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婷的小嘴嘴

小林自從傷好以後就一直悶悶不樂,只因筱芬的死讓小林一直處于頹廢的狀
。因爲小林騎一百二的快車,在對方車子逆向行駛且小林往後面跟筱芬聊天的情況
下,他們出車禍了,在小林醒來知道筱芬的死訊後,他就一直很頹廢。

因爲他回學校後,好幾天沒去上課了,不少班上的同學都去他外宿的宿舍去看
他,順便安慰他,也提醒他去上課,但小林一直沒有鬥志,因爲沒有筱芬陪他一起
去上課,平常筱芬都會跟他一起去,因爲同班。

這一個星期六,國中就已同班、現在也同校的雅婷好心買了水果去看小林,小
林在開了門後,還是繼續看著筱芬的照片,雅婷在說幾句話後,拿起了桌上的戒指
,戴起來後問小林︰「這是誰的?」小林淡淡的回雅婷說︰「是筱芬的。」

這時雅婷的臉色突然變了,她走近小林,摸小林的臉,小林想說話的時候,雅
婷的嘴巴吻上了小林的嘴,小林推開她說︰「你幹什幺啊!」雅婷生氣的說︰「我
是筱芬啊!你忘了嗎?你的女友啊!」

小林看著連生氣和說話都像極了筱芬的雅婷說︰「怎幺可能呢?」雅婷說︰「
因爲她戴著我的戒指,讓我吸到陰氣,把我釋放了而上了她的身,怎幺?你害怕嗎
?」

小林還覺得奇怪,但看著眼前這個有點像筱芬的女生,小林有點怕怕的說︰「
你會不會害我呢?」雅婷說︰「我怎幺會害你,你忘了我們的感情嗎?」小林說︰
「想你都來不及呢!要我證明嗎?」小林索性吻上雅婷的唇。

小林擡起頭,看雅婷還裝害羞的樣子,覺得好笑,又重新往雅婷嘴吻去,在雅
婷唇上啜著,而且舌頭慢慢侵入雅婷的小嘴,雅婷就獃獃的站在那裏任小林吻著,
雙手撫弄著雅婷迷人的頭發。秀發的盡頭便是雅婷高翹小巧的圓臀,小林隔著小牛
仔短褲輕輕的摸著,雅婷的鼻子發出「唔唔」的聲音。

雅婷突然掙脫了小林,紅著臉說︰「真便宜了你!」小林用力地將雅婷摟回來
,吻雅婷的粉頰,輕咬雅婷的耳垂,雅婷說著︰「好舒服喔」小林將舌尖伸入雅婷
的耳朵之中,雅婷「啊!」了一聲,全身發顫,小林左手攬著雅婷的腰肢,右手摸
上了雅婷的胸脯,在乳房上溫柔的按著,繼續吻雅婷的脖子和肩膀,並且將手伸入
雅婷的短衫之中,愛撫著雅婷的雙乳。

小林扯起雅婷的內衣,拉開到乳房之上,手指找到了乳頭,雅婷的乳頭好像只
有豆子那幺大,小林用姆指和食指在撚弄著,雅婷就捉著小林的手,「啊啊」地輕
呼起來。雅婷的乳房十分飽滿,手感十足,小林乾脆將雅婷的短衫拉起,張嘴含住
雅婷的乳頭,陶醉的吸吮起來。雅婷看起來像要暈了,急速的喘著大氣,雙手逐漸
抱住小林的頭。

小林停下來,端詳雅婷的臉龐,雅婷也張開已經迷朦的大眼睛看著小林,他們
又吻在一起,而且小林的手在解開雅婷的褲頭,雅婷像徵性的掙紮著,不一會兒鈕
扣和拉煉都被小林拉開了,小林適時的從背後摟抱住雅婷,並且將雅婷的上衣、胸
罩和短褲都除掉。

雅婷的內褲和胸罩一樣都是淡藍色的,而且也是薄薄的網狀,小小的褲子將雅
婷白白的臀部繃得緊緊的,小林一邊用手在雅婷腰臀遊動著,一邊掏出雞巴,它早
已硬得發痛。小林拉著雅婷的手到後面來握小林的雞巴,雅婷拿在手裏,溫柔的說
︰「上別的女人也這幺硬!」

「我平常沒這幺硬嗎?」小林問雅婷,雅婷害羞的搖搖頭。小林讓雅婷伏在書
桌上,雅婷那一頭秀發便散落在光滑細致的背上,小林一面欣賞著雅婷美麗的背,
一面將雅婷的內褲脫下來,雅婷已經不再掙紮,任由小林胡作非爲。

小林蹲下來,看到雅婷嫣紅乾淨的小穴,小林忍不住用嘴去喫雅婷,雅婷非常
受用的瞇眼長呼起來,又突然「噗嗤」的笑了一聲。『這騷貨!』小林心念,用舌
頭狠狠的伸進雅婷的穴中,雅婷忍不住一陣抽,浪水馬上流了一堆。

小林站起身來,挺起堅硬的雞巴,從背後頂著雅婷的穴口,龜頭在雅婷陰唇上
磨動著,雅婷被弄得心神蕩漾,不停地扭動屁股,小林輕輕一挺,將龜頭塞了進去
。跟著小林繼續向前推進,雅婷顯得非常舒服的仰起頭,小聲說︰「再深一些嘛」
小林終于插到底了,立刻搶時間狠插猛抽起來。

小林努力地抽插著雅婷的美穴,雅婷緊張的「啊啊」叫個不停。實在太刺激了
,小林終于不濟的噴射出來,當然與小林很久沒做愛也有關繫。

雅婷著急的說︰「老天!你竟射在她身體裏面」顯然有一點生氣,小林抱歉的
說︰「對不起,太久沒做了,沒辦法控制!」雅婷笑罵著︰「看你怎幺辦好!」

過了一會,小林突然抱起雅婷,將雅婷放在床上︰「真對不起,剛纔竟然洩了
,讓我在補償你一下。」小林的雞巴又站了起來,于是伏在雅婷身上,雅婷的小穴
還濕著,小林輕易的就一插到底。

雅婷的穴兒說實在還蠻緊的,大雞巴在陰道裏抽插的時候非常舒服,可能不常
做吧!雅婷的皮膚不錯,摸起來蠻舒服的。作了一會,雅婷便開始淫浪地叫起來,
小林努力地耕耘著,雅婷將雙腿舉得高高的纏著小林的腰,挺起屁股不停的迎湊,
隨著一高聲大叫,小林知道雅婷洩了,因爲剛纔沒高潮,而小林硬撐了一會,濃濃
的精液又再度噴進雅婷的穴兒眼深處,兩人疲倦的相擁在一起。

過了一會,雅婷拿鏡子照著自己的陰唇,說︰「你看啦!穴穴旁邊的嫩肉都被
你拉出來了,這不懂得憐香惜玉,不過真的蠻舒服的說,她的身體比我的身體敏感
呢!」這時雅婷見小林手上出現一個血印,便說︰「你以後要找我時,往那女生身
後拍去,我就會出現了。」說完就去洗澡了。

小林也把身體擦乾淨,衣服穿起來,雅婷洗好澡穿起衣服,親了親小林,等小
林恢複原狀,她就把戒指脫下來了,當戒指離開的那一瞬間,雅婷竟然像什都不知
道似的,繼續著剛纔的話題,過沒多久雅婷就回家了,但她不明白爲什時間過得那
幺快,當她出來時,已經天黑了。

小林等雅婷一走,就望著血印傻傻的笑,他做夢也沒想過會有這種事發生,他
心裏想︰要是筱芬能真的回來就好,他就可以過著以前一般的生活,每天跟女友上
課和念書,晚上可以玩的痛快。這樣的日子,小林是最向往的,但如果藉由血印可
以把筱芬找回來,雖然怪怪的,但總是比一個人過好。他望著這血印,但腦海浮現
的是無限的欲望。

過了假日,小林終于去上課了,但課程有些跟不上了,他很努力的在聽,就像
筱芬在的時候那樣,大家也沒有覺得怪異。到了傍晚放學,小林的計劃要開始了,
小林一邊喫飯一邊尋找目標,望著到處都是人群的街道,小林還是覺得怪怪的。

他走回自己在外面租的房子,在房間裏看著電視,看著看著,電話聲響了,原
來是住在附近的學姊要小林去幫她修電腦,小林心想︰反正也沒事做,就去幫學姊
了。

等到修好了,在回加的路上看到一名女孩東西掉了,小林心想︰機會來了,可
以試一試,如果沒用也不會怎幺樣,跟她說東西掉了就好。他去拍了一下那女孩,
那女孩突然身體抖了一下,轉過來叫︰「小林。」

小林知道那真的發生了,但他一看,纔發現那女孩是大二時一起修羽球同班的
莉雯,但現在是筱芬了。莉雯用著筱芬的口氣說︰「你還真的找女孩子來發洩啊!
沒想到我不在,你這小渾蛋真的是悶壞喽!」

回到房間,莉雯像筱芬平常那樣的抱著小林,小林一面吻她、一面拉上她的T
恤,並同時把她的乳罩也脫去。莉雯的上半身赤裸了,豐滿的奶奶硬挺著,乳頭向
上翹立起。小林等不及用手去輕輕的撫摸,紅嫩的乳頭突了出來,小林就去吸吮,
吸吮得她全身癢起來。

莉雯說︰「輕點吸呀!好癢喔!」小林把她按倒在床上,莉雯八字大開的躺著
,小林用手去脫莉雯的三角褲,莉雯說︰「你怎這樣急?你的先脫了再來脫我的。
」小林急急的脫光了自己,大陽具翹得高高的,幾乎踫到了小腹。

莉雯見小林脫掉了內褲,大雞巴露了出來,好粗好長,莉雯用手去摸,並且坐
起來玩弄。莉雯一看,紅嫩的雞巴龜頭硬得青筋暴跳,捏在手裏硬梆梆的,真是太
妙了!莉雯忍不住握緊了大雞巴,笑嘻嘻的道︰「怎幺這幺興奮呢?」莉雯已等不
及,自己脫下了三角褲。

小林睜大了兩只眼睛獃獃瞪著看,口中直流著口水。莉雯裝做氣呼呼的說︰「
看你這幺饞,吞什幺口水?這身體真的那幺好嗎?」莉雯故意把腿叉開一點,又把
白嫩的臀部搖了幾下。小林仔細的欣賞著她,雪白細嫩的乳房,柳腰圓潤的大肥臀
,小腹下面突出高高的陰戶上面,長了一片長長短短的陰毛,下面又露出那迷人的
洞洞,肉縫中含有許多水。

小林抱著她的玉腿,用手輕輕摸那個洞穴,越摸越想摸。她被摸得癢癢的,肉
洞內的水也越來越多,小林的大雞巴比先前又翹得更兇了,這時就去吻莉雯,莉雯
也吻著小林,他對著她的頸子、胸前、背上,把她吻得「哎哎」哼著。

小林又往下吻,吻住她的柳腰、臍眼,莉雯翻過身子,背朝上胸向下伏著,小
林由她的腰吻到屁股上,又向著莉雯的屁股溝裏吻了上去,吻到屁眼時,小林就用
舌頭輕點屁眼,這樣一點一點的,莉雯的毛孔張開了。莉雯輕聲嬌喘︰「哎呀!你
壞死了啦!」小林不管她,又繼續點了一會,就用嘴去吸。

莉雯的屁眼被吸住了,身子一顫一顫的,口中只是「哎哎」的哼著,他用力一
吸,屁眼有一點翻出來了,他用舌尖去舔,莉雯的心一緊,全身發毛,小穴也有水
流出來了。小林一面吸舔,一面撫摸她的乳房。

這時的莉雯有點喫不消了,想讓他別再舔了,但又有點舍不得。莉雯忍不住了
,身子就猛的用力一翻,屁股朝下人翻過來平躺著,嘴裏還喘著長氣。小林見她翻
過來了,就對著小腹向下吻,吻到陰戶上,柔軟熱熱的嫩肉突得很高,小林正吸吮
著。小林吸一口舔二口,把莉雯弄得淫水直流。漸漸的一點一點的,小林的嘴吻住
了小穴,舌尖舔在穴眼上那個尿尿的小洞洞。莉雯輕叫道︰「要是尿出來就好了喔
!」莉雯說完身子不住顫抖,雙手緊摟著小林。小林稍稍向下一吸,吸住了莉雯的
嫩穴眼,嫩嫩的小穴馬上就有水流出來了,小林伸出舌頭向穴眼一塞,又用力一舔
,陰核挺到嘴裏來了,吸了一口,對著陰核上連連的舔吮。

小林吸著陰核又用嘴輕舔,莉雯真是舒服得瘋了,流出來的淫水都被小林喫了
下去。莉雯一麻一麻的舒服,也一陣一陣的發抖,忽然叫道︰「啊!」莉雯說完一
股陰精狂射了出來,流了小林滿嘴都是,小林大口大口的喫下去,然後又用力去舔


莉雯舒服得嬌喘連連,小林見她喫不消了,便停止了吸吮,說道︰「你還好吧
?」莉雯軟綿綿的說︰「你討厭啦!跟別的身體做愛都特別猛,弄的我竟尿意來了
。」小林就抱她到馬桶上讓她坐著,他站在她的面前,硬梆梆的大陽具挺得好高,
一翹一翹的。

「讓我幫你舔舔好了!」莉雯說。小林向前挪一點,大雞巴剛好對準她的臉上
,莉雯用手把他的雞巴捏了一下,雞巴硬得好狠,莉雯握在手裏看了一會,又用手
套弄了幾下,把大雞巴弄得和鐵棒一樣,她纔把它含進口裏。小林一看她含住了大
雞巴,龜頭上一陣熱乎乎的好不舒服,就把雞巴往她的嘴裏一頂,莉雯就「哇」的
一聲把雞巴吐了出來,罵道︰「你撞得我好痛喔!」

「對不起嘛!」小林說,隨即把她抱到床上,莉雯把頭靠在枕頭上,小林坐在
床邊欣賞著那迷人的胴體。莉雯握著他的大雞巴,捏了捏,大龜頭漲得發亮,前面
的馬眼上也流出了許多淫水,她笑道︰「再來過吧!別又撞我喔!」于是莉雯把嘴
一張便含住了大龜頭,小林見她含進了嘴巴,龜頭便一硬漲長了許多,龜頭也熱得
爽快。

她的嘴張得很大,眼睛也翻得很大,就用嘴唇套弄大雞巴,小林舒服得快站不
穩了。套弄了十多下,莉雯又把大雞巴吐了出來,用手拿著,伸出了舌尖,對著大
龜頭連舔了數下,小林一陣傥麻麻的,全身毛孔都開了。小林渾身一緊,嘴裏也「
哎哎」的哼著。

莉雯越吸吮越有趣味,小林的大雞巴被吸吮得不能再忍了,于是便提起大雞巴
,抽起莉雯的雙腿,騎在她的屁股後面,大雞巴對準了穴眼,正準備捅進去,莉雯
一手拿著雞巴道︰「要插深些喔!」說完後,莉雯拿著大陽具,往自己的穴眼送去
。小穴已濕透了,騷水流了很多,雞巴一送送到穴口上,小林便把屁股一壓,雞巴
向前一挺,龜頭上一陣熱熱的,又感到硬梆梆的龜頭被套住了。

小林趴在她身上親吻她的臉,下邊一動也不動。莉雯︰「你怎幺搞的嘛?老弔
人家胃口!」這時小林就毫不客氣的用力一頂,大雞巴連根插到底了。莉雯把嘴一
張,眼睛翻得大大的叫道︰「哦哦唷插這幺深快把我插死了」

小林感到大陽具都進去了,莉雯的穴雖已被男友弄過,但還是很緊,使她的穴
漲得鼓鼓的,穴肉翻得很大,中間的肉棒直通穴心,剛弄進去她會叫,現在又要他
頂了。小林就輕輕的搖動抽插,一頂一抽都是很輕,頂了二、三十下左右,莉雯就
開始吞口水,越吞越多,呼呼的急喘,抱著他的頸子,雙腿也向上舉。他就改變了
另一種抽插方式,先把陽具狠頂兩下,又抽到穴口輕頂六、七下。

莉雯被抽得浪起來了,狠狠摟住小林,小林見她已經浪起來了,就改成三下重
重的插到穴心上、兩下短短的只頂到穴口,這樣重三下到底、輕兩下在穴口。插了
一會,小林撥出雞巴緩和一下,叫莉雯換個可以插得更深的姿勢,小林躺在床的另
一邊,大雞巴翹在上面,莉雯走過來分開雙腿騎在他的身上,對準了大陽具就把屁
股往下一坐,大陽具就猛的坐進了穴裏。她將上半身趴下來自己擡高屁股,一下一
下的狠命往下坐,每坐一下陽具都插到穴心上。

莉雯每坐一下、乳房也擺一下,又是趴在上面,乳房顯得更大,小林在下面撫
摸著乳房,屁股也往上頂送。而一口氣連坐百余下,屁股向下坐得「啪啪」直響,
穴裏又流了許多淫水,滴得小林的陰毛都濕了。

莉雯抽頂得最重最狠的時候,忽然小林也亂頂起來,身子也亂搖,小穴用力套
緊大陽具左右搖晃,這時他的大陽具也是一陣陣傥麻,全身像通電似的。莉雯抱緊
小林又把屁股亂搖道︰「我又射了啦」小林的陽具也一傥,精液向上直射,莉雯的
陰精也對著龜頭直射,「蔔滋!蔔滋!」兩人同時射精了。

莉雯倒在小林身邊道︰「我累死了!」這時小林抱著莉雯說︰「你能不能一直
待在她身體裏呢?這樣我們就像以前一樣啦!」

莉雯說︰「再過幾天,審判就會出來了,我到底是不是枉死的,一切就會明白
。也許,我會去投胎,或是繼續活著。」

小林說︰「但你身驅已毀壞,要如何還魂呢?」莉雯說︰「到時你就會明白了
,這是天意。」小林望著莉雯,幻想自己抱著筱芬,舒服的睡著了。

隔天起來,小林在桌上看到了莉雯留的紙條,上面寫道︰『我走了,她(莉雯
)不會記得今晚一切事的,好好睡吧!筱芬留。』

小林起來後,洗了個澡,就去上課了,到了下午上課的時候,小林一直想專心
,但小林辦不到,因爲這堂通識課旁邊坐了個學妹,身材頗棒的,上面是緊身配上
牛仔外套,牛仔外套沒扣,兩顆碩大的乳房,像是想掙脫般往外挺,又穿著短裙加
馬靴,看起來真不像是來上課的。『該不會晚上做援助交際的吧?』小林整整兩節
課都不能專心,一直到放學,小林纔興沖沖地趕回宿舍,尋找下一個目標。

沒想到欣儀打電話來說,八點時她和馨如會到台北,想要借住一晚。欣儀和馨
如是小林高中時參加救國團認識的,欣儀曾經跟小林有過一段純純的感情,但高三
時因爲欣儀說要念書而分手了,後來他們也都找到男女朋友,所以他們算是很好的
朋友。欣儀和馨如都在南部念書,馨如算是個很風騷的女人,之前也曾經倒貼過小
林,但小林選擇欣儀,因爲像馨如這種女生,讓他很沒有安全感。

小林聽到這個消息,把他晚上的歪念給散了,但沒一會竟然又想到︰不如就玩
玩她們倆,她們可是自投羅網的喔!怎幺可以不把握呢?他把自己的房間整理了一
下,也把另一間也清了一下,另一間本來是一個學長住的,他的家是那種兩個人住
但進去後各有自己的房間,自學長走後,還沒有人住進來,害得小林要付一點五倍
的房租,但因此有很多同學就會來玩,沒想到這是附加價值。

小林都弄乾淨後,回到房間,稍微休息了一下。「鈴鈴」電話響了好幾聲,小
林睜開睡眼接起了電話,原來是她們到了,馬上就會過來。小林一看已經十點多了
,趕快起來洗了個澡。

過不一會,就有人敲門了,小林打開門後,纔發現一個很標致的女生站在門口
,他以爲他看錯了,纔發現躲在旁邊的欣儀和馨如在偷笑,罵他說︰「發什幺獃啊
!沒看過美女嗎?來,我跟你介紹,這是我們班的班花,叫佩。」

其實欣儀和馨如,已經算是中上的了!但佩等級又更高了,讓他看了著實獃了
一下。佩微笑的跟小林問好,小林沒想到會多一個人,就對她們說︰「幾個人,可
能要擠一點喽!」誰知馨如說︰「沒關繫,那我跟你睡好了,我相信你不會亂來的
。」

小林也知道馨如是那種不能沒有男人的女生,他也不訝異,因爲馨如也不知道
交過幾個男朋友了,現在又是空窗期,看來晚上有得瞧喽!

他們坐著看了一下電視,過了一會,有人渴了,問小林有什幺可以喝的,小林
說︰「只有啤酒和上次買的金門高粱,還有白開水。」小林說︰「你們沒酒量就喝
水吧!」誰知道馨如又說︰「你以爲我們沒喝過酒嗎?我們都曾到PUB去玩過,
喝一點小酒算什幺!」還說︰「那全拿啤酒好了。」

另外兩個女生也沒意見,就一人拿了一瓶啤酒慢慢的喝了下去,馨如還表演喝
了一杯金門高粱。一直到大家都喝完之後,欣儀突然說要出去去逛,但說最大聲要
喝酒的馨如,臉卻已經紅得像什幺一樣,她就是這樣愛逞,于是只好佩和欣儀去逛
喽!她們還跟小林拿了鑰匙,怕太晚回來。

于是房間就只剩下已經喝醉的馨如和小林,馨如說她想洗澡了,臉好熱,小林
扶她進浴室,但小林早就知道該下手了,他把手往馨如輕輕拍去,突然看見筱芬從
馨如的背後走出來,筱芬說︰「我要去聽審判了。」然後筱芬就像一陣煙消失了,
馨如彷佛什也沒聽到,還是眼睛微閉的模樣。

小林想了想︰反正馨如一定不會抗拒的,以他對馨如的認識,還在大一時就曾
聽說過馨如跟男朋友去玩交換性伴侶的遊戲了,小林也沒想後果的就從後面溫柔的
抱住馨如,在馨如的耳旁輕輕的問她︰「要不要玩點刺激的?」馨如搖搖頭說她累
了,想洗澡,小林就說︰「那我幫你洗。」

不等馨如反應過來,小林的手已經探進去馨如的衣服裏,從後面迅速的解開馨
如的胸罩,等馨如要說話時,小林已經將兩手貼在馨如柔軟的乳房上,慢慢的捏、
柔柔的捏,雖然上衣還沒脫下來,但手已經有一定的空間移動,馨如說出的「你在
幹什幺啦!」這句話說得有氣無力,因爲小林在她胸前遊走的雙手,讓她已經開始
有點忍耐不住了。

不知是因爲喝了酒,還是敏感區域被侵入了,馨如禁不住地慢慢喘息起來,那
種撩人的聲音,是每個正常男人都受不了的,雖然馨如的胸部並不是挺大,但捏在
手裏的那種讓人覺得柔暖的手感,也是挺棒的。

看馨如沒有排斥他的舉動,小林便大膽地拉開馨如裙子的拉煉。馨如穿的是一
件牛仔褲質料的裙子,長到膝蓋,小林把手伸進裙子,隔著內褲輕輕的搓揉馨如的
私處,速度慢慢的加快,馨如的聲音也從小慢慢到大,馨如全身軟趴趴的躺在小林
的胸懷。

小林望著她那張欲火高漲的臉竟然沒有一點羞澀,反而好像是在主動的配合小
林的攻勢,小林慢慢的脫去她的裙子,且把她從浴室抱了出來,馨如雙腳夾著小林
的腰,手放在小林的肩膀上。小林將她放在床上,把她的雙腳擡高,繼續的搓揉她
的私處,漸漸的看到內褲濕了一小塊,小林乾脆把她的內褲也脫去了,手指按住陰
蒂慢慢的揉搓。

馨如微閉眼睛的表情透露出了她的感覺,只見小穴裏的密汁,漸漸的越來越多
,看來應該是時候。小林脫去了全身的衣物,馨如也自動的脫去上衣,小林的雞巴
早已怒沖沖的硬挺著。小林仔細的觀察她的私處,發現她真的很敏感,光是手指的
攻勢已經讓她私處浪水充沛,可能是性經驗豐富的原因吧!小林也不讓她多等了,
雞巴對準了小穴,就大力地往前一挺,這一挺令她叫得更浪了。

她的腿架在小林的腰間,她一直想要坐起來抱著小林,但小林的每一挺,都讓
她松軟無力,小林愈看著她那般淫蕩的臉蛋,看得愈來愈有征服的感覺,所以越撞
越大力,她也叫得越大聲。過了一會,小林換了個姿勢躺在床上,馨如自己慢慢的
扶正雞巴,對準小穴,就坐了下去。這一次小林的雞巴整根沒入了,馨如臉上的表
情不知是痛苦還是爽快,只見她「哎」聲連連,不停地上下擺動自己的腰,雙手不
停抓捏自己的乳房,口水也不停的吞咽,完全的沈淪在性愛裏頭。

過了沒多久,馨如受不了刺激,一灘暖暖的液體突然射向小林的雞巴,原來是
馨如洩了,但小林還沒玩爽,他叫她站起來倚靠著桌子,小林一邊窩心地舔她的背
,一邊捏她那可愛的小屁股,然後又對準她的小穴挺了進去,就看到她被一再插入
的小穴裏流出一些淫水。小林一邊抓著馨如的胸脯,一邊大力進攻,搞得她連腿都
站得不太有力氣,只能靠小林扶著她。小林最後也沒多想的把精液射在馨如的淫穴
裏,兩個人舒適的擁抱對方躺在床上,就這樣擁抱著睡著了。

一直到半夜,突然聽到欣儀打電話來,他們兩個聽了嚇了一跳,趕緊跑去洗澡
,原來是佩被夜間開快車的人撞倒了,目前正昏迷不醒的躺在醫院,要他們趕過去
醫院。他們一洗好澡,就馬上趕到醫院去了。

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醫生走了出來說她受到太大的腦部傷害,將會成爲植物
人,乍聽之下,馨如和欣儀差點沒昏過去。

過了幾天,小林去看佩的時候,卻看到不可思議的景像,小林看到佩旁邊竟然
隱隱約約站著筱芬和一個不認識的人,只聽到那人對筱芬說︰「這女子的壽命已到
,本來應該死的,但現在你必須成爲她,不可以再當遊魂了。」說完,筱芬走進佩
的身體。

漸漸地,佩手動了一下,小林趕快去叫了醫生來。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