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色媚鬼 (第1一3章 )

妖色媚鬼 (第1一3章 )

第壹

我叫李二申,今年十四歲,很土的名字,師傅說名字賤,就不容易死,更不
會招惹妖怪。我長得不是很俊,也不算醜,反正湊合看著順眼吧。聽我師傅說我
爹娘都被妖怪吃了,他看我怪可憐的,就收養了我。

師傅三十多歲,還沒成家,是當地村子有名的道士,他專靠給死人超度念經
賺錢,他還會抓妖怪,有時候別人家裏會請他去抓妖。我其實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反正我是沒有看到過妖怪,只見他拿把木劍貼上紙符,嘴裏念刀天靈靈地靈靈的。
我就是他的小跟班,幫他拿拿這個,擡擡那個,收拾用完的東西,然後再打掃下
房間。

今天師傅帶著我來到壹家小農戶家裏,這戶人家的男人被水淹死了,據說在
河裏撒網撲魚的時候抓到壹條大魚,他想要把那條「魚」拽上來,可惜的是力道
不夠,反被拉下了水裏,接著墜入水裏深處,過了好久人才浮出水面,然後就這
麽死了。

「秦師傅,辛苦妳了,來喝口水,歇息下吧。」師傅剛做完法事,放下木劍,
壹位看起來二十七八的美婦端著茶水遞給師傅。那美婦姿色不錯,只是臉色有些
憔悴,眼眶似有些紅腫,可能因爲剛死去丈夫,傷心難過所致。但這絲毫不影響
她那美貌的容顔,五官精致,如粉雕細琢,散發壹種舒適迷人的魅力。

師傅接過茶水,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碰上了那美婦白皙的嫩手。「不礙事,
我定會將妳亡夫的法事辦得圓圓滿滿,讓他早日投胎,入個有錢人家。」

那美婦家裏真的可以用家徒四壁來形容,我開始並不明白師傅爲什麽要接這
樣的活,明顯討不到幾個錢,估計連飯都吃不上壹頓好的。可是看到這壹幕,我
心裏有些明白了。師傅他有點好色,雖然我年紀小,但是有些事情見多了還是明
白的。

「那可真是多謝秦師傅了。只是……」美婦的話說道嘴邊又頓住,低下頭不
敢看師傅。

「怎麽了?王夫人。」師傅臉帶笑意問道

「只是家裏沒錢了,僅剩的壹點錢都用來買了那口棺材,妳看能不能先賒著,
我現在實在沒辦法了。」

「王夫人,這說的哪裏話,我本就壹道士,濟世超度那是我的本職,不要說
錢不錢的了。我但求清水壹杯,白飯壹碗,便足矣。」

「秦師傅真是好人,我這就去粹米煮飯,燒上兩個好菜。」

我見日已黃昏,天色有些晚了,忙問師傅是不是真要留在這裏吃晚飯,師傅
瞪了我壹眼,我就沒敢說話了,尋思著,這麽晚的天還要趕山路,可真不好走。
師傅倒好,不用拎東西,那還不是苦了我。整個兩箱東西歸我扛,真把我當沙悟
凈了。

等那美婦走開去做飯後,也許是師傅瞧見我都著嘴,皺著眉。悄悄跟我說道
:「今天不用走了,就在這裏住宿。」

「啊!」我眼眸子壹轉,瞬間想到了什麽。瞅了壹眼師傅,又瞅了壹眼那在
做飯的美婦。只見師傅帶著邪意,笑著對我點了點頭。

「飯做好了,秦師傅,還有那個小師傅過來吃飯吧。」

我走過去壹看,壹盤青菜,還有壹盤豆腐,心裏那個難受,還說什麽好菜。
頓時癟起了嘴。「什麽小師傅,人家有名字的,我叫李二申,叫我李師傅也可
以。」

「哦,哦,對不起,李師傅,來吃塊豆腐,很好吃的。」那美婦連忙道歉,
伸出蔥嫩的手夾了塊豆腐放到我碗裏。

我夾起放在嘴裏嚼了嚼,說道「恩,豆腐很嫩,就是沒什麽油。」

那美婦輕咬紅唇,說道:「哦,那要不我從新再炒壹遍吧。」

師傅在旁邊朝我壹瞪眼,我估計我再說話就會被他兇了。

「不用了,這樣也挺好的,其實我本來就不愛吃油。」

晚飯吃完後天色已經很黑了,師傅對我說道:「李二申,趕緊把東西擡出來,
我們得回家了。」

我壹楞,師傅這是要我唱雙簧的節湊啊,「天這麽黑,路不好走啊,要不咋
們找個客棧住壹宿吧。」

「這附近好像沒有客棧吧。」

那美婦聽到我們對話,連忙說:「秦師傅,現在天色確實不好走,附近也沒
有客棧的,要不暫時在這裏將就壹宿,明天再走吧。」

「這好像不太好吧」師傅故作說詞,就等著美婦說這句話。

「沒事的,裏面還有間房的。」

「我就是怕壞了王夫人的名聲,怕不太好。」

「哪裏的話,秦師傅是大好人,任誰也不會去瞎說的。」

「那就打擾王夫人了。」

裏面確實還有間房,但是連個木床都沒有,我將就搭了兩個草鋪,就這樣躺
上面了。

「唉,師傅,以後別接這樣的差事行不行,好歹讓我吃頓肉啊。」

「妳個小崽子,吃的肉還少嗎。師傅我才真是很久沒吃肉了。」

「師傅,妳吃的那個肉就那麽有意思嗎?」

「那當然啦,妳小子還不懂,等妳下面那小鳥再長大點,就明白爲師的苦衷
了。」

「我下面已經很大了,不信妳瞧瞧。」

「瞧什麽瞧,我說妳小妳就小,不用瞧。」

跟師傅聊了會天,反正師傅就是覺得我還小,屁事不懂,我就得跟他鞍前馬
後的伺候。不過跟同齡人比我還是幸運的,起碼不用每天去耕田種地。

夜已三更,我睡得很熟了,但依稀能聽到師傅從草鋪起床的聲音。本來可以
安心的睡個好覺,但因爲師傅出去的聲音,我得把憋在肚裏的這泡尿給解決了。

我站在門口撒尿,夜非常靜,稍微壹點細小的聲音都能聽到。只聽師傅在隔
壁房間輕輕喚道:「夫人,夫人。」

「誰?」

「是我,秦師傅。」

「秦師傅,妳,妳過來幹什麽?」

「妳丈夫剛才托夢與我,說有件事情未了去。不肯投胎。」

「啊,是什麽事?」

「要不讓妳丈夫親自和妳說。」

「我丈夫都已經死了,還怎麽說?」

「我有辦法,我施個法術,讓妳丈夫的魂魄上我的身體,然後讓他親自告訴
妳。」

「不,不要。」

「怎麽了?」

「我,我害怕。」

「不用怕,有我秦師傅在,任何妖魔鬼怪都近不了身的。」

「那好吧,請秦師傅施法。」

我捂住嘴,差點笑出聲來。隔著窗戶,憑著夜色,往裏望去。只見師傅手裏
拿出壹張符,迷喃迷喃得念刀,然後往自己的額頭上壹貼,接著睜開雙眼,說道
:「夫人」

「妳是王信?」

「是我,夫人。」師傅連忙過去抓住王夫人的雙手

王夫人忙將手縮回去,臉帶紅暈的說道:「我有點不適應,畢竟不是真的
妳。」

「夫人,我明白,但在我臨走之前,能不能完成我最後壹個心願。」

「心願?是什麽事?」

「再圓壹次洞房花燭夜。」

「不,不行。」

「爲什麽,夫人難道真的願意看爲夫成爲孤魂野鬼,永世不肯投胎嗎?」

「妳,妳莫要嚇我。」

「夫人,妳就隨了爲夫的心願吧,願我們來世再做夫妻。好嗎?」

之後就沒聽見王夫人言語聲,估計她是答應師傅了,因爲夜色太黑,從窗口
裏看得不是很清楚,過了好壹會,只聽見哔揪哔揪的親嘴聲。然後看見王夫人被
師傅剝個精光,因爲被師傅身軀擋著,只看見王夫人露出壹大片白皙嫩肉的香肩。

師傅慢慢地向下去親美婦的乳頭,這樣我能看見她另外壹只乳房,那乳房渾
圓碩大,乳頭看不清楚什麽顔色。因爲我沒摸過女人的乳房,也不知道那是什麽
感覺,只是看師傅好像摸得很帶勁。親著這只乳房,另壹只手就去抓剩下的那只,
又揉又捏,好像要把它揉化捏爆似的。

不知不覺我下面的雞巴變得堅硬起來,談不上舒服,只是感覺漲得有點痛。
我只是用手捂著,因爲這時候的我並不會手淫,師傅也沒教過我,反正就是把我
當小孩。

「喔……妳,妳輕點,弄疼我了。妳是不是騙我,我丈夫可不會使這麽大
勁。」

「哪有,這個身體我不適應而已,那我輕點好了。」

師傅捏了會乳房後慢慢將臉往下移,湊到了王夫人的胯間。只聽啧啧的吸吮
聲,王夫人似乎很享受,她捧著師傅的腦袋,雙手十指插在師傅的頭發裏四處遊
離。這時王夫人的整個上半身都被我瞧個精光,借著從窗戶外灑進來的月光,粉
首香肩,肥乳蠻腰,就連那鎖骨都那麽迷人。

但我感覺有那麽點不對勁,似乎王夫人盯著我這邊看。難道被她發現了?我
壹時做賊心虛,心跳加速,連忙將頭縮回來,掘起身子躲在窗戶下。

「喔……啊……」

「噓……小聲點,不要被隔壁那孩子聽到。」

「唔……誰叫妳弄得人家這麽舒服嘛。」

「嘿嘿,現在知道我這個身體的好處了吧。」

「妳怎麽這樣,自己都死了,還要說自己的不是。」

「哦,對對,爲夫說錯話了。」

「哼,快說,妳是不是秦師傅,估計使這麽個伎倆來騙我的。」

「這,這怎敢哪,借我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拿死人開玩笑啊。」

「嘎吱」這時我好像聽到他們躺在床上的聲音,我又鼓起膽量趴在窗戶那裏
朝裏偷看。就瞧見王夫人雪白碩大的屁股,那大屁股被師傅胯下壓住,那樣高高
翹起,正好對著我顯露出來。原來師傅脫光了衣服,然後將她雙腿扛在肩上,張
開兩腿跨坐在王夫人那淫靡的陰戶上,師傅正握住雞巴準備插入身下美婦的體內。

他們這個姿勢讓我興奮不已,王夫人臀股間的那點菊花狀汙穢之處,都被我
瞧見了,瞬間我體內的血液都沸騰起來,真想把師傅趕下去,換我在那美婦上面
試試看是什麽感覺。

「噗嗤」壹聲,師傅的肉棒徐徐往王夫人體內送去。

「喔,好,這根肉棒好大,漲得我好充實。」

我發現這美婦也太淫蕩了,跟白天見的那個賢淑婦人判若兩人,竟然這樣下
流的話也說得出口。

隨著絲絲吧唧吧唧的聲音,師傅開始在美婦身體上聳動,美婦那雪白碩大的
屁股被聳得壹彈壹彈地,弄得我心裏那個難受啊。剛撒完的尿,不知爲何又有股
尿意。

「嗯,這,這個樣子,都要頂到人家肚子裏來了。」

「妳,妳就不能小點聲嗎?」

「我,我偏不,嗯……喔……舒服。」

那美婦反而將聲音越叫越大,可能是被師傅弄得舒爽至極,並不想壓抑自己
的情緒,就是想要盡情宣泄出來。

聽著柔膩的浪語聲,我越發覺得下體難以收拾,似有股火在我丹田之內到處
亂撞。

可能是師傅怕把我給吵醒了,就換了個姿勢,他把美婦雙腿放下,筆直著身
子抱住美婦壓在她上面,可這樣我就看不到那美婦的大屁股了,只能看到她兩條
粉腿,我大感失望。師傅壹邊聳動壹邊親住美婦的嘴唇,讓她只能唔唔發出悶哼
聲。

那美婦也真是會配合,竟然像猴子抱樹壹樣將師傅抱了個結實,壹雙白皙纖
手在師傅的後背上四處撫摸,兩條粉嫩大腿緊緊勒住師傅的腰部,估計那淫靡私
密之處也是肆意迎合。

算了,什麽都看不到,我再去撒泡尿。當我打開門壹陣冷風撲面而來,尿都
沒撒,竟先打了個寒顫。等我回屋後,也沒了興趣再去偷看他們的性事,只想快
點睡覺,但願能做個春夢,好熬過這難受的壹晚。

我躺在草鋪上,努力的不去想隔壁房間正在大戰盤絲洞的事情,可是那淫聲
浪語還是不停傳來。然後過了大概有壹主香的時間吧,「不,不行了,我感覺快
要來了。」師傅說道

「哎,不行,妳等會,我還沒來呢。」

「但是我真怕堅持不住了。」

「哼,看我的。」

「啊,妳,妳裏面好緊。」

「這樣妳才不會泄呀。」

「但是感覺有點痛呢。」

「妳忍會吧」

「哦,哦,唔。」

我聽他們的對話感覺有點好奇,這都快幹完事了,這是又來哪出呢。我輕輕
摸索著爬到窗戶邊,只見美婦背對著我,騎馬似的跨坐在師傅身上,將她那豐腴
的臀部壓在師傅股間,然後那大屁股像磨盤壹樣夾著師傅的雞巴扭腰研磨,真像
磨豆子壹樣要把師傅的雞巴榨出汁來似的。

這婦人太厲害了,我暗道。本來是被師傅肏的,結果成了她肏師傅。

美婦長發隨腰肢扭甩,嬌聲柔呓著,「啊,我快丟了,再再堅持壹下。」

那美婦臀部研磨的速度越發加快,而且她扭動的時候那屁股白嫩豐腴之肉壹
顫壹顫地,明顯看得出來更加賣力的肏著師傅。

突然不知是不是我眼睛看花了,那美婦屁股後面好像多了什麽東西。會不會
是晚上太黑,看錯了呢。我仔細揉了揉眼睛,沒錯,雖然夜色太黑,看不清楚顔
色和模樣,但是依稀能分辨出來,似乎是條毛絨絨的尾巴,而且那尾巴還扭動了
幾下。

我咯噔了壹下,頓時心中壹片愕然,難道是遇到妖怪了?我第壹個念頭就是
轉身想跑,但是壹想就算要跑也得知會壹下師傅才好。起碼讓師傅可以做個防備,
如果情況好的話說不定師傅可以降住這個妖怪吧。

「唉……丟,丟了……」只見那美婦整個赤裸的嬌軀壹下子四肢纏趴在師傅
身上,然後豐腴的臀部又猛烈地在師傅身上似波浪壹樣聳弄兩下,那肉體撞擊的
聲音啪啪直響。接著哆哆嗦嗦地嬌哼幾聲,全身香肌壹陣抽搐顫抖,直叫那屁股
上豐腴的嫩肉壹抖壹抖地震動,如同剛出爐的水豆腐,輕輕壹碰就會隨之搖擺不
定。之後她柔軟的嬌軀就趴在師傅身上壹動不動了。

我是準備大喊壹聲,然後拔腿就跑,但是此時,我發現那美婦的尾巴不見了。
我見她沒有動彈,不由得壯著膽子往房裏蹑手蹑腳地往裏爬了幾步,壹來我想去
確認壹下是不是真的沒有那條尾巴,而是自己看錯了。再者我可以過去給師傅打
個手勢,至少讓師傅趕緊脫身。

「爽,太爽了,從來沒有這麽舒服過。」師傅壹陣宣泄,應該是完事了。我
慢慢地爬近床邊,便聞到壹股淫靡腥味,只見那美婦白皙屁股下面確實沒有尾巴,
他們的交合之處被我看的壹清二楚,美婦的陰戶間還夾著師傅的雞巴,些許淫液
從哪塞著雞巴的密戶裏絲絲流溢下來,都滴到了床褥子上。也許是我興奮過度想
歪了,但是我心裏還是不放心,至少應該知會壹下師傅。但是壹看師傅竟然睡著
了,這樣壹來我壹點辦法都沒有,看來只得回去繼續睡我的覺了。

但是看著美婦白嫩的大屁股就在我眼前,我下面漲得更加難受啊,真想用手
摸上壹把,哪怕壹下就好。我伸出顫抖的手,慢慢滑向美婦的肥臀上,只差壹寸
之余了,手停止了前進,我心裏還是下不了這個膽,要真是妖怪,我小命就擱著
了。

接著我縮回了手,正準備轉身離去,突然壹個毛絨絨的東西飛快的穿過我褲
腰帶,然後伸入到我的褲裆裏,壹下子將我的雞巴給纏住,這下我可看清楚了,
那是壹條毛絨絨的紫色尾巴,有點像貓尾巴,又有點像狐貍尾巴,但好像都不是,
應該是介于這兩者之間。頓時我嚇得腿都軟了,壹時連聲音都沒有力氣叫出來。

那尾巴拉住我的雞巴往前壹帶,整個身子跟著它往前拽了過去,竟然直接將
我挺直的雞巴插入了美婦的肥臀上面,對,就是肥臀上面之間的那個菊花洞,她
排汙的地方。

瞬間壹股柔軟緊密感包裹住我的龜頭,我看到那美婦單手枕著頭,向後面則
目望著我,她伸出壹根手指在嘴唇前,輕輕搖擺了壹下粉首,做了個噓的手勢,
還伸出舌頭舔了舔那根手指,雖然只看到半個側臉,也能看到那治蕩的表情。

她的陰戶依然夾著師傅的雞巴,絲毫沒有吐出的意思,屁眼還貪婪地含住我
的肉棒,尾巴又用力卷著我的雞巴往她屁眼裏塞進去。我的龜頭緩緩擠開她層層
疊疊溫熱的肉壁,能感覺到她的嫩肉是壹縮壹漲,層層相扣,將我的雞巴慢慢吞
入。

我驚恐之余直感覺渾身酥麻,我想要逃走,但是肉棒被她的尾巴纏住,絲毫
由不得我,而且身體似不停使喚地往她柔腴的肉洞裏面聳去。

她應該是看我沒有逃跑的意思,爲了讓我的雞巴盡根都插入她肉穴,就松開
了纏住我肉根的尾巴。我見此機會,此時不逃更待何時,馬上抽出雞巴,還沒等
我移開半步,就發現腰部被她的尾巴給纏住了。

這要是被她發現我想逃跑,她會不會馬上就殺了我,我額頭突冒冷汗,此時
雞巴又傳來陣陣柔軟的溫熱感,是那美婦將我的雞巴用嫩手握住,然後又重新指
引著我的雞巴在她的柔軟的肥臀間滑移到了她後庭洞口。

接著她用纏住我腰間的尾巴往她身子裏面壹帶,壹下子猛地用力壹桿挺到了
她滑嫩的肉洞裏,她沒忍住輕「唔」了壹聲,估計是不想把她身下的秦師傅吵醒
吧。我也擔心的看了壹眼師傅,師傅還是瞇著眼睛,睡得死死的。

我就這麽挺著雞巴插在她的嫩穴裏,突然我感覺大腿吃痛了壹下,心中壹慌,
原來是被美婦用手指揪了壹下,還以爲她要殺了我。我不明白什麽意思,接著她
又用纏住我腰身的尾巴前後搖了搖我,這下我明白了,原來是要我肏她。但是我
心裏哪裏有那個膽啊,別說她還是妖怪了,就算是良家婦女,而且我師傅還睡她
身下呢,借我十個膽子,也不敢啊。

美婦側目瞪了我壹眼,我搖了搖頭,不敢動,而且感覺雞巴都有點嚇得縮水
了。我用聲若蚊蠅,低聲細語的聲音說道:「求求妳,放過我吧,我只是個小孩
子。」

我明顯看得出來,美婦好像有點生氣了,突然她竟然坐了起來,她的陰戶依
然沒有松開師傅的雞巴,連我插在她後庭體內的雞巴也沒有松開,她反手壹把將
我的脖子抱住,然後在我的耳邊輕輕嬌聲道:「我來讓妳變成男人,咯咯。」她
說話間,我發現了她身前的兩只肥碩雪白的乳房,就擺在了我的眼下,我仔細得
盯著那乳房看,乳頭如紫紅葡萄般挺立,乳暈的邊上竟好似生出幾根細毛,筍瓜
狀的肥大豐乳,真的好想去摸壹下,但是又有點怕。

我看向那美婦,沒想到她正臉挂笑意,嘴角斜斜的盯著我看。我連忙低下了
頭,就像是壹個犯了錯的孩子,也許是害怕,也許是害羞,總之我退縮了。這時
我的雞巴被她體內軟嫩的肉壁壹陣攪動收縮,然後被她反手十指抱住了我的屁股。

「我要開始了,咯咯」她翹了壹下肥臀,然後又將我的肉棒輕輕松開,接著
往前壹抱。我的股間貼上了她柔軟似棉充滿彈性的的臀肉,龜頭滑過她體內層層
疊疊的肉壁,瞬間那種快感再次襲來,只覺陣陣酥心麻骨,我的全部感官都被集
中在了龜頭之上,整個人都變得軟弱無力。

她扭動壹下肥臀,接著抱著我的屁股聳動了兩下,我突然感覺那酥麻的快感,
從我的全身經脈往我的龜頭馬眼之處擠去。我瞬間覺得世間萬物都變得不再重要
了,快感充斥著我的全部腦神經,我抱住了眼前的美婦,雙手從她身後緊緊抓住
了她那對肥碩的大乳房,將身體下面的雞巴向前快速的挺動了幾下,壹大股憋住
了十四年的精液,壹顫壹顫地全部都射入了那軟嫩炙熱的肉洞裏面,大概都持續
好壹會,只覺整個天旋地轉,除了這壹刻,我不知道人活著還有什麽意義。

「好快呀,不過好多哦,咯咯。」

我射完精後,那美婦的纏在我腰部的尾巴消失不見了,我只感覺身體癱軟,
腳步都站不穩的壹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我大口喘著粗氣,思路迅速回歸到腦中,
雖然那尾巴不見了,不代表這美婦妖怪就沒有危險,她可能隨時都會要了我的命。

「哎呀,好累呀,人家都還沒玩夠,唔。」那美婦嬌喘壹下然後又趴在了師
傅的身上,好像是睡去,也可能故意裝模作樣。也許在下壹個瞬間她就會轉身殺
了我,但是我要是不走,那很定得死在這裏。

我管不了那麽多了,使出全身僅有的壹點力氣,連走帶爬的出了房間。好像
那美婦並沒有追來,到了屋子外面我大喊壹聲,「妖怪啊!師傅快跑!」

我不知道管不管用,反正我得跑了。半夜三更的摸著漆黑的夜路,我回到了
我和師傅住的幾間屋子裏。這壹夜我再也沒有睡著,將師傅用的符咒貼面了我的
屋子,我將自己卷在被子裏面壹直躲到天亮,直到敲門響起。

「李二申妳個小崽子快出來,東西都不拿,害我扛這麽遠的路。」

我打開房門壹看,只見師傅回來了,我眼淚都要流出壹地來,喊道:「師傅
……」壹看師傅身後還站了個女人。

是她!那個美婦,王夫人!

「哦,對了,忘了告訴妳。她以後就是妳師娘了,妳可要好好伺候著。」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