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醫強暴式的墮胎

秘醫強暴式的墮胎

自從醫師執照連年都沒有考中的林志成決定自己創業,于是他透過關系在老
家的鄉村裏開了一間秘醫診所,並邀她高中時的死黨陳美華充當他診所的護士。
而在這鄉村裏因爲大多數的年輕人都往都市發展,所以診所來的病人都只是一些
鬧關節痛的老人來看病比較多。

而這一天的下午陳美華正趴在位子上打盹的時候,門口進來了一個看起來太
概是一個國中生的女孩忸忸的走到陳美華面前∶

「嗯!!小姐對不起我要挂號。」

陳美華揉了一下惺忪的眼睛看了看,「哦!好,那你在這等一下,我去叫一
下醫生。」過了一會兒,陳美華叫那國中生填了資料,往了一間房裏進去。

林志成瞧見了這一位剛從資料卡得知的十六歲的楊小珍,長得真是不錯,瞧
她身穿著學校白色的制服,隱約可看見衣服裏的胸罩,還有穿著不合學校規定的
短裙,露出了大半的大腿,看著看著不知覺下面就熱了起來。而那眼珠子晃呀晃
的,有點不安的暧昧表情,使得林志成差點獸性大發,所幸楊小珍問醫生∶「你
在看什麽嗎?」才使得林志成回了神,趕快回答說∶「小珍你哪兒不舒服嗎?」
此時小珍才紅著臉說的有點結巴的回答∶

「我┅┅我是透過別人知道這間診所,填資料時只填名字和一些比較不重要
的資料┅┅我的意思是說這間是秘醫啦。」

林志成聽得有些不耐煩的說∶「那你倒底得了什麽病,可以說了吧!!」

「我┅┅醫生我沒有生病┅┅我只是想要墮┅┅胎而已。」

林志成聽了之後,突然心裏動了起邪念,並接著說∶「哦!!我了解了,你
也真是的嘗了禁果才來求醫生我,你先到裏面的房間,有一張病床你先躺下來,
墮胎前我要先檢查一下。

小珍回應後往所指定的房間進去,而林志成則是去門口把《暫時休診》牌子
挂上,並瞧看美華在做什麽(原來那只豬還有睡呀,呵┅┅我可要去好好的享受
了)。

進了房間,林志成首先要小珍脫了裙子和內褲,起先小珍非常害羞不太願意
脫,但不照醫生的指示去做,回家被發現此事可能會被打死也說不定,只好┅┅

脫下衣物之後,小珍不安的躺在病床上,雙手還是害羞的遮著私處。這時林
志成叫小珍不要害怕,因爲醫生常看病人的裸體已經看慣了,所以沒有什麽不好
意思的;接著他叫小珍把雙腳張開,小珍也乖乖的聽從醫生的指示把雙腳張開。
那光滑修長的雙腿連接到那快長齊烏亮而密絨絨的恥毛,那中間還夾帶著粉嫩如
核果般的秘貝,已經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林志成的眼底了。也許可能是太過緊張的
關系,小珍的神秘貝殼微微的閃著水光,所以更不用說林志成的肉棒早已是又熱
又難受了。

林志成忍著性欲,手滑到他常用的工具箱裏拿出了一個陰道鏡,往小珍神秘
的花園朝去,雖然小珍不知道醫生要對她做什麽,但她現在除了順從醫生之外,
自己又能做什麽,所以小珍也不反抗的任由林志成玩弄了。

這時林志成把陰道鏡小心翼翼往小珍的小秘貝放了進去,小珍也不由自主的
嗯了一聲,林志成更是心裏快活的不得了,肉棒更是難受的要了小命。

林志成把陰道鏡的兩邊的把手一按,「啊~~~~」小珍疼痛的叫了出來∶
「好痛呦,醫生你在我下面做什麽呀?」林志成一邊安慰著小珍,一邊解釋給她
聽∶「我當然是要檢查呀!檢查看不太到的地方當然就要用到儀器把你那兒給展
現的更清楚給醫生看,不然怎麽檢查呀?如果我不用儀器你叫我用手呀?!」

此時小珍也不太好意思的點點頭表示贊同的意思,而小珍的神秘花園就如林
志成所說的樣子展現出來°°秘貝整個翻開,看似已不是那麽來的神秘,大陰唇
與小陰唇整個往外翻出,血液也將兩陰唇充滿的紅通通像似快爆開來似的,而陰
唇的上方的陰核也展現一覽無遺,中間的當然是每個男人響往探索的黑洞。

可能是剛才陰道鏡插入的關系,此時小珍展開的秘貝已經是濕漉漉的,而小
珍的臉上更是比赤熱的太陽還紅還熱,而不安的小手也因此動來動去的。

林志成看了少女如此的姿態更是看得快受不了;林志成見了此模樣,就順著
情勢告訴小珍說∶「小珍呀!你濕成這樣子不行啦,我看不到小穴是無法做檢查
的呦┅┅唔,好吧!我破例我就用手幫你做檢查吧!」林志成也不等小珍答應,
就伸出了食指往小珍的黑洞「噗吱」一聲插了進去。

當然小珍更是慌了,叫道∶「住手!!醫生你在做什麽?」林志成也不理小
珍的叫道,繼續他的工作。

林志成進了神秘的洞穴,好像在找尋什麽似的不規律的蠕動著,接著來回的
抽動想獲取更多的淫水,小珍更是一邊反抗一邊呻吟著∶「不要啊┅┅醫生┅┅
求你住手┅┅啊┅┅」林志成更是興奮的來回作活塞運動。

「呵┅┅你這小騷貨,心裏真的是這樣想嗎?還是要放更得多一點。」林志
成說完就再多加了中指與無名指進了小珍的小穴裏,「哇┅┅」小珍受不了一時
醫生淫奸式的玩弄,早就淚流滿面求林志成饒了她,可是林志成哪會理會她呀,
並繼續他的工作。

林志成這時又想到了一個點子∶「呵┅┅小珍呀!我不玩你可以,但有個條
件,如果你做得好的話,我還可以幫你免費墮胎。」小珍聽到雖然心裏高興,但
是她不知道醫生又想到什麽法子要玩她,但現在的她除了順從林志成外,別無它
法了。

「你┅┅要我做什麽?」林志成安撫著小珍說道∶「別害怕嘛,我又不會吃
你,我只是要和你玩個小遊戲而已呀┅┅你呀!!如果能用嘴巴把我的肉棒搞得
很爽的話,我就饒了你。」小珍心裏想,好吧!總比被強暴玩弄好,而且他還答
應做得好的話要幫我墮胎,「好吧!我答應你,可是你不可以反悔,你要幫我墮
胎呦!」林志成淫笑著說∶「那還要看你的表現呀┅┅嘻嘻嘻!」

林志成似乎等了很久似的,疾速的走到小珍的臉龐,並掏出已經壓制已久的
肉棒,往小珍的粉紅小嘴急忙的放了進去。此時小珍還來不急反應,噎到似的叫
了一聲;林志成就在同時雙手抱著小珍的頭來回的做活塞運動,小珍也趁著運動
同時調整剛噎到的姿勢,並且用這一生所學來的口技全用在林志成的大肉棒上。

她先用右手扶著肉棒,再以舌尖在林志成的龜頭上打繞著圓圈圈,並且在這
同時小珍的雙唇突然夾緊,以右手爲支持開始做激烈的活塞運動;此動作讓林志
成更驚訝到不知覺的讓身體稍微震了一下,小珍在做運動的同時,也不忘的以舌
頭在陰莖的下方撩著那微粗的筋,有時深到連睾丸也含到小嘴去,搞得林志成自
己感到已快高潮了。

「靠!!這小淫貨,她以爲把我快點搞到射精她就可以解脫了嗎?」林志成
心裏想著想著,手掌一提,一個八掌掴了過去。小珍又似噎到把肉棒整個吐了出
來,又大感迷惑含著眼淚的問∶「醫生,你幹麽打我?」林志成笑笑的說∶「沒
有啦,因爲小珍做得太好了,所以我決定要幫你墮胎了。」雖然小珍覺得有點奇
怪,但是卻不疑有他,點頭笑笑的答應了。林志成要小珍在這等一下隨後出去,
但又不到一會兒又走了進來,而手裏好像拿著什麽東西似的。

林志成淫淫的笑著,並走到小珍的小秘貝那兒,並把手上的東西放了進去。
小珍嚇了一跳,並問∶「醫生,那是什麽東西?」林志成又以安撫的口氣告訴小
珍∶「你放心啦,我放的是一顆紅色的小藥丸,是要殺死胎兒用的啦,現在只要
再加點水就可以了。」

這時小珍才微微笑的謝謝醫生,林志成也開始他的加水動作。他先用一只吸
水的小試管吸了大概50CC的水再插入小珍的小穴裏,然後姆指與食指一按試
管的水,一下子都被小秘貝吸個精光,小珍小嘴裏也哼了一下,好像感受到那種
快感,接著林志成坐了下來,並告訴小珍要她等一下。


大約過了五分多鍾,小珍的花園裏感到有點不適,陰道壁好像越來越癢,而
且蜜汁也不斷大量的流出,而且蜜汁中好像帶有點紅色的的色澤,小珍這時才不
安的問林志成這是怎麽一會事,林志成更是哈哈大笑的走到小珍身旁,而且手卻
往小珍的趐胸摸了過去,這時卻讓小珍重回複恐懼的不安,並且想阻止林志成的
行爲∶「住手!!你不是說不侵犯我了嗎?」

「呵┅┅小珍,不要緊張嘛,我只是想看看你的身體反應而以呀!!你看,
你的小山丘變硬了呦!」林志成一邊玩弄小珍的乳房一邊告訴她說∶「對了!我
忘了告訴你了,我放的藥的確是墮胎沒有錯,而且是馬上見效,不過除了加水之
外,還需要男人的肉棒來做活塞運動,否則是沒有用了,呵┅┅怎麽樣這藥不錯
吧?可以墮胎還可以享受到人生的樂趣┅┅哈哈哈┅┅」

林志成淫笑著一邊要執行他的野獸計劃,小珍卻哭著破口大罵∶「你這個禽
獸,你不是人┅┅走開!不要碰我┅┅救命!救命!┅┅」

林志成見狀小珍的求救,手又一掌掴了過去,不過這一次掴更是大力,打的
小珍叫不出聲來。

「叫呀,你再叫呀,媽的!你這騷貨,看我怎麽操你!」林志成說完,左手
拿掉陰道鏡,右手提著待命已久的肉棒往小珍的小秘貝捅了過去,而且林志成更
粗暴的毫不惜香憐玉的用力插了進去,除了聽到「噗吱」的聲音,接下來聽到的
是小珍的慘痛的叫聲。

一股腦兒林志成的肉棒完完全全的淹沒在小珍的秘貝中,而且不讓小珍有個
喘息的時間,一下子開始了。他等待已久的野獸似的性情完全發揮出來,一下子
全身而退又以最猛最快的速度往前突刺,而且每次都是以猛烈的撞擊到小珍的身
上,而每進去一次卻又達到更深的地方,好像似死要突破子宮否則不罷休。

然而另一方小珍卻是不一樣的情形,因爲藥的作怪,使得小珍快感中帶著無
比的疼痛,可以說上是比初起做愛時處女膜被頂破時更痛上幾百倍,小珍又只能
帶著眼淚吼著哀號聲,任由林志成這個野獸處置,無奈之中只能求林志成小力一
點、輕一點。

「嗚┅┅醫生,我求你對小珍溫柔一點┅┅小珍的小穴真的好痛哦┅┅嗚!
好像快爆開了┅┅啊┅┅醫┅┅生┅┅啊┅┅」

而林志成聽到了此番話,好像使他這頭野獸更是凶狠、更是粗暴、性欲更是
強,當然受罪的就是小珍,而小珍承受不了林志成的強暴和疼痛的折磨,最後高
潮昏厥了過去,而林志成更是得意的繼續抽送一點也毫不留力。

「呼~~~呼~~呼~我快不行了┅┅啊啊┅┅」最後用全身的力氣往上一
頂,林志成把他堆積已久的滾燙精液全射在小珍腔內,並且緊緊抱著小珍讓身體
抽著,並且昏睡了過去。

過了好一陣子,小珍醒了過來,她發覺林志成還壓在她身上,並且下體還非
常疼痛,她用了一點力氣把林志成推開,並且用手把肉棒從的殘破的小穴吐了出
來。此時不知爲何,小穴更是痛而且還留出大量的血,之中還滲雜著林志成乳白
色的精液。

就在這時,林志成也醒了過來∶「我的小騷貨被我操的還舒服嗎┅┅呵?」

小珍在這時又掉著眼淚並大罵著∶「你這個畜牲,你到底在我下體做過了什
麽!爲什麽一直流血?┅┅說呀┅┅嗚┅┅」

「小珍,不要生氣嘛,我做了你來這裏的目的呀┅┅呵┅┅」

小珍這時才停止眼淚,還半信半疑的問林志成∶「真的把孩子拿掉了嗎?」

「真的啦!!不相信你回家用驗孕棒試一試,如果還有孩子的話,還可以到
我這裏來,我可以幫你再做免費的服務哦┅┅呵┅┅」

小珍這時才知道可能是真的了,要不然也不會流這麽多的血。她匆忙的擦拭
一下小穴,穿上衣服,頭也不回的奔出了診所。可是因爲陰戶才剛剛墮完了胎,
還會痛,而且也不適宜用跑的,所以她才緩了腳步走著回家。

她心中一直在想∶我這樣做真的值得嗎?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