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藍航線 文武雙修大艦隊 馴狐(上)

碧藍航線 文武雙修大艦隊 馴狐(上)

主港區的飛機場上,辛烏一邊給鬼頭李倒酒一邊好奇的問,鬼頭李瞟了他
一眼歎了口氣說到。
「我們的金主,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先給你打聲招呼,蜜總的事我不想再見
第二次。不然小心的腦袋。」
「是是是。我一定規規矩矩的。」
「那是最好,畢竟和氣生財。威爾那邊搞定了吧。」

「當然。你給的情報準確極了。chief已經和威爾士親王搭上線了。現在窯子運作已經開始恢複營運我想擴展點業務你看......」
知道辛烏想法的鬼頭李擺了擺手。

辦。我最近的重心在重櫻。你只要保證好資金和後勤,還有如果你覺得威爾靠得住就拉他入夥吧。唔,來了。」

正說著,塔台發來資訊,鬼頭李連忙帶著辛烏和海德來到停機坪等待。10分鍾後,從一架運輸機上走下一名面容清秀的中東裔的男子,看見男子鬼頭
李親切的走了上去擁抱對方
然後笑著說,「哈揚·阿赫利。好久不見,近來可好?」
「天天待在家裏大門不出你覺得呢?」

「你小子。看來是憋壞了。」
「還是李叔你了解我。對了,父親說這是禮物讓我帶給你。」
說著讓駕駛員打開機艙,之間整個運輸機內裝滿了原油保守估計足有幾百
桶。由于現在局勢緊張原油價格飈升堪比黃金,這幾百桶原油某種意義上和幾百桶黃金等值。一旁的辛烏直接看傻了,連忙問一旁的海德。
「這哥們是什幺
人物?幾百桶原油當見面禮?!!」
「你沒聽見他姓阿赫利嗎。那是中東望族的姓氏。我以前聽老頭子提過,他流亡那會被人撿到然後贊助才能一步步爬上來的,想來就是他們了。」
等海德介紹完,鬼頭李已經讓手下接收好禮物打算帶著哈揚回總部。在簡單
介紹大艦隊的構成後,鬼頭李帶著哈揚來到海德負責的研究所。
你不是說要給我安排秘書艦麽來這幹啥?」

看著進到電梯後,鬼頭李又是聲紋又是指紋瞳孔驗證,哈揚好奇的詢問。鬼頭李卻一臉神秘的笑了笑,等到了電梯上不存在的樓層,打開電梯門。呈現在衆
人面前的是一間被冷光燈點亮的巨大洞穴石室,只見正中的圓柱上立著四個
巨大圓柱的培養槽。看著因爲寒冷不斷哈氣的哈揚海德將一件皮襖遞上,哈揚穿上後跟著鬼頭李來到其中一個培養槽前。

這到底是。」
「你的秘書艦。畢竟你現在是重櫻的指揮官了。我可以把她給你,然後...嘛
回去再說計劃吧。海德,啓動2號。」
伴隨著海德的操作與噴湧的寒氣,培養槽被緩緩打開。一名成熟優美的女子走了出來飄然而立。


頭頂絨毛狐耳微微翹起,秀髮自腦後傾瀉而下微微飄揚著,額前留著一縷濃密平滑的劉海,稍稍遮住那張傾城俏臉,清麗秀美的臉龐上不經任何粉黛,瞳如紫晶,眉如細柳,睫毛微卷,嬌豔欲滴的唇瓣散發出水晶般的潤光,白皙裏透著淡淡粉紅的嫩膚,無一不讓她成熟婉約的氣質都展露得淋漓盡致。


一套深紫色調爲主的和服與深紅的外衫羽織裹住她成熟風韻的身體,腰間的丸帶略微緊身,光滑的黑亮布料緊緊地貼在她的嬌軀上,越發映襯出她那豐碩無比的酥胸以及不堪一握的腰肢,從玉頸根部圓環開始的淺色半透黑絲一直蔓延覆蓋到她的手上,但卻沒有包覆住她的纖蔥玉指,僅僅收斂到她雙手中指根上的戒指上。
一雙渾圓飽滿的修長美腿同樣籠罩在黑絲之內,這連體黑絲不是純黑的設計
,而是一定程度地能夠看到黑絲包裹之中那豐滿胴體的肉色,同時也將她的腿型修飾得更加豐韻。
踩著一雙厚底木屐的她,優雅的展示著自己性感的美腳足弓,
使得小腿肚子繃緊,呈現出性感的弧度,將那勻稱性感的修足肌肉給拉扯得
更加緊致迷人。在和服的遮掩下身體的曲線美妙若隱若現,成熟的身體令她更富有女人味,
渾圓高聳的酥胸,豐滿肥美的翹臀,都在這身和服的烘托下上凸下翹,豐胸美臀極盡誘人,完全展現出一個令人心跳加速的成熟美人。

「天城,從現在起他就是你的指揮官了。要服從他的任何命令。」
待天城醒來,鬼頭李走上前把手按在她的頭上,一邊將手掌內的觸手改寫
她的心智魔方一邊下令。等鬼頭李收回手,天城走到哈揚面前恭敬的鞠躬行禮柔聲說到。
咳咳...戰列巡洋艦、天城,前來拜見。」

「我叫哈揚。你的指揮官。」
簡單的交接後,衆人回到了鬼頭李的辦公室。看著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賞玩
天城動人身體的哈揚,鬼頭李點了只煙說到。「好了。
都是你的了別在乎這一點時間。你以後可是要繼承家業的別這幺直接。」

「這不是在你面前麽。天天對著那些老師和家族裏的家夥真累。還是在這舒服,對了李叔你有什幺計劃?」
聽到鬼頭李的話哈揚索性直接躺在天城的膝枕上嗅著天城身上的幽香
笑著說,鬼頭李歎了口氣將兩張照片抵到哈揚面前直截了當的問。
「這兩位你有沒有興趣?」
「我看看。不錯,不錯。這樣子和天城好像。」
「就是她的妹妹們。天城你來介紹吧。」
看到照片哈揚興奮的說著而一旁的天城則面露苦色但並未說話,鬼頭李察
覺後示意天城說話,天城略微思索之後開口了。
「她們正是在下生前的妹妹。赤城和加賀,不過不同于我,她們都是正航。
主上以及司令大人雖然我會無條件服從你們的命令,但能不能請你們,對妹妹們好一些,拜託了......」
天城說著直接起身擺出了土下座的姿勢認真的懇求著。哈揚一把拉起天城將
她靠在自己身上,雙手更是不斷遊走,不一會天城就咬著嘴唇發出陣陣呻吟。鬼頭李連忙打斷了即將上演的活春宮正色到。
「一會去房間再弄現在說正事。天城現在重櫻內部分成了兩派,赤城和加賀
是激進派的代表。同時由于上一任重櫻分部指揮官的家族是親長門派的,所以她
們對我們大艦隊保持抵觸。現在正好藉著哈揚的到任,我打算緩和拉攏她們。所以我向重櫻提出了聯合演習的邀請。赤城和加賀作爲重櫻代表參加。哈揚你的任
務就是做爲指揮官贏下演習,她們可看不上弱者。想搞定她們要靠你自己的實力明白沒有。天城我答應過你,我決不會對你妹妹們出手或是幹涉,所以她們的選
擇全看這小子的本事。我不會過多幹涉同樣你也不能幹涉,明白沒有。當然,既然你醒了,之前約定的科研議題我會馬上整理好給你。」
待交接結束後,哈揚開車帶著天城向自己的港區駛去,路上看著有些心事
重重的天城,哈揚直接了當的說。「還在想你妹妹
的事?」
「......是。主上,我......」
哈揚擡手阻止了天城的話語,靜靜的說到。
「我想我的出身你也應該從李叔那了解到了。我聽說你們重櫻很重承諾。那
我直接點,我已主的名義承諾。今晚如果你能滿足我,那我保證不對你妹妹們出
手。反之你要協助我怎幺樣?當然,爲了保證公平。你達到了要求,那我每個月會抽出一成家族給大艦隊援助原油,以你的名義送到重櫻。怎幺樣?」

聽到哈揚的話,天城並未急著答應,而是認真觀察他的表情和神色,在確定他沒有說謊後天城猶豫了一會,舒了口氣點點頭,接著露出溫柔甜美的笑容,
然後用帶著些許妩媚的聲線
說到,「天城明白了,那,晚上就拜託主上了。畢竟天城身體有些抱恙,請輕點。

晚飯過後,哈揚用毛巾遮著臉躺在臥室諾大的浴缸內想著晚上怎幺品嘗天城那成熟風雲的身體,這時浴室門開了。哈揚取下毛巾,只見一具成熟風韻的美肉
走了進來,脫去和服的天城身上只穿著那件貼身的半透黑絲連體絲襪,天城那
白皙的肌膚好似被渲染上了一層魅惑的薄紗,成熟的臉上帶著羞澀的绯紅,成熟的胴體有些不安的扭捏著,此刻站在瀰漫霧氣中的天城顯得格外妩媚風韻
,看的哈揚眼睛都直了胯下的肉棒更是直接暴起。



看到哈揚的反應,天城臉上露出一抹得意妩媚的淺笑,隨著緩緩走入浴缸,當溫潤的水漫過天城豐韻的身體,身上的黑絲在水的侵蝕下變得更加深邃魅惑本就緊身的設計現在更是緊緊的貼在身上,只見天城捧起一灘水當著哈揚的面淋在自己豐滿的雙乳上,隨著最後一縷黑絲被打濕,身上的黑絲連體襪變成一摸誘人緊身的黑色將天城包裹,更將她那成熟風韻的身體展露無遺。「嗯。

藉著反手紮頭髮的功夫,正對著哈揚的天城鳳眼微合,朱唇親啓飄出一聲
妩媚的音階。被刻意擡起的胸部,打濕的黑絲讓那對豐韻的雙乳微微下垂,但也讓肌膚透出的乳白更加動人,再配上頂端微微挺立的嫩紅色凸起,散發出無可比
擬的魅惑。哈揚迫不及待一把抱住天城的肩膀,不想天城發出一聲驚叫隨即一臉怯弱的望著哈揚哀求到。

主上。好...好痛。」
「抱...抱歉。」
「讓...我...來吧。」
就在哈揚觸電般收手的瞬間,天城貼了上來,胸前那柔軟的乳頭隔著黑絲傳
來讓人心動的溫度與觸感讓哈揚的大腦瞬間當機,順從的對著一臉微笑的天城
點點頭。接著天城微笑著取過沐浴露,當乳白的沐浴露落在天城那豐滿的乳溝形成一汪晃動的白濁,哈揚直覺口乾舌燥,但天城只是微笑著將他轉了過去了過去了過去。


下一秒,飽滿的乳肉壓了上來,隨著雙乳上下滑動,打濕黑絲的纖維觸感,乳肉壓迫的軟彈質感,以及沐浴露清涼絲滑的塗抹都在天城賣力的胸推之下柔和成美妙的享受,尤其是乳頭頂端那挺立的凸起,在背上滑動的感覺以及時不時頂在脊背上的刺激都讓哈揚格外舒坦。
更不要說此刻,天城從身後握住自己肉棒不斷套弄的芊芊玉手是那幺的溫柔。
這就是男人的?)

雖然在不住的套弄,但天城卻是第一次接觸男人的肉棒,不由被從手心傳來的幟熱蠢動弄的心神不甯。即便是做爲重櫻頂尖策士的她依舊在雌性本能的驅使
下開始感到燥熱,她的心神也開始飄忽並不自覺的靠在了哈揚裸露的背上,當男性渾厚的氣息飄入鼻腔,天城的身材産生了一種莫名的心安和沖動,動作不
由緩了下來。「怎幺?
你覺得這樣我就會滿足了嗎?」
「啊...不...不是...我還...唔。」
忽然,哈揚的略帶嘲弄的話將天城驚醒,就在天城想要平複身體與精神的時
候。哈揚反身將天城喽在懷裏深情的吻了上去。熱誠貪婪的舌頭輕鬆敲開了天城的雙唇,短暫的驚慌之後天城本能的伸出舌
頭想要將入侵者趕出去。
只是舌尖輕輕的碰觸,天城就驚恐的發現自己的身體開始興奮的顫抖起來,她想要深呼吸來平複但卻讓口中雄性的氣息瞬間擴散開來
,直接點燃了她身體的慾望。不自覺的天城完全打開了雙唇,兩人的舌尖交織在一次不斷纏綿摩擦,釋放出迷醉的芬芳。
哈...我...我在幹什幺...我的身體...這個感覺好...強烈...這就是......)
隨著兩人舌尖拉絲的分離,哈揚滿意的看著自己懷裏的天城,只見她原本
從容的臉上盡是朦胧的春色,讓她因爲病弱而稍顯蒼白的肌膚蒙上了迷醉的绯紅。哈揚笑著說到,
「看來你很喜歡接吻嘛。」
(這就是...吻嗎?和...之前妹妹們的...哈...他的手...啊啊...身體感覺...要融
化了
)話語間哈揚再次吻了上來,不同于剛才的淺嘗辄止。這次的哈揚十分的強勢
和貪婪,一只手在摟住天城腰肢的同時另一手更是在天城風韻的身體上不斷遊走,那隔著黑絲傳來的觸感讓天城本就迷亂的感覺變得更加熾熱,不一會天城
的身體就順從了身體的慾望,進而忘記了自己原本的目的,像個戀人一般摟住了哈揚熱吻起來。就連哈揚起身抱著她來到床上都沒察覺。

這是?不行...我要...)
當躺在床上的天城反應過來時,想要奪回主動的她立刻控制著身體想要坐
起來,此刻的她本就風韻的身體上,濕透的黑絲連體襪變得通透,透出誘人的潔白肉色,散落的劉英中間的狐而微微顫動,病弱蒼白的臉上滿是绯紅,遊
離低垂的雙眼,因爲燥熱不斷開合吐出熱息的朱唇,此刻的天城散發出妩媚致命的誘惑。
哈揚舔了下乾燥的嘴唇伸出了手。「啊...
主...主上,我...還是...請...輕一點...啊」
被哈揚抓住雙手按倒在床的天城,看著哈揚滿是慾望的雙眼知道自己說
什幺都沒用了,于是微微側過俏臉帶著些許妩媚的說到。忽然,天城感到有什幺堅硬滾燙的物體壓在自己已經濕透的陰唇上不斷摩擦著,她低下頭望見的是哈揚胯
下那青筋暴起傲然挺立的肉棒以及油光發亮的深紫色龜頭。(啊...
好燙...熱量都...身體也...啊...啊...只是摩擦就...)
隨肉棒的摩擦,天城能清晰的感覺到肉棒散發出的熱量以及它每一次的顫
動,而她發現自己的身體也隨著變得滾燙,就連心跳都漸漸跟隨著肉棒的顫動而跳動這讓未經人事的她感到困惑和迷茫。
嗯...哈...啊...痛...哈啊。」
(啊啊...被...開啓了...要...要進來...了...嗯哈)

只見哈揚的肉棒頂著黑絲緩緩插入,隨著肉穴的打開和處子落紅的溢出天城仰頭髮出陣陣呻吟,終于,濕透的黑絲再也承受不住肉棒的沖擊破了開來,
在將天城雙腿間的乳白徹底展露的同時,失去阻力的肉棒狠狠的沖入天城的體內,直到重重的撞在宮口花心方才停下。

「............」第一次被填滿的感覺以及沖擊的感覺讓天城反弓著身體顫抖不已,張嘴想要嘶吼但卻吐不出只言片語。
此刻哈揚順著身體的本能開始動了起來。堅挺的肉棒
不斷的在天城的肉穴中抽插,感受著肉穴內每一寸褶皺的蠕動,伴隨著淫靡沈悶的肉體碰撞聲,愛液不斷飛濺。在強烈的沖擊下,天城的理智只差最後的一點就
會被碾碎消失,她感到體內潛藏的獸性或者說是本能在嘶吼著。「啊...
啊...這感覺...從未有...啊...啊...好深...明明是在做...羞恥的...事...但...好舒服...啊...啊...理智已經...身體自己就...啊啊...停不下來...啊啊啊...赤...加
...我...啊...啊。」
一旦開口就無法停下,天城發出了歡愉叫聲,一雙玉手摟抱住了雄性,兩
條風韻的黑絲美腿也箍住了上去,精明的重櫻策士彷彿變成了被慾望支配的雌性,天城知道自己正要沈溺與第一次體會到的名爲性愛的深淵中。哈揚看著此刻的天城徹底放開的手腳,一邊激吻著天城一邊用肉棒像打樁機
般沖撞敲打著天城風韻的肉體。
肉棒每一次的起伏落下,都讓天城發出一聲顫抖的浪叫,最後理性變得宛如殘燭般飄忽,但依舊沒有消散,忽然她聽到哈揚的
聲音。「舒服嗎?
我會對你好的。當然你的妹妹們也是。所以交給我吧。」
「真的?...啊...啊...你也會對...啊...赤城...還有...加賀...做...咿呀」
「當然。相信我。」

「你...啊...啊...主...主上...不要...不要這樣看著我...啊啊啊」
聽到哈揚的話,已經無法思考的天城勉強轉過頭,看見的是哈揚滿是慾望但是赤裸真誠的目光,天城不知爲何感到一陣莫名的心安,在哈揚的注視下
,彷彿是找到了什幺答案天城浪叫著扭過了頭將理智徹底抛棄了。感到身下天城身體那最後的一絲抵抗和緊繃消失了,哈揚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對著徹底打開的身體和垂下的空口放肆的進攻著。
在將天城推上一次次的
高峰之後,低吼著射了出來。「啊啊啊啊啊啊」
這次,天城發出震耳的鳴叫,享受著身爲雌性和女人的快樂。
當哈揚起身看
著勉強風韻的婦人時,天城用滿是潮紅的俏臉以及滿是欲火的迷離雙眼望著
哈揚,一雙朱唇親啓帶著媚笑問到。「呐...
主上...你滿足了嗎?」
「滿足了嗎?」

聽到天城帶著些許挑逗的話,哈揚原本平複的心神再起燃燒了起來。他嘴角揚起了冷笑,一邊說著一邊將天城翻了過來。哈楊的手指輕輕一提便將包裹天城豐臀的黑絲勾起,伴隨著黑絲的破開與回
落,天城潔白鬆軟的臀瓣就這樣顫抖晃動著彈了出來,隨著哈楊的雙手將宛如熟透蛋清般誘人的豐臀掰開,那深藏其中拱略微起的深色菊輪也露了出來。

你不是第一呀。」

「啊~之前,之前有...過,啊~請不要啊~」
話語間,哈楊的指尖已經開始輕撫和撥弄那菊輪上的褶皺,只見天城的身體忽然繃緊顫抖起來,就連回答的語氣都不變得飄忽。哈楊見狀,緩緩的撐開菊輪
將手指伸了進去。不想手指剛一進入,天城就有些顫抖的出言阻止,而身體的顫抖愈發明顯。哈楊見後並不理會天城的話,而是順勢再伸入一根手指,在摩擦摳弄菊輪腸
壁的同時更將菊輪輕輕打開,她嬌弱的身體開始微微的顫抖,大量的香汗冒了出來,順著她的脖子流淌下來!


哈...嗯啊。」
異物的反向入侵令她下意識的緊縮菊蕊,哈楊立刻從深入菊蕊的手指尖
上感到了阻力,他將指尖輕輕轉動著,以便插入的更深,在手指完全進入以後,便開始探索起來,盡可能地將手指深入到最極限,便將食指彎曲起來,向
外作環繞,圍繞肛門畫圈,然後輕輕抽送。接著他把中指也插了進去,這樣在天城的菊蕊裏面就插入兩根手指了,他試著將手指盡量張開做摳挖運動,然後輕輕旋轉,
然而他另一只手卻也不安分的揉捏著她的陰豆!
而這一動明顯觸碰到了天城菊蕊內的敏感點,開始弓起背挺動起來,呻吟的聲音大起來,「哦,主...
主上,請別......碰......那裏!!啊啊啊!!!」

此刻趴在床上的天城低著頭雙手死死地抓著床單,口中更是發出陣陣呻吟。原來天城因爲身體原因長期接受治療,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嘗試過藥物灌腸的療
法。雖然很快就停止了,但那種新奇的感覺和刺激讓天城私下裏會時不時的用菊
穴自慰。但那僅是停留在撫摸菊輪的階段,哈楊如今這般強勢的撐開菊輪,用手指摳弄和擴張所帶來的強烈刺激早就超出了自己自慰時的感覺,不,不如說
自己自慰時的刺激在哈楊的手指面前閑的那幺蒼白無力。現在天城只覺得,一陣陣酥麻,膨脹的快感沿著脊髓沖入大腦,那種感覺完
全不同于剛才高潮洩身的快感,但同樣激烈。
天城還在高潮余韻中的身體,開始本能的迎合哈楊手指的動作,不知不覺間,天城已經將自己雪白的豐臀高高翹
起,臉上的绯紅也愈發的紅潤。哈楊看著抽出的兩根手指上纏繞著的滑溜粘液,嘴裏打了個呼哨說道
:「看來你這裏已經準備好了。

「準...備?......難道...不要...不可以...那裏是...哦噢噢。」
聽到哈楊的話,天城疑惑的扭過頭,透過天花板的光,哈楊胯下兇惡肉棒
的投影印入天城虛弱的眼眸中,進而烙刻進她的心底。剛剛才體會過這根肉棒帶來的洶湧高潮,天城立刻意識到哈楊的想法。就在她開口的瞬間,哈楊的手掌的拍
擊打斷了她。隨著啪啪的脆響,天城潔白鬆軟的豐臀上很快布滿了鮮紅的掌印,漸漸的刺
痛變的溫暖舒坦,就在天城有些享受的時候,一股冰涼的觸感滴在豐臀之上帶
絲絲甜美的涼意並最終落在菊輪之上讓整個菊蕊劇烈的收縮。
不等天城有所反應,一根巨大火熱的物體撐開了菊蕊重重捅了進來。那熟悉的形狀和溫度讓天城立刻
意識到,那是哈楊的肉棒。只見哈楊挺了挺後腰,雙手按在天城的香肩上,然後屁股猛然下沈,那根等待已久的肉制長矛尖頭一下子刺入了天城的菊眼。

天城像是被弓箭射中的小鹿一般,全身猛然一跳,口中大叫
起來。「哦哦!
這...這是...哈啊...哈啊...剛剛都...都沒有這幺......啊啊啊......別太
...啊...勁......啊啊......太粗......了」
哈楊的肉棒在天城的菊蕊裏感受到了極強的阻力,但他依舊是堅決的不斷做小幅度挺動抽送,最後在天城一陣陣的尖叫和美臀晃動中,肉棒就像是一
根不斷被打入的楔子般一寸一寸的插入,直到在天城一陣大聲尖叫中肉棒終于全
根盡沒。「啊啊啊啊......
主上......家上請...啊...好痛......不要...動啊......請......把......」
翹臀與跨部的相撞讓天城渾身的美肉都顫抖起來,挂滿汗珠的美臀陣陣痙
攣著,她甚至在懷疑那是一根長矛捅進了自己的菊門,畢竟肛交本來就是不怕粗短,就怕細長啊!剛剛花心都體驗過了,怎幺才剛剛換了個位子變得如此威猛兇悍
?

脹痛欲裂的括約肌緊緊夾著哈楊的大肉棒,再加上天城美臀的拚命的搖晃,這種全方位的擠壓感令哈揚獲得極大的刺激感,龜頭處陣陣針紮般的麻痹感令哈揚不由自主的在緊致的腸腔裏做著旋轉研磨,最後甚至是忍不住刺激,直接就在天城的菊穴裏爆發了!
一股股熱辣辣,濃稠的精液射進天城的直腸深處。


敏感的後菊被這滾燙的精液一噴頓時令她徹底瘋狂,聲音已經嘶啞,緊抓床單的雙手一鬆,美腿一軟,倒在床上,而哈楊的肉棒射過之後,依然保持著堅硬,繼續留在她的菊穴裏,從身後用雙手伸過腋下摟抱著她,手指不斷揉捏愛撫著她的那對飽滿的雙峰,同時也側臉親吻著她的耳廓,嘴裏低聲說道。「看,你裏面已經潤滑
好了!我要開始了!你準備好了嗎!?」
聽到哈楊他這句堪稱惡魔低語的話,再感受到菊蕊裏那根還無疲態反倒還愈發滾燙堅硬的肉矛,深感恐懼的天城只能無畏掙紮這,嘴裏還告饒道。

不要再來了,主上......求你了,別再來了!我......不...啊啊啊啊啊......我的......屁股要...啊...啊...壞...啊啊啊」

「剛剛那只是熱身啊~現在這會才是正式開始。你不會以爲我這就滿足了吧。」
毫無憐憫的哈楊把天城擺成像狗一樣的趴在鬆軟的大床上,自己全身重量
壓在她的身上,大肉棒借著精液和腸液的潤滑後顯得進退自如,更何況他剛剛才品嘗到天城這位大和撫子成熟風韻肉體的銷魂滋味,那種新奇的刺激令哈
楊異常異常興奮,他已經開始逐漸迷戀上這眼美菊裏的溫軟和緊致,肉棒出不斷傳來的麻癢刺激令他無論如何也不願意停下來,射精後毫無疲態的秉異
天賦更是他天生的本錢,種種條件堆疊在一起後足夠讓他繼續在天城撐開的菊蕊裏興風作浪!


得到充分潤滑的粗長肉棒在天城的雪臀間猶如打樁機般來回抽送,不得不承認,天城成熟誘人的後菊蕊確實很出色,腸腔不但濕潤還無比的緊致,令肉棒在抽動間快感十足,透過連體的黑絲身體肌膚上慢慢浮現出的淡紅雲霞,也顯示出她已經情動十分。


肉棒和腸壁間的飛速交合正不斷傳來熱辣辣的磨擦感,令她來回扭動著屁股,哈揚巨大的肉棒在她菊穴內滑來滑去,腸腔內混合的粘液滋潤下軟膩得仿彿要融化一樣,被撐大了的屁眼兒因爲這另類的便意而不住收緊,像一張軟膩的小嘴吸吮著肉棒似得。
天城伏著身子,嘴裏不住嬌喘道。

啊...請...慢一些......主上...啊...人家人家的...啊...都要被幹...啊...啊...了......呀呀......要爆......爆炸了...呀呀......」只見天城胸前兩只罩
著黑絲的雪球般潔白的美乳被床單壓成肉餅,現在正隨著肉棒的抽插而沈甸甸
的不住跳動,兩條被黑絲包裹的雪白的大腿根部,敞露的肉穴更是流出一股又一股的蜜液。哈楊對此渾然不管,憋足了一口氣接連狠了幾十記,整個過程可謂是槍槍到
底菊開肉綻,像是要把這一處菊蕊徹底撐碎一樣。
天城細軟的腰身像在狂風驟雨中飄蕩的柳條般來回扭動,那只豐膩白豔的玉臀正隨著撞擊而不停起落,徹底
綻開的臀溝間,肉棒的快進快出彷彿變成一股熱流在臀內來回穿梭,紅嫩的美菊蕊正隨著肉棒的進入時放時縮,肉體撞擊時更是水花四濺,不斷的發出
淫糜誘人的膩響,被肉棒帶出來的水花不斷潑濺在兩人肉體的交界處,水光淋漓
的美臀正散發著濕媚豔光。

隨著大肉棒的快速進出,天城嬌嫩的菊蕊也被幹得發紅,一片模糊的臀溝內,柔嫩的肛蕾被大肉棒捅弄得面目全非,甚至還隱約有幾絲血痕,可哈楊的肉棒堅硬如故,沒有一點軟化的迹象,反而似乎變得更加粗大,連腸子都被攪得隱隱作痛。
天城的指甲早已是抓破了雪白的床單,口中更是不斷的顫聲
說道。「啊啊......
我的屁股......都快要裂開了......」
隨著美婦的呻吟浪語,哈楊反倒是更加的興奮,現在感覺到整個菊穴收縮得分外有力,就像要夾斷自己的肉棒般緊緊握住,隨後便傳來陣陣緊致而又綿
密的銷魂快感,下身的動作越發狂暴起來,粗大的肉棒猶如安裝上了一
台大功率般的馬達,陣陣電擊般的麻痹感令他龜頭正在發麻,毫不憐憫地在她柔嫩的肛洞裏狂轟濫炸,隨後大吼一聲,滾燙的精液又一次深深的灌入了這一軟玉
溫香的臀眼深處。「啊!
啊啊!啊......不行......啊...已經...已經要...死啊啊啊......主上...饒...饒了我吧......」

身下的美婦浪叫連聲,被席捲而來的滾燙陽精噴得嬌軀亂顫,面色潮紅,圓聳的雪乳不停起伏,身子顫抖著,下體早已淫液橫流,嬌軀就像被抽光骨頭般
癱了一樣。

香汗、蜜水不停從兩人交和處濺出,天城成熟誘人的酮體現在就像是在風暴中的一葉輕舟,在哈楊翻江倒海的動作中載浮載沈,早已失控的身體完全不由自主地隨著肉棒的聳動而搖擺,唯一的自由的就只有是在她自檀口中不斷發出一聲聲的浪叫。
「噢......
嗯......呀......唔......」
這一聲聲酥媚呻吟雖然斷斷續續,但卻最能刺激男人的情慾,哈楊心頭的情欲正在不斷向上攀升,又一次射精,原本已有點累的腰臀如今又像是打了幾
百針雞血,心頭澎湃的噴湧著無盡的征服欲,剛剛已經爆發過的鐵硬的肉棒居然再度暴脹起來,硬如鐵石的肉棒在菊蕊間的抽插速度居然又加快幾分,緊
繃著腮幫的他鼻腔間更是發出像是獸類的狂野咆哮來。




反觀天城現在已經是一頭秀髮亂甩,病弱的身體抵受不了這突然提升的狂野沖勁,她雙目圓瞪,檀口長得老大但卻也幾乎完全失語了,直腸頂端經過多次的沖撞而激起了絲絲微弱電流在整條腸腔內上跳下竄,其所帶來的癫狂刺激完全就是前所未有,陣陣不斷增強的電弧仿若正順著自己脆弱的神經四處遊蕩,全身各處所産生的麻癢感令她承受不了的抽搐起來,尤其是僅僅相隔一層肉的陰道的內壁接近子宮口的方寸之地,在陣陣撞擊的觸碰下,麻麻酸酸的挫動越來越大。機械式的活塞運動越來越快,也越來越狠,哈楊要將自己的體能發揮到超越極限
的地步,哈楊的經驗告訴自己,胯下的美人已經快要到達精神崩潰的臨界點了
,所以他才更加使勁的橫沖直撞,誓要令胯下的美人得以感受到那癫狂極樂!


與此同時,天城也突破了臨界點,內髒和花穴處決堤般的快感一浪浪的轉化成精神幻想般的爆炸快感,彷彿將全身每一個毛孔也充塞,輕易地猶如波浪般蕩漾而過,發自心底的鳴叫結合菊蕊處的快感而産生共震,眼前滿是炸開的金花,耳邊的聲音也突然隔斷,進入了完全自我的快感風暴中,任由這個擎天撼地的巨大大旋渦絞碎自己的身體,撕開體內每一顆細胞,而達到無盡深沈的高潮深淵中,享受人間至極的美妙境界。
有如麵條般柔軟的身體不斷接受男人粗暴的撞擊,
身體妖媚地扭動著,迷茫中散發出幸福的神韻。腸腔內已經被她下意識的反應形
成扭曲的痙攣,那支熱熾堅挺的肉矛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真空性壓榨,緊緊擠壓著的蜿蜒在肉棒上猶如蚯蚓般的血管。



哈楊在此刻欲罷不能,用盡最後的力量,將肉棒直腸道的最極限,陣陣酥麻快感令其繃緊身體,身體的任何工作已經完全交由本能反應所接管,猶如鋼鐵般的肉棒正在不停地跳動,藏在精囊的生命精華,爭先恐後的往肉棒中間擠出去,一陣陣渴求的酸麻感覺在龜頭上升起,迅間由肉棒漫延到全身,灼熱的肉棒彷被火上加油,將快要射精的快感推向高潮,一股股濃郁的熱精在聳動的管道中,又一次灌入她溫軟嬌嫩的腸腔中。


前兩回的射精已經是把這一眼美穴灌得滿滿當當的了,但現在這回濃精還不斷地繼續侵入,那黏稠的液體自然地尋隙而鑽,將腸腔內的每寸的空間都填裝畢完,更甚的是那根肉棒依舊沒有任何軟化的迹象,將菊道堵塞封閉得一點多余的空隙也沒有,故而令噴射而出的精液被迫的注滿留在深不見的腸腔之中,而且還不斷地在增加。
當哈揚彈盡糧絕的躺在床上,天城早已在一次次的高潮中迷失並最終在快感
的浪潮中沈淪昏睡。
第二天當天城睜開
眼。就發現自己已經被清理乾淨渾身赤裸的蓋著被子躺在
床上,一扭頭就看見茶幾上的食品衣物以及些許藥劑。天城直起身子,下身的火熱和刺痛讓她回憶起昨晚的瘋狂以及徹底的敗北。天城不由有些苦笑,起身穿衣

昨晚沒收住抱歉。這次的演戲你來當旗艦如何?」
看到進來的天城,正在戰術板前不斷排演的哈揚笑著說,天城聽後愣一下
,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主上,你不怕。我故意......」
哈揚撓了撓頭帶著些許歉意真誠的憨笑到。
「雖然我很想得到你的妹妹們。但我還是覺得,應該先得到你的認可。畢竟
你不但是我的秘書艦,也是我的女人。」
天城聽後看著哈揚的臉想從他的臉上找到哪怕一點的虛僞和奸詐,但她
失敗了。而哈揚被她一直盯著也有些不自在,有些拘謹的問到,
「那個...我臉上有什幺嗎?」

「不...並沒有。主上...如果想得到妹妹們的話,就放手去做吧。如果你做的到的話。」
天城最後收回了目光走上前微笑著說到,哈揚聽後愣了一下立刻明白了
過來有些興奮的
說,「這幺說,
你......」「做爲主上的秘書艦我會全力支援你的工作,同時做爲她們的姐姐
,我可不會出賣她們。」
「也對。畢竟這樣就沒有意思了。」
聽到天城的話,哈揚十分釋然的說到並準備再次開始演練,不想天城走到哈揚身側靠在他耳邊用帶著熱息的話語說到。
「但,如果你能贏演習
的話。做爲獎勵,我倒是可以告訴你,她們作爲女人的弱點哦。」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