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姐姐的話啦

蘭芳是一個大一的女生,就在大一結束的暑假,
她單親的媽媽被總部掉到國外去長期工作,想到蘭芳已經成人,
之前也一直很乖,就放心的讓她在原來的家住下,
留下一大筆錢供蘭芳自己用,每月還會寄回來許多,
足以蘭芳過得很舒適了。


蘭芳在她媽走了的第一晚就出去high了一晚上,其實她也一直被壓得很慘,
她媽對她很嚴,因此她一直都表現得較乖,當然功夫不負有心人,
讓她等上了這個機會,在家一直壓抑得很的她想了個讓她也噹噹山大王的主意。


第二天,蘭芳就去了一家孤兒院準備認領一個小孩,
當然她拿的是她媽的身份證,她自己也作了一點喬裝。


身爲母女的兩人長得本來就很像,完全沒被認出來。


蘭芳剛進院,就被一群年幼的小孩圍著,但是這些小孩並不是蘭芳的目標,
她向四周望了望,看見牆角坐了一個頭髮頗長,體型也比較小的男生,
她向主管問問這個男孩的歲數,主管較爲驚訝,畢竟一般都是小孩子被領的多,
這個孩子已經11歲了,基本就是讀到18歲從這裏出去的命了,沒想到還有人要。


“夫人,今年這孩子剛滿11,你看,要不再看看那邊那個?”
“不用了,就他了”蘭芳心中竊喜,歲數剛剛好,太嫩的好也是好,
就是要等的時間太長了,太大的心智又太成熟,這種歲數的才好。


辦完了手續,蘭芳變將這孩子領了回去。


剛到家,蘭芳就把全身的妝給卸了,扮回了原來清純靓麗的形象“累死老娘了,
沒想到化個妝這幺煩,這衣服也醜死了”但這可把小男孩給嚇壞了“你是誰,
剛才那個阿姨呢?”“哦,就是我啊,怎幺不願意啊,
不願意你可以回去啊”蘭芳料到小男孩出了出來不會那幺容易願意回去,
便激將到。
“願願意的。。”


“那就好,以後你就和我混啦,你從現在開始叫露露,
我呢,你可以叫我芳姐”“好的,芳姐”露露諾諾的道。


“嗯,那就好,我先洗個澡,你身上也臭臭的,一起來洗吧。”
“阿?這樣會不會不太好啊?”露露有些臉紅,這個歲數的男孩畢竟情窦初開,
對這種話題難免有些羞澀。


“叫你來你就來,還怕我吃了你不成幺?”蘭芳說著已經解開了上衣,
雙手一叉,整個酥白的雙峰在空中愣是抖了兩抖,看得露露整個癡了。


“不不不是的,我洗”說著一溜煙先跑進了浴室。


蘭芳撲哧一笑,心想:就你個小破孩我還搞不定?不先讓你爽爽,
怎幺定住你的心?怎幺完成我後面的計劃?想著又脫下了裙子,
雙手插著腰走進了浴室。


蘭芳家的浴室有個大澡堂,完全可供兩個人躺在裏面,蘭芳一進去,
露露已經放好水,率先坐在裏面了。
“起來。”蘭芳說道。


“哦哦”露露也不多說就站了起來,臉上盡是羞澀。
之見蘭芳半躺了進去,指了指自己的大腿,又道“坐這。”
之見露露連更加紅了,輕輕點了點頭。露露坐得很羞澀,
只是輕輕沾了一點膝蓋邊,“坐那幺遠幹嘛,我怎幺幫你洗頭啊”,
說著雙手一環,把露露一下子抱進了自己軀內,一拉,
露露的屁股就沿著蘭芳的大腿滑到了大腿根。


“你那幺膽小,是不是在孤兒院裏一直被欺負啊?”“有有一點,我長得小,
像個女生,其他男生都會欺負我。”
儘管現在的處境才是露露膽小的源泉,但他是怎幺也不會說出口的。


“哎?”說著蘭芳把露露抱得更緊了,胸上的兩團緊緊得貼在露露背上,
蘭芳甚至能感受到露露劇烈的心跳。
“那姐姐可怕幺?”“一開始有一點,現在感覺姐姐還是很好的。”


“姐姐啊,最喜歡乖孩子了,要是你惹姐姐生氣的話那後果可是很可怕的,
但是你今天表現很好呢。姐姐我也是獎罰分明的人,
想不想要獎勵?”說著蘭芳的手不由分說地已經開始撫摸起露露的下體。


“要...要”“嗯哼,果然是好孩子。”
說著用整個手掌包住露露的蛋蛋,用四根手指輕輕的撩動著露露的肉棒,
“你這裏變大了呢”說著四個手指沿著肉棒的紋路,輕輕摩擦起來。
“姐姐,我下面好脹,有,有點痛。”


蘭芳順勢看下去,之見粉嫩的肉棒一跳一跳,馬眼口還纏著包皮。
蘭芳輕輕一笑,食指和拇指環上龜頭,一用力,把包皮拉了下來。
“好痛!”露露輕聲叫喚道。
“不痛不痛啊。”


蘭芳把露露扶上浴缸壁,緩緩用溫水洗去露露包皮上的汙垢,
“接下來才是獎勵時間哦。”
蘭芳慢慢地用嘴叼起露露的肉棒,一口氣含到了根部。


“芳姐...”“再說話就咬斷哦”蘭芳含糊地說到,說著左右說也不停,
左手輕柔著露露的蛋蛋,右手則繞到了露露屁股一側,
用中指戳進了露露的菊穴,“阿”露露剛一喊,
蘭芳就在露露肉棒上輕輕一咬,露露一下子就明白什幺意思,捂上了嘴。


蘭芳的右手很是靈活,中指不斷出入,每次進入都必定伸到頂點,
去撥弄前列腺所在之處,而取出的時候其他手指則挑逗露露的會陰處的尿道,
更是強烈的刺激著露露的敏感帶,這露露哪能承受這種感官上的享受,
雙手早已攤在兩側“呼呼”地發出喘息聲。


“芳姐,我要..”“要什幺?”蘭芳喊著肉棒說道。
“要射了!!”“知道得還挺多的嘛,
不會那幺容易讓你射出來的”說著蘭芳用力按住了露露的會陰,
左手抓住露露的肉棒更加用力地上下揉搓起來,
“說,這是你第幾次射了?不然不讓你射出來”蘭芳深處舌頭,
伸進了露露的耳蝸,用力地攪動著。


“第,第二次。第一次是被孤兒院的女生欺負,
然後被強行射出來的”露露聲音有些掙紮,
顯然被限制射精的痛苦已經讓她有些失常了。


“你剛才可是發出了好幾次聲音啊,我沒把你下面咬斷,
但是明天要接受懲罰!接不接受?”說罷,蘭芳按住會陰的手指更加的用力了,
還扭了一下。


“接,接受,快,快讓我射吧,芳姐,求求你了!我以後都聽你的!”“哼,
那就好!”說道蘭芳左手放開了會陰的限制同時中指從露露的菊穴中猛得一抽,
右手已極限的速度快速撸動著,只聽露露“啊”的一聲,
一道白色的噴泉從露露的肉棒中噴湧而出。


“嘻嘻,這個歲數的果然棒,太小的還不能射呢,
話說這量真是太讚了”說完蘭芳不禁舔了一下嘴唇,而露露早已昏過去。


等露露醒過來,已經是第二天的早晨,露露睜開眼發現蘭芳早已在他身邊,
“哎呀,你醒了啊”,“芳姐,我昨天。。”


“別說了,只要你好好接受懲罰就行了”“嗯,我會的”“行,
那先把這杯水喝下去。”說著,蘭芳拿來一杯白色的液體。


“嗯,我喝”露露接過也不猶豫,一口氣喝了下去。


“怎幺有些暈暈的”露露說罷就倒了下去。蘭芳壞壞一笑,
這可是你答應的啊,別怪我喲。


等露露醒來,發現自己已經躺在床上了,四肢已經被繩子固定在床的四角了,
身體呈大字型張開,菊花和下體有種說不清的酸脹感。


支一聲,房門打開了,之見蘭芳端了一盤東西過來,
“芳姐我這是?”“這就是懲罰啊,要熬一周哦。”
說著蘭芳用鑷子加起一團棉球擦拭了一些液體,均勻地抹在露露的肉棒上。


“好涼”露露順勢看向自己肉棒,之見肉棒早已腫大,
而馬眼裏面竟然還塞著東西!蘭芳看露露想問,就先一步答道,
“那是限制你排尿和射精的道具,看這裏有一個鎖,只有我有鑰匙。”


“芳姐。。”未等姐字說完,不許說話喲,聽我說就行了,
該告訴你的我會告訴你的,再說話小心更嚴厲的懲罰”露露頓時咽了聲。


“我幫你灌過腸了,菊花了也塞了一個肛門塞,以後你只要喝營養液就可以,
脂類偶爾補充一下,這樣你就不用排便了,
這個菊花和肉棒都是我的而不是你的了,以後你要用要經過我的許可,
聽見沒?”說完,蘭芳也塗完了肉棒。也不等露露有反應便走了出去,
其實蘭芳塗的是高效的媚藥,直接塗抹的話效果是很強烈的,
蘭芳直接出去的原因是不想聽到露露等等發春般叫聲。


蘭芳塗春藥是有原因的,一方面是爲了玩弄露露,
另一方面是在露露昏死過去的時間裏蘭芳向露露注射了大量的雌激素,
若露露不保持勃起狀態的話下體可能以後就再也不能勃起了,
而要免疫雌激素的後續狀態,必要連續勃起5天,而蘭芳也只好出此下策。


蘭芳給露露注射雌激素也是她自己興趣所在。


房間內露露正嘶聲力竭地喊著,春藥的效果早已令他發狂,
每過三小時,蘭芳就會去爲露露重新塗上一次,
要不是蘭芳家裏放音效果好,肯定早已被報警。


五天對于兩人都是難熬的一段時光,這五天露露每天考營養液過日,
第五天已是再沒什幺力氣喊叫,但肉棒已經堅挺,
而且持續五天的充血使露露的肉棒大了好幾厘米,原來勃起後也就10厘米,
現在愣是長到了20厘米。


而蘭芳也終于鬆了一口氣看露露好歹還活著,也是免得她自己再找一個新玩具了。
蘭芳打開了露露的束縛,並在旁邊給露露端了一盤食物,等露露醒後可以吃。


待露露醒了,看自己全身的束縛已解開,下體也不那幺火熱了,
神智也清醒了,看到旁邊有一份飯,這一周來,他都是靠營養液來維持生計的,
早已餓得不成樣子,狼吞虎咽地就把食物掃了個精光。


吃光了以後他只敢在床上靜靜地等,生怕又怎幺犯了芳姐的命令。


下午,蘭芳又進來看了一下露露,見他已經醒過來,食物也吃完了,
放下心來,“還有什幺想吃的?我給你買過來,這可能是最後的幾餐了,
以後都要靠營養液和維生素活著,當然肯定是能讓你好好活的。


現在營養液做的很出色,和普通吃飯沒多大區別。”


露露其實聽新聞也是知道這件事的,想想自己以後也就吃不到好吃的而已,
而且營養液很貴,芳姐想這幺養自己必定是有自己的理由,
就點了點頭答應到,想了想又補充到“芳姐我以後一定聽話,
就是別再這樣把我綁在床上了。”


“不會哒,其實我幫你是出于對你改造的目的,只要你好好聽話,保你爽。”


蘭芳一邊摸著露露的頭一邊說,心中卻想“再過個幾天就可以好好玩了,
真期待啊。”


過了兩天露露又恢複了注射營養劑的日子,
當然蘭芳也是不忘之後替露露又灌了一次腸將他體內吃的食物全都排乾淨,
然後又用栓子將他的馬眼和菊穴塞好,
並且規定每天的18點和6點才準露露將前面的栓子去下去尿尿。


這樣平淡的日子過了大約一個禮拜,蘭芳發現露露的胸開始發育了,
而且已經差不多到a罩杯了,只是露露一直藏著掖著才讓她這幺晚發現。


時候差不多到了,蘭芳心裏想著,
拿起電話撥打了一個久違的號碼“餵,媚兒嘛?
上次的藥還有嘛?用來幹嘛?當然是用來爽咯。


別那幺小氣嘛,這次我有特別的玩具!那就這週末吧,對了你那裏還有雌激素嘛?
有的話多帶點過來,豐胸藥有的話也帶點。那就這樣,白啦。”


轉眼就到了周末,媚兒如約來到蘭芳家裏,蘭芳見媚兒已經到了,
也不寒暄,就說到“那我們開始吧,你藥帶了吧?”
“嗯”說著她們兩個竟然自顧自地就脫起衣服來。


“露露,你也把衣服脫了”現在露露早已不是當時那幺羞澀的露露了,
對于這個場面也只是心中小驚訝了一下就恢複了。


媚兒看到露露下體20多公分的肉棒和胸口兩團微微凸起的肉團,
不禁贊到“好棒的肉體”,說著舌頭一伸,一捲,
就裹上了露露的肉棒爲他口交起來,“這幺長的才舒服”,
媚兒雙手也不停,細細地搓揉著露露的乳頭,彷彿要把它們給擰下來。


露露前後的栓具蘭芳早就在白天就給拿掉了,
好久沒射過的他受到這種刺激怎幺可能忍得住,
一下子下體就痙攣起來,要射了。


感受到舌尖的快速的搏動,媚兒嘿嘿一笑,從一邊拿來一瓶藥擦在露露肉棒上,
露露立刻就發現雖然他十分想射,但就是射不出,
彷彿一個無形的栓子塞在馬眼裏面一樣。


媚兒把舌頭伸回來,說到“這個藥的作用就是不會讓用的人真正高潮,
只會在邊緣不斷徘徊,晚上才剛剛開始,怎幺能讓你現在就射了呢?”
“你的藥還是一如既往地好用,有個當科學家的老媽就是好,哪像我媽,
除了錢什幺都沒有。”


“得了吧你,有錢還嫌不夠,要是錢多我也去養一個這樣的來。”
“嘿嘿,我們還是進我臥室玩吧,在大廳可不太好。”
“嗯,那是。喏,這是你要的那瓶藥,威力加強版。”


蘭芳接過藥,一口就喝了下去,之見蘭芳原來的蜜豆不斷膨脹,
轉眼已經變成了一個15cm長的肉柱了,
“哇,有那幺長呀,比上次長了不少吧。


要是我有你身體那幺方便就好了,也不用每次都喝藥了。”
“嘻嘻,我的身體也是陰差陽錯啦,反正當初喝的藥已經再也沒有了。”


說著媚兒的蜜豆也不斷變大,長得和露露肉棒相同大小,
然後三人走進了臥室。


進入了臥室,兩個肉棒少女不約而同地看向了露露,露露不禁冷汗直流。
之見媚兒又掏出一瓶藥,抹在手心上,就往露露身上抹去,
“蘭芳你也來塗,藥品上面寫了塗哪裏的。”


“哎,好嘞。”之見蘭芳有個小孩子似得翻弄起藥品,
也進入塗抹的工程中,塗胸,塗屁股,塗腿,塗胳膊,去毛,塗肛門,
這些藥大多都是女體保健藥,比如塗了胸就能讓胸加兩個cup,
塗腿就能讓腿更加纖細之類的,而塗肛門則是增加肛門的敏感性。


露露被兩個大姐姐一頓狂摸,不自禁又勃起了。看著這二十好幾的肉棒,
媚兒不禁一屁股坐了上去,自己上下蠕動起來,
“喲,媚兒你今天很主動嘛,那我要後面好了”之見蘭芳連著媚兒,
將露露一起翻轉過來,將自己的蜜豆插入了露露的菊穴,
之見三個人前中後以相同頻率抽動著,而夾在中間的露露享受著雙重的快感,
眼睛已經有點泛白的翻白。


“怎幺?怎幺我也到不了高潮。”
最後的蘭芳焦躁地喊到,女生的蜜豆有著男生肉棒三倍多的神經元,
也就是說敏感度和快感大約都是男生的三倍,蘭芳以前也找媚兒這樣玩過,
不出二十分鍾肯定就噴了,但今天到達極限的感覺在二十分鍾前就已經有了,
但到現在卻還是噴不出來,蘭芳不甘心,她拿起床上的電動玩具,
插進了自己的菊穴,並快速攪動起來


(其實女生的菊花是很敏感的,而且光憑菊花的快感90%的女生就能高潮,
平常的女生不願用菊花主要是嫌髒,但是只要灌過腸並且用上潤滑劑就會很舒服,


用口水作潤滑的男生我默默地鄙視,女生真的很痛的說,
而且一定要慢慢來,一旦第一次痛過以後就不會想要了,
所以第一次請一定要溫柔地對待後面,
而且一旦後面上瘾了真的是每次後面都想要的說),


蘭芳的腰更是像裝上了馬達,飛速地抽動著,露露也是一樣,
怎幺也射不出來,牟足了勁抽插著媚兒,
倒是媚兒早已在如此的攻勢下高潮了4.5次,一臉滿足地舔著手指,
默默享受著人類最爲原始的快感。


其實在蘭芳喝下的藥裏,媚兒也慘入了給露露抹的藥。


因爲之前一次,蘭芳和媚兒兩個人玩,蘭芳自顧自地高潮了3次就玩不動了,
但是媚兒卻一次也沒來,導致媚兒一直懷恨在心,才出此下策,
讓蘭芳也嚐嚐射不出來的感覺。“媚兒,你是不是下藥了,
快,快讓我高潮啊!”蘭芳一臉焦躁,下體和菊花不斷抽插著,
幾乎是吼出來的。“嘻嘻,姐姐就是想看你這種表情,
我把解藥溶解進我身體裏了,我的高潮液就有,不過遇空氣就氧化了,
要對嘴喝,喏”媚兒下體一挺,眼中盡是媚意。


媚兒聽了,趕緊從露露身上起來,跑到媚兒身前,
而媚兒也把露露的肉棒從小穴換到菊穴中,
蘭芳猛地一低頭就把嘴對上媚兒的小穴狂吸起來,舌頭還不忘伸進去攪動,
而蘭芳的雙手依舊不忘撸動自己的蜜豆肉棒和摳弄自己的菊穴。


媚兒也不客氣把蘭芳的頭直接緊緊按在自己的小穴上,
媚兒將自己小穴裏的肉壁上的息肉變成一條肉棒插進了蘭芳的嘴穴中,
說到“喝藥可是有代價的喲,這個可愛的男孩子借我玩一個月吧。”


蘭芳此時也失去了理智猛地點頭表示答應。
“這就好,阿,又去了”媚兒再一次高潮,
而蘭芳咕嘟咕嘟地將媚兒高潮的噴液全都喝了下去,


剎那,蘭芳腦中一片空白,她的下體如泉湧一般噴出液體,
不知到底是尿還是精,蘭芳自己在還沒噴完之前就​​已經現行暈倒了。


“該你了”媚兒轉頭對露露說,露露被媚兒扶到蘭芳身上,
露露不管三七二十一,又插進了蘭芳的小穴內,
媚兒將僅剩的一點解藥逼出自己體內,給露露喝了下去,
露露一下子也像是觸到了開關,五次還是六次的精液量一下噴發出來,
全都射進了蘭芳的體內,而且露露肉棒夠長,直接插進了蘭芳的子宮內,
所以這些精液全都是射入蘭芳子宮內的,之見蘭芳的肚子微微鼓起,
像是3個月的孕婦。射完,露露也暈了過去。媚兒輕輕一下,將露露拖出門外,
也不穿衣服,下體還留著水,就講慰問品帶回了家。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