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姊妹

<fontface="楷體,標楷體"

啊~姐。」

海唯的小腹已經因積存了大量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已經膨脹起來而藝文還是不斷的愛撫海唯。

「好了啦,可、可以了,我快要死了,饒了我。」

藝文聽了,慢慢的把右手伸到海唯的屁股,愛撫著海唯的屁眼。

「妳要幹嘛,不要,那裏很髒啊。」

「放輕鬆,看姊姊的。」

藝文用中指不停的拍打著海唯的屁眼,還輕輕捏著它。

「舒服嗎?」

藝文故意問海唯,並且看著海唯的臉,讓海唯難堪。

「不、不知道。」

海唯把臉轉過去,不讓姊姊看到自己的臉,一下、兩下、三下.........在藝文連續密集的攻勢下,海唯的臉明顯的表現出羞恥、害羞、難堪和快感。

接著藝文把海唯的臉轉過來,並吻她。

「嗯!?」

海唯在接吻的一剎那,看到藝文一直注視著自己,似乎在觀察她。藝文還把舌頭伸入海唯的嘴裏,更使得海唯不知所措,陰道和子宮充滿著卡來的精液,好像裏面的精子在遊動一般,肛門又被玩弄著,引起一種奇妙的感覺,加上又被吻,還把舌頭伸入,攪動的舌頭勾起了身體的慾火。

此時的海唯已經不知道要用什幺臉來對姊姊的觀看,藝文看到海唯的眼睛裏,充滿了快樂和羞恥,更加高興,把舌頭從海唯的嘴裏伸出,舔著妹妹的臉頰,右手壓著妹妹的屁眼。

「海唯好可愛啊,我要看妳更可愛的樣子。」

說完,右手的中指往肛門裏硬壓進去。

「不要。」

海唯的臉難過的糾結在一起,用盡全身的力氣,抵抗著已伸入肛門的中指,但已經進入了約第二個關節了。

藝文看海唯全身僵硬著,還死命的縮緊肛門抵抗,就愛撫著海唯的胸部,對海唯說:「海唯乖,不會痛的,放輕鬆,把身體給我。好嗎?」

「可是,很髒啊,而且,會不會痛」

「不會痛的,把屁股給我。」

「............」

「來,把身體轉過去。」

海唯依照藝文的指示,轉過身來趴在床上,藝文就把手伸到海唯的屁股。

「放輕鬆,要來了。」

藝文把中指硬生生的壓進海唯的屁眼裏。

「啊............」

海唯用力抓著枕頭,害怕的接受肛門傳來的異樣感,當指頭完全進入後,海唯還是僵著,沒有發出聲音,讓藝文覺得很無趣,又爬上床,吻著海唯,發現海唯已經流了兩行淚。

「哭什幺?不舒服嗎?」

「不是,只是...」

藝文開始擩動在裏面的中指,海唯的臉上立刻顯現反應,隨著手的動作,臉的表情也在變,就一直玩弄著藝文,一直到要吃中飯爲止。

「姐?」海唯躺在柔軟的床上,揉著惺忪的眼睛,看到日光已經斜照到房間裏。

「已經是下午了嗎?啊呀!?」

當擡起腳要離開床時,肚子傳來異樣的感覺。

「這是?」

海唯發現那件緊內褲還穿著。

「還穿著啊,肚子好像滿滿的,裏面好像還有卡來的...」

海唯又不禁臉紅,看著那件把卡來的精子堵住,讓子宮能完全包容卡來精子的內褲。海唯用右手摸著那件把這輩子第一次接受的精子包住在體內的褲子,又緩緩的向上撫摸小腹,臉上露出幸福的神情。

(這是我第一次接受精液,感覺真好。)

躺在床上,一邊撫摸小腹,一邊感覺奉獻自己所得的精子,充塞在體內的充實感;過了三個小時,在藝文的命令之下,脫下那件內褲,頓時有如急流瀑布,完全無法遏抑,海唯帶著失落感,打開水龍頭,開始清潔身體,也回憶著昨天失去身體的過程。

從此以後,兩姊妹關係更加密切,照顧卡來的生活,更是無微不至,晚上一起翹屁股,露出性器官誘惑卡來,由卡來決定要臨幸誰,卡來成了這個家的皇帝,在這家呼風喚雨,藝文和海唯絕不抵抗,屈服在卡來的狗莖之下,要小便時,有人會喝,要大便時,有人會接,幾乎無法無天;而藝文和海唯,平常在家都穿裙子,讓卡來方便鑽進去,裏面不穿內褲,怕卡來要喝愛液或交配時,惹怒了牠,陰毛都按時裏光,怕卡來看到了覺得不順眼;就因如此,在這家裏面,常常可以看到有一只龐然巨獸,常鑽到女人的裙子裏採蜜,常騎在女人身上排洩,這房子俨然已成了狗屋了。

(好渴、好渴啊。)

卡來從睡夢中清醒,覺得口乾舌燥,從藝文的房間沖了下來,到處找女人,看到海唯在客廳看電視,就像海唯走過去。海唯看到卡來無間靠近,就恭敬的問:「有什幺事嗎?主人。」

牠不與理會,直接往裙子裏鑽。

「我知道了,等一下。」張開雙腳,稍作心裏準備,「請享用。」

卡來伸出舌頭,開始喝海唯的肉汁,牠每舔一下,海唯就顫抖一次,海唯看到裙子不斷隨著卡來而擩動,心裏想(要流得更多,不然不夠主人喝。)就開始搓揉乳房和性感帶,已達到高潮。

「啊啊~~~~呼、呼,啊~哇啊~請不要,不要進去,啊啊~~」

海唯感覺到卡來的舌頭一直往陰道伸去,企圖把沾到陰道的淫液刮乾淨。

「啊~請不要,求您,啊~」

海唯感覺陰道被卡來的強力味蕾侵蝕,陰道內的水分,已經被刮的一滴不剩,使海唯感到很難受。

「啊啊~~」

海唯也因這份難受的被虐感,達到高潮,把乾燥的陰道潤濕,但也馬上被牠吸食掉,就這樣週而複始的下去,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了,在一個小時的壓搾下,海唯口乾舌燥,全身流汗,但還是爲心愛的主人繼續奉獻身體,一直到卡來滿意爲止。

終于,卡來喝飽了,稍微的離開,擺開大便得姿勢,

「等一下!」海唯馬上從沙發下來,鑽到卡來的跨下,用嘴親著牠的包皮,把手放在肛門下。

「嗯!」

海唯感覺到從卡來的包皮內流出熱熱的尿液,其腥味充塞著口腔和鼻腔,一塊一塊的排洩物,從牠的肛門掉落至手上,海唯一口一口的喝下尿液,暖流從嘴裏經食道到胃裏,一滴不剩的喝下。

結束後,卡來就鬥一鬥身體離開,海唯抱著糞便,用沾滿尿液的嘴說:「謝謝主人。」

海唯抱著糞便走到自己房間的廁所,沿途因陰道太乾燥,讓海唯寸步難行,每一步都有種乾裂的感覺從下面傳上心頭。

「好難過啊。」到馬桶前,停了下來。

(牠的味道,好臭,但爲何我有感覺?)

海唯被手上的糞便所發出的氣味吸引,不禁靠近聞了一下,「好臭。」

又立刻移開,海唯心跳越來越快,吸入越多便味,越使她緊張。

(我怎幺好像要被大便吸進去似的,爲何心會好像小鹿亂撞一樣。)

手越來越靠近鼻子,味道也越來越濃。

「嗯~」

漸漸的,海唯的意志也越來越薄弱,坐在冷冰冰的地板上,向吸食毒品一般,吸著混著糞便氣味的空氣。

「好奇怪的氣味,爲何我會這樣,快、快控制不住了。」

海唯把糞便先放在洗手台上,退去所有的衣服,拿起糞便,輕輕的靠著臉頰,從糞便傳來的溫度,透過臉部神經,傳遍全身,又放到胸口上,夾在雙乳間,像寶貝一似,雙手一擠一壓的撫弄著那溫暖又柔嫩的東西。

(好想知道味道如何?)

這一句話出現在海唯的心頭,看著胸口裏的它,海唯已經控制不住自己,海唯看到右手往它那移動。

(不,不要這樣,快停止。)

但手不聽使喚,手指沾了一些後,往嘴慢慢移動過來。

海唯看著自己的手,一步一步靠近,心裏也慌了。

(這不是真的吧,我竟然想要吃。)

當手靠近時,嘴也慢慢的打開。

(不,不要。)

手指已經進入了嘴,舌頭觸碰了沾滿糞便的手指時,海唯失去了意志。

「嗯~」

海唯清醒了,並看著四周,「我怎幺會在這裏?我!?」

海唯突然發覺嘴裏有一種奇怪的味道。

「嘴裏怎幺有種味道?......難道。」

海唯馬上爬起來,走到鏡子前,猛然發現嘴邊沾滿了深色的物體,馬上洗臉漱口,鑽道棉被裏,一直找理由解釋自己的行爲,在床上翻來覆去好一陣子,一直沒有答案,就在深深的思考中,到夢裏去尋找解答。

--------------------------------------------------------------------------------

自從上次的事件,海唯的心境起了變化,想要成爲卡來的奴隸,只希望卡來只和她性交,只希望能成爲卡來的枕邊人,隨時在牠身邊伺候牠。

每看到姊姊和卡來交尾,就有不平的心情由心中産生,漸漸的,已經快要忍不住了,就和姊姊商量。

藝文聽了,嚇了一大跳,藝文萬萬沒想到妹妹已經迷戀上那只狗,甚至想和牠朝夕相處,不是在和牠玩奴隸性交遊戲,是認真的,但想想妹妹已經把女性的貞操奉獻給了牠,對牠頃心也是有可能的,想想也是自己種下的果,沒辦法怪誰,只好答應了她。

「真的嗎?」海唯高興的問到。

「真的,看妳這幺喜歡牠就讓給妳吧,乾脆舉行結婚典禮,讓有情人終成眷屬。」藝文開玩笑的說。

只是海唯聽了,臉紅的像蘋果似的,藝文看到海唯這樣的反應,面帶困愕的問「妳、該不會....」

「沒、沒有啦,我.....」海唯頭低低的,害羞的回答。

但藝文看到妹妹這樣的反應,已經知道她真的想如此,無奈的摸著頭,歎了一口氣,對海唯說:「我會去準備的,等著吧。」說完就往外走去。

「不、不是啦,我沒有想要這樣。」海唯雖然這樣回答,但藝文不理,開車離去。

過了一星期,家裏的三樓已經被藝文布置的美輪美奂,房間也布滿了紅色的彩帶,還有新的床和棉被,牆壁還有一個『囍』字,音響放著結婚進行曲。

「好了,應該要請新郎和新娘出場了。」就高高興興的跑到海唯的房間。

「新娘,準備好了嗎?」藝文故意露出奸邪的微笑看著海唯。

「哇~~!姐~,妳不要偷看嘛。」

海唯害羞的轉過身去,不讓姊姊看到正面,此時海唯身著白色的新娘禮服,頭上帶著貓耳朵,長長的裙子、幾乎要露出乳尖的半透明蕾絲花紋,頭上有著大大的白布紗,加上美麗少女的身段和臉龐,看上去有如公主似的,很想像是自願要嫁給狗作新娘兼奴隸的人。

藝文靠近海唯,仔細的觀看海唯身上所穿的,忽然看到桌上的貓尾巴,就拿起來走到海唯的身後,輕輕的抱住她,在耳邊對她說:「怎幺還有這個還沒穿上呢?」拿著尾巴在海唯面前晃著。

「這,這個,可不可以不要穿啊,因爲....」

「不行」藝文打斷海唯的話,嚴厲的說:「卡來都有的,妳怎幺可以沒有,妳還當妳是人嗎,沒聽過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古語嗎?」

說完就摸著海唯的屁股,「我來幫妳穿好了,當作是姊姊送妳告別人的身份,成爲比狗來不如的動物的禮物。」

說完就把裙子拉起來用手指摸著海唯的屁眼,

「姐,不要這樣,很髒的,啊。」

說時遲,那時快,藝文已經把手指的第一節硬塞入海唯的屁股裏。

「可以嘛,要來了,放輕鬆。」

說完就手指拔出,把尾巴的前端粗硬的部分抵著肛門,海唯全身僵著,沒有任何抵抗。藝文一鼓作氣用力塞進去。

「啊啊~~~~。」

海唯的一聲嬌嫩的尖叫,以把隨即塞入,那冰冷的硬物使感到難過,硬生生的把肛門撐開,由于前端粗大後面細小的構造,除非用手用力拔起來,否則不可能脫落,中間還有一個洞,讓空氣流通或放屁用的,由于那個洞,使她感覺腸子涼涼的。

「好了,還差一樣東西。」藝文又拿起一個鐵製的項圈和鐵鍊:「來,我來幫妳套上。」

海唯慢慢慢慢的走到藝文前面,伸著脖子,藝文把鐵項圈用鑰匙打開,溫柔的套住海唯,卡喳的一聲,寬約五公分的項圈就套在海唯的脖子上,再把鐵鍊卡在項圈的鐵環上。

「很適合妳,走吧,做出妳應該作的姿勢走到三樓去....」

藝文拉著鐵鍊,牽動著海唯的脖子,「走啊,還等什幺?」

「是。」海唯就趴在地上,四腳著地,由于新娘禮服的裙子前面是開叉的,所以在地上爬沒有問題,海唯被自己的姊姊牽著走向三樓,準備要和卡來那只狗結婚。

海唯被牽到布置華麗的大廳,看到卡來身穿黑色的禮服,頸子還有一個蝴蝶結,坐在大廳中間。

藝文慢慢的把海唯牽到卡來的身邊,就走上前去,配合著結婚進行曲,向海唯問到:「妳是否願意捨棄人的身份,嫁給妳身旁的這只名爲卡來的狗,成爲牠的妻子、奴隸,甚至是排洩的工具,直到牠安享終年爲止,一直陪伴在牠身邊。」

「我,我願、意。」海唯羞澀的說出這難以啓齒的話。

「好現在吃喜宴。」

藝文拿出兩個狗用的不鏽鋼碗,放到海唯和卡來面前,裏面有著高級的狗食品,卡來馬上就吃。

海唯看到卡來已經吃了,嘴巴慢慢的靠近放在地上的碗,含了一口。

「嗯。」發出難過的聲音,慢慢的咀嚼,然後閉著雙眼,用力的吞下去。

海唯花了將近半個小時才吃完,藝文看了有些難過,但這是妹妹自己選的路,也沒有辦法,就拉著海唯的鐵鍊,移動到今後她所要居住的地方。

在一個有二十坪大的房間,中間有個歐式的床,四周都是鏡子,有如外面的賓館一樣,家具都是全新的,還附有廁所。

藝文把鐵鍊鎖在床上的鐵環中,對海唯說:「這鐵鍊的長度足夠到這房間的各個地方,以後妳就在這裏住,如果想要出來,就叫我上來,我會解開鎖的。」

「嗯,我知道了。」

藝文摸了一下海唯的臉,就離開了,剩下卡來看海唯這對新婚夫婦,留在房間裏。

卡來那只狗,似乎是床太舒服了,一直躺在床上,四腳朝天的動來動去,海唯還穿著新娘裝,坐在床邊,含情深深地看著自己的老公兼主人的牠,在床上嬉戲著,但是卡來的陰莖已經有點勃起。

藝文在卡來的碗裏下了一點春藥,已經有點起作用了,這事只有藝文知道,她沒有告訴海唯,藝文不想讓海唯新婚之夜空守孤房,才如此做的。

海唯看到了狗莖露出了包皮,不知道該怎幺反應,而狗眼一直看著海唯,海唯就紅著臉,很恭敬的做出磕頭的姿勢,說「失禮了。」

再慢慢又幽雅的靠近肚子朝上的牠,用手輕輕的觸摸以露出的部分,慢慢又溫柔的上下搓揉,卡來並沒有做出其他的動作,還是一樣朝天讓海唯伺候,露出的狗莖越來越大。

海唯心想(用手可能不夠了。)

又對卡來說:「對不起,讓我用嘴來爲您服務。」

說完就慢慢從旁邊靠近卡來的跨下,跪著爲用嘴吸吮著那腥臭的肉棒,雖然只是狗的肉棒,但她對待那個下流的肉棒既小心,又溫柔,用舌頭舔遍狗莖,用嘴含著炙熱的棒子,頭紗隨著海唯的頭而上下在空中飄逸著,鐵鍊也配合著,發出金屬的摩擦聲,狗莖從嘴唇直到喉嚨,雖然呼吸有點困難,又想吐,但海唯還是硬要含吮。

(一定要讓主人高興,不行在新婚夜讓主人覺得不舒服,這是身爲妻子和奴隸的義務。)

海唯心裏如此下定決心,硬著頭皮的伺候牠。

「嗯,嗯,嗯嗯。」在海唯的細心積極的含吮下,卡來的陰莖越來越大,也越來越硬,海唯的嘴已經無法容納了,海唯也明白,只有一個地方卡可以容納這個龐然巨物,就是自己身爲陰性的證據,而那個證據也因剛剛的口交,已經充分的分泌一些足以讓那個怪物進入陰性的證明。

海唯站了起來,雙腳跨在卡來兩旁,把禮服的的前叉分開,露出了貓尾巴和濕漉漉的陰唇、陰核給卡來觀看,然後腳慢慢的往下屈伸,當屈伸到大腿和小腿以成了九十度時,卡來的陰莖已經到了肚子前,硬生生的頂著海唯的肚皮。

「對不起,這姿勢我是第一次,請等一下。」

海唯紅著臉,既緊張又害怕,心跳也快到要休克的地步,雖然卡來沒有任何動作,但卡來的狗莖又硬又熱的貼在海唯的肚皮上,海唯從狗莖感覺到卡來的焦躁和憤怒。

(要、要快一點。)

海唯又慢慢的趴起高度,到了某個高度時,狗莖正好頂住了海唯的陰道,而角度剛剛好,不用手來校正位置,海唯首抓著裙子,看著那個頂住自己的陽具,心裏預作準備,就慢慢的降下身子,卡來的狗莖也隨之進入了海唯的體內。

海唯看著那狗精髓著身體的下降越來越短,從體內也傳來的狗莖光臨子宮的訊息,海唯用陰道完全含入卡來的狗莖,海唯含情脈脈的看著卡來,一個被鎖鏈困住的新娘,正爲一只大的不像話的毛隆隆的狗而努力奉獻自己,只爲了讓那只巨犬爽快。

巨犬舒服地躺在床上,而年幼的新娘,正努力地用自己的身體,放置那只狗的生殖器到自己的生殖器裏。

「身、身體動不了。」

當卡來的陽具完全進入了海唯的肉體時,海唯發現身體已經無法動,像是被卡來的陽具釘住一樣,海唯試著要上下動作,用自己的陰道壁代替手和口來摩擦陽具,但發現下半身的力氣好像被體內那個炙熱的狗莖吸走。

不久,威力漸漸從子宮向上半生蔓延,很快的,海唯腰再也撐不住身體了,就像山崩似的倒在卡來的身上。

「對不起,請讓我適應一下,嗯啊。」

海唯用手觸摸她和卡來交合的部分,(好大,有點痛,好像要裂開了。)

由于狗莖的尺寸很大,海唯的陰道口幾乎被撐開在塞入的,海唯的雙腿分的很開,結合的部分從裏到外幾乎沒有隙縫,海唯只有靠自己身爲女性天生具有的才能,也就是用自己的愛液來潤滑自己的生殖器,才能做出有如活塞般的運動。

海唯用雙手撐起上半身,(太硬了,無法移動身體,只能上下移動,來摩擦牠。)

海唯使盡全身剩余的力量,上下緩慢的動著。

「啊~~啊啊~嗯啊,啊啊~~~~~。」

海唯雙眼朦胧臉頰紅潤,小巧的嘴,配合著美麗、羞澀的表情,發出美妙嬌柔呻吟給牠聽。

卡來一直看著海唯的臉,欣賞著女人被姦淫的表情,海唯看到卡來一直看著自己,也有點不好意思,害羞的低下頭去,但一低下頭就看到雙腿間一進又一出的肉棒,更是不敢看,只好擡起頭,讓卡來觀賞自己羞澀的臉。

就這樣一直過了將近一個小時,海唯還是原姿勢在上下動著,全身已經被和沾濕了,新娘薄紗禮服幾乎成了透明的了。

「對不、不起,我,我快不行了。」

一連串的高潮已經把所剩不多的力氣剝削走了,當要倒下時,狗莖突然膨脹。

「啊啊。」海唯沒有心理準備,狗莖在海唯的陰道內膨脹了起來,使她失去平衡,全身壓了下去。

「哇啊。」原本漲大的部分只是在陰道內,但海唯一壓,使的在陰道裏的大肉球向更裏面塞入,肉球突破子宮頸到達子宮腔內,在子宮腔內漲的又更大了。

「啊,不行了。」

全身倒在卡來的身上,動也動不了,已經深深的合而爲一,分不開了。

(裏面好難過,有點不舒服。)

海唯摸著小腹凸起的部分,就是卡來狗莖膨脹的部分所造成的:卡來不喜歡有東西壓在胸口的感覺,打破沈默,動了起來。

「啊啊,請不要動,好痛啊。」

海唯的子宮被狗莖強制牽動著,卡來轉過來側躺,而海唯也被『拉』到旁邊,雙腿只能,跨在卡來的背上,由于雙方的生殖器官的關係,所以海唯還緊緊靠著卡來的胸膛。

「這是!?」當海唯從疼痛中回神時,發現自己躺在最愛的狗的身邊,把雙手和臉貼在卡來的胸膛,依偎在那之狗的身邊。

(好高興,能這樣在牠的身旁。)

陰道完全被填滿的幸福感,充斥著全身。一位剛結婚的新娘,身穿禮服,綁著狗鍊,依偎在一只比自己還大的狗旁,深深的在結合中,度過花燭之夜。

--------------------------------------------------------------------------------

在一個美麗的中午,一名身穿華麗新娘裝的少女依偎在一只巨犬身旁睡著,清風吹拂著少女的臉頰,喚醒了沈浸幸福睡夢中的少女。

「嗯,天亮了嗎?」

海唯睜開雙眼,看到卡來躺在身邊,而雙手雙腿還抱著卡來的腰,就像在抱一個大娃娃似的,海唯稍稍動了一下,把卡來驚醒了。

「對不起,經擾到您了,很抱歉,我啊!!!!」

海唯突然被一個東西從雙腿間的隙縫刺入,並以及快的速度向體內延伸,很快的,海唯就陷入了動彈不得的狀態,原來卡來早晨勃起,因海唯的一直摟抱的關係,又再一次的被卡來侵犯。

但卡來沒有性慾,只是一直沒有動而已,而海唯好像抱著一個裝有大陽具的娃娃,在華麗的新娘裙裏,深深埋沒在海唯的肉縫中,在下意志裏,海唯的陰道壁也開始有規律的收縮,歡迎著侵入的異物,狗莖也隨著卡來的心跳,做快速的抖動。

雖然海唯沒有和卡來作激烈的交尾動作,但身爲母的動物所缺少的部份被公的動物填滿了,也有了滿足感,溫柔的抱著牠,一直保持著這姿勢,用身體感覺對方的存在,用眼睛彼此目視,讓海唯的新婚第一日就感到幸福無比。

海唯背對著卡來脫下已經被體液沾溼的新娘服後,羞澀的遮掩著女人羞恥顯露的雙乳和恥部,慢慢的轉過身來,卡來在床上看著海唯年輕細緻的肌膚,好像在評鑒海唯的身軀一般,露出兇惡的眼光看著,海唯雖然已經面向卡來了,但還是不敢放下雙手,現出全部的身體給卡來看。

(全身好像被奇怪的視線貫穿似的,好可怕,萬一牠不喜歡我的身體怎幺辦?)

海唯有許些的害怕,怕身體不滿足卡來的標準而煩惱著,雙手有如黏住般,移動不了。

(一...一定要給牠看,身爲牠的奴隸,這是我的義務,也是責任。)

想到這裏,海唯就全身發抖,慢慢的放下雙手,雙腿微開,靶自己的一切呈現在卡來的眼前。

「對不起,如果身材不好,請不要嫌棄我,我會努力的。」

海唯把身體給卡來評鑒許久,卡來都無反應。

「可以了嗎?」

海唯就跪在卡來面前,像日本以前的女性對丈夫行禮一般,屈著腰對卡來說「從今以後,就要和您一起生活了,不必對我客氣,我會用盡一切的能力滿足您的。」

從今以後,美女與野獸的生活就此展開。

海唯自從嫁給卡來的第二天,幾乎都被鐵狗環和鐵鍊鎖在房間,無法出來,但海唯並不感到不便,反而很開心,雖然卡來常常跑出防到外面玩,但海唯只要在房間內等牠回來,就很滿足了。

常常在整理房間,或清理身體,讓身體隨時隨地處于乾淨的狀態,在房內完全不穿衣服,身上只有貓耳朵和貓尾巴而已,只要是卡來在房內,就一定雙手雙腳著地,故意像狗看到喜歡的人就搖尾巴的樣子,扭動屁股,使貓尾巴搖晃著。

「要吃飯嗎?」

海唯拿起藝文爲牠們準備的狗罐頭,打開數個,倒在大鐵碗裏,其份量一定是卡來吃不完的份量,當卡來吃飽離開後,海唯就會說「謝謝主人留給我。」並爬過來,用嘴像狗一樣的方法吃著碗內剩下的狗食,並舔的乾乾淨淨的。

若海唯發現卡來的排洩物,是小便的話,就把它舔起來喝掉,若是大便,若氣味不太臭,用嘴舔食吃掉,讓自己的腸胃得到卡來的滋潤後再排出體外。

另外海唯也常常保持著體內的水分,以防卡來要喝秘汁時,自己分泌不出愛液讓卡來解渴,海唯幾乎把卡來當作神一樣,供奉自己的肉體和靈魂給卡來,心裏時常想著(只要牠能讓我留在牠的身邊就夠了,我怎樣都無所謂。)就抱著這個信條,用鐵鍊囚禁自己,守著閨間等著狗夫歸來。

自從海唯和卡來結婚後,藝文非常擔心妹妹的生活,常常從偷裝的攝影機看到妹妹的生活情形,看到成爲母狗的妹妹,雖然擔心,但也很羨慕,對于妹妹超越種族,並包容犬族的各種行爲,感到佩服。

但身體也隨著從卡來分手的日子以來,與日遽增,雖然常常偷看妹妹和卡來的交配行爲來自慰,但也無法阻止高漲的慾火,只好在院子裏喝著小酒,配著外面買的鹹酥雞。

「嗯,外面好像有什幺東西?」

走到門口並打開大門,看到一只體型不大又骯髒的狗聞到雞肉的香味,想吃得到一直不停抓著門,藝文看到牠,很無趣的說「若是一只大狗的話就會養你了,這幺小,走開走開,給你一點就滾。」

藝文拿起一些雞肉,丟到他旁邊,想要趕走牠,就把門關上,不理他又回去喝悶酒,但不久又聽到那只狗又再抓著門了。(可惡,真不知好歹。)藝文氣沖沖的右走到門口去,「別太貪心,有給你吃就很好了。」

沒想到一開門,那只狗就從門縫鑽過藝文的雙腿,直奔到放鹹酥雞的小桌子,馬上把肉給吃掉,事情發生得太快,不到一下子,肉就在藝文的眼前消失了,「這、這只可惡的狗。」

當野狗吃完後,就走到藝文的身邊,聞著藝文的氣味。

「幹嘛?」

野狗聞著聞著,用後腳站了起來,用鼻子聞著藝文的雙腿間,雖然隔著裙子,但那只野狗似乎已經聞到了從藝文私處散發的微弱騷味,藝文被牠的舉動勾起了塵封已久的性慾,馬上把門關上,站著楞在那裏,看著牠動來動去的身軀,藝文不自覺的注視著狗的陽具。

小小的狗莖已經突出來了,並以熱切的眼光看著藝文,藝文在此時心裏已經被牠弄得有點不好意思,臉開始紅起來,野狗似乎很著急,不停的跑來跑去。

(試試看吧,如果牠對我有意思,就和牠交配看看。)

藝文坐在院子裏的草坪上,撩起裙子,露出內褲給牠看到,並誘惑牠說「來啊,你不是要我嗎?免費奉送喔。」

野狗聞到從藝文的內褲傳來陣陣的誘人氣味,激起牠傳宗接代的本能。

「啊呀。」

藝文看著野狗鑽進裙子裏面,一步步逼近自己的秘密地點,就把大腿打開,使內褲完全映入野狗的視網膜之中,由于藝文的視線被裙子擋住了,完全看不到裏面的狀況,心中有些期待,也有些害怕。

(第一次在外面做這種事,好緊張啊。)

藝文看著廣大的天空,其心境有如再廣大的草原裏一樣,既開心,又緊張。

「啊~」

野狗已經開始對藝文的內褲展開襲擊,舌頭對著內褲突起的部份進行攻擊。

「啊~~好厲害。」

野狗的小舌頭對著重點部位舔著,藝文不一會就滿臉通紅。

「啊~啊~~~,等、一下,啊。」

藝文雙腿合併,把野狗擠出去,藝文站起來,深呼吸以調整自己的呼吸,走到有庭院的中央,有著一棵高大的樹,旁邊有一些矮的灌木。

藝文走到那個大樹下,脫下裙子,鋪在草地上,又脫下內褲,接著坐在裙子上,背貼著樹幹,大腿大開,光溜溜的肉洞,完全呈現出來,看著野狗的逼近,藝文雖然有心裏準備,但還是有點怕,野狗在離陰道穴不到三公分的地方嗅著藝文的恥味。

「好丟臉,被牠聞那裏的味道。」

雖然這樣說,但下面也開始流出了愛液。

「啊~不要~」

狗兒開始品嚐藝文的淫穴,藝文的洞口不斷的被野狗的舌頭舔拭著,刺激著藝文,藝文漸漸的進入狀況,陰核已經突出,像是花朵的綻放,狗兒受到愛液的氣味吸引,下面的狗莖已經無法藏匿在包皮內。

「啊~再來,在繼續,啊啊~~~~」

藝文低聲對腿間的畜生呢喃著,野狗對藝文的陰核起了興趣,用小小的舌尖挑起逗弄著。

「啊啊~,不要~,我的陰核,啊啊啊~~~」

藝文的陰核越被玩弄,就漲得越大,在藝文不知不覺間,腰部已經挺了起來,迎向著牠的嘴。

「啊!我的腰怎幺控制不了,啊啊~~~」

腰部挺起來,且離地面有二十公分高,讓狗兒輕輕鬆鬆就能舔到自己的私處,不須低下頭,藝文看了覺得很羞恥。

(我真是丟臉、不知羞恥,竟然會迎向牠,我好像越來越下流了,啊!!)

此時藝文好像想到什幺,但被身體湧出來的感覺覆蓋過去,並細細的發出鳴叫聲,陰道噴出的愛液,從離地二十公處以抛物線的弧度呈自由落體的方式,撞擊地面的雜草,發出雨滴打在草叢般的聲音。

藝文高潮後,就躺到在地上,零亂的呼吸,通紅的臉頰,炙熱的身體,一名漂亮的妙齡女子被狗欺淩得躺在地上,並且下面留著被欺負得證據。

(原來,我希望自己被肆虐,做賤自己,來達到高潮。)

藝文總算做出自己和海唯爲何會做出如此下賤的事找出了結論,也更認清自己。

「汪汪。」

藝文突然被狗兒的叫聲吵醒了沈思,藝文看到那只野狗的陽具已經挺起,十公分長的陽具一直對著她,藝文也知道要自己的身體才能平息牠,就轉過身,擺出了狗爬式,狗兒一看到就跳上藝文的身體,抓起藝文的屁股,馬上把陽具塞入藝文的屁股裏,用力快速的抽動著,藝文也應和著牠,發出女人才有的叫聲。

(被狗侵犯還那幺興奮,我真是變態,沒錯,我太下賤了,連素未蒙面的狗都可以上我,和我交配。)

藝文一直用思想來姦淫自己,在配合野狗的狗莖,使得自己高潮無數次。

狗莖在藝文的體內脹大,並留下大量的精液而離去,藝文獨自躺在草堆中,被風吹拂著自己的身軀,已經知道了滋味,已經無法回頭只能繼續下去,回到屋子時,樓上傳來海唯的淫叫聲和痛苦聲,藝文打從心底羨慕著。

--------------------------------------------------------------------------------

早晨,海唯忙著在房間整理,但她還是繼續被鎖鍊綁著,呆在那個溫暖的狗窩裏,做卡來的奴隸,吃著狗食過活,但也感到非常幸福。

從門外傳來卡來的腳步聲,藝文停下手邊的工作,馬上跑到門旁邊跪著,當卡來一進門時,海唯就磕頭行禮:「歡迎回來。」

卡來根本不鳥海唯,一道房間馬上對著海唯擡起後腿。

「等一下!!」,海唯一看到,馬上迎前,用嘴銜著卡來的陽具,等待卡來的排洩。

「嗯,嗯~~~」海唯馬上感到一股溫熱的液體灌入嘴裏,海唯連忙把它吞入喉嚨,喝下去。

卡來尿完後就離開海唯的身旁,海唯用手擦拭著嘴邊留出來的尿液,回過頭道謝:「謝謝主人,我深感榮幸,啊!」

在海唯擦拭時,卡來正在床旁邊拉大便,海唯愣了一下,眼睜睜的看著一條一條的屎從肛門拉來,當拉完後,又靠向海唯,屁股對著她。

「是的。」,海唯慢慢靠向卡來的屁股,靠近牠的肛門,伸出舌頭舔著剛剛拉完便的肛門,海唯舔著肛門的四周,把沾到卡來的糞便仔細的舔乾淨。

(嗯,好苦的味道。)

海唯忍著苦味,把舌頭縮回口中,舌頭上的糞便吞下,清理舌頭後,又在伸出繼續舔,直到卡來滿意後才離開。

海唯回過頭看那一堆大便,(怎幺辦,要拿到馬桶丟嗎,還是.....)

口中的便味越來越濃,漸漸的擴散到全身,連大腦也漸漸被口中的大便給支配。

(把它吃掉,但好髒,還是丟了吧。)

海唯靠前去,用手觸摸著,從手上傳來的溫熱感,使得海唯又在一次的陷入深思。

(反正嘴裏已經吃了一些,倒不如......對了,最近都吃罐頭食品,應該不會髒,但是......。)

海唯一直在吃與不吃之間掙紮,鼻子聞到了味道,終于讓海唯下定決心。

(不,這是主人的,我要把它吃下,這是身爲奴隸的義務。)

決定後,就把低下頭,把臉靠著糞便很近。

(不要害怕,這不髒。)

海唯一直告訴自己,一定要把它吃下;當第一口的糞便入口時,海唯臉上露出許些的難過。

(好苦的味道。)

口中的微硬的東西經過海唯的嘴唇、牙齒、舌頭、喉嚨,在經食道,確確實實的到達胃裏,海唯吞下地一口後,又吃下第二口,第三口......當海唯吃完時,看到地板有許些黃黃的。

(不能留下一點。)

舔著地板,舔的乾乾淨淨。

「謝謝主人,我、我去漱一下口,馬上回來。」

海唯走到浴室,連忙開始刷牙,漱口。

(這是我第二次吃卡來的大便了。)海唯一邊想著,一邊刷牙。

(沒關係,我是主人的東西,所以要接受牠的一切才行,我要努力成爲牠的奴隸。)

海唯看著自己潔白的肌膚上多處卡來的抓痕、咬痕,輕輕摸著傷口,回想因做錯事而被卡來處罰、調教的過程,臉上露出幸福的表情。

(主人最近也開始對我調教了,一定不行在惹牠不高興了。)

由于在房內的海唯從來不穿衣服,只有在月經時,才會穿上內褲和衛生棉,所以卡來常常看到海唯的美麗的裸體。

「不要這樣一直看著嘛。」海唯從浴室出來,卡來就一直看著她,海唯繼續在房間整理,渾圓的屁股,纖細的腹部,有點小的胸部,加上下體傳來陣陣的淫亂的尿騷氣味,使得卡來忍不住靠近海唯,想一聞這美妙的味道,一步一步靠近她。

海唯不知情,繼續整理著牆角和家具間隙的灰塵,海唯不知情,不知道卡來已經在身後了,仍繼續做她的事。

「疑?」海唯一不小心,左腳很狠的踩了卡來的腳,讓卡來痛聲大叫。

「糟了!」

海唯回過頭來,看了一下情形:「對不起,我、我太不小心了。」

海唯一邊道歉,一邊彎下身子,用手撫摸剛剛被她踩到得卡來的腳,當海唯搓揉時,卡來發出不滿的鳴聲。

(糟了。)

海唯心想糟糕時,卡來很狠的咬住海唯的手。

「啊啊,好痛。」

海唯的身體被卡來硬拖到床邊,咬住的手也因此流出了少許的血來,海唯看到卡來跳到床上,對著她狂叫。

(糟了,我惹主人生氣了。)

當海唯爬到床上時,海唯已經知道等會兒會發生什幺事,就在床上平躺著,等著卡來的下一個動作。

此時卡來靠近了海唯的身體,海唯看到卡來拿起前爪,放到又胸部的乳尖上,馬上就緊緊抓著枕頭。

「哇啊~~~~啊啊。」

突然胸口有種被撕裂的感覺,貫穿全身,海唯也忍不住放聲大叫,海唯看到胸部上的三道紅紅的爪痕,映在自己的乳房上,痛得眼淚都流了下來。

「對不起,以後不敢了。」

雖然這樣說,但卡來的爪又在放到海唯的胸部上,繼續著犬式的處罰和調教。

在房裏,海唯不時發出淒厲的慘叫,有如被撕裂的痛苦席捲全身,但她並沒有絲毫的抵抗,只是一直道歉和請求原諒,海唯又哭又叫,悲鳴聲早已進了藝文的耳朵裏。

「奇怪,怎幺了?」

藝文跑到房間,啓動隱藏在海唯房間的攝影機,看海唯的動靜。

「天哪!」藝文驚訝的看著電視,看到妹妹被『妹夫』欺負,用指甲刮著妹妹的身體,但藝文看到妹妹沒有抵抗,完全就像是躺在地上快死的老鼠似的,任由貓再玩弄。

海唯的身體已經流出了大量的汗,嘴唇也有點發紫,但卡來還是一直撕抓玩弄著,海唯的喉嚨已經叫乾了,突然海唯感到有東西在撥開自己的雙腿,睜開眼睛一看,發現卡來正在下面。

「不,不要,請放了我,我以後不敢了。」

海唯發出有如遊絲般的聲音,但卡來還是一直撥弄著。

(卡來這幺堅持要我打開雙腿,怎幺辦?.........)

海唯猶豫了一會,哭著臉的看著卡來,慢慢的張開雙腿,並把枕頭放在屁股下,把臀部墊高,高高的露出女人最美有最脆弱的部分給那只發狂的狗看。

狂犬馬上鑽到海唯的雙腿間,並擺出挖土一般的姿勢,把目標放在海唯的生殖器。

海唯目不轉睛的看著卡來的一舉一動,由于屁股墊高,所以也把自己的下體看得很清楚,看著卡來的爪子慢慢的靠近,海唯也越來越緊張,牙齒科喀作響,身體也顫抖著,海唯拿起棉被咬著,看著卡來的攻擊範圍越來越接近,心跳也越來越快。

突然的一剎那,海唯全身抖動了一下,在沒有時間適應的情況下,海唯接受著狂犬的下體攻擊,每一下都準確的擊中海唯的陰核、陰唇和裏面的肉。

卡來每一下,海唯就顫抖一次,幾乎沒有一絲的時間歇息,海唯就像要死又還沒死的獵物,被卡來著個獵人啃食著身上的肉,由于嘴裏咬著東西,所以沒有發出很大的聲音,但汗已經把長髮沾濕了,床單也沒也一處是乾的,海唯親眼看到爪子完完全全落在私處,傳達來的痛楚已經使她眼淚向洪水般,無法遏抑。

終于,卡來抓累了,停了下來,海唯馬上把手覆蓋在淫穴口那,像蝦子一樣捲起身子,側躺在床上,痛得久久不能出聲,過了一陣子,海唯看到卡來走了過來,並且舔著海唯的臉。

「對不起,惹主人這幺生氣,請原諒我。」

海唯殷切的請求卡來原諒。

「嗯?主人?」

卡來舔著海唯的臉,隨後又把頭轉過來。

「啊,好痛。」海唯感覺到身上的傷口被卡來舔著,好像在幫她治療傷勢似的,雖然傷口會痛。

「主人。」海唯又再次地成大字形躺著,感覺到全身的傷痛伴隨著卡來溫柔的舌頭,卡來像吃著糖果般舔著海唯的傷口,一步一步地靠向海唯最脆弱的地方。

「嗯嗯~~~~~~痛。」

海唯的下體因爲卡來的強力撕抓之下,陰唇已經有破皮的現象,還流出血來,穴也紅腫且也明顯的抓痕,海唯抓著枕頭,忍受著淫穴的傷被舔的痛楚。

「啊、啊...嗯啊啊啊。」

痛楚使的海唯流出了眼淚,但海唯還是眼睜睜的看卡來的龐大身軀,在自己的身邊蠕動著。

(好痛,裏面好像也有點傷,啊,舌頭!!?)

海唯感覺到卡來的舌頭進去體內

「等,等一下,啊啊啊啊。」

強烈的痛覺傳達到大腦,使海唯發出淒厲的聲音,但馬上停止叫聲,忍受著卡來舌頭的在陰道內竄動,處碰到傷口時,海唯只有默默的忍受,在又痛又舒服的情況下,海唯也發出奇怪的呻吟聲,來配合卡來的愛撫。

經過了十七分鍾,卡來貪婪的口水已經沾滿了少女身體的每一處,但卡來還不滿足,更進一步的把陽具挺起,要求少女就範,把受傷的肉體奉獻出來。

海唯看到卡來強壯的狗陽具已經挺起來了,知道狗主人要用和她發生性行爲,雖然陰道很痛,但也無法抗令。

(主人要求不能拒絕。)就把身體移到床邊,身體朝上躺著,雙腿大開,以正常體位來迎接狗莖。

當姿勢擺好時,卡來馬上跳了上來,陽具快速的逼進。

(要來了。)

海唯看著粗大的狗莖快速的接近受傷的陰道,做了心理準備,接受卡來的陰莖和痛楚,卡來絲毫不猶豫,馬上把陽具插入海唯的體內,使得她又再一次的發出痛苦的呻吟。

卡來每抽一下,海唯一定叫一下,眼角也流出大粒的眼淚,過了一下,卡來停了下來,看了一下海唯,海唯也發現了,溫柔的對卡來說:「不要緊,我沒關係,只是痛了點,不必管我,我是你的,你怎樣都行。」

說完後,海唯對卡來輕輕的微笑。

「嗯、嗯嗯.....」

她緊閉著雙唇,從鼻子裏發出苦悶的聲音,身體受到巨狗劇烈撞擊而上下,汗從乳頭尖端揮灑在床上,床也機嘎機嘎的發出聲響,而少婦海唯因和丈夫兼主人的巨大畜生交配而發出淫靡又苦悶的歌聲。

過了一下子,海唯發現丈夫的陽具一直向左,而左邊肉壁上剛好有一個很大的抓傷,每一次插入體內時,必會帶來難過的痛苦。

(好痛,牠是故意的。)

海唯擡頭仰望著卡來的臉,看到卡來的也看著自己。

(沒錯,是故意的。)

海唯也發現卡來邊幹著她,邊看著她的臉。

(牠在看我!?)

海唯發現卡來在看她受到侵犯而泛紅的臉。

「不、不要看我的臉。」

海唯很不好意思的把頭轉過去,並用手把臉遮住,害羞到耳朵都紅了起來,過了不久,海唯發現卡來性交的速度慢了下來,睜開眼睛,從指縫間看卡來。

(牠好像有點不高興,怎幺辦,牠想看我的臉嗎?但是......)

海唯覺得好像對不起牠,慢慢的把頭轉回來,雙手打開,面對卡來,讓卡來能看得很清楚。

「對不起,我不應該遮著,應該讓您看到我的全部,對不起。」

說完,雙手抓著床單,把自己了臉完全的映入狗的眼睛。

(好丟臉。)

海唯還是害羞得把眼睛閉上。卡來又把速度加快,海唯的表情也隨著狗莖的插入,害羞、痛苦、爽快、高潮交織著,雖然她的把臉僵著,盡量不做出表情,但有許些微妙神情,顯露在臉上。

過了半個小時,海唯的臉已經沒有再僵硬下去了,狗莖摩擦到傷口時,海唯會有痛的表情,沒有時,則會表現出舒服的樣子,眉毛的律動、眼睛的朦胧,嘴的紅潤,聲音的大小,完全掌握在壯碩的狗的陰莖上。

(我、我被牠支配住了,在牠懷裏,我好像小孩似的。)

她看著跨在雙肩上的大腳,看著那巨大又多毛的壯碩身軀,而自己在那個寬廣的胸膛下,好像身在避風港一般的安全,從搖晃的雙乳間往下看,看到又紅又紫的狗莖,猛力的往自己光溜溜的陰道內插,那不屬于人類的陽性生殖器,插入身爲人類的生殖器裏,身體內的炙熱陽具,充滿著陰道和子宮,讓海唯有種幸福的感覺。

「啊!主人!?」海唯的搖晃的胸部突然的被卡來用腳壓住,乳房上的傷也被卡來的指甲壓住了。

「主人,您這是?」

卡來不理她,繼續擺動著腰部,但乳房的柔軟,使牠無法活動自如,速度也更慢了,卡來把上半身的重量全壓在海唯的胸部上,令海唯痛苦萬分。

(難道,主人想看我痛苦的表情?)

海唯擡頭看著牠,卡來馬上就把重量往前壓,乳房上的傷口被卡來的指甲壓的更陷入傷口內,也流出血來,海唯痛的臉扭成一團。

(沒錯,一定是這樣。)

海唯用雙手握住卡來的前腳,固定在乳房上,使卡來的身體不至于隨她的胸部搖晃,胸口好像悶住,呼吸也有點不順,但還是忍住,對卡來說:「主人,請您繼續,我會奉獻我自己以達到您對我的要求。」

接著又把下半身往右移一點,讓狗莖能摩擦到傷口,讓自己感覺到痛。

卡來覺得自己不會搖晃後,馬上劇烈的晃動腰部,在海唯的子宮內揮霍著肉棒,且一直低下頭看海唯的表情,海唯感覺到乳房的一直被卡來的指甲挖深傷口。

「嗯嗯,好痛、啊嗯,哇啊......」

海唯果然不負狗望,襲來的感覺,只有痛,沒有爽。

(難道我是一個被虐狂?竟然在如此痛的感覺下性交。)

海唯看著卡來,看到卡來眼裏映出的模樣,臉已經痛的扭曲的自己,眼淚縱橫,汗水浃髮,完全不像是在享受性交的模樣,反而是像受性虐待的奴隸。

(好痛,速度好快,比以往都還快。)

海唯的下體已經被卡來攻的氾濫,一進一出在海唯傷口上,令海唯想高潮都無法高潮。

在這快速的性交下,海唯突然領悟卡來的用意。

(牠,好像還想看我更痛苦的模樣,牠喜歡這樣,那我...)

想到這,就對牠說「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就把抓著卡來前腳的雙手用力向下壓。

「哇啊.....啊啊。」只下更陷入肉中,整個乳房已經扁的不能再扁了,血也順著汗水,掉床單上。

卡來看到後,更興奮了,速度也加快,口水也流了下來,滴到海唯的臉上,海唯看到後,張著小嘴,接著口水飲入。

「啊!!?」

過沒多久,卡來的狗莖漲大,和海唯合爲一體。

「主人。」海唯看著狗,豎立在自己的身上,壓著身體,高高在上看著她。

(好壯,好勇猛。)

海唯覺得能被如此強壯的狗寵愛,臨幸于她,深感幸運,心中的愛意更加高漲,已經到了無法離開牠的地步。

突然卡來把後腳擡起來,跳到床上去,前腳也放下,身軀完全壓在海唯的身上,雙方的臉幾乎要碰在一起,卡來用舌頭,不停的往海唯的嘴裏塞,海唯也張大嘴,讓卡來的舌頭進入自己上面的嘴。

海唯摟著狗的脖子,像是和熱戀中的情人般,深深的和卡來接吻。

「嗯?」在熱吻中,海唯感覺到狗的陽具噴出了濃濃的精子到子宮中,精子幾乎充斥著子宮的輸卵管,好像巴不得找到卵子,熱度直達卵巢。

「對不起,主人。」

海唯流出遺憾的眼神和眼淚,對著狗臉說:「我無法懷您的孩子,對不起。」

海唯抱著牠,哭了出來,卡來也沒有立刻來開海唯的身體,一直和海唯溫存著余溫。

當卡來的陽具快完全萎縮時,海唯拿起了緊內褲,穿了上去,由于緊內褲是鈕釦式的,不必從腳穿,當卡來一離開,馬上把扣子扣上,精液完全流不出體外,繼續在海唯的子宮內遊動。

海唯摸著肚子,她幾乎感受到體內精子的蠕動,起身坐在床上,看著卡來,對牠說:「至少、至少要讓這些孩子多留在我的體內一會,不要讓牠們受到外面侵襲。」

海唯用子宮保護著卡來的狗精子,這對海唯來說,是一種安慰,也是種無法滿足的遺憾。

藝文透過攝影機,從頭看到尾,看了海唯的舉動、言行,也只能感歎妹妹的幸與不幸。犬姊妹

※|JKF捷克論壇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