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嶽母在海水域場的不倫

和嶽母在海水域場的不倫

大學畢業後我留在老婆家所在的城市,我跟老婆萍萍結婚快一年了,一直和她住在單位裏,我們是同單位不同部門的同事。平時下了班沒事做,我喜歡和老婆一起上網看黃色網站增加點性趣,然後就……


嘿嘿!也許我內心深處隱藏著戀母情結,漸漸的我發現每次看了那些熟女裸圖和亂倫小說總是能讓我更亢奮,然後把一切欲火都發洩在老婆身上,老婆注意到了,每回都說我變態而後就呓咿呀呀享受著我給她更強烈的快感,以後我表現差了一點,她就會麻利的找出那些令更我亢奮的內容來刺激我,甚至在床上扮演我的母親讓我更瘋狂地插她的小穴穴,我們總會在‘騷媽’、‘淫兒’的淫叫聲中一起達到高潮頂點。


但是我並沒有想過真正去找個像母親那樣年紀的熟婦體驗性高潮,對熟女的渴望還只是停留在和老婆做愛時的幻想之中,性福快樂的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


上個月和老婆回家看嶽母,嶽母提出讓我們搬到她那裏和她一起住。因爲嶽父從去年退休後就迷上了打橋牌,經常連晚上都不回家,嶽母前陣子和他大吵了一架後,這兩個月更是只回來了三次。嶽父母只有萍萍一個女兒,嶽母平常一個人在家實在太寂寞了,剛好我們的單位離這裏又不遠,老婆就纏著我答應了。


第二天上午就我們搬回了嶽母家裏,我們的東西又多又亂,嶽母滿臉歡喜的幫著我們一起收拾。因爲是夏天,天氣很熱,嶽母穿的衣服又薄又寬松,蹲下身體幫我們收拾東西的時候,我不經意間大飽眼福了一回,當時我站在一邊面對著嶽母,眼睛一掃就看見了嶽母的衣領開口中間兩團白花花的東西在晃動,仔細一瞧,原來嶽母沒有戴乳罩,兩個白白的乳房少了依托就不老實啦。嶽母的乳房很豐滿,至少有老婆的兩倍那幺大,雖然有點下垂看起來感覺不比老婆的差,估計手感一定不錯。


我貪婪的盯著,被老婆發現了,她用力的擰了我屁股,嬌嗔著白我一眼,揚手做打我狀,還好看來不像真在生氣,我邪笑著對她做鬼臉裝著吞了吞口水,也不敢再放肆了,老婆就放了過我。收拾好我們的東西,嶽母讓我和老婆坐在沙發上休息,自己又忙活著打掃衛生了,不停的滿屋子走來走去,嶽母渾圓肥大的屁股隨著身體的走動顫悠悠的,再次吸引住我的眼球,看著看著我不禁有些心猿意馬了,頭不停隨著嶽母的屁股四處轉動。


老婆很快又發現了,輕輕扭著我耳朵在耳邊說:“臭老公,再不老實我把你眼珠都挖出來,那是我媽,也就是你媽呀,不許動歪念啊。”


這時嶽母從冰箱拿了東西進廚房了,我就一把摸著老婆的陰戶說:“騷老婆,我在床上奸你的時候你不也是我媽嗎,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我只是看看而已,又沒有真想和她上床。不過說真的,想不到你媽都五十多歲了身體還如此惹火,比咱們在網上看到的那些熟女身體誘人多啦,原來現實的熟女看起來還真是別有風味。嘿嘿……如果……如果你媽願意的話,我可以考慮和她來一次,哈哈。”

老婆陰戶被我一摸聲音馬上低了下來:“哦……壞蛋……有媽在呢……老實點,媽看到多不好意思。”

我不理她,繼續摳著:“嘿嘿……你媽又不是沒做過,看到了更好,咱們來個三人遊戲。你媽屁股那幺大,在床上一定很騷。”

說著我肉棒不禁硬了起來,拉著老婆的手放在上面。


“哦……”老婆輕聲呻吟起來,“大色鬼……嗯……用力點摸我……大壞蛋……說到我媽你就這幺硬了……告訴你……我見過我媽的穴……肥鼓鼓的水又多……弄著保證你舒服……哦……有本事你找媽去……只要媽願意……我不反對……哦……現在先讓我舒服一下……改天再和我媽弄……老公……哦……”


昨晚上忙著準備搬家沒和老婆辦事,她有些急了,聽她這幺說大概是知道我有‘戀熟’這愛好,想提高氣氛所以順便拿嶽母來刺激我,我一聽自然更興奮了,把老婆抱過來背對我坐在我腿上,找準陰戶賣力的揉起來。

“你媽的穴真的那幺誘人啊,那我一定多用心,爭取早日享受到嶽母鮮美多汁的肥穴,你自己說的不反對哦。”

嗯……我不反對……噢……好舒服……反正我爸很少回來……媽一定很饑渴了……你就用大雞巴安慰安慰媽……替我多孝順她……

噢……我受不了了……老公……來……抱我進去……我們來一次嘛……老公……”


老婆說的似真似假,我聽著卻更激動了,老婆若是不反對我也許真的有機會,連忙抱起老婆癱軟的嬌軀進了臥室大幹起來,直幹得老婆面紅耳赤連聲求饒才放過她。

完事出來嶽母剛準備好午餐,見老婆臉紅紅的就問:“萍萍,你的臉怎幺那幺紅,是不是生病了?”


老婆臉更紅了,一時說不出話,我接過說道:“哎,是啊,萍萍發燒了吧,剛才我感覺快把我的……手燙熟了,不過已經喝了點補品,我想沒什幺大問題了。”

老婆一下子脖子都紅了:“媽……沒……沒事啦,我沒有不舒服。”


吱吱唔唔說完瞪了我一眼,嶽母覺得有點奇怪,打量了我們幾下看我們都是衣裳不整的,馬上明白了,臉也跟著紅了:“哦,哦,沒事就好。”

慌忙轉身去端菜了。

老婆推了我一把,埋怨我:“你這壞蛋,這下媽已經知道了,多難爲情。”

“嘻嘻,知道就知道嘛,有什幺關係,慢慢她會適應的,嘿嘿。”


老婆擡手又想打人,幸好嶽母及時喊吃飯了。吃飯的時候嶽母和我老婆都不好意思的低著頭不說話,氣氛很微妙。我開始細細打量起嶽母,嶽母今年五十三歲,原來在一家服裝廠當設計師,退休三年了,身體還保養的豐滿白皙,眼角有幾根細細的魚尾紋,看起來很有一種半老徐娘的成熟韻味。就這樣我們在嶽母家裏開始新了的生活。


平常我們上班去了,嶽母一個人就買買菜做做家務。我們下班回來吃飯時是嶽母最開心的時刻,我一聲聲媽長媽短的逗的嶽母很開心,精神漸漸好了,看起來更年輕了。搬到嶽母家的第二個周末我們本來準備帶嶽母去市郊度假區輕松一下,可周五下班前單位臨時安排我老婆出差外地一個月,我也要加班一天。

晚飯時老婆吱吱唔唔的說了:“媽…單位安排我明天出差一個月,我不能陪您了。老公明天也要加班……要不後天老公陪您去。”

“哦,那算了,等你回來再一起去吧。”嶽母稍微有些失落。

我連忙接著:“媽,萍萍去不成,我們兩個也可以去,等下個周末我陪您去玩它兩天,好嗎媽,就這樣定下來。”

“那……好吧。”嶽母又高興了。


一周很快過去,又到了周末,周六早上,吃了早飯,嶽母收拾好家務又磨磨蹭蹭換了幾套衣服都不滿意,最後換了套裙子,我看了一眼,嶽母身體曲線真挺誘人,薄薄的裙子裹著胸部鼓鼓的,屁股肥滿渾圓,雖然腰粗了一些,看起來一點不比我老婆差。

“媽,就穿這身吧,看起來比萍萍還漂亮了。”

“呵呵,媽老太婆了怎幺跟萍萍比啊,真的好看嗎,那我就穿這個啦。”嶽母聽我這幺說很高興。


這時已經上午十一點,我們輕裝出發了,去度假村的車上,嶽母緊挨著我坐,第一次這幺長時間和嶽母貼近身體,我聞到嶽母身上一股淡淡的香水味中間夾著誘人的體香,那是和老婆身上完全不同的成熟女人的體味。隨著車子的搖動我和嶽母的大腿也不時磨擦著,嶽母腿上軟軟的暖暖的,我的心底漸漸有了異樣的感覺,不知嶽母裙子裏面的身體是否如黃色網頁上的熟婦一樣肥肥白白別有風味,想著想著車子到達目的地了。

進了度假區裏邊人很少,中午的天氣悶熱起來,見海浴場人不算多,我提議嶽母到水裹泡一泡涼快涼快。

“海浴場?媽不會呀,而且沒有遊泳衣。”

“沒事,天氣這幺熱泡著舒服,我教您遊泳,泳衣這裏買就是了。”

“好吧……那你要保護好媽,媽從來沒下過遊泳池。”

“沒問題媽,我們去換衣服吧。”


不一會兒,嶽母就換好泳裝出來了,看到她穿著泳裝的模樣,令我眼睛一亮,嶽母的年紀雖然已人到中年,但說實話,她確實是非常嬌豔,平時穿著都是及地的長裙和連身套裝,想要看到她的小腿都不容易,母親的身材真是好得沒話說,豐滿的乳房藏匿在緊身的泳衣下,繃出一條深深的乳溝,,雖然腰粗了一些,但有雪白修長的大腿,整個身材都凹凸有緻,明豔動人,雖然在泳衣外面罩了一條大浴巾,但一路依舊吸引了不少豔羨的目光。雖然我是她的半個兒子,但也實在忍不住要看上她幾眼。


嶽母不會遊泳,到海浴場更是第一次,所以顯得很興奮,一到海邊就迫不及待的拉著我下水,我牽著她的小手練習蛙式踢水。嶽母學得很起勁,忽然一個浪打過來,重心不穩加上緊張,她整個身體便撲在我的身上,豐滿的乳房隔著薄薄的泳衣緊緊貼在我赤裸的胸板上。


抱著嶽母香豔柔軟的肉體,泳褲裏的陽具剎時間勃了起來,硬梆梆的頂在嶽母的小腹上,嶽母似乎有點羞答,還來不及反應,一個更大的浪又打了過來,這下子她雪白滑嫩的大腿竟然夾在我的腰上,下體的肉縫不偏不倚隔著泳裝頂在我的龜頭,隨著陣陣波浪襲來,龜頭也不斷的頂撞嶽母那敏感的肉縫。
突然嶽母整個臉趴在我肩頭,呼吸逐漸加快,下半身不停的扭動,「嗯……嗯……哼~~哼~~嗯……」


聽到嶽母的呻吟聲,我的雙手不由自主地順著她細膩的背部滑到豐腴的臀部,按著嶽母的屁股頂撞摩擦我那堅硬如鐵的陽具,「啊~~啊~~喔……喔…啊~~」嶽母亢奮的呻吟更加強我的淫慾,我快速的掏出陽具,將嶽母大腿根部的泳衣拉開。


「啊!不……不要……!!!」說時遲那時快,我的陽具已對著嶽母的陰阜插了進去。喔!那滋味實在太美妙了,藉著波浪的推力與自己嶽母性交著,「啊~~啊~~喔……喔……啊~~」一陣快速的抽插,龜頭緊頂嶽母的子宮口,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沖動!一股強勁的精液忍不住射進了嶽母的體內,她頓然渾身抽搐不已,兩人同時達到了高潮!


久久,我把稍稍軟化的陽具從嶽母的陰道抽出來,只見她桃腮微暈,嬌羞答答的說:「曬得有點痛,想上去休息一下。」才把腿放下來。慢慢走回上沙灘去。

吃飯時嶽母總是面帶桃紅低頭不語。吃過晚飯,要我陪她往海灘走一走。

我心裏想:「啊,完了!完了!這下子不知該怎幺辦!」


沒辦法,只有硬著頭皮跟著去。走過一座小橋就是廣大的沙灘,沙灘上沒有一根路燈,四周一片漆黑,只有天上閃爍的繁星和海面點點漁火相輝映。海面不時傳來沙沙的浪濤聲,到處可見對對情侶,或促膝長談,或激情演出。


的確,在這幺羅漫蒂克的氣氛下,很容易讓人陶醉沖動。嶽母找了一個比較人少的地方,將披在肩上的大浴巾鋪在沙灘上。沙地軟軟的坐在上面非常舒服。

「唉!!!!今早我們做了不該做的事……」

「對不起,因爲我太沖動了,實在忍不住所以才…媽,妳原諒我……」

「……其實…媽也有不對的……」

說著說著旁邊突然竄出一條黑影,嶽母嚇了一跳,整個人本能地撲在我的身上,趁著機會我緊緊摟著她,定神一看原來是條狗。

「別怕!別怕!媽……只是條流浪狗,不要理它,等等它就走了!」


盛暑的晚上,在海風的吹撫下還是有點涼意,在我的懷抱裏既溫暖又有安全感,嶽母似乎不想起身了。我雙手環抱著她,右手假裝不經意的放在她高聳的胸部,左手輕撫發出淡淡香味的秀髮,就像一對熱戀的情侶正在談情說愛。嶽母將她的小手壓著我的右手,但似乎沒有生氣的樣子,于是我的膽子變得大起來,把頭貼著嶽母的頭,嘴唇輕輕的碰觸摩擦她的耳朵,我知道女人的耳朵是相當敏感的。

「媽這幺老了,你怎幺還對媽……」

「不!不!媽一點也不老,媽比汁萍萍更有氣質,身材也保持得很好,就連走路的樣子萍萍也沒妳好看呢!」

嶽母聽我一番奉承,心裏不禁飄飄然。

「尤其媽穿起泳裝更加是性感迷人,我喜歡……媽……我真喜歡」說完低下頭吻她。

嶽母把頭往旁邊一擺:「不……不要這樣……!」


不等她說完,我的嘴唇已經壓住她的小嘴,輕輕的舔著她的嘴唇,柔軟的舌頭在雙唇間不停的舔著,終于嶽母打開了嘴唇,讓我的舌頭伸進她的口腔內。吮吻交纏,嶽母也不時的把她的香舌伸到我的口中,我們熱烈的吸吮吞嚥彼此的口水,她的情慾逐漸高張,雙手緊緊抱著我的頭,身體像蛇一般的扭動起來。

我靜靜地打開母親上衣的釦子,解開乳罩,讓她那豐滿誘人的乳房裸露出來。我輕輕的撫摸搓揉她那肌理細膩勻稱柔滑的乳房。

「啊!多豐滿的乳房!」我內心不禁讚歎著。


成熟女人的乳房,到底不是那些青蘋果般的小女生所能相比的。我忍不住把臉埋在她深深的乳溝中,彷彿回到嬰兒時期跟母親撒嬌的情景。指端輕輕扣弄乳頭,母親的乳房雖然很豐滿,但乳頭卻不大。她的乳頭很快的就充血變硬,于是我嘴巴含著嶽母的乳頭吸吮起來,頓時,心頭充滿了甜蜜溫馨,好像幼時吸吮媽乳房般幸福的感覺。

「嗯……嗯……哼~~哼~~喔……啊~~啊~~哼~~哼~~」


嶽母的呻吟使我更加興奮,下面的陽具持續的堅硬發燙。我一邊舔弄嶽母的乳房,另一手伸近裙內,沿著柔滑細嫩的大腿內側輕輕的往上撫摸……

「喔……唔……唔……啊……啊啊啊~~嗯……嗯……喔……喔……哼~~哼~~」


一直摸到大腿根部,當我的手伸進小小薄薄的三角褲內,碰觸到嶽母那長滿纖毛,柔軟微濕的陰阜時,她禁不住出聲輕叫。順著濃密陰毛覆蓋的恥骨往下撫摸,手指很快的就滑進嶽母那早已被淫液所潤濕肉縫,並且慢慢的伸進陰道內挖弄。嶽母似乎配合手指的抽插,屁股不停的往上挺動,蹙眉緊鎖整個臉左右擺動。


「喔……喔……啊~~啊~~喔喔……啊~~啊啊~~喔……喔……哼~~哼~~喔……喔……」


這時我再也忍不住了,很快的脫下嶽母的三角褲,再脫下自己的內褲,掀起她的裙,在四周一片漆黑中,跪在嶽母的兩腿間,握著已堅硬如柱的陽具摩擦那濕滑的肉縫。

嶽母已迫不及待頂了上來,只聽「浦滋」一聲,整根陽具已經插進嶽母的陰道裏。

「啊~~啊~~啊啊~~喔……喔……嗯……嗯……啊啊~~喔……哼~~哼~~喔……哼~~」


嶽母的浪叫聲越來越大,全身扭動的更激烈,我快速的抽插,陽具在陰道不停的進出,淫水流了滿大腿。嶽母雙手緊緊的抱著我,吻著我,我感受她的呼吸逐漸加快,似乎要高潮了。


「啊~~啊~~我要洩了……喔……喔……再……用力……喔……喔喔……用……力……喔……喔……啊~~啊~~我……洩了……洩了……」

「……媽……媽……喔……媽……我……我也出來了……喔……喔……媽……我……出來了……」


配合著嶽母劇烈的挺動,陽具在陰道裏狠狠的抽插十來下,一股強勁灼熱,充滿活力的少年精液噴澆在成熟妖娆的子宮裏。母親抖顫著全身,快感似乎遲遲未退,我們緊緊的擁抱著,直到疲軟的陽具滑出了陰道才分開。

我幫嶽母穿好奶罩扣好襯衫一起躺下來看星星。

「明天……我們回去以後就把今天的事全部忘掉吧!」

「爲……媽……爲什幺?」

「難道你……還想繼續下去?難道你不覺得這是不對的嗎?萍萍是我女兒,是你妻子!我們怎可……聽媽媽的話,回去就把它忘掉吧!」

我們相對無言沉默了一陣子就回度假村房間休息。

兩天一夜的度假終于結束了,?了避免塞車,吃過中飯就拔營。途中除了往洗手間暫停留外,車沿著濱海公路一路駛回家。


到家門還不到三點呢!把行李整理整理,我把那些髒衣服拿到洗衣房去的時候,聽到熱水器「隆隆」的聲音響起,我知道一定是嶽母在洗澡,想到昨夜和嶽母做愛時那如哭如泣的淫哼,和蛇似扭動的嬌軀,下面的雞巴開始充血硬挺。于是,我把全身衣服脫光,慢慢的走到嶽母房間的浴室門口「叩、叩」輕輕的敲了兩下就推門進去。

嶽母本能的把兩手遮在胸前,轉身大叫:「出去!出去!不要進來!」

全身一絲不挂的嶽母,曲線畢露,白皙的肌膚散發出誘人的光澤,一頭秀髮盤起就像野柳女王頭一樣,看得我血脈贲張,雞巴怒舉。

「我……我想和……媽…你…」

「不要!不可以!我說過回來就要把那些忘掉的……」

我慢慢走到嶽母背後,兩手放在她裸露的肩膀上:「我……我只是想和媽洗澡而已,可以嗎?」說完把我灼熱堅硬的雞巴緊貼嶽母涼涼的肥臀上。

霎時嶽母像觸電般顫了一下,語氣似乎不再那?激動:「如果……真只是……洗澡的話……」

我從背後抱著嶽母,沐浴乳使得嬌嫩的肌膚更加滑溜,我的雙手慢慢移到嶽母豐滿白嫩的乳房,輕輕的搓揉起來。

「啊……不要……喔……喔……啊……嗯……嗯……哼……哼……」

我一邊搓揉著乳房,指端扣弄著滑溜的乳頭,不久,乳頭慢慢變得硬挺。

「啊……啊……喔……喔……喔……不……不……喔……喔……嗯……嗯……啊……啊……哼……哼…………」


我持續撥弄搓揉乳房,整個赤裸的背部緊貼在我身上,沾滿沐浴乳的雙手在姨媽滑溜的雙乳和小腹間不停遊走,慢慢的滑到滿是泡沫毛茸茸的陰戶上,手掌貼在上面撫摸起來,左手繼續搓揉乳房。


「啊……啊……喔……喔……喔……啊……啊……啊……喔……喔……哼……哼……喔……喔……」嶽母不斷的呻吟,整個人好像快站不住了。


我將嶽母轉過來,嶽母很快的抱住我。第一次擁抱全身赤條條的嶽母,凝脂般的肌膚,豐滿滑潤的乳房,緊貼在我赤裸的身上,擠壓摩擦。
「喔……喔……嗯……嗯……嗯……啊……啊……啊……喔……喔……」


我忍不住低頭吻上嶽母的小嘴,嶽母很快的就把香舌送到我的口腔內,我們激烈的吻著。蓮蓬頭的水「嘩啦嘩啦」的在流個不停。我們邊吻邊移到蓮蓬頭底下,讓水把身上的泡沫沖得一乾二靜,然後順著嶽母的粉頸,慢慢的吻到乳房,吸吮舔弄已充血變硬的乳頭。

「啊……啊……喔……喔……喔……啊……啊……哼……哼……喔……喔……」


嶽母的乳房豐滿,軟硬適中,摸起來舒服,舔起來更加舒服。配合嬌美的呻吟,令人淫慾大增。慢慢地往下,吻著她的小腹,再往下就是烏黑茂密的陰毛。撥開陰毛那嬌紅欲滴,成熟飽滿的陰戶就暴露在眼前。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