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主宰之溫清璇的可悲驕傲(作者:不詳)

大主宰之溫清璇的可悲驕傲(作者:不詳)



一片幽黑。淡淡的陰寒之氣,散發開來,令得人皮膚都是泛著寒意。

牧塵腳尖一點地面,身形便是毫不猶豫的掠了進去,而在他沖進棘刺鐵樹林的那陰影籠罩中時,他頓時感覺到體內原本猶如潮水般運轉的靈力,竟是在此時陡然靜止,仿佛凝固了一般。

牧塵面色凝重。他凝神催動了一下,然而靈力依舊是毫無反應,他身體表面的淡淡靈光,也是盡數的黯淡下去,那種足以一拳蹦碎山嶽般的磅礴力量,也是迅速的消退,那種猶如一下子變得虛弱起來的感覺。極其的難受。

「真不愧是禁靈陣。」牧塵皺了皺眉頭,喃喃道。

在其身後,洛璃與溫清璇也是緊緊跟隨,她們俏臉同樣是有些凝重。顯然也是察覺到體內被凝固的靈力。

在這種地方,靈力已經完完全全的失去了作用。

「這些小手段,也得用上了。」牧塵取出一件黑袍,遞給洛璃,黑袍與周圍的環境如出一轍,能夠很有效的掩蓋著身形,這種手段,若是在外面自然是沒有半點的作用,可在這種靈力感知失效的地方,視覺查探,卻是最主要的方式。

洛璃接過,然後穿上黑袍,頓時那玲珑窈窕的嬌軀便是被掩蓋在了黑袍之下,唯有著那張白皙精致的俏臉露在外面。

「喏。」牧塵再度將一件黑袍遞給溫清璇。

「難看死了。」溫清璇猶豫的道,她有著不小的潔癖,極少與異性有過直接的接觸,更何況要穿上牧塵拿出來的衣服,誰知道他有沒穿過……「你這樣太顯眼了。」牧塵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孩,那金黃色的戰甲,包裹著婀娜的嬌軀,凸顯出相當誘人的曲線,這一幕,光是在外面就能看得不少人眼睛發直,更何況是在這種單調的環境。

溫清璇似是察覺到牧塵掃視著她身體的目光,頓時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一把搶過黑袍,然後套在了身上,她畢竟不是什幺魯莽的性子,不會依靠著自己的喜好,給同伴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牧塵笑笑,也是取出黑袍籠罩了身體,然後手掌一揮,轉身便是沖進了那幽暗的森林之中,在其後面,兩女緊隨而至。

……在這裏不管你在靈力方面多厲害,都已經沒有任何的優勢,洛璃與溫清璇畢竟都是與靈力爲主要的修煉,所以當她們進入的第一步她們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優勢,現在她們戰鬥起來可能還比不上一個靈力難主修肉體的人!!!不過,這完全沒有絲毫動搖她們的心,一來對至尊靈液的勢在必得,二來也是對自己實力的信心!!!

牧塵小心翼翼並且快速的解決了三個一樣在潛伏的人,並且從中得到了衆院盟的大致情況,可惜,就在牧塵三人再度闖入並再次解決幾個看守的人時,衆院盟早在他們解決第一波人時就知道他們的闖入了。並且命秦風帶人前往清理牧塵等人!!

陰影籠罩的森林之中,一道道人影猶如蝗蟲般的自黑暗中湧了出來,那一道道凶狠的目光,直接是將前方的三道人影鎖定。◎牧塵見到眼前的這般陣仗,眉頭也是微微皺了皺,他倒是沒想到竟然這幺快就被秦風他們發現了。

洛璃與溫清璇也是靠近了牧塵,眸子冰冷的望著秦風,雖說對方人多勢衆,但想要吃下她們,恐怕也不是什幺簡單的事情。

「呵呵,牧塵,你可還真是天上有路你不走,地下無門你倒闖了進來。」秦風戲谑的望著牧塵,輕聲嘲笑道。

「你倒是看得起你。」牧塵也是笑了笑,他看了看周圍那黑壓壓的人群,道:

「怎幺?以爲這片區域無法動用靈力,所以很有底氣了嗎?」「這個時候還嘴硬。」秦風皺了皺眉頭,道:「不覺得這個時候,你應該表現出一點擔心才好嗎?」牧塵認真的想了想,道:「你倒是沒這個資格。」秦風啞然一笑,旋即他微微點頭,手掌輕輕揮下,那聲音,已是變得極爲的冷漠下來:「解決掉他們。」「咚!」他的聲音剛剛一落,周圍那近百道人影頓時整齊應喝,他們的身體表面,都是有著微光浮現,皮膚之上,閃爍著淡淡的光澤,看上去猶如金屬所鑄,散發著一種強悍之感,他們腳掌重重的一踏地面,身形便是暴沖了出去。

那種因爲數量彙聚起來的氣勢,倒是有種萬馬奔騰之感,相當的具有壓迫感。

牧塵等人也不廢話,暗中動用肉身的力量直接沖向衆人。戰鬥也在這一刻劇烈的上演,秦風馬上命令個人分開對戰牧塵三人,最後他自己更是對戰牧塵這個暫時三人中最厲害的人。「砰砰」不論是牧塵,還是絕色無雙的洛璃和溫清璇不時有人被吐血打飛出去。

石頭也是圍攻溫清璇的其中一人,看著眼前金色的戰甲,勾勒著窈窕纖細的嬌軀,雪白修長的脖頸,猶如天鵝般優雅,青絲如瀑,那金黃戰裙之下,修長筆直的雙腿,耀眼得令人移不開目光,絕美的容顔面對他們的圍攻不但沒有絲毫的慌亂,而且嘴角還微微的翹起,讓衆多的圍攻者一陣失神,石頭當然也不例外。

就在他失神的一瞬間,眼前出現了槍尖的影子,這下石頭心道:完了。

就在槍尖准備打到他身上時,石頭認命的閉上了眼睛,腦海出現了一幕幕的畫面,一個八九歲的瘦小少年在拼命的和一個高他一個頭的強壯少年對打,最後他被打得趴在上動彈不了,而樣貌有些醜陋的青年,這時卻淫……笑著越過他,一把將其身後樣貌雖然不是絕美但清純漂亮的十五六歲少女壓在地上,在她無力的掙紮中一把撕爛她的衣服,頓時,少年看見一具雪白的軀體被醜陋青年死死的壓著,而青年嘴巴卻不停的赤……裸少女的身軀亂親亂摸起來,之後,少年就看見青年擡頭對著他淫笑一下,然後,低頭嘴巴一把含住少女的粉色乳…頭,並且發出「吮吮」聲以及吞咽的聲音。期間少年不停的努力企圖再次站起來解救姐姐,可惜由于傷勢太重根本無法站起,最後少年眼睛模糊的看見青年一邊吸……吮少女的粉……乳,一邊解開褲子,然後,模糊的聽見少女的慘叫聲和模糊的看見青年趴在少女的身上不停的吸……吮粉乳,下身不停的前後進出少女的下體,並發出「啪啪」的聲音,最後少年眼前一黑,當少年再次醒來時已經在自己的房間,而她的姐姐卻已經在事發的當天自盡了。畫面又是一轉,看著自己沒有絲毫背景的家族,父親爲爭取他逃跑的機會被仇人殺死的畫面!!就在他認爲下一刻也像之前的人一樣被打得吐血飛出時,卻聽見溫清璇怒道:「無恥!!」石頭急忙睜開眼睛,頓時看見,其他剩下圍攻的人,各自拿著一條繩索,而繩索的另一邊卻綁住金槍,從而導致溫清璇一時間無法運用金槍……石頭看著距離胸前半寸左右的槍尖,心中又驚又怕。但是,還沒等他送一口氣,就聽見溫清璇嬌聲道:「臭男人果然沒有一個好東西,哼,你們以爲這樣就可以困住我嗎?現在我就讓你們知道廢物始終是廢物,就算現在我無法動用靈力一樣可以打趴你們!!」圍著溫清璇的衆多修煉者聞然,當即怒不可歇面色當時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他們好歹也是門派的精英何時聽見被人罵「廢物」的……溫清璇看見他們的臉色,不由輕笑一聲,然後開始快速的念咒起來。雖然。

剛才溫清璇的話確實異常的難聽,但是最後她那一笑,依舊把周圍的人迷得一陣恍惚,衆人也不是尋常的人,瞬間就恢複過來,雖然看著眼前容顔絕色,氣質高貴,身體窈窕纖細的溫清璇,心中一陣火熱,但是依舊無法消除被心中的怒火。

隨著溫清璇的念咒金色戰槍掙紮也越厲害,衆人心中一驚,不約而同的往繩索噴出一口精血,頓時繩索變得鮮紅起來,瞬間把金色戰槍禁锢的無法動彈。溫清璇發現無論如何都無法操控戰槍後,栁眉微皺,嬌怒道:「是你們逼我的!!

通通給我去死吧!!」。接著溫清璇放開手中的戰槍,雙手快速的結出一個無比繁瑣的印記,隨時她的動用,其背後突然出現一只龐大的全身金色鳳凰虛影。最後在她嬌聲道「去」,背後那只近乎實體的金色鳳凰當即沖向圍著她的衆人。沒有任何的奇迹出現,金色鳳凰當時就把早已在溫清璇召喚出鳳凰時就已經驚恐的臉色蒼白的衆人吐血撞飛,最後全部昏死過去了。最後,溫清璇也不由吐出一口越來,如此厲害的招式哪有可能沒有代價,不過還好溫清璇這招只是很短暫的時間失去了戰鬥能力,當下馬上拿出丹藥吞服……當她回頭時不由一驚,自己的背後竟然還有一個人在,原來那個就是石頭了,溫清璇知道剛才那招也是全面的攻擊,只是往一個方向攻擊的。但當她看見背後的人早已被自己的手段嚇的臉色毫無血色時,就知道這個人已經對她沒有任何的威脅,眼神不屑的道:「廢物一個!!」說完不在理會他默默的恢複體力,這時,溫清璇不由往牧塵他們方向看去……沒錯,石頭現在確實看著眼前絕色的容貌,同樣有著恐怖實力的溫清璇沒有絲毫對抗的心思,但是當他看見溫清璇眼中的不屑,以及再次聽見「廢物」二字時,腦海不由來浮現出當時一個樣貌醜陋的青年在打趴他後,眼中的那種不屑,並且同樣沒有多說什幺只是說「廢物」二字後,就越過他,一把拉著自己背後最疼自己最溫柔的姐姐,撕裂她的衣服,當他的臉吸吮姐姐的粉乳,撫摸姐姐的全身,最後還在姐姐痛不欲生的表情下和淒慘的慘叫中奪取她的貞操,當時他還記得醜陋青年故意雙手架起姐姐的雙腿,讓他清晰的看見醜陋青年的異物,前後不斷進出清純。漂亮。溫柔的姐姐私……處,每次的進出都伴隨著姐姐痛不欲生的慘叫,青年的興奮呻……吟,以及青年異物每次進出都帶有姐姐私……處的鮮血。

石頭心中不由怒吼道「我不是廢物,我不是!!」如果這時有人看過來的話,就看見石頭眼睛微紅的高舉右手,往溫清璇的後頸劈去。同時,剛好恢複過來,准備解決身後的人後就加入洛璃的溫清璇,突然感覺後頸劇痛,之後眼前一片漆黑,昏迷前心中不由自主的道「大意了」等石頭回過神來時,溫清璇已經昏迷在地上了,這時,他也不知道下一步該怎樣做了,一時間愣在原地,接著他往牧塵方向看去,見秦風被牧塵打得手都變形了,心中不由一驚,知道這次又失敗了。當下就想到當牧塵知道自己把溫清璇打昏那幺自己……石頭根本無法細想下去,現在唯有逃跑才可以救自己一命了,畢竟他們現在還沒有留意到這邊的情況,就在他准備逃跑時,看見地上的窈窕纖細的嬌軀心中不由一陣火熱,下體不自覺的有些異樣,當下他四周望去確定沒有人留意這邊的情況後,急忙抱起地上昏迷的溫清璇。極速往出口方向沖去,可惜,當他來到出口時發現牧塵的其他隊友也在,不由掉頭回去,當然他往離開戰鬥場地的另外一個方向行走,就在石頭不知如何是好時,卻發現前面的樹林有一個相當隱蔽的石洞,當時他就跑過去。進去後,他馬上拿出一副迷幻陣旗,迷幻陣旗不是什幺高級的陣法,但是只要你不是陣法大師一時間還是沒法發現的。做好一切後,啓動迷幻陣,當時從外面看就看見這裏沒有了山洞,都是一片樹林,而外面無論如何都無法裏面的情況就算是打鬥聲音也無法傳出去的,但裏面卻發現外面的情況!!

石頭做完後,拿出一枚夜明珠,頓時漆黑的石洞變得光亮起來,這時他才不舍的當下手中的嬌體。看著溫清璇平躺在地上,這時石頭才認真的打量起溫清璇來,白淨,嫩滑,細膩的肌膚,長長的眼睫毛,精心修過的栁眉,誘人占有鮮血的小嘴唇,加入絕色的面龐。身穿金色戰甲,但依舊無法掩蓋的完美軀體,飽滿的雙……乳,細長的腰,戰裙下一雙修長的美腿。無一不讓石頭心頭一陣火熱,就在石頭快要忍不住時,外面卻傳來牧塵的聲音,:「洛璃你當時有沒有看見溫清璇去哪了??」洛璃甜美的聲音道:「沒呢!!我當時被圍攻的都無法留意周圍了,牧塵你猜清璇會不會出事了??」這下可嚇壞了石頭,急忙往石洞外看去,只見石洞外不遠處牧塵拉著洛璃的小手邊四周尋找溫清璇的蹤影,這時,牧塵回應洛璃輕聲道:「放心,溫清璇比我們還厲害呢。就算我有事她也沒事呢!!」洛璃細想一下也微笑道:「那也是!!」牧塵拉著洛璃往旁邊的石頭坐下來,這個方向剛好對著石洞的方向,當時嚇得石頭一陣冷汗,幸好牧塵離的夠遠沒有發覺陣旗的波動,同時這裏無法動用靈力等,否則石頭必殺無疑。這時牧塵拉著洛璃坐在他的腿上,洛璃不由來羞的臉蛋通紅,嬌聲道:「你幹嘛呢!!」牧塵被洛璃這時的表情迷得一陣恍惚,傻笑一聲後,對著她的嘴唇就吻下去,洛璃也象征得掙紮下就與牧塵激吻起來!!

石頭看見他們沒有發覺後,心中不由送了一口氣,之後看見同樣絕色得洛璃被牧塵索吻,心中不由妒忌起來,但是當他看見平躺在地上得溫清璇時,心中得妒忌也就消失了,溫清璇與洛璃同樣的絕色,只是氣質稍微不同,洛璃得出塵,溫清璇得高貴,兩者都讓所有男人難以自拔,但總得來說,溫清璇的高貴更讓男人瘋狂,可以細想如此高貴的鳳凰被你征服,你的成就感可是無與倫比的!!石頭看著外面的情景,再也不再猶豫。

當時時低頭在溫清璇的額頭開始吻起來,一路的往下吻,額頭,鼻子,耳朵,臉蛋沒有放過任何的一處,就在吻到嘴唇時,石頭擡起頭來癡迷的看這眼前的溫清璇,腦海不由來浮現衆多各大門派的青年才俊在看見溫清璇的時候都癡迷的呆住了,而溫清璇卻不屑衆多才俊的愛慕。驕傲的揚起絕色的容貌。石頭心中低吼道::「是,我是沒有你們那妖孽般的資質,是,我是沒有背景的小人物,是,我是沒有你們那幺厲害。但是,我現在就要奪取你們心目中的女神初吻了,我雖然什幺多沒有,但是我得到你們一輩子也不可能得到的女人,哈哈!

這樣想著時石頭已經低頭用厚大的嘴唇對著溫清璇鮮紅的誘人小嘴唇狠狠的吻下去,「吮吮」的吸吮聲,「咕噜」的吞咽聲,石頭深情的與昏迷的溫清璇深吻著,吻著吻著石頭伸出舌頭入侵溫清璇的口中去,接著,與溫清璇的小舌頭交纏起來,之後,石頭直接含著衆多才俊夢寐以求的溫清璇舌頭開始吸吮她的垂液起來,心中興奮道:「好甜,我終于品嘗到高貴的如同天上的鳳凰一樣得溫清璇的垂液了!!很好吃,比起世上所有的東西都要好吃!!唔唔,我要吃更多!!」如果這時有人在的話。就會看見絕色昏迷的溫清璇嘴巴微張,可愛的小舌頭被一名樣貌普通,皮膚黝黑,身材頗爲強壯的青年含在嘴裏不停的吸吮著,期間還發出「咕噜咕噜」的吞咽聲。而石頭是手卻不停的在溫清璇的窈窕纖細嬌軀亂摸起來,但是由于溫清璇身穿戰甲,因此石頭撫摸下去都是冰冷堅硬的感覺,不過,石頭摸得最多的還是戰裙下那雙修長嫩滑的美腿,石頭與昏迷得溫清璇深吻片刻後,石頭終于還是無法忍受下體的難受,嘴唇離開了溫清璇的嘴唇,看著溫清璇嘴唇吻得稍微有些紅腫得樣子,石頭忍不住被眼前誘人的溫清璇再次埋頭激吻,不過,他最後還是忍住了,急忙扶起溫清璇的上身,笨手笨腳的解開了她身穿得戰甲。

最後在石頭差點要砸爛眼前的金色戰甲時,「轟」的一聲溫清璇的金色戰甲被石頭一手扔在地上了,接著又「砰」的金屬與地面碰撞的一聲溫清璇的戰裙也被石頭艱難的脫下來了。這時的溫清璇只是身穿內衣的平躺在地上,同時把完美包裹的嬌體展示在石頭的面前。

石頭那受得了如此誘人的絕色美女的嬌體展示,當時就低吼一聲,壓在了溫清璇的身上,對著已經稍微紅腫的嘴唇再次吻下去,雙手在溫清璇的完美嬌體不停的亂摸,乳……房,細腰,美腿,臀部,手臂,私……處,沒有放過任何一處,最後石頭把體內那一點僅僅能用的靈力,艱難的爆發出來,頓時,石頭與壓在身下的溫清璇的內衣同時化爲布碎,。石頭感覺到與溫清璇肌膚的接觸後,不由來的離開已經紅腫的嘴唇,。頓時,石頭被眼前的景象看呆了,只見這時的溫清璇全身赤,裸,白淨如雪的肌膚,一對異常飽滿的乳……房,一對可愛無比的粉色乳……頭,平坦嬌細的腰部,一雙修長白淨的美腿,十只可愛的腳趾,以及被黑色陰……毛遮掩的私……處……配上絕色無比的容顔,這景象簡直無法用語言能形容出來的!!

石頭感覺鼻子一熱,這時他才知道自己被眼前的景象刺激得流下了鼻血,急忙擦掉後,石頭不由自主的贊美道:「好美,這真是人能擁有的身軀嗎,簡直就是完美!!」說完後,就是一陣狂笑,:「哈哈哈,就算多完美也好,現在就是我的了,越美越好,哈哈!!」緊接著,石頭赤……裸的壓住同樣赤……裸卻昏迷的溫清璇,一邊感受溫清璇的體溫與肌膚的嫩滑,一邊深呼吸的聞著溫清璇的體香,那種香是石頭從來沒有聞過的,石頭這次暫時放過紅腫的嘴唇,從溫清璇白淨的粉頸開始吻起來,先是吻,然後又伸出舌頭舔,最後竟然還吸吮起來,導致溫清璇的粉頸一個一個的鮮紅印記。沒多久石頭繼續往下吻去,一手在溫清璇的左邊乳……房撫摸,一手在她全身上下亂摸,而嘴巴這時卻在另一邊的右。乳開始吻起來,石頭先把整個飽滿的乳……房都品嘗一遍後,一把好著可愛無比的粉色乳……頭……當時就用力的吸吮起來,一邊吸吮粉色乳……頭內心一邊吼道:

「好軟,好滑,好香,這個乳…頭好香啊,嗯,軟軟的好香的乳……香味這就是女人的乳……房嗎!!真是太好味了!!」而昏迷的溫清璇被石頭過于用力吸吮粉……乳,不由來發出痛苦的呻……吟「唔唔唔」,雖然很輕但是石頭依舊聽得見,這時原本軟軟的粉色乳。頭在石頭的撫摸下和吸吮下,同時開始堅硬起來,石頭手裏和嘴裏都同時感覺到,當時內心不由來狂喜道:「哈哈哈,她有感覺了,哈哈哈,原來她也是一個如此淫,蕩的女孩,還裝什幺對男人不屑一顧的表情!!

哈哈哈」接著石頭另外一只在溫清璇亂摸的手直接往她的私……處摸去,當時就感覺道溫清璇私……處有一點的濕潤,石頭不由的斜眼往上看著昏迷的溫清璇,內心道:「這幺快就開始濕了,以前還裝清純,我,呸!!不過也好,就有我來開發你的欲……望吧」石頭嘴巴先調換一下吸吮另外一個粉……乳後,一手撫摸著剛被吸吮的通紅的乳……頭,一手在溫清璇私……處表面撫摸幾下後,中指直接插入私……處裏面,之後手指從開始的輕微抽插到後來的猛烈抽插,而昏迷的溫清璇,下體感覺一陣奇異的感覺,有些痛苦有些舒服說不出的感覺,乳……房那裏就是一陣疼痛!!不由自主的發出誘人至極的呻……吟聲「唔唔唔」石頭聽見後再也忍不住了,分開修長的美腿提著異物對准溫清璇的私……處,以後慢慢的往裏面插去,當石頭感覺到有東西阻礙異物前進時,石頭雙手緊握住溫清璇的乳……房,口中狂喜道:「溫清璇,無數才俊的夢中女神,你現在就是我的女人了!!哈哈哈」接著,石頭下體用力的破開溫清璇最後的阻礙,也就在石頭破開阻礙時,昏迷緊閉眼睛的溫清璇,即時睜開眼睛並且瞪得大大的,口中慘叫道:「啊,好痛!!」,這一下了嚇的石頭不輕,當時就感覺異物一陣狂射,石頭知道自己完了,內心道::「居然死定了,那幺死前也要好好享受一下!!」當即石頭下體不停的往溫清璇的……私……處前後進出抽插來,嘴巴依舊含著一邊的粉……乳用力的吸吮起來,好像要吸吮乳……房的奶……水一樣,另外一只手在另一方的乳……房不停的撫摸,把堅……挺飽滿的乳……房揉搓的變成各種形狀!!

這時剛被痛醒過來的溫清璇還沒知道發生什幺事,就感覺下體轉來一陣猛烈的異樣,乳……頭也傳還一陣疼痛,這時她才反應過來,急忙望向自己的身體,頓時,看見一個皮膚黝黑的男子,埋頭在自己得胸口,男子的下體不停的撞擊自己的私,處並且發出「啪啪啪」的肉體與肉體的碰撞淫穢聲……當時溫清璇腦海「轟」的一片空白,自己何時與異性如此親密,不要說這樣了,就算是拉手都不讓這樣臭男人拉,連靠近自己一米都不行,而現在自己竟然被臭男人侮辱了。

溫清璇想到這裏,當時就發出淒慘的叫聲:「啊,啊,我要殺光你們這些臭男人,啊啊,給我滾開!?」溫清璇眼睛不爭氣的流出了屈辱的淚水,准備運用靈力一下子打死壓在身上的人,可惜,她忘記了這裏是無法運用靈力的,她已經失去了平時的冷靜,……由于私……處傳來的異樣感覺,溫清璇一邊盲目的嘗試時,口中不停的發出誘人至極的呻,。吟聲:「唔唔唔,我要,唔唔,殺光你們嗯,嗯,這些臭男人,唔唔唔,唔!」石頭被溫清璇如此誘人的呻……吟聲刺激到,一時間忘記了恐懼,下體不由來更加用力的抽插起來。溫清璇被突如其來的猛烈抽插妨礙了自己拼命嘗試運用靈力,不由自主的呻,吟道:「啊,啊啊啊!!」這時溫清璇才回想起這裏是不可以運用靈力的,當即開始念咒起來,埋頭吸吮香……乳的石頭聞然,內心一顫,急忙放棄粉……乳,對著正在念咒的嘴唇吻下去,溫清璇被吻後,眼睛瞪得大大的,何時有臭男人敢如此對她,當下開始拼命的掙紮起來,石頭感到溫清璇的掙紮,雙手急忙用力環抱溫清璇的嬌體。

溫清璇試圖掙紮,可惜自己的力氣確實比眼前的臭男人少,而且下體的不停的傳來異樣的感覺導致她根本無法使用力氣,溫清璇現在自有被動的接受這一切,想自爆也不行,被環抱的身軀與雙手,根本動彈不了,溫清璇雙手不自覺的在泥地上爪出幾條深深的指痕,雙手緊緊握住手裏的泥土。咬緊牙關忍受著嘴唇被侵犯的恥辱,下體被猛烈抽插的恥辱……石頭這時,感覺溫清璇的掙紮變得微弱了,知道她開始放棄了掙紮,但他卻不敢放開她,心想現在可是在溫清璇清醒的時候占有她啊,她知道我是她第一個男人啊,哈哈哈……想到這裏,石頭下體感覺一陣快……感,石頭知道他就快高……潮了,抽插的速度再次提升,被嘴唇封住的溫清璇,感覺下體的抽插更加厲害,但她也不知道石頭就要高,潮的前兆,鼻子不停的發出「哼哼哼」的鼻音,頭顱用力的往一邊側去,這時溫清璇看見了外面的景色了,看見牧塵與洛璃依舊在深情的熱吻,牧塵的手在洛璃的完美嬌體不停亂摸,洛璃企圖離開牧塵的嘴唇,可惜,牧塵再度強行吻向洛璃,洛璃這時也被牧塵挑起內心的欲,。望,主動的環抱牧塵的腦袋與他激吻起來!!!

溫清璇脫離石頭的嘴巴後,看見這情況不由怒吼道::你們爲什幺不救我,爲什幺!!這時,石頭已經到巅峰了,環抱溫清璇的手更加用力,下體更是用力的往溫清璇的私……處,拼命的頂去,像要頂穿一樣,口中低吼一聲「啊」,接著溫清璇被突如其來的力度不由自主的痛呼一聲「唔」後,接著就感覺到體內一陣熱熱的東西被射……進來同時不由自主的呻,吟道:「啊,好燙!」這時溫清璇才知道自己被石頭內,射了又誤會以爲牧塵他們背叛她,心中不由來悲傷不已,眼中的神采變得暗淡,淚水不要命的往下流,她自己都忘記了自己都多久沒有流淚過了!!!

石頭喘著粗氣,看見溫清璇在無聲的流淚,如此的絕色美女在面前流淚內心的罪惡感不由來升起,同時,聽見溫清璇喃喃道:「你們爲什幺要背叛我,我到底做錯了什幺?爲什幺??」石頭一聽再往外一看知道溫清璇誤會了牧塵他們!!

不過他也不會傻到去解釋什幺的,這下石頭知道真相後罪惡感也降低了,看著楚楚可憐讓人忍不住要全心全意去保護的溫清璇,石頭在溫清璇體內的異物再次堅硬起來,石頭同時知道這個可能是自己活命的好機會,輕聲道:「清璇,我知道你很恨我,但我我也是被逼的啊,你看前面,是牧塵她們強逼我要侵犯昏迷的你啊,說完教訓教訓一下你的自大!!如果我不按照做他們會殺死我的!!對不起,對不起」溫清璇聞然絕望的看著石頭道::「是洛璃要你這樣做的!!」石頭點了點頭,溫清璇絕望道:「我深愛的人,你爲什幺要這樣對我!!你不但不救我還把我送給我最討厭的臭男人,看著我被他侮辱,你卻與牧塵這個臭男人在……!!」石頭見溫清璇已經完全誤會了,下體不由來又開始新一輪的抽插,不過這次他沒有之前的猛烈,而是相當溫柔的抽插起來,石頭忍不住呻……吟道:「嗯,好舒服,好緊,啊,啊啊!!?清璇我第一次看見你就無法忘記你了,我真的很愛你,你不要離開我,!!」溫清璇絕望的眼睛依舊看著外面,准確是外面的洛璃,這時洛璃被牧塵壓在身下,衣服早已被拉高,牧塵埋頭在洛璃的粉乳不停的吸吮著,而洛璃通紅著臉,口中不由自主的發出「唔唔唔」的誘人呻……吟聲。

而溫清璇被石頭抽插也同樣發出「唔唔唔」的呻……吟聲,溫清璇喃喃道::洛璃這就是你所希望的嗎!!!看著我和其他臭男人你就有快……感嗎??

石頭送來了雙手沒有繼續環抱溫清璇,因爲這時他知道溫清璇已經放棄了掙紮,內心充滿了絕望,放開溫清璇後,石頭再次埋頭在她的粉……乳,一口含著多少人夢寐以求的粉……乳,並且開始忘情的吸吮起來,一手在另一個乳……房上不停的撫摸揉搓起來,另外一只手在溫清璇的嬌體全身不停的亂摸。下體開始漸漸的加快抽插的速度和力度,溫清璇內心絕望了,但是口裏卻發出誘人至極的呻……吟聲:「唔唔唔,唔,唔唔……」石頭不時變換吸吮的粉……乳,下體也越來越快的抽插起來,如果這時有人在的話,就會看見,一位絕色無雙的美女眼睛絕望無神口裏不停的發出誘人無比「唔唔唔,唔」的呻……吟聲望著外面一對正打得火熱的男女,而這絕色的美女赤……裸的身軀上被一名黝黑的青年,壓著並且這青年現在正埋頭在絕色美女的乳……房上,不停的吸吮著讓人夢寐以求的粉。乳,還時不時發出「吮吮」的吸吮淫……穢聲。青年一只手在絕色美女的另外一只乳……房不停得撫摸揉搓,導致飽滿的乳……房不停得變化形狀,而另一只手卻在撫摸絕色美女的全身上下,但最還是在撫摸身下修長的美腿,。緊接著,絕色美女的修長雙腿被分開,而雙腿中間就是黝黑青年的下體,而青年的異物這時不停的進出絕色美女的私……處體內,如果認真看可以看到,每次青年異物進出後都帶有絕色美女體內第一次結合的鮮血,並且還有一絲奶白色的液體同時一並被帶出……如果還認真看的話,可以看出絕色美女私……處與青年的結合處在鮮血早已經滴落再地上了,而且鮮血與白色液體早已混合在一起了,不過這時絕色美女的私……處又流出打量透明的液體,順著青年異物滴落鮮血與白色液體的位置再次混合起來!!

被夜明珠照亮的石洞中,充滿汗水與絕色美女體香的混合氣味,美女誘人無比的「唔唔唔,唔唔」呻……吟聲,青年喘著粗氣的鼻息聲,肉體與肉體碰撞結合的「啪啪啪」聲同時在石洞中響起,並且不停的與回音結合,這時,石頭雙手架起溫清璇的雙腿,看著清晰的看見自己與溫清璇結合的情景,被這個情景刺激到,石頭不由來加快抽插的速度,不過這時石頭看見溫清璇的私……處竟然有大量的透明液體順著自己的異物滴落地上,而地上的鮮血處明顯潮濕很多。

石頭知道這是女人有快……感的表現,抽插不由更加用力,看著絕色的溫清璇,輕聲道::「清璇,我知道你是有感覺的!!」溫清璇聞然,早已紅潤的絕色臉龐不自覺得通紅起來,看起來更加的誘人美豔,但是只有溫清璇自己才知道,看不是被石頭的抽插有感覺,不過也不是完全沒有,而是她現在看見外面牧塵竟然,把洛璃的褲子脫了一半,但是牧塵的另外一只手早已伸進洛璃的下體中去,而絕色的洛璃臉蛋通紅無比,一手按住牧塵作怪得手,一手撫摸牧塵埋頭在自己乳……房的腦袋,這時的溫清璇看見洛璃半眯著眼睛,誘人得嘴唇半張開,發出甜美誘人得呻。吟:「唔唔唔,牧塵,不要,唔唔唔,不要,唔這樣!!唔」這畫面何等的撩人,而且洛璃更是溫清璇的最愛,這時溫清璇無力的伸出一只手對著洛璃暴露的乳……房捉去,口中喃喃道:「洛璃,你好美啊,我好像擁有你,和你一生一世不分開!!」越是看,溫清璇越是把自己當成了牧塵,同時由于早已被抽插而不停傳來異樣感覺的私……處,快,感也越來學強烈,忽然,溫清璇被體內再次猛烈起來的抽插發出一聲愉快的呻……吟「啊啊」。也在這時,石頭再次感覺自己又要高……潮了……看著側面往外看的通紅絕色臉龐,石頭低吼興奮道:「清璇,我又要到了,我要射……進你的體內,要你幫我生小孩!!」這時,的溫清璇也被如此強烈的快……感所征服,口中不由自主的呻……吟道:

「啊啊啊啊,啊快,啊啊,快,更快些啊啊啊,洛璃,你是我的,啊啊」溫清璇全身一陣顫動,被架起的雙腿,不由來伸直起來,十只可愛的腳趾更是緊緊用力。也在同時石頭異物,再次拼命的往溫清璇的體內頂去,溫清璇體內不停的收縮,將自己的精華與石頭的射……出的白色液體混合起來。!!!

過後,石頭整個人趴在溫清璇的身上,與溫清璇一起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這時,溫清璇看見石洞外有一只小小的動用,之後又是看見四周都有同樣的物體時,溫清璇知道這裏可能被陣法遮掩了!!

當時絕望的溫清璇,眼神再度恢複神采,心中怒不可歇,口中輕聲喃喃念咒,當溫清璇發出無比耀眼的光芒時,石頭才知道壞了,他想再次封住溫清璇的口已經遲了,不過,他急中生智還在溫清璇體內的異物,不由來一陣猛烈無比的抽插企圖停止溫清璇的動作,溫清璇也被如此突如其來的猛烈抽插妨礙了一下念咒,口中不由自主的呻……吟道:「啊啊啊,啊啊!!」石頭見有效不由來加快速度,溫清璇眼睛的怒火被一波……波的異樣快……感所消除,因爲剛高……潮溫清璇的私……處現在異常的敏感,又在如此快速用力的抽插下,沒多久溫清璇的雙腿不由自主的緊緊交纏在石頭的腰部,口中呻……吟道:「啊啊啊,不要,啊啊,不要,啊啊我,啊啊,我,不行了,啊……我不要啊……啊!!!」石頭感覺溫清璇的體內不停的收縮而且還有熱熱的液體射……向他的異物時,就知道溫清璇再次高……潮了!!這次石頭沒有再留戀,趁著溫清璇短暫的失神,迅速離開!!

而外面的牧塵他們,最後在洛璃堅決不准牧塵做最後一步時,就已經離開了!!!

溫清璇回過神來時石洞只有她一個了外面也已經沒人了,溫清璇往下著自己的身軀不由來一陣悲傷,嘴唇被吻的紅腫,脖子一個個通紅的印記,雙……乳通紅發痛而且還有一條條的指痕,下體紅腫並且還流下鮮血與白色液體的混合液體。

沒多久,溫清璇跟平時一樣出現在牧塵與洛璃的面前,經過溫清璇小心的了解,她知道自己誤會了他們!!同時在牧塵等人不知的情況下,溫清璇晶瑩如同白玉的雙手已經握成兩個嬌小可愛的拳頭,並且鮮血順著陷入肉中的指甲一滴滴的往地上落下去……在金色的戰甲內,原本潔白無暇的身軀,早已經慘不忍睹,雖然剛才已經清理過,但是由原來通紅的吻痕,揉搓撫摸形成的指痕,現在,已經變成一條條紫色的指痕,一個個有牙齒印的吻痕。乳房比剛才還要痛,特別是乳頭溫清璇已經感覺仿佛被割掉了一樣痛,隱約伴隨著陣陣的異樣快感……至于私處溫清璇現在的感覺就是痛的有的麻痹,並且還伴隨著一陣陣的癢癢的異樣感覺,還有就是感覺到有熱熱的液體隨著大腿往下流,不用猜測應該那肯定是破處後的鮮血了,肯定是剛才石頭實在是抽插的太猛烈,把私處撕裂的太厲害造成現在還流血的結果!!!想到這裏,溫清璇臉上不由一陣紅一陣白的,臉紅當然就是想到剛才自己和石頭的瘋狂,雖然是被強暴但是那種痛苦伴隨著快樂的感覺依舊使的她害羞不已,而臉上的蒼白當然就是被石頭陰險的偷襲強暴,令她內心憤怒無比以及想到自己的悲慘而來的……不過這些牧塵等人都不知道而已!!!!
本主題由mmcwan21于2015-2-620:44打開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2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