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之可憐的妙麗

哈利波特之可憐的妙麗

自從海格養了一條龍的事情被馬份發現之後,哈利他們三個人就一直憂心忡
的。他們擔心哪一天馬份會把事情說去,而這件事要是被學校知道的話海格非被開
除不可。這天晚上吃完晚飯後妙麗自己一個人在走廊上走著,一邊想該怎幺解決這
件事。

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格蘭傑小姐。

妙麗不用回頭都知道是那個令人可恨的人,果然她一回頭就看到馬份那面目可
憎的臉。妙麗瞪了他一眼轉頭就要走,哪知道她一轉身卻看到馬份的手下克拉跟高
爾擋在她面前。

妙麗再度回頭面對著馬份語帶憎恨的說:你要幹什幺?

馬份臉上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說:關于海格的龍....

妙麗的心跳了一下,小聲的說:不要那幺大聲....你提這件事情要做什幺


馬份說:嘿嘿....你不想這件事情被鄧不利多發現的話就跟我們走!我想
跟你談個交易。說到這裏馬份的臉上帶著一種興奮的神秘感。說完之後他轉頭就走
,妙麗遲疑了一下也跟著去了。

克拉跟高爾像是怕她跑走似的一左一右的跟在她身後。經過了幾個樓梯和走廊
之後馬份在一扇門前停了下來,妙麗知道那個是管理員飛七的辦公室。妙麗露出懷
疑的眼神瞪視著馬份,馬份微微一笑,伸手把門打開讓妙麗先進去。

妙麗從沒看過飛七的辦公室,但是他知道飛七的辦公室有很多可以拿來懲罰違
規學生的道具,盡管如此妙麗還是被嚇了一跳,天花板挂滿了手铐,辦公桌上放了
許多針啊皮鞭啊之類的東西。牆上面有一個大圓盤,圓盤上半部跟下半部各有2只
手铐連接在圓盤上,看來似乎是要用來把學生綁在上面的。

突然間門(碰)的一聲關上,妙麗即忙轉頭卻看到馬份等三人都已經在房間裏
面,妙麗隱隱約約覺得不對勁。正要開口質問馬份時,馬份說話了:好了,格蘭傑
小姐請你把你的長袍脫下來。

妙麗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大聲喝問:馬份你到底想做什幺?!

馬份露出他那邪惡的笑容說:我不是告訴過你我要跟你談個交易的嗎?總之現
在你就給我乖乖的聽話,不然我就把海格的事情說出去,你和哈利還有榮恩算是共
犯吧,說不定你們可以陪海格一起被趕出學校呢。

妙麗氣的幾乎說不出話來:你這不是交易是威脅,我要跟鄧不利多講。馬份說
:盡量去講吧,這樣我就不用(親自)把海格趕出去了。

妙麗沈默了幾秒鍾,一咬牙把自己的長袍脫了,只剩下貼身的內衣還有三角褲
,露出了雪白的雙腿還有雙肩。馬份(恨)了一聲說:你發育的還不錯嘛,就一個
一年級的女孩來說....給我過來!!

妙麗慢慢的走了過去,馬份冷不妨的伸手抓向她的胸部,妙麗嚇了一跳連忙往
後退。馬份說:嘿....還不錯,胸部比我的手掌還要大了一點。喂!快把你身
上剩下的衣服也脫了吧。

妙麗又羞又氣,要在三個自己最討厭的男性面前脫掉自己身上唯一的衣服,她
說什幺也辦不到。馬份看她不脫衣服卻一直在那邊發抖,等的不耐煩了,從懷中抽
出一個信封跟高爾說:喂,把這封信送給鄧不利多。裏面有我拍到海格跟那只龍的
照片。

妙麗一聽連忙說:不....不要!

馬份瞪著她說:那你應該怎幺做呀??

妙麗已經流下了幾滴眼淚說:我....我不好意思。

馬份笑著說:哦.....這樣阿,好吧,我讓你先熱身熱身練習一下,你給
我跪下然後爬到我前面來!

妙麗慢慢的跪下爬到馬份的面前。馬份說:現在把我的長袍掀起來,然後我叫
你含什幺你就給我含。妙麗原本已經把長袍掀到一半高可以看到馬份的膝蓋了聽到
馬份最後一句話後她呆了一下。把長袍又放了下去,馬份看她這樣二話不說(啪)
的一巴掌打在妙麗的臉上,喊說:你沒聽到我說的話嗎??

妙麗又流下了幾滴眼淚,慢慢的把馬份的長袍掀到他的腰間,妙麗看到了馬份
的雞巴已經翹了起來。馬份說:等等。

說著說著拖了一把椅子過來坐下,又對妙麗說:爬過來,給我把他含住。

妙麗爬過去含住了馬份的雞巴,她感覺到一股腥臭的味道,並且還有液體從馬
份的雞巴裏流出來。

馬份說:現在你可以把你的內衣內褲脫掉了吧。

妙麗嚇的把馬份的雞巴吐出來說:不!不....唔....唔....妙麗
話還沒說完馬份一扯她頭發又把她的頭壓到了原本的位置,馬份說:不要只含著,
你不會動舌頭啊?

妙麗只好繼續用嘴巴幫馬份又吸又舔的伺候著他的雞巴,希望他會忘記要脫自
己的衣服。果然馬份好像陶醉在他下體的刺激連說:嗯....嗯....真舒服
,用學校優等生的嘴來洗我的雞巴。

這個時候妙麗只希望他不要脫自己的衣服,但是他卻又聽到馬份對克拉跟高爾
說:喂!你們兩個幫我們的高材生把衣服脫掉啊!

妙麗正要開口哀求,馬份卻在這個時候達到高潮射了妙麗一嘴的精讓她說不出
話,妙麗嗆得一直咳嗽,把馬份的精液都吐了出來,馬份又是(哼)的一聲,伸出
一只腳用力把妙麗的頭踏在地板上。妙麗的臉貼在被她吐出來的馬份熱熱的精液上
面。馬份又說:把他給我舔幹淨吞下去,不然有你受的。

妙麗伸出舌頭把精液舔到嘴巴裏吞了下去,突然之間她感到自己的下體一陣清
涼接著屁股被人擡高,她回頭看到自己的內褲已經被脫掉,而克拉和高爾正露出野
獸一般的眼神看著自己的陰部。馬份笑了一下說:我先走了你們慢慢享用她吧,哈
哈哈。但是不要讓她懷孕知道了嗎?

克拉跟高爾點點頭,妙麗看著馬份離開房間,突然感到自己的屁眼一陣陣痛,
她回頭卻看到高爾拿著一根魔杖,正試著要把它插入自己的屁眼中....馬份的
身影消失在飛七門口時他說了一句話:像這種麻種,我不屑上!

妙麗的自尊心再度被踐踏,這時他屁眼的痛已經消失,她知道魔杖已經不在她
的屁眼中了,接著她感到胸口一緊,然後就是衣服碎裂的聲音,克拉已經把她的內
衣撕碎,妙麗一邊忙著遮著自己的胸部,一邊退到牆角。高爾(嘿)的一聲說:還
想逃嗎你??把你的手放下來讓我們欣賞你的奶吧....不然那張照片....
嘿嘿...

妙麗慢慢的把手放下,呈現在克拉跟高爾野獸般的眼前的是一對雪白的酥胸,
不大也不小,比一個手掌略大,(嘿嘿嘿...)克拉跟高爾淫笑著,他們兩個人
一步一步的向妙麗接近。

克拉一伸手抓住了妙麗的頭發,硬把她扯向他們兩個,一扯之下妙麗失去重心
摔在他們面前,高爾繞到她身後用雙手把她的腰捧起來,妙麗的屁股翹得高高的對
著高爾,妙麗的屁眼跟陰部整個曝露出來,高爾說:哼....你已經很濕了嘛。
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懷孕的,而且我還讓你保持你的處女之身!!

說著說著高爾把自己的長袍撩起來,用力的把雞巴捅進妙麗的屁眼,妙麗感覺
到一陣撕心裂骨的痛從她的屁眼傳送到她的脊椎再散發到全身,她泣不成聲的大喊
:不!!不要!!好痛啊!!求求你不要這樣折磨我!!

聽到她的哀求高爾反而更興奮了,他在妙麗的屁眼裏面進出的越來越大力,而
這時克拉也把自己的雞巴往妙麗的嘴裏猛塞,幹了幾分鍾後整個辦公室再也聽不到
妙麗哀求的聲音了,只剩下他們三人的喘息聲,還有妙麗含著克拉雞巴的(唔..
..唔...)聲,突然“啊!啊!”兩聲劃破了寂靜,克拉和高爾分別射精在妙
麗的嘴巴和屁眼裏,克拉說:你知道該怎幺做。

妙麗的喉嚨發出(咕....咕噜...)的聲音,把克拉的精液吞到肚子裏
,克拉又說:把它清幹淨!!

妙麗伸出舌頭把克拉的雞巴仔細的舔了一遍把所有殘存的精液吞了下去。這個
時候高爾才把他的雞巴從妙麗的屁眼中抽出來,他的雞巴上黏有精液以及少許屁眼
中的穢物,他繞到妙麗的面前把那髒雞巴貼在妙麗的嘴上,妙麗聞到自己屁眼的味
道還有高爾精液的味道差點吐了起來,高爾說:喂!自己聞看看,高材生的屁眼似
乎也不怎幺香吧!!

妙麗幾乎要暈過去,高爾卻一下掐住妙麗的嘴巴就把自己的雞巴塞進去,妙麗
感到一股臭氣充斥在自己的嘴巴裏,受到這種打擊及汙辱,妙麗暈了過去,高爾仍
然自得其樂的幹著妙麗的嘴巴,妙麗恢複神智的時候,高爾正第二次射精,妙麗來
不及反應就下意識的全部吞了下去,她知道他不但喝了高爾的精液,連自己屁眼的
穢物也都吃了下去.....克拉跟高爾似乎很滿意,異口同聲的說著:幹高材生
真過瘾,真舒服!!

妙麗呆呆的坐著但是她的惡夢還沒有結束,高爾繞到她的背後越過她的頭把她
的雙腿抓住擡高並掰開來,如此一來妙麗正在流出愛液的小穴和她正在流出精液的
屁眼都大大的張開面對著克拉,這時克拉拿著一個照相機接連拍下照片,妙麗只是
失神地望著照相機。

克拉冷冷的說:魔法部一定不會刊登這種照片在報紙上,但是我確定麻瓜世界
的報紙一定會很願意刊登這種照片的,如果你把今天的事情說出....那我就把
照片寄出去!!還有你以後乖乖的聽我們的話當我們洩欲的工具吧!哈哈哈...
..

克拉跟高爾在大笑聲中走出了藩兼,只留下被他們蹂躏的妙麗赤裸裸地躺在地
上,而精液還不斷的從她屁眼流出……自從妙麗被馬份等三人拍了那猥亵的裸照之
後,妙麗就常常被他們約去同樣的地方,被他們汙辱,蹂躏。這一天她在走廊上遇
到馬份,馬份走到她身邊說:今天晚上,老地方見。

妙麗等入夜後就獨自走到飛七的辦公室,然後跟往常一樣的,克拉跟高爾一等
她進來就粗暴的脫掉她的衣服,馬上讓她一絲不挂地站在三個人面前,對于這種事
情妙麗已經感到麻木,馬份看到她並不抗拒非常的不高興,他的目的就是要在這個
高材生抗拒的時候不斷的汙辱她,自己的內心才會有快感。

馬份環顧四周,看到了飛七用來綁學生的圓盤,那個圓盤上半部及下半部有類
似手铐的東西,中間有可以用來固定腰部的皮帶。馬份跟克拉和高爾使個眼神,示
意他們把妙麗綁到那個圓盤上面。

馬份看到妙麗毫不抵抗,心中怒火上升,隨手拿起一個皮鞭就不斷的往妙麗的
身上抽去,妙麗不斷的哀求,哀嚎著說:不要打了!求求你,不要打了你要我做什
幺都可以!!

馬份聽到她的哀求反而抽的更大力,妙麗光滑白嫩的皮膚上出現了一條條的血
痕,馬份直抽到妙麗痛昏過去才停手。馬份把圓盤轉了180度,如此一來妙麗就
是頭下腳上了,接著馬份把綁住妙麗雙腳的撩铐解開,妙麗的雙腳軟軟的往頭部的
方向垂了下去,如此一來她的陰部跟屁眼毫無掩蔽地向著馬份等三人。馬份伸手往
她的屁股上一抓,說到:嘿嘿...屁股真白。

說著說著馬份用它的手指頭不斷地搓揉著妙麗的小穴,馬上,淫水濕潤了她的
陰部及她的屁眼。陰部受到玩弄的妙麗醒了過來,她發現自己頭下腳上陰部大開而
感到羞愧,但是馬上她又感覺到被鞭子抽過的部位有如火熾般灼辣的傷痛。

這個時候馬份把自己的襪子脫掉,把腳伸到妙麗嘴巴前面說:幫我舔舔我的腳
指頭。

妙麗非常的不願意,但當她看到馬份又伸手去拿皮鞭的時候她屈服了,她張開
了櫻桃小嘴,含住馬份的腳指開始又吸又舔。突然之間馬份說:好賤的女人啊,不
管是腳指頭還是雞巴都吸的這幺高興。妙麗聽到了這句話自尊心突然強烈了起來,
把頭一偏,不再吸吮馬份的腳指。

馬份冷不妨第一拳揍在妙麗雪白的腹部,被倒挂在圓盤的妙麗本來就已經不舒
服了,再被這樣揍了一拳。(哇)的一聲吐了起來,馬份雖然閃的快但是腳上還是
被濺到了一些穢物,他生性愛清潔,這幺一來更是生氣。他惡狠狠地瞪了妙麗一眼
,跟克拉和高爾說:我們的高材生把自己弄髒了,我們幫她洗一下吧。

克拉跟高爾還沒有了解他的意思,馬份已經走到妙麗面前掏出自己的雞巴對著
她的臉開始撒尿,克拉跟高爾看到以後也先後開始在妙麗的身上尿了起來,妙麗拼
命扭動身軀想要閃躲,無奈卻被綁起來了,克拉跟高爾甩動自己的雞巴讓尿液賤滿
妙麗的全身。

馬份更是重新瞄準了她的跨下部位射出一道黃色的水線,因爲妙麗被頭下腳上
的綁著,黃色的尿液從她的屁股陰道一直往下流,流過了她的身體,馬份他們想也
玩得差不多了,但他們實在不願意去幹身上沾有尿液的妙麗,于是他們對著妙麗開
始搓揉自己的雞巴,過了幾分鍾他們三個人紛紛射精在妙麗的臉上。

然後解開妙麗身上的撩铐,他們讓妙麗摔在她自己的嘔吐物上,全身沾滿了精
液尿液和嘔吐物的妙麗躺在那裏突然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從此之後妙麗就消失
了,有一個傳聞是說她被關在一個只有史萊哲林傳人才能打開的密室,每天被一群
群不同的史萊哲林學生輪奸,變成了一個供人洩慾的性奴隸。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