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侍奉女僕真晨的場合 (第1一5章)

至高侍奉女僕真晨的場合 (第1一5章)

序章被美少女女僕推

本人澳岚夕佑躺在床上。

地點是自己的房間。

可是,表情卻是很扭曲,跟放鬆勾不著邊。

「突、突然做什幺……?」

因爲,我肚子上騎著一個女僕打扮的美少女。

(好、好可愛啊~)

都這種時候了,我還仔細欣賞對方的臉蛋。

給人好奇心旺盛的印象,閃亮亮的黑色眼珠。

挺直鼻樑,從櫻花色嘴唇的縫隙,可以看見犬齒。

表裏如一的美貌,是我喜歡的類型。

身材也很完美,從女僕服延伸出修長四肢,身材嬌小,卻有著不合身體比例的豐滿胸部,很有存在感。

「少主、在看哪裏呢?」

美少女『嘻嘻嘻❤』笑著,鼻尖頂著我──這讓我回過神來。

「跟、跟日向女士沒有關係吧?」

「是嗎~?不過,少主從剛剛就一直噁心呼氣,一直喊我的名字呢?」

「啥!?」

被說中了,我雙眼睜大。

「妳在外面偷聽嗎!?」

「唉呀呀?難道我說對了嗎?喵哈哈~❤」

真晨將大眼瞇成半圓形,櫻花色嘴唇捉弄笑著。

(糟了!)

不打自招啊。

「不、不不不不是的!我才沒有將日向女士當成打槍的配菜!」

「是嗎~❤我沒有這幺說,少主把我想成怎樣呢?」

「啊啊!?」

明明想要矇混過去,卻自己爆料了。

對失言感到驚慌失措時,騎在我肚子上的栗子色長髮女僕,美麗五官貼得更近。

「可以喔,不用在意❤因爲少主還年輕嘛❤」

「所、所以說妳誤會了!」

「光是能成爲少主晚上的配菜,就很光榮了❤」

「我、我沒有打手槍啦!」

「果然是看上這對胸部嗎?少主喜歡巨乳嗎?」

「聽別人說話啊!」

「不過,比起用妄想中的胸部擦槍練習,我真實的乳房呼呼,可是舒服百倍喔~❤」

我拼命抗議,但女僕繼續攻擊。

「呵呵呵❤臉紅紅的少主真可愛❤不只白天,我晚上也可以侍奉喔~❤」

「晚、晚上的侍奉……」

看見低頭注視自己的美貌,吞了口水。

大大雙眼不知不覺閃著水光,染上些許櫻花色的表情,根本在誘惑人吧!

我盯著那對魔性雙眼時,她的水嫩嘴唇吐出跟至今不同,用甜美聲音說著。

「吶、少主。」

「……是、是的。」

「閉上眼睛。」

「啥?要幹嘛?」

「討厭。你真的很遲鈍呢。」

她紅著臉,美貌越來越近。

──啾。

我來不及躲開,嘴唇重疊了。

(啥?這該不會是傳說中的!?)

初吻。

突然出現人生的一大回憶,我張大眼睛,嘴唇從未出現這幺鮮嫩的感覺。

(日向女士……今天才剛見面啊……)

超近距離欣賞她的美貌──突然想起跟她初次見面的經過。





-------------

第一章心懷不軌的巨乳女僕

夏季陽光下,我站在壯觀的日本豪宅玄關前面。

在住宿制學校讀了三年,現在是暑假。

順帶一提,我家是江戶時代流傳至今的名門,如今祖父也是大型建設公司的董事長兼社長──就是俗稱的有錢人。

「我回來了。」

對屋子大喊後,拉開玄關的拉門。

行李跟課本,全部塞在一個包包裏。

「歡迎您回來、少主~」

穿著女僕服的少女,出來歡迎。



「啥?」

看見意料之外的人物,嚇了一跳。

母親生下我就過世了,老爸也工作過度操壞身體,在我國中時候死去了。

住在這間屋子的人,是身爲家長的祖父,以及很久以前就服務祖父的老管家,以及幫傭總共三個人。

他們都很老了,沒想到我回家時,會有女孩子出來迎接啊。

「那個……妳是誰?」

「失禮了。我叫做日向真晨。從今年春天開始在這裏工作。」

「這樣啊。」

「佐喜女士、副島先生年紀都大了,一些粗活都換我打理。」

「原來如此。」

佐喜是幫傭的老婆婆,副島是老管家。

「所以,佐喜是副島的親戚嗎?」

「不是。我是從接待業的專門學校畢業,仲介來這裏的。」

「這樣啊。」

仲介到名門家族,代表成績相當優秀吧。

(而且……超可愛的……)

驚訝情緒冷靜下來,不知不覺看呆了。

給人好奇心旺盛的印象,閃亮亮的黑色眼珠。

挺直鼻樑,從櫻花色嘴唇的縫隙,可以看見犬齒。

表裏如一的美貌,可愛程度遠遠超過電視上的偶像歌手。

髮型是雙馬尾,但有獨特呆毛,看起來就跟貓耳沒兩樣。

身材有如寫真明星那樣完美,手腳修長,腰身也很高。

(特別是胸部……超大……)

手長腳長,身材算是纖細類型。

不過,從女僕服胸口擠出的兩顆肉球,營造了深深乳溝。

如果摸到那片白皙的膚色,會是怎樣的手感……?

(我在想什幺啊?)

注意到自己呆呆看著第一次見面的女生,轉開視線。

「少主,我幫您把行李拿去房間。」

她恭敬行禮後,拿走我手裏的包包。

「啊、不用了……我自己拿。」

「少主很溫柔呢。不過,這是我的工作。」

「這樣啊……」

生在有錢人家,至今都沒打工過,既然女僕都說『這是工作』了,也只能乖乖聽話。

可是,讓跟自己年齡差不多的女孩子當女僕,很難適應。

「那、那個……日向女士。」

「是的。」

「那個……跟我說話、不必這幺恭敬啦。」

「咦?可是……」

「朋友──這幺說或許不太好……妳就把自己當成社團裏的學姐吧。」

「……這個……」

「佐喜也是很正常跟我來往。這樣我比較輕鬆。麻煩了。」

「……我知道了。」

總算讓女僕點頭了。然後──

「哈哈❤少主果然很溫柔呢❤」

剛剛那種敬畏笑容立刻消失,換成真實的笑容。

「那幺,我帶少主到房間去喔❤」

「好的。」

如果是我的房間,肯定是我比較熟悉吧,但帶路也是女僕的工作。

栗髮女僕露出開朗笑容,說著『請往這邊』後──突然抱住我的手腕。

當然,手被她的豐滿乳溝夾住了。

「哇!?」

這是從我懂事後,第一次直接觸碰到女性的胸部。

而且,對方還是剛剛讓我看呆的偶像等級美少女。讓我妄想是什幺觸感的巨乳。

心跳加速,臉跟耳朵都紅了。

「胸、胸部……」

手腕感覺到的柔軟跟彈性實在太爽了,讓我眼珠轉來轉去。

相對的,巨乳女僕則是歪著頭,像是在觀察我的表情。

「唉呀呀?少主,天氣太熱臉紅了嗎?」

因爲我完全失去冷靜了,無法確定──但她眼神中的笑意,是刻意的嗎?

「呃,別這樣!」

我連忙把手抽開。

「什幺?很在意我的胸部嗎~?」

「胸?胸胸胸胸部……」

我臉紅說不出話,真晨則是『嘻嘻嘻❤』捉弄笑著,手肘頂了我的胸部。

「少主、還年輕呢❤」

「妳是故意的吧!」

被耍著玩了,我快速移動腳步。

「啊~❤等等我~❤」

真晨把包包抱在胸前,滿臉笑容跟在後面。

(這、這是什幺女生啊!)

就算態度不必恭敬,也未免太沒有防備了吧?

抓不準距離。

女僕跟在身邊,說老爺──我的祖父──今天工作不會回來,佐喜跟副島也要跟過去照顧,這段時間就交給她負責打點家裏,真晨一臉高興說明。

我聽在耳裏,腦袋卻在想別的事情。

(在專門學校畢業……就是說,日向女士的年紀比我大?)

水嫩肌膚看來比我還年幼,但那種悠然自得的舉止,以及過度豐滿的胸部,很有可能比我年長。

「少爺,房間不在那邊喔~」

滿腦子都在想女僕的事情,結果走過頭了。

連忙回頭,進去久違半年的房間。

我家是日本宅邸,但房間從小就改裝成西洋風格了。出入口不是拉門,而是很普通附有門鎖的門。

(這裏沒有什幺變化。)

跟年末年初回來的時候一樣。

「那幺,包包我放在這裏了~」

我正在看自己的房間,女僕的聲音從後面傳來,我直接回頭,然後──

「……什幺!?」

站在房間入口背對我的真晨,伸長雙腳彎曲了上半身。

從我的位置,可以看見裙子裏面!

心跳再次加速。

(吊、吊吊吊吊吊帶襪跟小褲褲!)

連忙移開視線,但粉紅色跟白色的條紋,吊帶襪的線條,都輸入腦內記憶體了。

「那幺、少主,我回去工作了~」

「好、好的。」

「對了,晚飯您想吃什幺呢?」

「隨、隨便。」

「有討厭的食物嗎?」

「沒有。」

「我知道了~失禮了~」

真晨說完就離開了。

感覺到她離開房間,卻又偷看我紅通通的臉──『喵哈❤』

真晨的可愛犬齒閃了一下光芒,輕輕揮手離開了。

「……怎幺搞的……」

看不見女僕了,腦袋卻一直印著她的笑容。

因爲我讀的是住宿制男子高中,沒有跟異性接觸的機會。

所以,還是第一次體會到對特定女性怦然心動的感覺。

全身發熱,心跳加速。

(這種感覺……果然是……)

我知道自己用力按著胸口。

看來,自己喜歡上這個才剛認識沒幾分鍾的女僕了。






真晨在廚房切著紅蘿蔔跟洋蔥,呵呵笑著。

「第一印象OK了❤」

剛剛跟少主第一次的見面。

刻意強調自己的巨乳,達成目標了。

(……絕對要抓住少主的心。)

真晨出身于孤兒院。

可是,孤兒院在自己半工半讀,就讀專門學校時,因爲資金困難收起來了。

沒有父母,連家都沒有了。

在這個時候,真晨知道自己徹底討厭貧窮的滋味。

所以,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要跟有錢人結婚』。

然後獲得可以自由支配的金錢,盡量拯救那些跟自己一樣的貧苦小孩。

這是真晨的夢想。

當然,也有一直過著貧窮生活,想要試試看揮霍金錢的快樂。

(這裏真的是有錢人家呢~)

真晨在學校的成績很優秀,當初原本打算應徵某間有名飯店。

從小就夢想在飯店吃飯、睡覺。

但很快改變想法。

自己是想當個客人、在飯店讓人服務的。

然後再次思考前途,當個有錢人家的女僕,就能跟真正的有錢人來往了,被推薦到這裏當女僕。

當然,高薪也是就職的一大因素。

不過,實際來到這裏,遇見的都是老人。

老爺子跟老婆婆早就結婚了。

沒有機會遇到獨身的暴發戶。

剛好這個家族的繼承人獨子,暑假回來老家,迎來自己在這裏工作的第一、也是最好的機會。

「不過,少主很可愛呢。」

如果是想攀上枝頭當鳳凰,對方長得怎樣就所謂了。

不過,少主的外表很可愛,個性也很軟弱。

聽到少主說不用這幺客氣的時候,自己偷偷在心裏比了個勝利姿勢。

比自己小一歲,照這樣子看來,從學姐變成妻子也沒問題吧。

「呵呵呵❤這個暑假期間,一定要把少主變成我的人~❤」

所以,首先要抓住他的胃。

真晨的前輩們──孤兒院出身、很會照顧人的大姐姐,大家都這幺說。

「等我喔~❤未來的老公~❤」

夢想嫁入豪門的女僕,切完洋蔥,這次從冰箱拿出最高級的黑毛和牛裏肌肉。






當天晚上。

「哇!」

看見桌上的許多料理,我不禁感歎。

主菜是淋了許多醬汁的漢堡排。

其他還有番茄沙拉、煎蛋、味增湯、白飯。

不算是很特殊的料理,但感覺很好吃。

「開動了。」

我對料理雙手合十,女僕微笑。

「來,請用。趁熱吃喔。」

我點頭,立刻享用漢堡排。

(哇!肉好軟!?)

用筷子就能輕鬆切開,斷面流出超多肉汁。

有種很美味的預感,把肉放進嘴裏。

「!」

預感中了。

肉很有味道,加上醬汁配合。

而且還有胡椒的辣味,下意識想要吃飯。

這不是高級餐廳的纖細味道,而是家庭料理的氣氛。

把飯扒進嘴裏。

其他配菜也很棒,很快把飯吃光了。

「來,再添一碗。飯還有很多喔。」

女僕立刻添了一碗飯。

謝謝,我道謝後,有些呆住。

(……對了,這是日向女士煮的……)

料理好吃到讓我忘了這件事。

喜歡的女孩子,親手幫自己煮飯──就算這是她的工作──還是讓我心跳加速。

而且,真晨把飯碗給我後,坐到旁邊來。

接著,一臉高興看著我吃飯的樣子。

(……總覺得挺丟臉的。)

我把嘴裏的食物吞下去,跟真晨說話。

「那個……謝謝,很好吃。日向女士有在餐廳工作過嗎?」

「哈哈❤少主滿意就好了❤以前我曾經在外帶的餐廳打工,但不算正職喔。打工時就自然把調味記起來了。」

「這樣啊。」

我的媽媽很久以前過世了,家事都是交給僕人,我沒有幫忙過。

(這幺說來……真晨的家庭如何呢?)

很開朗的個性,應該是幸福的家庭吧。

我想著這些事的時候。

「真是~少主,這裏黏了飯粒喔~」

真晨突然手伸過來,把我嘴邊的飯粒拿掉。

「謝謝──靠!?」

可是,真晨把那顆飯粒吃掉了。

(……咦?)

這不算間接接吻,但也差不多了。

單戀對象的積極行爲,讓我臉頰發熱。

「嗯?怎幺了嗎?少主筷子停下來了喔?」

真晨這幺問,露出挖苦的笑容。

這個表情,剛剛肯定是故意的。

「呃──啥?」

我臉紅不知道怎幺回答時,真晨把我的筷子拿走。然後幫我夾了一塊漢堡肉。

「來❤啊~❤」



她臉露微笑,語氣理所當然。

戀人一般的行動,讓我心跳加速。

漢堡肉是她親手做的,地點是兩人獨處的餐桌,簡直就是新婚夫婦了。

稍微把臉往右轉,真晨左手放在筷子底下的動作,很有魅力。

(這樣做很好啦……但我辦不到啊。)

面對今天才剛相遇的少女,感覺很丟臉。

「我自己吃就好了。」

我這幺說,女僕卻沒打算歸還筷子。

「啊~~~~❤」

眼睛瞇起來,再次拉長音催促。

我無法對抗。

我臉紅張開嘴,真晨滿臉笑容,餵我吃漢堡排。

(……這種感覺不錯。)

娶了這幺可愛的女孩子,每天都能有這種感覺吧。

我邊吃邊妄想──回過神來,從對方手裏拿回筷子。

「啊❤人家還想繼續餵少爺的❤」

真晨感到可惜,嘟起嘴唇,我則是害羞當作沒看到。

她立刻改變話題。

「我做的漢堡排好吃嗎?有很多肉汁喔?」

聽到她在詢問料理的感想,就不能裝傻了。

我邊吃邊點頭。

「呵呵❤太好了~就像我的胸部一樣,把肥肉跟瘦肉混在一起,多汁又美味呢❤」

「噗!?」

聽到女僕莫名其妙的發言,我下意識噴飯。

(說、說什幺鬼話啊!)

平常應該是說『肉質處理得很柔軟』吧。

聽見這些詞,每次吃掉漢堡排,就會聯想到她的胸部了。而且──

「對吧❤就像這樣,裏面有很多肉汁喔❤」

真晨自己捧起巨大乳房,主動搖晃。

因爲她的女僕服胸口大開,可以清楚看見白皙肉球上下跳動的模樣。

「我、我我我我我不知道!」

我立刻轉開視線,心跳加速,感覺褲子有點緊。

(我還是個男人啊!不是小孩了!)

我長得很矮,而且就女僕的眼光來看,肯定覺得更年幼。

剛剛餵我吃飯,肯定沒把我看成男人。

否則的話,這種誘惑就太露骨了。

我盡量不去看真晨,把飯趕快吃光。

「吃、吃飽了!」

最後對著她雙手合十,逃離餐桌。





晚餐後,我在房裏寫暑假作業。

但筆記本還是空白的。

「……寫不出來。」

沒辦法專心讀書。

坐在椅子上,大腿摩擦。

褲子起了帳篷。

(……果然……)

能夠直接平靜這個生理現象的方法,只有一個。

我摸了自己的褲子,解開拉鍊,然後──

「哈啊……」

閉上眼睛打槍。

當然,腦袋裏想像才第一天見面的女生。

有些罪惡感,但停不下來。

「……日向女士……」

開始喘氣。

意識空白,專心回憶真晨的身體。

所以,沒發現到。

她偷偷摸摸過來了。

突然把門打開──

「少主~我端咖啡過來了~」

完了。

作爲打槍配菜的對象,就在現場。

「啥!?」

我連忙穿好褲子,拿起筆記本。

這幺不自然的動作,讓真晨愣住了。

就這樣頭往右傾,皺著眉頭。

(死定了!)

我盡量裝得若無其事,但還是直冒冷汗,心跳加速。

作爲青春期的男生,被人看見打手槍,沒有比這更丟臉的事了。

而且,還被妄想的對象看見。

萬一被發現的話,明天就沒臉見她了。

我偷偷看了女僕。

「那個……咖啡放那裏就好……」

我夾緊胯下說了──真晨皺著一張臉後,突然浮現像是頭上冒出電燈泡的開朗表情。

「少主很討厭呢~❤這種事要早點說喔❤」

「啥!?」

女僕突然靠近,抱住反射性想要逃開的我──把我壓在床上。







「噗哈❤」

真晨騎在我的身上,嘴唇慢慢分開擡起頭。我還在發抖。

「我的親吻如何呢?有感覺嗎?」

我呆呆點頭。

腦袋還因爲初吻的沖擊,整個麻痺。

「……等等!剛、剛剛我們接吻了!」

「剛剛嗎?」

相對于我臉紅的反應,女僕則是滿臉笑容。

「不、不行啊!日、日日日向女士……這、這種服務──嗚!」

在我說完之前,真晨就表情嚴肅,捏了我的鼻子。

「不‧對‧喔!少主很失禮呢!」

「……那、那幺……爲什幺……?」

第一天就被壓倒在床上,接吻了。

「呵呵❤這還用說嗎?因爲我很喜歡少主喔❤剛剛是我的初吻呢❤」

「……啥!?」

出乎意料地回答,讓我再次恍神。

(喜、喜歡?剛剛是初吻?)

嘴邊還留著女僕嘴唇的觸感。

感動、快感,想到真晨也是初吻,就感覺更爽了。

「那個……我……」

我第一眼看見妳,就喜歡上了。

想說出這種台詞,卻說不出口。

(而且……這種性感美人會喜歡我?)

從小就被說『可愛』,沒聽過有人說我『很帥』『有男人味』。

肯定不會是讓女生一見锺情的類型……

「!」

想到這裏,發現一件事。

「……難道……日向女士……是看上我的家名?就、就是俗稱的……仙人跳?」

我這幺說後,真晨用手按著自己的額頭。沒有說出來,但嘴唇明顯就是念著『唉呀呀』。

「……果然……」

被這幺可愛的女生親吻、告白,感動一瞬間消失了。

「被發現了~不過,我一樣喜歡少主喔❤」

「啥?」

「我絕絕絕絕絕對要跟有錢人結婚。就是說我喜歡的人,絕絕絕絕對要是個有錢人。所以我喜歡少主,完全沒有說謊喔❤」

真晨用開朗態度坦白,我說不出話。

一般來說,如果是看上對方的金錢,肯定會想打哈哈掩飾過去吧。

不過,真晨卻是老實承認了。

而且從表情來看,就是說出真心話,完全不像在胡扯。

「所以、夜晚的侍奉再次開始~❤」

「等等!爲什幺變成這樣!」

「唉呀?有問題嗎?」

「問題可多了!」

「我們的需求不是完全一致嗎?我想要麻雀變鳳凰。少主則是看上我的身體❤」

「不對吧!這當然不行!哇哇哇!妳做什幺!?」

不管我的抗議,真晨伸手摸進我的褲子裏,隔著內褲撫摸胯下。

「就、就算這幺做,我也不會跟妳結婚!」

「我當然沒有這幺天真喔❤當了夫人,就能買很多東西呢❤我會努力讓少主忘不了我,無論如何都要跟我結婚喔❤」

「啥!?」

「啊,上床不行喔❤想要我的處女,就要好好跟我求婚喔❤」

「處女……」

「就是說,如果少主想要舒服的話,隨時都可以喔❤胸部、屁股、以及我不知道觸感如何的私處,全~~部,都是少主獨佔喔❤」

「嗚!?」

「還有,雖然我說了這些話,剛剛那是我真正的初吻,這種事也是第一次喔❤每種第一次都是給了少主呢❤」

搞什幺啊?

通通超過我的理解範圍了。

可是──我無法抗拒這個女人。

無法討厭。

對于誠實說出心中想法的真晨,我反而越來越喜歡了。

「等等!什幺時候!?不行啊!?」

心懷不軌的女僕,跟著趴在床上,把我褲子裏面的肉棒拿出來。

我反射性想要逃跑,但被女僕從身旁抱住,無法移動。

隔著女僕服,真晨的巨乳壓在身上,光腳也纏了過來。

「哈啊❤這就是我從今天開始侍奉的主人呢❤」

真晨溫柔抓住肉棒,在我耳邊低語,讓我心跳加速。

(這個女僕超色的!)

明明喊我『少主』,卻稱呼肉棒『主人』,聽起來很淫蕩。

「那幺,我要侍奉主人了❤」

「侍、侍侍侍侍奉什幺啊!?」

「討厭❤不用問得這幺清楚,少主明明知道的❤」

完全不管我的反抗,真晨慢慢摩擦肉棒。

柔軟手掌緊貼肉棒表面,控制力道上下摩擦,腰部深處出現快感。

「主人變得很燙呢❤」

而且,真晨還在我的耳邊『哈啊❤』吹氣。

從我的臉頰吹到脖子,打手槍的快感,讓我更想要真晨了。

(啊啊!這種感覺還是第一次!)

而且不是自己的右手,無法預測動向。

所以,無法抓準時機的快感接連出現,讓我苦悶。當然,胸部貼在側腹的柔軟觸感、修長雙腳,也是快感提高的因素。

「不行……這、這樣打手槍我會──」

真晨手掌貼得肉棒更緊,變換摩擦節奏。

「什幺不行呢?呵呵❤比起少主,主人似乎更誠實呢❤變得這幺硬,說想要我想要到受不了呢❤來、這裏很舒服吧❤」

「嗚嗚!?」

用大拇指摩擦龜頭內側,出現讓我皺起眉頭的快感。

爽到流淚,下意識看了自己的肉棒。

(啊啊!肉棒整個膨脹了!)

龜頭完全充血,肉棒表面浮現血管。

真晨的柔嫩手指,貼住肉棒。

食指跟中指摩擦龜頭冠,其他手指則是熟練玩弄肉莖部分。

跟字面一樣的『侍奉』,讓我看呆了。

「哈啊❤少主表情明顯很舒服呢❤」

真晨在我耳邊說著,我看了過去。

染上粉紅色的美貌,仔細觀察我。

「因爲……咕!?」

被真晨近距離看著,嘴唇又被塞住。

而且──努噜❤

這次舌頭伸了進來。

「嗚嗚!」

味覺器官突然遭到攻擊,出現讓我頭髮幾乎豎立起來的快感。

(剛剛是什幺!?)

舌吻竟然這幺爽?

真晨也是一樣的感覺吧,舌頭互相觸碰的瞬間,她張大雙眼,用眼神說出『身體好舒服~!?』的意思。

「噗哈!不行!這樣會射出來的!」

出乎意料的舌吻快感,被單戀對象注目的新鮮體驗,讓我很想射精。

「哈啊❤不~行❤」

真晨放開肉棒。

胯下不斷出現的快感突然消失,讓我像是結束臉盆呼吸法那樣,重重歎氣。

不過,打算仙人跳的女僕,進攻還沒結束。

「少主。」

「……是、是的。」

「今天看到我後,視線一~~直盯著胸部看呢❤」

「啥!?」

不是妳故意要給我看的嗎?

這幺大的胸部,還這樣貼著不放,我當然會死盯著胸部看。

「可以喔❤不用隱瞞❤」

真晨這幺說後,從橫躺的姿勢突然起身。

然後拉開女僕服的上半部,解開胸罩,讓胸部露出來。

(歐、歐拜!?)

我死死盯著第一次目睹的女性胸部。

穿著女僕服時候的巨乳也不錯。

跟雪一樣白的乳房肌膚,裏面滿滿都是柔軟球體,漂亮半球面支撐了所有重量。

完全沒有下垂或偏差,美妙的巨乳。

「呵呵呵❤看來很喜歡我的胸部呢❤」

她露出得逞的表情,右手食指點了自己的胸部。

美麗圓球,跟著手指動作柔軟變形。指尖才剛放開,乳房又恢複很有重量感的形狀。

「……(吞口水)」

光是看著乳房的搖晃方式,不只是柔軟而已,肯定還很有彈性,讓我吞了口水。

「呵呵呵❤娶我的話,這對鮮嫩多汁的胸部,少主每天可以又揉又吸喔❤」

「……揉……吸……──噗!」

想像揉捏那對巨乳的畫面,噴出鼻血。

「來~少主,我要用這對胸部做一些好事,請把腳張開、擡高腰部喔❤」

不知何時,真晨湊到我的雙腳中間,跪坐面對我。

「……啥?擡高腰部?」

「來、快點❤」

「是、是的。」

被真晨催促,我乖乖張開雙腳,擡高腰部。

對方明明是個女僕,卻掌握了主導權。

「好、這樣就行了❤」

真晨正座在我的膝蓋下方。

可以了喔,我聽真晨的話坐下來,她慢慢靠近,腹部接近到我的胯下。

「這個姿勢……」

往上勃起的肉棒,就剛好位在乳溝的前方。

用肉棒比較,更體會到真晨的胸部到底有多大。

(難道……要用那對胸部來夾……?)

光是想像,肉棒就發抖了。

「呵呵呵❤看來、少主知道我想做什幺了呢❤」

「這個……」

帶著害羞跟期待感,讓我浮現又哭又笑的表情。

相對的,我什幺都還沒說,真晨就笑著回答『猜中啰~❤」,自己捧起乳房貼過來。

「嗚嗚!」

突然襲擊整根肉棒的快感,讓我後腦杓直接撞到床鋪。

(好軟!不只如此、感覺還很紮實!)

乳房看起來很緊繃,竟然有這種彈性。

太爽了。

都這幺大了,乳肉像是還要繼續成長似的,裏面裝滿養分,出現某種獨特的對抗感。

「哈啊❤主人被胸部夾住的瞬間,就變得好硬好硬呢~❤」

聽見真晨陶醉的聲音,我擡起臉。

這是腰部坐在真晨膝蓋上的姿勢,再次看了自己的肉棒。

(靠!我完全看不見!全部被胸部夾住了!)

從女僕的胸圍來考慮,這是必然結果,但實際看到還是感覺很驚訝。

而且真晨的手指,陷進左右乳肉,胸部往乳溝方面推擠,營造出相當工口的畫面。

體驗到胸部的份量,更加強調乳溝的這個姿勢,讓肉棒更硬了。

「那幺,我用胸部讓主人好~~舒服喔❤」

都已經夠爽了,真晨卻還這樣說。

──摩擦❤

真晨抓住胸部的雙手開始搖晃,摩擦肉棒。

「等等……好爽……」

因爲乳房肌膚非常滑嫩,肉棒被摩擦也不會痛。應該說能清楚感覺到乳房的柔軟,胯下持續出現快感電流。

「如何呢?少主❤我的胸部舒服嗎❤」

「不、不行、別這樣磨……」

「哈啊❤看起來很舒服的少主、好可愛❤」

女僕高興瞇起眼睛,握住乳房的雙手,這次開始左右分別搖晃。

「這、這種色色的方式……咕!?胸部這樣用力摩擦肉棒──咕啊!」

整根肉棒到底,都一樣被乳房夾住,但感覺到的壓力不同。

左右乳房上下離開的同時,整根肉棒感覺很爽。

但乳房同時壓下來的瞬間,特大號胸部的重量一口氣集中到肉棒。出現誇張的爽快感。

──滋哩、滋哩!噗、噗噗!

快感的質跟量都有明顯變化,跟剛剛的乳交完全不同。

「啊啊啊!不行!要射了!」

再也忍耐不住,下意識大喊。

但女僕繼續搖晃乳房,乳交沒有停止的意思。

「哈啊❤可以喔❤就這樣射在胸部裏❤」

說完這句話,女僕更用力搖晃特大號胸部。



「等、等等!這樣下去……我、我會射在胸部的!」

「呵呵❤可以喔❤當作將來射在我裏面的預習──這次就全部射在胸部裏面❤」

「射、射在裏面……啊啊啊!不行!」

我用騎在女僕膝蓋上的姿勢大喊。

自己真的不想,如果能夠逃跑就另當別論。

但想要以理性掙脫女僕的乳溝,根本不可能啊!

「哈啊~❤主人在我的胸部裏面、硬到跟鐵塊一樣呢❤如何呢?想要更舒服一點嗎?」

女僕左右搖晃乳房的動作,又改變了。

手掌用力抓住乳房後,以一、兩公分的幅度輕輕搖晃。

跟之前的乳交又不同,親密摩擦繼續攻擊肉棒。

「不、不行!射了!」

我還是用這幺難看的姿勢,大口喘氣叫喊。

女僕揉捏柔軟乳房,肉棒硬到極限,強烈快感炸了開來,灼熱黏液一口氣噴出。

──咚!咚噗咚噗!咚噗!

享受異性肉體的初次射精,跟以前打手槍的感覺完全不同。

「主人在我的胸部裏面跳動❤──哈啊❤這就是男性的射精呢❤熱熱的液體流了好多出來❤」

真晨把射精中的肉棒夾在胸部裏面,恍惚表情讓我更受刺激。

「啊啊!……咕啊啊!」

結束漫長射精,全身虛脫。

「哈啊❤真的射了好多呢❤」

真晨算準射精結束的時間,把剛剛一直壓在我胯下的乳房,慢慢往上擠。

「咕啊啊!」

尿道裏殘留的精液,每一滴都被擠出來,讓我再次爽到呻吟。

然後──

女僕放開托著胸部的雙手,長時間侍奉肉棒的乳房,恢複原有形狀。

(超養眼的……)

原本白白嫩嫩的乳溝,因爲摩擦變得有些粉紅,胸部前端黏著許多精液。

黏稠液體弄髒美麗圓球的表面,流到下乳房。

這幺淫蕩的一幕,讓我很難轉移視線。

「主人射出來的精液,讓我的胸部變得好黏❤少主~真是的❤又是那種表情。要用胸部再侍奉一次嗎?」

真晨這句話讓我醒過來。

我一直盯著她結束乳交的胸部不放。

「對、對不起!」

我立刻離開她,遮住胯下。

真晨完全沒有過意不去的樣子,拿起身邊的衛生紙,開始擦拭胸部。

「呵呵❤我的胸部還會繼續變大喔❤現在跟我結婚的話,就能像剛剛那樣射精,把這對胸部變成少主專用的喔❤」

「……射、射精……我專用的……」

真晨的提議太吸引人了,這幺有魅力的未來,讓我下意識想要點頭──

「不、不行!」

我連忙搖頭。

想要把真晨的誘惑趕出腦袋,這種想法更加強烈。

我喜歡她。果然是一見锺情了。

性格開朗,很好的女孩子。

所以──更希望她不是出于釣金龜婿的想法,才要跟我結婚。

「是這樣嗎?」

可是,真晨一點都不灰心。浮現很親近的笑容,臉蛋靠了過來──啾。

「啥!?」

又被她親了,我連忙擦臉。

「呵呵❤那幺,下次要做更舒服的事喔❤」

打算仙人跳的美少女女僕,說了這句話後,抛了媚眼。

「我不會放棄的,下次絕對要讓少主點頭。」

說完後,女僕就頭也不回離開了。

(還要繼續……?)

我整個人傻住──卻又期待真晨說的『下次』。
2015-12-1406:48
#1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