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賽兒


有道是英雄難過美人關,明未流寇頭目李自成,張獻忠大家耳熟能詳,但另一名女頭目唐賽兒在史載中亦脍炙人口…

明末,流寇四起,攻城掠地,官府疲于奔命,無法消滅。

在這些流寇之中,最出名的自然要數李自成、張獻忠這些勢力強人的匪幫。

其余或大或小的流寇,不下一百來股,在史書上或許也有名字,但後人已經將他們完全忘記了。

只有一股例外。

這股流寇能夠名留後世,不是因爲有什幺特別的戰績,而是因爲這股流寇的領袖很出名,很特別,容易便人記住。

這個領袖名叫唐賽兒,是個女的。

一個女人家,能夠成爲強橫的流寇的領袖,自然很不簡單。

其實,唐賽兒所統率的這股流寇,人數不多,只有一千余人,比起李自成、張獻忠那種十幾萬的大軍,簡直是小兒科。

但是,唐賽兒的這支隊伍特別英勇善戰,人人不怕死,個個武藝高強,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令官府聽到唐賽兒的威名便聞風喪膽。

有一年,唐賽兒的匪幫一直攻到金陵附近,嚴重威脅到明朝首都的安全。

崇幀皇帝大爲震怒,命令大將柳鎮峰統率七萬大軍,負責消滅唐賽兒。

以七萬討一千,簡直是泰山壓頂,殺雞而用牛刀了。

因此,柳將軍的人軍長驅直人,旗開得勝。

唐賽兒的手下即使英勇善戰,但是,在力量對比懸殊之下,也無法挽回頹勢,只能節節敗退。

七天之後,唐賽兄的兵馬退守到牛頭山,整頓人馬,只剩下五百人左右。

這時,精通兵法的柳將軍並未放松追剿,貼馬上調動人軍,將牛頭山包圍得水洩不通。

唐賽兒的車隊缺糧、缺水,傷員又多,突圍既無可能,死守也沒力支,眼打就要全軍覆沒,唐賽兄心急如火。

“有什幺辦法能反敗爲勝呢?”

她苦苦思索著。

但是,一切郡是那幺絕望,死亡的陰影籠罩著牛頭山。

夜晚,唐賽兄便衣輕裝,前住敵營偵察。

小路,陰風陣陣,日月無光,唐賽兒一直摸到敵營之外,仔細觀察。

“如果能夠刺殺柳鎮峰,”她暗自思索:“敵軍失去統帥,必然陣腳人亂,我軍趁機突襲,必然可以擊潰敵軍,突出重圍。”

她主意已定,便睜大眼睛,觀察敵營地形,尋找柳將軍帥營。

但是,她很快失望了。

七萬大軍,營地連接十裏,仿如一座小城,營中戒備森嚴,軍隊不斷巡邏,外人根本無法進人。

要找到主帥的營地,更是難上加難。

“時間不等人,五白壯土性命危在旦夕,實在不能再等了。”

她心如火燒:“一定要在今晚刺殺柳鎮峰!”

就在此峙,二輛馬車由遠處駛來,引起了唐賽兒的注意。

“在這靜夜,這輛馬車中載著什幺人呢?”

她頭一看,只見守門兵士也上前攔截馬車:“車內何人?”

馬車上跳下一個軍官模樣的人。

“車內是城內妓女,是專門來服侍柳大將軍和其他將領的。”

軍官取出令牌,交給士兵,士兵檢驗完畢,又交回給他,然後打開軍營閘門。

“請進。”

馬車緩緩啓動…

唐賽兒靈機一動,飛身躍出,竄入馬車底下,緊緊抓住車身。

黑夜之中,光線很暗,她的身手又敏捷,守營的士兵誰也沒有注意。

馬車在軍營內左轉右轉,最後停了下來,車上的妓女們一個一個下車。

唐賽兒俯在馬車底下,向外窺視,只見這個營帳金碧輝煌,守衛森嚴,燈火通明,看起來,這裏肯定是柳鎮峰的帥營。

她馬上滾出馬車,趁黑夜,混在妓女們之後,一起走入帥營。

柳鎮峰坐在帥營之中,左右兩邊是一些高級軍官,大家正舉杯痛飲。

“大帥,你消滅了唐賽兒匪幫,可喜可賀,卑職敬你一杯!”

“來,來,大家敬大帥一杯!”

衆將官爭相拍馬屁,柳鎮峰心花怒放。

“大帥,妓女來了!”

跟車的軍官進來報告,柳鎮峰大喜。

“哈…,果然是如花似玉,來,快些下坐。”

衆妓女紛紛陪軍官們坐下。最漂亮的那個妓女,自然是給柳大將軍。

唐塞兒生得很漂亮,可是她的服飾、裝扮,都不如其他妓女、所以,便給分配到尾席一個最低級的軍官旁邊,陪他喝酒。

衆人濟濟一堂,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雖然每個人都抱著一個妓女,卻也不敢太放肆,大家都是低低調情上下其手…

柳鎮峰是大將軍,當著下屬的面,也不便太敢亂來,只是隔著衣裳,摸著女人的大腿…

“哈…”一陣女性的魅笑,吸引了大家的注意,柳鎮峰轉頭望去。

只見唐賽兒站了起來,施施然走到柳鎮峰面前,一臉妩媚.

“大帥,今日乃大喜之日,待小女子跳一只舞,爲大帥助慶,如何?”

“好!好!”柳鎮峰捋著大胡子大笑

唐賽兒于是扭動腰肢,跳了起來,她一邊跳,一邊脫下身上的衣服…

現在流行于西方的脫衣舞,是不是唐賽兒始創的呢?這要請教曆史學家才知了。唐賽兒越舞越有勁,身上的衣服越來越少…

她知道,只有采用這個大瞻的方法,她才能壓倒衆妓女,吸引柳鎮峰的注意。

不一會兒,唐賽兒全身衣服便脫得一絲不挂…

一些面皮薄的妓女也不禁爲她的無恥行爲而臉紅,所有的軍官都目瞪口呆,望著她的裸體…

唐賽兒長年征戰,肌肉結實,兩顆碩大的乳房堅挺地翹著…

肥大的屁股又白又嫩,隨著她的舞姿左右顫動,勾人魂魄…

柳鎮峰被這仙女般的裸體懼起了全身烈火,他再也控制不住了。

“寶貝!快過來!”他大喊著。

唐賽兒就等著他這句召喚,當下飛撲上前一偎身,偎在柳鎮峰懷中…

唐賽兒兩條白蓮似的手臂勾住地的脖子,櫻桃般的紅唇貼在她的臉頰上…

“大帥…大帥…”

她扭著腰肢,那兩座小山似的乳峰小停地在柳鎮峰身上磨擦…

柳鎮峰低吼著,兩手握著乳峰,死勁捏著,搓著,口中發出喘息…

“大帥…唐賽兒鼻孔中呻吟著:“你…揉得…人家…心裏…”

“心裏怎幺樣了?”柳鎮峰流著口水調戲著。

“人…家心中…騷…”

唐賽兒全身上下發散著女性的魅力,柳鎮峰這一輩子玩了不少女人,現在卻是第一次,碰到這種騷到入骨的女人,他瘋狂了!

“小婊子,跟我來!”

柳鎮峰兩手一抱,將唐賽兒抱了起來,走向帳後去。

帳後是地私人臥室。

帳前之衆將官見主帥離開,大家無拘無束,各自摟著身邊妓女,剝衣脫褲,就地解決…

柳鎮峰抱著唐賽兒走入帳後,把她放在豹皮床上,然後自己解脫衣服…

“大帥,我來服侍您…”

唐賽兒跪了起來,伸手替他褪去褲子,她的兩手卻趁機在大腿之中活動…

“小婊子…你…很會摸…”柳鎮峰滿臉漲得通紅:“你真是天生騷貨…”

唐賽兒水汪汪的大眼脯閃著淫蕩的目光,粉紅的臉蛋貼著他的大腿…

她的口微微張開,伸出一條熱騰騰濕漉漉的舌頭,慢慢地舐著…

“啊…哦…”柳鎮峰忍不住刺骨的暢快,用兩條毛茸茸的大腿把她的頭夾住…

唐賽兒自然不肯放過機會,她的兩手抱著他碩大屁股,展開激烈的活動…

“啊…小婊子…你…找死…”

柳鎮峰跳了起來,把唐賽兒抛在地上,整個人壓了下去…

“啊…大帥…痛…”

唐賽兒故意連連嬌喘。

“算了吧,你是婊子,又不是處女,怎幺會痛呢?”柳鎮峰喘息著。

“大帥…我不是處女…只是因爲你…太粗…太強壯了…才感到痛…”

唐賽兒故意奉承,柳鎮峰心中洋洋得意,他開始抽動起來…

“啊…大帥…慢…慢一些…

唐賽兒的嬌喘,更加刺激起柳鎮峰的野性,他不僅沒有慢下來,反而更急,更快、更用力…

“大帥…你…抽得…我…魂…沒…了…”

唐賽兒扯著喉嚨,盡情浪叫…

柳鎮峰雙目噴著熊熊火,屁股上下沖擊…

“不行了…大帥…饒命…”

“小婊子…”柳鎖峰粗粗喘著:“現在還痛嗎?”

“不痛…現在…太舒…服了…大帥…你太…會抽了…”

柳鎮峰咬緊牙關,展開了瘋狂進攻…

唐賽兒把兩條雪白的大腿架在地的雙肩上,使勁地晃動著…

“這一下…到肉…我…沒命…”

“小婊子…你看來得好樂…”

“好大帥…好哥哥…用力插…插死我…插死…小婊子吧…”

唐賽兒不知是真是假,她的體內發出一陣陣劇烈的顫抖,雨默般夾著…

“小婊子…夾…用力夾…”

柳鎮峰再也忍受不住她的刺激了!

“小婊子…我射了…”

“好哥哥…你燙死我了…好大帥…”

兩個人都小顧一切喊叫著…

高潮之後,兩人便平靜了,柳鎖峰摟著她,溫柔地問她:

“小妹妹,你叫什幺名字?”

“唐賽兒!”

柳鎮峰尚末反應過來,唐賽兒的五指像鋼叉似地插人地的胸膛,掏出了他的心髒…趁著帳前衆人尚在胡天胡地,唐賽兒偷了令牌,混出營去,回到牛頭山上,聚集五百壯士,連夜下山,展開偷襲。

官兵群龍無酋,頓時大亂。

唐賽兒率五百壯士突圍而出,後來迅速擴展,成爲一支大軍。

∼終∼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a.asia  

觀看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