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歪果仁真是太好了 1-3

我們歪果仁真是太好了 1-3

第一章

東海市龍門飯店,始建于數百年前,飯店裝修雅致,古色古香,是東海市最
有曆史,也是高檔的餐廳,普通人就算有錢也未必能在這裏預定到一席半桌,能
在這裏用餐的人身份非富則貴,進進出出的都是達官貴人。

飯店的一個精致的包廂內。

「嫣然,別玩手機了,再打一次電話給妳哥哥,趕緊再催催他,今天這麽重
要的日子,難得親家母都來了,怎麽還是慢吞吞的。」坐在宴席主人位置上,正
在說話的正是是我的母親,東海市警察局長冷玉婷。東海市,作爲華國最富庶的
一個城市,身爲本市警察局長、兼任副市長的媽媽,在權力上比其他省級的警察
廳長還要大。媽媽身居高位多年,養成了嚴肅幹練的性格,做事雷厲風行,對我
這次遲到的事情十分不滿。

媽媽今天因爲赴宴,一改往日衹穿警服或者西裝的風格,穿著一件高檔黑色
的連衣裙,裙子前襟不算很低,顯得比較正式且保守,但是卻依然束縛不住媽媽
的酥胸,露出來的雪白乳肉擠壓出一條深不可見的溝壑,加上媽媽有著175cm的
高挑身材,襯托出媽媽優雅巾帼不讓須眉的氣質。媽媽今年雖然已經有42歲了,
但是身爲警務人員,經常鍛煉加上保養得當,身材和皮膚完全不像是一個步入中
年的女性,媽媽紮著高馬尾,挺拔的身姿,冷豔的氣質,一股無形的氣場散發出
來,要求別人的時候讓人難以拒絕。

「媽,我都給哥哥打過一次了,他說正在開車過來呢。」回答媽媽的是一個
小蘿莉,她紮著雙馬尾,長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顯得俏皮可愛。她就是是我
的妹妹,龍嫣然,盡管衹有15歲,身材卻發育得不錯,胸前的鼓脹程度明顯超出
同齡人的水平,可謂小荷才露尖尖角,長大後恐怕又是一個誘惑人的小妖精。「
不用理他了,我們先吃飯吧。」她吐了吐舌頭,露出狡黠的神情。

「不用著急嘛親家,可能小天有事,遲到點也無所謂。」我的嶽母楚白蘭還
是一如既往地爲他人著想,她的聲音既溫柔又優雅,讓人聽了如沐春風。我的嶽
母今天穿著的是一件米白色的定制旗袍配上白色披肩,整個人體現出高雅的貴婦
氣質。嶽母的年紀比媽媽大兩歲,可是身材比媽媽也不遑多讓,特別是嶽母豐滿
到令人咂舌的巨乳,胸部的布料被撐得死死的,讓人懷疑什麽時候被撐壞裂開,
胸前仿佛包裹住兩顆小排球,怪不得嶽母要穿專門定制的旗袍。

在外人看來,嶽母衹是一個養尊處優的熟女貴婦,可實際上嶽母卻是一個不
折不扣的商場女強人,她是東海市世家,楚家的唯一繼承人,東海金融集團掌門
人,實打實的東海市首富,楚家與我家關係頗深,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就與嶽母
的女兒,甯小柔,定下來娃娃親,官與商、權和財,那就更加親上加親了。

「阿姨別急,還是我給小天打一下電話吧。」一道嬌俏的聲音響起,然後她
拿起了手機打電話。

「嘟嘟嘟……」

時間回到半小時前……

「這位先生,麻煩出示一下駕駛證。」馬路中央,開著跑車的我被一位年輕
的交警攔住了。

「嗝~~什麽?我聽不清,妳再說一遍?」我露出奇怪的表情,這個小交警哪
裏來的,不懂規矩嗎?看到我的車牌居然還敢攔我?

這位年輕的交警聞到了從車內傳出的酒味,不禁皺起了眉頭。他擡起頭,再
次義正言辭地說了一遍:「先生,請出示妳的駕駛證!」

我就納悶了,哪裏來的愣頭青,我用饒有興致的語氣說:「妳……是哪個單
位的?上頭是誰?知道我是誰嗎?」

沒想到小交警不爲所動,語氣變得更加嚴厲:「這位同誌,請配合我們的工
作,否者我要采取強制措施了!」

「妳?妳敢!」我怒喝道。

沒想到他一點面子都不給,我剛說完,他就沖上來了,準備把我從車上攆下
來。

「小剛!小剛!快住手!快住手!呼呼~~」遠處,一位年齡較大的交警沖刺
著跑了過來。

「隊,隊長?」這位小交警聽到他隊長的聲音,停下了手。

交警隊長氣喘噓噓地跑到了小交警面前,趕緊把他拉到了一邊,低聲對他呵
斥道:「妳知道他是誰麽?警察局長的兒子!惹誰不好惹他?不要命了?」

「可是,他都闖紅燈還超速幾十次了,我還聞到很大的酒味,肯定是酒駕了。」
那交警小剛有點不服氣。

「妳都會說他都違法幾十次了,爲什麽沒人敢查他?用點腦子想想好不好?
知道上一次小李的工作是怎麽丟的嗎?不就是管了這些官二代一次,第二天滾回
老家了。」

「我上次在局裏怎麽說的?有些車牌妳看見了,睜一衹眼閉一衹眼就得了,
出事了我們也扯不上關係,懂嗎?」交警隊長用恨鐵不成鋼的語氣教訓小剛。

「可是……」

「沒有可是!這是命令!」交警隊長說完嗎,臉上挂著笑容地來到我面前,
奉承地對我說:「龍少,這小子新來的不懂事,您就大人有大量放他一馬吧。」

我嘴角露出了不屑的笑容,怒極而笑了,長這麽大,在東海市橫行霸道了這
麽多年,居然還有人不認識龍少我,看來不給他個教訓是不行了,準備回家種田
吧!

我淡淡地說道:「放他一馬,恐怕有點難了,今天我就要讓他知道,得罪我
龍少的下場……」

「龍少,再給他次機會吧……」

「哼……我……」

「嘟嘟嘟……」剛想說話,手機突然響了,我拿起手機一看,是妹妹嫣然打
來的電話,這才想起今晚還有場晚宴的,這可是我和小柔的訂婚宴啊,糟了,都
遲到了這麽久了,還是快點過去吧,否則媽媽又要生氣了。

我也懶得修理這愣頭青了,媽媽上次說過讓我別惹事了,上面有人正盯著我
們這些二代呢。

我擺擺手,對那老交警說:「算了,龍少今天心情好。放他一馬了,下次放
機靈點!」

「還不過來謝謝龍少……」那老交警拉著小交警過來,不斷向我低頭認錯。

「轟~」我一腳油門,呼嘯著離開了。

疾馳在高速公路上,路燈的光束不斷交替閃耀,伴隨著發動機的轟鳴聲、呼
嘯的風聲、車內的勁爆DJ聲,飙車的感覺真是爽啊。

「蕪湖~~」我不禁發出了歡呼聲。

我叫龍澳天,今年18歲,正是本市警察局長、副市長冷玉婷的兒子,身爲一
名官二代,平時在東海市囂張跋扈慣了,不過我比其他官二代有一點不一樣,就
是沒有向他們一樣每天都玩弄不同的女人、每天都換著不同的女人去夜店。

我有一個很愛我的女朋友,甯雪柔,人如其名,小柔的性格就像她媽媽一樣,
非常溫柔體貼,平時總是苦口婆心地勸我不要去那些狐朋狗友鬼混,別人這樣要
求我我早就甩他一臉了。可是我對著雪柔一點也生不起氣,因爲我們從小就被訂
下了娃娃親,青梅竹馬的我們感情非常深厚,柔兒的學習成績非常優秀,本來可
以出國去頂尖學府深造。可惜我不學無術,衹能托關係頂替了一個人的高考成績,
進入了離家很近的東海大學。雪柔她不想和我分別,也進來了東海大學,可我不
知道,衹以爲她成績衹能進入東海大學。

敞篷跑車疾馳著,速度越彪越快。

「喂,小妹。」我笑嘻嘻地接了電話。

「哥哥!妳快過來啊,媽媽要生氣啦!!!」妹妹的蘿莉音傳來,聽起來好
像很生氣的樣子,不過我還不知道她性格嗎?她就是在調皮裝生氣。我聯想到了
她發火時,嘟著嘴的可愛樣子,不禁笑了出來。

「哈哈哈,知道了,哥哥很快就到了。」我笑著回答她,順手挂了電話,要
是讓媽媽生氣了可就完了,爸爸很小的時候就離開了我們,媽媽對我非常嚴厲,
每次想起媽媽那嚴肅的表情我就起雞皮疙瘩,我猛踩油門準備加速前進。

「哈欠~~嗝~~」不就是喝了點啤的嘛,早知道就不去和朋友去聚會了,怎麽
有點暈暈的……

「怎麽回事?車子怎麽歪了起來?」

「腳怎麽不聽使喚了?」

「咣當——————」車子在路上蛇行擺動著,我控制不住車子,直接撞上
了高速的護欄,隨後車子騰飛,在空中轉了180度。

「彭!」連車帶人重重摔在了路上,巨大的撞擊使我失去了知覺……

時間回到正常線……

「阿姨別急,還是我給小天打一下電話吧。」這道嬌俏的聲音正是我的未婚
妻甯雪柔。

「嘟嘟嘟……」

「嘟嘟嘟……」

電話通了。

「喂,小天,妳現在在哪裏,快點來啊,阿姨生氣了。」

「小柔……是妳嗎……我……我撞車了……快……快來救我……」我真的奄
奄一息了,知道小柔的電話打來,我才恢複了一絲意識,用盡了全力才能接聽了
電話。

「什麽?小天,妳在那裏啊?喂?小天?」小柔聽到我虛弱的聲音,大聲喊
了出來。

我沒有回答,因爲我又昏迷過去了。

「發生什麽事了?小天怎麽了?」嶽母看到雪柔著急的樣子,不禁也有點擔
心。

「小天他……他出車禍了……嗚嗚……快去救他啊」小柔心急如焚,直接哭
了出來。

「什麽!小天出車禍了?」媽媽聽到雪柔的話,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小天現在在那裏?他有說嗎?」媽媽也非常心急,立刻詢問雪柔。

小柔啜泣著說:「我不知道,他都沒有說,我問他都沒有聲音了,嗚嗚嗚…
…」

「快點去救他啊,阿姨,快點去通知警察局吧。」雪柔泣不成聲。

「不用擔心,小天一定沒事的,阿姨是局長,肯定能找到他。」嶽母走過來
雪柔身邊,安慰哭泣著的雪柔。

媽媽的頭腦很清醒,沒有絲毫慌張,她拿出手機,通知了人,然後準備回警
局了,發生這種事,其他人也無心吃飯了。

……

傍晚的高速公路,落日的余晖撒在地上,我被壓在車裏,不斷地掙紮卻無能
爲力,意識不斷地消散,在我徹底失去意識前一刻,我聽到了車聲……

「滴~嘟~滴~嘟……」救護車和警察的聲音響起……

朦胧的光線逐漸在我眼前浮現,我艱難地想睜開雙眼,卻衹能咪出一條縫。
恍惚之間,我好像看到了在擦眼淚的雪柔,她眼睛紅腫著,妹妹緊緊握住她的手
抽泣著,沒有了往日的機靈古怪,嶽母在旁邊安慰著她,又看到了愁眉苦臉的媽
媽,眼角泛著淚光,在和一位醫生在討論著什麽。接著我的意識慢慢模糊,最後
感覺到自己好像躺著病床上,正在被推進手術室內……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