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灣傳說——飲水機(完)

海豚灣傳說——飲水機(完)

一、新

「飲水姬啊,飲水姬,我們的可愛飲水姬,你在哪裏呵,你在哪裏?你可知
道,我們想念你……」

突然聽見耳邊「咔」一聲,面罩松了,然後手腳也松綁了——喔,原來是夢
——喔,該起床了——小白順應著平日起床的條件性反射動作,眯著眼爬出被窩,
用腳撩起床單準備收拾床鋪……

「你還在磨蹭什麽!你又把程序忘了!快點去做二級內清洗——我來督導你
……」

耳邊突然傳來嚴厲的指責!小白立馬清醒,旁邊站著見習修女,手裏拿著一
副奇怪的皮質束衣——天還早,只有自己被放出來了——啊,突然想起昨天修女
特訓時的話——「飲水姬最近一段時間有另外的工作要做,由你暫時作爲家具擔
負起供應小班飲水的任務……」

——還專門背誦了飲水姬的工作流程及注意事項,第一件是——「啊,要二
級內清洗,請聖水,灌淨水……」

小白趕緊到衛生間清洗身體,首先是排水——在見習修女面前一點也不敢馬
虎——站在牆角半腰高的水盆邊上,擡起一只大腿高舉過頭斜靠在牆上,雙腿劈
開打直,尿道口對準水盆,不急不緩的勻速排水,水很多卻沒有濺出一滴——她
昨天由于特訓的原因身體裏憋了很多水——憋水和排水也是特訓的重要科目之一
然後是清洗身體內部,把肛門對準馬桶邊一根長長伸出的管子上坐下去,拉動水
門。二級內清洗需要清潔七次腸道,前兩次是的灌清水用于排出汙物,第三次是
灌清潔劑消毒,後面幾次又是灌清水;

按規定前三次把液體灌入體內後必須要停留十分锺以上,並且還要做腹部運
動操後才能排出;而且還規定最後兩次排出的液體必需要見習修女檢查無異味異
物異色品嘗後才能過關;如果見習修女認爲有必要可以無限制重複要求清洗。

剛起床時給見習修女的印象很不好,小白很怕見習修女在這上面稍微把控嚴
一點——幸好沒有,時間也不早了——據說新校長到任時曾讓某人進行了三十四
次內清洗。

在清潔腸道的同時也在清潔口腔——小白把幾把不同的毛刷洗幹淨固定在牆
上,用嘴含一大口清潔劑,再分別讓不同的毛刷插進嘴裏通過移動頭部搖頭晃腦
來清潔口腔、舌頭和咽喉。

遠處锺聲傳來,完成內清洗都花了一個小時,然後是全身清洗。小白只能通
過用身體與牆上的毛巾摩擦來清潔身體,肯定有遺漏未洗淨的地方;見習修女雖
然一直在旁邊看著她醜陋的動作卻沒有提出異議。

等小白搭著毛巾把水擦幹,見習修女立即讓她站在桌前,雙腿張開,上半身
趴在桌面上,保持這個姿勢。

見習修女翻開了小白的陰唇,檢查了處女膜,然後讓小白放松肌肉,開始往
小白的尿道裏插上一根細長溫柔的軟藤導管。導管慢慢地插入尿道深處,在進入
了一指長後,馬上有一股液體流了出來,見習修女只是把導管排水口放到一旁任
液體繼續滴落。等導管深入到位,液體也滴落幹淨,見習修女對導管動了下手腳
——小白發出「啊」的一聲,她覺得整個尿道都像被火燒了一樣疼——導管已經
膨大幾倍,牢牢貼在尿道壁上;同時在膀胱裏的導管頭部也像花兒一樣張開膨大,
牢牢卡在膀胱裏,無論怎樣用力拉導管也拉不出來了,而且還不會沿著管壁滲出
液體。

見習修女在導管的體外部分安上個單向吸管。單向吸管能使裏面的液體壓力
再大也不會流出來,而在外面一吸就能吸出液體。吸管足夠長,可以伸展到小白
的頭部,見習修女叫小白把吸管含在嘴裏。

見習修女又讓小白站起來,這次是穿皮質束衣——特制的儲水皮質束衣,雖
然它看起來是件束衣——實際也有束衣的功能——但它更主要的功能是能裝水,
可以在裏面裝上整整二十升的水——而且還做到了裝這麽多水從外表看不出來—
—它貼身的皮革是夾心的,裝水的空間是通過擠壓身體來的,所以它的用途之一
是進一步擠壓身體——另一個用途是鍛煉體力——現在單純用它來裝水反而不是
設計時的目的。

這是前校長親手打造的神物,原料考究做工精緻只此一件。原主人是某修女,
但她已經長高長大穿不了,所以放在庫房很長時間沒人使用過了;新校長上任後
把這件寶貝翻了出來,小白曾經被叫去試穿過一次,選中自己試穿的原因大概也
清楚:首先是自己體型合適,體力好,但更主要的——那是件德麥洛束衣——像
極了維納斯雕像,沒有袖子也沒有爲手臂留出孔洞,手臂只能被緊緊的折疊在身
後——就算是修女當年穿上後也只能裝二十升的水——而自己由于沒有手臂的負
擔,可以裝進去整整四十升水。

見習修女把束衣牢牢固定在小白身上,從背後把系帶系緊。從正面看小白不
大卻異常堅挺的乳房也被向上向前擠出了乳溝,那根直通尿道的吸管正好從乳溝
中間伸出,向上前方探出一大截,小白低頭正好能吸到。

見習修女又叫小白趴在桌面上,她在束衣下方的排水口上接了根管子,再接
了個空心的錐形塞,再把錐形塞小心地插進小白的肛門裏,外面再帶上硬質貞操
帶,穿上緊身束褲,系好束衣與束褲的帶子——束衣總算穿戴完畢。

見習修女叫小白站起來轉了兩圈,稍微調整了下,身上再套件祭袍,裝扮完
畢。

小白上半身現在只能保持完全僵硬的姿態,不過她還是知道自己占了很大的
便宜——她沒有可以固定住束衣肩帶的肩膀,所以相對于其他穿上束衣的同伴,
她能夠通過聳肩的方式擴張肺部幫助呼吸——其她的人大概不用盡所有力氣使肋
骨在束衣的限制下向外擴,根本無法完成延續生命所需的呼吸——不過這也是在
還沒裝水的情況下。

「悄悄的跟我走,輕聲!」,遠處遠處锺聲又響了,從起床到現在已經兩小
時了。

見習修女把小白帶進了校長室,又進了校長室裏間的溫泉浴室,讓小白跪在
浴池邊。突然,一股熱流沖進小白的身體裏,是見習修女在給儲水束衣加水,就
是浴池中的水。「這是校長用過的水,裏面也含有聖性」

背上的水越來越沈,肚子也越來越漲。小白覺的自己的肚子肯定是圓鼓鼓的,
搖一搖肯定還有水聲。

「好,四十升水行了,應該可以管一天了」,見習修女總算加完了。小白也
已經被身上的水壓趴下了。

肚子真是漲啊,腰腹外部和下身又被束衣約束不能向外擴張,只有向上擴張
擠壓胸腔,小白覺得自己都呼吸困難了。

見習修女把小白拉起來,小白已經很難走路了,堅持了幾步來到校長臥室外。
一個中班師姐已經等在那了,她才是肚子漲得老大,晃一晃都有水聲。旁邊地上
有件疊好的祭袍,她可能出來時是穿上的,但現在她是全身赤裸的。

「輕聲!慢點!」

見習修女打開臥室門,把兩人帶到大床邊跪著。

校長還沒醒,蓋著的大被褥露出奇怪的造型。見習修女從下方撈起半邊被褥,
校長左右手各摟著兩個海豚學生,下面從床下頂上來只花白的屁股,但現在校長
哪都沒插。見習修女拍了下小白,小白立刻會意,匍匐著著上前對肉棒行早安吻。

只舔了幾分锺校長就醒了,他按住小白的頭把整個陽具送入口中,直抵咽喉,
不過還沒硬,所以也不難受。一股熱流湧出,小白趕緊咽下,好腥,據說校長只
喝奶。

恩賜了好多聖水,校長覺得很滿意。小白訓練有素,接水時一滴不流出來很
容易,但要讓校長感到口中沒有積液則是小白努力練習的結果。

最後肉棒抖了抖,恩賜結束,小白用嘴再次爲肉棒做清潔,肉棒開始變得很
大很硬了……

旁邊有人拍了拍,原來師姐已經來到了邊上,小白趕緊離開校長在床邊跪著。

師姐背對校長蹲著,直接把肛門對準肉棒坐下去,然後自己做起下蹲運動。
每次接觸都是一沖到底噗噗作響,白色液體四處飛濺,就這樣過了好長一段時間
——師姐的體力真好——突然校長把手扶在她屁股上,她立即明白過來即時變換
接口,這次她再不敢像剛開始那樣自由落體運動一般一插到底,而是根據校長手
的動作控制力道與深淺。最後整個人坐在了校長身上,子宮口已經被龜頭破開。
師姐維持著這個姿勢動也不敢動,直到一股熱流直沖花蕊。師姐小心翼翼地調整
著身體的姿態——在保證相交部位緊密連接的情況下,使陰道開口盡量向上——
等肉棒開始萎縮了,師姐緩緩地讓肉棒退出,讓每滴種子都保存在子宮裏,一滴
不漏。

兩人相交的部位剛一分開,見習修女立即就上前在師姐的陰道裏插上一根又
粗又長又複雜的金屬陽具;上面還有機關,一插進去就伸出一圈小倒刺;轉動外
面的手把還能再增大一號;然後又在她肛門裏插上一個錐形塞,上面接根管子,
外面再帶上硬質貞操帶。

「可以開始清洗了,注意保持屁股向上」

師姐從管子吸出肛門裏儲存已久的奶,開始啜著奶一寸肌膚一寸肌膚地爲校
長滋潤幹皺的肌膚,清洗全身。

「記住你必須馬上搬到大班觀察室,直到確認你是否懷孕爲止;三天內必須
保持屁股向上的狀態,只準爬行;陰道裏的陽具在確認你是否懷孕前必須一直帶
著,它既能防止種子流出,又能鍛煉你生育時陰道的擴張能力和忍痛能力」

「這還是爲你好,這已經是你的第三次機會了,千萬不要忘記十次播種都沒
有懷孕就必須去會館接客!更不要忘記流産就是殺害生命會遭受極刑!」

見習修女教訓完學姐,又對小白說,「你也該去飲水處站崗了,我要放人了」

小白膀胱已經要脹爆了,幸好開始獲取聖水時還不脹。想到早晨大家一般都
喝過水了,想喝聖水的人不多,小白一出臥室邊走就邊吸起聖水來。

「不到忍無可忍最好不要自産自銷,這是對自己忍耐力的一種鍛煉;而且自
己的身體辛辛苦苦産生的聖水自己喝了也是種浪費。」

小白來到飲水處,還沒人排隊。小白跪坐在飲水姬以前位置的邊上,銜起飲
水姬以前曾經用過的「有水」牌子。剛才只喝到膀胱不太脹爲止,味道還是有點
腥,但比校長的好幾萬倍——校長水喝少了對身體不好喔!校長真的只喝奶嗎?
反正過幾天就知道了,我要成爲校長的專屬尿壺,只要由我接聖水我就分辨得出
來,小白微笑著想。

很快有人來喝水了,第一個人沒吸多少;第二個人卻在吸幹後,還使勁吸。
小白從沒有過這種感覺,弄得心癢癢異常難受,她還對小白笑笑。

她一走小白趕緊把「無水」牌子翻過來。

…………………………………………

刻骨銘心的第一天總算過去了。

雖然學校規定小班的只準喝聖水,但對小白的聖水需求量並不是特別大。

首先每天早上起床時與晚上睡覺前的內清洗,可以在自己體內留一點水;

然後在相互檢查內清洗情況時,品嘗其他人排出的水也可以多喝一點;

最後,小班的學生每天除了學習外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一對一照顧大班和中班、
動物和家具,而學校規定爲了更加仔細的了解照顧對象的身體健康情況,每天早
晚都必須喝下被照顧對象的聖水,通過分析味道、氣味、濃度來確認照顧對象的
健康情況;

此外孕婦的聖水也被認爲是除了愛液、月經外最飽含發育激素的營養液,一
滴也不會浪費。…………

所以每日需要在小白這吸聖水的學生並不多,但這不多的學生對小白來說也
是場災難。

雖然肚子一直漲得不行,膀胱也漲得很疼,但大多數情況下居然是聖水産生
得太慢,排很長的隊才能喝到一口水。看到大家的眼神,小白想到以前對飲水姬
也是這種態度,非常內疚。「飲水姬,我好想你啊。」「對不起,以前不知道你
所受的苦,對你很不好。我只想說對你說一聲對不起」。「我一定要加油,絕對
不能放棄!絕對不需要安上壓力閥——如果那樣就擺脫不了成爲公共家具的命運
了。」小白暗暗給自己鼓勁。

旁邊就是放置飲水姬的飲水機,昨天她還在這,昨天她也是這樣過夜的,多
少年了,她一直這樣年複一年日複一日的獨自在這過夜。

二、舊人

誰也不知道飲水姬的來曆和名字,她第一次出現時就在這位置就在這飲水機
裏,不但是海豚狀,還沒有聲帶和牙齒。前校長大概當時很生氣,「這就是不守
規矩的下場,想死也得有我同意!我正式宣布她是公共家具,永遠是大家的飲水
姬,永遠不能離開這個飲水機」

雖然說是永遠不能離開飲水機,不過大家還是經常把她抱出來清洗身體——
前校長大概說過就忘了。

飲水機結構很簡單,外觀是個方柱,裏面是根據飲水姬身材量身打造的丿型
密閉滑槽,滑槽下端有個大洞正好能讓她把頭伸出來。

每天爲她清洗完身體,只要抱住她的小腹,頭朝下,面朝前,從飲水機上方
插進去,她自動就能滑到位並被固定住身體——把頭伸出飲水機而屁股正好與飲
水機頂部齊平;然後把一根導管通過尿道插進她的膀胱裏——不知爲什麽沒有采
用插入小白尿道裏的那種固定後就不能扯出來的方法,而是采用逐年加粗的笨辦
法,現在已經插的是兩指粗的導管了——但還是經常要滲水出來——導管的另一
端就是後來加裝在飲水機上部空間裏的壓力閥;最後再把一個儲水桶底部的特制
尖嘴排水管插進她的肛門,向下壓讓儲水桶放在飲水機頂上。再裝上水這樣就完
成了飲水機的安裝。

前幾年飲水姬也和小白現在的裝置一樣,可以通過自産自銷來控制住膀胱的
壓力。大家也會排隊等水,也會和她開些玩笑,她也會切換「有水」和「無水」
的牌子;雖然她無法說話但是還是經常發「嘶嘶」聲或動動眼睛嘴巴與大家交流。

但有人覺得聖水産生得太慢,于是有人發明了壓力閥。

除非有其她人吸水,只有當膀胱和尿道中的壓力大于一定值時,壓力閥才能
自動打開把部分水排回到肛門裏減輕壓力。壓力大小還可以調整,晚上沒人喝水
時可以調得很小;夏天很多人需要喝水時可以調得大一點;此外大家還能通過看
壓力計水壓的高低來判斷聖水的剩余量,大家都等水壓力高了才去喝。

大家都覺得這個發明很好,不過這卻是飲水姬痛苦的開始。從此飲水姬徹底
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開始幾個月還有人看見過飲水姬痛苦的掙紮,大家都不當
會事。但一年後她成了死物,對任何刺激不再做出反映;把她放出來也不會再有
主動的活動。

直到新校長上任,大概覺得沒有反應的死物不好玩,于是規定每天都要把她
抱出來清潔與運動,她這才漸漸恢複了對外界刺激的反應。

校長也有把飲水機也改造了一番,在飲水機正面開了兩個孔洞露出了她的乳
房。她大概已經有二十多歲了,但乳房長期受到木闆的擠壓顯得很扁平。另外對
飲水機的頂部和儲水桶的底部也做出了修改,兩者間露出個縫隙,可以把手伸進
去按摩飲水姬的陰部。

校長規定以後吸水時必須同時按摩飲水姬的乳房或陰部——她爲大家提供聖
水,我們爲她提供安慰——飲水姬陰部滲出的營養液更是對大家的回饋。

此外每晚還必須把飲水姬抱出來,爲她進行內外清潔——四個洞裏都需要—
—再帶她散步和運動兩小時。

把管道從喉嚨裏直接插到胃裏,分別從肛門、陰道、尿道和胃管裏注滿水並
堵上,把飲水姬的腸道、子宮、膀胱和胃部都漲滿,撐得比孕婦大多了,鼓鼓的
像一個圓圓的白嫩的小皮球——她在飲水機裏時身體是被壓迫著的,灌不進多少
水;再帶她散步——她是爬在地上用腹部的肌肉用力扭動著,慢慢地向前蠕動,
那種狀態真的如同小海豚一般;如果她不動可以用腳輕輕踢,她肚子圓得真的如
同皮球般可以滾動起來。

這一切直到昨天爲止,她被帶走暫時從事「更偉大的事業去了」,現在暫時
由小白接替……

…………………………………………

三、肉湯

飲水姬現在正被固定在一個大鍋裏,正放在火上煮著。鍋裏裝滿了水,鍋蓋
又是被加固密封著的——如果煮開了就是人肉粥了——飲水姬現在還活著,也沒
被煮熟,鍋裏的溫度被保持在五十度。

飲水姬的嘴裏和鼻子上戴著面罩可以呼吸,只是嘴裏還多插著根管子直通胃
裏讓她很難受;陰道、肛門和尿道都插著管子,乳房上蓋著乳罩,上面也聯著吸
管。

這七根管子都通到了鍋外面,校長和修女正在給這幾根管子注入液體或吸出
液體。飲水姬就這樣在五十度的熱水裏泡著,把身體所有的孔洞交給其他人控制
著。

修女對校長說,「你還真大膽,就不怕她煮熟嗎?」

「不用擔心,我一直監控著她們的生命特征……而且我發現了很多有趣的東
西:」校長回答道,「首先,大多數海豚人身上都被釋放了龍族魔法,主要功能
是産生龍力,依靠龍力來維持她們體內各器官的健康——可能是龍族也怕她們在
失去四肢後死亡……」

「不是,那個魔法的目的是讓她們的四肢在烹調時仍保持新鮮——她們的四
肢是先被烹饪,食用時再被切割的」,修女又哭啼起來「你絕對想像不出當時的
情景……」。

校長也跟著沈默下去……

「好吧,這又解釋了第二個發現,她們的腎髒積聚了大量龍力——肢體腐敗
(或被烹調)造成的最緻命危險就是有毒物質進入血液循環造成敗血症;而腎髒
的主要功能就是淨化血液——所以她們才需要一個強大的腎——所以她們的腎裏
聚集了龍力。」

「這種龍族魔法和龍力對于龍族來說可能微不足道,只是一個小魔法或小把
戲,但對于人類來說那是頂級的治療神術,而我的第三個發現是——這種龍力是
可以傳遞!」

「什麽!」修女驚訝道,「你看你們龍騎仕——被龍騎的仕女——體力是不
是非常好,從不生病,傷口恢複也非常快……你們以前是不是經常喝他的體液?」

「是……」修女紅著臉回答「我們小時候口渴了也只能喝他的聖水……然後
我們的體液也要給小班的喝」

「確實,年紀越小吸收龍力的效果越好……這些海豚人也有類似的功能!—
—我猜那條淫蟲也知道這點才讓你們這麽重視喝聖水的」

「前校長確實知道這點,不過他叫我們喝聖水的原因你猜錯了,不是這個原
因——龍的聖水蘊含大量龍力,如果積聚在一起容易被魔法探測到,而他不想暴
露自己的行蹤,所以才叫我們喝,幫他吸收、分散處理掉。」

「如果這樣……那明天就發布新規定吧,以後所有小班學生只準喝海豚人的
聖水……」修女說。

「其它的營養也是要的,人奶能提供營養;孕婦的聖水、淫水、月經提供激
素使她們能早點發育。」老頭補充道。

「好,就這樣……」

「等等,我另外想到了一點,你不是打算補償海豚人嗎?」

「是,我認爲要爲她們提供最舒適的生活環境、最精美的食物……」

「我認爲該多從心理和交流的角度出發……你認爲她們缺什麽?是缺好的生
活條件嗎?是讓她們像嬰兒一樣接收照料和玩耍嗎?你認爲她們還是嬰兒嗎?」
校長說到「…………」

「她們最缺的是生活的目的!她們非常孤獨!」

「孤獨?她們不是有這麽多同伴嗎?」

「就這麽大一塊天地,所有人又都是一樣的狀態,一個人和一群人有什麽區
別?」

「…………」

「所以我打算讓海豚人和大家生活在一起,參與到日常生活中去……」

「但是她們那麽軟弱,不能做任何事,不會做出任何反抗……我怕她們會受
人欺負……」

「這兒的學生有不軟弱的嗎?有做出過反抗的嗎?而且我準備讓她們承擔一
個重要的任務」

「什麽任務?」

「監督其她所有人的任務,只向你我報告……賦予她們特殊的權限,能直接
見到你我」

「而且也不是一點事不能做,首先可以爲小班提供聖水;然後也可以動嘴—
—是真的動嘴巴,活動舌頭——可以爲你們清潔下體——你們不是絕對禁止自慰
嗎?允許她們幫你們做就行;最後還可以做些監督性工作,比如檢查身體清洗情
況——在這種制度下海豚人一定會受大家歡迎的。」

「……謝謝,你想得真周到,我代表海豚人謝謝你了」

「我也要謝謝你們,你看我才當校長幾天,你就這樣無條件的支持我——我
都沒想到你會同意我做這個試驗——要知道一不小心真會熟的」

「說什麽,我只是修女,你才是校長了;我們這又不是色城,需要注冊八天
才能發言;更不會兩年不上線就刪用戶」,修女眨眨眼俏皮的說道。

「對了,我發現的東西還發說完——」

「第四個發現,把人體這樣煮後會排出大量的脂肪——即是說『減肥』,效
果很好喔,你要不要也試試……」

「你是在暗示我太胖了嗎?——不過如果有第一個人主動嘗試後我會考慮試
試的」

「第五個發現,煮過人體的水因爲溶解了大量的人體脂肪,呈現出一種奇特
的味道,我稱爲『人味香料』——于是我就想,其他種族會不會是根據這個味道
來判斷是否爲人肉的——所以我就在烤制豬肉時也塗一層,我想其他種族應該分
辨不出是否是人肉……」

「這有什麽用,難道你想嘗嘗人肉嗎?」說到這,修女突然變色,看見校長
變魔術式的拿出一盤煮好的肉,修女立即彎下腰,哇哇的嘔吐起來……

「你聞這味道——我雖然沒嘗過人肉,不過按推理來說應該是差不多的…
…看怎麽想辦法找只龍來嘗嘗」

修女嘔吐得越來越厲害,不過她卻強忍著撐起來,抓起盤子裏的一大塊肉塞
進嘴裏……雖然看起來修女臉色卡白,搖搖欲墜,隨時都有暈倒的危險,她卻仍
然把肉硬咽了下去……然後繼續更猛烈的嘔吐起來。

校長看得目瞪口呆,「你懷孕了?這麽快?……誰的?……不對啊,縫你陰
唇的線還是我拆的,那個至少已經縫上大半年了啊?……才十幾天,這麽早就有
反應了?」

「孕你個頭,當時是安全期」,修女總算好點,笑了出來;不過臉上馬上又
變卡白,「我吃過人肉,當時不知道,還吃過很多次——知道後我就什麽肉都不
吃了……禁止問我任何細節」

「但如果能爲人類作出貢獻,我願意做任何事……」

「這肉味道還差點,豬肉需要活著烤——龍族是要吃這個活,味道什麽都是
其次的。」修女又嘔吐起來「如果你成功了,就不會再有任何犧牲者了,你真是
人類的大救星——如果還需要那種煮了人的水,馬上叫我,就算溫度再高點我也
能忍受……你真是救世主」

……被人贊美正好!

「對了,那匹小馬駒你準備怎麽處理?我看她潛力很好,不要把她廢了」

「我看還需要鍛煉鍛煉,放心了,我已經選她做我的專屬寵物了,我不會讓
她受傷的。」

…………

作爲家具第一次在沒有被束縛的環境中睡覺還真不習慣,幸好還有其她的肉
體家具陪伴………一夜未眠,第二天小白發現自己好像適應了這種狀態,身上的
水也不是太重了,肚子裏的壓力也能承受,膀胱再脹疼痛度總是有限的,大家飲
水時的配合動作也已經成了習慣——除了爲校長服務的專注度——昨天校長沒有
再次光臨她這個尿壺還不覺得,但今早請聖水是怎麽過得?清潔的是誰?校長的
聖水的味道變化沒有?她全沒注意到,連當初立志成爲校長的專屬尿壺這件事也
忘了……

…………

半個月後,校長發布新規定,海豚女和大家生活在一起,取消所有的飲水機
……小白和飲水姬成爲校長的專屬玩具。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