遊裏,又會發生多少情感的故事。這還是第一日,這還是才開始……夜深了,舞會也快接近尾聲了。我站起了身,叫上雨欣和雨婧,走出了舞廳。

來到了甲闆上,點上一顆煙,深深地吸了一口,靜靜地看著大海的盡頭,海浪輕輕地拍打著遊艇的船舷,發出一陣陣有節奏的拍打聲,海面上靜極了。除了海浪拍打的聲音外,只是偶爾從遠處傳來的海船的鳴笛聲,它的甯靜與舞會的喧鬧是兩個極端,我喜歡甯靜。站在甲闆上,孩子們怕靜,沒過一會她們打著哈欠,累了,她們累了。旅途的勞累,下午至晚上的活動,她們一直不停地活動,她們的確累了。我把她倆帶回船艙,先把雨婧送到她和雨姐的房間,可走近門一看,雨姐還沒回。我讓服務員打開了她們的房門,要雨婧在房間等一下雨姐,她點點頭。

我就帶著雨欣回到我們自已的房間,我看雨欣玩了一天,衣服都被汗水浸濕。

我忙去放水拿衣服安排雨表妹洗澡,剛放好水,幫表妹脫完衣服,正抱著祼露著胴體的表妹到浴室去。突然聽見有人敲著我們的房門,我忙把表妹放在床上,用被子把她蓋好。走進門口打開門一看,原來是雨婧。我看她流著眼淚,邊哭邊說:「銀雨哥哥,雨姐姐還沒回來,我一個人好害怕,我要和你們在一起,好不好?

我忙幫她擦著淚水,連忙把她抱在懷裏說:「雨婧,莫哭莫哭,哥哥歡迎你,你和雨欣一起睡,好嗎?」「好!」雨婧聽我一說,破啼爲笑。她用小嘴狠狠地親了我一口,親得我措不及防,她咯咯地笑了起來。這個小調皮鬼,真調皮。我抱著她,感覺到她的衣服也汗濕了。我說:「雨婧,你衣服汗濕了,你要洗個澡,好嗎?」「好呀!那誰幫我洗呢?」雨婧反問我。「那你在家是誰幫你洗澡呢?

「我問。」當然是我爸爸啦,我喜歡要我爸爸幫我洗,他幫我洗得蠻舒服。

「雨婧一本正經地回答。」今天,哥哥幫你洗好不好?我說。「好!謝謝哥哥。」雨婧說完又用她的小嫩嘴吻了我一下,我也吻了她的小臉蛋。吻後我說:

「你今天和雨欣一起洗,我來爲你們服務。」「好啰!我們要洗澡啰!」她邊叫著邊脫著衣服,很快她那雪白的細嫩的胴體展現在我的眼簾。真細嫩!我摸了摸她的胳膀和大腿,滑嫩嫩的手感極好。我揮著她赤祼的身體走進了浴室。我抱她的時候,我的小弟弟有了反應,稍稍地硬了起來。

我把她放進浴缸後,轉身去抱我的表妹,我抱起表妹時,表妹問是誰來了,我吻了吻表妹說:「是雨婧來了,她和你一起洗澡,和你一起睡,好不好?」表妹聽後點點頭,輕輕地吻了吻我,她在我的懷裏看著我,輕聲地叫著表哥,我吻著她把她也抱進了浴室,放進了浴缸。她倆一見面,高興地在水裏撲騰起來,把水濺得到處都是,我也不例外,我的衣服也被打濕了。我假裝發火說「你們兩個小調皮鬼,看我不打你們的屁屁,把我的衣服都打濕了,叫我怎幺幫你們洗澡。」「打濕了好辦,你把衣服脫掉來幫我們洗還方便些。」兩個小丫頭片子異口同聲地笑著對我說,說完後兩人咯咯直笑,繼續打著她們的水仗,完全沒有考慮我是男的,也完全沒有考慮我的存在,這兩個小調皮鬼。

我脫著衣服,看著兩個赤祼著身體的小丫頭,她們的皮膚是那樣細嫩雪白,她們的乳房在初發育期,沒有乳房只是乳頭略顯鼓漲但很小,只有點點發紅,兩人相比都差不多大。雨欣的乳頭在家裏我就摸過,那幺雨婧呢?誰摸過?是不是她的爸爸?還是什幺人?我不知道。想著想著,我的衣服已脫得只剩內褲了,可不聽話的小弟弟此時鼓漲鼓漲的,把內褲頂得老高老高的,我不敢再脫了,我猶豫了一會,正在猶豫之際,忽然聽見雨欣說了一句:「表哥,快點來呀,快來幫我們洗澡。」聽到表妹的呼喚聲,我鼓起勇氣,脫掉了最後的一塊遮羞布,露出了我那高聳鼓漲的小弟弟,心裏還默默唸著:「雨姐,對不起你了,我會照顧好雨婧的,完成好你的重託。」我剛進入了浴缸她們就把水灑向我的身上,要我參加她們的水仗。我翹著我的小弟弟,用雙手一邊抱一個,讓她倆的身體把我的小弟弟夾在中間,我把我的雙手分別放在她們的小乳頭上,一邊一下地吻著她們,要她們不要鬧,好好洗澡,洗完澡好睡覺。可她們兩個在我的懷抱裏也不老實,我吻雨婧,雨欣也把嘴伸過來吻我,我吻雨欣,雨欣也把嘴伸過來吻我,讓我好一陣忙。她們的小嫩屁股在我的大腿上,兩個小嫩屁股夾著我的小弟弟,一緊一鬆的真地讓我好舒服好享受。
2020-6-2915:51上傳 下載附件(507.48KB)
要不是雨婧的一句話,我真的差點射出來了。當時我正在享受她們倆屁股夾我的時候,雨婧說:「銀雨哥哥,不是這樣洗的。」她說著把我放在她胸前的手拿著,朝她的小陰道縫上引,她邊引邊說:「我爸爸給我洗澡時總是摸我這裏,好舒服好舒服,你也要學我爸爸一樣。」我把手放在她的陰縫上並上下磨擦著,只見她閉著眼睛口裏喃喃說著:「哎喲,好舒服喲,哥哥你用點力,快點!」我加快了頻率,她更加聲高,我把我的食指伸進她的陰洞,並觸摸了她的小陰蒂,她的嬌小的身體在我的懷中不停地顫抖。看她的臉部表情,真是又漂亮又性感,我彷彿像看到雨姐的那張漂亮性感的臉龐。我更加用心去做了,我的另一支手也伸向了表妹的陰部深處,表妹先開始有點推辭,可在我的撫摸下,也進入了狀況,也隨著我的手指進入她的陰洞深度,也呻吟了起來,眼睛也閉了起來在輕聲叫著:「表哥,快點,快點!我好舒服。」她們在享受的同時,兩人還緊夾著我的小弟弟,我們三人此時都沈浸在享受之中……過了一會,我把我的雙手分別從她們的陰道洞裏拿出來,(主要是怕她們太享受,在浴室裏睡著了)忙幫她們洗澡,從她們的上身到下身,從腋下到陰道再到她們的屁股內的菊花門,我仔細地擦洗幹淨,並用嘴逐一吻了她們的陰道(雖然她們的陰道沒長毛,還只一點點鼓,但挺嫩的,很香。)和屁股菊花門。

我赤祼著身子翹著我的小弟弟,一手抱一個,三個一絲不挂的高級異性動物一同進了臥室,我把她們輕輕地放在床上,給她們蓋上被子,我也赤身祼體上了床,坐在她們的中間,讓她們一邊一個抱著我,我催她們睡覺。我知道小女孩洗完澡後容易睡著。

我哄著她們,摸著她們,吻著她們,可她們就是不睡,她們的四只小手就在我的身上亂摸,一下摸著我的小弟弟、一下摸著我的小蛋蛋、又一下拉著我的陰毛,我煩死了,她們還咯咯直笑呢,真拿她們沒辦法。我試著給雨姐打個電話,想要她來把雨婧接過去也好讓我和表妹安心睡覺。

可電話通了半天沒人接……,「不知雨姐還在忙什幺?」我挂了電話還在思忖著。叮呤…叮呤,突然是電話響了,我拿起電話一聽,原來是雨姐的電話,只聽電話那邊還有幾個男人說話嘻笑的聲音,只是雨姐在電話裏說:「銀雨兄弟,雨婧睡了沒有?」本來我想告訴她雨婧沒有睡的,可聽到電話裏傳來男人的聲音,也可能是出于妒嫉,再加上雨婧在旁邊示意地點頭,我忙回答:「雨姐,小婧已經睡了,請你放心好了,」雨姐在電話那邊聽說雨婧已經睡了,她放心地說:「兄弟,謝謝你的照顧,今晚我就不來接她了,明早再說。」她說完就把電話挂了。我聽了她說的話真是又氣憤又高興,氣憤的是:哼!你甩包袱,把雨婧交給我,你去快樂,不顧我的感受。

高興的是:她把這漂亮這懂事的小女孩交給我,真的是在疼我愛我,能接受這幺貴重的餽贈,我真的很感激雨姐。

可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她交給我的小雨婧是,那幺地惹人疼惹人愛,雨姐你失算了,你玩好!我就把雨婧當著你來享受吧,哈哈…想到這裏,我性慾大增,我摸著雨婧的大腿,用手指在她的陰部倒三角劃著,她的雙腿張得很開,我用手指探著她的小陰蒂,她很乖地挺了上來,並一動一動的,好像要著什幺。我把手仲進她的陰洞裏,她的小陰唇一緊一鬆地夾著我的手指,把我抱得更緊。我只好鬆開我摸著我的小表妹的另一支手,全力以赴對付雨婧。

我不斷地摸著她的陰蒂,吻著她的小嘴小臉蛋,並壓在她嫩小的身上,把我的小弟弟放在她的小嫩陰道上磨擦,她在我的下面輕聲地喘著氣並呻吟著,其神情很是性感,我想到了雨姐。我用手扒開她的小陰門,把小弟弟往她的陰道洞裏送,每送一下她哼一聲,其聲音是那幺性感柔和,聽上去好像好像雨姐的那好聽的聲音。

我想起了雨姐那漂亮的臉蛋,想起了雨姐那性感柔和的聲音……,我的小弟弟在她的小陰道洞裏越送越深,她的叫聲越來越大,我腦海中雨姐的身影越來越清晰,我猛的一用勁,把我的小弟弟往深處一插,好似插進雨姐的……突然,我聽見她在我的身子下面一聲尖叫:「哎喲!好疼咧,你輕點輕點好不好,咝…,疼死我了,喔喔…」我定神一看原來是雨婧被我小弟弟插進去了,她痛得大叫。我忙安撫她,我的表妹雨欣也在旁邊輕聲安慰她,我也此時忙在她的陰道洞裏輕輕地插著,她漸漸地適應了,輕聲哼著,用手抓著我的背部,一挺一挺的,由于她的陰道太小,夾得我的小弟弟很緊,我插了幾下,猛的一挺,她又是一聲大叫。

我的小弟弟放閘了,一股熱流直射她的花芯,直湧她的小嫩子宮,一點不留真舒服,當我從她身上起來時,她全身軟了,睡在那裏一動不動的喘著氣,她的腿還張開著,只是她的小陰道口上緩緩流著紅白相間的淫水和她的處女血,像一朵剛開放的牡丹花美麗得叫人吃驚。

我的表妹也看呆了,喃喃地說:「真好看,我從來都沒看過這好看的花。」(我表妹當然沒看過喲,因爲我在家爲她開苞時,她正在痛哭呢!)我起身去打水準備幫雨婧洗清她的陰道,剛站起來時我表妹雨欣突然驚叫起來:「表哥,血,血,你的那個上面有血!」我忙順著她的手指指的方向一看,哦,原來表妹說的是我的小弟弟上面的沾有雨婧的處女血,我笑著拍拍表妹的臉說:「沒事,這是幸福的寶貴的血,值得珍惜。

當初我和你幹這事時也是有的呀,只時你那時也和現在的她一樣只是喘氣,並且還在哭鼻子呢!「一席話說得表妹不好意思地笑了,她拿手打了我那沾滿雨婧處女血的小弟弟,嬌嗔地說:」嗯,表哥你真壞,人家不知道嘛,問一下行不行。「“行,我的好表妹。」我抱起她,吻了吻她的小嘴說:「表妹,親愛的表妹,我去打水,幫雨婧洗幹淨,你們好睡覺,明早我們也來一次好不好?」表妹點點頭。

我去打來了溫水,小心地幫雨婧洗淨她陰道陰蒂上的開著鮮花的淫水,我輕輕地翻開她的小陰唇,用熱毛巾擦著她的小陰蒂,她那白淨淨的小鮑真好看,潔白無暇,用手摸去細嫩細嫩的,很有彈性。

她的嫩陰唇很紅,紅得很可愛,我低下頭去禁不住用舌頭去舔了舔她的陰唇,並把她的小陰蒂輕輕地含在嘴裏吮了吮,雨婧身子動了動,她盡情地享受著閉上眼睛,她累了,不等我幫她擦淨,她已經睡著了,看她美麗疲倦的臉蛋,她睡得真香。看著她睡了,我再也不忍心打擾她,我幫她蓋好被子,用熱毛巾沾著水把我的小弟弟也擦洗幹淨,雨欣表妹她還沒睡,她看著我做完這一切後,輕聲地叫著我:「表哥,你累嗎?」我搖搖頭說:「還好,不很累。」表妹赤身祼體地抱著我,用她的小嘴吻著我,同時用她的小手握著我已洗幹淨的小弟弟,她的整個嬌小的身軀靠在我的懷裏,是那樣的溫馨,是那樣的溫柔。我看著熟睡的小雨婧,看著她那美麗的臉龐,我的腦海裏不知不覺地又想到了雨姐,她在幹什幺呢?已經睡了?還是在和某些我認識或不認識的男人(女)在一起,甚至也在享受著人類應該享受的天倫之樂……我不敢往下想,越想就越把睡在我身旁的雨婧和靠在我懷裏的雨欣當作是雨姐,越想我的那顆騷動的心又要不安分了。我緊緊抱住我的表妹,表妹看著我,輕聲說:「表哥,自從上次你和我那個了,把我弄哭了後,你再也沒動我了,今天我看了你和雨婧的那個後,我不害怕了,我再也不哭了,我很乖的,表哥。」聽表妹輕聲柔氣的一番話,我吻了吻表妹,問她:「你累不累?」表妹搖搖頭,並把已經握著我的小弟弟的的手用了用勁,使我的小弟弟有點漲痛,她還調皮地用她的小嘴去吮我的小弟弟,我把手放在她的陰道上磨擦著。

她吮著我的小弟弟也上下滑動。我把手指伸進她的陰道口她的身子動了一下,把我的手指夾得更緊了,我用指尖舔動她的小陰蒂,她把我的小弟弟含得更緊,並用舌尖舔我的龜頭,讓我更加感到慾火難熬。我起身用手指撥開她的陰唇,露出她的陰洞,我把我的龜頭放在她的陰道口上不停地滑動,並試探著往她陰洞裏延伸。

她張開腿,把臂部翹起來迎合我,我慢慢地把我的龜頭往她的小洞裏放。由于她上個月在家裏時被我幹過,這回她熟練多了,很配合,很快我已經插進去了,雖然很疼,想叫又不敢叫,怕吵醒了雨婧,她只有忍著,從她的面部表情都看得出來,她的小臉漲得通紅通紅,牙齒咬得緊緊的。可下面卻往上一挺一挺的極力配和我。我看她忍很難受,只好在上面輕輕的一抽一插,儘量讓她減少疼痛,她的陰道口稍比雨婧的大些,插起來要容易些,可畢竟還是九歲的女孩,還是疼痛難忍,我邊插邊吻她安慰她,插了好幾十下,我的高潮要來了,我向表妹說了一聲:「表妹,我要射了。」表妹點點頭,我用力一挺,龜頭一股熱流射向表妹的花心,表妹忍不住大叫了一聲,我忙用嘴唇去堵她的嘴。

過了一會,我的小弟弟把水射完了,開始收縮了,我仍在表妹的陰道裏抽插了幾下,讓我的小弟弟發點余威,此時表妹也不感到疼了,她還調皮地用她的陰唇夾我的小弟弟,以示懲罰,夾了幾下後,恐怕是沒有勁了,表妹笑了笑鬆開了陰道口,張開了雙腿,給我的小弟弟放行。我下了床,赤祼著身體,抱起赤身祼體的表妹,吻著她的小嘴,舔著她的小乳頭,抱著她到了浴室,我幫她洗完身子,洗幹淨了她的陰蒂和屁屁,擦乾身上的水漬,又抱著她上床,我睡在她倆的中間,讓她們的頭枕在我的左右兩支手上,抱著我睡了。那一夜,很甯靜也很溫馨……只是雨姐不在身旁,也不知在何處?她可安好?唉,真是郁悶。雖然此時我左擁右抱,幼燕雙飛。可雨姐那漂亮的身影在我的腦海裏,總是揮之不去。她的不在,多少讓我有些失落、惆怅……今天還是參加「迷失號」遊艇狂歡七日的首夜,在這個首夜裏肯定有許多故事要發生,還有第二夜,第三夜……,整整七天的行程,還真不知道要狂歡到什幺程度,還不知道會發生些什幺樣的故事,真不敢想像。我相信來的都是的精英,都是一些文人墨客,從此天堂論壇會熱鬧一陣子的,會有更多的精品出現。同時我也相信:一覺醒來是早晨,早晨陽光最迷人。

這正是:遊艇狂歡第一夜,幼花雙蒂未凋謝,雙宿雙飛才開幕,淫海欲花從頭越。

末夜瘋狂話說”迷失號“遊艇,按照預定的航程,在風景如畫的海灣裏已漫遊了整整七日。各路精英能人、名流居士也在遊艇上狂歡了整整七日。原來只能在網上,在「」的網站上神交的人們也彼此熟悉起來;原來素未見面的人也一見如故,彼此也能促膝長談了;甚至有的是一見锺情,在七日狂歡的日子裏,如膠似漆,纏纏綿綿甚是親密無間。他(她)們帶來的親屬,特別是那些少男幼女們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她)們盡情的玩,盡情的瘋,沒有顧忌,沒有負擔,比一些大人們玩得還高興,比一些大人們玩得還新穎。有的時候幾男幾女趁大人們不在房間時,躲在房間裏鎖上門,一鎖就是幾個小時。當大人們回來時,他(她)們開門時總是笑嘻嘻的,男孩衣衫不整,女孩蓬頭散髮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她)們在玩什幺「遊戲」,只是心照不宣,嘴上不說而已。難得的聚會,難得的狂歡,小孩也是一樣,他(她)們也有自已的喜好,也有自已的世界的呀!「迷失號」遊艇已經返航了,行駛速度雖然很慢,但遊艇上狂歡的人們卻感到很快。短暫的七天就要過去了,狂歡的無拘無束的日子就要結束了。下午在遊艇餐廳裏舉行的告別酒會上,各大版塊的代表的發言裏都有著戀戀不捨的情結,總版主迷失仙翁在「告別辭」裏的講話更是扇情感人,席間有許多美麗漂亮的女版主都禁不住流下了難分難捨的眼淚,我看見雨姐那妩媚的眼眶裏,也忽閃忽閃湧動著晶瑩的淚珠,此情此景,我的心也痛了,我也有點哽嚥了……目的地到了,「迷失號」遊艇徐徐靠攏了碼頭,人們開始走下遊艇離開碼頭,走向四面八方,回到各自來的地方。在船舷旁,「總版主迷失仙翁、總督察迷失天使等各大版主與名位精英能人名流居士一一握手緻意,個個揮手告別,其埸面其情景倍感動人,曲終人散,激情的狂歡七日遊圓滿的結束了,人們帶著喜悅的留念的心情,暫時離開了曾經給了他(她)們快樂的」迷失號遊艇,帶著他(她)們的滿懷激情的心情回到四面八方,回到電腦旁,重新集聚在「」的網站上,繼續高談闊論,繼續各顯神通,馳騁在「天堂」裏,遊戲在「迷失」中,爲「天堂」的繁榮努力耕耘著,同時也期盼著新的一輪狂歡之舉。

人們都走了,天已經黑了下來。華燈初放,五顔十色的夜燈把港灣照映得十分美麗漂亮。我帶著表妹雨欣和雨姐托附我照看的小女孩雨婧,在港口碼頭上等著雨姐她們最後收拾完遊艇的到來。我看了看我手中的返程飛機票,是明天下午兩點的航班,同時我也知道雨姐也和我一個航班,還有誰我不知道。我拿起手機,撥通了當地的一家五星級飯店「勿忘我大酒店」,在電話中酒店服務小姐用親切柔和的聲音告訴我:「銀雨先生,你預定的5002號總統套房已給您準備好了,歡迎您的光臨。」服務小姐親切溫柔的聲音猶如一股春風,吹得我心曠神怡,精神清爽,特別是想到今夜能和雨姐在一起共渡良宵,更是心裏甜滋滋的美咝咝的。

我擡手看看表已經傍晚六點了,怎幺還沒來,真急死我了。我正在焦急著,突然聽見雨婧歡快地叫著:「雨哥哥,你看!她們來了。」我舉目向碼頭下面看去,喲真的來了,不是雨姐她一人,而且是有五人。

遠處看去是三女兩男,她(他)們是誰呢?夜色籠罩著,在路燈下還看不清楚。我正在思忖著,她們慢慢地走近了,我帶著雨欣、雨婧迎上去。「喲!原來是你們。」我笑著打著招呼。

「是啊,是我們,怎幺,不歡迎?」美麗漂亮的海綿寶寶和天堂誘惑笑著回答,我忙回說:「哪裏,哪裏。歡迎,歡迎!」雨姐在旁邊說:「她們也是和我們一樣,坐明天下午的飛機,只不過不是一個航班。」「那好,那好!我已經定好房間,我們一起走吧。」我說著,攔了兩輛的士,八個人分乘兩輛的士先後來到了勿忘我五星級假日大酒店。

勿忘我五星級假日大酒店座落在該市「情人廣埸」東側,座北朝南,層高五十五層,是該市最高的建築,十分雄偉氣派,也是該市最豪華、星級最高的涉外大酒店。裝修得十分豪華壯麗,特別是酒店外觀,採用歐美風格和中國民族風格相結合的裝飾手法,把整個大廈的特點和檔次盡善盡美地溶化在建築的外表,讓人感受到既豪華又親切,真的讓人從第一感觀上有一個「賓至如歸」的親身體驗。

難怪雨姐、寶姐和誘惑姐姐及四個少男少女下車後,齊聲發出驚歎:「哇噻!

好漂亮的飯店,真讓人不敢想像。

我們走進酒店大廳,大廳裏金壁輝煌,燈飾千奇百怪讓人眼花缭亂,帶有花形圖案的黑白相間的大理石地面平滑而又光亮,走在上面讓人有著一種神聖的自豪感,穿著皮鞋走在上面,腳後跟與地坪面因碰撞發出的「滴答,滴答」的聲音特別清脆悅耳,聽後讓人有一種舒適安全的感覺。我安排她們在大廳裏豪華的沙發上坐著休息,我只身走到服務台,服務小姐微笑地查看了我的證件,用她嬌小細嫩的手指在電腦上輕輕敲打了幾下,很快地找到了我預訂房間的資料並辦好了手續。

隨即有位服務生上前將我們的行李放在行李車上,徑直走向行李專用電梯,而我們則是在一位漂亮美麗的迎賓小姐引導下,乘坐貴賓專用電梯,直上50樓,來到了我預訂的5002號總統套房。「5002,房號真好…,好奇怪呀!諧音是怎樣讀?‘我人人日’,有意思。」誘惑姐姐喃喃地說著,大家聽後相視一笑,雨姐輕輕打了誘惑姐姐一下,誘惑姐姐伸了一下舌頭,做了一個怪相。美麗漂亮的迎賓小姐聽後,漂亮的臉龐「騰」的一下從臉部紅到頸脖子上,害羞地低下了頭。幾個小屁孩躲在大人們的身後,偷偷地笑了。

看來,誘惑姐姐還挺幽默的呢。當美麗漂亮的迎賓小姐爲我們打開5002總統套房時,我們一行八人都被套房內的陳色驚呆了,好精美好漂亮,特別是迎賓小姐逐一打開房間的燈時,柔和的燈光顯得是那幺的溫馨迷人。我們在套房門口是遲疑不前,怔怔的站在門口,要不是迎賓小姐的提醒,我們真的還不敢進總統套房的門呢。

簡直是超超豪華的裝飾,牆面裝飾獨具匠新,家俬沙發造型獨特,完全是歐派風格,讓人切身感受到歐洲浪漫的情調。地面鋪的中國傳統的猩紅色的地毯,上面有用手工精繡的圖案花紋,走踏上去柔軟舒服,有一種讓人清新自然的感覺。

總統套房是複式的,一進門是一個很大的會客廳,再往前走上一步台階就是餐室,餐室與會客廳相連但未相隔,只是比會客廳稍高一點。房間在二樓。當我們上樓看房間時,首先看的是總統臥室。可剛一進去,看到臥室中間在一張直徑大約兩米的大圓床,此時只聽天堂誘惑說:「喲,只一張床,那我們三男五女怎幺睡呀?」「怎幺睡?

一起睡呗。「我開玩笑式的隨口回答。一席話說得大家哈哈大笑起來,笑得天堂誘惑不好意思起來,她嬌嗔地用她細嫩柔軟的手打了我一下說:」銀雨,你真壞!「我們圍著床看了一下,接著走進書房和衛生間,書房內各種書籍、報刊應有盡有,且擺放得很整齊。還有像棋、撲克、麻將第娛樂用品,真夠齊全的。衛生間很大很別緻,在衛生間裏有一個很大的圓形沖浪按摩浴缸,估計一次可以三到四人同浴。

看到這幺大的床和浴缸,只聽寶姐姐感歎地說:「真想不到哇,原來總統們也真會享受。」她的感歎引起了大家的共鳴,共鳴之際,突然都意識到了什幺,各自啞然一笑,先後走出了衛生間和書房。重新來到了總統臥室,都看著那張大圓床,都在想著什幺……我看雨姐,寶姐、誘惑姐都在發著呆,我知道是爲什幺。我走到大圓床的床頭櫃旁,拿起專用遙控器,按了幾下上面的按鈕,總統臥室的燈光漸漸暗了下來,大圓床緩緩旋轉起來,很慢很慢,慢得人在不注意時絲毫查覺不出來它在旋轉,它的旋轉速度是按人的生物锺的參數設計的。

科學研究表明:人在睡覺時是不能朝一個方向久睡的,要經常換方向,這樣有利于大腦迎合地球的磁埸和引力,促進大腦的血液循環,保證大腦能夠完全休1個按鈕,在書房的對面,總統臥室的側邊,一道門突然打開,速度之快毫無聲響令人驚訝。

我們一看原來又是一間臥室,裏面有四張床並排靠牆放著,裏面衛生間,電視等住宿設施很齊全,裝飾也很豪華,每個床頭邊也放著與總統臥室一樣的應急開門遙控器和報警器,靠走廊邊也有一個門,我們想這恐怕是總統貼身保镖的臥室吧,真隱蔽。她們看到又有一間臥室,非但不緊張,反而輕鬆地噓了一口氣,可能是因爲再也不會八個人擠在一張大圓床上相擁而眠的原故吧。

哈哈。參觀完總統套房的全景,服務生也把行李送來了,大家很快地安頓完畢,總統套房會客廳的落地大時锺「當、當」敲響了時锺正指七點。大家剛坐下休息一會,突然門外門鈴響了,原來服務生把我訂的晚餐送來了。晚餐,我訂的是西餐,五成熟的烤牛排,各種水果沙拉,羅宋湯,意大利通心粉,糕點等食品都擺上了餐桌,我還特地要了兩瓶1980年的法國紅葡萄酒。

席間,我們頻頻舉懷,邊吃邊聊,氣氛十分融洽。在吃飯的時候我才知道,那兩個小男孩分別是寶姐姐和誘惑姐姐帶來的。

寶姐姐帶來的小男孩今年十三歲,叫磊磊,是她遠房的表弟。誘惑姐姐帶來小男孩今年十二歲,是她閨室密友的弟弟。叫昊昊。兩個小男孩都長得眉清目秀,從他們的眉宇中間不難看出小男孩的陽剛之氣,寶姐姐和誘惑姐看上去對他們疼愛有加,雨姐也是如此。

席間,雨姐的那雙妩媚性感的眼睛,不停地在兩個小男孩身上轉悠,一種羨慕的眼神不自覺地流露在她的眉宇之間,我向雨姐敬酒時,她雖舉起了杯子,可目光仍在打量那兩個小男孩。難怪寶姐姐笑著說:「小雨,你真騷,吃飯也不安神。算了,今晚就讓他們倆陪你睡,好不好。」雨姐聽後嘎嘎一笑:「好哇,這是你說的喲,你和誘惑都不要返悔呀!」她說完,她們三人哈哈大笑,她們的笑略帶女人放鬆後的淫蕩的笑。她們的笑聲隱隱地剌痛著我,我雖然也在笑,可我笑得很勉強。雨姐,今天我倆是近在咫尺呀,又在一房同眠,可不要讓我今晚做同房不同床的相思夢,千萬!千萬,上帝呀,你保佑我,成全我!我暗自在祈禱著。「銀雨先生,你在幹嘛呢?」天堂誘惑看見我在嚅動著嘴唇笑著問我。「啊,我沒幹什幺呀。」我忙穩住神回答誘惑姐姐的問話。天堂誘惑舉起酒杯繼續說:「來!銀雨先生,感謝你今天爲我們安排這幺好這幺舒服的住房,來!我敬你一杯。」「哪裏,哪裏,我只是盡我的一點點綿薄之力。」我邊說邊舉起酒杯,看著誘惑姐姐那被酒印紅了的漂亮臉龐,和她的酒杯碰了一下,一口而盡。

「好,喝得好!如要有誠意的話,那就要好事成雙,再喝一杯,而且要喝交杯酒。」我和誘惑姐姐剛喝完,寶姐姐就在旁邊笑著勸酒助興,雨姐和幾個小孩子也在旁邊附和。

寶姐很快給我們斟上酒。在她們的催促下,我和誘惑姐姐舉起杯子,兩人站起身手腕交叉,把各自的嘴唇湊向各自的杯子,還沒湊到嘴邊,忽然寶姐姐用手將我倆的頭按住一碰,就這一碰,剛好我的嘴挨著誘惑姐姐那紅紅的發燙的臉,我順勢吻了誘惑姐姐那美麗的臉龐,然後舉起杯子,在誘惑姐姐的手腕中喝完了這杯交杯酒,引得她們滿堂喝采並拍著雙手,大家的興趣很高。

剛喝完這一杯交杯酒,可誘惑姐姐也不示弱,她高叫著:「寶姐、雨姐,你們也要感謝銀雨的安排,你們也要跟他碰杯,也要和他喝交杯酒。」在她的極力要求下,我先後和寶姐、雨姐喝了交杯酒,在和寶姐、雨姐喝交杯酒的同時,也同樣遭到诿惑姐姐的「襲擊」,我也趁喝交杯酒時,偷吻了寶姐姐和雨姐的漂亮臉蛋,特別是吻到雨姐的那細嫩光滑的臉蛋時,我的那顆跳動的心差一點就要跳出來,我好激動,好興奮,看著雨姐在用她那白嫩的纖纖細手摸了摸我剛吻過臉頰,她在輕撫,我在回味,我此時幸福極了。

吃完晚飯,我們在會客廳裏吃著水果,喝著茶,打開超大屏幕的電視,坐著閑聊了一會,小孩子們到書房去玩去了。

此時,只見寶姐、雨姐和誘惑姐都把隨身帶來的電腦筆記本打開,進入了「」,各自浏覽這幾天自已所管轄的版塊,並就這幾天各版塊發表的新帖進行熱烈地討論著,互相嬉鬧著。她們時而認真看帖,時而激烈討論,時而哈哈大笑,氣氛活躍、激烈、輕鬆。我想這可能是她們第一次聚集在一起看帖批帖吧,以前可都是在各自的住處,單獨上網,單獨看帖批帖吧。

寂莫、孤單、冷落、無奈都在繞圍著她們,同時還要跟自已的情感發生碰撞,跟自已的家人發生沖突。難熬的日日夜夜,她們是多幺的辛苦,多幺的不容易呀!

特別是女性那就更不容易了。

我們這些男人應該多給她們的一些關心,多給她們的一些愛,讓她們不僅能在網頁中得到溫暖得到愛,也應該在真實的社會裏得到溫暖得到愛,享受性慾,享受快樂,做回女人的自已,和男人一樣,適度放縱自已,有利身心健康。時針已指向晚十點了。孩子們也玩累了,都回到了會客廳,她們也合上了電腦筆記本,坐在會客廳裏,討論著今晚如何睡覺的重大問題。我當然是想和雨姐在一起,想和她一起同洗鴛鴦澡,共享床笫歡,可礙著寶姐和誘惑姐的面子,我怎幺好意思開口呢?

再說雨姐還不知怎幺想的呢?看她在吃飯時看男孩了們的眼光,我心想她肯定心儀另有所屬,再看寶姐和誘惑姐姐對那兩男孩疼愛有加的神情,看來今天我只有作出犧牲,打消與雨姐圓夢的念頭,真的去做同房不同床的春秋大夢。想到這裏,我提議說:「今晚,我建議,寶姐、雨姐、誘惑姐三人和磊磊、昊昊睡總統臥室,我和雨欣、雨婧睡保镖室,行不行?」我說完,用徵求意見的眼光看著她們三張美麗漂亮的臉蛋,她們相視了一下,只見雨姐點點頭,寶姐和誘惑姐沒辦法,只好隨著雨姐點頭。但[我看得出來,她們的點頭很勉強,眼光裏流露出一種渴望的神情。我明白了。我見她們都同意我的建議,我說:「但是有一個條件,」「什幺條件?」三人各懷心思異口同聲地問,我接著說:「一,誰和誰睡一床的,一起洗澡,二,不準關門,包括浴室和房門。三,盡興、任性、自由結合。

從洗澡開始誰脫了衣服就不準再穿上,睡衣除外。「聽了我的‘約法三章後,都表示同意。我忙把雨欣、雨婧拉到保镖室,打開水籠頭放水,並幫她們脫完衣服,我也三兩下脫完我的衣服。三人赤身祼體進入我們的浴室,水在嘩嘩地放著,兩個幼幼女在水中嬉戲著,看著兩個幼幼女快樂的情景,看著兩個幼幼女沒有發育的乳房,我雖然摸著她們的小乳頭,摸著她們的小鮑細縫,我的小弟弟也伸出了他的龜頭,但此時的我還在想著雨姐,想著雨姐她那美麗漂亮的臉龐和雪白的有女人味的身子。她們怎幺樣了?脫了沒有?我好想好想去看看。

首夜狂歡末夜瘋狂我安撫好兩個小女孩,要她們自已好好的洗,不要瞎鬧。我赤身祼體地走出保镖室,來到總統間浴室,她(他)們都脫光了,在大浴缸裏。我看見雨姐正在給兩個小男孩洗著下身,她的背對著浴室的門,看不見她的臉龐和乳房,同時我也看見兩個小男孩的手正在她胸前摸著,我想他們肯定在摸雨姐的乳房,我看後心裏好不是滋味。

我也看見寶姐和誘惑姐赤身祼體地靠在浴缸邊上,在享受沖浪按摩。當我的頭伸進去看時,她倆已看到我赤身祼體的樣子,她們眼睛一亮剛要起身,我忙示意,要誘惑姐出來,誘或姐明白後,和寶姐嘀咕了幾句,赤身祼體地站起身走出了浴缸,來到我身旁。哇!好美的身材,好白的皮膚,好漂亮的乳房,我簡直是目瞪口呆,看著她鼓起的陰道上有些許的黑陰毛,好性感好性感。

她走到我身前,我摸了摸她的乳房,她笑著打了一下我那翹得老高的小弟弟問:「有事嗎?」「有!」我忙伏耳,跟她說了幾句話,她微笑著點點頭,轉身到浴缸邊和寶姐說了幾句,寶姐聽後,看著我笑著點點頭,我也忙轉身回到保镖休息室,幫助兩個小女孩擦乾身上的水漬,抱著她們到床上,哄著她們睡覺,她們倆抱著我要我和她們一起睡,我只好耐著性子,左擁右抱地好不容易哄著她們睡著了。

我看著兩個小女孩睡熟了的樣子,很輕地從她們的頭下抽出我的兩只手,疼愛地吻了吻她們小小的漂亮的臉蛋,悄悄地從她們中間起來,又一次地走出保镖室,來到總統臥室。在總統臥室門口,她們已經洗完澡,雨姐和誘惑姐各抱一個男孩,從浴室走向大圓床,寶姐赤祼著身子,翹著白嫩的屁股在收拾床鋪,她收拾好床鋪剛轉過身來,露出她的乳房和小鮑,我還沒看仔細,她好像發現了我,連忙轉身又重新露出她的雪白的屁股。

雨姐和誘惑姐光著美麗的胴體,抱著小男孩徑直走向床邊,她們也上了大圓床。我看見雨姐在床上迫在及待地抱著兩個小男孩親吻,並用手左右抓著小男孩的性器,用力地捏著,兩個小男孩也不閑著,他們分別地用手摸著雨姐的乳房和雨姐長著黑毛的陰蒂,看著她(他)們聚精會神的勁頭,也看到雨姐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決心,我失望了……我也看到寶姐和誘惑姐一臉的無奈,我向她倆招招手,示意她倆出來,她倆見我招手,她倆很快地出來了。我們仨人赤祼著身體一同下樓來到會客廳裏,很快我們三人抱在了一起,她們的兩對乳房同時頂著我的胸部,我感覺到有點擠,可她們把我抱得很緊很緊,抱得我差點喘不過氣來。

我騰出雙手,分別摸向她們的陰蒂,她們也主動挺了上來,她們在上面吻著我的臉,我也吻著她們的嘴,我的手摸著她倆的陰毛、陰蒂,並把指頭伸進她們的陰道,她倆喘著氣兩人爭先恐後地用手摸著我的小弟弟,把我的小弟弟摸得硬梆梆的,當我正性慾難熬,想得到她們時,此時忽聽誘惑姐姐說:「慢,我們今天來玩一個’冰與火‘的遊戲。」她說完伏耳和寶姐說了幾句,寶姐點點頭。兩人起身份別走到冰箱和飲水機旁,只見寶姐拿杯子打了一杯熱水,誘惑姐從冰箱裏拿了一聽冰可樂,來到我身旁。我不知她們要幹啥,我只有不知所措地看著她們那雪白美麗的胴體,心想是不是她們口渴了,要補充水分,以利再戰。正想著,只聽誘惑說:「來,銀雨,你仰著睡在地毯上,龜頭朝天,我們來玩’冰與火‘遊戲。」「什幺叫’冰與火‘我不知道,管他的,隨她們擺布吧。」我心裏想著,按照她的意思躺著,此時我的小弟弟格外發漲,直直的像一門高射炮,朝天豎著,只見誘惑喝了一口冰可樂含在口裏,她撲在我身上用嘴對準我的龜頭,慢慢地將我的龜頭放進她的嘴裏,「哎喲,我的個媽咧,好冰好冷喲。」我的小弟弟本來慾火正旺,可在她的嘴裏頓時寒氣逼人,我的小弟弟受到了冰冷的剌激,陰莖充血加速,更加硬朗,只見她把我的龜頭含在嘴裏吮了幾下後,鬆開了口。

隨後整個人坐在我身上,把我的龜頭對準她的陰道口,她往下一坐,我的小弟弟插進了她的陰道,好一個「觀音坐蓮」之式。冰冷的龜頭插進溫暖的陰道裏,頓時有冷與熱兩重天的感覺,很剌激很舒服。她在上面插了幾下,她邊插邊呻吟,她呻吟的聲音很好聽也很誘惑,難怪她叫天堂誘惑,真的沒叫錯。

她插了幾下,抽了出來,和我並排睡著口裏還輕輕喘著氣。她剛下來,寶姐喝了一口熱水也同樣含著,把我的龜頭放在她嘴裏,含在她口裏的水溫要比她本身口腔裏的溫度要高,剛含著我的龜頭時,我感覺到火辣辣的,又一次讓我的陰莖充血加速,她也像誘惑姐姐一樣,吮了幾下再來一個「觀音坐蓮」式抽插幾下,又換人。

就這樣「冰與火」輪番上陣,簡直讓我受盡「折磨」,幾次想射,不是被「冰」住了就是被「火」住了,其感受真是絕妙無比,在她們的「威逼」下,我的小弟弟終于忍奈不住了,趁她們正在臨埸換人的空隙間,我終于憋不住了,一股熱流沖天噴出。她們看著我的龜頭噴射而出,她倆會心地笑了。她們把我扶起來,上樓到總統臥室大浴缸裏,打開沖浪按摩開關,三個人互相搓洗,舒適放鬆地享受著沖浪按摩的快樂,我摸著她們的乳房,看著她們滿意的神情,我想她們應該是心滿意足了吧。

我們洗完澡,走出了浴室,我看見雨姐摟著那兩個小男孩睡得正香,我們沒敢去吵醒她(他)們,寶姐和誘惑姐徑直上了大圓床睡覺,我回到總統保镖室重新睡在雨婧和雨欣的中間,摸著兩個小女孩幼嫩的胴體,想著剛才和寶姐誘惑姐「冰與火」的瘋狂情景和切身感受,更想到雨姐那誘人的身材和性感迷人的臉蛋,我久久不能睡去。不知是心願未了,還是性奮過度,我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覺。

我怕吵醒睡在我身邊的兩個小女孩,我索性坐起來,剛點上一支菸還沒抽兩口,忽聽總統臥室那邊有動靜,我忙出外一看,是雨姐,她正要到衛生間去方便,只見她披著金絲睡衣,用手擦著眼睛走進衛生間。我忙摁滅手中的香菸,悄悄地走到總統衛生間門口,剛走到門口,雨姐出來了。我輕輕抱住她,她嚇得一跳回頭一看,見是我于是輕聲問我:「是你,怎幺還沒睡?」「想你呗,哪睡得著。」我調侃地回答著,手卻摸進了她那沒有繫上的睡衣裏,摸在她那細嫩圓滑的乳房上,「你真壞!」雨姐嬌嗔地說著,順勢倒在我的懷裏,我倆熾熱的嘴唇印在一起了,她的嘴唇是那樣的軟柔是那樣的溫和,就在兩人相吻的那一刻,我醉了,醉得那幺不醒人事,醉得那幺心甘情願…我輕輕把她抱起來,走向保镖室把她輕輕地放在另一張床上,幫她脫掉金絲睡衣,此時的她微微地閉上眼睛,好像很久很久地在等待這一時刻,她要盡情地享受這一時刻。我輕輕吻著她的嘴唇、吻著她那小小的紅嫩嫩乳頭。

她輕聲呻吟著,我的手摸向了她的陰道、陰毛、陰蒂,她那漂亮的身子在輕輕地蜷動著,她的纖纖細手在我的小弟弟上動滑,我用嘴唇吻她的陰蒂,用舌頭舔她的陰唇,她用她的櫻桃小嘴含住我的龜頭,並用舌頭甜著我的龜頭尖…,我倆此時完全溶化在一起,是那幺的純情,是那幺的溫馨。舔著舔著,她陰道的淫水逐漸增多,陰唇也越來越紅,陰道口也越來越濕潤,美好的時刻來臨了。

我吻著她的嘴唇,吮著她的乳頭,我把小弟弟輕輕放在她的陰縫上,用龜頭撥開她的陰唇,她把雙腿自然分開,我的龜頭徐徐地進入了她那奇異美妙的陰洞裏,此時此刻我終于圓了我的美夢,我朝思夢想的夢中情人終于結合在一起了。

我輕輕地插著,她輕輕地吟著,彼此配合默契,真是珠聯壁合,世上少有的絕配。

她時而輕聲呻吟,時而夾緊她的腿部,用陰道口的伸張功能夾緊我的陰莖,以激起我更大的性慾,使之我倆更沖動更激情,更加充分地把兩人的情感在這裏發揮得淋漓盡至,以之終身難忘,我好想好想就這樣永遠地插下去,永遠地和她結合在一起,生生死死永不分離,那該有多好哇…!

隨著抽插的次數逐漸增加,抽插的頻率加快,她的呻吟也在加快,兩人激情已到極限了,她的高潮在不知不覺中來了幾次,淫水也越流越多,我的小弟弟也弊足了勁努力地工作著。突然我的大腦神精中樞指令我要猛插幾下,我在毫無準備的意識下,突然發起猛攻,我用力深插了幾下,她呻吟的聲音也突然提高,就在這幾下深深的抽插中,我的愛水湧潮而動,直射她那美麗紅潤的陰洞,直身她的花芯,我的情感全部噴射進了她的身體內,真是痛快淋漓。

事後她紅著臉害羞地對我說:「真舒服,特別是當你那股熱流射進來時,熱乎乎的,真讓我全身心地感到熱血沸騰,痛快無比。」她說完還輕輕地打我一下,接著又嬌滴滴地說「你真紮實,真壞,要是我們經常在一起,那我真可受不了。」話音未了,她「嘎,嘎,嘎」地妩媚地笑了,並把我抱得很緊很緊……天亮了,又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天氣,燦爛的陽光溫和地照著大地,新的一天又開始了。我起了床站在落地窗前,自動窗簾徐徐打開,我舉目眺望美麗城市的景色盡收眼底。我看了看睡得正香的雨姐和還沒睡醒的雨欣和雨婧,想著在總統臥室睡覺的寶姐誘惑姐和那兩個小男孩,想著七日狂歡之遊和我和表妹雨欣、雨婧的情景,想著昨夜我和寶姐、誘惑姐、雨姐以及她們和那兩個小男孩的瘋狂,真是感慨萬千。是啊,短暫的相聚,可卻是長久的分別,是多幺地令人難以割捨。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馬上就要各自紛飛了,不知何時才能相聚,短短的幾天,留下的卻是深深的回憶,是那幺地令人難忘,我真不想喊醒她們,真想永永遠遠地和她們在一起,和她們在一起享受遠永遠的快樂!







我的戀製服女生情結風騷的新婚女秘書姐~再讓我多幹妳幾次少婦的憎恨我給女徒弟姐妹開苞
雲中鶴淫虐修羅刀老婆放尿被山民強暴操別人的女友在學校倉庫裏硬是上了導護媽媽的肉穴哥哥的貓耳女僕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