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犬候群之月下美人

美女犬候群之月下美人





美女大姨姐春萍的小騷屄亂倫雜交的樂趣小茹山村美少女乞丐母女
淫樂麻將監獄風雲嬌妻在別的男人胯下呻吟嫂子與堂弟變態少年


隨手打開紅色「法拉利」跑車的車門,踏足于這處靜悄無人的公路旁邊,一股無法遏止的高興盤踞著我的心頭。

這架紅色名貴房車並非由我所擁有,我只是一個讀書讀不好的半吊子,仍然爲考上大學可憐地掙紮,配戴一副四百度近視鏡的重讀生。這架名車的主人,現正待在車的後座處。

「出來吧,小寵物。」

我從後座一拉狗帶,一具一絲不挂的誘人女體,四腳爬爬地從真皮沙發爬出這空廣的車外,落到了水泥的道路之上。

對不起,與其說她是一絲不挂,倒不如說她全身被漆上了一層白色底,黑色斑點的水彩。從她的一張面龐開端,直至她的粉頸、胴體、四肢以及陰肉周圍亦塗抹了一層閃閃發亮,油溶性質的黑白顔料,當她四肢著地的時候,從遠處看見時真的足夠以假亂真,把她當成真狗看待。

我足足花了一個小時來爲她塗上水彩,除了故意漏塗她的奶頭和大陰唇外,就連她的每只手指和腳指,以至她的會陰和肛門,我都仔細腸漆上去。當然,她身材的每寸肌膚我也順便玩味過了。

一個紅色的大型狗圈正套在她的脖子之上,連著狗帶的環扣更系有一個銀光閃閃的精巧狗牌,在她的身後更有一枝黑色苗條的玩具尾巴,深深地插入她的肛門之內,隨著她的爬舉動作而不斷擺動輕跳。
2020-6-2915:09上傳 下載附件(138.43KB)
這只母狗是跟我一起同居,一起生活的女人,但她可不是我的女友或老婆,而是我媽媽的親妹妹,跟我有著血緣關係的姨母,我媽媽從小就叫她小雅。

一年前,爲了要升讀大學,我從花蓮搬來台北,當時我父母把我交託給住在台北市郊的小雅姨照顧,但誰都沒法想到我們竟會演變成現在這種關係。

小雅姨比我媽年輕十二年,她從小已生得很俏麗,而且更是家中最聰慧,最懂討人歡心的一員,再加上她是家中的幺女,故此深受父母兄姐的呵護,也因此她的自負和自尊都比別人強很多。她大學畢業以後就進入大企業工作,經過十年的努力,現已成爲管理三十多人的高級經理,當中還包含了擁有博士學位的專業人才。

杏仁般的臉蛋,圓圓的眼睛,高高的鼻子,還有那點點迷人的朱唇,配搭出端莊賢淑而且和氣崇高的五官樣貌,這正是一張標準的美人臉子。

她是一位美貌才幹兼備的成功女性。

不知是什幺原因,每當我見到她現在這副下流的樣子,我就會無名火起,毫不客氣地把手中的狗帶用力一扯,小雅姨立即被拉得往前撲倒。

「我沒有時間跟你磨,做狗就要有個狗樣,爬也要爬快一點。」說畢,我一腳輕踢在她肉質硬朗的屁股蛋上,惹起圓渾的大臀肉一陣精采的顫動。

小雅姨沒有因爲我的粗暴而有所怯懦,她擡開端靜靜地望進我眼睛內,沈默地爬起身,跟在我的腳邊開端爬行。

我們在這段僻靜的小路上散步,四周只有夏夜的蟬鳴。在月光的照拂下,小雅姨那無可匹敵的完善胴體散發出極厲害的魅力。比起她的美貌,她的身材才更吸引。

小雅姨跟我媽媽一樣,屬于大胸部的女性,但卻沒有我媽般中年發福。雖已年屆三十之齡,但因爲經常健身而保持著流線型的女性曲線,那一條雙手能握的小蜂腰,與及那對俏麗苗條的兩腿,足以讓任何男人爲之猖狂。

十多年前,她仍留著一頭如雲秀髮,身穿亮麗的深藍色短裙校服,在飯前黃昏之中,坐在我身旁教我小學生功課時的美態,早已深深入入我的腦海之內。從那時候開端,我已被這位小姨姨包裹在衣衫下的巨乳和雪白的長腿而著迷。當時我就想,長大以後必定要找個像她一樣這幺俏麗的長腿女孩作妻子。

連我自己亦不敢信任,我居然有機會跟小雅姨單獨居住,當我來到小雅姨的居所時,我幾乎每晚都發著绮夢,夢中與隔壁的這位大美人覆雨翻雲。她可是我從小以來的目標,更是敬佩于心深處的美女,她現在真的屬于我了。

世事往往就是這幺諷刺,擁有接近完善的條件,卻反而令男士們敬而遠之。

也很難怪,太強的女人不是每個男人都可以吸收。小雅姨畢竟也只是一個女人,三十歲也沒有男友,她的芳心已不能用『寂寞』來形容,而應當用『膽怯』來比喻。

沒想到這幺剛強的面具之下,她本來這幺軟弱。在端莊的粉飾之下,她已經腐爛至這幺淫蕩和變態。

從路旁的一棵大樹上摺下一條樹枝,我狠狠地向那圓大的股肉上揮打。小雅姨吃痛後驚呼一聲,但卻沒有迴避,反而那支肛門中的尾巴,隨著她的盈臀擺動而左右搖晃,似是盼望多被痛打的樣子。

我的小雅姨不應當是這副德性的!

「賤格!」

樹枝重重鞭到她的女陰之上,這母狗忽地栽倒地上。我一拉狗帶,這母狗又再次爬起來持續前行。

我們同居後不久,她在家中的衣著開端隨便,我雖然只有十九歲,可不是純情至看不出情況。爲懂得決寂寞也好,爲了渲洩中心的抑郁和不滿也好,對我來說都不重要,我最終都佔領了她的身材,與及靈魂。

或許是因爲爲世不容的關係,她不斷地以古靈精怪的性愛來麻醉自己。最後甚至想被嚴重的性虐待,而最終她就變成了現在這副樣子,變成一條被男人拿來取樂的俏麗牝犬。

是的,她不是小雅姨,她只是一條母狗,世上最下流的母狗。

微風輕輕在我們身旁吹過,但卻吹不滅我們的慾火。一輛汽車從前方向我們駛近,車頭的鏡光更投射在我們的身上。母狗終于生出一點膽怯,爬行的速度緩緩降低。

「別掙紮了,反而會讓人注意的。」

我亦假裝若無其事般牽著她持續前行,她沒有再掙紮,但身材卻不由自主地發抖。當汽車駛至我們面前時,我感到非常之刺激和高興,把一個女人公然一絲不挂地牽在公路旁散步,還大慷慨方地讓路過的司機看個飽,真是很有趣的一回事。

「擡起你的狗頭!」

拉了拉那條狗帶,這母狗緩緩擡起了臉,讓陌生的車子燈光照到她的樣子。

在旁的我看著她因爬行而動搖不斷的豪乳,那兩顆鮮紅的乳頭已經脹起來。

明顯地,恥辱和裸露已喚起她暗藏的淫賤本性。

車中的司機並沒有創造她是一條人形犬,以安穩的速度跟我們擦身而過後,竟開著車子絕塵而去。

正笨蛋,這幺精彩的大美女,脫得精光地在路邊爬來爬去,你居然看也不看就開車走了,不是暴殄天物是什幺?

汽車逐漸遠去,我笑著蹲下身來,在母狗的身旁捏著她那把飽滿得不得了的豪乳,另一只手則像摸小狗般愛撫著她的頭頂。她的乳房雖然已失去了少女時代的堅挺,可是仍不至于下垂鬆弛,按在手中就似一團柔軟的麵粉團。乳尖上的奶頭已經發硬,在我的掌中更倍增愛撫的觸感。

我把手指伸入她成熟的性器內腔,熟練地一勾指頭,頂到了她微硬的G點上,我在她的耳邊輕吹一口吻,小聲地道:

「沒想到自少就是乖乖女的小雅姨姨,實則竟是條淫蕩的母狗,真想讓公公婆婆,舅父和老媽觀賞一下你現在這副狗樣,嘿嘿嘿……說不定他們也想操操你這母狗呢。」

隨著我的嘲笑和指頭的勾弄,母狗面上閃動著情緒豐富的表情,似是羞愧、似是苦楚、但更似是享受。從她的眼角中慢慢泛起一點淚光,可是她的嘴角更流出痛快的唾液。

「衰狗,吠幾聲來聽聽。」

母狗已不顧什幺儀態,向著大馬路的盡頭處高聲叫囂:

「汪汪!汪汪!!汪汪汪!!」

「哈哈哈……狗就是狗,你就盡情去放蕩,盡情地吠吧。」「汪汪汪!!汪汪!!嗚?!」

伸入母狗體內的手指突然感到一陣壓迫力,她的胴體也湧現輕微的緊泵,這是她高潮來臨的預兆。

當她快要發洩時,我把手指從她的肉壺內抽出來,還拉著一條銀色發亮,淫靡無倫的液體。在高潮邊沿被強制結束,成熟的身材難以抗拒這種可悲的酷刑,母狗竟主動地把她的臉貼到我心胸,乞求我讓她得到洩身的機會。

看到她閃亮亮的妙目,我突然生出一點心軟,可是一瞬間我又硬起了心腸。

「你只是狗嘛,高潮不高潮可由不得你啊。嘿嘿嘿嘿…」我一邊嘲笑著她,更把手指上的愛液物歸原主,塗回她的臉頰上。

快到手的高潮雖然被奪回去,但她的下體仍然流水不斷,被恥辱、被戲弄、被輕蔑的感到,最合實用來調教這種賤狗。

十分锺,在這漫長的十分锺裏,被燃起慾火的成熟肉體仍遭遇住了想要又要不到的苦楚。母狗三番四次用那白色黑斑的身材來磨擦我的腿邊,盼望能向我討好一下。

其實我很愛好這種感到,我感到她是實正地屬于我的,是我專用的性寵物。

而且我也信任她亦愛好這種子,因爲她已真正地屬于某個人,受控于某個人,被疼于某個人。

「嘿嘿……想要拉拉了嗎?」

母狗的眼內已再找不到女性的矜持,只剩下野獸般的狂喜,她已完整投入這個超乎想像的淫慾世界內。我從她的肛門中拔出了假尾巴,把尾巴的珠子插頭讓她自己咬著,拉著狗帶來到馬路邊。

我這智能與美貌並重的小雅姨當然明確我的壞主意,她就像條野狗一般,一絲不挂地蹲在大馬路旁邊,面向著馬路拉起糞來。看到這一幕,我竟然勃起了。

從她的肛門突然處傳來一聲怪響,她居然放了一個臭屁。

「哇,好臭!正衰狗!」

我用鞋底輕輕踩了一下她的粉背,在她的背後留下一個黑色汙穢的鞋印,她因這份強烈的恥辱而難過得低吟。在吸收著我的淩辱下,她那鮮紅的肛門口慢慢地增長突出,從花心中吐一團啡色的物體,這團汙物緩緩地伸出來跌到地上。

雖然是夜晚深宵,但夏天的氣象仍帶點燥熱,這條母狗可能因爲過于緊張,故此拉得非常之慢,大便的異味亦逐漸濃郁。

當她仍在享受拉糞的快感時,另一輛汽車又從遠處向我們駛過來,從她側面我看到她眼中充滿了複雜無比的變更。我笑著一摸她的頭頂,用手指劃了一圈,她才稍稍安心腸背轉了身材,變成背對馬路地拉糞。

汽車的光燈打在我這頭俏麗的寵物身上,明確照出肛門中仍有半截糞吊在空氣之中。她的眼睛緊緊合上,兩條細眉更皺成八字,支撐身材的手腳不斷發抖,呼吸聲沈重得連我也聽得到。

汽車在我們身後不足十呎經過,還帶起了一陣陰涼的勁風,母狗就似中風一般,在車子經過時仰首發出暢美的微哼,終放屙出了堵在體內的汙物,肛口還敏感地快速壓縮和放鬆。

直至汽車駛過去,她亦終于力盡,手腳無力地發軟跪在路旁,不停喘氣的面上卻湧現一臉回味的賤相。

「嘿嘿嘿……真是有夠賤的,擦乾淨屁股吧。」我輕拉狗帶,母狗咬著尾巴的嘴上突然笑了,非常馴服地跟在我的腳後跟,爬到一株大榕樹前,把屁股對上去,在粗糙的樹皮高低磨擦……

在一個安靜而隱蔽的長椅上,我靜靜地坐在椅上享受著,在我身前這頭成熟而又俏麗的美女犬正勤懇地爲我口交。她的小舌頭不斷舔食我的陽具,還簡潔地發出淫穢的吸吮和呻吟聲,十足一頭饑不擇食的野狗正在狼吞虎嚥一般。

她已經非常亢奮。

從剛才開端,她因被我玩弄而發情,但又被我強行不準她洩身,而現在更爲我雄壯的陽具口交,像她這種成年婦女又豈能忍耐。

她的手指偷偷地伸到兩腿之間,開端自我撫摸起來。我冷哼一聲,輕踢了她的大屁股一下,她以敬畏的眼力望向我,才把手放回地上。

狗,是要嚴格地管教的,尤其是這種淫賤的母狗。

我的視線慢慢集中到她的手段,心中忽然流過一種心痛。她手上有道疤痕,是她數年前被一個男人甩掉時,因看不開而留下的。聽老媽說,那個男人因爲受不了她的傲氣而放棄她。不僅如此,他還戀上了另一個男人,成果氣得她逝世去活來。

心高氣傲的她一時急怒攻心而幹了傻事,雖然及時發覺被救回一命,可她實在傷得太深,故自此以後她越來越孤僻,也越來越寂寞,直至我搬來跟她同住。

在她爲我口交的過程中,我的手提電話突然響起,我拿出電話一看顯示屏,腦內高興得感到一點麻痺。

「喂喂,老媽嗎?」

母狗全身僵硬,連口交也慌得停了下來,她怎都沒想到此時來電的竟會是她的親姐姐,我的媽媽。

我心中暗笑著,可是面貌卻滿不高興,用鞋尖挑了一下她的下陰,她微微一窒,再度開端停頓了的口舌服務。作爲一條狗,她還沒有羞恥的資格。

「怎幺了?嗯…嗯……我不在家裏……亞姨在哪裏……她不在家嗎?」一邊談電話,我仍一邊觀賞小雅姨那羞得現出淚光,陽根撐起面皮的窘態。但講真,她真的生得很俏麗,尤其是被我欺負時,她的神態就更爲動人。

我稍爲加大了力度,用鞋尖不斷地磨弄她的陰戶,她底本羞澀的表情因異常的快感而開端變更,變得非常妖豔淫蕩。

「嗯…她…噢,她好像約了朋友吃宵夜,男人還是女人?我怎幺知道……」當然是男人,而且現在還吃得津津有味呢!

恐怕我媽媽想破腦袋也想不到,當我和她通電話時,她那位乖妹妹正爲她的兒子含陽具吧。想到此處,我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捏了一把母狗那圓鼓鼓的豪乳,這幺柔軟質感的乳房實在是摸多少次都不會厭。

「好啦,好啦……放心吧,我會『看好』亞姨的,什幺?知道了,我會聽她的話啦。嗯……再見。」我按下電話制,不禁望著母狗淫笑。

「現在不知是誰要聽誰的話呢?嘿嘿……好了,要出了,唔……」長歎一聲,我把所有的精華都射進她的嘴裏。

不愧是我訓練有素的淫虐用女犬,當我發洩過後,她也很乖巧地爲我吸去殘留陽具之內的精液。這種事後服務,其實比起發洩當時更具滿足感。

「乖,躺下。」

這是平日訓練她的犬藝,她快速地躺在這片泥地上,兩手虛放,大腿張開,小腿屈曲,沒有塗上水彩的乳頭和貝肉猶其顯眼。她那張油了水彩的白臉,正高興地笑著,而且笑得很真,很快活的樣子,她還不忘伸出了舌頭來逗我高興。

我離開腳站到她面前,摸上了寶貝,用力一谷把尿液射往她的面上和口裏,她合起了眼睛,開端品嚐我射進口內的賞賜。

「嗯……嗯……」

回到法拉利內,我打開了上蓋,讓母狗坐在我的大腿上,我再度勃起的陽根已深深進入了她的身材,從後方姦淫著她。

侵佔著自己的姨媽,這個從小看著我長大的俏麗女子,收藏心底的尊貴女神,我感到了不枉此生的快活。

「母狗,主人每插你一下,你就吠一聲。開端!」「汪、汪、汪!!」

我一手握著她的小腰肢,一手摸上她抛動的大乳房,感受著小姨姨的體內溫暖。她蹲在車椅子上,一只手正捉緊駕駛盤保持平衡,另一只手禁不住而搓揉自己的乳房。

我用力往她的深處推,而她也努力地配合著我。由于剛才久久沒得到高潮,現在的她放浪地吠叫和擺腰,什幺矜持都沒有了,什幺理智都失去了,只有拼盡全力地與我倫亂,她腦裏大概只想到一件事。

高潮。

「汪、汪、汪!!汪、汪、汪!!」

「好舒服,小母狗!你的肉洞棒透了!來,持續叫!」每當我插她一次,她就盡情地吠叫一聲,而她每吠叫一聲,我就感到她的陰道壓縮得更爲強烈,也刺激我再次用力地插她。她學著狗的叫聲不停地吠出來,狗吠聲更傳遍附近的每個角落。

「小雅姨!我要……嗯……」

「啊?!!」

我們連合的身材同時一震,一起達到了最高的仙境,而我這外甥的精液更直接送入她這姨母的子宮深處。

迷糊之間,從汽車的倒後鏡裏,我好像見到小雅姨面上一個詭異的笑容。

咯咯咯……

一陣敲門聲打碎了我的甜夢,老不願意地我拖著身軀去應門。門一打開,我原是昏沈的睡意已經消散無蹤。

「日上三竿了,還不吃早餐嗎。」

門外正站著一位無可比較的大美女。

小雅姨束起了頭髮,一根一根柔軟的烏絲發蔭垂在額前和耳邊。她臉上化了一個淡淡的妝,淺藍的眼影和粉紅的唇色,雖然是淡了一點,但配襯出來的效果卻出奇地清麗脫俗。

她的小耳珠還有一對吊了鑽石的耳環,與及扣在粉頸的黑色緞帶鏈子,使她的氣質更爲崇高而耀眼。

神情飛揚的眼神,如沐春風的朝氣,無論怎幺看,都只像個二十歲左右的美麗女性,根本不能從她的外表看出她的實際年紀。

她身上穿著齊整的上班服,白色底襯暗紅色的外套,鼓脹的胸上扣了一個藍寶石扣針,下裆是一條短身的黑色裙子,露出了一雙白潔迷人的長腿。每次看到這對長腿,我都會感到一點點的暈浪。

「我面上有什幺嗎?」創造我無禮的眼力,小雅姨親切但胡疑地問我,她清晰的瞳孔聖潔得使我心生慚愧。

「噢,不,沒有……」

「嘻嘻……那就別發呆了,早餐快凍啦,姨姨還要上班的呀。」小雅姨微笑著,面上現出兩個可愛得讓人發瘋的酒窩,留下發呆的我自己去吃早餐。她是我見過最俏麗,最溫柔的女人。

我走進洗手間梳洗,但心裏似仍回味著剛才小雅姨那迷人的風采,與及昨夜古靈精怪的绮夢。

什幺跟什幺呀?

是否最近讀書的壓力太大,怎幺經常都發這種變態的夢境,試問老成穩重的小雅姨姨怎幺可能會這樣子。

坐到那張酸枝餐桌前,我喝了一杯鮮奶,但眼睛不時偷看對座的小雅姨。

「你睡得好像不太好呢。」

「嗯?!是嗎……哈哈哈……」大汗中。

「年輕人,有時該放鬆一下,否則對身心都不健康的。」小雅姨悠然地切著碟上的薄牛扒,陽光照遍她身上時,她簡直好像是會發光的女皇一樣,害我連偷看她也不敢。

有時,我都感到自己太膽小了。

「亞姨……」

「嗯,什幺……」

小雅姨倏然放下了銀製的餐刀,玲珑的眼眸凝定在我的面上,當中除了黑白分明的俏麗外,似乎還有一點我不明確的東西,那明亮的瞳孔視線嚇得我幾乎連心都跳出來。

「不,沒有……」

「是嗎……」

不知是否眼花,在背光中的她好像跳皮地嘟起了嘴,還有一點點的失落及怨怼。

「你要測驗就要注意睡眠,有需要的話,今晚就在我房裏拿一粒安息藥吧,很有效的。」

「是的,姨姨。」

沒來由的,忽然之間感到一陣莫名奧妙的高興,小弟弟神經病般地主動勃起來,我是不是有病呢?







我的戀製服女生情結風騷的新婚女秘書姐~再讓我多幹妳幾次少婦的憎恨我給女徒弟姐妹開苞
雲中鶴淫虐修羅刀老婆放尿被山民強暴操別人的女友在學校倉庫裏硬是上了導護媽媽的肉穴哥哥的貓耳女僕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