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無法從卵中逃脫而出(01-03)

我們無法從卵中逃脫而出(01-03)


(1)

馬車的木輪在泥巴地上沿著道路滾動,卻無法掩蓋住我心中的煩躁;不,甚
至因爲看見了我的路程受到天氣延誤,而更加的使人焦慮。如果我早知道事情會
變成這樣的話,說甚麽我也不應該答應王都那邊的要求,放下露亞一個人,自己
先回去的…

想起露亞上次和我用通訊水晶聯絡時,提到『那男人』時的害羞樣子,真是
讓人咬著牙而幾乎無法吞下去;雖然很久以前我就佔有過了露亞的身軀、也得了
她的貞操,可是我也知道…她從來都沒有把我當作丈夫、或甚至是戀人來看待。
考慮到我們之間的關系,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而我本來也打算就這樣暧昧下去;
結果…在我們的生活中,出現了『那男人』。

那個男人,聽說是從…嗯…天上掉下來的…嗯、嗯嗯;事實是怎樣我也不知
道,反正露亞她很好騙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不然我也不會早早在她孩童時期就
得了她貞操。可是也是因爲這樣的個性,除了我以外的別人,要騙天然呆的她也
十分容易。從很久以前開始,家裏的人都早就有了個共識-露亞雖然真誠、努力、
有能,而且美麗,但繼承家業的人絕對該會是我,而不是露亞這女孩-如果給露
亞繼承家業的話,大概三天內就會讓家産給人騙光了。

在孩童時期,我曾抱著完全是色情的心情,趁大人都不在家的時候,哄騙露
亞整天裸露著身體來供我玩耍…而她直到今天,我們長大了以後,也還沒覺得那
樣的孩童遊戲有甚麽不對。她的貞操,也是我藉由『醫生遊戲』的藉口來奪走的
…會被親人用這種理由騙走身體的女孩,自然很難說是對性愛之事有所防備。說
實在,直到『那男人』出現爲止,我都還一直很慶幸,呆呆的露亞、從不覺得我
玩弄、抽插、享受她的身體有甚麽問題。只是現在,突然出現了那個她在對話中
不斷提到的『那男人』後,我突然發現,自己最愛的女人是個天然呆,其實是個
很…具有著許多讓人感到挫折的、並且充滿了無限挑戰性的…艱難…命運。

甩甩頭,我試圖把雜念從我腦中揮走,並且把思緒放回趕車的雜務上。從這
邊要回到家,理論上本來應該兩天不到,但因爲上周暴雨的關系而使道路充滿濕
泥,馬車寸步難行;只有在這種時候,我才會後悔說,爲什麽我沒有把馬術學好
…不然這種時候,自己先騎著有著四條腿的馬,回家好好照顧露亞,也比和四輪
的馬車一起,困在這種泥地裏好。

我和露亞住在一起;這也是當然的,因爲露亞是我的親生姊姊。我很想把她
當作是自己的妻子,不過露亞顯然連『妻子』的『妻』都不曾想過;和她之間的
亂倫,從我們都還是孩童的時期就開始了…是我,爲了滿足自己的肉欲,對親生
姊姊的露亞發起的。但是我想,露亞從來不覺得那是亂倫吧…只覺得那是家人之
間的親暱遊戲。而我本來一直覺得,保持這樣的關系也無所謂的…直到…啊,是
的…『那男人』突然出現,打亂我與露亞的生活爲止。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露亞在我面前,露出戀愛中的少女般的神情…對『那男
人』給的一切形容,都是正面的、大讚有加的褒詞。她那雪白的臉孔,也塗上了
層充滿躍動和血色的嫣紅;喜悅,對女孩子而言,是最美的化妝品…只是…那樣
的笑容,爲什麽不是對我!

露亞的身體,還有露亞的眼神…!清純的、無知的,淫蕩的;什麽也不知道,
但卻在我的手指下發出愉快聲音的女孩,我的愛人的親生姐姐…邊揮舞著馬鞭,
我有一瞬間幻想起在自己鞭下痛叫著的,是我那位天真的愛人。她那美麗的身體,
健康而清楚的線條,碧綠的眼睛以及淡白色的肌膚…還有我在和她的各種遊戲中,
曾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啊,啊啊!…雖然大概只是我的想像…但是在上次的通
話中,我似乎是、曾經看到過!那個私密的,想在我眼前掩飾、卻因爲無知而不
知該如何隱藏的,害羞的潮紅!

我知道,露亞從來沒有把我當過戀人看…我是她的家人、最重要的血親、從
最幼小的時候就在一起的最好伴侶…但是,也僅僅而已。我曾經以爲,曾佔有過
了她的身體、也是她在這個世上最親密的夥伴的我,就這樣等于有了她的一切…
沒錯;就算不可能和她舉行婚禮,就算我不可能讓她成爲我的妻子、也不可能讓
她把我當作是自己的男人…只要這樣,我本來應該就…只要擁有她的一切,那我
就能爲了那亂倫的血親禁忌,在無辜的大衆前掩蓋一切-

…但是,還不夠!在我們之間…出現了那個男人!

說自己是什麽…從天上掉下來的,傳說中的勇者!

這樣的愚蠢謊言,只有我那天真無知的露亞,才會相信!

…而現在,在她身邊,出現了除我以外的,第二位大騙子。

…請留在我身邊吧…不要離開我……拜託。

…拜託。

我邊在雨中,揮舞鞭子打著馬匹,邊如此咬牙想著。

不過天不從人願,車走得很慢;在我身邊附近跟著的女仆,很好心的建議了
我該停止了,不要傷了馬匹…畢竟在這樣的天氣下,再怎麽努力也只有這種程度。
…可惡,這種事情,我啊當然知道!…只是,只是…!

…過了一段時間,發洩過了怒氣以後,我終于松手,放下了馬鞭。

對我周圍的人而言,現在的我看起來像是怎樣呢?歸心似箭?大概是吧,畢
竟我是如此的不斷努力催著所有人要快點回家。可是,我如此想快點回家的理由,
又會被解讀成什麽?

…哈,哈哈。

想到了這一層面以後,我突然失去了想要繼續趕車的動機;倒不是我不在乎
露亞了,而是一想到我現在的著急,在別人眼中會被解讀成什麽模樣,就覺得全
身無力。

想想,其實應該不是很難理解吧;在別人的眼中,在無法理解我與露亞的情
事的那些女仆眼裏,我啊…果然是被看成是爲了,因爲在意那位『傳說中的勇者』,
所以才這樣吧。

我周圍的這些人,是不會認爲我和露亞間有甚麽關系的;但是對于那位『傳
說中的勇者』,我周圍這些仆人肯定都很有興趣,所以我大概也會被認爲是對
『勇者』有興趣吧…

確實、確實;在我們家鄉,屬于我們家族的那個領地上面,最近幾個月來是
不斷的出現了許多莫名其妙的怪物。憑著刀、劍、弓矢和魔法,我們勉強有取得
一些成就,但失去的卻毫無疑問的更多。說起來這次我被迫離家而前往王都,也
是因爲家族領地上出現來路不明的怪物,才不得不用次期當主的身分,前往進行
報告的。說實在,報告本身很順利-王都那邊也發給了我們許多的物資-但卻因
爲需要搬運這些物資,而又使得我的歸途延遲了。

是否能丟下這些物資,然後自己先行回家呢…倒回馬車的座位上,我如此想
著;畢竟家裏來了一位『傳說中的勇者』,作爲想先快點回家的理由肯定是足夠
吧。但是、我畢竟是被期望作爲次期領主的貴族繼承人,這樣丟下跟隨著自己的
仆人,而只有自己先走,還是…

…不。我在想什麽呢。

把頭往後仰,看往烏雲密布的天空;遠方打起了雷聲,在地上照出我的光影。

那只是我的影子,而不是我。

我不是我,我只是我的影子;是個戴上了假面具,然後奸淫著自己姊姊的惡
人。

我是虛僞的影子…是個藉著不斷編織出謊言來,矇騙著姊姊,也矇騙著世人
的大謊言家;這是我很小、很小的時候,第一次意識到露亞這個這麽美麗的女孩,
居然是我注定要在一起的血親以後,就決定好了的…是的;我,在心中決定好了
的願望,只有一個。

我想得到露亞;所以,我的一切,應該也都要是,爲了露亞。

之所以成爲優良的領主候補人,也只不過是爲了確保露亞這個,和我屬于同
家族的、至近血親的安泰罷了;那如果露亞受到了危機的話,繼續當優等生又有
何意義呢?

所以我說-

在我身邊的,諸位仆人聽好-

-你們的主人,我,要丟下你們,自己先行回家了。

在我如此宣布以後,沒人反對…是啊;這些仆人,只要不是瞎子,大概都看
得出來吧…?我在這一路上,特別是在從露亞那邊知道了『傳說中的勇者』的事
情以後,是多麽的急著趕路…加上我平常在領導她們時建立起的權威…其實要濫
用權力,也不是那麽難的事嘛。

于是我能夠率先脫離大隊;由一個比較懂得騎馬的仆人帶著我,先從車隊中
調出一匹馬,載著我先行。本來作爲領主候補,丟下自己的屬下是不應該的-不
過因爲勇者的傳聞,所有人都覺得我想先走是很正當的事…啧…想走是想走…不
過其實是爲了露亞就是…

不過就算我如此的脫隊先行,在這樣的路上,還是不可能今天之前到家的;
沒辦法,只好和我那位忠心的騎手一起,在趕路了一個下午以後,先找地方投宿。

如果是在這邊投宿的話,照這裏離家的距離,明天這時候我應該已經回到家
了吧…在走入旅館裏面的時候,我是這樣的想著的。檢查了一下旅館的服務,果
然有設置通訊水晶…這東西沒辦法隨身攜帶,真可惜;不過、但是,只要投宿的
地方有提供,那我就心滿意足了。

在洗過澡以後,我換下濕衣服,然後拿出錢幣,找到了通訊水晶的投幣口;
作爲貴族家的繼承人,這點財産還是有的。邊想著露亞的事情,我邊輸入露亞房
間裏的方位。只要能夠啓動我面前這個水晶,就能和露亞連絡上…而我心中的擔
憂,也許就能得到緩解…吧?

結果,當我輸入完以後…

…出現在我面前的魔法投影,顯現出的事實、幾乎讓我叫喊出聲。

透過水晶的投影,我看見露亞,和一個不知名的男人,一起在露亞的房裏;
我家的水晶,因爲我自己的心思,直接設了在露亞的房間裏,所以只要一連上就
必定是直接通到露亞的臥房裏面。然後在這樣的影像裏,我看見一個、不認識的
陌生男人,正坐在露亞的床上,和露亞是肩對肩的側靠在一起,還把她給用一只
手臂、給輕輕抱在自己身旁,臉頰也互相靠得很近,嘴在不斷的移動著,不知道
在說些什麽。

可惡!

我憤怒的往水晶-幾乎是要往水晶了,不過在最後一秒改變方向,往設置水
晶的桌上大力敲下去-發洩著怒意。那個、那個…!放開你的髒手啊,該死的自
稱『勇者』!…在那邊的,那個是我的女人、我的姊姊,我的露亞!不是你這種
人可以摸到的!

在我身旁的女仆-她騎著馬載我先行過來-對我說了些東西;大概是勸我該
怎樣怎樣的說話吧,不過我當然一點也沒聽進去。那個男人的臉孔,和露亞實在
靠得很近;因爲兩個人是背對背的靠著我的,我看不見他們的表情,卻知道露亞
耳朵後面開始紅了起來。可惡、可惡!那是露亞她,在害羞時候的象徵…在這個、
在那個陌生男人前面,臉紅個什麽啊!

…我朝著影像,忘我的大喊,但是聲音當然沒有傳過去。通訊水晶這東西,
做爲遠距離的魔法通訊道具,最大的缺點就是無法傳遞聲音。我手邊當然有旅館
準備的紙與碳筆,專門是給能出錢租用通訊水晶的人使用…但是…但是…

…我的手握住了碳筆,但那握緊成拳的手卻在發抖。

通訊水晶的最大缺點-沒有聲音;只要露亞或那男人,或是任何使用通訊水
晶的通話對象不主動轉過頭來,看往水晶的方向的話,就不會有人注意到水晶正
被使用著。隱私權…雖然說也不是沒有人考慮過這東西,但呆呆的露亞並不在乎,
所以就在我的私心下把水晶設到了她的房間裏。結果,現在給我看見的,卻是…
被陌生男人摟在懷裏的,我最愛的女人。

碳很軟;碳筆碎裂開來,把我的手心染黑。

…男人對露亞不知道說了些甚麽,然後、把自己另外一只手,伸進露亞的衣
服下面。從這水晶的影像看過去,男人的手是直接從露亞的腰間探入,然後一直
往上摸。這樣的摸法,雖然我因爲看不見正面,實在不知道那男人的手可以碰到
什麽程度,但就我自己的經驗…露亞那對白嫩柔軟的豐胸,只要男人想要,大概
就都、已經陷入了魔爪之下吧。

靠在露亞身邊,男人邊搖晃著身體,邊不停的在露亞耳邊說著話、還不斷著
在戳揉著她;我聽不見男人的話語,但卻只看見露亞她那越來越紅的耳根。也許
是我的錯覺,但是我好像也在露亞的後頸上,看見了一顆顆正慢慢滲出的汗珠?

露亞,不懂得拒絕別人;這種個性,我已經利用過她好幾次了,但親自看見
別人也利用了這種機會,還是讓我心如刀割。我手中本來握著的那個碳筆,這時
候已經被我捏成粉碎了,但我所想起的卻是露亞乳房摸起來時的觸感。柔軟是相
同的,但卻沒有這麽易碎,而是堅定的就在那裏、恆久不變般的美麗…嗯…唔…
是啊…如果,不是正在別人手中被捏著的話…

露亞的乳房是美麗的,但現實中的我卻只能握著粉碎的碳筆粉末;男人和露
亞之間,靠的非常相近,而且身體還一起不斷的晃動。我只能看見兩人的背影,
但有甚麽理由會讓那個男人收手,不會趁這個機會,繼續大摸特摸我的愛人的身
體呢?這兩人,如果轉過身來,看見我在通訊水晶裏的顯像的話,我就…啊、啊,
不…我真的想,看見露亞現在的神情嗎?

在我身後的女仆,好奇的問了我一聲「怎麽了?」這樣的話語;女仆她,也
是能看見露亞和那男人的影像的吧…不過我知道,這女仆和露亞一樣,也不懂男
女之間的性事;我曾多次就在這女仆面前和露亞親吻,但這女仆都也沒有裏解,
只是一直覺得那是家人該有的交流而已。和露亞一樣,一直以來我都很慶幸她們
的天然呆,只是在這種時候…在這種時候…突然出現了個天上掉下來的男人的時
候,特別讓我感到,這些女孩的無知…

這時候,男人進行了下一步動作…他突然用力,就把露亞給推倒了在床上,
然後跨著腳,就騎了在露亞身上。這兩人是側著躺下的,所以我現在當然都能看
見兩人的側臉。露亞她,就和我想的沒有差多少,是滿臉潮紅著的、帶著無知與
期待、天真與漾蕩著的,看著跨坐在自己身體上方的男人的;而男人…當然,除
了帶著得逞的笑容以外,還會是什麽表情呢?

男人那只探進露亞衣內的手,確實是正摸在露亞的豐胸上;在把露亞推倒以
後,男人便再也不需要在衣內亂摸,而是大大方方的就把露亞的上衣掀起,玩賞
起了她的身驅;男人的手,現在不需要一手抱著一手亂摸,而是可以兩只都放在
露亞的胸部上,開始享用了。我無法聽見他們的聲音,但是露亞臉上那漸漸放蕩
的表情、雙方不斷滴出的汗珠,還有男人那越來越快、露亞卻完全沒有抵抗的動
作,都讓我越來越擔心…

…結果這時候,視訊突然斷了。

這是當然的-看著斷掉的畫面,我知道這其實只是錢不夠了而已;因爲在投
下的時候,我也並不知道露亞有沒有在水晶對面,而只有投最低的費用-對任何
使用水晶的人而言,一開始只丟一點錢來確認對面有沒有人在,是誰也知道的常
識。如果是正常的通話的話,這時候應該輪到我,再把錢幣丟進去魔導器裏才對
吧…可是…我…應該嗎?

我確實,是從錢袋中拿出硬幣了,但那只手卻放在空中,無法把錢幣丟下;
通訊水晶無法傳遞聲音,就算我再丟錢下去,難道要我繼續看自己最喜歡的女人,
繼續被那個不知道從什麽地方出現的男人,在自己的閨房裏、無知的被奸淫嗎?

…我的手,沒辦法把那枚硬幣丟下。

沒有什麽物理上的理由…只是、只是…

「-怎麽了嗎?」

那名一直在我身後的女仆,因爲無法理解我在做甚麽,而拿著錢袋、邊戳著
我,邊好奇地瞧著我。大概是、想知道,我願不願意繼續投錢吧?像這種對面確
實有人,但是對方沒注意到的狀況,不管是繼續投錢等對方注意到自己,或就此
放棄,都是很合理的。只是、只是…我,該怎麽說…該怎麽…自己的親姐姐,最
愛的女人,就在螢幕的另一邊,被人這樣奸淫…

-女仆對我,笑著說了些不知道什麽。

-她根本不懂!

-她和姐姐一樣,不懂男女之事;她也和姊姊一樣,完全無法理解我的心情。

所以,忠心的女仆才能、明明剛剛看過露亞被奸淫,卻還能像現在這樣,非
常自然的,舊站在我後面,很正常、很自然的,說著家常事,在努力的想鼓勵著
我,說什麽、說什麽-

「-看起來,那位『傳說中的勇者』確實是,很與衆不同呢?」女仆,有點
紅潤的、那像是蘋果一樣的臉孔,可愛的酒窩…卻是如此的,殘酷的話語…「看
露亞大人,在那位『勇者』大人面前,似乎也是很開心的樣子…說不定我們領地
上面的那些怪物,真的都被『勇者』大人給解決了呢?啊、真是太好了,不是嗎?
真想早點回去,和您一起見到『勇者』呢!」

-給我閉嘴…!

女仆期待著改變。女仆期待著變化。女仆期待著救贖。女仆期待著英雄。

我甚麽都不期待;在我這饑渴而虛無的心中,所需要的只有-

-女仆在被我壓下推倒到床上的時候,眼神中沒有半點恐懼,只有純真的疑
惑。

她不懂我在對她作什麽、她不知道我想對她什麽、她也不懂我想對她作什麽。

這個無知的眼神,和露亞第一次被我推倒的時候,好像。

我就知道。

這個世界的『女人』,你們都一樣。

隨著女仆的衣服被我剝取乾淨、隨著我的手開始在她的乳房上肆虐,這天真
的、屬于我的專屬仆人,終于開始了、她這輩子第一次的,那屬于女人的媚叫。
如同孩童般的無知、卻有著少女初嚐禁果的喜悅;本該生出孩子的陰道,現在卻
成了充滿淫水的、我的玩物…

…我知道我在做什麽。

我只是在,這個天真而對我唯命是從的女仆身上,想找回露亞的影子而已。

因爲剛剛我看見的影像,讓我心裏不斷的恐懼著,自己說不定就要失去她了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