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冒險團(序章—第14章)

晨曦冒險團(序章—第14章)


(序章)
西大陸是人類已經發展了萬年的一塊大陸,在這片廣袤的土地上有著兩個強大的人類帝國分別佔據了整個大陸足足三分之二的土地,那就是庫倫帝國與赤霁帝國,除此之外還有數十個國家依附于兩大帝國而生存。除此之外還有北方的獸人族,棲息在森林中的精靈族等異族,但總體實力遠遠無法與人類帝國相提並論。
其中,赤霁帝國位于大陸東部,庫倫帝國則在大陸西部,兩強相互對峙,時不時會爆發小規模戰鬥。
這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赤霁帝國英明神武的大帝爲了在帝國乃至屬國中宣揚尚武風氣並培養優秀年輕人而發布了一道诏令,在赤霁帝國及其屬國中男爵以上的貴族家族可以憑自己的能力招納實力強大的年輕冒險者爲侍從組建自己的“親衛隊”又或稱“冒險團”,並在整個西大陸東部展開全面角逐,規則是每個冒險團可以在各個城鎮或村莊接取任務並獲得相應積分,三年後得到積分最高的一百支冒險團將進入赤霁帝國王都角逐,贏得最後勝利的貴族團長將會得到“聖騎士”的稱號,並授予赤霁帝國侯爵之位,乃至大量的金幣與寶物,其數額之大使整個西大陸都爲之沸騰。
此外還有更多要求,例如每支冒險團人數不得超過二十,冒險團不得破壞赤霁帝國及屬國的村莊城鎮和違法犯罪,所有成員年齡不能超過四十,實力不得低于三階等,即便如此在赤霁帝國以及其屬國中也掀起了熱潮,那作爲賞賜的金銀財寶能令任何冒險者眼紅,而赤霁帝國的侯爵之位,更是所有貴族追求的榮耀。
蘭湖王國處于赤霁帝國更東部,是依附于赤霁帝國的一個國家,論國土大約有赤霁帝國十分之一大小,人口有近千萬,艾森國王體恤百姓,是一個難得的好國王,在他的治理下蘭湖王國也是除了赤霁帝國外周圍最富庶的一個國家,而且由于國土處于赤霁帝國面對庫倫帝國的後方能夠避開兩大帝國的戰火侵襲,同時接壤東方大陸,國家邊境還有獸人部落與精靈森林,可以說是一個有著多國文化共存的特殊國家。
在蘭湖王國中同樣掀起了冒險團狂潮,哪怕是對傭兵、冒險者極爲不屑的貴族子弟也爲那極爲豐厚的獎勵誘惑,而在王都赫赫有名的貴族決鬥場中,也進行著因此爆發的激烈戰鬥。
“锵!”隨著一聲脆響,沈重的巨斧在空中一個翻轉砸落地面,身材健壯的青年面色發白:“我認輸了。”
“又打敗了一個!”決鬥場的觀衆席上驚呼聲不斷,觀戰的多是衣著華麗的貴族,有些甚至還摟著性感美麗的女侍,但現場貴族中有一半卻都將不尋常的目光聚集在剛剛取勝的勝利者身上。
這是一名身穿白色騎士輕甲的少女,一頭白色長發被編成馬尾顯得英氣,在女性中不低的身高于足有一米九的對手面前卻顯得格外嬌小,但她手握騎士劍的凜然英姿卻使不少觀衆直直發愣,擊敗強敵的少女只是伸出雪白的玉手以標準的貴族握手禮與尴尬的高大青年握手,也使不少緊盯著少女的貴族想象這雙能夠輕易揮動騎士劍的小手究竟有多幺柔嫩。
當這個對手默默走下決鬥台,少女金銀的異色瞳微微閃光,並以凜然語氣說道:“下一個!”
“想不到那個廢物男爵居然能生出如此美麗的女兒。”身材肥胖的格裏子爵用目光掃著騎士少女被白色騎士輕甲與裙甲包裹卻依舊顯得玲珑有致的嬌軀不由露出了帶有強烈慾望的神情。
“難不成你這癞蛤蟆也想吃天鵝肉不成?”一旁的伯爵嘲笑著卻也用同樣目光緊盯著騎士少女,無論是那絕美的容貌、雪白的肌膚,柔順的銀髮,修長的美腿,獨具魅力的異色瞳乃至隱藏在騎士铠下的美妙身體都深深地吸引著每一個男人,甚至是女人。
但正說話間,決鬥台上的少女卻無視了無數道熾熱目光與嘈雜議論聲,一劍點在了金髮青年的脖頸處,這英俊的帥哥一呆,只好對少女做了一個貴族禮認輸:“我輸了。”
接著他卻擡起頭來用頗爲火熱的目光盯著少女:“希雅小姐,不知我可有榮幸在今晚的舞會上與你共舞呢?”
“連埃倫王子都被打敗了?”觀衆席上則傳來陣陣驚呼聲與喝彩聲,要知道埃倫王子和之前被打敗的青年可都是有五階實力的,在王都貴族中是鼎鼎有名的天才。
埃倫王子極爲英俊,並在失敗後沒有一點拖拉而風度翩翩地提出邀請,一般少女是絕拒絕不了這個要求的,但少女騎士希雅只是同樣行禮道:“希雅身份微賤,不敢高攀王子殿下。”
“說得哪裏話,整個蘭湖王國有誰會不願意與希雅小姐共舞。”王子笑著卻沒有繼續糾纏,很有風度地下台了。
“希雅姐可真厲害。”觀衆席上身穿著相似騎士铠的少女一臉羨慕與憧憬地說著。
“是啊,平常她都沒有用出真正實力呢!”另一名騎士少女也說道。
英氣凜然的騎士少女希雅·蘇蘭,正是皇家騎士團中的一員,她的身份是貴族,但蘇蘭家族祖上雖曾顯赫,卻在這幾代沒落,到了希雅父親蘇蘭男爵這一輩更是破落成了蘭湖王國最窮困的貴族家族,不過既然有了希雅·蘇蘭這個出色的女騎士,就注定這個家族不再是最破落的狀況了。
不說希雅這令王國貴族都看呆的美貌,以她連續擊敗五階高手的實力也能爲家族謀得光榮與地位了,要知道這名少女僅僅17歲而已,或許她的未來將會成爲蘭湖王國的女武神,想到這種未來,無數貴族也是對這名少女更感興趣了。
“下一位,哈默男爵!”當裁判報出下一名挑戰者的名字,而那名挑戰者也走上台的時候,觀衆席上頓時炸開了。
“那渣滓根本不配和希雅小姐決鬥!”
“混蛋哈默滾下去!”
發出罵聲的既有男人也有在貴族中並不佔多少的女性,而帶著短短鬍鬚的哈默男爵則帶著至今爲止挑戰者中最猥瑣的笑容來到了希雅面前,毫不在意觀衆席上的所有罵聲並直接上下打量起希雅來。
“真美!希雅,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哈默男爵毫不掩飾自己的讚美之情,台上則是罵聲一片,因爲這看上去還有幾分帥氣的家夥卻是王都中鼎鼎有名的花花公子,經常出沒于歡愉街,家裏養著大批女僕和女奴不說,更多次騷擾貴族女性,如果不是他有個侯爵父親的話早該被報複整死了。
在衆人斥罵之時希雅卻以不同于之前的極認真神情緊盯著眼前男人:“請見教。”
被所有觀衆視爲將會在希雅劍下一招落敗的哈默男爵戀戀不捨地將目光從騎士少女的美腿上收回,看上去只是爲了裝門面的極細擊劍架住了試探性的刺擊,兩人身上分別釋放出了白金色與火紅色光芒耀眼的鬥氣,騎士劍與擊劍在一秒內數次碰撞,驚呆了絕大多數的觀衆。
“哈默有這幺強?”
艾森國王坐在專屬于他的最前排,見狀不由微微一笑:“居然有兩個六階的年輕人,看樣子這代年輕人能爲我國爭得榮耀。”
接著這名年已中年依舊氣血旺盛的國王就把目光都聚在了一次次揮劍進攻的倩影上,戰鬥中少女的堅毅神情比其他時候顯然更加吸引人,就算是身爲國王的艾森也在心中讚歎,卻是已有了主意。
這是希雅所面對最艱難的一戰,在這之前她本來不打算暴露六階實力,但也能輕鬆擊敗任何對手,只是哈默的實力卻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劍與劍的碰撞交錯快到一般人根本看不過來的地步,只是光影的效果就顯得非常絢爛,希雅專注著進攻,光潔的額頭上卻是滲出了細密的汗珠。
“小希雅,只要你陪我吃一頓晚飯,我就認輸怎幺樣?”哈默突然間逼了過來,以驟增的力量將騎士劍推開並湊近少女美麗的面龐以極爲暖味的姿勢低聲道。
希雅沒有應答,看上去纖弱的手臂中卻爆發出一股猛烈鬥氣將哈默生生逼了回去,但之前哈默的動作已經引起觀衆們的浮想聯翩與罵聲一片了,雖然希雅沒有答應哈默還是嘿嘿一笑,在少女的猛攻中彷彿遊刃有余地擋下了所有攻擊,可以說這是一場很有含金量的戰鬥,貴族中的強者看得連連點頭,只是在不知不覺中哈默所穿的短衫卻被鬥氣碰撞的余波一片片撕開,這也導致哈默的上身裸露在了希雅的面前。而希雅所穿的騎士輕甲也被撕開一道道劍痕,在肩膀上、小臂上露出了一片片雪白的肌膚。
“這個流氓哈默!”不知有多少貴族怒罵著卻又目不轉睛地盯著希雅身上裸露的肌膚,極爲厭惡哈默的同時卻又希望希雅的美麗胴體能多露出點才好,而春光乍露的希雅卻依舊冷靜地應對著戰鬥,對哈默露出的男人身軀還有隱隱沖來的體臭味絲毫不以爲意。
“我認輸了!”在所有人都以爲這種已經超出正常戰鬥範疇的露出還將繼續時,哈默卻抽回了細劍往後一跳躲開希雅的劍氣,舉起右手氣喘籲籲地叫道。
“希雅實在是太厲害了,我輸得心服口服。”在裁判判決之後哈默走向了希雅,再次露出他那人見人厭的招牌笑容向希雅伸出了手,希雅深深看了一眼這花花公子,如同對待每一個對手一樣伸出手。
“這美妙的味道我一輩子都不會忘掉。”體會了少女玉手嬌嫩的哈默握手的時間比之前的參賽者都要長,在希雅將手抽回之後還將自己的手放在嘴前抽動鼻子用力嗅著,露出陶醉之色,接著他便在滿場罵聲中下了台,並回身甩了一個飛吻。
希雅的異色瞳中帶著冷淡,接著是下一個對手,展露出六階實力的希雅哪怕消耗了不少體力與鬥氣依舊能夠輕易擊敗敵人。最終,希雅以全勝的戰績成爲了蘭湖王國預選冒險團團長中名副其實的第一人。
對決結束後的晚宴是在皇宮中進行的,而當希雅身穿國王賜予並希望其在宴會時穿上的晚禮服到來的時候貴族們再一次炸開了鍋。
以紫色爲主基調的低胸禮服顯得高貴典雅,少女淑乳往上的美麗雪白肌膚完全展現在衆人面前,略微透明的裙擺使一雙美腿若隱若現,裙上點綴的一顆顆美麗寶石更是襯出這名美麗少女的如公主般的高貴,而在少女的眉宇間依舊有白日連敗挑戰者的英氣,就算沒有化妝她也將在場的女性都比了下去。
身爲騎士的希雅並不喜歡這種不便的衣服,眉毛微蹙著,清澈的異色眸在燈光中更具神秘的魅力,晚宴的參與者都欣賞著這天賜的藝術品,就在這時白天被希雅擊敗的埃倫王子穿著幹練的黑色晚禮服一臉微笑地走來並伸出了手:“希雅小姐,請與我共舞吧。”
在這晚宴上身爲主角的希雅若是不舞一次的話恐怕所有人都不會罷休,希雅也輕輕點頭伸出手去與有些興奮的埃倫王子一起走向舞區,並在一道道羨豔的目光中跳起舞來,之後的希雅則更被一群仰慕者敬酒,當然這群仰慕者大多是貴族中比較厲害的一類,一般人想要接近早就被自诩爲“護花使者”的一群貴族青年擋在外面甚至付諸武力了。
不過即便如此希雅還是連續喝了數十杯紅酒,而且按照禮儀在宴會上是不適宜用鬥氣分解酒精的,這也使威風凜凜的高冷女神白皙臉龐上飄起了紅雲,這更是讓敬酒者都看呆了,更有一些嗅著少女體香,某個部位已是堅硬如鐵了。
“希雅小姐,我來送你回去吧。”晚宴結束時忽有一只手攀上了醉酒少女的香肩,希雅回過頭,見到一雙充滿慾望的眼睛與不斷湊近的面龐。
“砰!”醉酒的貴族倒飛了出去,這一幕也使數名貴族僵住了手,希雅的雙眼燦爛得刺眼。
“要回去我還是沒有問題的。”一直顯得優雅的希雅用強硬的語氣說著,便穿著潔白高跟鞋用堅定的步伐走出了宮殿,美麗炫彩的身影沒入夜色。
只是剛剛走出數十步而已,希雅猛一回頭用利劍般的目光掃過,隱藏在暗中的跟蹤者冷汗直流,卻不敢冒進了。
作爲破落貴族的成員,希雅沒有在王都的房屋,退出騎士團後一直都是住在旅館中的,當身穿紫色晚禮服的美豔少女走入店中的時候打著哈欠的店老闆頓時清醒過來,並用殷勤地語氣說道:“希雅小姐,有什幺需要嗎?”
“不麻煩老闆了。”希雅擺了擺手,走上樓梯的步伐卻顯得有些不穩,旅店老闆一直望著希雅酡紅的面龐還有白嫩的雙臂,裙下修長的雙腿,他感到喉嚨乾燥,希雅徹底消失在了視野中,但樓梯上傳來的腳步聲卻令他暗暗下了決心。
夜深,月挂夜空。
深黑的走廊中一道黑影蹑手蹑腳地來到了房門,顫抖的手上握著鑰匙,極度緊張地旋開了房門,有些瘦小的男人小心翼翼地望向門縫,美麗的少女安靜地躺在床上,似乎完全沒有聽到開門的動靜。咽了咽口水,男人走進房中並輕輕關上房門,一步步走向了毫無防備的騎士少女。
湊近了看,男人見到了一張恬靜美麗的睡顔,由于醉酒的關係這俏臉上還留著幾分酡紅,馬尾已經散開,銀色長發在入窗的月光照射下閃耀著聖潔的光芒。希雅只穿了一件絲質內衣,在一名吐出野獸氣息的男人面前簡直就是軟綿綿的羔羊。
“不愧是我花高價買來的沈睡粉末。”店老闆小心翼翼地撫摸少女面龐確認希雅毫無反應之後鬆了口氣,接著將被子掀起,美麗的身軀便展現在面前,除卻上身的白色內衣,有些可愛的藍色小內褲外希雅再無衣物,光滑的美腿似乎閃著迷人的光暈,老闆見狀呆了呆,接著愛不釋手的撫摸起這一對修長的美腿來,希雅的皮膚非常光滑,長期進行騎士訓練也使腿部肌肉緊繃而富有彈性,店老闆只是摸了幾下便暗自感歎這少女騎士的身體是何等完美。
“竟然穿得這幺少,肯定是想勾引男人,我就來滿足一下你這個小淫娃!”店老闆自言自語地說著便捏了一下希雅的美腿,接著就將目光放在了那絲質內衣上,銀笑一聲,內衣便被剝了下來,接著是藍色小內褲,被剝光的希雅全身在月光照耀下似乎釋放出淡淡瑩光,明明在不熟悉的男人面前將身子毫無保留的展現,反倒有種聖潔感,店老闆將自己脫個精光後爬上了床,用手指撫摸著少女雙腿間的粉紅色細縫,在這細縫周圍沒有一根毛髮。
“居然是白虎,實在是太賺了。”店老闆舔了舔嘴唇,“不過這兒還沒有濕啊,沒辦法,先玩上面好了。”說著忍住了強行插入的沖動,用粗糙的雙手分別抓住了那不大但極有彈性的白兔,極妙的觸感使他愛不釋手,便用自己慣用的手法開始揉捏起來,甚至將臉湊近,含住了櫻紅色的乳頭輕輕撕咬著。
正在這時希雅嬌軀一顫,竟是張開小嘴發出了一聲誘人的呻吟,店老闆精神一振,連忙伸出手去一摸少女的花園,卻沾上了少許液滴,他知道這個高貴冷傲的女騎士在自己的玩弄下竟是動情了,心頭大爽,一只手更加用力地揉捏著一對玉乳,另一只手則遊走在希雅的全身上下,從大腿,翹臀,小腹,摸到鎖骨更至完美的臉龐,這也使少女再發出了兩聲呻吟,看著微張的小嘴男人抑制不住自己的沖動,終于把頭低下。
美麗的臉龐越來越近,迷人的香氣使他沈醉,就在距離少女面龐不過數厘米時,一雙眸子張開了,金色與銀色的光芒在夜晚格外耀眼。
一聲慘叫傳出,在夜晚的黑暗中久久傳蕩。
……
“希雅小姐,我願意加入你的冒險團!”
“希雅小姐,讓我加入吧!我就算是死也會保護好您的!”
“希雅小姐,我不要任何僱傭金,只要讓我和你同行就好!”
酒館中希雅所在的桌子被圍得滴水不漏,圍在這裏的多是身強力壯的男性傭兵戰士,外圍還有一群盜賊、法師類的冒險者聚集著,這除卻希雅不知爲何天生自有吸引人的魅力外,貴族決鬥場上的畫面也通過投影魔法被全城所見,這下誰都知道希雅居然是一個有著六階實力的高手,任誰都想要追隨一個美麗又強大的少女。
希雅看到這群圍著自己的男人眼中的不正常色彩就知道他們大多抱著一親芳澤的慾望而來,甚至有些鹹豬手趁亂伸向嬌軀,希雅神色一冷,釋放出白金色的鬥氣將這群男人直接彈開,一排排摔倒的傭兵只能眼巴巴地望著身著騎士輕甲的美少女。
儘管願意加入冒險團的人有很多,這些傭兵的實力大多也只有三階,甚至連低于要求的二階都跑過來湊熱鬧了,這種隊員對有著六階實力的希雅來講一點用都沒有,她倒不介意他們有什幺想法,但實力太弱可不行。
參加貴族比武最重要的目標也是爲了吸引強大的冒險者加入,抱著甯缺毋濫的原則,希雅是絕不會要這些雜魚的。
“如果不能突破我的鬥氣屏障,就請回吧。”希雅看著衆人淡淡說道,傭兵們面面相觑,明知道自己沒有能力卻還是緊圍著不肯離開。
“看上去挺有意思,我可以加入嗎?”正在這時一名有著披肩金髮藍色眼眸身穿白色劍士服的少女撥開了人群,彷彿無視了白金色的鬥氣直接走到希雅面前饒有興趣地問道。
被鬥氣輕易彈開的傭兵們驚訝地看著這看上去甚至比希雅還要年輕的少女,而希雅則直接確定對方有著至少五階的實力,緊繃的臉上也終于泛起一抹迷人的笑容:“當然可以。”
“我叫龍香,從東大陸來的,這個冒險團活動挺有意思的樣子,不過我可不能保證一直都在哦。”金髮少女笑著說道。
“龍香,歡迎你加入‘晨曦冒險團’。”希雅對這名釋放著獨特氣息的少女伸出了手。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