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淫獸

1.

「大久保同學,還有香田同學,你們一起來有什幺事嗎?」

初夏的午後,女教職員室裏准備下班的水木葉子擡起頭,露出疑惑的表情看
著兩個學生。

她是新任的英語教師,現在終于習慣學校的生活,學生喊老師時也能很自然
的回答。所幸到目前爲止沒有發生任何麻煩的事,上課的情形也很受學生們歡迎。

「真對不起,老師正在忙的時候。」

大久保龍二一鞠躬後,少許彎下上身說。

「有事情想和老師商量。」

龍二的身材很高,有著英俊的面孔。在客氣的態度裏也能露出壓迫對方的威
力。學業和運動都很優秀,就是班上的太保們對他也不敢妄動。

「什幺事呢?」

看到龍二的視線,葉子多少感到心慌,感到自己的臉頰大熱。

從龍二身上聞到危險的氣息,那是她第一次看到龍二的印象。葉子的外表雖
然文雅但個性堅強,但還是不知道該如何對應這樣的學生。

「不便在這裏說的事……能不能請老師到沒有人的地方呢?」

龍二說話時一直凝視對方的眼睛毫不放松。

「這樣……升學指導室是空的……」

葉子感到窒息,自己主動的移轉視線,向正在和另一位老師談話的主任說明
要使用升學指導室,然後站起來向兩個學生招手。

隔壁的升學指導室是約三坪大小的房間,房裏只有桌子和摺疊式的椅子,以
及不鋼的資料櫃。

「大久保同學,你有什幺苦惱嗎?」

葉子一面打開窗戶,一面盡量用開朗的口吻說。

「是老師本人的問題。」

「什幺?我的問題?」

聽到意外的話,葉子站在窗邊回頭,轉過身來把手抱在胸前露出疑惑的表情,
心裏很奇怪的湧出沒有原因的不安感。

「老師,你剛才表情變了。是不是心裏想到什幺事情了呢?」

龍二站在年齡差不了多少的新任教師面前,還大膽的把雙手插入口袋裏。

「大久保同學,你說什幺?不要說奇怪的話。」

「老師,大約在一星期前,有一個風很大的一天吧。」

龍二一面說一面回頭看一眼。

「她說看到了老師被風吹起裙子的身體。」

看到露出困惑表情的老師臉色開始變得蒼白,龍二臉上出現諷刺的笑容。

「老師好像想起來了。正確的說,是六天前的中午休息時間,地點是通往圖
書館的走廊,那裏的過堂風很強,是掀開裙子的好地方。」

龍二忍不住笑出來。

「可是,老師也太大膽了。在那樣風大的時候,不穿內褲,還在下半身……」

「你不要說了!我一點也聽不懂……你在說什幺?」

葉子倒豎柳眉,但還是多少顯出恐懼的表情,不但不能制止龍二的嘲笑,反
而使他的火更旺。

「老師不該說謊,我拿證據給你看吧。」

「老師,仔細看,裙子裏的情形照得很清楚。」

「這……這是……」

葉子一眼就看出那是偷拍的下半身照片,不知道在哪裏拍的,焦點很准確,
連細部也很清楚。

「照得很好吧?這個連屁股溝也看清楚了。」

龍二拿出的照片裏能看到裙子裏的圓潤屁股,是從下面以垂直的角度拍的。
而且在豐滿的屁股溝裏,有二條棉繩像丁字褲一樣的陷在裏面。

「老師不能再說不知道了吧。知道這是在哪裏拍的嗎?」

在露出驚慌表情的葉子面前,龍二從口袋拿出一疊照片。

「是在你上課時偷拍的。」

當葉子露出狼狽的表情時,龍二更嘲笑說:

「當你朗讀課本時,一定會在教室裏走來走去,而且每一次的路線都是一樣
的,到最後一排我的位置就會向後轉。嘿嘿,這時候就有機會了。」

龍二最先嘗試的,是把照相機藏在書包裏,把快門線拉到手裏,等待最好的
機會。

可是無論怎樣調整鏡頭的角度,還是會被裙子阻擋,只能拍到大腿的一半。
雖然也有把書包放在地上讓老師跨過去的方法,但是有被發現的危險。龍二沒有
辦法,只好用掌型照相機,等待目標物通過,故意弄掉橡皮擦,假裝做撿起來的
樣子,迅速將鏡頭對正裙子裏。

「這個傑作就是這樣拍下來的。雖然是很冒險的方法,但始終沒有人發現。」

龍二大聲笑起來。

「你真陰險,我不要和你談了!」

葉子歇斯底裏的搖頭,想向外跑去。

「還不能走,事情還沒有談完。」

龍二伸手就把葉子的身體抱住。

「你是暴露狂的變態教師,哪裏有資格說我陰險。」

龍二露出像貓捉老鼠的從容態度,抱緊拼命掙紮的肉體。就是隔著衣服感受
到的屁股的彈性也非常美妙,同時因爲身體的接觸,使褲子裏的東西已經膨脹到
疼痛的程度。

「怎幺樣?是投降了嗎?還是要大聲求救呢?」

龍二用諷刺的口吻在葉子的耳邊悄悄說。葉子好像很傷心的咬緊嘴唇,露出
說不出的性感。

「大久保同學,有她……香田同學在看。你這樣做,不怕對你有不利的後果
嗎?」

葉子知道自己無法逃避,向女學生伸出右手,好像要求救的樣子,可是她只
是像個稻草人一樣地站在那裏,把可憐的臉孔轉過去,不肯正面看葉子一眼。

「你還看不出我和奈月是一夥的嗎?」

龍二以勝利者的姿態顯露和香田奈月有親密關系。

「你撩起裙子,解決老師的疑惑吧,知道你是什幺樣的女人,一定能變成好
朋友。」

龍二把葉子的身體轉過來,面對有古典美的美少女。

「還不快一點!我的脾氣是不能等的。」

龍二的態度使奈月感到恐懼。

「是……」

奈月點頭答應,彎下上身戰戰兢兢的拉起學生群。首先露出前攏的可愛膝蓋,
然後露出大腿,最後是……

「香田同學!難道你是……」

葉子驚訝的聲音刺痛奈月的心,她全身顫抖,臉色紅到耳根。

「老師說得不錯,她是不輸給老師的暴露狂,也是被虐待狂。不穿內褲上學
是常有的事。」

龍二撫著無毛的恥丘說。

「不是的……是昨天晚上……他強迫給我剃光的……」

奈月抓住裙子的手不停的顫抖。雖然如此還是沒有放下裙子,只是拼命忍耐
羞恥感。

「原來……你們是這樣的關系。」

葉子好像失去抵抗的力量。做夢也想不到會遇見有相同嗜好的人。

--------------------------------------------------------------------------------

2.

「這樣說來……老師去世的男朋友是虐待狂,到現在還無法擺脫他的影響。」

「我們在大學的講座認識,後來還同居。因爲他參加登山社,對繩索的操作
很熟練,每次都把我弄到全身無力爲止。」

葉子忘記自己是教師,把一切坦白的說出來,也和龍二等人能坦白相處。

「他是一點也沒有溫柔的地方,是典型的虐待狂。可是我還是沒有辦法離開
他。自從那年冬天他登山失蹤後,有半年的時間我還不相信他已經死了。就是現
在,快到月經期時,不知道爲什幺就會想到那樣的虐待,只好用他留下的繩子自
我安慰。」

「原來這個繩子是情人留下來的,我還真有一點嫉妒。」

龍二露出充滿欲望的表情,彎下身體把鼻尖靠近屁股,果然聞到月經的血腥
味,刺激著龍二的鼻腔。

「你不要這樣聞……老師會羞死的……」

葉子想推開龍二的臉,二個人形成小小的掙紮。可是在力量上葉子無法抗拒
龍二,只有露出認命的表情任由龍二在屁股上聞來聞去。

「老師,對不起,他每次都是這樣的。」

奈月在旁邊像自己的事一樣的表示難爲情,紅紅的臉低下去。

「香田同學,你不用爲他道歉。而且……我對這種事已經習慣,我不在乎的。」

葉子雖然拿龍二無計可施,但不由得引出微笑。原來每一個虐待狂都是這樣
的,回想起以前的情人不由得産生奇妙的感慨。

「大久保,不能太過分了。不要只顧像狗一樣的聞,擡起頭來怎幺樣?」

葉子雖然這樣說,但又不由得妥協。

既然這樣想聞女性的月經味道……

「老師,肯讓我看了嗎?」

聽到葉子的話,龍二擡起頭露出好奇的眼光,同時立刻解開裙子的腰帶和挂
勾。

「等一下,不能在這種地方,真拿你沒辦法。」

裙子很快就被拉下去,本能的壓住襯裙的葉子,彎著腰好像無奈的聳聳肩。

「我是輸給你了。可是在我脫的時候,你們要把臉轉過去。」

「好吧,這不是外人,是老師的請求。」

龍二已經對這位美麗的女教師等待了很久的機會,所以現在反而不急不荒的
轉身背對著葉子。對龍二而言,也是意外的發展,現在存在一半高興一半困惑的
狀態。

「老師,快一點。」

「好,知道了。」

葉子大膽的用手拉月經褲的腰,一面注意門口的方向一面脫下月經褲。

出血第二天的昨天是高峰,今天是第三天,出血的狀況不是很嚴重。葉子把
沾上經血的衛生棉迅速摺疊後放在月經褲裏,再把月經褲放在身後。

「老師,快點,我已經不能等了。」

「快了,但還不能轉過來。」

「爲什幺要讓我等得那幺心急?」

龍二說完,不等葉子答應立刻轉過身,可是馬上目瞪口呆的站立在那裏。

「這樣滿意了嗎?」

葉子在桌上,用雙手支撐向後仰的身體,臉上露出微笑。沒有想到葉子會擺
出這幺淫蕩的姿勢,龍二也不得不說:

「這樣分開大腿的樣子真是讓我五體投地,不過你不能完全忘記女人的羞恥
感呀!」

龍二雖然這幺說,但眼睛還是離不開形成M形的大腿根。

「不要那樣看!我還是會難爲情的!」

「你雖然這幺說,但是是自己分開腿的。」

龍二還是不顧一切的把臉靠近,用好奇的眼光凝視隆起的陰阜,也許是月經
的關系,看起來花瓣有點隆起,手還沒有摸到就綻放,露出裏面鮮紅色的洞口。

如果是平時的龍二,這時候就會立刻伸出舌頭在肉縫上盡情的舔。可是現在
有一點猶豫。

(頭昏腦脹的,要先射一次才行。)

龍二被濃厚的血腥氣薰得血氣浮躁。握緊自己勃起的東西,回頭說:

「奈月,你來替我舔老師的陰戶,女人應該能做到的。」

龍二強迫奈月跪在葉子的前面。

其實奈月並不喜歡這種味道。

「不要!老師救救我!」

奈月抓住桌子擡起含淚的眼睛說。

「你如果也是被虐待狂就應該能忍耐的。不要在那裏發呆,快點過來舔吧。」

這時候的葉子對自己的行爲感到興奮,下意識的擡起屁股,露出滿是經血的
秘丘。

讓自己的學生看到身體的秘處……這樣的念頭引起更大的興奮,使葉子的舉
動更大膽。

「啊……老師也這幺折磨我……」

快要哭泣的奈月露出怨尤的表情看一眼後,就好像認命似的低下頭,慢慢把
嘴靠過去。

立刻聞到鮮血的腥臭味,強烈的腥臭感引出淚珠。雖然如此,還是遵守龍二
的命令,用舌頭在陰戶上舔,把快要硬化的經血一下子吞下去。

「看吧,你是能做到的。就這樣把那裏舔乾淨吧。」

龍二發出笑聲說。

不到兩年的調教,原來接吻時身體都會僵硬的奈月,已經變成這種樣子。

當初像強奸一樣奪取她的處女,和那時的純真模樣完全不同了。

(下一個就輪到老師。不過有人先玩過她,是有一點遺憾。)

龍二的虐待欲又興起,爲尋找排的對象,來到奈月的背後,用力撩起深藍色
的學生裙,立刻露出沒有穿三角褲的雪白屁股,龍二迅速解開腰帶,拉下拉.

「奈月,把屁股擡高一點,現在要把你最喜歡的東西插進去。」

龍二像好玩的拍打屁股,在變成美麗的粉紅色時,順著屁股溝撫摸柔軟的肉
洞。那裏果然已經淋淋到不需要前戲的程度。窄小的洞迫不急待的夾緊手指,微
妙的蠕動好像不肯放松手指。

「吸血鬼都會自歎不如了,竟然淋淋到這種程度。」

龍二的內心對奈月的快速成長感到驚訝,但還是用力抓住豐滿的肉丘,把勃
起的肉棒對正肉洞。先用龜頭把洞口頂開,然後一下子就插入到深處。

粗大的凶器把薄薄的花瓣向左右頂開,左右上下的任意活動。發出肉和肉摩
擦的聲音,加上女人們喘息的合音,逐漸的野獸化。

奈月雖然被身體快要裂開的疼痛折磨,但如今已經能配合插入子宮深處的節
奏,開始向前後扭動屁股,享受性感的喜悅。

「啊……夾得越來越緊了。」

隔壁就是教職員室,隨時會有人發現的不安,將三個人的性感提升到極限,
龍二首先進入崩潰階段。

「奈月,還有老師……一起吧!」

龍二最後深深的插入,讓膨脹到極點的肉棒脈動,把精液噴到奈月的子宮深
處。

--------------------------------------------------------------------------------

3.

「老師,遲到五分鍾了。」

葉子上氣不接下氣的跑來體育館隔壁的男生更衣室。

「對不起,因爲要查一點東西費了時間……」

在排列許多衣櫃的房間裏,露出一副情夫派頭的龍二把奈月摟在懷裏,靠在
衣櫃吸菸。

「老師的那個已經結束了吧?」

「是,昨天就完全沒有了,也做到答應你的事。」

葉子的臉色紅潤,忍不住低下頭。

「可是,不會有問題嗎?你們是從體育課溜出來的吧?」

「我是肚子痛,奈月是腳抽筋,所以不用擔心。」

龍二眯眯單眼皮的眼睛,在葉子的身上上下打量。

「老師,不要說話了,快點脫光衣服,遲到的份,會好好的疼愛你的。」

龍二完全把葉子看成是自己的情婦。

「是,知道了……」

葉子的臉更紅潤,就好像展開翅膀的蝴蝶,先解開胸前的緞帶花,再解開上
衣的鈕扣。脫去上衣後立刻露出漂亮的豐滿乳房。

葉子忍耐著恥辱,彎下身讓裙子落在腳下。

「嘿嘿嘿,你好像遵守命令了,能不能說一說不戴乳罩不穿三角褲上課的感
想啊?」

龍二看著葉子均衡的裸體說。美麗的裸體已經使龍二藏在內褲裏的肉棒硬化。

「你不問也應該知道,哪裏還有感想……嚇得不能集中精神上課。」

葉子用怨尤的口吻說,還下意識的露出討好男人的媚態,雙腿夾緊扭動。用
左手掩蓋乳房,右手放在下腹部上。其實這都是誘惑男人的演技。

「其實,你內心是很喜歡大家看,不如就在講台上跳脫衣舞吧。」

「你太過分了!我要生氣了!」

葉子露出含情脈脈的秋波,已經完全沒有教師的威嚴,好像什幺事都沒有比
討好男人更重要了。

龍二刹那間就看穿葉子的心理,內心大喊成功。

(嘿嘿嘿,真是標准的暴露狂,只是聽我說跳脫衣舞眼睛就濕潤了。)

龍二看到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強烈的暴露狂,內心感到非常得意,如果今後能
調教得當,也許真的能在講台上跳起脫衣舞。

「老師啊!你這樣要等到什幺時候?暴露狂就應該像暴露狂的表演脫衣舞!」

葉子的樣子,難爲情的樣子好像是做作,輕輕扭動的肉體顯得很淫蕩,龍二
也有迫不急待的感覺。

「不……我快要羞死了,不要說什幺脫衣舞啦……」

葉子用性感的聲音說,然後先從放在胸上的左手慢慢向下移動,露出粉紅色
的乳頭。

然後好像要男人急躁似的,故意扭動柳腰,放在下腹部的右手也開始慢慢向
下移動,完全暴露出Y字形的光溜溜的恥丘。

「你看吧,你要求的事我已經做到了。」

葉子發出嬌柔的哼聲,然後把修長的大腿向左右分開。

「嘻嘻嘻,這樣才適合老師,把沒用的毛剃光,這樣爽快多了吧?」

龍二笑著仔細檢查像幼女的恥丘,然後批評說:

不愧是暴露狂的老師,還沒有摸到就淋淋的,不論是陰唇或是陰核,都適合
跳脫衣舞。有這樣的身體還做老師,實在太可惜了。」

龍二說完後又轉身向奈月說:

「奈月,你不是有事求老師嗎?你不是說要回報老師的月經嗎?」

龍二說完就用力搖動面露恐懼的奈月的肩頭。

「我說……請不要這幺用力抓我!」

因爲龍二的力量太大,奈月痛得流出眼淚。

「老師,求求你,把我的運動褲脫下去……聞那裏的味道。」

奈月臉紅紅的低著頭請求。

龍二在旁邊要求說清楚究竟是哪裏的味道。

「陰戶的……請聞我陰戶的……味道……」

奈月羞得把頭低下去快靠到胸上。

「她已經三天沒有洗澡,爲的是要培養這樣的味道。三角褲也一直穿在身上。」

只有龍二一個人高興的樣子,狠狠的推奈月的後背。聽龍二的口吻,好像是
她主動的要求這樣,更使她羞得無地自容。

「喲,三天之久……奈月,你真了不起,老師會很高興的聞你的味道。」

葉子立刻在奈月的面前跪下。

「要開始脫運動褲了。

葉子看著奈月羞澀的表情,把運動褲拉下來。

「啊……羞死了……」

奈月忍不住發出嗚咽聲,但葉子還是把運動褲拉到腳踝上。然後把白色的三
角褲同樣的拉到膝蓋上,但這一次是讓黃色的般痕露出來。

「一直變成這樣都不管……龍二也太狠心了吧。」

三角褲的中心都已經變硬,可見有多髒了。很可能在小便後也禁止擦拭,不
然不可能髒到這種程度。

「有很強的味道,三天份的小便都滲透在那裏了。」

葉子的眼睛沒有離開變黃的部份,也不怕把臉靠在那上面。強烈刺鼻的阿摩
尼亞味道。想到是奈月的就一點也不覺得髒。

「啊……真是美妙的味道,刺激得令人興奮。」

葉子陶醉的聞,也毫不猶豫的在並直的大腿根以及在開始發芽的恥丘不停的
吻。

「不要在那種地方……啊……那裏很髒……」

奈月用雙手蓋在臉上,讓滑溜溜的舌尖侵入散發出強烈味道的肉縫裏,扭動
細腰發出哼聲。

「不……不髒……一點也不髒……」

葉子深深的呼吸從肉洞冒出來的濃厚味道,拼命的伸出舌尖,在有如處女的
肉縫上舔。

但那裏究竟已經不是處女,看起來薄薄的花瓣也很快就綻放,允許舌尖的侵
入。下意識的露出媚態,前後扭動細腰的模樣,正式迎接男人律動的女人的媚態。

「你真敏感,已經這幺多蜜汁,舔也舔不完……」

葉子擡起頭才發現沒有撥開陰核的包皮,立刻用手指捏起將皮撥開。沒有想
到,這樣一來立刻發現臭味的來源,那裏藏滿米糠般的恥垢。

「喲,這裏這幺多的恥垢,難怪有味道。」

葉子用老師教訓的口吻說完,在那上面塗上很多口水,用小指的指甲尖在包
皮的根部輕輕刮。

「你自己也看看吧。因爲平時沒有清理,所以才會有這幺多的恥垢。」

葉子把小指送到奈月的鼻前後,自己又聞一聞。

「啊……又刺鼻又腥……但這種味道真刺激。」

好像聞到酸味很強的乳酪,葉子高高興興的把剛才的小指含在嘴裏吸吮。

「既然老師這幺喜歡這個味道,就聞這個吧。」

葉子的狂熱態度也使龍二發出狂笑,過去一個一個的打開衣櫃的門,只要找
到發出馊味的內衣褲就丟給葉子。

「哇!這個好臭,這個都長黴了!」

在葉子的身邊立刻有很多肮髒的內衣。

「一點也不用客氣,選擇喜歡的聞聞看吧。」

「我不要!」

葉子好像很厭惡的轉開臉時,挨了一記火辣辣的耳光。

「唔……不要這樣。」

葉子還沒有說完,就有肮髒的內褲套在頭上,那種強烈的腐臭味使她感到惡
心。

「啊……爲什幺要這樣欺負我……」

想取下套在頭上的內褲,因爲雙手被龍二抓在背後而辦不到。

「老師,既然這幺討厭,可以給你取下來,但是要……」

龍二轉向站在面前的奈月說:

「奈月,你的另一個願望呢?不會是瞞著我就解決了吧?」

「不,沒有……」

三角褲纏在膝蓋上伫立的奈月搖頭。本來就已經羞紅的臉,這時候更是紅到
耳根。

「那幺就趕快請求吧,差不多到忍耐的界限了吧。」

龍二露出苛薄的眼神,不停的看著有恥骨隆起的下腹部。也許是心理作用,
覺得那裏的膀胱脹起,三天前剃光的恥毛長出新芽,那種模樣顯得非常淫猥。

「這個……」

奈月鼓起勇氣看著葉子說:

「求求老師……我已經從早晨就忍耐,請喝我的尿吧。」

奈月說完就用雙手捂住臉。

「嘻嘻嘻,老師聽到了吧?解決學生的痛苦也是老師的任務吧!」

龍二編出一套大道理,對頭上套著一件快要變成黑色的內褲的葉子說。

「我知道……我會很高興的喝奈月的小便。」

「嘻嘻嘻,這樣才對!」

龍二高興得大叫,立刻從葉子的頭上取下肮髒的內褲。

葉子露出頭時,就像金魚一樣張開嘴呼吸空氣,豐滿的胸部也上下起伏。

「差一點就窒息了,你真粗野……」

葉子撫摸松開的雙手,仰起柳眉作出憤怒狀。但也不過是種媚態而已。

「不管你怎幺說,也一定要執行你答應的事!」

龍二從自己的衣櫃拿出鋁制的漏鬥,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毫無理由的給葉
子一記耳光。

「把漏鬥含在嘴裏躺在地上。要老師做奈月的馬桶。」

龍二一面說又一面打了葉子兩、三下耳光,並把漏鬥塞進葉子的嘴裏。

「唔……唔……」

葉子的颚骨快要脫臼似的疼痛,但在肩上被踢一腳,立刻乖乖的仰臥。

「老師好像認命了。把雙手墊在腦後吧。」

龍二又叮咛要張開眼睛看,決不可以閉上,這才命令奈月騎在老師的臉上。

「奈月,不用客氣,現在的老師就是馬桶。」

雖然從大眼睛流出淚珠,但葉子還是顯出陶醉的表情。奈月站在旁邊只是扭
動雙腿,沒有勇氣騎到美女老師的臉上。

「你爲什幺慢吞吞的!不肯聽我的命令了嗎?」

龍二說完就給奈月吃耳光,又迅速來到她的背後,輕輕的抱起三角褲還在膝
頭上的奈月。讓她騎到葉子的身上,胯下在葉子的臉上。

「你不要太麻煩我。在我數到十以前一定要尿出來給我看!」

「羞死啦……不要笑我……」

奈月被抱起來形成嬰兒尿尿的姿勢,含著眼淚請求原諒。

葉子不停的點頭,靠自己的美貌是多少男人向她討好的葉子,現在竟然成爲
馬桶……對自我陶醉的葉子可以說是難以忍受的恥辱,但相對的也使她更興奮的
場面。葉子的眼睛已經失去焦點,仰臥的身體也不停的搖擺。

「啊……要漏出來了……老師,對不起……」

從昨夜就沒有上廁所的奈月,聽到龍二在耳邊不斷發出噓噓聲,忍不住像幼
兒一樣大哭。

就在這刹那,放出忍了又忍的東西,把露出喜悅表情的葉子的臉完全弄.

「你真是凶猛的尿出來,就不能瞄准一下嗎?」

龍二費力的想把左右搖擺的噴水集中到漏鬥的中央。這時候只有他一個人高
興的說話,看著還在尿不完的奈月,和無法完全吞入而露出痛苦模樣的葉子。

--------------------------------------------------------------------------------

4.

「你們不要慢吞吞的!已經沒有時間了!」

率先走出更衣室的龍二,用嚴厲的口吻催促還在更衣室裏面的二個人。還有
十分鍾第三節課就要結束——想到這段時間裏要她們在校內走動,心裏當然也很
急。

看到龍二在招手,首先是葉子戰戰兢兢的伸出頭看,奈月跟在後面。二個人
的身體都是赤裸的,而且被龍二五花大綁。

「奈月,我們就認命吧,事到如今只有相信龍二,跟著他走了。」

到緊要關頭還是葉子發揮年紀大的優點。不過對于危險的暴露狂遊戲還是感
到恐懼和興奮,使五花大綁的乳房上下不停起伏。

「我怕!可是和老師在一起就……」

身材苗條,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小的奈月把臉靠在葉子的肩上說。她本來就
有很重的倚賴心,自己一個人什幺都無法做到。

「你真膽小。龍二在那裏看了。」

「可是,我太害怕了……」

奈月更表現出撒嬌的樣子,翹起嘴巴要求給她增加勇氣的吻。葉子用眼睛的
馀光看著龍二,轉身吻奈月柔軟的嘴唇。二個人的乳頭相碰,從那裏産生甜美的
搔癢感。

「在這緊張的時候,你們二人還能做這種事。」

看到二個好像情人一樣的接吻,龍二急得直跺腳。

「你們二個到此爲止。還不肯聽我的話,就要給你們一點顔色看了。」

龍二把二個人分開,用手拍一拍挂在肩上的皮包。皮包裏除了有她們的衣服
和皮鞋外,還有棉繩、浣腸器等道具。

「我不要浣腸了,已經弄過三個了,那樣就夠了吧。」

奈月露出恐懼的表情,彎著腰搖頭,身體想後退。

「你們二個人馬上從這裏出去!」

「好吧,奈月……跟在我後面……」

聽到葉子的話,這一次奈月也乖乖的點頭,從黑暗的更衣室走到有強烈陽光
的戶外。

赤裸的二個人不由得把身體靠在一起,因強烈的陽光眯縫著眼睛不安的向四
周看。更衣室的左手邊是體育館,右手邊是校舍,幸好都看不到人影。從體育館
傳出的聲音能達到更衣室,不知何時有人從那裏出來看到赤裸的二個人。

「你們二個人都像老太婆一樣彎腰!」

龍二毫不留情的在二個向後挺的屁股上拍打。剛才浣腸時已經玩弄過她們的
屁股,但在光天化日之下看到的屁股另有一番風味。

「快走!如果這幺怕就永遠到達不了廁所!」

龍二從後面把二個女人趕到外面去。

被五花大綁而失去雙手自由的二個人,走路時不得不扭動屁股,給跟在後面
的龍二大飽眼福。

「奈月,不要因爲怕羞就低下頭,你和我一樣是被虐待狂的話就應該挺起胸
膛。」

葉子雖然這幺說,但是現也落在地下,根本談不上擡頭挺胸。不過隨著習慣,
也能享受一下暴露遊戲的刺激感,還逐漸産生希望有人能看到的願望。

(不管是誰……看看我赤裸的身體吧!現在可以免費的看到我這樣成熟的裸
體!)

葉子産生想要高喊的沖動,露出火熱的眼神看著校舍的方向。

「爲什幺突然停下來了呢?」

龍二心裏知道她變化的原因,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伸手向她的大腿根摸去。
果然那裏又熱又,還能感覺出肉洞的收縮。

「原來那樣不肯的,現在已經這種德性,老師真是好色的女人!」

把插入肉洞裏的手指彎曲,粗暴的在裏面攪動,使陶醉在白日夢裏的葉子回
到現實。

「唔!」

在子宮産生強烈沖擊時,葉子哼了一聲清醒過來,這才難爲情的說:

「哎呀……我是怎幺回事?」

「那是我想知道的!」

龍二笑嘻嘻的用食指和中指作出V字,還把沾上蜜汁的手指送到葉子的面前。

「舔吧,這是你沈迷淫靡幻想的處罰。」

「啊……你又折磨我了。」

葉子好像還沒有完全從白日夢清醒過來,露出妖的眼神,很順從的張開嘴舔
起沾上自己分泌物的手指。

「你好像很陶醉的擡頭看著校舍的窗戶,要不要我幫你實現夢想?」

龍二好像完全了解她的心事,用手指向運動場。

「看那一邊,大約距離三十公尺的地方,有旗竿和學校創辦人的銅像。」

葉子順著龍二的手指看,然後點頭。

「我的命令是跑到那裏去,讓創辦人的銅像看看你的陰戶。」

聽到龍二的話點頭後,葉子又急忙搖頭。

「那樣……太過分了……」

在旗杆四周沒有任何遮擋的東西,從三棟校舍都可以看到。

「如果做不到,就算了吧。」

龍二很乾脆就收回命令。

「我們回去吧。」

龍二想把二個人拉回去時,葉子的臉色蒼白但還是露出陶醉表情說:

「不……我去。就是丟掉教師的工作我也不會後悔的。」

(我就知道你會這樣。)

她是暴露欲望非常強烈的女人,假裝作出沒有那種意思時,她一定會主動要
求……龍二的判斷完全正確。

「龍二,如果發生萬一的狀況,你就帶奈月逃走,我不願把她也卷進來。」

「不,老師,我跟你去!」

對葉子有特殊感情的奈月,跑到前面阻擋葉子的去路。胸對著胸,堅持不肯
讓她一個人去。

「謝謝你,有你這樣的心意就夠了。」

葉子心裏感到很高興,對奈月的要求幾乎流下歡喜的眼淚。

「我就要去了。龍二,你照顧奈月吧!」

葉子說完就轉身向前跑去。開始是經過停車場,汽車還可以做擋箭牌。

在車與車之間彎下身體跑,可是看在龍二的眼裏簡直就像走。向左右搖擺的
屁股在陽光下發出亮麗的光澤。只是心裏想要快一點,可是腳像無力般不肯動。
只有三十公尺的距離覺得遠了不知多少倍,甚至走到銅像以前還摔倒二次。

(是不是被看到了?)

對暴露的興奮幾乎不能呼吸的葉子,同時産生想大哭的恐懼感,戰戰兢兢的
回頭看校舍。可是沒有發生令她擔心的騷動,也沒有學生探出身體向這邊看。

(還好,沒有被發現。)

松一口氣的同時,全身好像失去力量。可是這種感覺很快消失,葉子搖搖頭
振作精神,和銅像面對面站立。

(我可以叫你伯父嗎?我是水木葉子,我要吻你了。)

葉子靠近有馬糞的銅像身上吻一下。當然是做給龍二看的。

「嘻嘻嘻,對了!」

葉子對表情嚴肅的銅像笑一聲,向後轉後分開雙腿挺高屁股。這樣彎下腰就
變成龍二要求的姿勢。

「伯父,請看吧,在陽光照射下,陰戶的肉洞裏也十分清楚吧?」

扭動漂亮的屁股演獨腳戲的葉子,也開始感受到下腹部裏越來越強烈的便意。
暴露狂帶來的興奮,這時候完全受到傷害,使葉子感到意猶未盡的遺憾。

「快去你們期待已久的廁所吧。」

一直擔心被發現而注意四周的龍二,急忙把二個女人叫回來關上門。

從更衣室經過走廊到校舍的三樓,沒有一個人看到她們。只能說是很幸運。
在路上奈月因爲肚子巨痛在樓梯上蹲下不肯走。經過葉子的鼓勵,總算克服這樣
的危機。

龍二關上門,身體靠在門上松一口氣,挂在肩上的皮包也落在地上。無法掩
飾內心的緊張,在松一口氣的同時額頭上開始冒汗。

「奈月,難得你能忍耐,再忍耐一下就好了。」

五花大綁的二個女人,精神好像也松懈下來,都跌坐在廁所的瓷磚地上。氣
溫雖然很高,但二個人的身上都冒出雞皮疙瘩,很痛苦的樣子。

「龍二,求求你快讓奈月上廁所吧。」

葉子看到奈月痛苦的模樣開始爲奈月哀求。可是她本人也有強烈的便意,痛
苦的忍不住扭動屁股。

「奈月,老師是犧牲自己想幫助你的。」

奈月搖搖頭說:

「不要爲我那樣!」

流下眼淚,但不知爲何眼淚從臉上流下去時感到非常舒服。

「好了,你們二個都站起來吧!」

因爲時間已經急迫,本來就准備讓她們大便的龍二,爲她們打開大便間的門。

「奈月,你怎幺啦?站不起來了嗎?」

葉子的身體雖然搖擺但還是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龍二把她送進大便間,可
是奈月已經完全癱瘓,只是在瓷磚地上掙紮。

「真麻煩!」

龍二雖然咋舌,但露出愉快的表情抱起奈月。龍二難得做出體貼的動作,把
她臉上的汙水擦乾淨。

「跨在馬桶上,這點還能做到吧?」

龍二讓二個女人都蹲在蹲式的馬桶上,走出大便間,但沒有把門關上。

「你們二個給我聽清楚,在我答應以前不可以拉出來。」

龍二站在同時能看到二個人的位置,拉下運動褲,從內褲裏拉出發出黑光的
巨大肉棒,再從皮包拿出變黃的三角褲套在肉棒上。

「嘿嘿嘿,這種感覺真不錯,是最好的手淫道具。你們也不要發呆,要想早
一點爽快,就要使我快一點射精。」

龍二站在那裏看著二個女人露出痛苦的模樣開始手淫。

五花大綁的女人蹲在那裏的樣子是最好的手淫對象。

可是對二個女人來說,龍二的規定實在很痛苦。

「啊……肚子快要裂開了!」

葉子扭動淫蕩的屁股。隔壁的奈月好像已經進入恍惚的境地,屁股只是顫抖,
連哼聲也發不出來了。

「你們忍耐的毅力很好,現在可以拉出來了。」

龍二答應讓女人們大便後,揉搓肉棒的動作加快,上身向後仰去。

「啊……以後會迷上這種方法了!」

握緊套在肉棒上的三角褲,終于忍不住開始噴射。在這同時二個女人也分別
達到最舒暢的刹那,有如在夢中般開始排泄。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2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