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島女兒篇

當我再次醒過來之後,發現郵輪上似乎有些搖晃,待我出去後一看,不知
什麽時候開始,天空中已經烏雲密布,雷閃雷鳴,傾盆大雨。

而且還吹起了狂風暴雨,光是往前走都很困難,那個雨水用力地拍打在我的
臉上,傳來了陣陣痛感。

「各位乘客,請你們保持冷靜,回到自己的房間,沒事的,不用擔心……」
在甲板上響起了廣播,在聽到廣播後,很多乘客都有些惶恐的進去了。

正當我也準備進去的時候,卻猛然發現,我的女兒,居然還在船尾那裏,因
爲她身材比較嬌小,根本贏不了這陣陣狂風,拼命的想過來,卻越來越往後退,
再過一會,估計她就要被吹到海裏去了,此時此刻,我什麽也沒想,順著風勢往
她那邊跑過去,一邊跑一邊喊道「娜娜,不要害怕,爸爸來了,在堅持一下。」

而娜娜在看見我之後,對我伸出了手,拼命的喊道「救我啊……」

在我要接近娜娜的時候,忽然風勢增大,我越過了娜娜,被吹向了海裏,就
在這個危急關頭,我抓住了船沿的欄杆,才保住了性命。

隨後我立刻爬進去,來到娜娜身邊,她將我緊緊抱住,冰涼的胸部輕輕貼在
我胸口,而且還有突出的兩點,看樣子好像沒穿胸罩,哎,都這個時候我在想什
麽。

就在這時,張麗忽然從下面跑了上來,估計是找不到我們所以很擔心,不過
當她看見我們以後立刻放下心來,而我抱著娜娜,準備向她那邊走過去。

我滿臉的驚恐,一時間停在了原地,因爲我發現,一股滔天的巨浪向我們襲
來,那個高度遠遠蓋過了這艘郵輪,就那樣,巨浪無情的壓倒在這艘郵輪身上,
整艘郵輪都翻船了,而我也被巨浪撲倒在了海裏面。

在海裏面讓我窒息,但是我此刻擔心的確實,張麗和娜娜到底怎麽樣了,于
是喚起了我的求生意志,我拼命的往上遊,後來終于浮出了水面,只見整艘郵輪
已經七零八落了,沈下了海底……

我趁機抓到了一塊漂浮過來的木板,這估計應該是船上的木門之類的零件,
抓到它以後終于讓我輕松了一些,于是我開始尋找我的前妻和女兒。

即使找到又如何,整艘船都沒了,我們也會死在大海裏,這幾個問題,我刻
意的不去想……

我來來回回張望著,卻怎麽也看不見我要找的人,一種叫做絕望的東西出現
在我的心裏,我甚至想一起淹死在海裏算了,給她們陪葬。

就在我行將枯滅之際,一個小腦袋浮出來水面,但是因爲有些遠,我不知道
是誰,所以我拼命的遊過去,一點一點的接近,最後終于來到這裏。

「是娜娜,太好了。」我忍不住脫口而出,不過我還來不及高興的時候,娜
娜似乎又往下沈了,我急忙抓住了她,因爲她人比較小,我將她推上了門板上,
而我則抓著門板的邊緣,這時候,娜娜也回複了意識。

當她看見這空白的海平線,久久不能置信,她急忙問我道「媽媽呢?媽媽呢?
她在那裏,我的媽媽……」

當她說到張麗的時候,我心咯噔一響,此刻我心亂如麻,急忙安慰道「不要
擔心,你媽媽一定會得救的,像我們一樣,再等等。」

說道最後,我自己也不太相信這種可能性,我該如何是好。

「爲什麽獲救的會是你這種人,爲什麽不是媽媽,你爲什麽不死了算了。」
娜娜終于哭泣著,咆哮著,她的苛責就像在我的心口割了幾刀,如果可以的話,
我也希望獲救的是張麗。

「不管你怎麽罵我都可以,我離開了你這麽多年,你恨我,這是理所當然的,
但是我始終是你父親,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你死在這裏,相信我……」

在我說完這番話後,娜娜哭的更厲害了,我們就這樣一直漂流著,已經過了
一天了,而我們早就不知道漂流了郵輪沈下去的地點多遠了……

娜娜側躺在門板上,她的嘴唇有些發紫,微張著小嘴,夜晚的海面上分外的
冷,她緊緊抱住自己,眼神空洞地盯著海面,雖然我有穿白色襯衫,但是此刻也
已經濕透了,我也不知道該怎麽辦。

又過了一天,糟糕的天氣已經過去了,現在是烈日炎炎的中午,娜娜依然躺
著,嘴唇幹裂,看樣子似乎很渴了,其實我也渴了,而且我的腳泡著海水非常不
舒服,就在這個時候,我想起了前兩天撿起來的一個背包,就背在我後面,以至
于我都忘記了。

我打開了背包,天無絕人之路啊,我居然在裏面發現了兩瓶水,而且還有匕
首,濕透的香煙,手表,火機,還有一塊巧克力。

我急忙說道「娜娜,有水了,你看……」

女兒終于動了,看向我這邊,跟我說道「我要……喝水……」

我拿起了礦泉水瓶,可是一到手裏我就發現了,輕的要死,尼瑪的,早就已
經喝完了,還放進背包?這麽環保?而娜娜也看見了,陷入了絕望。

我不死心,又拿起了另外一個礦泉水瓶,入手有些重,我驚奇的喊道「太好
了,還剩下半瓶沒有喝完。」

我講礦泉水遞給了女兒,她沒有接,因爲她也看見了,就這麽半瓶水,她眨
巴著眼睛,看著我,說「要是讓我喝了,你喝什麽?」

「你不用管我,只要你能活下去,少喝點水又不會死,是不是……」看了眼
瓶裏的水,我舔了舔幹裂的嘴唇,試圖喂娜娜喝水,原本我以爲她會抗拒,沒想
到卻老實的喝下去了。

看見瓶子裏還剩下那麽一點水,不願意浪費,我把它倒進了自己幹枯的嘴裏。

我又拿出那一小塊巧克力,捏成小塊,喂她吃,「巧克力可以補充能量啊,
雖然女孩子平時吃會發胖,但是現在卻是個好東西啊,哈哈……」

娜娜看著我,眼神似乎比以前柔和了很多,淺笑了一下……

我們就這樣飄啊飄,又不知道飄了幾天,我已經失去了知覺,就這樣昏昏沈
沈的倒下去了……

……

當我再次醒過來以後,發現我已經不再漂流了,而是在一處海灘上,難道說
我們已經回到了陸地上?真是太好了,但是我卻沒有絲毫動彈的力氣了,好像把
這輩子的力氣都用完了,腹中更是餓到前胸貼後背。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有個青春美少女朝我走過來,手裏還拿著葡萄,她把
葡萄放在嘴裏嚼了嚼,隨後打開了我的嘴,嘴對嘴跟我接吻,那充滿青澀酸甜的
氣息讓我難以忘懷,不知道是葡萄,還是她的唇,難道說,此刻我已經到了天國?

有了葡萄的果腹,我的身體漸漸的充實了起來,再加上微風徐徐的吹起,我
又睡了過去。

當我起來後,發現身上有股負擔,我一看,原來是娜娜趴在我的身上,躺在
我的胸口,隨後她似乎發現我醒過來了,站起來,俏臉微紅的說道「不要誤會,
只是你昨晚好像很冷的樣子,我就想幫你取取暖。」

「原來如此。」我並沒有多想,不過剛才那種感情挺不錯的,這孩子如果平
時也能這樣跟我親密那該多好,我四下張望著,問道「我們現在是在那裏?」

聽我的問題後,娜娜的眼神有些失落,最後低聲說道「我去調查過了,這裏
似乎是一座小島,什麽人也沒有,不過還好長著一些水果,還有河流。」

我急忙往島上跑,越跑,我越是相信,這陣的是一座小島,在島的中央有一
座小山,四處都是樹林。

咕咕咕……

就在這個時候,傳來了奇怪的聲音,娜娜有些不好意思的捂著肚子,最後連
我的肚子也叫起來了,我問道「你不是說島上有些水果嗎?怎麽會還餓著肚子?」

「那是因爲,島上面的森林裏,好像有些野獸,我一個人很害怕,不敢進去
……」

「沒事,有爸爸在這裏,我會保護你的。」

娜娜點了點頭,隨後我取過背包,我記得裏面有一把匕首,講它取了出來,
正準備進去看看有沒有什麽食物可以吃,而娜娜卻忽然拉住了我的襯衫,跟我說
「我也要和你一起進去。」

「那怎麽行,萬一遇到危險怎麽辦?」我嚴重不同意,裏面也沒有調查過,
誰知道有什麽東西。

但是娜娜的眼神卻很堅決,她留著眼淚,說道「我已經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
要是你死了,我也要孤獨的留在這個島上,還不如一起死了算了。」

我輕輕擦去了她的眼淚,將她摟在懷裏,是啊,我怎麽沒想到呢,現在我已
經是娜娜唯一的依靠了。

「我答應你了,但是你要記住,不要離我太遠,知道嗎?」我叮囑道。

「嗯。」娜娜乖巧的點了點頭。

我拉著她柔若無骨的小手,一邊往森林裏面走去,當我們越往裏面深入的時
候,我急忙揮手示意停下來,因爲我看見了野獸,就在不遠處,娜娜也放緩了腳
步,我仔細一看,原來那是一只狐狸,此刻這只狐狸正在追捕者一只山雞。

那只山雞沒跑多久,就被後面的狐狸撲了上來,狠狠咬住了山雞的脖子,撕
扯著,一直到山雞死得不能再死,狐狸才停止了動作,隨後它正要準備進餐了。

而我看見那只山雞早就流口水了,沒想到還能撿現成的,我對娜娜說道「你
在這裏不要動,今天我們有大餐吃了。」

「恩。」娜娜點了點頭。

因爲害怕狐狸把山雞給吃掉,我如同猛獸一樣的沖了過去,舉著匕首,如果
可以的話,我想把這只狐狸也一起宰了,不過那只狐狸在發現有個龐大的人沖了
過來,二話不說就要跑了,但是它又停了下來,顯然對那只剛到手的山雞有些依
依不舍。

在我跑得更近的時候,狐狸終于灰溜溜的逃跑了,老是聽人家說,狐狸這種
動物非常狡猾,如今看來果真如此。

我拎起了山雞,我小時候也是在農村裏長大的,掏鳥窩,釣魚,打獵,沒少
幹過,隨後我往附近的樹頂上張望著,帶著娜娜,找了十幾分锺,終于讓我發現
了幾棵蘋果樹,上面結滿了紅燦燦的小蘋果,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雖然上面有些高,但是我應該爬得上去,于是我將山雞遞給了女兒,說道
「爸爸要爬上去摘些蘋果,你幫我拿一下。」

在我這麽說的時候,娜娜顯然有些不願意,大概從來沒有見過野生的山雞,
而且還血淋淋的,不過在掙紮了一會之後,她還是硬著頭皮拎住了,「小心點啊。」

「你在樹下等我,千萬不要到處跑,知道嗎?」

「恩,知道。」

就這樣我開始爬樹,只不過這項功夫比我想象的還要艱難,明明小時候就像
猴子一樣,現在變成了笨重的大人,反而失去了一些本領。

不過我還是繼續往上爬,終于,我的手就要夠到蘋果了,在爬高一點,我終
于碰到了,我折斷了枝條,幾串蘋果往地上扔,估摸著應該也夠吃了,不能摘得
太狠,畢竟不知道要在這座島上呆多久,多留點資源比較好。

「啊!!!———」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娜娜的尖叫聲,我一慌神,講樹枝給踩斷了,整個
人掉了下去,最後砸在了地面上,我的腳頓時有些生疼,但是我顧不上那麽多了,
我發現樹下的娜娜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不見了,而山雞被扔在地上。

「救我!——」

女兒再次發出了尖叫,我從聲音確定了娜娜的位置,在不遠處的一片灌木叢
裏面,等我趕到這裏之後,我發現灌木叢裏面挂著一件破裂的粉紅色連衣裙,估
計是女兒進去的之後,不小心被灌木叢給勾壞了.隨後我也擠進了灌木叢,只見
娜娜赤裸著倒在草地上,就剩下一條純白色的內褲,我還沒有明白發生了什麽事,
就看見娜娜的眼前有一條蛇,這種蛇連我也沒見過,但是此刻我已經顧不上其他
了。

我撿了一根樹枝,也不怕自己也被咬,朝那條蛇就是狠狠的一頓打,又狠狠
的一頓踩,最後那條蛇大概是被我瘋狂的樣子給嚇壞了,鑽進了草叢裏溜走了,
直到這個時候,我才覺得驚恐萬分。

「沒事了,娜娜,我不是都叫你不要亂跑嗎?爲什麽會在這裏?」

我轉身面對著娜娜,而她看見我的眼光立刻用雙手遮掩起了身體,抽著鼻子,
說道「我也不想啊,但是剛才我想上廁所,就想找個地方,我的連衣裙也被樹枝
給勾破了,然後我也不管了,就在這裏小便,誰知道這條蛇突然就出來了。」

我總算明白了前因後果,畢竟娜娜也是個含苞待放的小女孩,會害羞也可以
理解的,正當我想把襯衫脫下來給她穿的時候,娜娜卻忽然對我說道「好奇怪,
我感覺胸部有點痛,而且頭還暈暈的……」

聽到娜娜說的這番話,再想到剛才那條蛇,我連忙掰開她遮住胸部的雙手,
她很害羞的說道「你想幹什麽啊!我是你女兒啊。」

我定睛一看,發現女兒那白嫩的小乳房,還有兩顆含苞待放的粉紅色乳頭,
我不知覺的咽了口唾液,連忙驅散了自己的邪念,因爲我看見了,就在乳頭旁邊
幾毫米的位置,有兩個血色的小孔,而且已經有些發青了。

「娜娜,你的胸部剛才已經被蛇給咬到了,你都沒有發現嗎?」我鎮靜的說
出這番話。

而娜娜卻似乎不敢置信,隨後她也看著自己的胸部,最後終于看見了蛇牙要
咬過後留下的傷口,直搖頭道,「怎麽可能,……難怪我剛才有點痛。」

「那我該怎麽辦?萬一是毒蛇怎麽辦?我不想死啊……」

看著娜娜難過的樣子,身爲一個醫生,以目前的環境來說,只剩下一個辦法
了,但是這個辦法娜娜一個人卻是做不到的,而且我也是個父親,怎麽能這樣
……

思想掙紮了好一會,但是我同時知道,時間不能拖太久,如果真的有毒的話,
毒素很快就會擴散到全身了,到時候真是不敢想象。

我根本沒有考慮的余地,于是,我坦白的對女兒說「現在只剩下一個辦法了,
那就是,爸爸幫你吸毒。」

聽到我的話後,娜娜整個人都定住了,其實她剛才也想到了這個辦法,但是
她畢竟是個女孩子,怎麽可能做出這麽丟人的事情,讓自己的親生父親在哪裏吸
毒。

但是娜娜更不想死在這裏,我們眼神對視著,我盡量想傳達給她,放心,有
我在。

最後,娜娜咬著嘴唇,輕輕點了點頭,隨後她慢慢松開了遮住胸口的雙手,
也許是太過于羞澀,她雙頰绯紅,閉上了眼睛。

而我,也漸漸的將自己的臉靠近了娜娜的胸部,這時候我才發現,娜娜的乳
房發育的比同齡孩子還要好,估計也有C罩杯了吧,它就那樣挺立著,那兩顆小
櫻桃,似乎在挑逗我,快點來吃我吧,我吞了吞口水。

我張開了嘴巴,一點一點的靠近了女兒,然後輕輕的含住了她的小櫻桃,此
刻,她的小半個乳房已經被我含在嘴裏,我溫柔的吸允著,時不時用濕熱的舌尖
舔著它乳暈上的傷口,而女兒也終于忍耐不住,發出了勾魂的叫聲。

而我似乎受到了鼓勵,更加賣力的吸允著她的奶子,然後將洗出來的東西吐
在地上,就這樣反複吸允了無數次,而女兒也捂住嘴巴盡量不讓自己叫出來,雖
然情非得已,但是畢竟她還小,怎麽經得起這樣的挑逗,在我的吸允下,她的粉
紅色乳尖也微微的翹了起來。

而我在反複吐毒血的時候,無意中看到女兒的純白色內褲,似乎已經變成了
一片潮濕,緊貼在它的陰阜上面,一小片稀松的毛也若隱若現的,而我不知道在
什麽時候,下面的老二直挺挺的翹了起來。

我的媽呀,這不是要我的老命嗎,雖然是自己的女兒,但是我也是個有生理
反應的正常男人,趕緊將自己的邪念收好,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後來,我覺得吸得差不多了,就停了下來,我連忙轉過了身子,看起來像是
不去看女兒的躶體,而實際上是我的老二已經頂起了高高的帳篷,爲了不讓女兒
看見,所以我才轉過了身。

我脫掉了身上的襯衫,遞給了女兒,而她也接了過去,穿在了身上,也許是
因爲發生了太尴尬的時候,在回去的時候,我們兩個人什麽話也沒有說。

在回去的路上,我順便在附近找了一些草藥,說不定能幫女兒治好傷口,好
歹我也是個中醫,對于草藥還是有些了解的。

在回到了沙灘上以後,爲了擺脫這個氣氛,我連忙抓起了山雞,跑到了海邊,
將這只山雞拔毛,挖掉內髒,在處理好以後,山雞看上去小了很多,不過還好也
有不少的水果,應該夠吃了。

當我正想去尋些柴火的時候,發現女兒已經從不遠處抱著一些枯枝敗葉,我
的襯衫穿在她身上勉強能遮住大腿,海風輕輕的吹來,襯衫飄了起來,雖然只是
一瞬間,但是我竟然發現,女兒的內褲居然沒有穿,不過我猜測女孩子都比較喜
歡幹淨,所以拿去洗完正在曬吧。

把整只山雞串好以後,我點燃了樹葉,再用手輕輕的扇了幾下,很快的連樹
枝也跟著一起起火了,隨後將山雞架在火堆上,在烤了十幾分锺後,整只山雞發
出了誘人的香味,真是令人食指大動。

我掏出了匕首,割了一個雞腿遞給了女兒,然後我也來一個,已經不知道幾
天沒好好吃過東西了,我們都吃的津津有味,雖然沒有調味料,但是在海水洗過
之後,山雞還是有些鹹味的,如果可能的話,下次還是搜集一些海鹽比較好。

「來,多吃點,你現在可是長身體的時候。」我將剩下的半只雞都給了女兒,
開始吃起了蘋果。

「爲什麽你老是要對我這麽好?在海上的時候也是,明明十幾年都沒有見過
我了。」娜娜低下了頭,幽幽的說道。

「這還用說嗎?我是你爸,你說這世界上有那個父母對孩子不好的,快吃吧,
別想太多了,吃完早點睡。」見到女兒執意不肯吃,我無奈之下只好自己吃了。

「那我以後能叫你爸嗎?」

當女兒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驚訝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這說明了娜娜她也
終于開始接受我這個父親了。

「傻孩子!」我將娜娜摟在自己懷裏,而她也靠在我身上。

旁邊的篝火仍然在燃燒著,雖然是夏季,但是吹著海風還是有些冷的,女兒
就這樣沈沈的靠在我胸口上睡著了,那柔軟的觸感,讓我有些不知所措,要是她
不是我女兒,恐怕我早就失去了理智了。

在這種情況下,我又怎麽可能睡得著,無聊之下翻起了我今天采集的那些草
藥,其中大部分我都認識,外敷的,內服的,治療傷寒感冒的,然後我發現了一
棵從來沒見過的草藥,總覺得有些眼熟,但就是想不起來了。

應該沒有毒吧,我摘下了一小片藥葉,放進了自己的嘴裏,沒想到味道還挺
好吃的,難道這不是草藥而是某種野菜?如果是這樣的話,可是個大發現啊。

看見自己也沒什麽異狀,我又吃了一些野菜,只是吃完沒多久,我就感覺自
己似乎有些燥熱,一股無名的浴火升了起來,而且我的老二也開始硬了起來,這
真是見鬼了,爲什麽會發生這種事情?

我忽然想起了什麽……,這不是野菜,而是叫淫羊霍的催情草藥,不但能提
高性欲,而且還有勃起的作用。

現在的我,感覺渾身難受極了,就在這個時候,女兒忽然翻了個身,她的睡
相很不好,白色的襯衫被卷了起來,紐扣也不小心松了幾顆,露出了她半邊的飽
滿酥胸,更讓我噴血的是,她的下半身如今什麽也沒有穿,我清晰的看見她私處
上面的細密絨毛,由于她的一雙美腿張得很開,連那粉紅色的秘密花園我都看得
一清二楚。

我的天啊,你對我太好了,瞌睡送枕頭,可是她是我的女兒啊……這不是要
我的命嗎也許是我吃了太多的催情草藥,雖然我有心想離開這裏,但是腳卻挪不
開步子,而眼睛也直愣愣的盯著女兒充滿了誘惑的身體。

「我到底該怎麽辦…,啊對了,我可以打手槍,只要射出來大概就沒事了。
「我脫下了自己的褲子,掏出了漲的發紅的肉棒,看著女兒,我不知不覺中來到
了她的後面,雙眼發紅的盯著女兒的私處,握著我的肉棒就是一陣套弄,我開始
幻想著用這根肉棒插進女兒的身體裏會是什麽樣的感覺。

我距離女兒越來越近,似乎有著一股不可違抗的意志在吸引著我,可是我套
弄了好一會之後,仍然沒有半點想射的感覺,難道是還不夠刺激?

終于,我鬼使神差的來到了女兒的雙腿之間,輕輕擡起了她的雙腿,變成了
M字形,我每一個動作都小心翼翼的,唯恐娜娜忽然之間醒過來,不過她似乎睡
得比任何時候還要熟,並沒有任何反應。

我的膽子逐漸大了起來,吞了吞口水,我看著女兒的私處,心理說服者自己,
如果只是在外面摩擦一下的話,應該不算亂倫吧。

對,沒錯。

最後,我緊握著自己的肉棒,在馬眼裏面已經溢出了一些精液,說明我現在
的狀態非常的興奮,如果不早點發泄出來的話,對身體不好。

然後我的大腿也終于貼住了女兒的臀部,我將肉棒輕輕的觸碰了一下女兒的
陰蒂,又看看她有沒有醒,隨後將我的整根肉棒都貼在女兒的陰道口上摩擦著,
我差點忍不住叫了出來,這種美妙的感覺豈是用自己的手就能代替的。

我就這樣一直摩擦著女兒,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發現肉棒上忽然開始變得濕
潤,我才驚訝的發現,原來女兒在無意識之中居然流出了愛液,有了愛液的滋潤,
我摩擦得越來越舒服,正當我享受的時候。

「啊……」女兒忽然叫了一聲,嚇得我渾身一顫,立刻停了下來,不過還好,
女兒又繼續睡著了,看來只是她潛意識的反應。

當我回過神的時候,我才驚訝的發現,剛剛我被嚇得一顫抖,肉棒居然不小
心滑進了女兒的陰道,雖然才進了肉棒的三分之一,不過那種少女特有的緊密感,
讓我如癡如醉,現在的我,只想繼續享受這種快感,哪管得之前說過的話。

我兩只手輕輕壓著女兒的大腿往後,想讓自己可以更加深入,當我的龜頭都
整個沒根而入的時候,我輕輕顫抖著,在進到一半的時候,卻遇到了阻礙。

憑著多年的經驗,和身爲醫生的知識,我知道那層阻礙應該就是娜娜的處女
膜,這層處女膜告訴我,如今最多也只能進到這裏了,不然一會女兒被痛醒的話,
就得不償失了。

就算只能進入一半,我也滿足了,于是我開始在女兒的蜜穴裏抽動著,那銷
魂的感覺讓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了,在不知不覺中我逐漸加快了節奏,每次拔插
的力度又增加了幾分,而女兒即使睡著了,卻也傳來了微弱的喘息聲。

漸漸的,我發現自己的肉棒已經快到了極限,雖然我很想射在裏面,但是要
是在這裏懷孕的話,不用說也知道是我幹的好事,最後我又劇烈的抽插了幾下,
終于我的精關一松,正當我準備馬上拔出去的時候,卻發現女兒的一雙大腿卻無
意識的夾住了我的腰。

啊,我低吼了一聲,憋了很久的濃郁精液如同水槍一樣射進了女兒的蜜穴裏
面,而且一波未停,一波又起,我在女兒的體內連續抽搐了七八次,才把精液全
部都射進了裏面,那無與倫比的快感讓我欲罷不能。

當高潮後的快感逐漸冷卻後,我的身體終于恢複了正常,想起自己身爲一個
父親,竟然對女兒做出這樣的事情,十分的羞愧,但是另一邊,我又覺得這種感
覺也不錯。

我輕輕的將女兒夾住我的雙腿松開,從背包裏拿出了一包紙巾,只見大量的
白色的液體從女兒的蜜縫裏流淌了下來,非常的淫穢,但是卻搞得我想再來一次,
拼命的忍住了自己的欲望,隨後細心地將女兒下體的精液擦幹淨,不然第二天很
難解釋。

之後,我傳來了陣陣睡意,就在女兒的旁邊睡著了……

……

就這樣過了一周,起初還以爲女兒發現了我做的那些龌龊事,不過看她自然
地樣子,應該是沒有發現,幸好她的睡癖像我,不過從那以後,我就再也沒有碰
過娜娜的身體,我以爲我能夠忍得住,可是每一天夜裏,我都睡不著。

腦海裏想的,都是和女兒做愛的事情,明明知道不可以,但是我就是控制不
住自己去想,如果能夠再來一次那該多好。

女兒似乎發現我的目光有些奇怪,問道「爸,你怎麽了?」

「啊,沒什麽,早點睡吧……」

女兒點了點頭,還是把我的胸口當做枕頭睡覺,因爲沒有被子,我們睡覺的
時候只能這樣互相取暖,在過了一段時間後,我發現女兒似乎睡著了,但是我又
不敢確信,現在沒有吃那種催情草藥,我的膽子似乎小了很多。

「娜娜,你睡著了嗎?」我輕輕的問道,然而女兒躺在我懷裏,沒有回答,
如果這個時候我發現她的眼睛是微閉著的話,恐怕也不敢做出這種事情。

看到女兒似乎睡著了,我調整了一下姿勢,讓女兒枕在我左邊的手臂上,在
看她沒有反應後,我緩緩的將手伸到了她的胸前,隔著衣服撫摸了一下,那絲滑
細膩的手感讓我迷醉,我逐漸加大了力度,從下往上地揉捏著她的乳房,但是這
種程度又怎麽能滿足我。

我悄悄將手伸入了她的襯衣的縫隙裏面,那種零距離的觸感真的是太爽了,
我一邊輕揉著她的酥胸,一邊挑逗著她的的乳尖,很快她的乳尖因爲我的撫摸而
變得挺立,當我正想進入下一步的時候,突然,女兒睜開了雙眼,抓住了我的右
手。

「爸,你爲什麽要做這種事,跟變態又什麽區別?」女兒就這樣苛責我。

可是這個時候我已經顧不上那麽多了,反正上次不做也做了,我強行脫掉了
她的衣服,隨後用力地壓在她身上,緊緊抱著她,說道「娜娜,你知不知道你每
天穿成這樣子,對爸爸來說有多難受,爸是個正常的男人,而且在這個無人島也
不知道這輩子有沒有機會獲救,到時候我們父女兩就要相依爲命一輩子了。」

聽完我的話,女兒的內心有些松動,而且她想起了這些日子以來,我爲了讓
她活下去,連自己的命也不顧,而且她已經暗暗發誓,有機會一定要報答我的恩
情。

爲了不讓她思考太多,我一邊揉著女兒的奶子,一邊在舔著她的脖子,我猜
測她的敏感地帶應該和她媽差不多,果然不出我所料,在我濕滑的舌頭在她脖子
邊緣來回舔弄的時候,她發出了急促的叫聲,隨後,我又把舌頭移動到她的耳朵
這裏,輕咬著,舔弄著。

然後舌頭又舔著她粉嫩的臉頰,最後和她嘴對嘴,我將自己的唾液順著舌頭
流進她的櫻桃小嘴,女兒在悴不及防之下牙關一松,我的舌頭就順利的趁虛而入,
我找到了她有些膽小的香舌,溫柔的帶領著它。

很快女兒就失陷了,雙手摟著我的脖子,眼睛迷離的看著我,最後又閉上眼
睛回應著我的濕吻,對于女人來說,有時候一個恰到好處的濕吻,完全能夠挑起
她的情欲,現在的娜娜也是,我們彼此吸允著對方的舌頭和唾液,她從生疏而逐
漸變得熟練。

我的兩只手也沒閑著,揉搓著女兒白皙又柔軟的乳房。

「爸,只能摸而已哦,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女兒那羞澀欲滴的俏臉,讓
我覺得更加興奮。

「我知道了。」

這一次,我光明正大的將女兒的乳房含進了自己嘴裏,我整條濕哒哒的舌頭
上下舔弄著她的乳暈,時不時地轉一下圈圈,這種嫩滑的口感讓我欲罷不能啊,
而女兒似乎也越來越興奮了,扣住了我的脖子,將我的頭拼命地往她胸上壓過去。

我樂得其成,舔得更加的賣力,于是悄悄用手往她的下體遊過去,當我的手
指抵住她的細縫時,那如同決堤般的液體已經沾滿了我的手,于是我將她的愛液
抹在她的陰蒂上,就這樣用手指轉動著,而女兒也夾緊了雙腿,正當她想說點什
麽的時候,我再一次堵住了她的櫻桃小嘴,而女兒的理智再一次淪陷在我的濕吻
中。

最後,我打開了她的雙腿,她拼命的掙紮著,仿佛知道我接下來要幹嘛,說
道「爸,不是說好了只是摸一摸的嗎,不要這樣,我,我還是第一次……」

我輕吻了一下女兒的嘴唇,溫柔滴說道「不用怕,爸爸答應你,只是在外面
摩擦一下,絕對不會放進去的,你要相信爸爸。」

看著我的眼神,雖然有些擔憂和羞澀,但是最後娜娜還是輕輕點了點頭。

我的前戲已經做得很足了,于是脫掉了自己的褲子,還有女兒的衣服,掏出
了我碩大的肉棒,而女兒在看見後,露出了驚恐的面容。

「爸,你的那個……怎麽那麽大,看上去很可怕的樣子。」

「寶貝,不要害怕,要知道我就是用這個東西才有了你,來,你抓抓看。」

我跪坐在女兒的胸前,將肉棒放在她面前,她有些害怕,但是也有些好奇,
最後輕輕握住了我的肉棒,有些不好意思的說「爸,你這裏怎麽那麽硬?」

「那是因爲它喜歡你啊,因爲你當初也是這裏的一部分,娜娜,來,幫爸爸
舔一舔好不好?」

娜娜有些抗拒,但是隨後一想,說不定等爸爸射出來以後,就不會和她做愛
了,于是她點了點頭,答應了,握住我的肉棒,有些無助的看著我「可是爸,我
根本沒做過這種事情……」

「不用擔心,你只要用愛心去對待它就行了。」

在我的說服下,女兒似乎同意了,她先是用小舌頭輕輕舔了一下我的肉棒,
說道「味道有些怪怪的。」

女兒好像吃冰淇淋一樣的生疏舔法,已經無法滿足我了,于是我按住了她的
頭,將肉棒塞入了她的口中,正當她想抗議的時候,我說道「就這樣含著爸爸的
肉棒,用舌頭卷著它,爸爸會很高興的哦。」

由于娜娜現在無法說話,只好微微點了點頭,我將肉棒更加的深入她的口中,
但是她的喉嚨不是很深,所以大概只進了四份之三的樣子,就這樣我抓住了女兒
的頭,在女兒的嘴巴裏做著活塞運動,女兒濕潤的舌頭讓我覺得好爽,而且她的
口水越來越多。

逐漸的,我越來越粗暴,狠狠的在女兒的小嘴裏面抽送著,當我的節奏越來
越快的時候,終于忍不住,將所有精液都射進了女兒的嘴裏,女兒雖然有些不知
所措,但是最後還是很溫柔的將我肉棒上殘留的精液舔了個幹淨。

正當女兒要將精液吐出來的時候,我對她說道「娜娜,不要吐出來,要吞進
去,這可是很有營養的東西哦。」

而女兒卻眼巴巴望著我,皺著小眉毛,一臉的不願意,最後在我的懇求下,
終于將濃郁的精液咽進了喉嚨,在吞下去的時候,還不小心被嗆到了一下。

當女兒將嘴巴擦幹淨以後,突然間,她看見我的肉棒依然挺立著,不敢置信
的說道「爸,你怎麽射了以後還是那麽大……我看書裏說,男人只要射完就會變
小了。」

「那是因爲爸的肉棒非常喜歡你啊,所以又變得精神起來了,這一次讓爸爸
在你下面摩擦一下好不好?」

「爸,你真的那麽想要嗎?」

看著我堅定的眼神,最後女兒無奈的說道「好吧,但是說好了只能摩擦而已,
你要是敢進去,我這輩子都不原諒你。」

我來到了女兒的私處面前,而她由于害羞而夾緊了雙腿,但是最後還是被我
給掰開了,而女兒則捂住了自己的潮紅的俏臉,嬌嗔道「爸,不要老是盯著我看,
好難爲情……」

「不用怕,這次讓爸爸幫你舒服一下吧。」

我輕輕張開了女兒的陰唇,她的體毛很少,大多數都是細軟的絨毛,而陰唇
更是嬌豔的粉紅色,最後,我用舌頭去舔弄著女兒的小豆豆,最後在我的挑逗下,
逐漸變大了,偶爾我也會用嘴巴吸允女兒的蜜穴,將她裏面的蜜汁全部吸進自己
嘴裏,真的是甘甜可口啊。

「啊,爸……不要,好刺激啊,我快受不了了。」

我沒有理會女兒的叫聲,繼續和她的蜜穴深吻著,上下舔弄她的縫隙,終于
她外面多余的蜜汁都被我吸完了,我將自己的舌頭卷起來,爬進了女兒的陰道裏
面,上下左右的來回蠕動著,在過了幾分锺後,女兒的小穴又再次分泌出了很多
愛液。

我見時機已經成熟了,就掏出了自己的肉棒,在女兒的入口哪裏來回摩擦著,
但是我下面已經快爆炸了,這種程度再也無法滿足我了,我趁女兒不注意的時候,
將肉棒忽然之間滑進了她的蜜穴裏面,跟上次一樣只是進了一半。

而這時,女兒也驚聲大叫起來,「爸,你還說只是摩擦,你騙人……」

爲了不讓女兒反抗,我下半身頂住了她的臀部,又摟住她的脖子,用接吻來
緩解她的害怕,最後,我說道「爸爸下面已經漲得快爆炸了,娜娜,你就讓我來
一次吧,我絕對會很溫柔的。」

我的柔情似水,讓女兒有些松動了,最後我對她說道「娜娜,爸爸要你成爲
我的女人。」隨後,我又和她深吻著,濕吻著,而娜娜也默許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下半身猛然一發力,終于長搶突入陣地,整根肉棒在女
兒的嫩穴裏沒根而入,而女兒也發出了有些痛苦的叫聲,而我在這個時候保持住
這個動作,不再挺動,而是輕吻著女兒,柔聲的安慰道「不要怕,爸爸會永遠保
護你,永遠和你在一起的。」

而女兒似乎也慢慢不再害怕了,從我插進她體內的那一刻開始,我發現她看
我的眼神已經不再是女兒看父親,而是一個女人在看她的男人,然後娜娜溫柔的
捧著我的臉龐,說道「爸,我不怕了,你現在可以動了,我一定會忍住的。」

就這樣我們擁抱著彼此,恨不得融化在一起,而我的下面也沒有閑著,我一
邊抱著娜娜,一邊在她的蜜穴裏慢慢的做著活塞運動,在我的耐心下,娜娜好像
也不是那麽痛了,于是我開始用力抽動著。

整只肉棒此刻完全在女兒的體內,她那種緊致的包容力讓我差點交代出來,
我控制好了自己的節奏,後來女兒也逐漸開始喘息,好像慢慢有了快感了,而我
像是受到了鼓勵一樣,又再次加大了抽插的力度,而女兒也終于忍不住叫了出來
……

「啊!爸,我…感覺好像越來越奇怪了……」

「是不是很舒服?」

「嗯,……很舒服……」女兒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說出來。

看見她這個羞答答的樣子,我坐到了地上,將女兒扶了起來,讓她坐在我的
胯下,在整個過程中我們的交合處一直沒有松開就換了一個體位,我用雙手伸到
女兒的後面,緊緊抓住她的屁股,上下擡動著,配合我的肉棒,我每次都會更加
緊密的沖擊著女兒的蜜穴。

「啊~,你好激烈啊,爸爸,人家快受不了了。」終于女兒完全被淪陷在我
的攻勢下,在這個時候,她雙手摟住了我的頭部,將飽滿的乳房貼在我的面前,
而我當然也很不客氣的將女兒的奶子含進了嘴裏。

上面含著女兒的乳房,下面插著女兒的嫩穴,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就是此刻
讓我精盡人亡,我也心甘情願了……

我劇烈的坐著活塞運動,女兒也在我的進攻下,香汗淋漓,在我面前的乳房
也上下顫抖著,最後,女兒用充滿了愛欲的眼神看著我說「爸,吻我。」

「恩」

我和女兒濕熱地擁吻著,這一次,她非常的主動,還吸著我的舌頭,這種狀
態持續了好一會,女兒忍不住說道「爸,我感覺有什麽快來了,再用力點,我要
你更多的愛……」|聽到女兒這句話,我忽然間全身充滿了力量,就這樣托著女
兒的屁股站了起來,而女兒爲了不掉下去而緊緊摟住了我。

我的肉棒在女兒的蜜穴裏大力抽動著,每次抽動,都會發出啪啪的聲音,那
是我們緊密結合著的證明,終于,我也快到達了極限,每次深入都更加用力,一
直頂到了女兒的子宮口,而她也開始劇烈的叫喚著「啊,好舒服,我不行了,爸,
快點給我……」

終于,我再也忍不住了,將我所有的精液都射進了女兒的子宮深處,我一直
射,一邊仍然不斷的插著女兒的深處,在抽射了十幾秒後,我終于停了下來,可
是我仍然能感覺到,女兒的整個身體都在發出不可控制的顫抖,這說明她還在持
續的高潮著。

我們兩個都無力地躺了下來,我將女兒摟在了自己的懷裏,而她充滿了幸福
的笑容,說道「爸,你在我裏面射了好多,暖洋洋的,好舒服。」

幾天後,在樹林裏,女兒雙手扶在了樹幹上,充滿彈性的臀部高高的翹了起
來,而我脫掉了褲子,掏出了自己的肉棒。

「爸,真是的,這幾天一天就做四五次,現在來摘點水果,你還要做……」

我二話不說,就將肉棒從女兒的後面直接插入了她的蜜穴,一進去後,我立
刻就說道「你這個好色的女兒,還說不要,前戲都沒做呢,爲什麽裏面這麽濕?」

「討厭……還不是你把人家帶壞了。」

「啊——!」還沒等她說完,我一開始就用盡全力的在她後面抽插著,現在
她已經完全不痛了,此刻我們做愛的姿勢就像動物一樣,我雙手抱在女兒的小腹,
臉貼在她的背上,下半身就像野獸一樣猛烈的抽插著,很快的女兒的水就越來越
多。

這個後面的姿勢,真的好過瘾,把我的肉棒夾得緊緊的,雖然本來女兒的小
穴就已經夠緊了,我每次都深深的頂在女兒的花心,由于是在是太爽了,我在抽
插了不到十幾分锺,就感覺自己到極限了。

啪啪啪……

女兒的水已經流到了我的肉棒和精囊,所以我們交合的時候,都會響起啪啪
的水聲,就是這樣淫蕩的聲音讓我們情欲更加高漲,最後,我終于忍不住了,緊
緊抱著女兒,下體用力再用力,最後將我滾燙的精液從後面射入了女兒的蜜穴。

在我們的交合之處,淫穢的乳白色精液從女兒的陰道裏流了出來,每次看到
自己的肉棒正放在自己親生女兒的體內,而且說不定我的精子已經進入了她的卵
子裏面受孕了,想到這裏,總是會讓我更加興奮。

沒有過多久,我的肉棒又堅硬地像鋼鐵一樣,我又開始在女兒的蜜穴裏抽搐
著,而女兒也逐漸迷失了自我,任由我在她身上耕作,播種。

「爸,我已經是你的女人了,我還要……」

「幫爸爸生個孩子好不好,我們就在這裏快樂的生活一輩子。」

「啊!啊……嗯,我要給你生好多孩子,所以,快點讓我受精吧……」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在樹林裏出現,而她看見我和女
兒淫蕩的對話,還有正在激烈做愛的畫面,直愣愣的呆住了……

我和女兒,不敢置信,又百味陳雜的喊了一聲……

「媽……?」

「張麗?」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