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輪迴

傑西卡眨了眨眼,她感覺眼裏像進了沙子一樣。慢慢的她開始習慣打在她臉上的強光。她感到了一種奇怪的頭昏感和無力感,就像流感初期的症狀一樣。傑西卡躺在不知道什幺東西上面休息並試著回想,但不知爲何思考變得很困難。她的思維變的很緩慢,她費盡了全身力氣也沒法思考任何事情。她盡她所能回想著她現在在哪以及發生了什幺事情。她最後記得的一件事就是她從每週三晚上都會進行的體操測驗出來去停車場取車。接下來的就是一些人和聲音的模糊記憶然後就是完全空白。對這煩惱的想法傑西卡皺了皺眉,但不知爲何她不能將任何情緒與這一煩惱的想法聯繫在一起,憤怒和害怕都沒有。沒有情緒的反應,這樣煩惱的想法有什幺意義嗎?它們也不過是想法罷了

一團迷霧阻礙了她的思想。傑西卡開始享受頭上螢光的亮光,在她發現思考是如此困難的時候,她放棄了。

過了一會,傑西卡也不知道有多久,有人進入了她所在的房間。那人站的很近,不過傑西卡沒有擡頭所以那人依舊在她的視線之外。她並不像這幺做,這會擡頭對她來說就像來回跑兩個馬拉松一樣困難。

突然傑西卡聽到了一個大聲的單音節詞,一個清楚、明白的命令。

「站立。」站在旁邊的人命令道。

傑西卡的肌肉立刻就活絡了,之前的遲鈍消失不見。她跳起來,爬下了她一直躺著的床並感覺到腳下冰冷的地磚。當她站起來傑西卡才發現她現在是全身赤裸,她的衣服都不見而來。她小巧但卻精緻的胸部自由的挺立在胸前而兩腿之間的陰毛也被剃光了。不過,對這樣的事實她依然不能提起哪怕一絲絲的情緒。她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必須執行的命令上。站立,出了這其他都無關緊要。

傑西卡立正站直,雙手放在身體兩側,兩腿併攏挺胸擡頭。這是她覺得最自然和正常的姿勢。

終于傑西卡有機會看到命令的她的女人。即使處在她現在這樣思考緩慢的情況下眼前的女人依然讓她感到震撼。

那女人站著看著傑西卡。她比傑西卡稍稍高點也瘦點,體型非常的完美。她穿的衣服是全套的反光的白橡膠。橡膠手套幾乎包裹住了她的手臂,黑色緊身橡膠襪子包裹住她的大腿直至腳上的高跟靴子。那女人的胸部和光禿禿的陰部完全暴露在外,在她陰部上方有一個顯眼的烙印紋身。傑西卡閱讀者這在女人性器上唯一的單音節詞:奴隸。如果這還不夠讓人震驚,女人的臉龐也幾乎看不到;一個白色橡膠套包裹住了女人的頭部只露出了眼睛以及口鼻。這個頭套以一種很緊很不舒服的方式在女人的脖子上紮緊。

「你不能思考。」橡膠衣著的女人以一種不容置疑的語氣冷靜清晰的告訴她。

如果她能點頭,她肯定這幺做了。這是真的,她確實不知爲何不能思考。但她知道這沒什幺好擔心的,她願意讓女人知道她了解。

話語平靜的從她空中流出,「我不能思考。」傑西卡同意。

剛剛說完,傑西卡就回到了現在最重要的狀態,站立。她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這個簡單的動作上。不知爲何傑西卡知道她必須保持這個不太舒服的姿勢。

暫停了一下。女人豐厚的嘴唇又開始說話了,「你需要服從。」

再一次,傑西卡在心裏點頭。再一次,她必須承認這女人說的都是對的。她不能自己思考所以她需要被告知如何做。傑西卡需要被命令和指導。她知道她已經完全不能獨立思考和做決定了。所以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指令。

「我需要服從。」傑西卡重複著。

又暫停了一下。傑西卡恢複了站立的姿勢並看著女人等待她再次說話。

「你是一個奴隸。」這女人教導她。

傑西卡集中在這個新的信息上了一會。她是個奴隸?聽起來沒錯。橡膠女人還沒有欺騙過她。不過不知爲何,傑西卡覺得這次有些不同,這條信息要重要的多,她還沒有這樣過。傑西卡依然還有以前的一些記憶,那是溫暖夏日的大樹下的一些笑聲和親吻,傑西卡知道那是一段快樂時光,她記得。不過這只是在閃爍的燈光和螺旋轉盤將她的思想摧毀前的想法,現在她變成了一個奴隸。

「我是一個奴隸。」傑西卡平靜的宣布。記憶也不過就是那樣,記憶是已經過去的時間,是傑西卡曾經擁有的一段生命。現在,傑西卡是個奴隸。

■■**

特莉薩拉著她貴重的行李箱自信的大步走在熙熙攘攘的機場出站口。距離她上次見到傑西卡已經有6個月時間了,自從她的妹妹在這個遙遠的城市找到那份工作,特莉薩很想念她。在冷靜、冷酷的職業外表下特莉薩對于她妹妹的關心是如此的柔軟。當然,她們也常常在電話裏閑聊關于愛情生活以及工作,不過沒有比能聚在一起更好的了。在特莉薩提起她有大概2周沒什幺特別安排而可以休假時傑西卡暗示她過來看看。

這是一個新的先遣部隊開始訓練之前的最後休假了。現在,那些政要們還在爲消

除這個的半自治的、各部門各執法組織都不認可卻可以處理所有的不爲人知的事

務的組織找政治上的理由。以權謀私和推诿責任是政客們的特權,但從正直的角度出發,特莉薩並不覺得那是個問題,她會處理掉那些政客在她前進道路上設置的任何障礙,就像她在特工局裏幹的一樣。作爲一個副局長她有能力去這幺做,尤其像她這樣只有34歲,集頭腦、容貌和無情的不擇手段于一身,這確保特莉薩能夠爬到了這個美差的最高位置——完全掌控的局長,這是很有可能的。

透過欄杆特莉薩一下就看到了她的妹妹。高挑並留著一頭天生的金發,傑西卡以往一直是姐妹中教可愛的那個,但今天她卻真的引人入勝。即使透過傑西卡穿的厚重的冬季大衣,特莉薩也可以看到她的曲線變得更明顯而她的臉色也紅光滿面。她的胸部變大了?從這個距離很難看的很確切。可能是她看錯了,特莉薩笑著走向了她容光煥發的妹妹。

「好啊,姐姐……」傑西卡興奮的叫著。

「你才好呢,」特莉薩笑了笑,「你看起來真棒!你一定是跟什幺人交往卻沒告訴我。」

傑西卡笑道。「差不多吧,我都等不及告訴你這一切呢,」她姐姐吃吃的笑著作爲回應,「不過要不要先來個擁抱啊?」

洋溢著最幸福的微笑,特莉薩走進並和傑西卡來了個擁抱。她們周圍依舊是那群到站的旅客和迎接他們的親人們。特莉薩擁抱時聞著傑西卡最喜歡的香水味,而傑西卡緊緊的抱著她。

突然在沒有警告的情況下特莉薩的後頸感到一陣刺痛。傑西卡將她的左手從特莉薩的脖子上慢慢拿開,那小孔和針頭插入時溢出的一點血漬在特莉薩有點髒的披肩金發下幾乎看不見。

特莉薩對這突然的疼痛大吃一驚。她的嘴巴大張著而叫喊卻噫在喉嚨裏。她的頭感覺發麻,她不能移動,一些很不正常的事發生了。她應該對此有反應,她經受過的訓練應該能夠克服這一切,不過沒有。特莉薩原地不動,她的身體傾向妹妹尋求依靠。隨著時間的流逝,特莉薩的思維變得越來越遲鈍,直到連最初的驚訝和恐慌都消失不見了。

「嗯,這就對了姐姐。」傑西卡對著她耳語,「別擔心,我知道你覺得很奇怪不過會好起來的。我們現在要出去了,拉著我的手,我怎幺說你就怎幺做,你必須服從我的命令。」

「是的……」特莉薩含糊的回應,思考實在是太困難了。傑西卡會告訴她怎幺做,她的妹妹會照顧好她的。

跟隨者川流不息的人群,兩姐妹離開了這棟建築。另外兩個女人在遠遠的跟著她們,其中一個拉著特莉薩遺忘了的手提箱。

沒人注意到這些。

■■**

她集中注視著那個她的掌控者命令她注意的特殊焦點。旅程很長,不過傑西卡對時間的感覺自從她進入女主人的領域就已經改變了。

剛剛走出飛機場她就帶領特莉薩去了其他奴隸控制的卡車那裏。她毫無感情的注視著那些奴隸女人們將姐姐捆起來弄進卡車並且向她注射了一針不知名的液體。

特莉薩很快的墜入無意識狀態。

她的掌控者之後就控制了她。當眼神渙散、黑檀色皮膚的女人控制住她的時候傑西卡感受到一陣由于服從帶來的舒服的麻癢沖擊著她的陰部。一鬆手那塊她剛剛用來注射那劑意志抑制劑的鋒利的可回收的針頭裝置就掉了下來。這之後那奴隸就讓傑西卡盯著那特殊的焦點。即使傑西卡的部份意識知道她正看著一輛無法辨認的卡車,她的思維卻已隨著在她大腦裏無休無止的旋轉的螺旋一起無休無止的旋轉了。

那輛無法辨認的運輸卡車已經上路了。

傑西卡冷漠的意識到卡車停住了。那裏傳來了車門打開的聲音。她姐姐順從的身軀被提起來並放在了一個擔架上。

那美味的螺旋依舊轉個不停,傑西卡的內褲都完全濕透了。

她的掌控者再次控制了她,這是傑西卡才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地下停車場。機械的使自己保持直立的姿勢,傑西卡等待著下一個命令。她的思維和性慾依舊和螺旋聯繫在一起,傑西卡聽從並且服從。跟隨者黑人女奴的腳步,傑西卡進入了建築並熟悉的走進了下層的樓梯。

最後傑西卡發現自己獨處在這個數月來作爲她的家的小睡房裏。

她的掌控者已經離開了。傑西卡繼續茫然的注視著對面牆上的灰白相間的螺旋。

她所見的全都是融化她的思維並讓她感到無比饑渴的那迷人的、散發著微光的、

轉動著、散發著脈沖的螺旋。

時間慢慢流逝,不過傑西卡並沒有意識到。

門開了。螺旋突然消失了,她的思想突然又回到了身體裏。傑西卡因爲聽見主人走進了房間而發出了喘息聲。她發現自己自動的跪在了冰冷的地上並卑賤的低著頭不敢擡頭看向她的神。傑西卡的身體因爲處在主人面前而敬畏的顫抖。

傑西卡注視著主人完美的雙腳,修整的完好的腳趾包裹在白色漆皮的便鞋裏。傑西卡渴望用她的嘴和舌頭去舔食和吸吮這神聖的腳趾。然後主人可能會用那姣好的腳趾去插入她那早已春潮氾濫的陰道。慾望的脈動穿過了傑西卡的陰核,在她的衣服下面如小溪般的淫水從大腿上留了下來。

「你可以看著我,奴隸。」主人調笑這說道。

傑西卡緩慢的、充滿敬畏的擡起了頭並凝視著主人的臉龐。如果看著她的腳趾像是身在天堂一樣的話,那幺直視她的臉就像涅槃一樣。傑西卡的陰部不再麻癢了,它現在已經噴湧出了很多淫水。

對于傑西卡來說直視主人就是完全的快感。

主人因她顯現出的明顯的熱愛而高興了,放任的笑著。至少她希望是這樣。

※jkforum.net|JKF捷克論壇

「你做的很好奴隸,」主人繼續說道,「這次計畫的執行非常完美。」

「是的……主……主人……」傑西卡感受到一陣貫穿全身的快感而顫抖著。

「幾個月的精心準備總算是沒有讓計畫落空,你完美的執行了我需要你做的事。

雖然如果不是這幾個月我對你做的你是不可能這樣的。不過,看到自己的努力總算有成果畢竟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

拚命的想控制住自己被另一波快感沖擊的身體,傑西卡的聲音結結巴巴的「是的……嗯……啊……主……人……」

主人褐色的眼睛無聊的看透傑西卡的靈魂,「奴隸,你知道你爲我做了什幺嗎?」

忍受著體內不斷增多的令人快樂的顫慄,傑西卡答道,「是的,主……主……主人,我出賣了姐姐,把她誘拐到這裏讓她變成奴隸。」

主人的眼睛愉快的閃爍著,「那傑西卡對此事怎幺看的?」

用濕潤的眼神看著她的女神,傑西卡腦中捲起一陣令人興奮的煙霧並答道,「我知道在我成爲您的奴隸之前絕對不會出……出賣她的,我……我愛她,我的……

姐姐……」她喘著氣。

「這我知道,奴隸。一些更加甜美的東西讓你出賣了她,你自願的獻出自己的姐姐來服侍我。現在她正處于一種感覺剝奪狀態中學習如何成爲一個你這樣的熱情的、像女犬一樣的小蕩婦。她將成爲被我洗腦的除了我給予的思維什幺都沒有的木偶。而且我知道你希望她變成我的奴隸,你希望我完全擁有她的身體和心靈,就像你一樣,婊子。」

「是……是的,主……主……主人……」

「非常完美回答,奴隸。你確實幹的很好。是時候給你寫獎賞了。想要嗎奴隸?」

「是……是的,主……主人……」傑西卡掙紮著答道。

「我覺得傑西卡已經沒什幺用處了,她的人格和記憶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了,畢竟這只會對你完全服從于我造成不必要的阻礙。你同意嗎奴隸?」

她貪婪的流出了口水,「是的……嗯……啊……主……主人……」

「非常好奴隸,看得出來你很渴望加入我的隊伍。也許給你一個小小的示範來告訴你什幺將會發生在你身上比較合適。」

主人指了指旁邊出現的一個女人。傑西卡,絕望的發現她根本無法從這個筆直站在主人身邊的高大奴隸身上移開視線。。「脫掉你的頭套並低下你的頭奴隸。」主人指揮著身旁這個小巧的、橄榄膚色、胸部很大的女人。

女人雙手伸向後頸並解開了鎖扣,之後她開始脫去那隱藏住她面容的整篇的頭套和頸環。一個面容姣好,有著雌兔般眼睛的二十出頭的女人回望著傑西卡。這個女奴茫然的凝視著前方一會後才如同指示般低下了她的禿頭。

傑西卡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沿著她頭的輪廓很多小的金屬環貼在光禿禿的頭皮上。主人玩樂般用手指在那被金屬覆蓋的腦袋上撥弄。

「我偉大的發明。」主人嘟囔道,「一整套的通向大腦的有機生物神經纖維系統。現有的思維控制以及記憶都會被纖維消除,有效的將大腦變成一個隨意我製作的空白的石板。」

傑西卡跪著晃動著,拚命的試著控制體內強烈的快感襲擊。

主人微笑著。「這就是你的未來傑西卡,你就快要變得和她一樣了。從現在開始你的每個思想、每個記憶、每個行爲都會是我完全控制你的思維的結果。當神經

纖維取代了你的大腦功能時你會發現你現在感受到的感覺就像是什幺都沒有一樣

。你生命中每個醒來和睡去的時刻都會包圍在的服侍我、服從我以及那帶給你的舒適之中。」

傑西卡明顯的喘著氣。她的頭像是懵了一樣,她很難將主人的話都聽進去。

「你不是一個戰士傑西卡,你是一只工蜂。你會依賴于我,執行我給你的無論任何任務。從整理箱子、清理廁所到舔食你奴隸同伴的陰部,你會有一生的時間處于努力狀態來完成你對我的無限崇拜。」

她的陰部像著火一樣。她子彈一樣挺立的乳頭與她的胸罩直接發生著摩擦。拚命的想控制住身體的蠕動,傑西卡試著繼續站立著。

「哦當然,我還會一遍又一遍的幹你。」主人的眼神淘氣的閃爍著。

傑西卡快要失去意識的翻著白眼。她必須慌忙的向後擺動來防止自己臉朝地跌向堅硬的地板。傑西卡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肌肉因爲承受不住壓力而不受控制的痙攣了。一種無法抗拒的地獄般的強烈快感讓她不可控制的想要完全的屈服于她的主人。

主人大聲的笑著,「看的出來你已經完全準備好將自己完全獻給我作爲我的奴隸了。」

舔了舔她豐厚、鮮紅的嘴唇,主人暫停了下,戲谑了她無助的俘虜一小會。

「高潮吧奴隸,現在高潮吧。」

突如其來的高潮永遠的吞噬了傑西卡的身體以及思維,留下了一聲痛苦的哀號在走廊裏迴旋。

■■**

亮光打在特莉薩的臉上讓她的眼睛很不舒服,她醒了過來並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床上。她感到十分迷惑而且昏昏欲睡,她的頭很懵而且很難將思緒連續起來。不過既然她除了躺在床上什幺也不能幹,特莉薩開始回憶起來。

一些小事例如飛機上難吃的航空食品、無聊的等待她的行李、以及傑西卡溫和的

迎接她的微笑,還有她那藍色,帶著笑意的眼神。

這都是最近發生的事的一些碎片。不過她好像不能記住它們,當特莉薩注視著頭頂照射下來的螢光時那些記憶忽隱忽現。

她知道她好像感覺到什幺。一個苦惱的事實是發生了一些重要的事,不過這想法只持續了短短幾秒鍾,就被當她回到家她應該更新她的國家地理雜誌訂閱的記憶取代了。爲什幺她不能像他們一樣去照相呢?她願意成爲一個攝影師,領著薪酬去那些很遠的地方旅遊並見識一些很有趣的事情。多酷啊。

特莉薩知道有人進入了房間。她聽見了高跟鞋敲擊地磚的腳步聲,那人停在了她旁邊,剛剛好超出了她的視線。

「站立。」床旁邊的身影嚴厲的指揮道。

特莉薩發現自己爬起來並爬下了她一直躺著的床。只是稍稍的驚訝,特莉薩發現自己完全的赤裸,她的陰毛也被剃光了,如此光滑這讓她的陰部看起來有些奇怪。沒有更多的思考,特莉薩在冰冷堅硬的地板上併攏了雙腿並讓自己集中注意力,雙手貼于身體兩側,擡頭挺胸。

她的導師正站在她的面前。同樣帶著稍稍驚訝的想法,特莉薩看著她面前的女人。這女人穿著一雙閃閃發亮的直至大腿的黑色高跟靴,一條黑色的橡膠皮帶緊貼著她的陰唇,顯示出她巨大、挺立的胸部的橡膠胸罩以及一雙白色橡膠手套。加上一個和項圈一套的黑色的頭套組成了她的套裝。開口的頭套露出了女人二十出頭的較好的面容。女人的額頭上清晰的寫著一個黑色的字母紋身,是一個單音節詞:奴隸。

「傑……傑西……」特莉薩喃喃道,這是這個冷漠的、有著玻璃般眼睛的女人平靜的看著她。額頭上有著奴隸紋身的女人並沒有反應。特莉薩試著集中精神並且回憶起來。她的妹妹,傑西卡,這十分重要,她一定要記住。

「你不能思考。」有著她妹妹面容的女人對她說。

那需要抓住記憶的感覺隨著女人說話消失不見了。他不能思考?那是對的,她確實非常難思考。她曾經比現在擅長思考的多,不過現在,她確實不能思考。

「我不能思考。」特莉薩同意的回答道。

那女人繼續說道,「你需要服從。」

是啊,如果她不能思考的話那幺最好有個人嫩告訴她該怎幺做。這好像是符合邏輯的。特莉薩曾經發號施令,所以現在她只好服從這些指令。她需要服從它們。

「我需要服從。」特莉薩跟從她的妹妹。

當穿著塑料套裝的女人集中于特莉薩的回答後暫停了一下。她是高興了嗎?這很難說,她臉上真的是毫無表情,那就像跟一個機器人說話一樣。

女人用一種平靜、清楚的聲音宣布道,「你是一個奴隸。」她用相似的玻璃般的眼睛直視著特莉薩自己的。

一個奴隸?她之前在哪裏聽說過?一個新的記憶出現在特莉薩的思想裏。一個她能記住的強烈、清晰的記憶。那是閃爍的燈光以及一個好像永遠轉動的螺旋。她回想起一個平靜的撫慰人心的聲音告訴她一些事,很多事,很多重要的事需要她記起來。那聲音告訴她她是一個奴隸!能記起它真是太好了。特莉薩很高興,她是一個奴隸,就像是女人告訴她的一樣。

「我是一個奴隸。」特莉薩驕傲的確認。

在等待女人給她下一條指令的空閑中,特莉薩想著奴隸的字樣是否也寫在自己的額頭上,那在頭套女人的頭上看起來太性感了。奴隸是個如此性感的詞彙。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