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全能操控第二章

轉載全能操控第二章

作者:空
「當當當」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將疲憊的我驚醒,我恍然想起來,家裏還有一位
大美女沒有被自己寵幸呢,不過考慮到身體特別是腰部勞動過度,頓時失了興致,
但並不是代表這就樣放過姐妹倆的媽媽。

思考了一瞬間,我起身打開門,眼前出現的美少婦令我眼前一亮,之前因爲
色急,所以沒有仔細觀察,現在才發現,姐妹倆的母親也是個大美人,似乎是因
爲平時保養的非常好,讓人看不出她已經是有兩個孩子的母親,不得不說,真的
很年輕,再配上她那蘿莉身材,性感的內衣,簡直是萬千癡漢心中的女神。

「咳咳。」

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我連忙擦了擦嘴邊並不存在的口水,打個招呼說道:
「阿姨,有什麽事嗎?」

「啊,沒有沒有,我只是來看看你們學習的怎麽樣了,順便說聲讓你留下來
吃個晚飯。」

「哦,原來是這個呀。」

「阿姨,您放心,我和您女兒互相學習交流的非常融洽,就是剛才她們突然
說肚子餓,我只好專門喂給他們吃了點棒子糖和牛奶,吃飽後他們現在又睡著了。」
我撓撓頭,非常紳士的說道。

姐妹倆的母親潘麗看了看被眼前的少年抱在懷裏的曉雨,又側頭發現曉雪正
躺在床上熟睡,總覺得有哪裏不對勁,但臉上卻莫名其妙的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只不過,他並沒有發現,門口擁抱在一起的少年和曉雨以及床上的曉雪都是
一絲不挂的,只是將這一切不合理之處強行當做了合理。

「哦對了阿姨,剛才姐妹倆說我的棒子糖和牛奶實在是太好吃了,以後她們
想每天都能吃到,所以我想出了一個主意,讓他們搬去我家住,這樣就更加方便
我喂食了。」我一邊說著,一邊計劃以後該如何玩弄這對姐妹,絲毫不顧自己的
笑容是有多邪惡。

「真的很好吃嗎?搞的我也想嘗嘗味道如何了,沒問題,那我就將兩個女兒
都交給你喽,不過你得保證每天必須把我的女兒喂的飽飽的,不然我肯定會接回
來。」潘麗越想越覺得將女兒托付給少年是一個正確的選擇,于是就這樣非常痛
快的把女兒給賣了。

「啊哈,那是肯定的,我保證將曉雪和曉雨養的白白胖胖的,絕不虧待她們。」

「不過既然伯母想吃,不如跟著姐妹倆一起搬到我家如何,這樣既不用分開,
又能同時照顧女兒,不是兩全其美?」

「是耶,陸風你真聰明,我怎麽沒想到,呀不說了,我趕緊收拾東西去。」
潘麗高興的抱著我親了一口,完全沒把我當成外人,當然她想要收拾東西的時候
被我攔住了,這根本不需要的好不。

等潘麗簡單收拾好換洗的衣物後,我讓她找來幾根寬布條,和一件非常大的
外套。

並讓潘麗抱起曉雨,由于曉雨只有15歲,所以她的個子並不高,這也方便
我實現腦子中一個非常有創意的邪惡想法。

當處于迷糊狀態中的曉雨被她母親從後面抱起並靠近我的時候,她的頭剛好
和我的胸等高,雙腳離地面還有一段距離,此時她被吵醒後正一臉迷惑的看著我,
不明白我和她母親正在做什麽,同時在看到我的老二又硬起來之後,調皮吐出舌
頭的舔了舔嘴角,仿佛在說我還沒吃夠。

由于曉雨是面對著我,所以這樣更方便行動,我抓住她白嫩嫩的左腿靠在自
己的右大腿上,用布條一圈圈的裹住,然後再將她的右腿與自己的左大腿裹在一
起。

當兩腿都裹上緊貼後,我便將曉雨擁入了自己的懷裏,柔軟,光滑,溫暖,
還有胸前兩點突起處的摩擦,都令我全身舒爽不已。

受到刺激,我的老二又再度立了起來,不安分的尋找它的溫暖小窩,本能的
在股溝間遊蕩,摩擦著已經泥濘不堪的小肉穴,我心想,這孩子真是一個天生的
淫娃。

我迫不及待的強壓下欲望後,又讓曉雨的胸口緊貼自己的胸口,讓潘麗在我
們倆的腋窩下,也就是胸背處裹上最後一層布條,做完這一切我和曉雨頓時緊緊
的綁在了一起,就算我不去觸碰她,她的身體也會牢牢的貼在我身上,當然,我
的屁股還是可以前後動的。

固定好曉雨後,我便穿上那件尺碼非常大的上衣,而曉雨則是剛好被罩在了
裏面。

然後,我擡起一只腳讓潘麗幫忙給自己套上運動褲,並托起曉雨的水嫩小屁
股,讓她的雙腿都能伸進去。

等運動褲緊致的套住腰部並綁緊腰帶後,我將曉雨的屁股再次舉起一段高度,
好讓我的老二正對著曉雨的陰戶,像一只怒挺的凶獸一般只待下一刻直搗子宮內
部。

我先是看了看曉雨,發現她這會兒又睡了過去,一對眼睫毛正安詳的松散著,
顯得無比恬靜可愛,之後我便轉頭對曉雨的母親笑了笑,示意她去幫另外一個女
兒穿好衣服。

然後,我毫無預兆的松手了,本來就在小穴口徘徊的肉棒猛地捅了進去,穿
過重重阻礙直搗花心,和子宮內壁來了個近距離接吻。

這時老二因爲找到了溫暖的小窩,止不住的興奮、顫抖起來。

「啊~」雖然已經高潮過幾次了,但是一瞬間插入子宮的感覺依然令曉雨難
以忍耐,使得她一瞬間驚醒,並用有氣無力的聲音尖叫起來。

嘿嘿,我賊笑兩聲,身體和精神同時得到一股滿足感和征服感。

于是我穿著和我身材不匹配的寬大外衣,和背著女兒的潘麗,一同告別姐妹
倆待了十幾年的房子,踏上了前往回家的路途。

……

夜幕下。

由于曉風的身體嬌小,寬大的衣服,完全包裹住了她的軀體,另她的頭深深
埋在我的懷裏。

路邊的人們只看到一個穿風衣的帥小夥,雙手捧著個大肚子,身體歪歪扭扭
的從身邊走過,絲毫沒發現有什麽異常。

他們猜到,估計是喝多了,走路才會如此奇葩。

但他們並不知道,身體的異樣是來源于少年衣服內,藏了一個嘴角、下體都
流著液體,口中正嬌喘連連的小蘿莉,她的下身因爲我每走一步而牽動著老二一
次次撞擊她的花心,使得子宮壁更加的收縮緊致,死死的卡住我的龜頭。

一路上,快感一直常駐在我和曉雨的腦海中,我不知道總共射了多少次,曉
雨又高潮了多少次。

……

到家了。

我打開家門,回到了自己的臥室裏,命令潘麗幫我和曉雪脫光衣服後,就直
接懶洋洋的鑽進被窩,躺在了床上。

至于原先藏在衣服裏面,早已裹著睡去的曉雨,依然保持著原樣,好讓我繼
續享受嬌小的身軀所給我帶來的肢體上的觸感,以及老二時刻被肉壁包裹住的快
感,而她在我大腦中早已被定義爲我的專屬軟墊。曉雪則是抱枕。

想罷,我身體本能的聳動了幾下,使得曉雨熟睡中發出悅耳的哼哼聲,之後
累的動不了了便抱著曉雪進入了夢鄉。

陽光透過紗窗的一角,傾瀉在床上,明亮的房間內散發出淫蕩的氣息。

「唔……好舒服啊!」我在睡夢中被快感驚醒。

低頭一看,原來是曉雪正將頭埋在我的胯下,時不時的舔弄著我的老二根部
和陰囊。

而更詭異的是我的上身,遮蓋住肚子的一部分空調被在上下起伏,胸前還有
個高高的隆起,時不時的傳出幾道喘氣聲。

如果有人看見床上的這幅模樣,肯定會很奇怪。但我卻是幸福的笑了笑。

昨天在我的能力操控下,設定了每天早上7點锺兩姐妹會準時以伺候我老二
的形式將我叫醒,看來現在已經是七點了。

不過令我沒想到的是,藏在被子裏的小蘿莉曉雨竟然這麽「貪吃」,一大早
就迫不及待想讓我喂她下面的小嘴,所以才出現了詭異的一幕。

看著如此和諧的畫面,我忍不住右手伸進衣內拍了拍曉雨的頭,左手摸了摸
曉雪紅潤的臉蛋,然後給了她們心目中最渴望的獎勵——將濃稠的精華盡數射在
了曉雨的騷穴內,但她的子宮早已在昨天的喂食中被精液所充滿,所以根本容納
不下如此多的精液,多出的精液便順著我的老二根部流了出來,這時的曉雪趕緊
吐出舌頭,一點一滴的將精液刮入自己的嘴裏,像吃美食一樣品嘗起來。

等到她舔幹淨之後,我便帶著姐妹倆去浴室,不過曉雨卻始終挂在我身上不
肯下來,雙手抱著我的脖子,一對水汪汪的小眼睛好奇的打量著這個新家。

從昨天下午快活到現在,三人身上到處有精液的痕迹,還有劇烈活動分泌出
的汗水,難受的我當然要先個洗澡,順便和姐妹倆來個鴛鴦浴。

將浴缸全部放滿溫度適宜的熱水後,我便讓曉雪解開了身上的布條,小巧玲
珑的身體頓時暴露在眼前,雖然之前看過很多次,但不得不說,這畫面真他媽美,
讓人流連忘返,曉雪的身體也一樣,不停的在激發我心中的獸欲。

「啵」

當我將老二從曉雨的騷穴裏拔出來時,由于長時間的擠壓而導致陰道內發出
一聲脆響,沒有了老二堵塞子宮口,瞬間有白色液體流出,但更多的子子孫孫則
是去往了它該去的地方。

「呀!哥哥你怎麽拔出來了,不行,不行,我就要哥哥放在裏面啦,因爲那
樣很舒服嘛!」

看著曉雨搖晃著小腦袋,一臉不情願的對我撒起嬌來,我只能在曉雪面前尴
尬的笑了笑。

然後在我的保證下,曉雨才肯乖乖的從我身上下來,躍進浴缸裏。

在姐妹倆用身體爲我擦洗的過程中,我又公平的在曉雪的騷逼內射了一發,
引來曉雨的強烈不滿,但還是安分的洗完了澡。

等我們三人披著浴巾出來時,明顯感覺舒服多了,不管是身體上還是精神上,
都無比清爽。

接著我們來到了客廳,見到了正在做早飯的潘麗,這時的我興致大發,打算
吃完早飯後好好品嘗一下這位人妻肉體的滋味。

吃飯的過程中,曉雨吵著非要坐在我的大腿上才肯安安靜靜的吃飯,這導致
她吃飯時雙手從開始就一直在顫抖,甚至不時的還會發出「啊」的一聲,最後在
潘麗的批評下不得不閉緊牙關,讓一旁的曉雪看得無比羨慕。

等吃完,我便讓曉雨找她的姐姐玩去,而自己則走向廁所,迫不及待的打開
了領域,對母女的意識做出一番調整和修改,肆意的玩弄在股掌之間。

不多時,衛生間外響起腳步聲,我一聽頓時知道正戲要來了。

「咚咚咚,有人嗎,誰在裏面?」站在外面的人不確定的問到,說話的語氣
有點急促。

「有,我在裏面。」我沖著外面應了一聲。

「啊,原來是小風啊,你快好了嗎,阿姨現在有點急。」不用她說我已經知
道來者是誰,顯然她之所以這麽急是因爲我利用能力加速了她的排尿。

「那個阿姨,我現在好像有點便秘,怎麽都尿不出來,再等會行不行。」我
故意拖延時間,實際上我根本沒有任何尿意和便意。

「這樣啊,可是阿姨真的快忍不住了,咦對了,阿姨知道一種專治便秘的有
效方法,要不幫你治治?」潘麗急的都快站不穩了,但突然想到什麽,頓時變得
一臉興奮。

「真的?那阿姨你快幫我治治。」隨著滋的一聲,衛生間的門被我打開,頓
時露出下半身一絲不挂的我,惹的潘麗一陣不自然,總覺得不對勁,但潛意識裏
卻在不停的勸自己說這很正常。

「阿姨,阿姨,需要我怎麽配合。」疑惑的聲音傳入潘麗的耳朵裏,將她從
發呆狀態拉了回來,她暗惱自己在想什麽亂七八糟的,現在當務之急是幫小風治
療,然後自己好上廁所。

于是她脫下自己的牛仔褲和上衣,身上只留一條蕾絲內褲,走到我的跟前,
然後溫柔的坐在我的大腿上,隔著發絲一股清香傳來,令我心神蕩漾。

「小風準備好了嗎,我要開始治療喽!」說話間潘麗開始用美腿根部夾住我
的肉棒,隔著肉褲在嫩滑的雙腿之間來回摩擦。

我內心暗爽,下身用力往上一頂,惹得潘麗發出驚呼聲,但她很快意識到這
裏是別人的家,在別人家裏不能大叫,于是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以免發出不雅
的聲音。

然而就在她松了一口氣時,下身尿意突然變得更加強烈,一下子差點失禁,
她趕緊夾緊雙腿,身爲客人的她,是絕對不能在屋主人面前尿尿的,況且現在別
人還等著自己治療呢,潘麗在心中給自己打氣。

「在堅持一下,只要讓小風尿出來,我就能解放尿意了。」潘麗始終相信這
樣摩擦可以讓我尿出來,于是身體又慢慢蠕動起來,在裏外雙重刺激下,蜜穴裏
不斷流出大量的蜜汁,老二明顯能感覺到她的內褲浸濕了一大片。

我找準機會,忽然把潘麗的內褲往邊上一扒,剛好肉棒對準了那微微張開的
潮濕洞穴,此時的潘麗還未反應過來,結果她著急的往後一縮,胯下早已怒挺的
凶獸便探了進去,不費吹灰之力的深入了陰道深處。

在我插進去的瞬間,潘麗的身體劇烈的抖動起來,同時張大嘴巴驚呼:「啊
……不……不行……要尿了……要出來了……」

「阿姨,我還沒尿呢,你再堅持一會。」我帶著惡趣味的語氣說道,待稍微
適應蜜穴的大小深淺後,便用雙手托起潘麗的臀部,開始用力抽插她的蜜穴,任
憑潘麗如何喊叫,我都不爲所動。

在如此猛烈的沖擊下,潘麗努力的控制自己不尿出來,然而她越是強忍住尿
意,陰道越是緊湊,越是活躍,就好像要活生生將身體內的異物給絞斷一般,子
宮內壁甚至都開始出現痙攣,這可把我給爽翻了,處于尿急狀態的蜜穴就是不一
樣。

不得不說,潘麗的蜜穴很是誘人,那種緊致幽深柔軟的觸感比起她的女兒毫
不遜色,各有千秋。

在我的不斷刺激之下,她終于還是失禁了,一股淫水夾雜著尿液從兩人的交
合處噴湧而出,畫面要多淫亂就有多淫亂。

此時,潘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剛才噴尿的一瞬間,快把她給羞死。

「那個,剛才真不好意思,把你的下面給弄髒了。」她忐忑的祈求我的原諒,
我笑了笑表示並不在意,不如說他剛才噴尿的一瞬間真的很爽。

見我並沒有責怪她,她頓時松了口氣,同時心裏暗想自己一定要補償小風,
于是主動的扭起腰部,賣力的想要讓我尿出來。

我還沒爽夠呢,怎麽可能讓她如意。我讓她起身用雙手撐著馬桶換個姿勢,
然後我再次從後面用力的往前一挺,如一只穿雲箭般突破了子宮口,一舉拿下了
陰道的半壁江山。

試了幾個新姿勢,潘麗體力漸漸跟不上,最後只能我親自出馬,將她的雙手
雙腳固定在我身上,在能力的加持下毫不費力的頂的潘麗飛起,每一下都插入子
宮,插的潘麗最後喉嚨都啞了,嘴裏不停的喊:我不行了,不行了。

要知道潘麗的蜜穴已經很久沒被寵幸過了,如今還保持著活力和彈性,所以
即使幹了很久也依然很有味。

此時,對著衛生間啪啪了這麽久,終究是有些乏味,于是我便抱著潘麗來到
了客廳。

剛好姐妹兩正在看電視,曉雨見我的老二在她媽媽的體內不斷抽插,誤以爲
是媽媽也餓了,所以在用下面的小嘴吃棒子糖和牛奶,于是不開心的嚷嚷道:
「媽媽好狡猾,竟然在偷吃,我也想吃嘛。」

緩過神來的潘麗見女兒眼神直直的盯著交合處,便用斷斷續續的聲音解釋道:
「媽媽不是……在偷吃……而是在幫……幫哥哥治療。」

明白真相後,曉雨在曉雪的嘲笑聲中再次將注意力集中到電視上。

我自顧自的開始在客廳轉悠,一會在廚房進行活塞式運動,一會兒又坐在姐
妹中間跌宕起伏,一會兒又站在陽台上享受陽光和陰道的溫暖……

等我將屋子全部走上了一遭後,才停下腳步,伴隨著潘麗高潮的再次來臨,
將新鮮而又濃厚的精液注入了她的子宮之中,這時的潘麗已經累的癱軟在我身上,
伴隨著精液沖擊子宮內壁,全身都痙攣起來。嘴裏還喊著:終于尿出來了,終于
尿出來了的胡話,估計之後要睡很久才能恢複精神吧。

將身上潔白如玉的肉體放在床上後,我伸了個懶腰,不打算繼續玩姐妹倆,
而是想要出去走走,畢竟今天是星期六,多好的一個周末,可不能就這樣浪費。

今天星期六,早上將曉雪、曉雨還有潘麗阿姨全部喂飽後,我獨自一人離開
了家,去外面散散步,順便獵豔一番。

我的家就在市中心,走幾步路便到了街上,遠處車水馬龍,順著人流,我坐
上了一輛前往萬達廣場的公交車。

當然,不老實的我一上車就東看西看,想要物色一個漂亮的妹子來玩一玩。

就在車到了站點停下來時,一個令我眼前一亮的女孩上了車。

她身穿純藍色並且印有愛心圖案的露肩短袖,腿上套著一雙潔白的絲襪,一
頭黑色的發絲就那樣披散在胸前,臉上還時不時的浮現出可愛的小酒窩,美麗到
仿佛是從二次元裏走出來的少女,只不過此時她走路搖搖晃晃,好似隨時都能睡
著一般,明顯是熬夜所致。

一路磕磕絆絆走到車尾,令車上不少男性都多看了兩眼。

只不過少女恰巧剛好走到了我的面前時,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幸好被我扶著,
不然就倒地上了。

少女感謝了一下,便又閉上眼睛,似乎是太累了,想要在車上小憩一會。

這時我已經開啓了領域,對方圓一百米內做出了設定和修改,至于車上的乘
客則有幸成爲了今天的觀衆。

「美女,你叫什麽名字?」我將臉靠近後,跟少女打了個招呼。

「嗯?我叫何穎。」少女似被我吵醒,露出不悅的表情,並用疑惑的眼神看
向我,好像在問有什麽事嗎。

「沒事沒事,只是我看你有點累了,所以想問你需不需要靠在我身上睡一會,
當然有我我扶著你,如何?」我好心的勸道。

「不好吧,那樣你多辛苦。」少女本能的拒絕,覺得才剛認識就這樣親密不
好,而且她也不喜歡麻煩別人。

「可是,如果你不靠著我的話,很容易摔倒的,萬一撞到人了怎麽辦。」何
穎見我是真心的想要幫助他,便低頭思考了會,再說這樣真的很不安全,同時眼
前的少年剛才也幫過她,她潛意識裏認爲少年是個大好人。

「那好吧,真是麻煩你了,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麽呢。」何穎歪著頭笑了
笑,頓時出現兩個可愛的酒窩。

「我叫陸風。」說完名字後,我也笑了,只不過我的笑容是那麽的邪惡。

就在我說完名字之後,何穎的身子輕巧的靠了過來,直接躺在了我的胸口,
頭也順勢枕在了肩頭上,並說了句車到萬達廣場後叫醒我。

這時我一臉愕然,之前張開領域也只是起到了引導和催眠作用,沒想到這會
兒何穎的警惕性這麽差,而且還這麽開放。

我嘿嘿一笑,心裏想管那麽多幹啥,長路漫漫,美女作伴,豈不美哉。

不一會兒,何穎睡著了,鼻子呼出的氣體打在我的脖子上,令我心情激動。

這次我並沒有直接控制何穎,而是略微讓她神經和感知變得模糊,想看看,
她會有什麽反應。

車停了,中途又上來很多乘客,將我倆擠的緊緊貼在了一起,我的手也開始
動了,先是從下面伸進了何穎的衣服裏面,摸到了胸罩,然後輕輕的解開了它,
頓時兩只小白兔跳了出來,只不過眼睛看不到有點可惜。

我一把攀上她的乳峰,慢慢揉捏,不時的還會揪一下兩顆小櫻桃,漸漸的何
穎的呼吸有些不順暢,臉色也有點泛紅。

等右手摸了個夠,我繼續往下摸索,摸到了牛仔褲,停留在何穎的裆部,我
興奮道這裏才是正菜。

「刺啦。」毫不費力之下,我拉開了她褲子的拉鏈,非常大膽的將手伸了進
去,立馬觸摸到帶有體溫的內褲,再輕輕將內褲的一角往邊上一拉,並用能力固
定住,如此,何穎的私密處暴露在了空氣中,任我宰割。

我伸出一根手指,在絕妙的兩片大陰唇上來回摩擦,一會兒捕捉到一顆小豆
豆,一會兒又探險般深入其內,過程中所帶來的刺激使得何穎呼吸急促,大腿不
自覺的夾緊我的小腿。

等一切準備工作做好後,我拉開自己的拉鏈,頓時早已等候多時的老二竄了
出來,一下子直接打在何穎的肚子上,分泌出黏液。然後我偏偏往後一退,老二
便自行找到了入口,直挺挺的抵在了陰戶中間的細縫上。

我側頭看了看何穎的臉龐,還是一副熟睡的模樣,這更加激發了我心中的惡
趣味,于是我抱著她的臀部,雙手和腰部同時發力,噗的一聲,老二順利的刺破
了一層屏障,進入了陰道內部,伴隨著啊的一聲,強大擠壓感差點讓我繳械投降。

但何穎依舊沒醒,只是皺起了眉毛,表情有點扭曲,同時嘴裏喘著粗氣。顯
然是剛才的一瞬間令她非常的難受,身體控制不住的做出反應。

我撫摸著她的背部,過了好一會何穎的狀態才有所好轉,只不過她做夢都想
不到自己已經失去了處女膜,正在被一個少年侵犯。

慢慢的,我開始嘗試把老二往後拔,結果發現她的陰道咬的太緊了,死都不
肯放嘴,只能一次一次抽動,來回數次才拔出來,引起何穎一陣疼痛。

「我來喽。」我湊在何穎的耳邊悄悄的說道。然後下體開始來回抽插,老二
漸漸迷失在溫暖的肉穴中無法自拔。

「嗯……啊……」在我插的正興起時,何穎不自覺的發出呻吟聲,聲音回蕩
在車內,配合著兩人下體的交擊,淫蕩之極。

突然,因爲路面不平,車子一個震動,在座的都被震的東倒西歪,懷中的何
穎也瞬間臉色發白,仿佛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因爲就在車子震動的那一刻,我的
老二借助重力的落差,意外的捅進了子宮內壁,抵在一團軟肉上。

車來到坑窪處,別人都是難受,而我則是一種享受,因爲每一次震動,龜頭
都會深深的刺入花蕾,在花蕊上烙下一個深深的印記。

或許是老天都在幫我,自開過某一站後,路面一直都是坑窪不平的小石路,
這讓我連續爽到了極點,不用我動,老二都能隨著身體的皮膚自己插進又插出。

而在這場顛婆之旅下,何穎也漸漸開始享受起來,源源不斷的快感同樣使她
身子忍不住打顫,嘴角甚至流出津液,同時隔著兩層布還能清晰感受到,她的心
正撲通撲通快速跳動,都快要隨著節奏跳出來了。

又過了一站,人終于少了起來,我也有點累了,就找到一個靠窗的位置,抱
著何穎做了下來。

不得不說何穎真的很敏感,就是在我坐下的那一瞬間,也刺激的她身體和肉
穴一陣痙攣,本來就很緊的陰道內壁又開始劇烈收縮,不過這更加便宜了我。

面對如此漂亮的美女,我向來不手軟,一手扶著何穎的背部,一手托著她的
屁屁,在一陣顛簸中,下體仿佛化作了打樁機一般,一打一個深,一打一個準,
操的懷裏的軟妹不要不要的,估計她若是醒著,肯定都爽翻天了吧。

過了一會,感覺兩只手在劇烈運動下變得有點酸痛,而且又不能玩弄她的奶
子,這就讓我內心有些不滿足。

我舔了舔何穎嘴角的津液,突然想到一個好辦法,也許能行,當然並沒有打
算動用能力,那樣就太無趣了。

關上窗戶,我一把掀起自己的衣服,然後往何穎的頭上一罩,好讓她的頭伸
進我的衣服裏面,接下來就像平時穿衣服一樣,何穎的頭直接穿過我的衣領,雙
手從後面環抱住我的脖子,從外面看上去,兩個人正穿著同一件上衣抱在一起,
模樣怪異。

等接著將何穎的上衣脫光後,她就像是一個精致美麗的性玩偶般,被我裹在
懷裏,坐在我的老二上,成爲了我暫時發泄欲望的工具。

于是我一手掌握一個富有彈性的小巧乳房,感受著它們的形狀大小溫度,同
時股間一根棍子在黑暗幽深的肉穴中來回馳騁,如此舒適的按摩服務,令我流連
忘返,仿佛忘記了一切,腦海中只留下快感和何穎肉體的滋味。

每當車開到顛簸處時,何穎的身體都會飛起一段高度,而後又落下,被老二
穩穩的接住,每當她的身子因爲沒有支撐而往周圍仰倒時,都會被衣服給拉回來,
就這樣往複循環,直把我刺激的數次想要射精,但想想離終點站還有一段距離便
忍住了,不過何穎就不行了,在顛簸中高潮了數次,每一次都把兩人的衣服都浸
濕了,還好有能力烘幹,于是褲子就這樣濕了又幹,幹了又濕,我樂的清閑。

漸漸的半小時,一小時過去,車終于到終點站,門一開不一會人就下光了,
只剩我倆。

我替何穎穿好衣服,抱著她走下了公交車,見她依然沒有醒便解開她的沈睡
並對她的常識又修改一番後,將她猛地往上一抛,由于重力的作用,何穎狠狠的
坐在了我的老二上,老二順勢進入到了子宮深處,頓時濃濃的精液像子彈一樣盡
數射在子宮壁上,毫無保留。

這一瞬間的強烈刺激,使得何穎一下子整個人都驚醒了,她先是揉了揉雙眼,
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然後滿是疑惑的看了下周圍,發現已經到達了目的地。

「唔……到了嗎,我怎麽感覺睡了很久,還有下面怎麽會這麽舒服、這麽火
熱,好像有什麽東西一直在灌入我的體內。」

感覺到肚子的腫脹隆起,何穎終于才發現有一根棍子插入了下體,還不停的
往尿尿的地方噴射帶有灼熱溫度的濃稠液體,滿滿的很是舒服。

她伸手摸了摸肚子,在肚臍眼那裏很明顯有一個突起部位,接著又看了下自
己的樣子,不明白兩人爲什麽會連在一起,而且還是以如此羞恥的姿勢盤在別人
的身上。

刹那間,何穎仿佛想明白什麽,伸手敲了下腦袋,暗惱自己真是傻。

「那個……陸風非常謝謝你,真是麻煩你啦,要不是你用那根棒子固定住我
的身體,估計我又要摔倒幾次了,當然還要感謝你替我按摩了一個多小時,不得
不說真的很舒服,搞的我現在神清氣爽,一點困意都沒有了。」何穎高興的說道,
同時也有點不好意思麻煩了人家那麽久。

「沒事沒事,幫助美女是我應該做的事情,更何況你的肉穴是那麽的極品,
是如此完美的容器,要是錯過就更可惜了。」

我一邊說著,一邊拔出老二將何穎放了下來,只不過兩只腳剛沾地的她,因
爲身子被操了那麽久,明顯有些站不穩,直接又倒在了我懷裏,過了好一會才能
走路,就是兩只腳走路時岔的有點開。

「加個qq吧,下次方便再見!」臨走時何穎不忘說道,似乎還很留念我的
老二插進她體內的感覺。

回了一句後,我又繼續去獵豔了。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