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祭品‧古嘉魚(完)

愛情祭品‧古嘉魚(完)

澎湖列島最南端的七美嶼,人稱愛情島,北風呼嘯的冬天,遊客卻步,給
一種淒涼!

我昨夜去阿嬷老宅,又空等一整晚了!

打開窗,天空是灰色的,彷佛我的的心情。轉頭看窗台邊那盆天人菊,它挺
起花苞了…我揚起嘴角。

天人菊是我的宿命花,全株覆著貴氣的柔毛,只在春夏兩季開花;一朵花其
實就是一束花。

「古嘉魚!快出來…哥哥回來了!」先是雀躍的呼喊,接著像是被塢住嘴巴
「嗚…哥…你…」的講不出話來。呼喊著的是古靈,小我四歲的妹妹。

「哥?古靈…」我循聲音追出去,接連叫了幾聲。哥哥沒有回來,連古靈也
不見了,若大的庭院,只留北風繼續呼嘯著。

哥哥古梧回大我四歲,九年前潛水失蹤了。一開始每天都在盼望奇迹出現,
員警偶會要我們去指認一些漂流物。村民說梧回就勿回,被海龍王抓去當女婿,
最少十年才放人,怎可能隨便回來?該是古靈又幻想了!

我們三兄妹的名字都很怪,媽媽還炫是花錢取的好名字。我叫古嘉,妹妹卻
叫我古嘉魚。哥哥古梧回,從小常常呆呆的看著海,我們就叫他阿呆。唯有古靈
符合妹妹的個性,她還真的刁鑽愛作怪。

落寞的走回自己的房間,桌上一個透明文件夾,夾著一張張情人節的日曆紙。
每個月的十四日都是獨具意義的情人節。

我不相信哥哥出事,直覺那是他的障眼法,更是我倆的秘密約定。

翻動文件夾,每一個情人節日曆背面,都寫滿密密麻麻的字,它是我的日記
本,被歲月沁黃最深的那一張是2004年,那一年我高中三年級。

像學生拿到新課本小心翼翼的,我翻開日曆紙的第一張,思緒隨著時空穿越,
回到九年前的畫面,是在台北的哥哥回到七美嶼。

「哥!你怎沒有幫我買日記本?啍…」七美嶼連文具店都沒有,總得托人從
馬公或台灣帶過來。

我熱衷拍照更愛寫心情,上次托他買了一台相機,錢還沒還完。這次托他買
一本日記本,就推說忘了。

我嘟嚷之後啍了一聲,用力踱腳往外走。

「你又沒情人,寫什幺日記啦!」

「要你管!」我坐在碼頭,把船運過來的石子一顆顆的往海裏丟,我討厭這
些不屬于七美嶼的建材。

晚上回家,床上擱著一本2004年的日曆,是縣政府印發每一戶都有的。

「古靈!你皮在癢唷!」我以爲妹妹又在我床上玩。

「是哥哥躺你床上畫圖啦!凶八婆!」

「哦!對不起啦!」聽到哥哥躺我床上,心一陣暖、口氣也緩了。心想,他
在我床上畫什幺?

日曆材質不錯,每一張都印著澎湖美景,有的景點很熟悉就在我家後面,有
的是我夢裏一直想去的,尤其北海的沙灘。

哥哥沒有畫圖,只是在日曆紙背面寫了一些字:〈臭嘉魚…不要生氣啦!希
望這日記本不會太大,等我學會開船時,就帶著你四處撿拾這些美麗。明天就是
日記情人節(DiaryDay),就委曲用日曆紙寫日記羅!哥^-^〉幾
天後,我才知道哥哥被學校「二一」,還打架鬧上警察局,被爸爸抓回來,跟著
學開船釣土魠魚。

離島人口不多,三兄妹從小就形影不離。聽到哥哥不走了就高興,至于什幺
是「二一」不在意,我們只要能一起快樂一起悲傷就好。

小時候,哥哥的口袋裏總藏著糖果,是哄古靈哭鬧用的。長大後,他口袋裏
的驚奇從沒減少。

伸進去會抓到什幺?都是一種探險!我抓過仙人掌果,被刺到哇哇叫。最深
刻的驚栗,是我抓到男孩硬起來的DD,我才驚覺哥哥是大男人,而我是亭亭玉
立的少女。

只要是閑暇時候,三兄妹還是會跑去采仙人掌果。這果子裏外都有刺,只有
貪嘴的小孩會拿來吃。長大後,我想改名還沒改,它就先改名叫沙漠蘋果,還被
做成果汁、果醬、冰沙,一紅就變成最夯的澎湖特産。

或許是吃多了沙漠蘋果,或許是長時間膩在一起,我對哥哥有一種說不上來
的情愫。

※※※※※※※※※※※※

我對哥哥有了情人感覺之後,第一次的深夜約會,是在高中畢業等著大學分
發的夏天。

淩晨一點,聽到敲窗的聲音,我蹑手蹑腳的經過爸媽的房間,溜出大門,坐
上腳踏車後座,哥哥很用力的踩,鏈條在深夜發出吱吱喳喳的響,我這才發現忘
了穿胸罩。

哥哥拉過我的手環住他的腰,生平第一次感覺胸部抵住男人的背,乳頭因磨
蹭而矗立,有一種欲望的熱湧上臉頰。

哥哥載著我到處逛,夏天的深夜,整座島專屬于我倆所有,靜到連彼此的呼
吸聲都聽得到,上坡他踩的得很喘,下坡我聽到自己小鹿亂撞般的心跳,這感覺
與溜出來玩怕挨打的緊張很不同。

到了海灘,只聽到大海似打鼾的聲音,潔白的碎浪敲拍著烏黑的玄武岩。

「我要裸泳,你來不來?」

還在遲疑是心裏想要,但不敢在男人面前解下衣衫。幾秒後說:「不要!」
再擡頭,阿呆已經跳進海裏,一會時間就看不見人。努力在找他的影子時,他突
然由後面抱住我。

「嚇我!喂…穿衣服啦!」

「借你的衣服熨乾再穿!」被我推開,他就裸裎蹲下來清理石台,再挪一個
小石頭的說:「我的床,這是枕頭。」我這才知道哥哥自從被父親抓回來後,半
夜常在海邊睡覺。

哥哥拿薄外套爲我鋪床,說:「晚上濕氣重!這枕頭給你。」自己卻枕著手
臀就裸身躺下。

「我想尿尿。」哥哥翻身起來說:「帶你去我的五星級廁所,有水自動洗屁
屁!」

面向大海後方三面遮掩,蹲下來往後一仰有靠頸,連二側手肘的扶靠,全都
是用玄武岩推砌起來的。我這呆呆的哥哥,竟會心細到在海邊築了一個小窩。

哥哥黑黝黝,很像玄武岩的雕像,他個性豪放不羁,從不受禮法約束;我則
像小寄居蟹,是很容易滿足的小女生。連自己也弄不清楚,晶瑩剔透白皙肌膚通
體雪白的我,怎會與炯黑色的哥哥發生禁忌之戀?是吃多了沙漠蘋果嗎?還是被
關在愛情島,受業者渲染少女浪漫情懷影響?

「哥!那是什幺?沒看過?」

「那是阻隔愛情的銀河…右邊是織女,左邊在遙望的是牛郎星。他們只在夏
天約會。」

「像我們一樣嗎?」哥哥自從上船學捕魚後,就常眺望大海之外的遙遠國度,
而我和古靈從沒離開過七美嶼,只能聽哥哥述說台灣本島有那些千奇百怪的事物。

尿尿後回到床上,不,那是只能容納一個胖子躺著的石台。很平坦像一席單
人床,躺著一對兄妹擠了些,所以我取名愛的小窩。

一個赤裸男人貼著我,我緊張到快要死掉了。

我很怕哥哥聽到我的心跳聲,那頭小鹿早越過柵欄,就要沖出來了!

哥哥的體溫很高,他的胸膛讓我看來很有安全感,仰望天空似躺在無垠的銀
河裏飄流。哥哥喃喃爲我說著,史前時期就有先民在七美嶼生活的傳說。

據說,七美嶼的山丘上,有一個深邃的黑色山洞,洞裏伸手不見五指,經常
刮著強勁的寒風、彌漫著濃濃的濕氣。而山洞深處有一深潭,只要能潛過深潭,
就能直通海龍王的龍宮。

幾百年來,每隔一段時日,總有勇士會潛進深潭裏,但從沒有人平安歸來,
耆老說那些勇士都當了海龍王的女婿。

「黑色山洞在那裏?」我翻身趴在哥哥身上,認真的問著。一回神才感受到
男人胸膛與乳房碰觸感覺,思緒快要被溶化了。

「洞口在抗日戰爭時被炸塌陷,據傳日軍埋藏不少黃金在裏面。我最近發現
阿嬷老宅的古井,可能和深潭相通。」哥哥還是呆望著銀河,直覺他在謀算一件
大事。

「哥!不準你當海龍王的女婿,只能愛我一個知道嗎?」我也知道這段愛情
是不被允許的。

他轉頭深情看著我,我也笑著看著他,直到他漫漫的吻我脖頸。我說會癢,
哥哥竟然吻向我的嘴唇,我不自覺的吮吸的舌頭。

他的吻很溫柔,然後抱著著我的手開始撫摸,動作慢慢地,讓我覺得像被疼
著的小女生,身體也漸漸地放鬆柔軟下來。哥哥的手隔著衣服撫摸我的乳房了!

扣子被解開,看著自己白皙的酥胸裸裎在月光下。我突然地哭了起來!

「怎了?不喜歡?」我連自己爲什幺要哭都不知道!只好說:「是沒有人這
幺疼我!」哥哥這時候笑笑,然後摟著我的身體,我突然希望哥哥一輩都這幺疼
著我。

深夜有點冷,我埃向哥哥,害羞的低頭看自己,雪白的柔嫩竟然透著光滑。
淡紅色的乳頭因被手指輕撫而挺立,誘使哥哥低頭愛憐的吻吮著,敏感被碰觸讓
我全身激起雞皮疙瘩,真的很不自在。

哥哥將口裏的熱力傳送給我,然後再輕輕用牙齒咬著,被輕啄幾下,我就臉
紅耳熱,汗冒心跳,氣喘如麻。但我可是即嬌羞,又不知所措。

「哥!不能…不要」女人的衿持,逼我阻止了沖動的男人。

當我回家,走過爸媽的房間,隱約聽到男女交歡的聲音,我會意地笑笑,就
趕緊摸回房間睡覺。

但是心裏的小鹿亂撞,連做夢也夢到哥哥的裸體,早上起來總覺得乳房在脹
氣。害我連著三天都不敢洗乳房,我想保留被疼過、被舔過的感覺。

隔天上午經過媽媽房間,看見媽媽在幫古靈掏耳朵,看她幸福的躺在媽媽懷
裏,手握著媽媽的乳房,還嘟嚷著:「媽!我要吃奶奶…」。

「好啦!只能吃一下…」妹妹讀國中了還可以吃奶,媽媽就從沒幫我掏過耳
朵。爲什幺二姐妹,受疼寵的程度差那幺多。

我很想哭,哥哥又出海去了。只好獨自再回到愛的小窩,蔚藍的天、澄澈的
海,石床上竟然特別的潔淨明亮,是爲我而閃亮的嗎?

越過石床,我發現哥哥還收藏著一畦全是貝殼砂的小沙灘。爬過去,踩著晶
瑩剔透,浸淫在海天一色的美景裏,真能洗去一切的煩憂,使心靈淨空。

不管了!就當是哥哥叛逆,引誘我抛開道德束縛,我決定開始不顧一切地享
受愛情。

接下來的日子,我們天天約會,溫存越來越讓人眷戀,也發現月亮每天都被
偷吃掉一些,玄武石床上的我愈來愈白,因爲衣服一天比一天少!

撫摸、親吻當然不夠,年輕身軀容易心動就跟著沖動。

深夜的甯靜,和風,胸膛的熱,吻,逗弄…

「嗯…」「唔…」「喔…」從回應的呓語轉換,就知道我已經意亂情迷。

我愈來愈喜歡哥哥的吻,甜美的汁液交換,讓彼此的理智一點一滴流失,眼
看著道德的枷鎖就要阻擋不住大膽又熱情的男人了。

「我想摸,你讓我摸一下嘛!」

月夜星空下的情境,讓我迷惑。但是小女生的含蓄又讓我不得不衿持。「哥!
不要這樣…」我低聲求饒,心裏卻又想要。再這樣下去,情況一定會失控的。

「好!讓你考慮一天?」這一夜我想到天亮,理智讓我覺得該拒絕他。可是
一覺醒來,想到媽媽從沒在乎過我,我已經做好哥哥想要,就給他的心理準備。

隔天晚飯後,哥哥在廚房對我說:「晚上早點睡!」我聽的出來,他在喑示
半夜又想帶我去探險了。

但我真的睡著了,直到半夜聽到敲門聲,才從暈眩中驚醒,起床開房門我都
站不穩。

「怎了!」哥哥搶上一步扶住我。

「不知道,就突然暈眩的厲害!」哥哥摸了我冒冷汗的額頭問說:「是MC
來潮吧?」

「嗯!量突然很多,不舒服。」哥哥像媽媽般的關心我,幫我揉肚子。

半夜了,他還去廚房幫我煮了一鍋紅豆湯,端到我房裏時,已經天都快亮了。

從哥哥手裏接過那碗紅豆湯時,我再也管不住眼淚了,迫不及待邊呼著熱、
邊吃著,表面上我吃到紅豆也喝著紅糖的甜。但讓我掉眼淚的,不是辛辣的老姜,
而是那種被呵護的愛。

哥哥對我的疼比媽媽給的還要多,這堅定了我要把純潔的身體奉獻給哥哥。
明知不能當夫妻,我也要獻給他。

接下來幾天,哥哥帶著我到處探險,每一間古屋,每一座礁石,他都能講出
專屬的故事。但他說想用古井分布的對角線,測量出傳說中的山洞位置。



一晃眼一個月過去了,我和哥哥出雙人對,但還是沒有逾越那一道防線。

七夕情人節古靈約了一群同學到家裏烤肉,我和哥哥陪一群小孩子嘻鬧到午
夜。翌晚,等家人都睡了,我倆才摸黑到了愛的小窩。

哥哥貪婪的手輕觸到了那片叢林,我縱容手指頭遊走在小溪畔。我想他也感
到一片濕滑?所以當哥哥咬住我的耳垂,我顫抖。他卻在耳邊輕聲說:「嘉魚!
你決定給我了,對不對?」

我害羞的偏過頭去,「嗯!嘉魚…給你…」我不想騙人,因爲臉熱到要燒起
來了。

衣服的扣子被打開,衣裳底下那不知羞的乳蕾,再次因爲哥哥的碰觸而挺立,
我無法抵抗哥哥那雙充滿魅惑的眼,以及他霸道熱情的吻,還有調皮搗蛋的手指
頭。

哥哥用飽含情欲的聲音在我耳邊說:「我要佔有你。」人生頭一次聽到這樣
霸道的告白,我無法克制的暈眩起來。

「我也想摸,讓我摸摸你?」當我一碰到那充滿生命力的勃起,我的臉更紅
了來。

「它做過嗎?」我問。

「沒有!今晚它就要和你做。」哥哥讓我的手貼覆在男人的渴望上頭。他那
根摸起來好熱、好硬…

「輕一點…我怕。」我徹底被降服了。

哥哥把DD輕輕往前頂,我一怕就二腿夾緊,第一次圓房的害羞,頭一回被
碰觸的敏感,讓我覺得臉上有火在燒。當感覺處女地被抵住時,我還是會想拒絕,
但哥哥卻極盡挑逗我。

「哥!痛,可以不要做嗎?」小女生的衿持、嬌羞,讓我不知所措。但他不
理,DD錯頂在大腿上,還是學著往前推。

終于我感覺那薄膜承受到壓力了,一種將被頂破的緊,痛,我雙眉緊鎖,眼
淚都快流出來了。

「會痛嗎?」

「嗯…哥~我怕。」DD雖不敢往前,主人卻貪婪的親我脖子、耳朵、雙乳。
我又一陣酥麻一陣暈。哥的喘息聲在我耳際回蕩著…我醉在他的溫柔裏。

我反問:「還會更痛嗎?」

哥哥還是一副呆呆的表情說:「不知道,我也沒做過…」我只感覺他很急燥,
很想佔有我。

許久後,是我催促他:「感覺很濕,該可以了吧!」

他聽我允諾「嗯…」一聲,趁我二腿一松,DD就插進來了。

我「啊…」痛到大叫一聲,眼淚真的出來了。我的叫聲驚醒熟睡的海鳥,換
來吵雜的吱吱喳喳。

「嘉…很痛?」「嗯…很痛!」處女膜被撕裂時,很痛,哥卻嚇到把DD拔
出來。

趁著月光看,DD上面有血絲,伸手去蜜處一摸,手上全是帶有血絲的透明
汁液。

我落紅了!二人生澀的笑了!我臉很紅,但還是沒有沙漠蘋果那幺紅!

他拿我的白色內褲擦拭那些汁液,告訴我:「這就是你的處女紀念。今後你
是我的小嘉魚了,接下來的人生,我們一起來掌握!」

「嗯!」我不覺得做愛有什幺舒服。

「哥!你感覺怎樣?」

「被你嚇一跳,我再進去感覺一下」

「哥!你壞…痛呢!」

「逗你!過二天…再玩!」

「來!哥哥抱你睡。」

「可是…我要等著看流星雨…」人往哥哥的懷裏埃,都要睡著了,嘴巴還在
討糖吃。

半夜。

是我先醒來,全身赤裸依偎在哥哥寬厚的胸懷裏,看他嘴角還挂著淡淡笑意。
女人的第一次,竟然是讓慕戀的哥哥幫我開的苞?

初經人事圓房的隱約發痛,讓我明白這事真實的發生了。那過程沒有傳說中
的美麗,也沒有想像中的痛楚,但我絕不後悔。

看他還熟睡未醒,我得把握機會好好欣賞我的第一個男人。小手在他寬闊的
胸前緩慢移動,強健的體魄、結實的身材,被太陽曬成古銅色的肌膚,硬硬的肌
肉連小腹還有明顯的六塊肌呢!

也許我的愛撫擾醒了他,他的喉頭發出將醒的咕噜聲,身子也動了下。尤其
是二腿間一支粉紅的DD,從毛叢裏探出頭,接著伸展硬立起來了。

感覺到黑黝黝的雕像即將醒來,寄居蟹我立刻將臉埋入他胸前,閉上眼睛。
他似醒非醒的撫摸我的背,再拉衣服爲我蓋上,接著抱緊我,覺得好溫暖…我好
幸福!

哥哥還是醒來了!

他輕輕的…溫柔的…吻著我說:「妹!哥哥想再進去感覺一下!」

「那你輕一點!」我閉上眼睛,當DD再插進來時,又是一次灼熱的撕裂痛,
但我覺得那灼熱讓二顆心彼此融合了。

DD慢慢的深入,我覺得它很燙,哥哥很溫柔…

「哥!感覺怎樣?」我又再問。

哥哥說:「緊緊的…濕漉漉…嫩嫩的…」DD終于抵達我最深的聖殿,他不
動,深吻著等我回應。我也不敢動,直到他問我:「小嘉魚,我的寶貝…還痛嗎?」

我小聲的說:「好一點,沒剛才那幺痛了,你輕輕的…我還是怕。」

「好!咱都放輕鬆,網路上說一會兒就會舒服的!」

我很腼腆的問:「這是做愛呀?沒想像中的可怕呗!」女孩終于長大,我笑
了!

「傻丫頭!這就是開苞,哥再也不會讓小嘉魚痛了。」

一回生二回熟,我們盡情的投入在彼此的美好中,慢慢的進出,好柔…滋潤,
像被呵護撫摸…我都要睡著了,一切竟是如此的美妙!

但彼此都是生手,從頭到尾就一個的動作,他怎幺射的?射在那裏?我不知
道。

亞熱帶的海島上,即使是半夜,還是那幺炎熱,兩個人身上泛出的汗水,把
我扪黏得更緊密。

當哥哥從我身上下來時,赤裸的我泛起一股涼意。

「我的褲子呢?」我這才發現,我的衣服全疊在一起;他的衣服四處橫陳。
在月光下找半天才摸到牛仔褲,哥哥從口袋拿出我的內褲,然後很溫柔的幫我清
理。

我看著他,心中的感覺十分複雜,但我知道,我是感激他的!

「哥!」知道做錯事的我開啓淘淘大哭,哥哥緊抱著我的臉頰都淚濕了。

「乖!不哭,小嘉魚不哭,我在!哥一定認真賺錢,會給你一個幸福的家。」
知道在說謊,但他的真心讓我笑了。

高挂的月亮在我的淚眼裏,就像一枚要掉下來的金幣。

「哥!日本人真的在後山埋黃金嗎?」

「三叔公說,戰爭中很多島民利用那山洞躲過轟炸,而且裏面有淡水,所以
山洞通古井的傳說是真的。如果我找到日軍撤離前埋的黃金,那咱將來就金光閃
閃了。」

「那你找到洞口了嗎?」

「找不到!我計畫反過來,從海底或古井循水道探險。」怪不得哥哥最近都
在添購潛水裝備。

「天快亮了!咱回家,秘密不能說出去喔!」

「黃金嗎?」

「小嘉魚的事…也不能說!」

我心裏明白,今晚在這裏所發生的一切,我不會說,但永遠都不會忘記。

一回到家躺在床上才睡一會兒,就被媽媽罵醒。感覺二腿間濕淋淋的,伸手
一摸狹小的空間裏彌散著精液和哥哥的體味,下床連走路都覺得還隱隱的痛;而
哥哥就可以睡到中午,才被媽媽請起來吃午餐。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