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魚

這是一個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故事,但它卻是我最喜歡的故事之一。我不喜歡淒美的愛情,但不得不接觸那幺多讓人黯然神傷的感情。每當我看到有傻瓜在無私地爲別人默默犧牲自己的時候,我就會心痛,我會覺得她(他)真的好傻。因爲我會問:這值得嗎

在水中消失的那一刻,我流淚了,它帶著我對你的想念和愛彙入了海裏,這滴淚是幸福的。你是不是也會爲我的離開掉下眼淚呢?它會是什幺味道?我想我也許知道,我只能期待我下輩子能幻化成人,作你的妻子,好好地愛你。

突然彷彿回到了從前,看到了與你相遇。閉上眼,真想再來一次……

那是在今年的夏天,這天陽光很好,我上岸來,躺在大石焦上沐浴明媚的陽光。微風習習,一個男人出現在我的視線裏,儘管已經不再是青年了,但他的穩重卻深深地吸引了我。我陶醉在惬意的感覺裏,不由自主的在沙灘上漫步起來,感受著這大海裏沒有的獨有清新。突然一個聲音驚到了我:「大白天的,你可真大膽!」我惶恐的側過身來,雙手摀住雙乳,害怕得沒有說出一句話來。這個雄性生物從巨大的石縫裏走出來,不斷地靠近我:「行了,我懂。」

我是一個孤獨的人魚,從來沒接觸過其他的生靈,沒有經曆過任何的感情,包括友誼。所以,我一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裏,那裏純淨,孤單,卻沒有任何傷害。所以我不知道如何打交道,如何面對面前的生物。

「我以前也是人魚,現在變成這樣了」,他拍了拍自己的雙腿:「我膩煩了當人魚,所以用魔法變了雙人類的雙腿,現在有美食吃,還可以找年輕的女人,地上的生活比水裏好多了。」怪不得他的下面沒有尾巴,還套了一根類似人類的短褲。

我慢慢放棄了對他的畏懼,因爲我和他是同類。但不知道,他爲什幺要告訴我這幺多,我納悶的同時,雙手也離開了自己的乳房,移到了自己的尾巴。這個並不怎幺英俊的人,猥瑣的看著我,頭低到了我的耳邊:「你想變成人類吧?我一直看著你,你迷上那個男人了吧!」

頓時覺得自己好容易被看透,可能是寂寞得太久,一遇見男人就會被莫名的吸引吧,但是除了眼前這個。「我本來想把你變成人,但我有一個條件,你同意嗎?」他又開始打著他的如意算盤了。

說實話,其實我真的很想變成一個人,這樣我就可以體驗作人的感覺了,也可以乘此機會去靠近剛剛出現在我視野裏的男人。我害起羞來,「嗯」的一聲,點了點頭。

他叫我張開嘴,手裏拿著一種我從來都沒有見過的水草。我含進了嘴裏,使勁地咀嚼。他一直盯著我:「吃了吧,閉上眼睛。」我配合的做了這些之後,就喪失了知覺。

不知過了多久,我感覺有人在碰我的臉,頓時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躺在了有海浪沖刷的地方,回過頭,自己的尾巴真的奇蹟般的消失了,變成了一雙修長的美腿,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正當我還沈浸在喜悅中時,一個男人的聲音,打破了這種甜蜜:「你怎幺回事!一個女人還光著身子。反正沒做什幺正經事,我說得對吧?」他蹲著在我面前,我使勁的搖著頭,因爲我還不知道要怎幺用人類的語言表達自己的想法,我只知道,現在的我,很脆弱。

我雙手撐在地上,這個戴著草帽的噁心男人的雙手伸向了我的大奶:「像你這種壞女人,玩玩也沒問題,反正早就習慣了吧,讓我玩玩吧!」就在地上,玩弄起我的乳房,邊親還邊說乖乖聽我話。我反抗著,然而全身卻沒有任何力氣,只能發出痛苦的呻吟聲。就在這時,我的王子出現了,他就是在我腦海裏萦繞的男人:「住手!」他很憤怒,立馬跑過來推開了那個正在強暴我的男人。他站直了身闆,俯視著倒在沙灘上的男人,蔑視地說:「你沒看見她不情願嗎?是你嗎?在這裏作惡多端強姦的殺人魔?」

聽見殺人魔,這個漁夫開始結巴了,好像很害怕一樣:不,不,不,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王子很生氣,彎下腰,抓起了這個漁夫就準備揍他:「你這個混蛋,我饒不了你!」我站了起來,拖住了我心儀的男人,希望他不要打這個畜生。就在這時,漁夫拔腿就逃跑了。他沒追去,只是望了望,就轉過身來,柔情地關心我:「沒事吧?」

這是第一次,他這幺近距離的注視我。此時,我是赤身裸體,金色的頭髮下,那一張成熟的臉,豐滿害羞。胸前那兩只大白兔,光禿禿的聳立在這男子跟前,臀部圓潤上翹,我下面不知怎幺的,開始益出液體。這也是我第一次這幺近距離看他,那一張帶著憂傷的臉,露出無限的關懷與男人味,那黑白相間的條紋T恤,配著超短綠色的沙灘褲,顯得格外的性感。

突然,我意識到了什幺,他也意識到了什幺。我雙手摀住了我的兩只寶貝,退後了幾步。他也不好意思的轉過身去,立馬脫下了自己的T恤頭也不回的遞給了我,結巴的叫我:「趕快穿上。」我接過衣服,淡淡的看著他的背,再看著這件T恤,那是感動。我毫不猶豫的把它套在了自己的身上,卻也帶著一臉的不好意思,感覺所有的尴尬都寫在了臉上。

他沒有回頭,只是問我沒事吧,我點了點頭,還提醒我這裏很危險,別接近這裏。然後就光著身子離開了,他也許知道我會就此馬上回家,但是他錯了,我的家就是大海。我目送著他離去的身影,百感交集,面對著這幺具有誘惑的女士,他居然沒有做出輕薄之舉。如此具有魅力的紳士,把我的心也一同帶走了,可惜,不知道問恩公的名字。

我躲在了一塊巨石的後面,一直用手撫摸並且聞著這帶有男人味的T恤,十分享受。但突然,我變得好難受,乳房開始膨脹,乳頭直立起來,好想讓人使勁玩弄,小穴變得好癢好癢。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撫弄粉嫩的人小穴,頓時慾火焚身,我難受得大叫起來。

一個聲音傳來:「但是我有條件,只能在白天維持人的模樣,變成人性慾會很強。在身上塗上人類的精子,不然就回到海中。同意這個條件,我就把你變成人類。」

我知道,我性慾發作了,我需要男人。但是,我從來都沒有做過愛,可小穴又特別需要,我的精神也越發饑渴。

我瘋狂的在海邊搜索目標,終于,一個人出現在我的眼前,就是剛剛被打跑的漁夫。我不知道哪來的力氣,一下把他推倒在了海灘上,他恐懼的說:「不是我,我不是壞人。」我沒理他,趴在了他的身上,嘴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沒想到,我的初吻,竟這樣被白白浪費了。

我瘋狂的舔著他的嘴,吮吸著他的舌頭,淫蕩的姿態讓我無法忍受,但是又沒有辦法控制。我脫掉了他的上衣,用嘴搓他的乳頭,他是那樣的陶醉。我撐起身,用大奶在他的身上摩擦,偶爾也把大奶貼近他的嘴巴,讓他享受。

慢慢的,我越往下,短褲裏一條龐然大物拔地而起。我迫不及待地脫下了他的褲子,好長,好大,我開始用嘴去吸它。越用力,我就越爽,他也一直在叫。我開始利用自己的乳房,把他的大雞巴用我的大奶來伺候,特別舒服。我坐在他的大腿上,雞巴在小穴外摩擦著,我不想讓他擦進來,因爲我想把我的第一次給我心愛的他。但,又不受魔咒的控制。地上的男人坐了起來,我們親吻著,特別大聲。他站了起來,大大的雞巴翹得老高老高了,我使勁用嘴搓著,真希望快點有精液射在自己的身上。可他太強了,這幺久還不出來,是不是漁夫都很強大?我繼續用大奶給他乳交,並?頭深情地望著他,他很享受這樣的過程。最後在我的不懈努力下,馬眼射出了我所渴望的濃濃精液。我狂搓精液,塗滿了整個乳房。

男人迅速穿上衣服,跑了。終于,我開始恢複正常。慢慢,我走到大石旁,撿起了因性慾而脫掉的王子的T恤。走向大海!

我很疑惑,爲什幺我說不出話來?我很疑惑,爲什幺我不能正常的表達?帶著這些疑惑,我在海裏沈默。雖然有了人類的腳,卻不會說人類的語言,是不是也是變成人類的一種悲哀?

不知過了幾天,我回到岸上曬太陽,因爲我特別思念那個男人。

那個雄性人魚出現了,我嘶啞的問著他我爲什幺不能說話。他卻很淡定的走過來:「怎幺,你想說話?你還真貪心。」我使勁的點頭,以表示我特別想說話的心情。他走近我:「我先提醒你,像我們這種半魚人,與人類扯上關係,就會失去理智。如果你明白的話,就不會接近人類,你不在乎嗎?」

我可憐巴巴的看著他,期望他能動一下恻隱之心。他看了看我的身體,那值得驕傲的資本:「你和我一樣,張開嘴。」我下了大石,他用手撫摸我的下颚,就像在調戲我一樣,爲了能說話,我沒有一絲的反抗。他把手指伸進了我的嘴裏,而且插得特別深:「下面和上面的嘴都一樣。」然後把手伸進了我的小穴裏,撫摸著,頓時翻江倒海。我被他弄得特別想要,一直在強忍著那種慾望,嗯嗯的叫著。雖然,還是處女,卻被他弄得淫水四濺,小穴的收縮十分強烈。

我跪了下來,他脫下僅有的一條褲子,叫我把他的雞巴含進去,並且用舌頭使勁吸。他的雞巴比漁夫的大多了,插到了我的深喉,有種窒息喘不過氣的感覺,但有沒有辦法,不能拒絕。

我一次次的把他的雞巴完全吞進嘴裏,只爲能說人話。一次次的痛苦告訴我:要完成一件自己想做的事情,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我已快要崩潰,他卻說:「想要擁有自己的聲音,當然伴隨著痛苦。」他射了,大量的精液,全在我的嘴裏。我把他的雞巴吐了出來,雞巴在外面一翹一翹的,特別驕傲。他叫我繼續吸:「想要擁有自己的聲音,一定要努力。」清理完他的精液,我發現自己能說話了,太厲害了。此時,我臉上的笑容比太陽還要可愛,太開心了。

我興沖沖的跑去人類的世界裏,我想要找到他,那個偷走我心的男人。但之前,有一件事,我必須要做,就是偷一套人類的衣服,因爲我不再是一條美人魚。在某戶,我找到了一件粉紅色T恤,一條白色的短裙,還有粉紅高跟鞋,似乎這一切都是爲我準備的(劇情需要)。一個成熟風韻的女人,就這樣誕生了,我叫鳳間由美。

※jkforum.net|JKF捷克論壇

我找到了他工作的港口,他正在彎著腰幹活,我走到他身旁,他注意到了我,站了起來:「你就是上次,那個,那個。來這種偏僻的地方幹什幺?」我始終羞澀的低著頭,不敢?頭看他:「那個,那個,讓我幫你工作吧。」其實我就是想跟他在一起。他很驚訝,我們四目相對。

我跟著他出海,在甲闆上,我指向遠方,告訴他哪裏可以補到很多魚,哪裏可以補到很多貝類,他認真的聽我說著,有點憨厚。然而,我可以看到他偶爾偷瞟我傲人的雙峰。我盯著他:「謝謝。」他傻裏傻氣的說:「我才該謝謝你呢!幸虧了你,我很久沒有這樣豐收過了。」我搖搖頭,微笑著說:「我還想繼續報答你的恩情呢。」

說完,我提過水桶,開始蹲下擦拭欄闆,我的俯身,使我的大半乳房裸露出來,乳溝深不可測,我沒有在意,他卻看入了神。短裙完全無法掩飾我內部的風光,大號風景,盡收在他的眼底,這當然,是我自願的。我時不時撫發,想在他眼前展示我的柔情。正當我表現得十分自然的時候,?頭,他卻背對著我。

我走到他身邊,問他:「還有需要我做的嗎?」他笑著回答:「不用了,不用。」反正不敢看我。我從背面保住了他,臉和大奶貼在了他的身上。他慢慢轉身,我對他說:「我還想做。」我抱住他的頭,開始親他的嘴,然而他卻沒有主動親我,還拿開了我的手,雖然任然握著,但我們卻有一定的距離,很正經的沒有一絲參假:「由美呀,我希望你能珍惜你自己。」

在船舷,他難過的講起了他的故事:「我的戀人就死在那片海灘,被陌生的男人強姦,最後被殺害。」越說越悲傷:「因爲,她在找在這片海灘釣魚的我。她不光被殺死了,而且還被強姦啊。」哭了起來:「她有什幺罪啊!不過我總覺得,能再見到她,所以每天去那片海灘。但我還無法走出陰影。」

我想這就是他無法接受我的原因。所以,對不起,他說。

我坐在海邊,思索著這個專一的男人,直覺告訴我,他很優秀,值得擁有。我也聯想到,曾今放我回海裏的那位善良的漁夫,不就是他幺,在淺海裏:「回去吧,要健康成長哦。」雙手解救了我,淡淡憂傷。

突然,性慾又來了。搓乳房,扣小穴,完全沒用,難以抵擋的慾火,燃燒了我:「男人,男人,我要男人。」又一漁夫,看見如此貌美的我,忍不住和我狂吻,狂親,狂舔:「我想要男人,給我更多。」我的騷勁十足,直接脫了他的褲頭,也脫了自己的衣服。他震驚的看著我,摸著我的大奶,卻沒有做出其它的動作。在我的引導下,才像嬰兒一樣吸我的乳房。我發騷了,毫無形象可言,可以說是一名名副其實的蕩婦,在淫亂一個老漁夫。他的雞巴短小,卻有著我夢寐以求的精液。我爲他做著人類世界裏大多數人都會做的事情——手淫。我的乳房,乳頭變得好硬,他忍不住了,我用屁股?子摩擦他那幼小的雞巴,果然是久經沙場,沒有絲毫要洩的迹象。最後只能靠手和嘴了,還是嘴比較給力,沒過多久,終于達到了我想要的目的。好多精子,好多精子,好開心。性慾沒了,然而我卻克制不住內心的沖動,把這個漁夫殺害。

我倉皇逃跑,在一堆石焦中,看著這爽殺人的手,不禁顫抖起來。那個熟悉卻又討人厭的聲音又傳了過來:「人魚殘暴的本性該暴露了吧。」原來這頭人魚也在這裏,我回過頭,他居然在像我招手:「變成人類會很辛苦,再不滿足肉食動物的本能,會發瘋的。」本來我就已經很受驚了,沒想到他那染滿鮮血的雙手,更讓我心寒。

我大叫:「強姦殺人狂魔,就是你!」其實,早就想到應該是他了,只是現在得到了確認。他解釋道:「這就是便成人的人魚的宿命,你已經殺人了是嗎。」我慚愧的低下頭,他又叫我過去:「能夠作爲人類活下去,是因爲我強姦,殺人。」他把那雙沾滿血的手撫弄我的頭髮,我的頭側動了:「過不了多久,你也會變成我這樣。」我很害怕,真的很害怕我也會變成這樣。他說:「那幺久就變回人魚吧,再也無法變成人類。」我難過得一個勁的搖頭不要,因爲他都還沒有愛上我。他說:「抑制沖動很痛苦。但是,我們是同類,就不用互相殘殺,嫁給我,你這樣做,就能一輩子當人類。

他從後面握住我的大奶,好大的勁,腦袋穿過我的肩膀,舌頭伸進了我的嘴裏。我努力告訴自己,我是屬于我心愛的男人的,但是已經無法控制了。他讓我變回人魚,我抗議,搖頭拒絕:想一直當人類,至于怎幺做,就全看你了。

我們柔情地嘴對嘴了,其實我也不想這樣,都是他在吻我。他的一只手伸進我的小穴,我是真的無法自持。有哪個女人可以經受得住一邊有人玩弄乳房,一邊扣小穴的,慾火早就被那邪惡的雙手點燃。我只能呻吟和享受。我就快不行了,站不住了,酥麻感穿透全身。我趴在了大石上,他從後面添我的屁眼,並用手刺激我的陰蒂,最後直接用嘴大吸我的小穴。我的裏面早已波濤洶湧,寂寞的地方早就需要有人來充實和填補,此時,我沒忘那個地方應該是屬于我心愛的男人的。但,卻馬上要給我的同類了,他不是善輩。淫水如傾盆大雨噴出了那個神聖的地方,他讓我用嘴濕潤他的雞巴,我照做了。

我躺在沙灘上,自己張開了腿,他慢慢插了進來,第一下,就撕破了保護我多年的屏障。好痛,這時他的動作緩慢,似乎是在爲我著想。此時,我慢慢習慣了他的雞巴在我小穴的抽插。疼痛感很快消失了,繼而迎來的是巨大的快感,可能是性慾太盛的緣故吧。我的第一次,真不值得,很快,便達到了我的第一次高潮。

然後,他讓我跪在地上,從後面插入,好深,每一次感覺都插到了自己的子宮,沖擊感特別強,結合處發出的碰撞聲如動聽的旋律般,響得十分有節奏。我一刻都沒有停止呻吟,那帶給我的快感是不能用言語來表達的。我配合著他的動作,從上往下插,高潮一陣一陣。最後,他全部射在了我的身上,然後躺在了我的身邊。儘管他擁有了我的身體,卻不能擁有我那顆聖潔的心。他說:「跟我在一起吧,一輩子。」我聽了之後,像著了魔一樣,趴在他身上:「我想過自己想過的生活。」我殘酷的屠殺了這個佔有我的人魚,他沒有反抗,任我宰殺,我用我的手和他的血,結束了我和他之間不該有的一切。

我換了一條白色睡裙,行走在水中,抱著那時王子給我的T恤,我想是到了該還他的時候了。我悲傷地來到他家,因爲我就要回歸大海了。

我走上前去,他正在打掃庭院:「你真是不可思議,總是突然出現。」我不舍的拿出手中T恤,憂傷的望著他,遞給他:「這個。」他很開心的接過衣服:「不用客氣,要進去喝口茶嗎?」我點了點頭,想在最後的時光跟他多在一起。

他讓我坐下,而我卻低著頭,呆呆的站著,因爲有好多話想說,卻不知道怎幺開口,也沒有勇氣說出來。他走回來,低頭關心的看著我,問我怎幺了,我木木的,半天沒說一個字。「我,自從被你救了之後,就一直喜歡你。」我深情地看著他說:「所以,拜託了!「說完,我就抱住他,頭靠在了他的肩上。他猶豫了:由美!我是真的想把自己給他,雖然第一次已經沒了:一次也好,跟我做一次吧!

他沒有答應,卻先吻了我,我和他的舌頭纏繞在了一起,我覺得和他親吻,才是世界上最幸福,最甜蜜的事情。他的唾液就像蜜糖一樣融化在了我的嘴裏,甜在了我的心裏,我們都開始愛對方了。他不停地摸我,不停地摸我,不停的摸我,我的臉紅了,這是給心愛的男人的,所以,我很激動。乳頭在白色的睡裙上顯得特別明顯,他隔著睡裙舔了又舔。慢慢的解開了睡裙的兩條帶子,大奶肆無忌憚的跳了出來,他很喜歡愛不釋手地玩弄它們。我也很開心,因爲他對我動情了。還不停的誇我:由美,你真美!我很是開心。

我們調情的部分,最多的就是親嘴,只有愛,才會讓我們那幺的想要融爲一體。他把我放在小桌子上,感覺全身都被他舔了個遍,他的一只手不斷地撫摸的的大腿內側,讓我在這種情慾中無法自拔。他說他想好好地看看我,我趴下身,他在我的屁股上舔,手指還不忘伸進我的肉縫裏遨遊。他開始像其他男人一樣,吸我的小穴,他知道嗎?我是爲他而生的,我的小穴是爲他的大雞吧存在的,這個小洞因爲有了他的滋潤才變得完美。我的小穴現在特別水淋淋,他的雞巴已經可以在裏面盡情的徜徉了,我知道該我爲他做點什幺了。

但似乎女人爲男人做的,只有讓他的大雞巴舒服,各種辦法,只爲他爽,我就心甘情願。我們脫光的對方的衣服,他抱起了我,我雙腿纏繞在他的腰上,我們互相撕咬著對方,用力的撕咬,我們深愛對方,只是現在才讓這種感情爆發。

他抱不動了,放我下來。我看著他的雞巴,變得那幺長,那幺硬,真的好開心。我用舌尖刺激他的龜頭,偶爾還把他的蛋蛋全部含進嘴裏,反正能爲他做的,我都想做。他想玩69式,我願意。然而我卻比他敏感多了,總是經不起他的嘴和手的服務,很快就洩了。他讓我躺下,我知道,我們就快要正真的結合了。他的雞巴在外面摩了好久,我叫他,我要。

在我不經意的瞬間,他橫沖直撞,我連根吞沒,狂叫一聲,他開始抽擦。我嘴裏一直叫他滿足我,用力,我很爽。他一直含情脈脈的看著我一插到底。他累了,我們換男下女上的姿勢,由我主動使勁,讓他在我的胯下沈醉,感覺真爽。我高潮了,好多水,全部流到了他的身上。我們又熱情擁吻,然後我躺下,他插了進來。這一次,抽插的速度好快,我一直陷入在快感裏。終于,在我們兩的尖叫聲中,同時達到了高潮。他沒有拔出,把精液全部射進了我的子宮裏。

我希望能爲他生孩子,那是我們愛情的最好見證!我們都累了,但是卻都不能壓抑我們之間的愛。我們抱在一起,又親了不知道多久。

當他還在睡夢中的時候,我走了,在黎明的光中,回到海邊,正一步一步走進海裏。

他醒來瘋狂的找我,來到海邊,看到著的身影,大聲哭喊著想要留住我。然而我卻沒法答應他,只能謝謝他,謝謝他帶給我的幸福。眼淚奪眶而出:「我該走了。」

我只期待著能夠幻化成人,好好的與他相愛一次!一輩子都沈浸在和他的性愛歡樂中……

【全文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