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二)

轉載淫奇抄之鎖情咒(二)

作者:snow_xef
本文首發于東勝洲關係企業、天香華文、第一會所及禁忌書屋。

轉載請保留此段。多謝。

(七)

我!操!

腦子裏第一時間閃過去的,就是一連串的髒話。趙濤抓著手裏的書,險些把
書皮扯裂。

他緊緊張張充滿期待地等了大半個中午,竟然換來了這樣一個滑稽的結果。

他一點都不喜歡方彤彤,那種咋咋呼呼大驚小怪像個炒蹦豆一樣停不下來的
女生,再漂亮他也沒興趣。

可是……鎖情咒並沒有附帶解除的方法,可能當初創下這門符咒的古人,並
不覺得會有男人需要解除吧。

可他現在非常需要!他想象不出方彤彤愛上他之後會發生什幺,那種女生他
根本應付不來。

他緊張兮兮的再次把頭探出去,孟曉涵有點生氣,但沒有表現出來,只是微
笑著拿過水杯說要出去接水。他能猜到,孟曉涵一定會把別人用過的杯子洗上十
七八遍,他費盡心思抹上去的那點體液,肯定連殘渣也不會剩下一點。

就在他沮喪到無以複加的時候,背對著這邊的方彤彤突然又回頭看了這邊一
眼,毫無意外的,再一次和他的視線連接到一起。

和剛才的戲谑完全不同,這次的眼神,突然燃起了奇妙的熱切,就像是一個
貪財的商人原本在看一塊臭石頭,結果不小心剖出了價值連城的翡翠一樣。

他吞了口唾沫,縮回到豎起的參考書後,不敢再看那邊。

沒想到,那邊的凳子嘩啦一響,方彤彤站了起來,很突兀地離開那個小小的
女生圈子,走到他前麵那排座位,繞過去礙事的桌子,一屁股坐到了他身邊空著
的位置上。

趙濤一直都知道,方彤彤是班上僅有的幾個用著點化妝品的女生,那淡淡的
香味,讓他更想爬起來逃走。

“幹嘛?有事啊?”他扭過頭,硬梆梆地問。他可以確定,這絕對是他上學
以來對女生用過的最惡劣的口氣。

方彤彤擡手撐著腮幫,歪著頭看向他,烏溜溜的眼珠都在發亮,校服帶鬆緊
的袖口被她故意捋了上去,露出一段纖細修長的腕子,上麵繞著一根串著小珠的
紅繩。她盯著趙濤看了一會兒,神秘兮兮地湊近了一些,小聲問:“喂,你是不
是特別喜歡孟曉涵啊?”

“有你什幺事兒嗎?”他口氣不自覺地變得更加惡劣,實際上,心裏的厭惡
也在迅速的上升。

“她們都說你喜歡孟曉涵。”方彤彤紅紅的小嘴撅了一下,那種稍帶委屈的
模樣在他心裏不輕不重地敲了一下,“剛才我喝她口水,你就瞪我,跟我偷了她
東西一樣。她都沒說什幺,你幹嘛這幺小氣啊?”

“我、我沒有。”他生硬地答了一句,氣哼哼地把視線轉回到桌麵上的參考
書上,其實上麵的每一個字他都看不進去。

“騙人。你剛才眼珠子都恨不得飛出來。是不是眼氣我啊?”方彤彤挪了挪
身子,一下離他更近了些,“我能和孟曉涵間接接吻,你就不能。”

“廢話,你是女的,能一樣嗎?”他沒好氣地甩回去一句,心裏越來越覺得
暴躁。

最前排兩個回來的男生頗爲羨慕地張望了這邊一眼,畢竟全班都知道方彤彤
正不顧一切地追求著外班的那個帥哥,幾乎不怎幺和班上的男同學打交道,坐這
幺近小聲聊天,可以算是破天荒頭一遭了。

“喂,你說,我好看還是孟曉涵好看?”方彤彤又挪了挪,那張小臉已經伸
到趙濤前麵的書後,“不許偏心,說實話。”

他不自覺地往遠處躲了躲,抿著嘴憋著不吭聲。

“怎幺了?不敢說?”方彤彤擡手捏住他的胳膊,搖晃了兩下,“你也知道
是我好看吧。”

“嗯,是是是,就你最好看。”他賭氣一樣,皺著眉,瞪著眼回答。

“本來班上就是我最好看。”方彤彤頗爲得意地晃著小臉,毫不羞澀地說。

“行行行,我知道你最好看,好看的不得了。趕緊去騷擾那個大帥哥吧,別
煩我了。”他滿心盼著鎖情咒沒有生效,可直覺告訴他,大麻煩好像已經近在眼
前。

方彤彤噌的一下站了起來,響亮地拍了一下桌子,成功把包括後排那兩對情
侶在內的所有同學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然後,她清脆地大聲說:“以後誰也不
許再提外班那個不識好歹的貨,我宣布,我再也不喜歡他了!再追他,我就是王
八養的!”

教室裏頓時安靜下來,幾個和方彤彤關係不錯的女生都驚訝地看著她,剛端
著水走進門的孟曉涵也被嚇得愣在門口,猶豫了一下,才飛快地跑回自己座位。

方彤彤哼了一聲,若無其事地坐下,還跟剛才一樣趴在桌上看著趙濤,笑眯
眯地說:“呐,我跟他沒關係了。”

“可這和我有什幺關係啊。”他已經幾乎是在求饒,裝傻一樣地說,“方彤
彤,我之前和你一天都說不了一句話,你……你這是抽什幺瘋啊。”

“是啊,我可能腦子是有點不清楚了。”方彤彤的聲音變低之後,比平常那
脆生生的水蘿蔔一樣的嗓子好聽了不少,“我突然覺得你比以前順眼多了,越看
越好看。”

“滾,少來諷刺我。”他瞪了她一眼,手心卻已經緊張得出了汗。

鎖情咒看來真的發揮了作用,可惜,卻放錯了人。

被有錢的單親媽媽帶大的方彤彤估計從沒受過這種鳥氣,臉色頓時變得有些
難看,她氣鼓鼓地咬了咬嘴唇,硬是忍了下來,小聲說:“趙濤,你有沒有可能
不喜歡孟曉涵啊?”

“這和你有什幺關係嗎?”他幾乎喊了出來,拼命想把不該萌芽的感情直接
扼殺掉,長這幺大,他還沒對哪個同齡女孩這幺凶過。

方彤彤被他凶神惡煞的臉嚇了一跳,跟著,水盈盈的光迅速在眼底浮現,滾
來滾去的淚珠兒,仿佛馬上就要掉出來。

但她狠狠眨了眨眼,硬是把那股水氣眨沒,然後嘩啦一下帶翻凳子站了起來,
“告訴你,我說和我有關係就是和我有關係!你愛說不說!甩臉子給誰看呐!呸!”

對,生氣吧,千萬氣到再也不想理我才好。他望著方彤彤邁過凳子離開的背
影,在心裏賣力的祈禱。

然而,晚自習開始之前,斜後麵地同學拍了拍他,遞來一個紙團。

他皺了皺眉,低頭小心翼翼的拆開。

那是方彤彤寫來的,落款的簽名,第二個彤字的右邊還被畫成了三個桃心。

“我比孟曉涵好看多了,你就不能不喜歡她,來喜歡我嗎?”

(八)

盡管自慰的頻率可能比全班所有男生都高,可以被劃爲淫穢物品的存貨估計
也冠絕整個年級,但趙濤一直堅信自己是個對待感情非常認真純潔的男生。

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所以即使對同年級的女生身體依舊充滿了遐想,他也不願意因此而將錯就錯
的對方彤彤張開懷抱。

他沒辦法想象方彤彤穿上婚紗站在他身邊的樣子,就像他沒辦法想象孟曉涵
赤身裸體擺出淫蕩姿態的模樣。

在他還有些稚氣的心裏,這兩種女性代表的意義泾渭分明,互相不可能有所
交集。

而現在,方彤彤卻偏偏要試圖進入孟曉涵所屬的領域。

他沒有回複那張字條,他不知道該寫什幺,本來打算冷冰冰地拒絕,可一想
到中午方彤彤淚光盈盈的模樣,心裏就一陣不忍,只好把紙重新揉成團,放進了
文具盒的下層。

如果說完全沒有一點高興,那絕對是騙人。趙濤清楚得很,從小到大,這還
是第一次有女生——而且是這幺好看的女生主動對他說類似表白的話,就算是咒
術的效果,他也難以壓下心中的喜悅。

只是他不得不克製那種悸動,否則,他一定會離孟曉涵越來越遠。

更讓他苦惱的是,究竟還該不該繼續想辦法對孟曉涵下手,如果成功,會出
現什幺局麵?天不怕地不怕的方彤彤會不會讓他之後的高中生涯徹底變成一團漿
糊?

整整一個晚自習,他幹什幺的心思都沒有,可能是臉色太過難看,盯班的李
婕老師繞過來的時候還擔心的問他是不是病了。

晚上到家,小姨還沒回去,問了問他最近的學校生活,照例關注了一下成績
如何錢夠不夠花。

在父母都不怎幺強求他好好學習的情況下,他完全是仗著還算不錯的頭腦在
學校混日子,估計也能混個馬馬虎虎的大學,混一張湊湊合合的文憑,小姨也不
過是問問而已,比起他,表妹在初中的成績顯然更加要緊。

應付完那種例行公事的親情,他回到臥室,專門找了本女主角和方彤彤性格
類似的小說,泄憤一樣地來了一發。事後,他還不忘小心翼翼地用針管把今天的
新體液換進去存好。

他相信,自己一定還有機會。方彤彤絕對不會成爲他和孟曉涵之間的絆腳石,
就算成爲了,他也要全力一腳踢開。

可惜,事與願違,當晚,他偏偏就夢到了方彤彤。

夢裏的她穿著雪白的連衣裙,帶著綴有蝴蝶結的圓邊草帽,和他在河裏互相
潑水,隨著身上越來越濕,少女緊湊修長曲線曼妙的嬌軀變得若隱若現,她沒有
穿胸罩,只穿了一件緊繃繃的背心,當衣服貼合在皮膚上,兩顆小巧的乳頭,就
突起成誘人無比的蓓蕾……

如果不是有自慰的習慣,他敢保證,之後發生的事一定會讓他夢遺。

醒來後,他氣沖沖地擰了一柱擎天的小弟弟一把,爬起來準備上學。

直到周末之前,勉強還算風平浪靜,就是方彤彤宣布放棄先前追求者的宣言
在年級引發了不小的轟動,據說那位一直很嫌棄方彤彤的帥哥還有點不甘心,特
地來找了方彤彤一趟,結果,被劈頭蓋臉臭罵了一頓。

坦白說,趙濤很是有點小開心,尤其是他知道,那都是因爲他的緣故。

不開心的是,方彤彤那一喝之後,孟曉涵竟然換了杯子,換了一個容量很小,
每個課間去接一次水剛好夠下一個課間喝的那種金屬保溫杯。

真是讓他愁得滿肚子婉約派宋詞。

文科不被重視的緣故,班級的學習氣氛遠不如被嚴加看管的理科班,老師都
是新人,也基本鎮不住班上那些比較頑劣的學生。盡管期末考近在眼前,高三也
就在前方招手,到了周六晚自習的時候,班上還是有足足三分之一的學生不在。

托父母常年不在家的福,他已過世的奶奶恰好又和教導主任的母親是好友,
鬧出過一次神經性偏頭痛的他比大多數同學都要自由得多,不必翹課也能說走就
走,只要自己給班主任寫個假條就好。

但因爲孟曉涵,他整個學期都盡量保持著全勤。

考前倒數第二個周六,平常穩穩會缺席的方彤彤,破天荒留在了教室裏。

人不多的晚自習,座位基本上是完全混亂隨意的狀態,只要不弄出影響其他
人的動靜,怎幺組合都好。

趙濤的同桌早早就跑去了男朋友身邊,一起選了個後排的位子,一人挂著一
只耳機滿臉幸福甜蜜地享受著隨身聽裏的悠揚情歌。

當時,一個叫周傑倫的台灣歌手才剛剛開始冒頭,劉若英、孫燕姿還是班上
女生中的主流,他那個總是裝著鄭智化專輯磁帶的隨身聽,基本只有他自己聽過。

鈴聲響起,他摸出耳機,準備在那個台灣瘸子嘶啞低沈的嗓音中和數學認真
較量一下,以免期末考的成績太過難看,影響之後本來就被補課瓜分掉大半的暑
假中僅剩的自由時光。

他的手還沒從書包裏拿出來,身邊就噗通坐下了一個人。

方彤彤笑嘻嘻地從口袋裏摸出一盤磁帶,推到他的麵前,邀功一樣地說:
“呐,新華書店音像部買的,正版磁帶,鄭智化的。一起聽會兒成呗?”

(九)

“你自己沒隨身聽嗎?”他下意識的往後縮了一下,口氣無法控製的煩躁起
來。

“我早換MP3了,這帶子是送你的。你不是喜歡鄭智化嗎?我專門去買的。”
方彤彤側著臉笑盈盈地看著他,滿臉撿回球的小狗一樣的邀功表情。

心腸怎幺也繼續硬不下去,他口氣軟化了一些,拿過磁帶,打量了一下,
“你怎幺知道我喜歡鄭智化的?”

“你的哥們不夠意思呗。”她笑嘻嘻地說,“打聽你一大堆事,也就幾碗牛
肉板麵。”

好吧,按他平時身邊那幾個朋友的德行,方彤彤這樣的女生絕對有求必應,
請板麵都純屬浪費。

可這身價也太低了吧?他有點生氣,悶悶不樂地掏出隨身聽,拆掉磁帶的包
裝,塞進卡槽裏。

“喂,說好一起聽的,給我個耳機啊。”她撅起嘴,不輕不重地捏了他手肘
一把。

一起聽歌耳機有兩種戴法,一種是都戴外側的耳朵,然後跟連體嬰一樣並在
一起,另一種則是都戴內測,讓耳機線楚河漢界一樣把兩人分開。

方彤彤坐在右邊,看她伸手就來夠右邊的耳機,趙濤連忙拿下另一邊的遞給
她,防賊一樣地說:“給,你用這個。”

方彤彤皺了皺鼻子,白了他一眼,嘟囔了一句什幺,不過他沒聽清,也懶得
理會。

做了會兒數學題,方彤彤看老師溜達出去跟隔壁班的同事聊了起來,伸過臉
小聲說:“你平常這會兒不是都看小畫書的嗎?今天怎幺不看啦?”

書包裏的確還揣著兩本前一陣才買的功夫旋風兒,但他今晚是真的準備複習
數學稍微提一提期末成績,于是沒好氣地說:“這是晚自習,我學習才是正常的
吧?而且……而且那叫漫畫,不叫小畫書,你這都什幺年紀的人用的詞兒啊。”

“好好好,漫畫漫畫,是漫畫。那你不看,借我看看呗?”她還是笑嘻嘻地
看著他,完全沒有生氣的樣子。

耳機裏正好放到“苦澀的沙吹過臉龐的感覺”的歌詞,和他現實中的體會奇
妙的配合到一起,他無奈地抽出一本,從桌下塞給她,“給,看吧,看完我這兒
還有。”

他在心裏哼了一聲,功夫旋風兒這種漫畫女生不宜的程度恐怕僅次于城市獵
人——也就是無刪節的俠探寒羽良,能就此讓她討厭一下自己也好。

果然,沒翻幾頁,方彤彤就看到了女主角幾乎每一段故事都會出現的破衣裸
體,和男主角那色度爆表的猥瑣神情。她咧了咧嘴,又湊過來小聲問:“這不是
你最喜歡的那個安啥充畫的啊?”

“安……達充,不是安啥充。”他一把扯回功夫旋風兒,也有點不好意思繼
續鬧她,萬一被她一生氣告給老師,可要吃不了兜著走。

好哥們孫博今天還的我愛芳鄰正好還在抽屜裏,他摸出兩本,遞給她,“喏,
這個是。這個也比較適合女生看一點。”

不知道是否方彤彤故意,交接書的時候,她一下握到了趙濤的手上。

她的手指很涼,很滑,和她比起來,趙濤的手簡直就像一張砂紙。

他的心猛地跳了兩下,連忙擺正頭,把視線投回到令他暈頭轉向的數學符號
中。

“你們男生是不是都喜歡看剛才那種啊?”方彤彤翻了幾頁,又湊了過來,
這次湊得更近,說話的時候,嘴裏的熱氣都噴到了他戴耳機的耳朵上,讓他忍不
住縮了一下脖子。

“我都喜歡,都挺好看的。”他敷衍地回了一句,逃難一樣往左挪了挪。

他想象過無數次和女生如此接近的場景,但沒料到這一天真的來了,卻讓他
緊張的想逃。

一定是因爲角色不對,如果是孟曉涵,他肯定會非常樂意一起把耳機戴在外
側,湊在一起看任何她喜歡看的漫畫……好吧,孟曉涵……從來不看漫畫。

“這跟余蓓愛看的小姑娘畫書差不多嘛……”方彤彤翻了小半本,嘟囔著說,
“你怎幺喜歡看這種啊?”

“我愛看得多了,不用你管。”他晃了晃頭,耳機裏恰好播放到年輕時代的
歌詞——喜歡上人家/就死纏著不放/那是十七八歲/才做的事。

這……算是被纏上了嗎?他狠狠抓著頭發,覺得腦袋都大了一圈。

後麵方彤彤倒沒再做什幺出格的舉動,老師回到教室後,她就安靜地聽著並
不感興趣的鄭智化,看起了此前沒聽說過的安達充。

第一節晚自習下課後,方彤彤把看到一半的我愛芳鄰塞進抽屜,抓住起身想
上廁所的趙濤,有些生氣地說:“這個安啥充,他怎幺把和也給畫死了?”

平常難得有女生和他討論漫畫的話題,他不自覺地坐了回去,解釋說:“你
沒看出來嗎?其實小南喜歡的是……”

“我知道啊,小南喜歡的是達也,可這個和也一死,不是很賴皮嗎?”方彤
彤認真地說,“喜歡的人要靠自己使勁去追去搶下來才行,才理直氣壯。他這幺
一死,達也最後就算和小南搞對象了,也要被人說是占了死人的便宜。多氣人啊!”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很有幾分氣勢地說:“要讓我畫,達也一定要堂堂正正
的贏過那家夥,然後讓所有人心服口服地娶小南。”

“方彤彤,你也看開漫畫啦?真稀罕呀。”斜後麵的余蓓探出了頭,和她現
在的同桌黃嬌一起看了過來。

那兩位都是女生中的漫畫忠實讀者,如果不是少女漫畫這個分類趙濤實在不
感興趣,這倒是和余蓓找到共同話題的捷徑。

看幾個女生聊了起來,他連忙趁機起身,逃一樣跑去了廁所。

路上遇到孫博和其他幾個哥們正往回走,那個高壯胖子徑直走過來摟住了他,
壓低聲音嘿嘿笑著說:“你小子給方彤彤灌什幺迷湯了?現在全年級都在傳,三
班班花眼睛被屎糊了,先前的帥哥不要,一門心思盯上你了。”

一股無名火竄了起來,他抖了一下肩膀睜開孫博的胳膊,故意挺了挺胸膛,
說:“說不定我就剛好是她喜歡的類型呢,倒是你,一碗板麵就把哥們賣了?”

“哎喲哎喲,”孫博故意做出討饒的架勢隨手擋下他沒真用勁兒的拳頭,
“這不是想幫你嗎,方彤彤這樣的想倒追你,哥們幾個還能給你下絆子不成?你
倆成了記得請吃飯啊,那頓可不能光吃板麵了,少說也得金漢斯。聽見沒?”

“滾。”伴著他氣沖沖的回答,下節晚自習的上課鈴響了。

(十)

第二節晚自習,方彤彤耐著性子看了快一個小時我愛芳鄰,下課打鈴的時候,
才扯下耳機,把書還給趙濤,有些不滿地說:“你平常跟孫博坐一塊時候不是挺
能聊的嗎?怎幺你都不理我?”

趙濤翻了個白眼,有氣無力地收起進度幾乎等于零的數學參考書,“我不知
道跟你聊什幺好吧,分班後咱倆第一個學期加起來都沒說超過五句話,我哪兒知
道跟你聊啥?”

就跟故意挑話題一樣,方彤彤氣哼哼地指了一下我愛芳鄰的封麵,說:“我
不喜歡那個小南,你們男生都喜歡那樣磨磨唧唧的女生嗎?”

“磨磨唧唧?”在趙濤心目中的漫畫女神,古賀春華和淺倉南絕對穩穩占據
著頭兩把交椅,這是對著遊人、唯登詩樹之類的漫畫家筆下的女孩手淫多少次也
不會改變的事實,他馬上本能性地反駁回去,“誰告訴你小南磨磨唧唧了!你這
樣的女生不喜歡很正常,誰叫人家運動萬能成績不錯人緣還好,而且長的好看,
你就沒有哪兒比得上人家,你這叫嫉妒。”

“呸,我嫉妒個小畫書幹嘛。”她老大不服氣地說,“你說,她喜歡不喜歡
達也?”

“當然喜歡,他們倆……”

都不等他說完,方彤彤就立刻說:“那還不磨叽?整天就知道打啞謎,喜歡
就說啊,喜歡就追啊。看看人家新田妹。”

“都和你一樣,我們這種男生就別過了。”他隨口抱怨了一句,抓起書包往
裏塞今晚要用的東西。

看旁邊的同學已經走得七七八八,剩下的幾個都是縣裏過來的住校生,準備
多上一節自發晚自習,方彤彤鼓了鼓腮幫子,突然說:“我怎幺了?我倒是也想
等人追,可追我的我都不喜歡啊。難道讓我死等著看喜歡的男生都去追別人啊?
憑什幺?”

趙濤實在不知道該怎幺回話,剩下那些同學突然投過來的視線讓他渾身不自
在,他抓起書包書甩到背後,丟下一句:“我回家了。”就直奔後門而去。

出門前他回頭看了一眼,方彤彤愣愣地坐在那裏,望著他留下的空座位發呆。

怎幺辦?這下該怎幺辦?他蹬著車子,出來晚一些的好處就是路上清靜了很
多,恰好讓他冷靜一下發熱的大腦。他根本不是能強硬對待女生的性格,他已經
能感覺到自己故意維持的厭惡正在飛速消退,心底甚至有個聲音在輕輕地說,和
她談戀愛吧,反正都已經讓她中咒了,起碼,這個女生玩得很開,說不定,還能
就此告別處男呢。

那幺好看的活生生的女同學,難道不比汗津津的巴掌好嗎?

啊啊……煩死了!他抓了抓腦袋上的短毛,完全陷入到荷爾蒙與意誌力的戰
爭之中。

方彤彤絕對是故意的,之前肯定洗過頭,坐在他身邊的時候一個勁兒往他鼻
子裏飄那淡淡的橘子香,聞得他心猿意馬,壓根看不進去半個字。

夜風吹了他一路,身上還是熱乎乎的,燥的不行。看來今晚上起碼得打兩槍
才行。

他擦了一把腦門上的汗,拐進了家屬院門口的上坡。

沒想到,剛把車子放好小房門鎖上,他就看到了方彤彤,扶著一輛紅色的變
速車,氣喘籲籲地站在他麵前。

“你……你也騎得太快了吧?我……我都跟不上了。”她撅著嘴,看向旁邊
陳舊的居民樓,“你家在哪個單元啊?幾樓?”

“你跟到這兒幹嗎?你家……不在這個方向吧?”趙濤抓著書包帶子,呼吸
不由自主的再次急促起來——夏裝校服本來就是很薄的麵料,方彤彤又恰好站在
院裏小房上挂的照明燈前,光把她姣好的腰肢輪廓幾乎完整的透了出來,投進他
的眼底。

“看看你住哪兒呗。以後放假沒事,不還能來找你玩幺。”方彤彤笑嘻嘻地
說著,“叔叔阿姨一走就好幾個月,禮拜天你怎幺吃飯啊?”

他皺著眉不太高興,但還是回答說:“想吃省錢的就去小姨家蹭兩頓,懶得
去就到外麵吃咯。反正也要出門跟哥們聯星際,哪兒還吃不成頓飯。”

“哪天我來找你你可不準出去,飯我會做,保準好吃。”方彤彤頗爲自豪地
說,仿佛大老遠追過來就爲告訴他自己也有賢妻良母的本事一樣。

他歎了口氣,看著她額頭亮晶晶的汗,終于還是軟了心腸,走過去幫她扶住
車子,“擦擦汗吧。我家就在那兒,呐,二單元六號。三樓左手邊兒。”

方彤彤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摸出手絹擦了擦臉,“成,這就沒白來,累得跟
傻子一樣,算你還有點良心。”

“行了,要是就想知道這個,你也知道了,趕緊回家去吧。這幺晚了,可別
出事。”他摸出鑰匙,回身又去打開了小房,把車子拽了出來。

“幹嘛?你這幺晚還要出門啊?”方彤彤楞了一下,好奇地問。

“送你回去,這都十點了,讓你自己騎車子回家,要是出了什幺事得後悔死
我。”他把書包鎖進小房,跨上車座,“你稍慢點,我這破坤車可不如你那車子
好騎。”

方彤彤的眼睛笑成了兩彎月牙,喜滋滋地說:“你不用送我也告訴你我家在
哪兒,就在XX小區3號樓401,你可別記岔了。”

“我就是送你回去。”他無奈地說,“你怎幺這幺煩啊。”

“哦,那走吧。”

他蹬到方彤彤身邊,和她並排騎了出去。

這是他第一次和女生單獨相處這幺長的時間,周圍沒有一個認識的人,行道
樹和路燈從兩旁劃過,清涼的風把夏季的炎熱暫時驅離,一切,都舒適的猶如夢
幻。

最重要的是,他每次扭頭去看身邊的方彤彤,都能發現方彤彤也在笑吟吟地
看他。

他夢想過無數次,自己偷偷瞄著孟曉涵的時候,對方能恰好回過頭來,對上
他自以爲癡情的視線。

而如今,成爲被希冀的那一方,讓他的心裏突然之間充滿了無法言喻的神秘
喜悅。

他的話一連串的從嘴裏蹦出來,和方彤彤聊得就像多年以來的青梅竹馬。

而他的唇邊,早不知何時帶上了笑。

(十一)

“你家也沒人嗎?”順著方彤彤指的位置,趙濤很意外的看到了和她家一樣
黑著燈的屋子。

“這個點兒當然沒啦,請的阿姨做好飯放桌上就下班,我媽就算回家也是半
夜了,今兒禮拜六,八成不回來。”方彤彤很沒所謂地說,“要不上去坐會兒?
我們家那阿姨手藝沒的說,做的菜可好吃了,我給你熱熱,咱一起吃個宵夜?怎
幺樣?”

腦子裏不受控製的閃過兩人吃飽喝足天雷勾動地火滾上床結果被她媽媽回家
撞破然後鬧大的幻想,他搖了搖頭,有點緊張地說:“還是算了,太晚了。被你
們鄰居看見不好。”

“管他們嘞,我家又不是你們那種老家屬院,滿院子愛嚼舌頭的老八婆,不
惹到鄰居頭上,他們才懶得管咱。你等會兒我,我放了車子就來。”方彤彤把車
子推進樓道,借著亮起的聲控燈,搬下地下室。

不一會兒,她就跟怕趙濤趁機逃掉一樣跑了上來,把有點亂的頭發順了順,
難得有點不好意思地說:“你要不上去,就陪我在這兒說會兒話吧?”

回去也不過是看會兒書手淫兩次睡覺,他考慮了一下,點了點頭,把車子一
支鎖上,跟她一起站到樓道口花壇之間的陰影中,“那就再聊會兒。”

擡起手腕看了看表,方彤彤啊喲叫了一聲,很失望地說:“聊不了幾句了,
這……這馬上就十點半了。你回去都要十一點了。”

她賊兮兮地轉過頭,盯著他說:“要不我明天去找你玩吧?我聽孫博說了,
你家裏好幾台遊戲機,還有我MP3那廠子出的呢。教我玩玩呗?”

表妹時不時會來他家玩,所以那一疊盜版盤裏不少都是可以帶著女生一起玩
的類型,可惜的是在此之前,唯一用的上的機會就是哄他那頑劣不堪還肥嘟嘟的
表妹。

“好啊。你大概什幺時候來?”他咬了咬牙,決定放明天約好一起聯星際的
同學鴿子,實話實說,麵對方彤彤這種等級的女生,一旦克服了之前心中的障礙,
和她下跳棋都會比和那幫朋友玩任何遊戲都值得。

“我給你打電話吧。”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在這種時候真是好看極了。

“哦,好,我家電話是……”

“不用,我早問出來了。就是之前一直不好意思打。你老板著臉,我都有點
怕你了。”方彤彤扁了扁嘴,故意做了一個誇張的委屈表情。

“行,那我回去了。方彤彤,你家可真夠偏的……”他看了看天上的月亮,
開玩笑地抱怨了一句,“你上晚自習可真夠放心的,也不說讓你媽給你請個保镖。”

“你給我當保镖好不好?”方彤彤笑著拽了一下他的校服,“晚自習結束送
我回家,行嗎?”

以她受歡迎的程度,要是在男生中說一下缺護花使者,當晚她兩邊的車子就
能堵了校門口。

這讓他的心底升起一股無法克製的優越感,同時心裏也稍微有點佩服隔壁班
那個帥哥,這樣的攻勢都能保持定力一心撲在自己女友身上。

“那你給工資不?”他隨口開了個玩笑,心裏已經決定了之後放學的行程額
外多加半個小時。

“給錢就沒意思了,你要點別的吧。比如……我給你做飯吃這樣的,都行。”
方彤彤笑眯眯地搖了搖頭,長馬尾在後麵晃過來,蕩過去。

一個大膽的念頭突然爬上心頭,他壯了壯膽子,小聲說:“要不……你跟我
拉拉手吧?”

話一出口,他就惱火地在心裏罵了自己一句。明明想說讓她親自己一下,試
試看符咒的效力到底有多強呢,結果最後開口,還是變成了拉手這種事。

以方彤彤的性格,拉手這種要求恐怕都沒有什幺好害羞的。

方彤彤怔了一下,跟著撲哧笑了出來,臉色微紅地說:“就這樣啊?我還以
爲你會和那個什幺功太郎一樣淨提點下流的要求呢。那……你閉上眼,把右手伸
出來。”

“閉眼?”他不解地皺了皺眉,但還是乖乖伸出手,把眼睛閉上。

算了,拉手就拉手吧,反正對他來說,都是一次了不起的飛躍——要知道,
上次他真正和女生親密的拉手還是小學體育課老師要求結對玩遊戲的時候。

馬上,一只軟軟的,涼涼的,稍微有點汗在掌心的小手,就微微發顫地拉住
了他的。

不是握手那種禮貌的方法,而是用拇指和手掌,輕輕的捏住了他的三根指頭。

他的胳膊激動地繃緊,盡情的享受著手指傳來的綿軟觸感。

沒想到,緊接著,一個溫熱的,比她的手掌還要柔軟很多的東西,結結實實
地貼上了他的臉頰。

他睜開眼,就看到拉著他手站在那裏的方彤彤,已經是滿麵飛霞。

這一夜,他難得的沒有自慰,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直到天邊泛起魚肚白,才
昏昏沈沈的睡去。

直到睡著前,他被親過的那邊臉頰,都在隱隱約約的發熱。

熱得像被打上了什幺烙印一樣。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