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十足的老漢推車

野性十足的老漢推車

「騷媽媽,兒子回來了。」李紅軍打開門,大聲喊著媽媽唐雨柔。

雨柔從沙發上站起來,高興的向兒子懷裏撲去,「嗯--,壞孩子,不許叫人家騷媽媽。」

「呵呵,那好,我的乖媽媽,來親一口。」

啵--,紅軍狠狠親了媽媽小嫩嘴一口,雙手一邊揉媽媽的肥屁股一邊說:「說,乖媽媽的騷屁屁今天有沒有發癢。」

「嗯,小軍壞死了,沒有,」雨柔臉兒羞的通紅。

「真的沒有嗎,呵呵,那小菊花怎幺好像濕濕的。」

紅軍隔著睡衣用手指點擊媽媽的屁眼和蜜穴,覺得那裏好濕。

「嗯--,不想你的時候就不癢,想你的時候就癢。」

「呵呵,騷媽媽,騷屁屁,還敢說自己不騷。」

「嗯--,媽媽只在你面前騷,媽媽只願意騷給你看。」雨柔美目含情,看著兒子。

「那好,還不趕快撅起你肥肥的屁股蛋子給兒子。」李紅軍脫掉媽媽的睡衣,赤裸白嫩的成熟女人肉體露出來,媽媽羞赧的轉過身,屁股上的肉又白又嫩,「是像小狗那樣嗎?」

「不對,是像母狗那樣,撅起肥肥的大屁股,我想了一天了,滿腦子都是媽媽惱人的屁股。」

雨柔聽話的趴在地上撅起屁股,粉紅色的屁眼顯得很濕潤,肛門微微蠕動,任何人都能確定,那是一個發情的屁眼,足可與下面的蜜穴媲美,擁有這樣屁眼的熟美婦人,一定是個天生迷戀肛交的騷貨。

「呵呵,媽媽的屁眼又發情了,我的肉棒也硬了,我要進來了。」

動情的呻吟,瘋狂的抽插,大棒揚起,直奔發情的屁眼而去,蹂躏那汁液粘稠的嫩腸深處,母親雨柔眼光迷離,兒子幹她屁眼的過程中,肉棒隔腸摩擦到子宮最柔軟的部分,使那裏激動的收縮,分泌出一股股愛液。李紅軍一邊狂操媽媽的屁眼,一邊揉壓媽媽雪白肥軟的大屁股,肆意使麵團一樣的白屁股變形。高潮攀來,終于隨著媽媽的一聲長吟,母子兩人都達到了顛峰。

雨柔躺在兒子懷裏,久久不願分開,李紅軍抱著綿軟的媽媽,看她眼光迷離的憨態,調侃起來,「我的騷媽媽,平常是受人尊敬的人民教師,結果在兒子的征服下,被幹屁眼都能達到高潮。」

雨柔臉兒燙燙的,就貼在兒子肌肉堅實的胸膛上燙他的心窩,口裏喃喃的撒嬌,「壞兒子,壞小軍,軍哥哥,媽媽是你的,媽媽的屁眼爲你開放,在你面前,媽媽不由自主的就想騷,嗯--,不許笑媽媽。」

紅軍感受著媽媽嬌美的臉蛋貼在胸膛上,一只手捋她額邊的秀髮,一只手撫摸媽媽的肉屁股。將美麗母親溫柔綿軟的肉體摟在懷中,看她癡癡依偎著你的樣子,做男人,還有什幺比這更幸福的呢。不一會,肉棒又堅硬如鐵,高傲的翹起來了。

雨柔伸出纖纖柔荑,撫摸那大棒,眼光迷失起來,紅軍促狹的狠狠拍了一下媽媽的屁股,然後用手指挑逗菊花和蜜穴,說道,「騷寶貝媽媽,摸什幺呢,又想要了?」

「嗯--,壞兒子,媽媽前面的小肉嘴你還沒喂呢。」

「呵呵,自己爬上去,我要玩你的大奶子。」

雨柔高興的爬上兒子的大棒,對準那昂揚的炮管,屁股一沉,使蜜穴緊緊抱住,身體上下動起來,白嫩的大奶子歡樂的飛騰。紅軍趁機捉那鮮豔的乳頭,揪住了,用力拉,媽媽在刺激中很快達到了第二個高潮。

高潮後的母親伏在兒子胸膛上嬌喘籲籲,兒子揪著母親屁股上的肉玩著,一邊咬媽媽的耳垂,溫柔的說道:「騷寶貝,什幺時候才真正做我的妻子。」

「嗯--,媽媽現在不就是你的妻子嗎,你看現在是暑假,媽媽不用上班,就每天待在家裏,想著你,愛著你,做你的賢妻良母。嘻嘻。」雨柔說著都覺得不好意思,就這樣把全身心都給了兒子,既是賢妻,又是良母。

看她嬌樣,紅軍愛吻她一下,說道,「我要你真正嫁給我,像真正的夫妻那樣,我要你穿上婚紗和我一起進教堂。」

「嗯--,那,不可以啦,好羞好羞啊。哪有媽媽嫁給親生兒子的?」

「爲什幺不行?我就要,我還要別人知道,我娶的就是我的親生媽媽。」

「壞兒子,媽媽什幺都願意給你,但那樣媽媽實在接受不了啊。」

「哼,」紅軍故意裝出生氣的樣子,把雨柔輕輕推開,「還說什幺我是你最愛的男人。」

其實紅軍只是存心開個玩笑,並非真的逼她嫁,可善良的媽媽雨柔卻著急了,美麗的大眼睛紅了,撲回兒子的懷裏說,「小軍,不要生氣好幺,其實媽媽做夢都想穿上婚紗和你走進教堂的,然後給你生孩子。如果你真的想娶媽媽,我們去一個偏僻的教堂好幺?你想要什幺媽媽都給你,不要推開媽媽,媽媽會哭的,摟緊媽媽好幺。」

看她嬌憨的樣子,紅軍真的愛死了,憐惜的摟緊她,吻她的美麗的眼,小巧的鼻,嫩軟的嘴,長長的吻,吻過後,母子相視而笑,愛意綿綿。

「媽媽,你是我的寶貝,我永遠永遠愛你。」

「真的嗎,那你愛媽媽什幺?」

「愛你的屁股,大腿,蜜穴,奶子,愛你撅著屁股發騷的樣子,愛你蠕動的肛門,愛你的眼睛,鼻子,小嘴,耳朵,愛你的肚臍眼,愛你的香舌,愛你的乳暈,總之,愛你的一切,愛你,媽媽。」

「呵呵,小壞蛋,來,征服媽媽的屁股,大腿,蜜穴,奶子,總之征服你愛的一切。」雨柔調皮的撅起香肥的大屁股,紅軍大棒如鐵,開始了第三次兒子對母親的征服。

「好兒子,好丈夫,給了媽媽三次,餓了吧,媽媽去給你做飯。」雨柔戀戀不捨的從兒子懷裏離開,去浴室裏沖洗乾淨,光裸著身子穿上一件圍裙,豐滿的屁股露在後面,隨著做飯的動作一顫一顫的。紅軍就躺在地上,欣賞著美豔的母親。

唐雨柔在很年輕的20歲時就生下了紅軍,今年才38歲,保養的非常好,更因爲天生皮膚嬌嫩,年齡使她更加迷人,越加成熟美麗,她擁有1米66的豐滿身材,那渾圓翹聳的豐臀,修長豐腴的大腿,飽滿的酥乳,讓任何男人看了都會想入非非。但她只愛她的兒子。

不用說,李紅軍今年雖然僅18歲,卻早熟得很,大肉棒發育的比大人還可怕,而且天賦異稟,勃起時堅硬如鐵,對女人的肉體産生強烈的興趣,當然,肥水不流外人田,最讓他日思夜想的,自然是媽媽這個肉感的成熟美女。

李紅軍的父親叫李衛東,在車禍不幸去世了,從此,紅軍就和媽媽唐雨柔兩人相依爲命。

也正是在那一年,紅軍堅定了征服媽媽的信念,經過幾年的努力,從感情到生活,一點一滴燃起母親對自己的愛情,同時小紅軍不停鍛煉著體魄,磨煉著自己,終于長成一個小小男子漢,到18歲的時候,個頭已經有1米75高,渾身肌肉健美發達,已經能夠給任何一個女人充分的安全感了。于是,相愛的母子逐漸踏破禁忌,走入母子性愛的天堂,媽媽終于被兒子征服了。

唐雨柔相信自己是幸福的,對丈夫其實她本來就不愛,是那個年代組織介紹的結果,雨柔喜歡歌唱跳舞,卻因爲丈夫是黨員嫁給他,也放棄了自己的興趣,而改到學校裏當了一名音樂教師。不過幸運的是,她有一個心愛的兒子,丈夫死後,看著紅軍一天天長大,是雨柔最大的安慰,直到38歲,終于接受兒子的求愛,幸福的被兒子征服。

不一會,飯做好了,母子倆愉快的晚餐,吃完後共同入浴,接著又是顛鸾倒鳳。

第二天清晨,摟著媽媽唐雨柔一身嬌嫩白肉還在呼呼大睡的李紅軍,突然被一陣刺耳的電話鈴聲吵醒了。

紅軍丟開媽媽,不耐煩的沖話筒喊,「喂,他媽的誰啊?」

「軍哥,我是小強,沒想到你剛起,摟著妞兒睡覺呢吧?」

「操,你小子,妞個屁,你親媽還差不多,你大哥我在自己家呢,這幺早有什幺事,雞巴讓母狗叼走了嗎?」打電話的小強是紅軍的鐵哥們之一,年齡其實差不多,但是紅軍身強力大,打架時候又凶又狠,被兄弟們尊稱爲大哥。紅軍和哥們說話的時候,無拘無束,暴露著天生的野性。

「呵呵,兄弟沒有大哥的好福氣,沒有妞啊,大哥可不一樣,昨晚一定是又神勇了一番。」小強一直對紅軍特崇拜,覺得紅軍哪都比自己厲害,所以讚美的話也說得特別由衷,讓紅軍聽了很受用。這時看見身邊醒了的媽媽一身白肉蠕動著朝自己懷裏湊過來,紅軍故意使個壞,突然在媽媽的大屁股蛋子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啪的聲音特別響。

小強隔著電話聽著很興奮,「哈哈,大哥啊,兄弟俺果然說的沒錯啊。這是哪個娘們的屁股啊?」

「哈哈,這個香美的大屁股蛋兒,是你哥哥我專有的,屁股又大又圓的熟婦,小屁眼還是他媽粉紅色的,哈哈。」紅軍故意大聲說著,另一只手分開雨柔深深的臀溝,戳那裏面潮濕的小屁眼。雨柔羞得把臉深埋在兒子胸膛上,兒子在同學電話裏公然調戲自己,恥辱感讓雨柔更興奮,大屁股隨著兒子的手指扭動著。

「大哥真厲害啊,小弟佩服得五體投地。今天這幺早找大哥,還有一件事。」

「快說啦?難道是煉油廠的人有動靜嗎?」

「嗨,倒不是這個,煉油廠的已經被打出尿了,還敢動彈,是小上海,說有事,想找大哥幫忙。」

「哦,這個娘娘腔,躲在家裏,我以爲他媽的不敢見咱們了,原來還活著,上次還欠咱哥們辦事費吶,這次老賬新賬一起來,搞他一筆。」

「好啊,都聽大哥的,兄弟們我都叫齊了,今天小上海請咱們去他家吃飯,就等大哥你啦。」

「他媽的,這個小逼癢會做個屁飯,有什幺好吃的;叫他出錢給兄弟去大酒店。」

「嗨,大哥,不光是飯,還有他媽……」

「他媽的,媽了巴子,你啰嗦沒完了,哥哥知道了,一會就過去,你們幾個等著,就這幺著。」說完紅軍合上電話,暗暗會心笑了笑,觀察偎在自己身上的媽媽,沒有聽出小強最後一句話的意思。

幸好,紅軍慶幸,他知道,媽媽雨柔最受不了的就是他找其它女人,媽媽是真的全身心的愛他,可以爲自己做一切事,但就是不能忍受被兒子冷落,如果知道他還找別的女人,媽媽會好傷心,而他也愛媽媽,不想讓她傷心。

雨柔躺在兒子懷裏聽,回憶起這幾年,兒子不好好上學,越來越野,在痞子流氓裏面混,自己和他吵過多少回都沒用,兒子好像天生就是烈馬,不服管教,最後只好自己妥協,天天在家裏提心吊膽,以淚洗面。特別當小穴和屁眼被兒子征服後,雨柔感覺上更成了兒子的女人,每當兒子出去,就更擔心,更害怕,一個人躺在床上,任由緊縮成熟的屁眼爲思念兒子而發癢。

紅軍看媽媽在自己懷裏發愣,惡作劇的又拍了媽媽的大屁股一巴掌,「騷媽媽,想什幺呢,像個花癡一樣,是不是昨晚讓我幹傻了。」

雨柔忽然淚花瑩瑩,揚起梨花帶雨的美麗臉兒,撅著小嘴嬌嗔道,「幹吧,幹吧,你是壞兒子,壞男人,你索性把媽媽幹傻吧,媽媽傻了就不用爲你擔心了。」

「呵呵,肥屁股的傻媽媽,」紅軍用力捏著雨柔屁股上的白肉,「兒子就喜歡你這嬌憨的味,我愛你,唐雨柔,我的花癡媽媽,我要用一輩子的時間幹你,把我幹傻,把我幹死。」

兒子野性十足的狠話讓雨柔聽在心裏觸動巨大,底下春潮氾濫起來,大屁股扭動著,成熟的屁眼一縮一縮的冒出絲絲熱氣。

「你壞,壞死了,但是,媽媽愛你,軍,你說一輩子,真的嗎?」

「真的,一輩子插你的屁眼,幹你的小穴,一輩子愛你,花癡母。」

「嗯--,小軍丈夫,小軍哥哥,你要是騙媽媽,就騙媽媽一輩子好幺?」

「呵呵,我愛你,騷媽,當然是一輩子。不過我現在要出門了。」

雨柔突然哇的一聲哭起來,拚命摟著兒子,扭著腰肢撒嬌道,「不嘛,不嘛,我就知道電話沒好事,你又要出去打架了是不是,我不讓你出去,」淚花一閃一閃的,小瑤鼻一抽一抽的,雨柔深情的吻兒子,幽怨的說,「留下來,一整天陪媽媽好幺,媽媽給你做你最愛吃的牛肉麵。」

「真的有事要出去,柔柔,」紅軍煽情的呼喚媽媽小名,「我的乖柔柔,現在治安很亂,很多家的女人都被欺負,知道爲什幺嗎,因爲他們沒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女人,我們這些無賴在這一帶混,就是爲了打出一片地盤,保護好我們的女人,我們的母親。」

紅軍忽然一段深情的表白,快讓雨柔融化了,像戀愛中的女人一樣哭得煙雨朦朦,當然是幸福的哭,渾身上下爲愛人流出女人那特有的透明晶瑩的各種液體。

「軍,柔柔愛你。柔柔是你的女人。」

「呵呵,傻媽媽,我知道了。來,走之前,兒子再讓你的小穴流一次蜜。」

說著紅軍抓起媽媽兩條肥嫩的腿兒,擡起來,以老漢推車的姿勢,以清晨堅硬如金剛石的大棒,向母親成熟溫軟的蜜穴裏沖了進去。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