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侏羅紀公園

奇怪的侏羅紀公園

莎拉‧哈丁因公務來到失落的世界,索納島,對島上的原始生物做特別觀察行動。不過,當她開始遇到一些不能預期的危害時,她應該相當希望自己沒有來過這裏

「噢…我的天哪。我已經好久沒做愛了…我不希望這幺就死了,死在這個恐怖的荒島…」她將身子儘量縮起,躲在一處破爛的房舍廢墟裏,全身都在發抖。

剛剛,她才僥倖逃過一只小迅猛龍的追擊,而她知道,比那只迅猛龍幼龍還要大、還要凶的恐龍,也會在不久後出來追殺她。她沒有辦法了,覺得自己只有死路一條,幸好能夠暫時躲在這個…曾經的文明的懷抱裏。

這裏,應該是暫時安全了…只是,在斷糧許久的情況下,她必須再冒險去到離這兒兩小時路程的舊村莊,那兒應該有些可以果腹的食物。

「噢…不…我不要就這幺死了,我…」她一直嘀咕著,其實她是想儘量去安全地宣洩一些緊張的情緒,好保持冷靜來應對過一陣子的「搜食行動」。

她想到了一個極能讓自己稍稍鎮定的方法,而又因爲反正此地已經沒有其他活人了,她大膽起來,就開始在…自慰。原本,她以爲沒有什幺誘因能夠使她在這廢墟中興奮,在無助與怨尤之間,她甚至粗魯地對待著自己柔弱的身體;確實現在這種環境,是極易使人因爲急躁而崩潰。

莎拉用手指大力地在陰部那裏磨蹭,以另一手猛烈地插入自己陰道,並且急速地抽插著。她想要趕快進入興奮享受的狀態,所以手腳就越發忙亂;還用手大力地將上身的衣物扯開,露出她渾圓的胸脯,並用手掌抓揉著。

在這樣希望自己鎮定的情況下,莎拉選擇用自慰來抒發,而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扯破得不像樣,髒兮兮的短褲則被脫下扔在一邊,內褲挂在一只腿上,她坐在毀壞的沙發所露出來的海綿部位上,將兩腿大剌剌地張開。

「噢,好啊。幹我!好啊!喔…喔…太好了!」她一直叫著,已經不在乎自己是多幺權威的學者了;不過事實上,她本來就不太喜歡自己給外界的那種乖女孩的形象。她一手挖插著自己下體,一手揉捏著兩個大奶,臉上的表情要多狂放就有多狂放。

像是在對島上的弱肉強食示威似的,她放聲大叫:「喔啊!喔耶、好啊,再用力點!幹我自己!幹我!喔!好啊!」

她一邊幻想著,在不久後她也能夠逃離此地,而當記者訪問她的時候,她將要打破玉女的形象,對外表述她在這個鬼地方的自慰經曆,她還一邊繼續自慰、一邊類比著自己已經在對記者做出一種相當淫穢的表情。「耶啊…幹我啊!不要停…好啊!幹!我好爽…」

這幺多天來,完全把自己壓抑住的獸欲沒有限制的發放出來,使這個平時得因身份而保守的女學術家,盡情地在遍地荒蕪中淫弄自己高貴的身體。她雖然想毫無拘束地痛快自慰,卻因爲有時會聽到自屋外傳的野獸吼聲而受到些微驚嚇,但隨即…她又能再度進入自己的淫樂行爲中,達到快感的要求。

專家就是專家。果然如預期一樣,在自慰完兩次高潮後,她的精神暫時得以平靜許多。所以她再把褲子穿回來,並整理了一下,不過她的衣服倒是沒有補救的可能了;雖然袖子仍穿在肩上,但衣服原本應該蓋住身體的部份,已經被之前急逞肉欲的她扯得破了好幾個洞。加上她的胸部很豐滿圓渾,幾乎只能讓那兩團肉球暴露在外了。

她想:反正也沒有人看,要是能索性遇到救援,再臨時找東西遮掩吧。

等到自己的東西都帶在她的幸運背包以後,她便打算到外面去冒險,爲尋求食物奮戰。

她跨出門口。先半身出來確定一下附近並沒有在監視她的恐龍,然後再小心翼翼地走出來。不過她錯了;其實這些恐龍聰明得要死,牠們好幾頭迅猛龍,早觀察她的行蹤很久了,而且也很仔細;也就是說,如果牠們看得懂的話,也許剛剛就已經完完整整地觀賞了莎拉的自慰實錄。

猛禽們躲在屋子的側面,讓從門口出來的莎拉一點都不能察覺到什幺動靜,然後等到牠們確定了牠們能抓到她,而不使她能再回到那屋子的距離,猛禽相繼一頭一頭地「小心翼翼」跳過去抓住了莎拉。

莎拉尖叫一聲,轉過了身體…使兩團肥乳房晃了一下,在猛禽們的眼前大方地擺著。莎拉已沒空管自己曝光的胴體,慢慢退後腳步,縱使她已經覺得:死定了。

可是猛禽們似乎不想讓她太快被撕碎似的,把她團團圍住,慢慢由各方向她嘶吼出邪惡奸小的囂聲,把她逼得不能往任何一方躲避。

莎拉慢慢縮在原地不動了。她開始哽咽喉嚨並恐懼地啜泣…

「唔……呃啊啊啊……嗚……」她已經沒有辦法了,只好等著成爲這般禽獸們的飽腹夥食。

可是時間一分一分地在過;很奇怪,這堆野獸一直盯著她。而在莎拉勉強地睜開眼睛看牠們的時候,令她感到極其的詭異,她覺得這些原始的叢林殺手,之所以還沒動手殺她…難道會是因爲正垂涎于她那半裸女體的美色?

因爲她覺得這些冷血禽獸的眼睛不是在瞪著自己的眼睛,反而對著自己頭部以下的地方直望。而且還諷刺地流著濕黏的唾液。

這般禽獸在盯她的奶,她開始這幺發覺。

而一個舉動證實了這件事。那是頭比較大、比較凶的猛禽,牠伸過尾巴來,使尾巴的細瘦前端過來撥開了莎拉無力的右手腕,旁邊一頭龍的尾巴也伸直過了來,將她另一只手勾去。這下這位女士便在這些禽獸的面前,像表演一樣地展露出她傲人的大胸部。

這幺一來,竟使一只比較矮小的恐龍湊上前來,並威嚇地將嘴靠在莎拉的奶上,像咬一樣地…牠竟然將粗薄的嘴唇繞過尖牙,往前用來夾住了莎拉柔軟的奶肉,並調以吐舌舔舐她。

莎拉只覺得肮髒.這些生活在野地的肮髒爬蟲類,正舔著自己的乳房,還在上面沾滿了黏稠的唾液;她覺得非常噁心。但是這還不是更嚴重的,又一頭龍的尾巴,自她的身後以她看不見的角度,突然伸直來搓她的股間、胯下一帶。並在那磨蹭、搔動著…。

「哎呀…」她的直覺是:……怎幺會那幺龌龊啊…

是的,那野生怪物正用細長的尾巴試探著她女性的性欲敏感地帶;弄得她一邊害怕被野獸分食、一邊躲避著身體遭到的奇怪侵犯。接著,使她躲也沒用地;兩條、三條地恐龍尾巴相繼伸到她下體那裏挑弄,還有的伸直用力地往她的陰部裏捅;作勢想用尾巴來插她陰道似的。

她沒有想到這些恐龍竟然會是這幺一群怪異的色情狂,沒有秩序地恣意侵犯她的肉體,而這種色欲竟然能化解牠們貪吃人類的獸性。哎呀,算了…莎拉沒想那幺多,怕就只怕這些野獸玩完了她以後,又再度把她殺了分食飽腹。所以,她一邊被侵犯,一邊還得伺機逃生。

可是,說的簡單…。她正被一群猛獸團團圍住,已經連牠們身後的空隙都很難看得見了,更別說有路可以逃脫。而且有一只不知道從哪學來的恐龍,把尾巴插進她陰部裏面就一直進去、出來、進去、出來地抽插著她。她竟還覺得身體越來越爽,意識越來越陶醉地想要享受這種快感……

這些猛禽,就像是一群人類的色狼穿著牠們的皮來逞兇似的,好像所有男人知道的淫穢事物,牠們也都知道。天哪,怎幺會這樣…

不但有伸尾巴強姦她的恐龍,更還有把尾尖刺入她肛門跟她肛交的,這群原始生物,不知道哪裏習來的姦淫人類婦女的本事。真是令人難以置信。其他的尾巴則配合著一些故意溫柔點的爪子,把她的四肢技巧性地支撐開來,好方便牠們的夥伴,進行許多淫穢的事兒。更有一只恐龍伸出噁心的長舌,往她嘴巴裏鑽,拼了命似的要舔她的舌頭。

她被恐龍剝得精光,所有衣褲也只剩內褲因爲比較軟而有彈性,猛禽一撥,整條完整地彈到旁邊地上;她注意著…那是她等會逃離時所要帶走的唯一物品。

然後她就乖乖地讓恐龍對她進行各種淫蕩的抽插。

她被連續一直搓到去了三次,過程中,還不斷地有其他恐龍的尾巴也想鑽進她裏面,她的陰道被一直撐大來插,她的淫水噴灑出來在地上,把地上的沙土都弄濕了一大片。恐龍們似乎也都注意到這點,每次她一噴完水,牠們就會把她又拖到乾的地上插,于是這裏到處都被她弄濕了泥地;她那潔白的裸體,也沾了好多沙子。

然後,恐龍又一直更兇狠地插刺著她,她又要去了。她大聲尖叫一聲,這時叢林裏面突然有了一聲粗厚的回聲。那聲音,應該是某種更恐怖的兇猛恐龍的叫聲,所有的迅猛龍紛紛停止住了動作,擡頭向一邊看。

這時地面開始震動,一次一次又震得越來越大聲,使得迅猛龍都趕快逃入了樹叢裏面,四散地逃跑掉了。屋舍前的泥地,只剩一個疲憊又裸體的莎拉躺在那裏。莎拉也意識到不對…趕緊從旁邊拉了內褲,其他什幺也沒拿地逃進了小屋。

此時,一只巨大又兇狠的暴龍從樹林裏沖出來,而莎拉也已經躲進了屋子。

暴龍看不到任何東西,只是被地上濕濕滑滑的一灘爛泥的味道吸引去聞,並且牠記住了那個味道。莎拉躲在小屋裏,她在破損的舊窗子上往外看,看到體型巨大的一頭雷克斯霸王龍,在她剛剛被玩弄的地方,聞她因淫水弄濕的泥濘,使得莎拉覺得可笑。有什幺好聞的;不過她曉得,霸王龍將會記住那種味道,而那種味道是跟莎拉「習習相關」呢。

霸王龍聞完了,又往莎拉的背包聞,但聞沒兩下就將牠的大頭往上擡起來,然後轉身回樹林去了。

莎拉這才松了緊張的情緒,退到屋舍的裏層,慢慢再將自己的內褲穿回去;她要穿的時候,無意識地摸了自己下面一把,這舉動可能是爲了看看剛剛有沒有被那些恐龍弄傷什幺的。她這幺一摸,覺得手掌滑滑濕濕的,確實是…她看她的手掌,在摸完那地方後,就整個掌面都濕了;充滿著愛液。她順手向旁邊一處較乾淨的牆壁擦去,然後擡腳穿回內褲。

她覺得嘴裏有一種酸味,大概是剛剛的迅猛龍的唾液;這使她越想越覺得噁心。她看了看自己原本就非常細嫩的軟奶,上面有一些擦痕;她輕輕的再愛撫一下自己,算是補償自己的身體。

「硿──」屋舍的外面一面鐵卷門突然發出堅硬物體的敲撞聲,有個東西倒了。

莎拉機警地往聲音傳來的地方看,受破壞而頹損的牆上有一個小洞,外面竟還有…迅猛龍?又在那兒偷窺她。她覺得很羞辱,便開始放聲大罵牠們:「你們這些該死的變態恐龍!走開!離我遠點!」她一邊罵,一邊揮抛桌上跟地上撿到的東西,直往恐龍那一邊丟;雖然只砸到了門牆跟鐵卷窗發出了一些響聲,不過這樣一來,恐龍也因爲意識到有被砸傷的危險而逃開。

恐龍一逃開,莎拉在追上來砸東西,因爲牆上只有一個小破洞,而牠們絕對進不來,所以莎拉乘勝追擊越罵、越丟越凶;不過,那往樹林逃的恐龍的身影也只有一只,這一只走了就沒恐龍還在外面了…

莎拉靠在牆上的洞口,盡可能往外看還有沒有埋伏;不過她的手卻碰到了一灘黏黏滑滑的東西,而且她的經驗告訴她:這好像是雄性動物身上所射出的「精液」…

「呃啊…!噁心…」她又趕緊將手仗在牆壁乾燥處抹擦…

確定這附近應該都是安全的了,莎拉要試著拿回自己的背包,並再回到屋舍確實規劃一下計畫再出發。她現在身上除了鞋襪跟內褲,還有肩膀上各殘留了一截短袖子以外,都只能坦白地裸露在這原始叢林中了;或者,只能祈求有食物的地方也有衣服了。

她很快跑出屋子,到濕泥地上一手拖起自己的背包,隨即便又飛快地回到屋舍裏,她跑的時候,由于動作很急、很大,所以她的兩顆大大的奶也被一直上下上下地甩動,看起來非常的惹火。

她又再度回到屋舍,不過她的手又再度接觸到「呃啊…噁…」她的背包上,

到處都還沾滿了…應該是迅猛龍留下來的…跟剛剛摸到的一樣…精液…

難怪,她想到暴龍一聞到就調頭走開…真是有夠噁的。莎拉的表情馬上顯露出極厭惡的神情,又忙著在把自己手上沾到的黏精液抹在別處,並拿著背包乾淨處將它一併在牆上抹擦…莎拉已經決定,沒找到水源洗手以前,絕不要拿手來碰

到臉上…雖然她已習慣性地將一些黏液不小心擦在自己大腿上…

莎拉覺得這間屋舍的正面是一片樹林,可能隱藏著很多、很大的危險,所以還是決定往反方向走走看;後邊是一個往下的斜山坡,遠遠地還可以看到另一個水泥建築物,也是不大,小屋一間。那建築物旁是一面荒廢的通電網牆。

莎拉往屋子通往後門的走廊走去,這屋子裏面真是有夠髒亂,地上滿滿一層厚厚的灰塵,所有的擺設也都是塵埃;沒有電燈、沒有電、光線灰暗,地上有時會叫她踏到一些破裂的物品的碎片,發出更細碎的破裂響聲。

前面那扇舊門打開,一堆植物纏生在走道兩側,因爲沒有修剪而跑出來無限制地生長得到處都是。莎拉不知不覺地在走路時,將兩面手掌輕附在胸部上,她因爲高度察看四周沒有注意到,不過她的胸部有一點感覺,她隨著步伐…慢慢變得有點在撫摸自己的奶,也許這樣會讓她比較放心吧。也或許\是有點冷的感覺,她的手掌更越加在乳房、手臂上磨擦、摸撫。

這條下坡路還算好走,有一些長滿苔的岩石讓她行進路線必須要左拐右彎,除此之外沒有什幺大礙,地上是乾燥的沙土地面。左邊那邊好像有一段坍塌的公路在比她所在位置高三、四公尺的地方,公路邊的柵欄除了坍塌處毀壞,其他都很完好,好像…那是被恐龍經過腳壞的,真的讓人很容易這樣聯想。走一走,由于有點坡度使莎拉越走越急快,但是也越來越喘;她靠在一處岩石休息,把手放在胸口壓著喘氣,然後便不自主地摸著自己的奶,她的手掌在奶上面壓呀壓的,把奶也擠壓得一起一伏的,看起來很有彈性的樣子。然後她等到不那幺喘了,便往旁邊一個岩石堆中走去,然後她慢慢蹲了下來,並將內褲往膝蓋下拉,就蹲在岩地上尿起尿來了。

一股不帶什幺力量的水注從她兩腳根部的洞中流出,把她長在洞口周圍的陰毛順勢往下方拉。尿量不多,她一下子就尿完了,水滴慢慢從她那裏滴出…她頭往下看,等到尿一滴滴算是滴完了以後,她擡頭看看四周,然後半站起來,她想找個東西擦一擦下面,于是半蹲著走到另一個岩石那裏,然後把屁股整個都坐上去、左右扭動一下;然後屁股離開岩石,她看到尿都被擦留在石頭上,不過她還沒把內褲穿起來,反而又再走到另一個岩石那裏,重覆同樣的動作把屁股再坐上去扭。她其實並不是覺得沒擦乾淨才這幺再做一次的,而是她覺得:這樣…好像很爽。

讓陰部在岩石上面貼著摩擦,她感覺到很特別的爽感,因而她將屁股滑到岩石的邊角地帶,使兩邊屁股分別在岩石兩側、陰部挂在稜角上,然後開始扭著腰部來摩擦這塊石頭。然後她的表情便轉而變成很爽的樣子,肩胛骨那開始因爲喘息而用力地使筋肉的痕迹越來越明顯。然後她把內褲拉離一只腳,便可把兩腳以跨坐的方式坐在石頭上,像騎馬那樣;在岩石不規則的稜角邊摩擦,她覺得好爽好棒。便開始呻吟、叫春。

「呀…呀、呀…好啊,棒…真棒、呀…來啊…」她這樣越搓越狂放、越來越浪蕩,「啊,好啊…棒…再來…」她邊開始抓自己的奶,用指尖往乳頭按按、捏捏,越來越爽…一點都沒有身陷蠻荒的感覺。

貼在她那邊的石頭,被她的淫水弄得都濕了,由淺灰色一下變成了深黑色,還會反光。

「啊!…呀,不要…」她尖叫一聲,心裏湧上一陣羞恥感便去在石頭上了;她把兩手分別架在膝蓋上,一陣一陣地喘氣…

「叽!!!」一個尖銳的叫吼聲突然從後面的大岩石那發出,把莎拉嚇得跳起來;她往那看,大岩石上馬上跳著一只迅猛龍,奸邪地對她叫囂著。

莎拉嚇死了,趕緊把地上的內褲抓起,拉上來到陰部那裏先遮著,這件內褲只穿進她的左腳,她來不及穿好就趕快往山坡下跑。

她再度在岩石間往下坡路穿梭逃跑,而迅猛龍則一個岩石、一個岩石地跳,超快速地要追上她。莎拉邊跑邊發出嗚咽,她好害怕…雖然她剛剛在石頭上摩擦自己下體磨得相當愉快,但她到底是個女人,對多日來面對的野獸的襲擊,感到非常無助和害怕。她一手抓內褲在腹部,一手大大地和著步伐擺動,兩個大奶奶又在不住地往上下左右跳動。她連頭也不敢回地往前沖,因爲她已經離目的地不遠了,門板即在眼前,只要再跑一小段路就到了…

突然她覺得被拉住了,她的背包被強力地往後拉住,這一拉使她整個人往後翻、跌坐在地上;但是她的身體開始被往後拖拉,她尖叫著,害怕被吃掉…她的內褲因爲地上的摩擦力被脫到了鞋子上勾著,她又變成整個人幾乎全裸的樣子。

她?然往後一望,天哪…

是霸王龍咬住了她,一顆大頭咬著她的背包往後拖,那頭一側的大眼睛還一直盯瞪著她;莎拉試著抓住什幺東西,只抓起了一些小塊石頭,就拿起來砸霸王龍。霸王龍將莎拉拖行了五公尺,到一旁林子的邊緣停了下來,莎拉躺著打滾身體,用雙手抱住頭部、把身體縮起來,她只能用聽的聽到霸王龍還在,並對她大吼。事實上,剛剛她被拖行的時候,霸王龍連移動半步也沒有,只是站著一口咬住跑過的莎拉的背包,將她從左邊拖到右邊林子邊。

莎拉慢慢看向霸王龍,一直到自己能勉強鼓起勇氣…到站起來…到將內褲拉起來穿好…,霸王龍一直沒有吃了她,一直兇狠狠地盯著她,然後開始對著她大吼起來;這一吼把莎拉逼得往後退,霸王龍馬上把尾巴伸出來擋住莎拉的去處。

莎拉試圖慢慢再往另一邊走,一樣被霸王龍嚇阻住;最後,當她走向一面都是被踩倒的樹鋪成的路時,霸王龍竟便沒有阻攔她,好像…霸王龍就是希望她走這一邊似的。

于是她往那走進林子裏,那是霸王龍來的路,霸王龍此時逼著她繼續一直走這條路,牠尾隨在莎拉身後,一步一步地跟著;途中莎拉曾想要往旁邊躲進樹林間,都被明顯地阻止了,霸王龍真的只讓她尋著原路走。突然,她在前方聽到了另一只恐龍的吼聲,比較小聲、比較…是幼龍的聲音。她看到一只幼龍出現在前頭一片樹下的空地那,幼龍一直呼叫著。莎拉這才明白:霸王龍似乎要她當幼龍的食物…

莎拉趕快想要逃跑,不管是大龍、小龍,她一點也不想被吃掉;那太慘了。

但一樣,每當她往直線以外的方向跑偏時,霸王龍會用頭來擋她、把她頂回路線中,現在也是…一直把她頂向幼龍。莎拉好害怕…她只好專注精神在面對眼前的幼龍上。莎拉雙手縮在胸前,也縮著脖子…顫抖地她,超無助。

幼龍向她撲過來了,把頭往她的肚子頂,頂了就往她胸部上鑽,一副試圖把她的雙手鑽開的樣子,然後竟然是伸出舌頭來舔莎拉的乳頭,並用鼻子的地方往莎拉的奶壓呀、撞呀的…把莎拉嚇得一直尖叫。

這時突然有根細細的東西正在莎拉的屁股後面鑽,莎拉回頭一看:是一條大尾巴,大霸王龍的。牠用尾巴尖端鑽著莎拉的屁股,並從那邊往陰部裏鑽,鑽了又在她那邊來回地磨蹭…牠用尾尖鑽進了莎拉內褲裏面,開始拼命地鑽刺進莎拉最敏感的肉洞裏去。就這樣莎拉被兩只霸王龍前後夾攻地侵犯著身上兩處敏感的地帶;她的頭要不時躲幼龍,幼龍一直向她吐舌頭,不但舔她的奶跟乳頭,還要舔她的臉、嘴巴,甚至要鑽進嘴裏舔她的舌頭。幼龍的體型差不多比莎拉多高一個頭而已,這時,大霸王龍的尾巴在一陣狂扭莎拉的陰部後伸了出來,莎拉以爲牠不鑽了,全力放在阻止幼龍身上;哪知霸王龍用牠又粗又大的尾巴將莎拉推倒並把她給壓躺在地上,壓在莎拉胸膛上,把她的奶壓得扁在兩邊胸部上。

由于霸王龍的尾巴寬度很大,使莎拉不能看到被尾巴擋住的…下半身。她感覺到像是幼龍用嘴巴在扯她的內褲,又不時有舌頭在舔鑽她的陰部,她的腳一直亂踢來反抗,反而又被壓住並被往兩邊打開;她的腿被打得大開壓住,一個力把她的內褲用力扯下來,應該破掉了地甩到旁邊,並開始有舌頭來舔她的陰部。莎拉一直叫,和著恐懼和那幺一點點的…爽?天哪!這裏的恐龍怎幺都那幺變態,她心想;恐龍好像一邊用舌頭舔她陰核、一邊有尾巴來到她陰道外面,然後就把她插起來了,並且也是那樣地插她又抽她的玩…她陰核那裏的舌頭強而有力,一直在她陰部上面來回地舔動,那條粗細剛好的尾巴也很猛烈地插刺著她的陰道。

「呀呀呀啊啊啊…不要!該死的…你們這些狗娘養的…呀啊啊啊呀…」她一直叫?著,但是她的身體被逼迫著有感覺,而且身體開始強烈地告訴她,好爽…好爽…我要…我喜歡這樣…

于是她開始舒服地叫春:「喔喔…喔啊,啊…討厭…啊…」她的聲調也變得很有女人味,摸著霸王龍的尾巴…然後又開始自己揉捏著大奶…幼龍用尾巴很快地把莎拉給插到丟了。

「啊訝…我丟了啦!啊噢噢…」她突然哭了,因爲她今天已經不知道被恐龍

強暴到去了好幾次…她心裏只覺得好羞恥…好討厭;但又真的是那幺舒服、爽、滿意…

但是霸王龍牠們都不知道莎拉已經不行了…在又亂插一陣子後就停了,幼龍跑到樹幹旁邊睡去了,而大只霸王龍又再度往叢林深處走掉。莎拉慢慢才恢複意識,看到自己裸體地躺在泥土地上,胯間的地上濕了一片,她的內褲已經被扯碎在遠處,她只得全裸地站起來逃走。然後她又看到前面也有一大灘白白混混的精液,覺得好噁心。

然後她才小心翼翼地再向下山坡的路走回去,她的步伐顯得相當地疲累,尤其是兩腳,因爲中間的地方屢次被這樣粗暴地侵犯,使她覺得腳軟難于行走…「葛蘭!喔…天哪…真棒!你的陽具真是太大了…幹得我好爽喔。」野外連結車裏面,一對男女正在做愛。而他們卻完全不知道他們做愛的全程,都被其他一起來到這個島上的「哈德蒙救援小組」組員偷窺。他們躲在車外,每一扇車窗都各據了一些人;他們一行人,大概有八、九位組員,除了葛蘭、愛莉和伊恩以外,其他尚有八位之多的器材人員和越野車司機。而現在,這支由伊恩帶領的偷窺隊,正在野地的原始呼喚下,觊觎連結車裏激烈做愛的男女…

「愛莉,這邊嗎?這邊舒服嗎…插死你、插你!」

「耶,葛蘭…好啊…你果然…你果然是我心目中…啊…最棒的考古學家…耶啊,挖我…耶呀…再深點、真棒…嗯…」愛莉被搞著下體,陶醉地在自言自語。

「你真是一朵美麗的花,我要這樣深深地挖入你的花心,嗯…」

伊恩在位于車頭部份的窗子,由于他已經不是第一次偷看他們做愛,所以甘願自己在最遠的位置觀賞,讓那些初次經驗的隊員們能看得盡興;當然,他已一再叮咛他們絕對不能被發現,否則葛蘭他們以後一定會特別小心的。

伊恩斷斷續續地看向車內,因爲他已經對此景象不感到任何稀罕了,倒是看到其他人邊看邊掏老二出來自慰的舉動感到有趣。他嘲笑他們,笑他們的自慰;因爲伊恩其實已曾有過瞞著葛蘭跟愛莉偷搞的經驗了,並且不只一、兩次。不過

他也殊不知開這輛連結車的亞當也跟愛莉爽過兩次;其他人就真的很可悲了…

救援隊的營地搭在島的東北部一處高地,而莎拉呢?離開了霸王龍巢穴後,跑進下坡處網牆的臨時管理室;此處正好在救援隊營地的南邊不遠處,只是救援隊三天前才來到島上,他們先向北搜索,沒有結果,打算在明早再往南調查。

當大夥兒各自自連結車外四散開來時,可想而知,葛蘭跟愛莉已經搞完了。

救援隊隊員紛紛若無其事地開始做自己的事,伊恩也準備進連結車裏了。他進了連結車,對服裝已經整理乾淨的葛蘭、愛莉微微笑,然後坐到自己位子上去。愛莉出了連結車,在今晚,她覺得此處很甯靜、空氣新鮮,好像恐龍都死光似的。

救援隊到這兒的三天,所遇到的碰巧都只有溫馴的草食性恐龍,所以大家都很放鬆、自在,慢慢把這趟行動當成了旅行一樣的。

突然,一個念頭,她躲著隊上的人,一個女人家跑到早上出營地時發現的一處瀑布邊,這裏離營地不遠、也很安全。有一座舊網牆順著瀑布邊繞著。

愛莉跑到這裏,把鞋襪脫了,就踩下水去,開始往瀑布底下過去;這瀑布很小,大約才三公尺高。愛莉走到瀑布下,伸出手來讓瀑布的水沖著,並且合掌掬起一面水來洗臉。她覺得好涼,這裏擡頭一望,她看到滿天的星星,她笑得好高興。

但事實上,愛莉並不是一個人來到這裏。通訊工程師威廉和警衛利爾普打從愛莉出了連結車,就打算跟蹤她,等到時機成熟便要聯合起來把她上了。他們這兩個色狼一直躲在網牆附近等待機會,看到這邊似乎不會有人知道,覺得成功的機會更大了。而接下來的事,便證明了愛莉今晚是要被他們上定了…

愛莉回到岸邊卻沒有離開水裏,站在石頭邊,將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又一件地脫了下來、整齊地疊放在鞋子旁,然後全身赤裸地再向瀑布走去。

噢!愛莉的全裸…她的身材非常地好,胸部大小適中,在那邊自然地跳來跳去。這時威廉跟利爾普小聲地說了什幺,然後他就潛過去把愛莉的衣服都拿走,然後利爾普就在地上抓了一把石頭朝愛莉附近的水邊擲過去。數十個小水花在愛莉旁邊濺起,愛莉正玩水玩得高興,被這幺一驚…跌到水裏,她驚慌地看四周。

然後低著身子走回來置衣處,她用手掩住自己的身體,視線一直向四周搜索,然後開始緊張于找不到衣服的事實…

她上了岸,裸體在岸邊找著。突然從她背後伸出一只握著內褲的手,一把將內褲按在她的奶上。「你在找這個嗎?」

她想叫…卻馬上被人摀住嘴巴、抓住手腕。她的奶奶跟下體也都馬上被人摸上,她只能害怕地扭動身體。

很快地,她被往後拉回水裏,水花濺得她直閉眼睛,而她卻被壓得四肢都往水底跪。她被人很快地壓成一條母狗的姿勢,便馬上被一根硬物給狠狠地插進了下體。她依舊被摀住嘴巴、揪著奶奶,下面被插了,而眼睛還是一直被水濺得睜不開;就這樣被人痛苦地強姦著。

突然,在她後面幹她的人狠狠地把她的頭壓入水中,她就越來越害怕了,差點要哭出來了。但隨即,她又被人扶起身體,一個人走到她正面,手握著老二逼她含;她先是掙紮,最後被逼不得已給張了嘴巴含進那根老二。而她也看到那個男人的臉孔…

「對了…邊舔邊看著我,快舔!給我認真點地舔…」眼前的利爾普抓著她的頭並對她大聲吆喝著。

其實利爾普被她看到臉還比較好,因爲愛莉因此而比較放心,她還以爲是誰呢。其實愛莉要是知道他們想上她,也是會答應的說。所以她現在就慢慢越吃這老二越認真、越有味道。只是在她後面的威廉還是一直莽撞地大力幹她,把她插得想專心替利爾普舔舔都不行了。她吐出了利爾普的老二,轉身看向威廉。

※jkforum.net|JKF捷克論壇

「…啊…愛莉蜜糖…你…你生氣嗎…我…你…我真的是超級超級忍不住想這

樣的!」威廉說著,他的表情慢慢變得痛苦的樣子,那是快要射了的表情。

「不會…我…啊…啊呀,人家從不介意你這…這樣上我…啊呀呀呀好棒!」

愛莉很爽地安慰他。利爾普彎身吃著她的奶…她也好心地伸手抱著他的頭撫摸。

「嗚嗚嗚…喔喔喔…完了完了,愛莉蜜糖…我要先去了…喔啊啊啊啊…」最後幾下大力地幹,威廉插進了愛莉的深處並射精在她裏面。

「啊!好棒…天哪威廉…」愛莉也覺得好爽。

眼看著威廉去了,並將老二從愛莉下面抽出來,利爾普馬上走到愛莉下面那裏。他先是用手揉一揉愛莉那個洞,接著靈機一動,要愛莉坐到水裏,然後他就把愛莉的陰部往兩旁撐打開,于是冰涼的河水被灌進了愛莉的陰道。

「啊…好冰喔。不要!討厭…」愛莉覺得河水流進自己體內很冰,恨不得馬上把腳合起來,卻被男人們撐住。並且和著冰水,利爾普用手指一股腦地戳進愛莉陰部。

「啊…啊哈哈哈…討厭啦…不要…」愛莉差點就受不了了。下麵遇到雙重的刺激,又冰又爽的…

緊接著,威廉就伸手在愛莉的陰部那裏,撥更多的水灌進來,然後一手蓋住陰道口,不讓流進去的水出來。愛莉的身體開始打著冷顫…一震一震地,她已經受不了了這樣的刺激,但是又不會高潮…,只是覺得好難受。

「你們兩個色胚…」隨著愛莉情願地挑情,兩位男士便把她一起抱到瀑布的水柱下,三個人都在瀑布底下,刺激地沖著冰冷的河水。

「來啊,給你點熱的。」利爾普擡起了愛莉的一條腿,挺出自己的熱棒子,從愛莉快要冰凍了的陰洞口幹進去。愛莉全身被河水沖得簡直要起冷顫了,此時下身卻感覺到異常地火熱。

「啊…噗嘶…啊呀…喔,好啊。親愛的…喔…」愛莉陶醉地叫著春,嘴巴還不免地吃到了幾口河水,這樣的性遊戲可說是她從來沒有過的刺激啊。而乖乖的威廉,也不閑著地在她身旁摸搓著她的奶奶,還把頭靠過來,沖著激流一併舔拭她的身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由于河水的冰涼一直沖著三個人的身體,使得在紛紛高潮的同時,她們的心髒簡直都快要受不了,緊繃繃地強烈收縮著,太刺激了!

之後,他們三人浪漫地談天輕摸…直到回到營地,但是卻有不速之客盯著他們。熱帶灌木叢裏好幾對奸邪的眼睛……當愛莉他們三人從瀑布那邊親熱完,回到營地,他們並沒有發現,有高度敵意的不速之客一路盯著他們。

那是兩只擁有著暗深褐綠色背紋、面目猙獰的大迅猛龍,牠們一邊緊盯著愛莉他們的行蹤,一邊似有若無地交頭接耳,像是在交談一般。這兩只迅猛龍看起來格外地兇猛,要不是饑餓至極的狂暴野獸,就是在生物圈中扮演著勇士般的狩獵階層角色的雄性動物。牠們的表情真的是極度地邪惡、奸蔑。

兩只迅猛龍一路跟著愛莉他們,回到距離營區不到一百公尺的地方的時候,其中一只迅猛龍又向另一只體型比牠小一點的迅猛龍溝通著,牠們不知道嘀咕了什幺以後,那只迅猛龍就調頭往密林中竄去。

照理講,應該是那只迅猛龍叫另一只回去找同伴過來吧。

愛莉等人一回到營區中,葛蘭馬上遇見了他們,但葛蘭並沒有多說什幺,只叮咛他們早點回帳篷休息,明天一早,搜索隊要往北方出發,進行搜救任務。

「愛莉,等等……」葛蘭在愛莉走回帳篷的路上叫住了她。

「啊!?……是……葛蘭,怎……幺了嗎?」愛莉心虛地回應。

「嗯……或許沒有,……但是我總覺得你的身上是不是有一股……味道。」

葛蘭說,並且朝著愛莉走了過來。

這時愛莉才驚覺到,她的衣服及身上,確實還有一股說淡不淡、要濃也不濃的……愛液味道,還有男生的精液的味道。

慘了,愛莉心想,會被葛蘭發現嗎?

「沒有了,是我多心了吧。」葛蘭突然說道。

也使得愛莉放鬆了一口氣。「喔,沒關係的,那我先休息了。」

愛莉回帳蓬去休息了,葛蘭一人獨自徘徊在林間。心裏想著剛剛在愛莉經過身邊的時候,從她身上嗅到的到底是什幺味道呢,葛蘭覺得有點熟悉,又不是很能回憶得出來真正的味道。一邊走一邊思考……

當葛蘭步行到接近伊恩的帳蓬時,他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他看到伊恩帳蓬外面傳來伊恩的聲音,然後一股味道向葛蘭的鼻子撲了過來,而這味道似乎也讓他明白了他的問題。

「噁……!是精液味……」葛蘭作噁,但他還是依然往伊恩帳蓬探過去。但眼前看到的景象讓他非常後悔他的視探。

伊恩背對著葛蘭前來的方向,下半身正赤裸著。而伊恩的臀部正規律又激烈地擺動著,更令人驚奇的是,伊恩雙手正抓著一只……一只動物……

「該死。他在……操著一只……?」葛蘭小聲地嘀咕著,他的眼睛瞪地像一個乒乓球一樣大,因爲他覺得相當地驚訝;但是爲伊恩想想也不爲過,自己的女朋友深陷叢林的危險地帶,他的心裏一定很擔心,思念加上擔憂,還有對女友莎拉的愛情,當然他也會需要有個慰藉。

「只是,那……到底是什幺……?我是指……他正操著什幺……」

一頭體型跟人類差不多小的雷龍類的幼龍,牠的頸子上插著一只麻醉劑針,看來是已經被麻醉昏迷了。牠的身體被伊恩翻了過來,肚子朝上地躺著,牠的兩只後腿之間,有一個肉洞……

「那是只母幼龍!?我的老天爺……伊恩竟然在做這樣變態不正常的事。」

伊恩博士……好歹也是個數學家,竟然做著這樣變態的事。實在很難讓人理解,不過算了,這個故事裏哪一個人是正常的呢?不過偉大的數學家也是人,還是個男人,是男人就會有需要的。縱使他有女朋友,莎拉博士那幺正點,縱使他當前擁有搜救女友的重要任務,他還是……大概是不希望精子們就這幺靠夢遺流失,太浪費了吧。這真是男人天生下來的麻煩大事啊!

「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

伊恩博士突然開始快速一陣連續沖刺,然後一陣大聲淫叫,看來是射了。他沒有拔出性器官,全部精液都把它們射到幼龍陰道裏面。反正人跟動物又不會懷孕,射進去也沒有關係,獸交就是有這樣的好處,也不用戴套子。

只是……

伊恩拿出射完精、精疲力盡的龜頭,發現自己龜頭紅紅腫腫的,他搖頭……

自言自語著說:「爬蟲類的皮還是太粗了,而且迷奸爬蟲類,牠們的小穴一點都不濕潤……操得我的陽具有點痛……」

偷窺至此,葛蘭真的笃定了伊恩一定是一個相當變態的家夥,但他突然發現在他偷窺的過程中,葛蘭竟然勃起了,還不知不覺……將手掌握住自己的性器官無意識地套弄著。驚覺自己這樣的行動,嚇得有點不知所挫,才放下雞雞,一個勁地沖回了帳篷裏,躲到棉被裏去。

翌日,搜救團隊隊員一早就出動了。

往營區南部出發。

當搜救隊隊員胡南來到廢棄的網牆一帶地區時,他彷彿聽到一個女子發出的聲音。他猜那聲音,就正是來自于莎拉‧哈丁。

只是他並沒有呼叫他們同伴,因爲胡南心中另有打算……

他想一個人先找到莎拉‧哈丁,因爲……這些男人,都抱持著想要率先強暴哈丁博士的欲望前來此島。胡南高興死了,想到可以強暴哈丁博士,下體馬上硬了起來,口水直流……

「哈丁博士……哈丁博士……」隊員胡南壓低嗓門的小聲呼叫著她。

當他來到越靠近網牆電力管理室的時候,他聽到女人的聲音越是清楚。而且他越來越清楚反應到……「喔噢,莎拉‧哈丁博士這個小淫娃,竟然在這邊一個人自慰、玩穴,叫春叫這幺大聲!嘿嘿嘿……我看她是被我上定啦……」胡南確定哈丁博士就在電力管理室裏。

他悄悄打開門,帶著希望進去,看看裏面的……是不是就是他夢裏所出現的那個人。

但是,他似乎只答對一半。莎拉‧哈丁博士在裏面,但她並不是在自慰。胡南驚見到,一只綠棕相間斑紋的爬蟲蜥蝪,正在跟哈丁博士做愛!!!

「這個小賤貨,原來她喜歡這一種啊……」胡南進到室內,開始脫下身上的裝備,接著褲子、衣服,全身赤裸,想到自己要跟哈丁博士還有蜥蝪「三P」,還是有點不爽……他自己揉搓著雞雞,直到它硬起來。

他開始,出現在哈丁博士跟蜥蝪做愛處的一公尺內。莎拉‧哈丁非常爽地忘

情狂叫著:「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呀呀呀……噢好啊……幹我……求求你……幹我……」

那是一只中等體型迅猛龍,並非以性器官插入哈丁博士的穴穴裏,而是用尾巴。

「嘿,兩位好啊,我也要三P……」胡南奢侈地向她們開口要求。

想都沒想到,不知道從何方再迅速竄出了一條迅猛龍,把脫光光的胡南撲倒在地上。

「哇啊!……不要吃掉我啊!我只是想做愛……」他驚恐地大聲呼叫著。

那只迅猛龍撲倒胡南後,轉過身來,用兩只後腿中間那裏,對著胡南呼嘯的嘴巴坐了下去,恐龍的頭部則轉向胡南下半身。

胡南看不到恐龍在他下半身做什幺,因爲恐龍的身軀擋住了他的視線,他只覺得奇怪,迅猛龍壓在他身上,卻沒有施重力企圖壓死他,他覺得……等等!他現在開始覺得又怪怪的了。他覺得褲子被人脫下,不!應該說「扯下了」,他覺得下班身開始涼飕飕地,又……等等!好怪啊!

胡南想,「這什幺怪感覺?!」

有人在玩弄他下體。

不,「不……」,不是人,是……恐龍在玩弄他!

迅猛龍咧開嘴巴,伸出舌頭,對著胡南的下體撥揉著,把他的肉棒拉過來、推過去的,還不時用強而有力的舌頭尖端,刺激胡南的龜頭。而驚奇的是,胡南居然還硬了。

眼角余光往旁邊搜查,胡南看到哈丁博士也正被兩只迅猛龍玩弄著裸體,而她也奇異地享樂在其中。哈丁博士不在乎胡南的觀看,忘我地呻吟,她的肉洞同時被兩只迅猛龍的尾巴抽插著。那兩只爬蟲,很有默契地輪流插入、抽出哈丁博士的嫩穴,並且也同時伸著噁心的綠色舌頭,舔舐哈丁博士的乳頭。牠們用前爪把哈丁博士兩手、兩腳撐開來固定著,不讓她抵抗,狠狠地抽插她的穴穴。

不敢說哈丁博士從來沒抵抗過,但她現在的樣子,卻真的是很爽!

「唔!!」胡南驚覺回來自己身上,強烈的吸力正把他龜頭拉得劇痛。迅猛龍開始吸吮他的肉棒,粗魯的牠們,根本不懂得控制力道,只知道用力猛吸,含在嘴裏,用爬蟲類前端分叉的舌尖搔弄著胡南的馬眼……甚至鑽入他尿道裏。這樣好刺激!

迅猛龍也按捺不住了,再次翻轉著身子,將原本壓在胡南嘴上的部位……移向他下身,爬蟲類的兩腳中間嚐起來是啥滋味即將揭曉,迅猛龍就這樣對準胡南肉棒,用自己的粗穴,用力套了進去。

「叽!……」一聲尖銳而淒厲的叫聲,這就是迅猛龍的呻吟聲。

牠開始在上位強姦著胡南,胡南這輩子從沒有這幺害怕過,看著坐在自己身上,用力套自己下體的母迅猛龍,狂暴地強姦著自己。他開始後悔,「早知道就不要私自一個人過來這邊,這下被恐龍強暴,這事要是傳出去了,怎幺還有臉見人……」

胡南很想哭,但是下體被奇妙地、從未體驗過的爬蟲類陰道套弄著,卻也有一種新鮮又詭異的……舒服!

「喔……噢喔喔喔……」胡南開始陶醉,開始有點被打動了心。他越來越舒服,沒想到冷血的迅猛龍……技術也這幺好,在上位姿勢套著他……竟套得那幺舒服。他簡直快要升天了……

「喔喔……你好棒呀,小龍龍……」胡南開始伸出雙手撫摸著迅猛龍的胸部跟肚子,但他覺得牠的皮膚好粗糙。這時迅猛龍低下頭來,眼睛似乎泛著淚光,那眼神……好像正在生蛋的海龜一樣,是那樣子充滿了母性的光輝,真是迷人!

不料恐龍卻伸出舌頭,一溜煙地迅速伸入胡南正呻吟著的嘴巴裏,並且不停地攪拌,好不容易,找到了胡南的舌頭,迅猛龍嘗試與他舌頭糾纏著,舌吻……

而哈丁博士這邊呢。這兩頭迅猛龍玩她玩得越是激烈,莎拉也叫得越動情、越陶醉:「啊啊啊……好啊……讓我到吧!啊啊啊啊啊啊啊……」莎拉簡直爽翻了,全身都在微微抖動,她的腳很想夾起來,卻被迅猛龍用力地掰開,她也很想伸手去摸自己的下體,手卻也被按在一邊,無法動彈。這樣的強暴實在太過刺激了,不行了……「啊啊啊啊……我到了……到……我要到了!啊!啊!啊!啊!

啊!!啊啊……」

莎拉到了,此時,她的小穴一波波地噴出水份來,可是不同人情的迅猛龍還不休止地繼續交相插入,使得莎拉的高潮一波接一波的持續昇高,她簡直都快要昏厥、休克了。突然迅猛龍們停止了動作,原來是生物性反應:牠們聞到了從莎拉穴裏噴出來的愛液的強烈騷味。牠們倆紛紛停止抽插,並且同時把頭湊過來莎拉的穴口附近,開始舔舐著愛液。牠們好像很喜歡這愛液,一直舔、一直喝。

「碰——咻!!」這時突然地一聲槍擊聲響,在對哈丁博士舔穴的其中一只迅猛龍,在轉瞬間,讓槍彈擊中了腦部,馬上往後一倒,死去。

另一只跟著其他的迅猛龍紛紛停止了動作,牠們同時發出一聲悽厲的尖叫,然後飛快地往窗門那兒沖撞了出去,逃進了叢林之中。

搜救隊已經來到了管理室裏,找到了莎拉‧哈丁,與胡南?吉爾森。他們兩個的模樣極爲狼狽。

「我的天哪……」衆人驚呼之際,伊恩博士馬上從隊伍裏跑過來,拿了一件外套給莎拉蓋上,他看著莎拉流滿愛液、被淩虐得嚴重的紅腫小穴,心裏不知道是心疼萬分、還是怎樣……但是此時的伊恩,竟然還龌龊地勃起了……他也小心地用同一件外套遮住自己下半身,不希望別人知道他這種時候也只會色欲上身,他把莎拉從地上扶起來,在扶的時候,還不時用莎拉的裸體來磨蹭著自己股間。實在滿變態的。

胡南更是狼狽,看到搜救隊全體隊員,發覺自己被迅猛龍強姦的糗態已經遮掩不住,當場放聲大哭。可惜搜救隊隊伍全員都是男性,不然他現在一定很需要一位充滿母愛的仁慈女性的安慰。隊員們只幫他找回了,被扯散的裝備跟破爛的衣服,暫時給他穿上。大家也很有默契地,不過問他的慘狀,心照不宣。安靜地搜救出他們兩個以後,全體隊員就再度進入叢林,往營區走回去。

總算回到了營區,在搜救隊的重型連結車上。

伊恩把柔弱的莎拉抱在懷中,進到連結車上的房間來,莎拉已沈沈地睡去。

看著莎拉熟睡時的模樣,伊恩心中充滿了對她的愛意。他把她放在床上,先把蓋上的外套拿開,準備再爲她蓋上舒適的毛毯時,他看到了莎拉的胴體。那尖挺的兩顆乳房,小而細緻的乳頭立在前端,粉紅色的可愛乳暈,隨著呼吸……乳房一起一伏。伊恩覺得莎拉便睡邊勾引他,有點忍不住,就將雙手往乳房罩了上去,又忍不住開始揉搓著乳房。

接著,他看到莎拉密而不稠的陰毛,以及那慘遭淩虐卻依舊還保有彈性的陰部,伊恩又忍不住動手將莎拉的雙腿掰開,小穴整個地露了出來。伊恩一樣忍不住動手挑弄著小穴。

莎拉的穴真嫩,一點都不會因爲屢遭迅猛龍強暴行插入而變質,伊恩想像不到這幾天來,莎拉都是如何一個人在叢林之中渡過的,也不知道莎拉的穴,曾經被那幺多肢迅猛龍玩弄、被霸王龍插穴,因爲他現在試著把手指頭插進莎拉的小穴,緊緊嫩嫩的肉洞簡直還像是處女的一般。

「好嫩呀!……」伊恩忍不住讚美。

他把莎拉的兩片大陰唇翻開,露出了粉紅色的小陰唇,和陰蒂。那樣子跟顔色看起來真是有夠美味可口的,就像是「秀色可餐」這一詞的說法。

伊恩再也忍不住了,脫掉了褲子,也爬上了床鋪。準備一個勁地,就把龜頭插進熟睡中的莎拉的穴裏。長趨直入,伊恩一插就插到了底,龜頭馬上磨擦過莎拉陰道內的G點,這一磨,把莎拉給爽醒了!

「嗯啊……嗯嗯……」莎拉叫著。

伊恩看到了莎拉的反應,忍不住開始了規律地抽插,越來越激烈、插得越來越大力,莎拉也叫得越來越陶醉,「喔呀呀呀呀呀……哎呀……嗯嗯嗯……」

在睡夢中,被插得很爽、一直被磨擦G點的莎拉,忍不住從睡夢裏清醒。看到了壓在她全裸裸體身上,雙手揉她的奶、把她的腳掰開來狠狠插穴的伊恩。伊恩也看到莎拉的眼睛在看他,于是插得更用力、更快速!

「等下!不要!……」不料這時,莎拉卻回複意識,連忙阻止伊恩再繼續大逞淫欲。莎拉激動地掙紮著,雙手緊護著小穴,用力把伊恩的雞雞給連根拔起。

並且馬上夾緊雙腿,縮在一邊。

伊恩很想強暴她,但突然驚覺到可憐的莎拉,似乎還未能從叢林的夢魇中回歸現實,他想要試著安撫她。但其實他也只是想哄莎拉再與他發生關係而已。

莎拉還是屢次拒絕,說她「需要安靜」,「需要溫柔舒適的慰藉」……

伊恩只好打消了念頭,眼睛直盯著莎拉的裸體,自己坐在一邊自己套弄著陽具。

這樣沈靜了五分鍾,「啊……」伊恩忍不住發出一個呻吟,突然起身前往窗戶去射精!

精液從視窗遠遠射出去,竟不偏不倚射中了一個女人的臉頰……

原來是愛莉!

她一直躲在這視窗外的一叢樹蔭裏偷窺房內的一舉一動,看到伊恩忍不住強暴莎拉的畫面,她好希望全裸臥在床上的人是她,她一邊偷窺、一邊自慰。

臉頰上被突如其來的精液射中,她也不爲所動,甚至探出舌尖,從臉頰上舔舐下精液,到嘴巴裏品嚐……

愛莉這個淫女,開始動手玩小穴,她早已有所準備,在今天出動搜救所穿的叢林長褲底下,原本就已經沒穿內褲了,她還把一支小手電筒插入陰道裏面,整天就夾著這支手電筒走路,她覺得很爽、很刺激,連葛蘭都不知道。當搜救的時候,葛蘭不時忍不住玩弄她的下體,把那支手電筒一直頂入她的小穴深處,她真的覺得好爽,小穴從一大清早就濕到了現在。現在,她就把褲子脫掉,用手拿著那支手電筒,規律地進出著小穴。

「啊……好舒服……」愛莉也很喜歡自慰,因爲她喜歡享受不一樣的新鮮快感,而不是只一味地都跟葛蘭做愛。

愛莉站著自慰,身子一直不停地扭動,控制不住的酸麻快感貫穿了她全身,這支手電筒可以磨擦到她的G點,她就如此這般地玩弄著自己。

「呀啊……呀啊啊啊哎呀……嗯嗯嗯嗯……」愛莉越叫越激動忘我,似乎已經不在乎會不會被別人聽到了,她只想趕快高潮,趕快讓她已壓抑了半天的色欲得到釋放。

黃鵲在後;在愛莉激情自慰的身後,那一片樹林裏開始騷動起來。

林葉被一片片地撥了開來,一雙邪惡的眼神露了出來,眼神下方是細碎尖厲的一排牙齒,這是一只紅黑斑紋的兇猛迅猛龍的頭部,慢慢探出了林葉間。接著在後方一兩公尺內,相繼一顆顆地迅猛龍頭一一浮上,一共六只迅猛龍,準備來一個大突襲。目標正是激情忘我自慰中的愛莉……

【全文完】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