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蘭系列外傳03 - 小蘭與溫泉旅館

小蘭系列外傳03 - 小蘭與溫泉旅館



小蘭又再次昏過去了,我想應該是突然溫泉泡了太久的關係,因爲小蘭剛剛並沒有先沖澡,身體冷了很久後就直接泡了下去,必須把她帶出來,于是我就把小蘭從風呂池裏抱出來旁邊,可是旁邊都是雪地,並沒有一個適合讓她躺的地方,怕她躺下去,血液循環會不好,可是能讓她靠坐著的地方全都是在風呂池裏,我只好先讓她坐著靠在我身上。原本想要背靠著背讓小蘭坐著,可是小蘭卻一直滑下來,不得以只好讓她背靠在我的前面,雙手扶著她的肚子。此姿勢最吃力的地方在于我挺直的陰莖正好頂著她的屁股,如果把小蘭抱近一點,那邊頂住又非常難受,只好讓她的身體前傾一點,但相對的手就得花更大的力氣去扶他,才不至于讓小蘭滑下來。這樣的姿勢維持久了,雙手沒什幺力量,只好先讓小蘭躺在雪地上,讓手稍微休息一下。正當我想著到底要怎幺辦的時候,風雪似乎又大了些,使得剛剛抱著小蘭不動的我感到一陣涼意,正想跳進風呂池的我突然想到,我要是進去了,是很溫暖沒錯,可是小蘭現在不能進去,我勢必得再出來,一旦我再出來,身上的水被風吹,又會更冷,暫時還是先別進去爲妙。既然不能進去,只能待在雪地上,那勢必要活動活動身體,才不會冷到發抖,運動…運動…,我看著躺在雪地上的小蘭的臉龐、脖子、胸部、肚子,一直到剛剛被我用手指插過的陰部……雪一直下在小蘭的身上,我用手給她掃一掃,雪還是一直下下來,我到處看看有沒有什幺可以遮雪的東西,可是看起來似乎沒有,連一條浴巾也看不見,這可怎幺辦呢?總不能讓雪一直下在小蘭身上……。于是我想到了一個既可以替小蘭遮雪,自己又可以保持體溫的方法:我起了身,趴在小蘭身上,把熾熱的肉棒,插進小蘭的淫穴裏,因爲剛剛我先替她用手指熱身的關係,很容易就插了進去,就好像之前好幾次一樣。我看了看小蘭那安詳的臉蛋,低下頭去吻了一下小蘭的香唇,然後開始運動……起先我緩慢的移動我的腰,讓我的肉棒在小蘭裏面先慢慢的來回,那種感覺跟泡溫泉一樣,我的全身都是冷的,雙手雙腳在雪地上,背上的雪不斷下下來,全身沒有一處不是冰冷的,唯有一處是最溫暖的,那就是現在插在小蘭溫暖的陰道中的我的陰莖。光是這個地方,就足以打敗我身體其他地方的冷,我不斷地插著小蘭,一次又一次,就像是幫溥一樣,每插一次,我的身體似乎就又暖了一點,而小蘭的陰道也就越濕潤一點,于是我不斷地加速,不斷地進出著小蘭美麗的胴體……。就在我的身體像是快要融化,快要達到最高潮的時候,突然小蘭醒了,她一醒來就把我推開,我噗通一聲的就掉進了旁邊的池子裏,全身瞬間被熱水給埋覆,我趕緊起身,只見小蘭坐了起身,一手護著剛剛我差點射出來的下體。「小蘭,我….」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插進去小蘭裏面,可是倒是第一次被她發現,糟糕了,她會很生氣嗎?「你幹嘛壓在我身上拉!這樣我的背很冰耶!」小蘭嘟起嘴來罵我。看起來他似乎沒注意到我插進去的事,好險好險。「我是想要替你檔雪,才趴在你身上的耶!」我反應也很快,趕快見招拆招。「可是我現在好冷喔,我要趕快進去泡一下」小蘭說完便要走進風呂池,我急忙擋住她,「不行,依你現在身體的情況,就算泡也沒辦法泡很久,一旦你起來身上的水又會被風吹蒸發,這樣只會更冷而已。」我向小蘭解釋。「是這樣嗎……?」小蘭似乎聽懂了我的話,乖乖地坐回雪地上。「可是我很冷耶,這樣怎幺辦?」小蘭一邊打著寒顫一邊問我。」「那不然……」這樣坐下去也不是辦法,體溫只會越來越低,到時候會有生命危險。「剛剛是我趴在你身上,現在換你趴在我身上好了。」我說。「爲什幺要我趴在你身上?這樣雪不都一直下在我背上嗎?」小蘭生氣地說。「小呆瓜,你只是雪下在上面,我躺在雪地上可是整個背接觸到雪耶!誰比較冷阿!」「好吧,做就是了嘛!」說完,小蘭就爬到我身上來,雙腿跨跪在我腰際兩側,可是遲遲不肯趴下來,只是跪立著。「小蘭,你怎幺啦?」我試著問她,難不成他是因爲害羞?「我…我……」小蘭的臉紅得跟蘋果一樣,我想她絕對是不好意思,畢竟從來沒有和我那幺赤裸裸地距離接觸(在她有意識的狀況下)。「小蘭,你別害羞,我們都遇到這種狀況了,這個時候,害不害羞的還不如想要如何保持體溫比較重要,你不趴下來,立在風中會很冷喔……」我說完,小蘭才慢慢地趴下了身,最後她雙手撐在我胸部兩旁的雪地上,兩粒E罩杯的大奶就停在我的胸前,乳頭不斷地在我身上晃動著。我們的臉彼此距離不到二十公分。我看著小蘭,小蘭看著我,此時我的心裏也是萬分的緊張,從來沒有這幺近看過小蘭的臉(在她醒著的時候),想必此時我的臉絕對不會比小蘭白到哪裏去。「小蘭……」我突然不知道要說些什幺,要接吻嗎?是我要親她,還是小蘭要親我,她對我的感情到底是……突然間,小蘭閉上了眼睛,這是要我親她的意思嗎?紅通通的臉龐似乎要我主動向前,于是我也毫不猶豫的努力撐起頭。小蘭的臉龐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就在快親到小蘭的時候,我也閉上了眼睛,想要給小蘭一個羅曼蒂克的初吻(也是在小蘭醒著的時候)。不過這時候,大概是手支撐不住了,小蘭突然壓到我身上,尤其壓到我澎起的肉棒,這幺一壓,我那邊傳來一陣劇痛。「啊……小蘭…」我叫了出來,小蘭嚇了一跳,趕緊站起身,連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手剛剛突然沒力了,你有沒有怎幺樣?」「有…….那邊痛阿」我痛的不得不側了身子。「哪邊啊你哪邊痛啊?」小蘭急匆匆地問。我用手指了一下那邊,「趕緊替我看看有沒有事……」我在還沒消除的痛苦中跟小蘭講。小蘭急忙驅身向前,原本要伸手出去,卻突然停了下來,「你…你那邊…壓到啦?」小蘭看到被壓到的是我的陰莖,又開始不好意思了。「是啊,就是你剛剛壓到的,好痛啊,趕快替我想個辦法!」「那…那樣怎幺樣…才不會讓你那幺痛呢?」小蘭漲紅了臉問。「就跟一般狀況一樣,你先握著它,快!」我說完,大概是因爲小蘭知道是自己的關係,也乖乖地照做了。她的手慢慢地套在我的肉棒上,一股冰冷的感覺瞬間覆蓋住剛剛疼痛的感覺。「小蘭,你的手好冰啊!」「真的嗎?」說完小蘭就放開手。「啊,別放手,這樣又開始疼了。」「那怎幺辦呢,握著你又說太冰,放手你又說太痛……」小蘭說。「不然你用其他部分好了,比較不冰的地方……」我說。「可是我的手腳都是冰的啊…….」小蘭著急的說。突然間,我想到了,這真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小蘭,我想……你應該還有一個地方不是冰的……」說完,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啊……」小蘭小叫一聲,「可是會不會…髒髒的啊?」小蘭再度紅了臉,小小聲的說。「你說什幺?我沒聽到。」其實我是有聽到,只是故意想叫小蘭再說一次。「你的意思是說叫我用…嘴…嘴巴給你…你的那邊……含…含住…對吧…?」小蘭支支吾吾地說,我想她大概還不知道這叫做口交吧。「放心,我剛剛泡過澡,那邊很乾淨。事到如今,沒辦法了,小蘭,你再不快點,我那邊可真的又痛起來了!」我趕緊催她,看她是不是真的願意。「好吧…誰叫剛剛是我弄痛你的……」小蘭說完,便用手撥一撥頭髮,彎下腰來,開始替我口交。小蘭顯的是第一次的生澀,嘴巴張開了,就往裏面含,這一含,含的我痛意全消,反倒是那邊硬了不少。仔細想想,我偷吃小蘭那幺多次,從來沒有一次是小蘭主動替我口交的,一想到這裏,又不禁硬了幾分。「小蘭,妳慢慢來,這就像是棒棒糖一樣,當作妳在吃棒棒糖這樣。」我來替第一次口交的小蘭指導經驗。「棒棒糖…可是我平常吃棒棒糖的時候……」小蘭擡起頭來說。「吃棒棒糖的時候怎幺樣?」我問。「都是…都是…用舔的。」小蘭的舔字講的特別的小聲,雖然我聽到,可是我還是假裝沒聽清楚。「用什幺?」「用舌頭舔啦!」小蘭害羞到這次很清楚地講出來這句。「用舌頭舔沒關係,你可以用舔的和用含的交互使用,還有手也可以過來幫忙。」我又教了小蘭一個口交的技巧。「用手?可是你不是會冰嗎?」「只要你有用嘴巴和舌頭就沒關係,這樣你的手也會變的比較暖和,好不好?」「也對,這樣手就會比較暖和了,」小蘭想到手可以取暖,語氣顯的很開心「因爲你的…你的…這根好熱阿……」可是說到這邊時,又開始害羞起來。「小蘭,這根叫做陰莖,是男人的生殖器,會勃起本來就是正常阿,尤其又是在像你這樣的美女面前……」我一說完,小蘭立刻又紅了臉,直直說不出話來。「陰莖……好大……好硬……」小蘭又從口裏擠出這幾個字,從小蘭口中聽到這幾個字,我更是興奮到不行,不過我卻能很直接的接話下去,「男人的陰莖越是大越是硬,做愛的時候女人就會越舒服……像是小蘭的話…….」講到這裏,我就講不下去了,看著小蘭趴在我胯下,那害羞、天生淫蕩的神情,我也不禁整個身體熱了起來。過了許久,我才開口打破僵局,「唉壓,又開始痛了,小蘭再麻煩你了。」其實痛早就被剛剛刺激的對話給煙消雲散了,我只是想在找個機會,讓小蘭再次替我口交,而且是用舌頭舔。小蘭這次沒有講話,直接就開始口交,這次她真的是用舔棒棒糖的方式,在我的龜頭上面,舔了又舔。這一舔,就好像舔了一千萬年一樣,小蘭柔軟的舌尖不停在我的龜頭上打轉,不時還參雜著整個嘴巴含進去的快感,然後小蘭又會用她的手,替我握住,原本溫熱的感覺馬上被冰凍住,就好像快高潮的時候煞車一樣,如此反覆反覆,我就這樣在小蘭初次的口交實習下,體驗了數次即將射出來卻又馬上煞車的快感。小蘭的體內真的有天生淫蕩的基因存在,第一次接觸口交就能夠那幺拿手,要是再開發下去,那還得了……。

最後,終于,我在小蘭的口中射了。這是我第一次射在小蘭的嘴裏。我連續大概射了十幾回,全都精準地射在小蘭的嘴裏。射的時候,小蘭一臉錯愕,她大概是太享受于口交的過程,而忘了射精這件事,但是她一直到我全部射完,她才擡起頭,小蘭嘴巴淌著精液,一臉狐疑地望著我。「小蘭……」我望著嘴巴裏含著我的新鮮精液的小蘭。小蘭用手接出了口中的精液,精液從她口中緩緩的流出,流了很久,量整整有一大口,不要說是小蘭了,就連我自己也沒看過自己射出那幺多精液。小蘭好不容易接完精液後,看著我,我看她手和嘴巴還牽著好幾條絲,「小蘭,這就是精液,剛剛那個就是射精……」小蘭看看我,再看看手中盛著的白稠稠的新鮮精液。「這個怎幺辦呢?」小蘭問我。我想了一下,抹在雪地上也怪怪的,不如……「小蘭,你就把它喝了吧!」我說。「啊,把這個給喝掉?」小蘭驚訝的問。「是啊,很多女人都很愛喝的,對身體也很好,畢竟是天然的東西嘛!」很多女人愛喝這我是知道,可是對身體很好這就是我瞎掰的。「真的嗎……?那媽咪也喜歡喝嗎?」小蘭提起了她的媽媽,她卻不知道,她媽媽不但也喝過我的精液,而且還特別愛。「我想應該也愛喝吧……大家都愛,而且小蘭妳現在喝的可是熱的東西,喝了身體會比較暖和。」媽媽愛喝,女兒應該也愛喝,反正我只是想親眼看看小蘭在我面前把我的精液給吞下去。「說的也是…那我就喝吧!」大概是想暖和身體吧,小蘭把手拿靠近嘴邊,像是喝水般的,一口口連續地把我的精液給喝下去,還聽到精液經過喉嚨的聲音。小蘭一口氣喝完,舌頭還出來舔一舔,就像是在喝牛奶一樣地美味。「味道如何…?」我試著問她。小蘭想了想後說:「很奇怪的味道,可是我還蠻喜歡的,不知道爲什幺……」我想我大概知道爲什幺,因爲妳天身遺傳媽媽好色淫蕩的基因,所以喜歡喝精液…我心裏這樣想著。喝完精液的小蘭臉上很滿足,就像是小孩喝到喜歡喝的汽水一樣,是一種純真無邪的臉龐,真想不到她剛剛喝下肚的是我的精液。

後來不久,天就亮了,我和小蘭躲在旁邊的樹叢裏,等到清潔人原來開門的時候,我們趁沒人的時候,偷偷地溜了回去。這次來泡溫泉,沒想到一泡就泡出了那幺多的事:小蘭冒失地闖進了男湯,最後還給小蘭口交,射在小蘭嘴裏,最後小蘭還把我的精液給喝了下去……



※|JKF捷克論壇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