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學園10

(十)Sweepe

在昨日玩弄了倉澤忍與早苗母女後,村越今天倒是罕見地出現在已經有好一
陣子沒來上課的學校。

一進到教室裏,村越便立刻向矢野綠使了個眼色。看到接受到訊息的小綠輕
輕地點了頭後,村越便走到了教室外的走廊上。接著,帶著小綠朝著較沒有師生
出現的地方走了過去。

「村越,你這陣子爲什幺連續請假呢?是不是生病了呢?」

「啊啊、有一點啦……」

自從上次在星期六放學後,一起去卡拉OK店以來,小綠就一直沒有與村越
並過面了。在村越請假的這段期間,小綠因爲半強迫性地暫時加入了田徑社的關
係,所以一直沒有辦法去探病;如今兩人好不容易可以見面,小綠有好多話想跟
村越說。然而村越的臉色卻顯得有些不好,感覺起來似乎比平常還要來得陰郁。

「怎幺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你要不要緊?」小綠一臉擔心地看著村越的
臉。

此時,村越突然開口緩緩地說道:「跳躍的頭腦。」

瞬間,小綠的行動突然停止。她全身無力地站在原地,雙眼一臉茫然地看著
天空。進入了催眠的睡眠狀態。此時,村越的心裏,卻油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挫
敗感。

昨天晚上,村越坐在電腦前打著準備寄給「K先生」的相關報告。自從他在
獲得催眠導入機以來,就在陸陸續續忠實記載的報告中,再添加了一筆自己對倉
澤母女所做的淫行,並打算以此作爲處女作傳送給「K先生」。

上頭記載著光是想像,就足以讓人股間發熱的體驗報告。單就報告的內容與
文章份量,就具有不輸給擺在書店裏,以紅色封面爲底的官能小說。村越實在很
期待「K先生」看完此報告的反應。

村越將報告的檔案壓縮後,以附加檔案的型式寄了出去。就在這個時候,他
也正好收到一封由「K先生」寄來的郵件。原本還以爲可能是一封要來催報告的
信件,因此村越趕緊連忙地打開了郵件。

「對了,我上回忘了跟你說有關如何答謝你的事情。想必你應該是相當的期
待吧?考慮到將來的發展,所以我就先把催眠的指令告訴你吧。」

答謝?指令?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接下去的內容,更是讓村越感到一陣錯
愕。

「爲了答謝你,我幫你安排了一位聖香學園的女學生,不過如果你覺得她成
天說喜歡你、喜歡你太麻煩的話,你可以用『跳躍的頭腦』這個指令,來自由控
制她。」

心中油然升起了一股無法發洩的怒氣與一抹悲傷……讓坐在椅子上的村越,
雙腳莫名的抖動。

(這並不是『K先生』的錯。這也是人家的一片好意。他特地爲了我找了一
位聖香學園的女孩子……只不過湊巧的,那名女學生剛好是矢野綠罷了。這幺說
來,那只是我的一廂情願罷了……沒錯,只是這樣而已!)表面平靜的村越,內
心卻無法壓抑那熊熊的怒火。

(說什幺喜歡我?原來全都是騙人的。原來是她在這之前,就已經被『K先
生』給催眠了……?不,現在再去追究這些事情,都沒有意義了。人只要一旦被
催眠,不管對方是什幺家夥……對,即使是我這種敗類,也會被喜歡的。沒錯,
不管是誰……)此時,村越突然想起了自己手上握有催眠導入機的事實。

從小綠對催眠指令有反應的事實來看,「K先生」郵件中所提及的內容,的
確屬實。村越在確定以後,決定將從以前曾打算把矢野綠作爲實驗對象之一的想
法,付諸實行。

帶著進入沈睡狀態的小綠,村越進入了一間平常幾乎沒有在使用的教室裏。

途中,村越還順道去了幾個地方,收集一些必要的物品。像是一個裏頭盛著
尿液、水、最後再加入肥皂水的水筒。此外,他還到化學實驗教室裏,任意拿了
幾個實驗道具。進入教室後,他將道具一一陳列在地上,轉身看著小綠。

雖然已經奪取了她的處女之身,但村越並不因此而感到滿足。既然是我的女
朋友,如果不能勝任各種的玩法,那實在有失格之嫌。因此,村越決定讓小綠今
天嘗點特別的滋味。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或許是村越鬧彆扭的一型式。他從小就是屬于那種一
旦跌倒,就不輕易爬起來的個性。在村越的字典裏,沒有「挫折」這兩個字!

「當我數到三的時候,你就會從沈睡狀態醒來。接著你會脫掉自己的裙子與
小褲褲,整個人像母狗般地趴在地板上,並且一直維持高高翹起屁股的姿勢。」

「是……脫下……小褲褲……把屁股……高高……翹起來。」

當村越數到三時,矢野綠從沈睡狀態醒了過來,「咦?嗯……村越?啊……
耶耶?」在恢複意識還不到幾秒鍾的瞬間,小綠突然開始脫下了身上的裙子與小
褲褲。她見狀急忙地發出驚恐的尖叫聲。接著,她隨即趴在地板上,高高地翹起
了小屁屁。

「啊……這、這怎幺會……不是的……我……」

「這不是你的意思,是嗎?我當然知道啊。這是因爲你受到催眠的緣故。」

擺出卑猥姿勢一動也不動的小綠,此時睑上呈現出震驚愕然的表情。就如同
昨晚,當村越知道真相時的表情……

「什幺……催眠……爲、爲什幺?爲什幺我……」

「因爲我想要看你被羞辱的模樣。」

村越佯裝糊塗,隨便找一個理由來搪塞。小綠高高地翹起小屁屁,上面的性
器與肛門一覽無遺。光是如此,就已經讓人感到羞愧地無地自容,然而,這只是
村越的暖身動作而已。

「爲、爲什幺會這樣……!你到底要……你到底要做什幺呢……?」

「浣腸啊,我要你從那個像是是布丁般的小穴穴中,噴出大量令人作噁的便
便。」村越似乎刻意選擇讓小綠感到厭惡、極端低級的字眼。

「什、什幺嘛!我不要……求求你,饒了我吧……」

「不要!我絕對饒不了你……」脫口而出的話中,似乎還隱藏了若幹的真心
話。一方面小綠無法理解她所愛的人,爲什幺會這樣對她,但同樣的,村越也有
一種被背叛的感覺。簡單來說,就是一種想要複仇的心態。

「唔唔、爲什幺……這是爲什幺呢?」

「讓可愛的女孩從肛門噴出糞便,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不是嗎?」村越
裝作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如果昨天以前的行爲,是複仇的第一幕,那今天就是
第二幕的開始啰,而現在才剛揭開序幕呢!

村越拿起了從實驗室借來的玻璃注射筒,「把屁股的肌肉放輕鬆,我現在要
把肥皂水灌進去喔。如果用力的話,說不定會得痔瘡喔!」

「啊啊……啊……不要……求求你不要……」小綠因爲害怕而驚恐地發出微
弱哀怨聲。

然而,村越反倒是興奮地露出了笑容,「來,先灌上第一瓶。」

當冰冷的玻璃器具觸碰到花蕾,硬物入侵的瞬間,小綠發出了悲鳴的聲音,
「啊!不要、不要……啊啊……」

因爲受到催眠,身體動彈不得,小綠只能搖著頭,苦苦央求村越:「啊!我
求求你……不要把那個東西……注入到我的裏面!」小綠當然也可以大聲對外求
救,然而,卻不希望其他同學看到她此時的模樣;更何況她也不認爲只要大聲呼
叫,就可以讓自己脫離村越的魔掌。

「我要注射進去了喔。」話才一說完,插入肛門內的注射器,隨即將肥皂水
給灌了進去。

「啊唔唔……啊唔……嗯嗯嗯……」原本是作爲排洩出口的器宮,受到被注
入的痛苦。

村越毫不猶豫地將注射筒內的肥皂水,一點也不剩地全部灌了進去。些許的
液體從菊門的空隙旁溢了出來,弄濕了大腿。

「好了,第一劑已經打完了。」

「嗚嗚……什、什幺第一啊!我……啊……已經!嗚嗚嗚……」

「嗯?好像快要出來的樣子?浣腸時最好剛開始忍耐,等到最後一刻再一起
爆發出來!」

「不、不要!嗚嗚嗚……我……忍耐……不住了……啊嗚!啊……我、我要
去上廁所!讓我去……上廁所……嗚嗚……我快、快要上出來了!」

「現在還不可以出來喔。因爲我還要再多灌些進去……」村越將水筒裏的肥
皂水吸入注射器內。再次將注射器的前端塞入了狹窄的菊蕾中心,並灌入了第二
劑。

「啊……不行!不、不要再……灌進去了!不要再灌進去了!啊……」

「哪有不要的道理。我還要再多加點才行。很好,第二劑也OK了。」

「唔咕唔!唔唔!肚子……好、好痛喔……肚子好痛喔!啊咕唔!唔……」
小綠的下腹部明顯漲了起來,全身不斷産生痙攣。已經到達忍耐的極限了。

「對了,待會兒我把注射器拔出來時,如果沒有把屁股夾緊的話,便便會洩
出來喔。」

小綠急忙地用力夾緊臀部。村越在確認後,隨即將注射器給拔了出來。

「啊唔!嗯嗯唔唔!唔唔……咕唔唔唔!」雙頰泛著潮紅,不斷滲出一滴滴
冷汗;彷彿就連呼吸都會受到刺激般,小綠放慢自己呼吸的頻率與力道。接著,
從脹氣的腹部傳出了「咕噜咕噜」的聲響。

「唔唔……我已經……唔……已經……」

「什幺?還要再來一劑嗎?當然沒有問題啰!」

「不是……咕唔……不是啦唔……唔……」腹部以下逐漸失去意識,絲毫的
力氣都無法忍受。即使如此,她還是努力地夾緊肛門,將排洩物給堵在肛門口。

臉上浮現惡魔笑容的村越,一副興致勃勃的模樣,灌入第三劑。

「啊咕咕咕……咕唔唔……嗯嗯……啊咕……」

「太好了,第三劑也OK了。那,我要拔出來了喔!」

「等、等一下……咕唔……唔、咕唔……」

在村越拔出注射器前,小綠用力地夾緊小屁屁。狹窄的菊門一次又一次地産
生冷顫。眼看積存在肚子裏的東西,幾乎就要爆發出來。

「咕唔……不行、不行……呼……救、救命喔……嗯……」看來小綠的忍耐
已經到了極限。雖然水筒裏還殘留著大量的肥皂水,但只能到此做罷了。

「你不是已經受不了了嗎?乾脆爽快地把便便拉出來算了?反正現在想去廁
所也來不及了。」

「唔唔……不行!唔咕!嗚嗚……咕唔唔……」就算現在解除催眠指令,小
綠也已經無力站起來了。小綠的臉上浮現出絕望的表情,「不、不要看!求、求
求你……村、村越……不要看……」

「你放心好了,我會睜大眼睛看清楚。」

「嗚嗚!我、我已經……不行了!啊……快停止!咕嗚!要出來了……」瞬
間,感覺小綠的小屁屁像是彈跳了一下後,便開始一陣狂洩。

「啊啊……不要看!不行、不行不行……出來了……停不了了……」像是大
規模土石流般的力量,茶色般的液狀便便大量地從肛門噴了出來;發出惡臭的汙
水,沾汙了雪白色的臀部與地板。

「唔哇,好恐怖的量喔!而且,超臭的……」

穿著聖香學園制服排便的美少女,展現出前所未有的淫靡模樣。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呼……嗯啊嗚嗚嗚嗚嗚……」伴隨著悲鳴的
叫聲,身上滿是恥辱與汙物的小綠,意識若似電源般被切斷……

************

這一天的第一堂課,所有的班級都沒有排英文課。

高崎真弓一個人待在指導室歎了口氣。自受屈辱的週日以來,就一直沒有再
看到村越;雖然無法得到性欲上的慰藉,但總算讓她暫時得以脫離村越的淫虐。
然而,今天卻起了些變化。雖然早上的自習課沒有看到他的人影,但他今天確實
有到學校來,因爲早上點名時,倉澤早苗說在自習課前有看見他。也就是說,村
越此刻就在學校的某一個地方。

突然,指導室的門被打了開來。就如同心頭突然陣糾結的真弓所料,她睜大
著眼睛,盯著化身爲人類的惡魔。

村越隨手關上了房門,雙眼看著她。真弓瞬間像是變了個人似的,化身爲一
只害怕的小動物。雖然她模樣變得溫馴可愛,但村越心裏反而懷念起她以前的模
樣。那個咄咄逼人、性情急躁,令人心生畏懼的女老師……

「今天也……那個嗎?」真弓發出了微弱的聲音向村越問道。

村越殘忍的笑聲,顯得更加的陰險兇惡,「沒錯。只不過,今天我的心情還
算不錯,所以想幫高崎老師一個忙。」

「幫忙?是、是什幺?」反正肯定又不是什幺好事。有過這樣經驗的真弓,
對村越口中的幫忙,抱著很大的懷疑。

「你不需要那幺害怕嘛。是關于芝山學園長的不法勾當。」

「你這是什幺意思?難不成你是受到學園長……的教唆?」猜忌著村越一言
一行的真弓,使盡殘余的力氣,兩眼瞪著村越。

村越則像在說著「再怎幺樣我也不可能做別人走狗」般地聳了聳肩,「你要
不要先冷靜一下啊……你覺得我是那種會受他人隨意指使的人嗎?不可能吧。」

因爲催眠的效力,讓聽到「冷靜一下」的真弓,心情瞬間平靜了不少。村越
倒是覺得有點可惜,火冒三丈的模樣,終究比較適合高崎真弓。心裏雖然這幺覺
得,但村越還沒有笨到特意去向真弓下達「生氣」的指令,那恐怕只有被虐狂才
會這幺做吧。

「剛好相反啦,我是要幫老師取得學園長渎職的證據啦。」

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的真弓,緊繃著臉。至今已經數次汙辱欺淩自己的男人,
爲什幺現在卻主動提出要幫忙的要求。于是,真弓又向村越提出了另一個問題:
「你要怎幺做?該不會又是這個吧……」

因爲受到催眠魔力的咒縛,讓完全無法說出之前所發生任何事情的真弓,以
這個來表示自己所受到的邪惡魔法。

聽到真弓說詞的村越,嘴角逐漸地往上揚……

************

真弓顯得有些沈不住氣,即使自己再怎幺努力去調查學園長的貪汙事件,但
總僅止于有問題,卻遲遲找不到關鍵證據。想必學園長是有計劃地虧空學校的公
款,而事先在帳薄上動手腳。一定還有第二本帳本才對。真弓對于無法找出有利
證物的自己,感到一肚子火。

──既然如此,乾脆直接向學園長興師問罪。可是……總覺得這樣的作法,
似乎欠缺周慮的思密,學園長怎幺可能笨到去承認自己的罪行?不……可是,這
是現在唯一可行的方法。在他還來不及反應前,把事情全部掀出來。如此一來的
話,他一定會……

下定決心的真弓,在職員室內碰巧遇到了學園長,「芝山學園長……」

「喔……高崎老師,有什幺事情呢?是不是又和誰起沖突了呢?」

「我的確想要起沖突。」

「到底是發生什幺事情呢?」

「你是不是以五鬼搬運的方式,把學校的公款落入了你私人的口袋裏!」

芝山的臉瞬間一陣鐵青。幸好因爲是上課時間,所以職員室內的老師稀稀落
落。然而……

「你、你到底在胡說些什幺啊?」

「你不要再裝糊塗了!你幹了什幺好事,你心裏最明白!」

「你、你不要血口噴人,你有證……證據嗎?」

「你不要再裝傻了,快點跟我承認吧!再不說的話,我保證會讓你死的很難
看!」

芝山一睑慘白。雖然對方是女人,但平常就是一名歇斯底裏、性情難以控制
的暴力教師。而且,還是合氣道好幾段的高手,要是真惹火她的話,下場肯定會
很難看。

「不、不可以使用暴力喔……不可以……」

兩人的爭執開始引起部分老師的關切。職員室一陣軒然大波。

(這裏人多口雜,兩人還是到學園長的辦公室去解決吧。)真弓一把抓起了
他,將學園長拉到了他的辦公室。

一進到辦公室內,芝山便微微發抖地說道:「老師你誤、誤會了啦……讓我
把事情好好說清楚……好吧?」

「不用了!既然用嘴巴說你聽不懂的話,那只好用嘴巴來解決了!」

此時,真弓突然做了一件讓對方大感意外的事情。只見真弓粗暴地將學園長
的長褲與內褲硬是扯了下來。對于這突發的狀況,芝山股間的肉棒,無力地向下
垂。

「你你……你在做什幺啊?唔……」

真弓的右手突然一把抓住男人的肉棒。如果被抓住這個弱點,最後應該會因
爲受不了而說出實話吧。

「如果你不承認自己貪汙的事實,我就這樣搞你……嗯、嗯咕嗯咕……」像
一口咬住獵物般的氣勢,真弓將那根萎靡不振的肉棒給含入嘴裏,並開始舔吮著
被肉皮包裹住的肉塊。

瞬間,原本沒有元氣的分身,亦開始充血勃起,「唔哈啊?好、好舒服喔!
啊……」

「嗯咕嗯……果然有效耶。再用力舔……嗯嗯……連內側也不放過!」雖然
對自己爲何會說出這些話感到有些唐突,但現在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

「嗯……啾……啾噜……嗯咕……啾噜……啾滋……」

「唔唔……咕唔唔……哈啊……」

「嗯呼呼唔……嗯咕……現在是不是覺得很不好受呢。再嘗嘗尿穴被搞的滋
味。」將肉棒含入口中,捲著舌頭搓弄著因爲快感而産生哆嗦的尿道口。

「嗯嗯……嗯……嗯……嗯噗……嗯喝……」

「唔……唔……那、那個地方……啊啊!」

「這裏果然是你的弱點。看來我得集中火力攻擊!嗯……滋噜……嗯咕!」

真弓的攻擊愈來愈激烈。芝山也因爲受不了刺激而站不住腳。看到左右踉跄
的學園長,真弓的心裏卻是暗自竊笑,原來這家夥也只不過是如此而已嘛,「嗯
咕……啾咕……啾噗噗!不要以爲就這樣而已……現在才正要開始!」

真弓的左手握著陰囊,沙沙地搓揉著。玉袋雖然逐漸軟化,但龜頭卻比之前
更加的怒張。在持續刺激下,芝山開始感到一陣悶絕,身體高漲的欲望,似乎已
經到了極限,眼看就要進入射精的倒數階段了。

「唔……唔唔!我、我要……」

真弓突然停止了吸吮的動作。到目前爲止的強烈刺激,像幻覺般瞬間消失。

「唔唔……怎幺了?爲、爲什幺……突然……」被中止高潮的學園長,發出
了不滿的聲音。

真弓中途將肉棒給吐了出來,「如何呢?是不是要自己承認呢!承認自己的
罪行呢?」

「那、那是……我……」芝山吞吞吐吐地不知所雲。

此時,真弓的左手再度襲向陰囊,一把抓住了兩顆球。

「啊!啊啊啊……好痛喔!」尖銳的痛楚,讓原本勃起的肉棒,瞬間萎縮。
真弓于是再度展開口交攻擊。然而,卻是一改之前的氣勢,而是緩慢溫柔地愛撫
著。

「唔啊……嗯……嗯呼唔唔……嗯……嗯咕……」

軟硬兼施的兩手策略。巧妙地設下陷阱翻弄,讓芝山的分身瞬間達到膨脹。
同時,原本就意志薄弱的學園長,被完全擊潰。

「唔唔唔……我、我已經受不了了!」

「哈呼呼呼……呼唔噜喔……噗……嗯咕……」

「好,我承認!我一直在私吞學校的公款!所以、所以……」

(太好了,終于達成任務了!)發出勝利歡呼的真弓,將原本捏著陰囊的左
手,給繞到股間後的肛門,並以中指「噗」地一聲插入了學園長的菊花裏。

「唔啊……啊啊啊────」含在口中的肉棒彈了出來,發酸的白濁精液,
大量地噴了出來。

(唔……唔……好、好……嗯……好臭!嗚嗚……)雖然因爲反射性的作噁
而眉頭深鎖。真弓強勢的氣勢,要遠遠超過如水龍頭般狂洩的精液。

「嗯,嗯、嗯嗯……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啊……嗯……」喉嚨的深處榨出奇妙的聲音,芝山兩眼突然發白。接著便
一陣失神。

吞下了濃稠噁心的粘液後,真弓終于幫學園長解放了積存在肉棒裏的能量。
一股從未感受過的成就感與滿足感,向全身擴散。

真弓感受到完全的放鬆、滿足,「嘻嘻……你終于承認了,不論是上面還是
下面!啊,全身覺得舒暢!」

就在真弓全身放鬆地伸了個懶腰時,突然從背後傳來一道聲音:「這次的調
查真是太成功了……爲了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的經典之作。」

「咦?啊……」

不知道什幺時候,村越出現在房間裏。當指令再度應聲而出的同時,真弓的
意識立刻落入無底的闾黑之中。

當她再度醒來時,所有的記憶一一浮現在腦海之中。那些還殘留在鼻腔內的
腐敗味道,以及沾附在口中的粘液,都讓她作嘔到極點。

「村越!你居然讓我給學園長……唔唔!爲什幺你要讓我做那種事情!」

「老師,今天真是辛苦你了。」

「說……什幺……辛苦嘛。」一邊說著,真弓漸漸意識到自己的雙頰,竟然
浮現愉悅的笑容,「怎、怎幺會這樣?該不會,這也是……」

看著笑容可掬但卻滿心恐懼的真弓,村越誇張地聳了聳肩,「因爲我對你下
了洗滌心靈的魔法咒語啊,老師。」

那是一種完全沒有憂慮,輕鬆愉快的心情。這種氣氛占滿了真弓的內心。不
僅如此,以後只要村越說出「老師」,真弓就能嘗到如此無比愉快的心情。

──絕對不允許損壞的最高級人形玩具。只要經過適度的修理,隨時都可以
拿出來把玩!

「此外,在拉下學園長的此刻,整個學園已經成爲理事長女兒的掌中物。換
句話說,真弓的女王地位已俨然成形。」

(然而,高崎真弓已經成爲我的人形玩偶。也就是說,真正支配這個學園的
幕後黑手,就是村越我!)

「你幹得太好了……老師!」

這句話,再度讓真弓露出了滿足的表情。


(終章)DeepInside

一大早便起床的村越,這一天如往常般,比任何人都還要早到學校。今天又
是一個好天氣。清涼微風吹拂而來的感覺真是舒服。

──明明都已經成了學園的支配者,即使不來學校也無所謂!

樓梯口旁的鞋櫃前,擺了一張椅子。村越緩緩地脫下了長褲與內褲,雙腳張
開地坐在椅子上。就這樣等待其他學生的到來。

(一大早起床,我的肉棒就一直處于血脈贲張的勃起狀態。嘻嘻!)

不久,學生們陸續到校上課。

「早安!」

「早啊!」

同學們在打過招呼後,便開始脫鞋,接著便順手將小褲褲給脫了下來……嘻
嘻嘻!

這是黑虹學園的新校規。只不過這條新規定的幕後推手就是村越。當然,新
規定中,脫小褲褲的對象只限于女生,男生並不列入其中。來上學的女學生們,
將鞋子與小褲褲一起放入了鞋櫃裏。因此,一整天的學校生活,都是處于沒穿小
褲褲的狀態。

校花早苗當然也不例外,得脫下小褲褲。透明的水藍色小褲褲,格外地清純
可愛。不過既然已經脫下來,就沒有多大的關係了。

規定女學生得脫下小褲褲還有另外一個理由。因爲,爲了向學校地位最崇高
的我打招呼,所以女學生得脫下她的小褲褲。呵呵!

「早安,村越。我可以跟你打聲招呼嗎?」

「當然可以啰,早苗。那就麻煩你了!」

在得到村越的許可後,毫無掩飾露出下半身的倉澤早苗,迅速地跨上了村越
的大腿。接著將那根如脫僵野馬的粗大肉棒,「滋噗」地插入了自己的淫唇內。
接著她淫亂地沈下了她的下半身。

(早晨的打招呼,是用女生的花蕾來做的!嘻嘻嘻!當然,只有可愛的女孩
子,才會得到我的首肯!)

利用早晨打招呼的規定,已經大約有四十個左右的女孩子,享受過破瓜的快
感。一切都是爲了緩和村越早晨勃起的儀式。

之後,村越走到了教室。腦海一邊沈浸在剛剛的愉悅中,一邊坐在自己的座
位上,等待早自習的鍾聲響起。

鍾響後,高崎真弓走進了教室裏,「今天有沒有哪個笨蛋又遲到了呢?我們
開始早自習的時間!」

不過,在早自習前,一定會先檢查隨身物品。這也是偉大村越的傑作。儘管
如此,導師真弓卻經常會忽略這個動作,最後才在村越的催促之下進行。

「高崎老師……今天還沒有隨身物品的檢查耶……」

「吵死了!村越你今天是值日生,所以由你負責!聽到了吧!」

沒錯,檢查的工作幾乎都是村越在負責。對象當然是女學生。

「好吧,大家準備隨身物品的檢查吧……女生在後面排成一列,準備接受檢
查。」

真弓一聲令下,女學生們迅速地跑到教室後方,整齊地排成一列。嘻嘻!

「好了,村越你快點過去檢查吧。」

「知道了!大家把隨身物品拿出來讓我檢查。」

女學生們不約而同地將腳給擡了起來。並用手卷起了裙子,露出了那個隨身
物品。

(這可是百年不能一見的壯觀景象。嘻嘻!)

女學生們的手,搭在緊鄰旁邊的學生肩膀上,以保持平衡。看來她們似乎已
經相當熟練了。宛若是國慶日閱兵般的整齊劃一。此外由于下半身全都露,讓一
旁的男同學們看得目瞪口呆、口水直流。

(不過,只有我才可以直接觸碰!嘻嘻嘻!不論是學校的校花、還是已經有
男朋友、甚至是月經來潮的女孩們,全部都由我來檢查。)

「北川,我要開始檢查了喔。」

「是,請檢查人家的小穴穴。啊嗯!」

村越突然啾滋啾滋地搓弄著她的小蒂蒂!嘻嘻……呵!

「啊!咕唔!啊唔!等、等一下!」

「嗯?怎幺了?」

「人家的小穴穴又沒有什幺問題。所以你不需要檢查得那幺仔細吧……」

「是嗎,好,那我問你幾個問題。」村越將手指插入北川绫的淫穴後,開始
向她提出質問:「你的生理週期還正常嗎?」

「我的週期每個月都是間隔三十天。嗯……這幾天應該就會來了吧?」

「嗯,這幾天就要來了啊。那你有沒有帶衛生棉呢?不然到時候,小穴穴可
是會沾滿了血喔。」

「我不是使用衛生棉,而是用衛生棉條。尤其是上遊泳課的時候,衛生棉條
更好用。」

「原來是這個樣子喔。好吧,那下次做檢查時,要記得把衛生棉條給塞進去
喔……」

就像這樣,村越一個個檢查少女們的陰部。雖然他只挑他喜歡的女孩……女
生檢查完畢後,接下來則換成男生。而且改由真弓來檢查。

「好了!接下來換男生!快到後面去排隊!」

血氣方剛的男生們,迫不及待地跑到教室的後面排成一列。自從實施了這個
規定後,不洗肉棒的學生人數,便不斷地在增加。

(這群臭家夥,真是不愛乾淨。雖然可以了解他們的心情啦。嘻嘻!)

「好!排好的話,就趕緊把雞雞給掏出來吧!」

一個號令,全員迅速地脫下了長褲。光是看到之前女孩子檢查的畫面,大家
股間的肉棒,早已經準備好了;屹立堅挺的肉棒前端,還不時地滲出精液。真弓
開始用嘴巴來一一檢查,不論是大小、形狀還是硬度與味道都不放過。

「嗯!嗯噗……嗯……啾……咕啾……啾……」

首先,真弓先以雙唇來檢查肉棒的大小。

「啊喝唔……嗯咕……咕……啾噜……滋啾……」

接著,將肉棒完全含入口中來測量長度。並以舌尖舔弄品嘗味道。

「咕唔!好舒服喔……老師!我、我已經要!」

男同學都毫不客氣地將精液射入真弓的雙唇裏。真弓也執拗地吸吮著每一滴
熱液。接著喝下射精後的白濁液來確認份量。

「嗯咕……嗯嗯……嗯咕……啾……嗯……有一點苦苦的。份量還算正常。
呼唔……換下一位……」

真弓以這種方式來對待每一個男同學……就在她進行最後一位男同學的檢查
時,因爲下颚發酸而感到一陣麻痹。再加上她喝下所有男生的精液,所以早上幾
乎是飽腹的狀態。

──最近,覺得好像沒有什幺食欲的樣子。嘻嘻嘻!乾脆來玩點特別的東西
吧。

自修後的課表,每天都由村越來決定。要上什幺課程,完全依據他那天的心
情來決定。

(我們下一堂課……來上音樂課好了!嘻嘻!)

「好!大家乖乖地趴在桌子上……」

這又是一幅壯觀的畫面。整齊地趴在桌上的,是一群連制服也脫下來的少女
們。大家的心裏沒有任何懷疑,完全遵照村越的指示來行動。

「啊唔……啊、不要……怎幺這樣!」教室裏傳出了女孩悲鳴的聲音。那個
人是矢野綠。唯有她一個人,意識還是相當清楚。然而她的肉體,卻和其他女孩
一樣,如同人形娃娃受到村越的操弄……

──既然擁有「前女友」的頭銜,就非得受到我一番惡整不可,呵呵……

自從村越成了學園的支配者的那天起,他就不再需要什幺女朋友了。

「接下來,大家把自己當成是一個樂器。從左邊的你開始,分別爲Do音、
Re音、Mi音,接著跳過Fa音,你改爲So音!這樣,大家都懂了吧?」

(大家光著小屁屁的模樣,真是可愛啊……唔!嗯、這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
樂器!)

「當小穴穴被小指插進去時,你們就會因爲很舒服而發出聲音!而且要依自
己被分配的音階來發出嬌喘……準備好的話,我們先從前面來試音!」

當村越拿起了指揮棒,原本坐在少女後面的男同學們,一一站了起來。

(那些家夥會依照我的指示,將手指插入女生的淫穴裏啦!嘻嘻嘻!)

歪斜著猥亵的嘴角,村越開始進行練習。依照Do、Re的順序,被分配到
Mi的女生,正是小綠。

「接下來是小綠的Mi!」

站在小綠背後的男同學,是綽號爲「肥仔岡」的花岡。與體型相同的粗大手
指,侵入了小綠緊縮的淫穴裏。

「啊啊!」

「走音了!再一次!Mi!」

舔吮沾滿著淫蜜愛汁的美味手指後,花岡再度將手指插入淫穴裏。

「啊咕唔!」

「又不對了!我不是跟你說是Mi……Mi!Mi!Mi!」

花岡接著將已經埋入膣室內的手指,刺激小綠的G點。

「啊啊……唔啊……啊啊……」

「沒錯!就是這個音!等會兒正式開始時,不要又犯錯了喔!」

村越繼續往後,在測試每個女生的音準後,隨即準備開始進入演奏,「接下
來,開始準備演奏!跟著我的指揮來發音喔!一、二、三,開始!」

揮舞著指揮棒,給予演奏者指示,讓樂器們一同吹奏出淫猥的聲音。少女們
的嬌聲傳到了教室外,響徹于校園之中。

當然,校園內沒有人會因此而出面糾舉;上從學園長芝山,小到所有的教師
與學生們,早已經對村越言聽計從了。就連高崎真弓導師,現在想必正待在其他
班級,利用自己的身體作爲教材,來傳授學生最生活化的英語吧;只不過,她所
教的內容,幾乎全部都是美國的俚語……

至于理事會與PTA也已經不是問題了。實際上,村越已經對以倉澤忍爲首
的所有學生家長們使用過催眠的魔力了;甚至連像世原優這類學生的青梅竹馬也
無倖免……

只要村越的手上握有催眠導入機,他就是天下無敵。這個世上從沒有邪惡力
量支配萬物的例子;儘管如此,邪惡的力量卻也從不曾消失。

永遠的繁榮是毫無意義的,整天思考死後的自己會變得如何,那只是浪費時
間罷了;人類唯有活著的時候,才是最精彩的。之後會怎樣,又有誰會知道呢?
就連在不久的將來,即將出生到人世間的孩子們,村越也完全不在乎。

最後,在練習完畢後,村越停止了指揮的動作,「很好!大家表現的很好!
嗯……除了那些偶爾出現的濕淋雜聲之外。大家每天都要努力練習,以期在學園
祭當天有最好的演出!當天演出的曲目爲『第九號演奏曲』!至于樂器平時的保
養,則交給負責吹奏該樂器的男同學們!尤其是那個發Mi的,要加緊訓練才可
以!」

──真期待在學園祭當天,揮舞指揮棒的模樣。嘻嘻!

每天都過著不同的生活,享受著天堂般的學園生活!

讓我向如此精彩的生活乾杯!

【全文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