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妻子的肥臀上騎著誰 妮可羅賓的菊門

夜色,妻子的肥臀上騎著誰 妮可羅賓的菊門

夜色,妻子的肥臀上騎著誰妮可羅賓的菊門

今年的夏天比以往的每一年都要熱一些。

至少,我是這樣覺得的。

我斜眼看了看空調led屏上的溫度,24度,這個溫度足足比緊閉的窗外
低了七八度。可是,我的額頭上,依然有含住在滲出。雖然空調中流出的冷風瞬
間就幫我擦拭掉了細細的冷汗,可我夾煙的左手依然輕輕顫抖著,任由煙灰飄落
在妻子跪著撅著大屁股,擦拭的一塵不染的木地板上。

我發誓,我真的很愛我的妻子,並且,我也相信,我的妻子也像我愛她一樣
的愛著我。這是個不爭的事實。

雖然,此時此刻,在我的臥室當中,妻子正在享受用于她的天倫之樂,但這
並不用于我。

即使不用眼看,我也想得到臥室裏的情形——

三個男人,其中的兩個將我的妻子一上一下的夾在中間,他們的雞巴,必然
會如同那些歐美室內動作片中最常用的橋段那樣,一根插在妻子的陰道當中,另
一根,將填滿妻子深藏在豐臀內的小屁眼。哦,還有一個家夥,他的龜頭想必正
在享受我老婆那靈巧的舌頭的撫慰。

我擡頭看了一眼我和妻子的臥室,臥室內正在激烈上演的一幕活春宮戲跟我
腦中的構思完全一致。不過這三個陌生的家夥玩的更激烈了一些罷了。

妻子被讓他口交的陌生男人的身軀給擋住了,看不到她臉上的表情,但是,
就從透門而出的肉體撞擊聲與妻子不時吐出嘴裏的雞巴,大聲的呻吟所透露出來
的那樣,他們一定玩得相當爽。就連我這個看客,都覺得熱血沸騰,渾身燥熱。

但是,我的褲裆,卻依然風調雨順,沒有一絲波瀾湧動。

好吧,我承認我的性能力出了一些問題,這本沒有什麽,可是,我卻有一個
讓人羨慕的淫妻。

我和妻子智婷已經結婚三年,並且一直堅持過著二人世界。

有著一張漂亮娃娃臉的智婷在她單純可人的外表下卻隱藏著一顆欲求不滿,
而且充滿了M氣質的心。這恰恰也是我當初在與她第一次做愛後,就決定此生非
智婷不娶的打算的原因。

智婷真的是一個尤物,關于做愛,我最瘋狂的想法智婷都會抱著比我還要強
烈的熱情與我一起去實踐。

所以我們之間的養成計劃也進行的非常順利。在外人看來,我們絕對是一對
令人稱道的恩愛夫妻,郎才女貌。但是在不爲人知的背後,我們卻經常爲了挑戰
興奮地巅峰,去做一些瘋狂的嘗試。各種可以勾勒智婷曼妙身材的情趣內衣,足
足塞滿了一個衣櫥,床頭櫃裏陳列著與日本AV業同步的器材。

有一次,智婷在吐出我的雞巴後,浪著對我說;"我們的'遊戲',絕對是
引領世界尖端。"

當然,她說這話的時候,我的一只手正在她圓潤的豐臀上塗抹著亮閃閃的精
油,另只手的手指也已經突破了智婷屁眼的防線,成功將凡士林塗抹在她的第二
條隧道裏。

後來,我們的陣線越來越遠,遊戲的場所也不再局限于一百多平米的家裏。
正所謂廣闊天地大有作爲,所以我們決定將陣線往外發展。

不多時,無論是露天的天台,還是天黑後的公園,都留下了智婷坦胸露乳的
倩影,和我不斷亮起的閃光燈。

但是,每次在戶外做愛的時候,智婷總是漲紅了臉頰,然後一邊努力迎合著
我的抽插,一邊催促道:"快點射出來……不要被別人看到。"

"出來玩,總是要還的,沒關係,如果有人看到了,就讓他肏你的屁眼,我
不會吃醋的。"我總是這樣回應智婷,而且每次腦中浮出陌生的男人的大雞巴進
入到妻子的身體裏的畫面,我的雞巴總是會莫名的興奮,脹大,然後再一波更加
激烈的沖刺當中,與淫妻一起達到巅峰。

我還在回味著那些年與妻子一起做過的瘋狂事,臥室中的戰役也已經升級。
在妻子的提點下,三個已經在妻子的身體裏發射過的男人再次迎來了第二春。

因爲,我的妻子竟然主動穿上了那身全身只露出兩個圓圓的大奶與肥嫩的大
屁股的黑色緊身皮裝。看著愛妻那完美的身材,36D的巨乳與圓而且翹的肥屁
股在黑色緊身皮裝的映襯下更加雪白誘人,不單單是我,三個男人都興奮地摩拳
擦掌,一邊毛手毛腳的上下其手對著妻子的奶子和屁股又揉又親,嘴裏還不幹不
淨的說著充滿了侮辱的話語。

"嘿,這個騷娘們的奶子可真贊,你們看,我一只手都握不過來,彈性真他
媽的棒,哈哈,越捏越起勁啊。"其中一個男人說笑著一邊把玩著老婆的雙乳,
邊說,還一邊含住了智婷的乳頭,舌頭在智婷敏感的乳頭上不斷地撥弄著。

沒人比我更清楚了,智婷身上最敏感的三個部位,第一個,就是乳頭。用她
自己的話來說,就算有時在人多的時候,她又不穿奶罩的情況下,乳頭不經意隔
著衣服被人撩撥到,她都會興奮地腿軟。

當然,智婷第二個敏感的地方自然就是陰戶,特別是陰核。

智婷的陰核就好像一個控制水利的閥門,一旦被開啓,淫水就會源源不斷。
而且妻子也特別容易興奮乃至高潮。此刻,我那淫蕩的老婆果然已經強行拉著另
一個男人的手去玩弄自己的陰戶了,只看到男人興奮地用手指在老婆的陰戶上扣
弄了兩下,靈活的食指就已經觸碰到了妻子的陰核,隨著妻子一聲興奮地悶哼,
滋滋的水聲已經變得躍然入耳,並且逐漸有了越發強烈的趨勢。

妻子的浪叫聲帶著她聲帶中特有的嗲意,特別能勾起男人的欲火,而且此時
敏感的方位被觸及,智婷叫的更是放浪,而且絲毫沒有避諱。我的腦中一直有個
猜想,假設我家的住房隔音效果差上幾個檔次,妻子放浪的叫聲也就算了,有時
被肏的爽了,用她那絕對配得上面容的略帶娃娃音的嗓音高聲呐喊自己是個騷屄,
是個婊子,高聲叫肏她的男人爸爸,這些家常便飯被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鄰居們
聽到了,想必我家一定會成爲我們小區的話題輿論漩渦中心。

三個操我妻子的男人當中最瘦的一個終于耐不住妻子兩處敏感之處被人挑弄
而發出的誘人心魄的淫聲,淫笑著挺著大雞巴大搖大擺的走向智婷,兩只手扶住
智婷的頭顱,往自己的胯下壓下去。

智婷側著腦袋,烏黑而亮麗的黑發散落的遮擋了她一多半的臉頰,但是我依
然可以讀到智婷臉頰上洋溢的毫無保留的快樂與興奮,完全沈浸在性愛中的興奮。
長髮一直批落在智婷的胸前,將智婷堅挺的巨乳輕輕地藏在後面,偏偏這若有若
無的遮擋,卻被智婷誘人的曲線凸顯的格外引人遐思。

男人毫無欣賞美景的情調,只是一味的顧著將自己的雞巴塞進我愛妻的口中,
抱著智婷的腦袋快速的來回聳動著腰跨,雞巴在愛妻的口中進進出出。這家夥顯
然很享受我精心用自己的雞巴幫愛妻訓練出來的口活,所以他不時來個沖刺,然
後猛地一頓,讓智婷休息一下的同時,自己也緩解一下射精的慾望。

不過智婷可不是這麽簡單的饒過他,將男人的雞巴含在口中的同時,靈巧的
舌頭對著男人的龜頭又是一陣靈敏的挑逗,同時一個帶著搞怪意思的媚眼抛給讓
她口交的男人。

這下好咯,男人終于把持不住,精關松動,腰部開始一陣陣劇烈的晃動,隨
著他口中一陣陣興奮地嗚嗚聲,想必濃濃的精液已經全部噴在了我老婆的口中。

男人悶哼兩聲,終于在智婷的口中完成了發射。我盯著智婷的喉嚨,只完成
了兩次吞咽就吞下了全部的精液。想必是這男人剛剛射精過一次的關係,所以這
次的存量並不是很充足。不過,他過早的繳械也引來了兩位還在玩弄我老婆身體
的同伴的嘲笑。特別是那個在玩我老婆奶子的家夥,他雖然依然含著智婷左邊乳
頭,可是卻目睹了剛才智婷給男人口交的每一秒。

"這娘們口活太好了。剛才光顧著肏她的屁眼,沒發現她口活竟然也是超一
流。看來除了她老公,這娘們一定沒少幫男人口交。"瘦男人抖了抖自己已經軟
化下去的雞巴,滿是陶醉的口吻對兩個同伴說道。

一只手的兩只手指分別插在我老婆的陰道和屁眼裏的那個家夥接話道:"那
是,這麽騷又這麽漂亮的娘們,要是我媳婦兒,我肯定一天肏她二十遍到不了黑
天。"

話音落下,這家夥已經抽身站了起來,並且把我老婆也扶著站起身來,他站
在智婷的身後,壓彎了智婷的小腰,讓被黑色皮裝包圍的雪白肥臀在撅屁股的狀
態下露出的更加誘人,更加徹底。

男人一手扶著智婷的腰,一手扶著自己的雞巴,點了點腳(穿上配套高跟鞋
的智婷腿修長,已經在腿的長度上超過了這個男人)腰一挺,雞巴盡根沒入智婷
的陰道當中。

智婷從男人將她扶起來的那一刻,就已經明白了男人的意圖。而且她的騷屄
當中也早就山雨欲來風滿樓,所以恨不能男人的大雞巴快點將她的騷屄填滿,順
便也是讓決堤的淫水有了一道阻攔的大壩。

男人的龜頭剛剛觸及智婷的陰唇,智婷就被那股火熱給摧毀了,望向身後的
男人的目光也變得更加火熱。智婷那不大,卻足以傳到每個人的耳中的聲音在回
響著,順便敲動每個人的心門。"插我……好老公……插進我的騷屄裏來……"

雞巴盡根沒入,智婷和男人都是一口長氣緩緩吐出。男人開始了一波力道極
強的沖擊,每一下都力求能肏到我老婆陰戶的最深處。同時,他的大手還在智婷
的豐臀上遊弋著,不時重重的拍兩下,妻子的肥臀顫巍巍的發出一聲聲清脆的肉
響。

男人插得很盡興,一邊肏一邊問我的嬌妻,"小騷貨……是不是特別喜歡外
面的男人來肏你啊,是不是……剛才叫我什麽來著,嗯……再叫一遍,讓我聽聽,
也讓你老公聽聽……"

智婷被身後的男人撞擊著,身體隨著他的撞擊而顫動著,可是這時,就看出
我家妻子的傲骨氣節來了,真給我爭臉!"叫我小騷貨……啊,小騷貨要被肏死
了……好爽……你把我肏出高潮來我就叫……"

男人一聽,哈哈大樂,立馬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所以智婷不得不扶著前面那
個剛剛還在玩她一對大奶的男人才不至于被身後那個男人快速的撞擊給頂出去。

肉體撞擊的聲音更加清脆,而且節奏也更加密集,交織著妻子的浪叫,簡直
形成了一曲曼妙的性愛奏鳴曲。

很快,智婷的第一次高潮就如期而至,男人不得不抱住我老婆的腰,才使她
不至于身體軟在地上。這次沒用男人提醒,妻子很守信用的自己就喊了出來;"
你是我的大雞巴老公,你操我比我親老公肏的還要爽,啊……啊……"

"叫我大雞巴爸爸!"男人用力在妻子的肥臀上抽了一下,惡狠狠地說道。
"不然,我就不把精液射在你的騷屄裏了!"

"啊……大雞巴爸爸……射在女兒的騷屄裏……啊,啊……我老公不行,你
就讓女兒懷孕吧……"

"好……"男人飛快的抽查兩下,身體一震,射精了。

這種畫面,這種視聽,身爲老公被別的男人肏著自己的老婆還被這樣數落著,
就算不生氣,也至少該臉紅了吧。

好吧,也許是我的涵養太好。所以……

我臉紅了。

就在這時,我的內心中也是五味雜陳,一方面,刺激的畫面讓我全身熱血沸
騰,另一方面,羞恥,卻交織著快感,像一條螺旋的金箍棒,在我的心中騰起,
仿佛也要刺破我的喉嚨翻湧出來。

好像連我自己都已經開始遺忘了,把妻子引上這條暴露淫蕩本性的道路的人,
正是我。第一次將妻子送上出軌道路的,也正是一次我一直都很想要發生的3P。

隨著我和妻子智婷的暴露遊戲越來越多,尺度也越來越大,我們的陣線竟然
出人意料的轉向了附近。

普通的天台暴露做愛已經無法滿足我們小兩口的暴露需求。就連智婷,對于
我半開玩笑似的說如果有人發現,就一起肏她的話題,也不再像當初那樣排斥,
而且,似乎在她的心中,也逐漸把這個假想,變成了可以嘗試的計劃當中。

于是,謀劃已久的我,將全身上下只有一條薄薄的黑色褲襪的智婷,半推半
就的領出了家門,這一次,我們要在樓梯間裏實行我們的性愛計劃。

心中想要在暴露遊戲中將智婷的身體也順便帶給別人品嘗的念頭已經沖擊了
我很久,這一次我也是勢在必得。由于我們的小區都是電梯房,所以樓梯間少有
人走。

但是卻並不等于沒有人走。能從這裏不辭辛苦爬上我們八樓的,必然都是年
輕力壯的青年人才做的出來的事情。一個年紀輕的家夥的雞巴,插進我愛妻的陰
道裏,這也是我十分期待的。

夏天的天氣並不至于將智婷凍到,但是我卻發現妻子緊緊地抓著我的胳膊,
而且身體還在瑟瑟發抖。當我的目光與妻子的目光相交的那一刻,智婷近乎哀求
的看著我,可憐巴巴地說:"老公,給我披一件大衣我們在玩好不好?"

我壞笑著撫摸著智婷包裹在黑絲褲襪裏的大屁股,問道:"怎麽?寶貝,冷
嗎?"

"冷倒是不冷,只是有點怕!"妻子將我的胳膊抱得更緊了一些。

"怕什麽,你在公園裏赤身裸體的都不怕,這次還有條褲襪呢。"

"我下午剛看一部恐怖片,就是在樓梯間裏鬧鬼的!"

"噗……"我被智婷的話鬧得差點一口氣沒喘勻憋死,感情這小騷貨不是擔
心穿成這樣被人發現,竟然是在怕鬼。不過被她這麽一說,我倒是也覺得有點毛
骨悚然。似乎這盛夏夜晚的樓梯間裏,真的有一股冷氣悄然吹過。

不過在老婆面前,我還是要表現出一些勇敢的氣節。所以我換上一副義正言
辭的表情,正色道:"沒關係,就算是有鬼,也是色鬼,大不了,你用身體搞定
咯。"

"討厭!"智婷也被我的說法逗樂了,這一鬧騰,仿佛也打消了智婷最後一
絲擔憂。智婷主動撲在我的懷裏,一陣香氣襲鼻,智婷溫潤的嘴唇貼在了我的嘴
唇上。

陷入性愛中的智婷總是能爆發出比她的個頭看上去更猛烈的能量,我的雞巴
與智婷的陰道壁緊緊地貼合著,智婷紅光滿面的攀附著我,用陰戶吸取著我,承
受著我一波接一波的沖擊,逐漸將自己浪叫的聲音又擡高了幾個分貝。

我一邊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好讓射精的慾望暫且回避,一邊笑嘻嘻的問智婷:
"怎麽?不怕叫這麽大聲把色鬼給吸引來了?"

智婷的眼波中閃動著暧昧的光芒,瞪了我一眼低聲說:"色鬼已經在我身上
壓著了……"

"什麽?我是色鬼?"言罷,我再次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小騷貨,讓你看
看色鬼的厲害!"

"哈哈……色鬼……啊……啊……啊?"

我的雞巴插在智婷的陰道裏突然感覺到智婷的陰道有一陣陣的收縮,但又不
同于智婷高潮時的表現。不對,這是一種很奇怪的狀態,我竟然在智婷的臉上,
發現了一抹驚愕的表情。

抽插的進度不由得再次減緩下來,我看到智婷的表情不知從什麽時候已經從
享受變成了驚訝,而且這種令人奇怪的神情已經久久的凝固在妻子的臉上。

我被智婷奇怪的表情也給鬧的渾身白毛汗,聯想到剛才我們還在開玩笑說這
個地方容易他娘的鬧鬼,難不成,還真讓智婷給看到鬼了?

就在這時,智婷已經開始拍打著我的後背,並且要求我停止抽插。同時,智
婷貼上我的耳朵顫抖的低聲道:"老公,上面有人!"

智婷這話更是將我的冷汗一層層激起來,如果妻子這時手扶在我的後背上感
到濕乎乎的,那一定是我的冷汗在作怪。

我似乎能感覺得到兩束目光正集中在我和智婷身體交合的地方,這種非常不
爽的被人監視著的感覺讓我的雞巴有些軟化,一點點從妻子的陰道中退了出來。

"是兩個小孩!"妻子的聲音再次在我的耳邊響起,她絲毫沒有將我推開,
然後趕忙拿衣服把自己該遮蔽住的意思。感情這娘們兒已經把壓在她身上的我當
成了天然的遮羞布!

我他娘的還赤果果的呢!

關于鬼的荒誕思想瞬間從我的腦海中被驅趕出去,我想要裝出一副不經意的
樣子回過頭去把兩個孩子給罵走,然後在借機跟智婷溜回家。

可就在我剛剛轉過頭來,卻看到在我的頭頂幾米處,兩個小子竟然掏出了手
機,手機上的閃光燈一閃而過告訴我這兩個小子的手機裏已經有了我和妻子露天
做愛的照片!

他媽的,如果這照片傳到網上。估計就又會多出一個"樓梯門"了。

被突如其來的憤怒激的情急的我一咕噜從妻子的身體上爬了起來,手指著兩
個小孩子剛剛要罵街,兩個小子已經飛也是的跑掉了。

這一次失敗的戶外暴露之旅讓我和智婷陷入了一整夜的不安當中。破天荒的
這一夜我竟然沒有將手放在智婷的屁股上入睡。

第二天我和智婷是被一陣敲門聲給叫醒的,雖然我和智婷都很想再睡一覺,
可是不斷地敲門聲和門鈴聲遲遲不散。

憤怒的智婷用拳頭和腳踹堅定了自己在家裏的霸權地位,強迫我去開門。自
己卻將腦袋繼續埋在枕頭裏呼呼大睡。

門一開,昨晚兩個偷拍我和智婷的小王八蛋正笑吟吟的站在門口,跟他們同
來的,還有一個比他們高了一頭的同學。三個半大小子開口的第一句話就讓我有
種恍如隔世的感覺:"我們的手上掌握著你們的照片,除非你滿足我們的要求!
"

此時的我,真可謂金凱瑞的一部電影,一個頭,兩個大。

可是不經意間,我發現這三個小子的褲裆處都鼓鼓囊囊一大包。瞬間,一個
淫邪的,一直盤旋在我的腦海的想法刺激著我非常想要嘗試一次……

"不要以爲我不知道你們想要幹什麽,看你們的年紀,恐怕還沒嘗試過女人
的滋味吧?我讓你們玩我老婆怎麽樣?"我幾乎不假思索的說出了這段話,而且
這與我之前腦海中的構思相比,這句話的出口要容易得多。

三個小子自己都不相信我會說的如此主動,個子高的的家夥已經開始琢磨著
這是不是陷阱,亦或者是自己的兩個同伴跟自己開的一個低級趣味的玩笑了。

就在這時,智婷揉著眼睛從臥室裏走了出來。"老公,誰啊?"

三個小子的眼睛瞬間變得直挺挺的,我翻了個眼皮,即使我不回頭看也想得
出智婷現在的模樣,全身赤裸,全身上下只有我的一件白色T恤。而且倒黴的是
那件T恤的材質很薄,而且很短,智婷挺拔的大奶子還有一定將T恤高高舉起,
恐怕隔著衣服,智婷那兩顆紅點,都會被看的很清晰吧……

我無奈的回頭一看,好嘛,智婷完全複制了我的想象不說,而且我沒想到的
是,這件T恤也是出奇的短,智婷的下半身上一絲不挂,白花花的美肉可是全部
都暴露在這些家夥的眼下了。還有,智婷的陰部那塊黑森林。

"你們……"智婷也是吃了一驚,顯然她也認出了這幾個人當中就有昨天偷
拍我們的兩個混蛋小子。此時,一個反應較快的小子已經淫笑著掏出了手機,對
著智婷搖了搖,然後她的手機上,再次響起了照相時的咔嚓聲。

"呃……"此時的情形變化的太快,我原本打算著是讓這幾個小家夥去我的
臥室,好好玩弄一把熟睡的妻子就好了,等智婷醒過來,估計幾個小子的雞巴都
已經深入了她的身體,這時可就是生米煮成熟飯了。

"老婆,我們息事甯人吧……"我苦笑著說。

"好吧……"智婷也苦笑著回應我。可是看她的動作卻一點也不含糊,只一
眨眼的功夫,這娘們兒竟然自己脫掉了身上唯一的衣服。

將我從這段回憶中帶回的,是近在眼前的一陣強而有的肉體撞擊聲。

我回過神來卻發現在我的眼前,胖男人笑吟吟的抱著智婷的兩條腿,將她的
身體高高的提起來,妻子的兩腿間岔開在胖男人的胯間,而雙手則支撐在地面上。
看他們的樣子,這好像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老漢推車。

胖男人一下下的撞擊著妻子的身體,智婷終于支撐不住身體的重量,身體往
前一撲,摔出個標準的狗啃屎的造型。

胖男人似乎很滿意于自己的力量,沖過去抱起妻子的腰肢,再次插入進去,
又是一輪暴風驟雨的撞擊。

妻子身上用來挑逗情慾的緊身衣已經被扔在了臥室,一身白肉此時正隨著男
人的撞擊而隨波逐流。看著妻子全身完璧般的白皙肌膚上點綴著一顆顆晶瑩的汗
珠,一種略帶淫靡氣息的粉紅色隨著妻子的呻吟而在全身悄悄蔓延。我知道,這
是妻子即將步入高潮時的反應。

胖男人寬厚的胖手黑黢黢的從妻子的肥臀向下蔓延,挑逗著智婷身上重災區
的敏感部位,我看著他粗短的食指插入了妻子的菊花,拇指抵在妻子菊花與陰戶
之間的淫肉上……

這恰恰就是妻子全身最敏感,最性感,每當遭遇挑逗,必然高潮的地方……

果不其然,智婷再次衍生出了一次強烈的高潮。

這次高潮似乎也吸引了男人射精的慾望,他絲毫不顧忌高潮中爽的渾身抽搐
的妻子,而是一味的自顧自用力的抽插著,一邊肏,這男人嘴裏還高聲的嚷著:
"真是個尤物,真不知你老公怎麽想的,竟然這麽喜歡自己的老婆被人家玩,我
操,我操,我用力肏,小騷貨,懷上我的種吧!"

"好……"妻子在抽插中從高潮中恢複,眼看似乎又是一波高潮的降臨。智
婷的雙手漫無目的的四處遊走著,抓住了我的腳腕。"老公……親老公,讓他們
操我……讓我懷孕吧……"

這一切眼睜睜的發生在眼前,妻子略帶淒婉的呻吟聲又猶如一次次重錘的敲
擊,震撼在我的心頭。妻子最後的一句話,仿佛是一顆核導彈,在我的心中轟出
一朵絢麗的蘑菇雲,蘑菇雲帶出了絢麗的輻射光,刺激著我的眼睛,刺激著我的
淚腺,讓我的眼眶幾乎要失守,洪災襲來。

哎,身爲一個正常的男人,我何嘗不想用自己的力量讓妻子懷孕。

可是這一切的可能,都毀在了那次倒黴的車禍上……

"討厭……過個紅綠燈還玩這一套……"智婷的聲音在我的下半身處響起,
我壞笑著撫摸著妻子柔順的頭髮,一邊享受著一邊開車,一邊讓妻子俯身給我口
角的快感。

幸好我的炫耀心理並不算強,不然我真的會搖下車窗,讓旁邊車道上一起等
紅綠燈的家夥們投過來羨慕的眼光!

智婷的口活真是越發的娴熟美妙,快感從雞巴上一陣陣傳遍全身,這讓我連
紅燈變成了綠燈都沒有注意,要不是後面的車連摁喇叭,才將我的神智稍微清醒
了一點。

連忙發動汽車,可是我卻發現自己的雙腿一陣陣的發軟。

感情開車的時候是不能被口交的,特別是遇上智婷這種口活特別厲害的女人,
她那靈巧的舌頭此時正繞著我的龜頭做旋轉運動。強烈的快感幾乎讓我踩不動離
合器。

媽的,這可是車流湍急的十字路口啊,可是理智與快感之間的隔膜卻越來越
薄,眼看快感就如同洶湧的海嘯,即將吞沒理智這小小的港灣……

哦……

控制不住了!

我雖然一忍再忍,可是龜頭拗不過舌頭這也是亘古不變的明。終于在我的車
開到了十字路口一大半的時候,快感終于爆炸了,並且,瞬間吞沒了我所有的感
官!

我感覺全身都是去了控制,身體抖動著,一發接一發的將精液發射在智婷的
口中。但是,就在我的最後一次發射的時候,卻一腳踹在了油門上。

汽車如同發狂的犀牛,狂奔向了人行道邊的梧桐樹。

在那一刹那,我感覺自己要不是安全帶攔著,真的要升天一般。可是緊接著,
一陣劇痛,也從我的下體襲上全身,我的腦海中閃過一個恐怖的念頭。

可我還沒來得及慘叫,就感覺眼前閃過一道白光,安全氣囊彈出,伴隨著下
半身的劇痛,我徹底暈了過去。

當我再次睜開雙眼,目之所及已經變成了讓人不安的白色。

我的第一印象是智婷的口活,真的讓我升入了天國。換句話說,我他娘的被
爽死了!

可是,緊接著我就恢複了理智,我瞬間明白過來我此時是在醫院當中。智婷,
就坐在我的床邊。臉上挂著疲憊與傷心交融的表情,同時,還帶著一點點的歉意。

"老公,你醒了!"智婷叫了一聲,向我撲了過來。

看著妻子在我懷裏嘤嘤的哭泣,我卻有點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了。我也不
過是昏迷而已,至于哭嗎?不過,貌似有一點太不符合常理。

一般來說,智婷在我懷裏,那兩團柔軟而彈性的圓肉靠在我的身上,常年色
心不改的我必然會有所反應,可是這次,我竟然絲毫感覺不到我的下半身向我傳
來硬的態度。

軟綿綿的,毫無感覺……

突然間,我想起了車禍發生時的那一幕,瞬間,巨大的恐懼籠罩了我,一把
將妻子從我的身上推開,我不顧病房中已經進來了查房的護士,就一把脫掉了自
己病人服,露出我軟塌塌的獨眼龍。

可是,無論我怎麽努力,就是無法感覺到獨眼龍的堅硬,這家夥好像切斷了
與我的聯系。

難道,我他媽,成了一個器官健全的,太監?

恐怖的現實讓我一陣陣眼前發黑,費了好大勁兒才控制住搖搖欲墜的身體不
要再次暈倒。

我……他媽的……

足足沈默了三天,無論智婷怎麽勸我,怎麽跟我表衷心,我就是一言不發。

但我也不得不接受了這個殘酷的現實。

智婷的牙齒切斷了我雞巴的韌帶(智婷的原話),醫生費了好大勁才將我陰
莖裏的牙齒碎片取出來,可是這也讓我失去了勃起的能力。就更不要說做愛了。

第四天,內心已經平靜如老僧入定的我終于開了口。

"老婆,我想我們還是要個孩子的好。"我淡淡的說,臉上毫無漣漪,這與
表情複雜的妻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看樣子,我們需要外人幫忙了……"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2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