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一夜

Hello,好久不見了,浪漫今次就來講講上個星期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經曆吧,由于這次的經曆太過于真實了,爲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浪漫文中的人名全是用的假名,請多多指教。經曆敘述的有點長,還請各位耐心看完,謝謝。
事情的緣由就簡單的概述一下吧,前段時間浪漫在深圳購置了兩套房,爲什幺要兩套呢,因爲中間已經被浪漫叫人打通了,也就是所謂的複式,分成了上下兩層,上層是浪漫住的地方,有一個主人房跟一個客房,還有一廳一個洗手間,下層的布局跟上層差不多,也是兩房一廳一洗手間,還有一個健身房,不過兩個都是客房相對比較小了一些,也給自己一個居住環境較大的地方吧,反正也是老公投資的錢,因爲平時浪漫比較懶惰,廚藝方面更是地獄一般的級別,所以家中的衛生跟三餐都是由浪漫聘請的霞姨一手包辦的。
這個霞姨呢浪漫稍作介紹一下,她是浪漫以前的朋友介紹過來的,說她爲人淳樸憨厚老實,做事勤勞又快,以前在家鄉河北那邊的偏僻農村幹農活的,幾年前因爲自己的愛人過世了,自己的兒女又在深圳這邊讀書工作,所以自己也過來深圳打工,介于自己文化比較低,也就只能做一些家務了,以前跟浪漫的朋友打工的,一番轉折之後現在寄住在浪漫的家裏。
霞姐這個人不只燒得一手好菜,家務還做得妥妥的,每次浪漫在外面店鋪回來的時候,都會看到滿滿的一桌子菜,隔三五天還要老火湯喝,浪漫真是感動家的溫暖和幸福,自然浪漫跟霞姐的關系很好,她就像浪漫的一個老親人一樣。
某天晚上吃飯的時候,霞姐跟浪漫說過兩天她的弟弟跟弟媳要從老家那邊過來深圳,說弟媳的好姐妹要二婚了,她們兩個人是發小,所以怎幺說都要她來看著她第二次出嫁,這個弟媳平時也在家裏幹農活的,弟弟不放心她一個人過來,就說跟她一起過來,到時弟媳就去她發小的家裏先住個兩三天直到婚禮結束了才走,而弟弟卻不去的,所以他過來這邊我還要跟他找個地方落腳呢,所以霞姐請一天的假。
浪漫聽完之後想起沒有霞姐的一天那該怎幺辦,就直接跟霞姐說,「就讓你弟弟過來我這裏住不就行了嘛,幹嘛還浪費錢出去住酒店呢!」霞姐連忙說:「不不不,這好像有點不太好吧,影響到你的生活就不好啦。」「這有什幺影響不影響的,我們這裏不是還有一間空的客房嘛,到時叫你弟弟住這客房就可以了,況且浪漫每天還要出去巡店鋪,一般早上都不在家的,況且你弟弟就住個兩天嘛,沒什幺關系的。」霞姐說不過浪漫,也就只好答應了。
幾天過去了,因爲浪漫昨天晚上去了同學的生日聚會,玩得比較晚回去,所以今天就睡到11點多才起床。
浪漫是裸睡的習慣,平時只穿內褲睡覺的,起來就隨便拿起凳子上的一件吊帶絲質睡裙穿上就下去了。
話說浪漫還是很困,就慢慢的走去下層,當浪漫走到下層客廳的時候,怎幺看到一個身材高大健碩,皮膚黑黝黝的男人正在好像弄著微波爐的呢。
浪漫先是吃了一驚,沒想到這個男人看到浪漫之後更是吃了二驚,浪漫知道他爲什幺有二驚,第一是突然在他面前出現了一個陌生的女人,第二這個陌生的女人的穿著實在過于的性感,幾乎是半透明絲質裙子讓浪漫的粉紅色內褲更加顯眼,加上上身真空的包裹著的胸部,兩顆調皮的小葡萄也微微的凸了一些起來,這就是浪漫給這個男人的第一印象了。
整個大廳都被尴尬的氣氛包圍著,浪漫跟這個男人已經說不出話,因爲浪漫當時的心跳的相當的快,打破這僵局的當然就是霞姐囖,霞姐從廚房裏走了出來,看到了浪漫就連身跟浪漫說:「哎呀!婷婷啊,不好意思,因爲你昨晚很晚才回來,所以你不知道,這個就是我的弟弟吖忠,他呢是今天〉,送完媳婦過去發小之後我就接他到這裏來了,來吖!忠,這位就是聘請我的張小姐。」只見這個憨厚的老實人現在才回過神來站起來跟浪漫打招呼說:「張小姐您好,我叫XX忠,我的姐姐受您照顧了,這兩天在這裏打擾您了!」看得出他有點害羞還有不好意思。
浪漫連忙就說:「原來你就是霞姐的弟弟啊,沒什幺打擾的,你就當自己的家一樣就可以了,坐吧,都坐下吧。」這時候霞姐又很匆忙的跑回去廚房了,因爲她蒸的魚差不多夠時間了,這時浪漫也盡盡地主之誼了,倒了一杯水放在吖忠的面前並說:「忠哥先喝杯水吧。」正是這一個灣身子的小動作,浪漫完全忘記了自己還是真空狀態,雪白粉嫩的雙乳就這樣全部暴露在忠哥的眼前了,更糟的是忠哥已經一飽眼福眼前的美景全收在眼裏了,只見他整個人都呆了,浪漫未免把事情弄得更尴尬,所以故意裝作不知道自己走光了,然後快速的遠離忠哥並對他說,「你先看看電視什幺的,浪漫上去洗刷一下。」然後浪漫就一支箭似的沖了上去自己的房間。
浪漫的心撲通撲通的跳的很快,想想剛剛的事情既羞澀又有點刺激,心情久久不能平複。
過了一會兒浪漫換了一身熱褲跟T恤就從新走了下去,看著正常的浪漫之後,忠哥看浪漫終于不再那幺尴尬了,不過覺得他還是有一點害羞。
之後我們三人就一起吃飯,經過一番的了解,原來忠哥以前當過兵,不過不知道什幺原因,幾年後就退伍回到老家去了。
怪不得看上去忠哥的體格這幺健碩,原來以前當個軍人,現在在農村裏都是跟自己的媳婦幹著農活,收入還算過得去,兩人也育有兩個孩子,大兒子在縣城上高中,而小女兒則在村裏上小學。
據浪漫的了解,忠哥也就三十六,七歲左右,畢竟霞姐也才四十來歲,聽忠哥說今次到深圳出了陪媳婦過來之外,自己也到外面見識見識一下,因爲他也很少來這些一線的發達城市,可以說是一石二鳥的選擇了。
在我們的談話當中,霞姐突然說起了今晚住的安排,霞姐就說忠啊,你這兩天就睡在客廳吧,因爲這裏兩個房間一個讓我睡了,一個就擺滿了雜物,要收拾起來也不是一兩天就能收拾好的。
忠哥憨厚老實的笑著說:「哈哈,這房子這幺豪華漂亮,我睡哪裏都沒問題的,就廁所來說都比我們家的房子漂亮多了。」我連忙就說:「這怎幺行呢,再怎幺說忠哥過門都是客嘛,怎幺可以睡客廳呢,我住的上面那層不還是有一間空置的客房嗎,忠哥你可以上來睡啊。」「這不行不行,如果打擾到婷婷你休息就不太好了吧。」霞姐說。
忠哥在旁邊也點了點頭。
「沒關系沒關系,這哪有影響什幺的呢,況且我一天到晚都在外面,很晚才回來的,所以不會打擾到我的,就這幺定吧,好嗎?」眼看霞姐跟忠哥都說不過我,她們也只好同意了。
午飯過後,忠哥帶著行李走上了上層,我在前面給忠哥帶著路,上樓梯的時候,不知道跟在我後面的忠哥有沒有偷瞄我那圓潤的小屁屁呢,因爲穿著熱褲,這使得我的小屁屁更加顯形,我這時的心情又開始興奮起來了。
不過我們很快就上去了,走到我房間門口時,我指著對面的房間跟忠哥說:
「忠哥這是我的房間,你睡的房間就在對面,你自己進去參觀並休息一下吧,我還有一些事要處理先回房了。」忠哥嗯好的一聲也拿著東西進房了,我一進到房間心想這幺憨厚的老實人,如果勾引一下會不會有點好玩呢,心裏想想就有點興奮,不過現在還不是想這事的時候,我還要盤點店鋪的東西呢,接著就埋頭苦幹的做事了。
大概一個多小時候我的事情做完了,打算到大廳倒杯水喝,在大廳我就看到忠哥正在看著電視,不過這次我沒有答理他,而是喝完水之後就過去跟忠哥說:
「忠哥你在這裏看看電視吧,我先洗個澡然後到店鋪裏辦點事情,你自己自便就好了。」忠哥也應聲回答好的之後我就走回房間准備洗澡了,我有個習慣就是每次出門前都會先洗個澡的。突然,我腦子裏想到了一個鬼主意,就是故意不把房門關死,把門關到一半,不知道忠哥會不會進來偷看我洗澡呢,因爲我的浴室門是采用半透明的全落地玻璃的,就是那種在外面看可以看出一個人的身體線條,只是有點模糊,而裏面往外面看就是完全看不清的,浪漫還在房門邊做了一個小機關,就是放了一條小橡皮筋挨靠真門,如果忠哥真有開門進來的話,那幺橡皮筋就會跌倒了而且還不會容易被發現。
不一會一切都准備好了,我把自己脫個精光之後就到浴室洗澡了,熱水嘩啦啦的灑落我性感的酮體上,這時我是有點顯得不自在的,因爲不知道忠哥有沒有混進來偷看我洗澡呢。
二十多分鍾後我終于把澡洗完了,走出了房間之後穿好了衣服,然後馬上去檢查那一個「陷阱」,雖然門依舊是半關著的狀態,但細心的我發現橡皮筋已經倒下在地上了,我可以很肯定的說剛才肯定有人進來過,忠哥這個壞蛋蛋,哼哼。
然後我裝作沒事的樣子走出了大廳,看到忠哥好像很緊張的樣子,而且還不敢和我對視,當然我沒有揭穿他的動機,而是跟他說我要出門了,之後他才松了一口氣。
下午四點多的時候我從店鋪忙完回來了,剛進家門發現家中空無一人,難道霞姐跟忠哥兩個逛街去了?
正當我疑惑之際,我聽到健身房那邊有聲音就走過去看看,誰知映入我眼中的是赤裸著上身正在做健身的忠哥,但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他黝黑的皮膚上有著那堅硬又發達的肌肉,兩塊胸肌跟腹肌真是給了我一個視覺上的沖擊。當過兵的身材就是好,而且下半身還穿著緊身的運動褲,胯下的那個東西鼓鼓的,看起來很大,我在驚訝著。
這時忠哥也發現了我,急忙的站起來一臉不好意思的對我說:「不好意思張小姐,姐她到外面買菜去了,我一個人無聊看到這房間有一些健身設備,就隨便玩一下,還沒經過你的同意呢。」我說:「沒事你玩吧,這東西都是我老公買的,平常我只會跑一下跑步機,其它東西我不會玩的,話說回來,你的肌肉這幺發達,平時經常鍛煉的嗎?」「哪裏,平時在家都是在幹農活,哪會有時間會去玩這些玩意,只是以前當兵的時候玩過一陣子,至于這肌肉嘛!就是體力活幹多了自然就形成了。」我沒心聽到說的話,兩眼只是凝視著他胯下的龐然大物,真是有點面紅耳赤啊,心癢癢的很不是滋味。
跟忠哥說完話之後,我快速的沖進房間,一想到剛才那個大物,越想心就越樣,如果那幺大放進來會是什幺感覺的呢,哎呀!我到底在想些什幺東西啊,但不知不覺我的小穴竟然泛了愛液,很快就把內褲給弄濕了,想著想著我居然睡著了。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六點多了,我走到下層,看到霞姐已經煮好菜了!
但沒看到忠哥,霞姐說他要到外面走走看看,應該很晚才會回來的,所以就我們兩個吃飯。
不知道今天是太累了還是精神過于疲憊了,我早早就上床就寢了,很快又睡著了,這一睡就到了第二天中午了,我趕緊起來梳洗一番之後下樓去,原來已經12點多了,霞姐跟忠哥已經在等我吃飯了,期間我們交談了很多,而我也好像忘了昨天在健身房看到的那一幕了。
然後我跟霞姐說:「今晚不用煮我的飯了,今天晚上工商會有個飯局,商家們都要出席的,而且之後我還約了朋友去喝東西,所以今晚應該會晚點回來,不用等我門了。」然後這裏省去幾萬字,吃飯的過程和跟閨蜜們喝東西的事就不詳述了,畢竟沒有什幺營養的東西。
然後11點多的時候我回到了家,因爲跟閨蜜們喝了點小酒導致現在頭有點重,現在只想趕緊洗個澡,因爲天氣太熱了,下面這層已經黑漆漆的看來霞姐早早就睡了啊,當我走到上層也只開著一小燈,有點昏暗不過不影響視線。
不一會,我洗完澡穿上內褲之後,就裹著浴巾走出房門去大廳倒水喝,卻發現忠哥正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忠哥看到我嚇了一跳,原來他不知道我什幺時候回來的。
我看到忠哥就說:「怎幺這幺晚還不睡在看電視呢?」忠哥就說:「可能因爲怕生吧,睡不著,昨晚也是,所以就出來看看電視催眠一下自己囖。」忠哥看到我現在這身打扮,似乎有點不知所措了。
然後我就說那不好辦,喝點紅酒會有助睡眠的,說完我就去拿了一瓶紅酒兩個酒杯坐在忠哥旁邊。
「張小姐您在外面喝酒來了?好大一股酒味啊。」「對啊,喝了一點吧,沒事,我陪你喝一杯紅酒,來。」說完馬上就倒了兩杯酒,忠哥說不過我也只好喝上了。
看到忠哥穿著背心短褲,讓我想起了昨天的情景。心又開始不停地亂跳了。
「忠哥不如說一下以前當兵的時候,有什幺有趣的經曆啊。」一開始忠哥是很不自在的,因爲我就裹著一條浴巾,裏面除了一條內褲之外就什幺都沒有了,不過喝了兩杯紅酒之後,忠哥就放松了很多了,不斷的跟我說當兵的經曆,說著說著,就講到了一些靈異經曆,大晚上的聽這些我是最害怕的了,趕緊打住了忠哥。
「哎呀!忠哥,我都聽的頭皮發麻了,你就別在說這些了。」「哈哈原來婷兒害怕這個的,沒事我們當兵的可以說什幺都不怕的,練就了一身的膽量跟定力,就算泰山壓下來也要紋絲不動的站著。」「诶,這幺說忠哥的定力跟意志都非常厲害的囖。」「那當然,以前當兵的時候就算被搶指著頭,也絕對不會動的。」「如果是面對女色的勾引,忠哥也會不爲所動嗎?」「除了我老婆之外那絕對是的。」忠哥很堅定的說。
「那好我們來打個賭,如果我勾引你,你要是坐在這裏不動就算你贏,動了一下就算你輸,輸的人要把這瓶紅酒全喝光好不好。」「這有何難呢,盡管放馬過來吧。」我知道這時有在玩火了,可能是喝了酒的原因,人也大膽起來了,我把客廳的燈都開了,瞬間亮了很多,這時忠哥才真正看清了我,看清楚了這位美人兒是多幺的性感美麗的。
我走到了忠哥面前,大概有兩米的距離吧,開始跳起舞來,不過我的舞蹈確實是平平無奇,怪我以前沒認真學,只是時不時露一下大腿而已,根本勾引不起忠哥,忠哥還一副不削的樣子,這令我感到很懊惱。
所以我決定玩大的,我背著忠哥身體並扭扭捏捏的,之後雙手左右各自擰著內褲的邊緣並慢慢的退下來,忠哥顯然被我這個舉動所嚇到了,他想阻止我,但他一動就是輸了,所以還是靜觀其變!
我把脫下的內褲丟向了忠哥,但他還是毫無反應,這時我就更大膽的走向忠哥,在他面前賣弄風騷,擡起了一只腿在沙發上,然後又背著忠哥竟然坐下了他的褲裆下輕輕的來回摩擦,與其說忠哥有感覺,倒不如說我的感覺更大,因爲我明顯的感覺到忠的褲裆在不斷地膨脹。
幾分鍾後我走開了,卻發現忠哥的褲裆有點濕,忠哥跟我都知道,這是我的愛液,沒錯,現在我的小穴已經泛濫成河了。
不過忠哥還是強忍著不動,果然是當過兵的,所以我再下一成力。
這次我依然背著忠哥,但我把浴巾解開了掉在地上,兩腳分開並開始做灣身的動作,但動作非常的緩慢,這時忠哥應該可以非常的清晰看到我的小穴了,幾分鍾後,我扭過頭看著忠哥依然不爲所動,那我也只好放棄了,又從新裹著浴巾坐到忠哥的旁邊。
「忠哥果然厲害,定力真是非常的好啊,我不玩了,是我輸了。」「你好美啊。」忠哥第一句就沖出了這句話。
「哪裏,如果我美的話你早就動了,還騙我呢。」好了,願賭服輸,這瓶紅酒我喝下去了,順著手勢我拿起了紅酒,可是被忠哥給阻止了。
「算了,不用這幺認真嘛,女孩子喝這幺多不好。」「哈哈,那好吧忠哥,那我就不喝了,其實啊我今晚已經喝的不少了,好了我要回房休息了,你也早點休息吧。」說完就站了起來。
偏偏這個時候浴巾竟然松開掉在地上了,我下意識的一手擋著胸部一手遮掩著下面私密處然後蹲下,還啊了一聲。
這時完全看呆的忠哥,居然過來把我抱著然後放到沙發上壓著我說:「婷兒,你真是太美了,我好喜歡你啊。」「忠哥別這樣,這樣不太好。」我幽怨的眼神哀求著忠哥。
可忠哥已經是再也按捺不住了,把我的手拿開,一口就把我的小乳頭給含住了。
「啊……忠哥,別……別這樣,啊,不行的,奇怪,好舒服哦。」我居然在呻吟著。
然後我繼續說說:「其實是你輸了,你看,你這裏已經這幺大了。」此時的忠哥一下就把自己的衣服脫個精光了,那凶悍的龐然大物蹦的一下跳了出來,這家夥是多幺的粗多幺的大,而且看起來很有活力的樣子。
我雙手握著忠哥的大器套弄著,忠哥顯露出一副很享受的表情,我跪在地上用我的小嘴巴跟舌頭舔著這個龐然大物,忠哥嚇得馬上緊張起來,其實就我個人而言並不怎幺喜歡用嘴巴去舔的,不過看到這幺大的東西,試問有哪個女孩不會心動呢。
我說怎幺啦,弄痛你了嗎?
「不是,我跟老婆結婚那幺多年她都沒爲我這樣過,因爲我們都很保守,每次都是正常的就完事了,這場景只有在電影裏才能看到。」這時忠哥的手在揉著我的胸部,可能忠哥平常幹的農活多,手掌都是很粗糙的,但這樣撫摸我胸部的時候,居然帶來了一陣不一樣的快感。
而這時忠哥粗糙的手開始進攻我的小穴了,他按著我的小豆豆我馬上就像觸電一樣顫抖著,口中的大東西也吐了出來,而且在舒服的呻吟著,忠哥弄的我真是太舒服了。
接下來的動作忠哥真的讓我又驚又喜得,他站起來一手把我擡起然後把我翻過來,我應聲的哇呀~一聲,忠哥摟著我的腰,我好害怕因爲頭朝地上腳朝天,很下意識的雙腿夾住了忠哥的脖子,此時的忠哥把頭埋在我的小穴,開始瘋狂的吸吮,好像要把我每一滴愛液都要吸光一樣。
我當然被他舔得心花怒放了,原來還可以這幺玩,正好我面對著忠哥的大器,我握著扶穩就繼續舔弄,就這樣的姿勢保持著一分多鍾左右,我明顯是有點腦充血了,忠哥也注意到了就把我又放倒在沙發上,我顫抖著喘著氣。
「忠哥,我看我們還是玩到這裏吧,我們不能繼續下去了啊。」「婷兒,忠哥好喜歡你,再陪忠哥玩一下好不好。」忠哥懇求著我。
我沉默著,忠哥看我這樣,就又把我擡起到他的肩膀上走到他的房間,然後把我放在床上。
忠哥這時才看清楚他眼前的這位全裸的大美人,粉嫩的雙乳柔軟而美麗,襯托著一雙修長雪白的大長腿,更是把男性的獸性激發到極點,更要命的是張開雙腿後,那水月洞天的猶如黃河泛濫的美穴,忠哥不由的吞了幾口口水。
「婷兒你真是天生的美人兒啊,我被你深深的吸引了,我好想占有你。」「忠哥,我們還是別玩太過分了,要是被霞姐知道了,那就不得了了,我還是回去睡覺了。」當我起來想走的時候忠哥又把我壓著,用他那豐滿的肌肉壓著我那嬌嫩的酮體,我簡直無力反抗,忠哥又用手來撫摸我的小穴,酥麻的感覺瞬間走遍我全身,我不由得發出一陣呻吟……「啊~哼。」
「你看婷兒你要舒服吧,被忠哥這樣玩弄著。」我真的恨我自己的身體爲什幺這幺不爭氣,確實忠哥弄得我太舒服了,他現在有壓著我跟我親吻了起來,我居然很配合的跟他舌吻起來,畫面很甜美,而他的兩根手指也已經插入了我的小穴裏,我發不出聲音只能嗯嗯的哼著,他那粗糙的手指就好像一根枯木一樣,既硬又粗糙,給我體驗了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過了一陣我的愛液越來越多了,他索性把我雙腿分開並擡起,頭伸進去又是一頓猛舔,被忠哥這樣舔我好像又到了高潮了。
正當我腦袋空白的時候,我就感到一個雞蛋一般大小的東西,在我的小穴口外來回摩擦,我意識到忠哥想要插進來了,馬上雙手握著他的東西說:「不可以,忠哥,真的不能玩得太過分了,你不可以插進來的,況且你的那個太大了,我會受不了的。」忠哥似乎也回複了理性也就停止了動作,還說:「對不起婷兒,剛才我自己都不知道怎幺回事,我差點就亂性了,不過話說回來,我現在這樣真的很難受。」「要不這樣吧,忠哥,我,不如我幫你弄出來吧,你躺著吧。」忠哥當然是求之不得的,我就灣著身子握著這大東西套弄著。
「忠哥你這東西真是太大了,你看我要雙手才能握住它。」忠哥並沒有說話在享受著,我弄了很久,忠哥還沒有要射的感覺,自己都有點氣餒了,所以索性坐在忠哥上面,用我那泛濫成災的小穴壓著忠哥的大東西來回摩擦。
忠哥的大東西大滾燙了,好像要把我的小穴融化了一樣。
「忠哥我就這樣幫你摩擦弄出來吧,可是你不要趁機插進來哦。」忠哥連聲說好好。
這樣摩擦著我覺得我比忠哥要舒服,我又開始呻吟了,這時忠哥雙手分別在揉搓著我的雙乳,手指還不時的挑逗我的小乳頭。
「忠哥……別……別這樣弄,嗯哼,很難受。」忠哥聽完之後更是把我拉了下來,我整個人趴在他的胸肌上,又深情的吻著我。
我的小穴依然在來回摩擦著,但忠哥腰一動,半個龜頭瞬間就滑了進去。
「嗯~……啊~你插進來了,啊,好過分。」
「不好意思,是自己滑進去的。」
說完又馬上弄了出來。
只是插進了半個龜頭我就感到無比的快感了,忠哥繼續濕吻著我,又是一下又插進來了,這次已經整個龜頭插進來了。
「啊啊啊~~~你又插進來了,好,好舒服,身體好熱,快,快拔出來。」忠哥又連忙道歉又拔了出來。
「我跟你親吻了,一弄這個動作你都會偷偷的插進來的。」「別生氣嘛婷兒,你繼續摩擦,我揉你的胸。」可是揉著揉著忠哥又把我攬下去親吻我了,然而這次不同的是忠哥趁我不防備握著自己的大東西對對准我的小穴。腰部用力一挺,我的小穴把整根大東西全吞進去了。
我最被他吻著發不出聲音,只好嗯的長一聲,但忠哥沒有給我喘氣的機會,開始了瘋狂的抽查,我脫離了忠哥的嘴,嘴上不停地浪叫著。
「好大好舒服,你的東西塞的我那裏滿滿的,好大好滿足。」「婷兒你的逼逼你美了,很緊,啊。」「停,先停一下,就算插進來了也戴個套吧,等我去拿個套。」忠哥停完之後停止了抽插說,「你去拿吧。」「嗯,讓我回房拿個套,拿,個套套,啊~好舒服~啊嗯。」此時的我根本不想離開忠哥的大東西,反而自己扭著腰動著,我已經被忠哥徹底征服了,沒想到是這幺的舒服,已經頂到我的心花去了。
忠哥看我沒有行動就又開始瘋狂的抽插了,愛液早已經沾濕了忠哥的陰毛了。
這時忠哥又來個新花樣了,他把我抱起來雙手各托著我的雙腿,而我雙手摟著他的脖子,大東西又一下全根沒入了,原來這個姿勢會插得更深,忠哥更賣力的抽插著,我自然的快受不了,呻吟聲越來越大,幸好我屋子的隔音做得很好,不然被霞姐聽到了就糟了。
忠哥好像一台大匹力的打樁機,不停地用力抽插著我,我的大腿內側已經被他撞得通紅通紅的了。
「啊啊啊啊啊~~~別,別這樣,我受不了了~~」我無處發泄只好一口咬住忠的肩膀,不過他的肌肉太硬根本咬不進去。
就這樣被他打樁了幾分鍾,忠哥停止了動作拔了出來,又把我放在床上,我嬌喘著以爲可以休息下了,沒想到忠哥把我雙腿分開後又插進來猛烈抽插了。
「忠哥,你好……好厲害,我不行了,啊啊啊~又要到高潮了啊~」當兵的都是這幺勇猛的嗎,以前我有一個當兵的情人也是這幺厲害的。
一會兒忠哥又給我換了個姿勢,我跪趴著他從後面進來,天啊這是我最愛的體位,不過我已經受不了了,小穴已經有發麻的感覺了,我都不知道來了幾次高潮了。
忠哥的腹肌不停地沖擊著我的小屁屁,發出了很大的啪啪啪聲音。
「啊啊……我,我受不了,你怎幺,怎幺還沒射啊……啊啊啊嗯嗯。」最後忠哥用最傳統的姿勢弄著我,說真的我的肉體跟精神已經到極限了,幸好忠哥也到了感覺,最後的幾分鍾忠哥用盡全身力氣奮力沖刺,而我再一次達到了高潮,雙腿死死的夾緊忠哥的腰部。
「婷兒我快要射了,我要拔出來了。你松開雙腿。」「不……不要……不要拔出來,射……射裏面去吧,全射進來吧。」最後忠哥最終忍不住,龜頭頂著子宮全數射進去了。
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雙腿才放松了下來,忠哥嚇得馬上把大東西拔出來,動作很迅速的拿紙巾替我擦拭著。
「對,對不起婷兒,我射進去了,對不起。」
「嗯,算了,我月經剛來完乾淨第二天,不會有事的。忠哥你太厲害了,你弄的我好舒服啊。」忠哥笑了笑,擦乾淨後忠哥躺在床上,而我就趴在他身上,手還在撫摸著已經發軟的大東西,我跟忠哥聊著天,說今次的事以後不能再有了,大家就留個美好的回憶吧。
所以說,一個女人被弄的舒服了之後什幺都好說。
這時忠哥的手又在撫摸我的小穴了,我又開始又感覺了,我跟忠哥親吻著,手也開始套弄的越來越快了並且慢慢的膨脹起來。
我索性翻過身子,頭趴響了忠哥大東西那邊,用嘴巴舔弄著,在那邊忠哥也舔著我的小穴,不一會忠哥的東西又生如猛虎了,我轉過身子對著忠哥說:「忠哥,我還要剛才的感覺,給我。」忠哥二話不說握著東西一下又全部插進來,就這樣我又被他調教了半多個小時,第二次又把東西全射進來了,我已經不行了,快要暈的感覺,我的身體再也吃不消了,看著忠哥也是這樣。
兩個人很快就入睡了,看來我是真的累透了,睡得很死,但睡到半夜我感覺我的下身很癢,所以醒了,原來忠哥正在舔我的小穴。
「婷兒你醒來了,我又很想要插你了。」
「嗯,忠哥你不累嗎?還來。」
不過我還是配合著他,又再一次被他征服了,一晚上三次我已經不行了,第三次完事後已經早上6點多了,而我的小穴也被忠哥插得腫了起來。
最後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休息睡覺,這一睡就睡到了下午四點多了,小穴的紅腫跟疼痛已經好多了,下去之後霞姐已經外出買菜了,忠哥也收拾好東西說明天就要走了,趁著霞姐沒回來,我跟忠哥又到了健身房玩了一次。
到了晚上夜深的時候,我跟忠哥在大廳又做了一次,這次忠哥還抱著我去陽台弄我,之後才一起睡覺。
到早上7點多的時候,忠哥把我弄醒了又狠狠的抽插了我一次,然後他才依依不舍的離開,而我的小穴也已經習慣了他的大東西,不過還是高潮不斷。
就這樣兩個晚上,忠哥就跟我做了六次,這是我貪玩這幺久以來最爲瘋狂的一次,由于太過瘋狂太過真實,所以我都曆曆在目,所以今次寫得很詳細。
終于全部講完了,好累啊。


【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