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曆朝美女—李師師(作者:黃泉)

中國曆朝美女—李師師(作者:黃泉)




李師師

作者:黃泉
一、
李師師,是宋徽宗時汴梁人,家住在永慶坊,父親叫王寅。王寅的太太生下師師時,就因難産而去世,王寅只好父代母職,用豆漿當母乳喂養師師,所幸師師在襁褓時,從來沒有哭鬧過,因此讓王寅免去許多煩惱。

在汴梁有一個習俗,就是凡生了孩子,父母一定會帶著孩子到佛寺裏許願祈福。王寅對這孩子十分憐惜,就帶她到寶光寺去許願祈福。

王寅抱她到寶光寺,一個老和尚看到師師,看出師師將來定然是風塵中女子,就斥責師師說:「這是什幺地方,?竟然敢來!」。師師由出生之後都不曾哭過,可是一聽見老和尚說的話,卻哭了起來。老和尚看見她哭得凶,就摸摸師師的頭,師師就不哭了。

王寅看了,心裏很高興,心想:「這孩子和佛真有緣。」那時候,凡是做佛弟子的都叫“師”,所以王寅就叫她師師。

師師四歲時,因爲父親受官府誣陷,被判了死刑。師師無家可歸,就被一個叫李姥姥的妓院老鸨收養。李姥姥對師師仔細的教養,果然長大以後色藝絕倫,尤其是詩詞文賦更是令人贊賞,所以有許多慕名而來的文人雅士,都特地指名要與師師一起吟詩賦文。在汴梁,大家都知道金錢巷的歌妓院,第一把交椅就是李師師。

在師師十六歲那年,李姥姥就以三千兩白銀,把她的初夜給“賣”了,買主是當地糧行的錢少東主。

當天,金錢巷的歌妓院挂著朱紗粉燈,陣陣綠竹弦管奏著妙曼清音。前廳上,席開百桌,珍馐佳肴、美釀醇酒一應俱全;本屋裏,師師更是鳳冠霞披,有如閨秀出閣。

宴罷,曲終人散。錢少爺帶著微醺癫步,來到師師的本屋客室。「吱呀!」錢少爺推開雕門,一見師師低著頭坐在床緣,桌上的燭光映著清秀豔麗的容顔,?眉杏眼、挺鼻峭瘦、朱唇一點。而玲珑剔透的身材凹凸有致,看得錢少爺一陣心神蕩漾,心中直呼:「…三千兩白銀…值得!值得!…」

一直在沉默中師師,此時不禁熱淚盈眶。雖然師師自幼即來到歌妓院中,妓院裏的形形色色都看遍、知曉,也知道自己的命運必定有今日,心裏早已有底了,而且事前就跟李姥姥說定,不論是初夜獻紅;或是侍候留宿,都必須讓自己看上才願意,否則再多銀兩也不依。可是真的事到臨頭,師師也不禁懼怕、怨尤起來。

而錢少爺在衆過客中,可算是比較正派一點,對人總是彬彬有禮,毫無富家子弟的傲氣;對院中的姑娘也是溫柔體貼,從來也沒有財大氣粗的惡狀,可說是具備了“潘、驢、鄧、小、閑”(注:1。潘安的英俊--至少要穿著高級名牌、2。驢馬的大屌--不然也要床技高超、3。鄧通的財富--沒錢也要裝闊,出手大方、4。體貼的細語連哄帶騙、5。有閑功夫死纏爛打。)的《泡妞五字訣》,所以很得院裏姑娘的緣,這也是讓師師首肯的主因。

錢少爺來到師師面前,輕輕托起師師的臉龐,一看到師師含淚汪汪,不禁一怔,柔聲問道:「師師姑娘,?是否不願意?……是否被迫?……或是另有苦衷…」

錢少爺連問幾個問題,師師都不言語,只是搖著頭。

錢少爺繼續說:「師師姑娘,假如?不願意,那也沒關系,我絕不勉強,那那些錢數(三千兩白銀)就算給師師姑娘添個脂粉妝錢。」錢少爺說罷轉身就往外走。

師師這才開口,幽幽的說:「錢少爺,請留步!……真抱歉,我……我只是哀歎自己命薄而已,並非有意掃你的興……」

錢少爺回到師師面前,見到師師楚楚可憐仰著頭看他,不禁低下頭舔拭師師眼角的淚痕。像這種親熱、或者更激情的情況,師師是看多了,可是還算是“清倌”的師師,被這樣親吻倒是頭一回。因此,錢少爺這種溫柔的動作,讓師師既驚、且愛、又害羞,而身體竟然不由自主的顫?起來。

師師心想:「……這種事早晚都得遇上,再這幺自怨自艾也是于事無補,反而會絕了自己的後路,倒不如放寬心接受命運的安排吧……」師師慢慢想通了,遂一伸手環抱著錢少爺,讓他緊緊的貼著自己,然後往後躺臥床上,錢少爺當然順勢被抱著壓在師師身上。

錢少爺只覺得身下的佳人,全身柔若無骨,雖然隔著衣裳仍然可以感到肌膚的柔嫩與熱度,尤其是緊頂靠胸前的兩團豐肉,彷佛俱有無限的彈力。錢少爺開始發動攻勢,先以舌頭撬開師師的牙門,把舌頭伸到師師的嘴裏攪拌著,互相吞咽對方的唾液,而發出「啧!滋!啧!滋!」聲,好像品?美味一般。

熱情的擁吻,讓師師有點意亂情迷、如癡如醉,朦胧中覺得有一個硬物,頂在自己跨間的陰戶上,雖是隔著衣褲,但那硬物彷佛識途老馬一般,就對准著陰戶上的洞口、陰蒂磨蹭著。師師一會意到那是何物,不禁又是一陣羞澀,而陰道裏竟然産生一股熱潮,從子宮裏慢慢往外流,沿途溫暖著陰道內壁,真是舒服。

錢少爺的嘴離開師師的櫻唇,卻往臉頰、耳根、粉頸、、到處磨動著。而錢少爺手卻輕輕的拉開師師腰帶上的活結,然後把師師的衣襟向兩側分開,露出粉白的胸部,兩顆豐乳便像彈出般的高聳著,頂上粉紅色的蒂頭也堅硬的挺著。錢少爺用手指甲,在豐乳的根部輕柔的劃著,轉著乳峰慢慢登上峰頂。

錢少爺這些解衣的動作,輕柔得讓沉醉在親吻中的師師毫無所覺,直到感到胸口有手指搔劃,才突然驚覺上身胸前已然真空,而發出一聲嬌羞的輕吟,卻也覺得一股從未有過的欲念正慢慢在升高。當師師感到乳峰上的蒂頭被捏住時,全身像受涼風習過一般,打了一個寒顫,也覺得汨汨而流的淫液,已經濡染自己的臀背了。

錢少爺看著師師閉著眼,臉上及頸上的紅暈久久不褪、看著她比平常紅潤許多的雙唇,剛才激情的熱吻,在腦中一再地重演。錢少爺終于忍不住,低頭含著那玫瑰花蕾似的蒂頭。

師師「嘤!」又是一聲輕吟,兩手遮住了臉,卻挺一挺胸,讓錢少爺的雙唇與舌尖如電擊似的?痹全身。腦中的昏眩與肌膚的顫?,把師師心理與生理上的須要,與極度的喜悅露無遺表。師師喉間開始「唔…唔……」發出聲音,身體掙紮、翻轉、扭動,雙手不時揪扯錢少爺衣服。

錢少爺近乎粗魯地拉扯師師的下半截衣裳,師師自然反應的夾緊雙腿,接著又緩緩松了開來,微微地擡高身子,讓錢少爺順利地將衣裙褪下。錢少爺的唇立即落在師師光裸平滑的小腹上,一邊輕輕緩緩地噓著熱氣,一邊用臉頰與豐唇輾轉摩挲;而手掌也占據了叢林要塞,把手長平貼著沾染露珠的絨毛,輕輕的壓揉著。

師師「啊…啊…」地顫抖輕叫、喘息,只覺得如置身烈火熔爐裏一般,熱度幾乎要融化全身;又覺得如置身冰天雪地裏,直發寒顫。師師覺得這真是人間最痛苦又是極度歡愉的煎熬,讓自己已處在暈眩、神遊之狀態。

錢少爺的手指輕輕撫摩微聳的恥丘、隱隱泛著光澤的纖柔绻曲毛發、濡染濕滑鴻溝中凸硬的蒂蕾、、。師師氣喘籲籲地扭動著,不自主的張開雙腿、撐起腰,讓手掌與陰戶貼得更緊、更密。錢少爺見狀,突然地把臉埋向那已隱隱可見的桃花津渡、生之泉源,盡情用唇舌品賞沾露欲滴的幽蘭。

師師極度愉悅的身心,覺得身體彷佛讓滾燙的血液,充脹得像要炸開來似的,隨著錢少爺舌尖的輕重緩急扭動著,發出不由自主「嗯…唔…啊…」的淫亵呓語。

錢少爺的臉仍然埋在師師的腿跨間,雙手熟練的寬衣解帶,卸盡了所有蔽體、礙事衣物,與師師坦坦蕩蕩的相對。錢少爺起身跪坐在師師的身旁,欣賞著橫陳身前美豔不可方物的胴體;伸手牽著師師柔荑般的手腕,握住正在昂首吐信的玉柱。

師師略羞澀的縮一下,隨即以溫熱的掌心手握住硬脹的肉棒。師師溫柔的搓揉著肉棒,彷佛正在安撫一頭受激怒的野獸般;溫柔的撫摸著肉棒,彷佛是把玩一件藝品珍寶般愛不釋手。

這種溫柔的愛撫對錢少爺而言,卻彷佛是天崩地裂的震動,「啊!嗯!」的聲音可聽出正在激烈的顫抖。錢少爺終于忍受不了,跪在師師的腿間,慢慢趴伏在師師身上,感受著身下微妙的柔軟、光滑、與彈性,也讓硬脹的玉棒自行探索桃園仙境。



本主題由mmcwan21于2015-2-713:32關閉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