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夫人


青竹蛇兒口,黃蜂尾後針,兩般皆不毒,最毒婦人一心。漢高祖劉邦生前寵愛年輕貌美的戚夫人,把呂後冷落了,呂後懷恨在一心,一俟劉邦死後,便對戚夫人加以慘無人連的大報複…

漢高祖劉邦有兩個老婆,一個是元配呂後,另一個是戚夫人。

劉邦自從得到戚夫人後,逐漸和呂後疏遠。因爲戚夫人年輕貌美,歌琴書畫無所不曉,比起鄉下婆出身的呂後真是一在天上,一在地下。

因此,戚夫人可以說是劉邦最寵愛的人。

呂後在這種情況下,自然是咬牙切齒,對戚夫人恨之入骨。

公元前一九五年四月,劉邦病死,整個太權便落在呂後手上。

呂後當權之後,第一件事情便是對付戚夫人,當然,她此時大權在握,要殺到戚夫人可以說是易如反掌。

但是,俗話說:最毒婦人心,一點也不錯,呂後下定決心要折磨戚夫人,自然不會把她殺掉這幺簡單,她要戚夫人受盡淩犀。

長安有家大妓院,名叫“萬花樓”。

有一天,萬花樓的老鸨突然接到呂後的聖旨。

原來,呂後把戚夫人貶爲平民,強迫她到妓院當娼妓接客!

戚夫人本來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尊貴的皇妃,轉眼之間倏成爲一位千人騎,萬人嫖的下流娼妓,這對她的心靈的打擊是何等巨大!

這就是呂後處心積慮想出來的毒計,在心理上慢慢折磨她,比起在肉體上摧殘她,更爲賤忍!

可憐的戚夫人淪落到此地步,曾經想自殺。

萬花樓的老鸨知道這件事的來龍去脈之後,非常同情戚夫人。

“戚夫人,我接到呂後的聖旨,如果你不當妓女,我整個妓院都要被燒掉。事情到了這一地步,保存生命是最重要的。我想,呂後也是一時之氣,只要你當了妓女,她的仇也就報了,氣也消了,你也就可以活下去了。再過幾年,呂後一死,你也可以恢複自由了。”

老鸨這番話果然打動了戚夫人,蝼蟻尚且偷生,何況是人?

她只好紅看臉,答應老鸨。

老鸨心頭一塊大石頭落地,馬上叫人替戚夫人化裝打扮。

戚夫人本來就很漂亮,再一化妝,更是豔若天仙,傾國傾城…

老鸪把戚夫人帶到大廳,介紹給各位嫖客。

“這位是我們新來的姐姐如意,還請諸位大爺多多捧場啊!”

這些嫖客們一見戚夫人,個個骨頭都酥了,大家爭先恐後,各出高價,希望第一個嫖得戚夫人。

經過一番激烈的竟投,長安首富任嶽勝出了。

戚夫人偷偷瞟了瞟任嶽,心中不由暗暗叫苦。

原來這個任嶽五十多歲了,又瘦又醜,讓人一看就惡心,戚夫人初次當妓女,心中自然希望嫖客又年輕又漂亮,但是,現在,她已經身不由己了。

老鸨把戚夫人和任嶽送入房中,把門關上,任嶽已經迫不及待,擁看戚夫人狂吻。

戚夫人一陣顫抖,生理上産生極大的反抗,她兩手一推,把任嶽推開!

任嶽並不惱怒,又去伸手去撫摸戚夫人的胸脯…

“啪!”一聲,戚夫人情不自禁,打了他一個耳光!

任嶽抿著臉,仍然沒有發怒,他笑了。

“如意,我就是喜歡你這種性格。我看得出來,你是第一次當妓女,所以會很不習慣,這樣吧,我準備出重金,替你向老鸨贖身,過了今晚,你就成了我的妾侍。雖然我又老又醜,但是我有錢,你可以享福…”

戚夫人一聽,當這個糟老頭的妄侍,總比做妓女受衆人侮辱好得多!

她默默垂下了頭…

任嶽知道她的心已經答應了,便笑看說:“不過,今夜,你要好好服侍我,讓我滿意,我才會替你贖身,就像買貨一樣,總要先看看貨辦…”

任嶽說著,他的手又再伸到戚夫人的高聳的胸脯上,放肆地捏著!

嬌羞湧上了戚夫人的險,但是地強忍著,不敢發作,得罪了任嶽,自己就要當一輩子妓女了!

“一定要討得他歡心!”戚夫人警告自己,她的臉上浮現出了笑容,彷佛,在享受任嶽的撫摸…

“任大爺…”

“不要叫大爺,叫我好哥哥。”

戚夫人羞得更厲害了,她的櫻桃小口又張又合,始終叫不出來…

“快叫!快叫!”

“好…哥哥…”

戚夫人叫完之绶,羞得整個人撲到任嶽懷中,把整個粉面掩在他懷中…

他的雙手肆無忌憚地在戚夫人的背上怃摸著,在她豐滿的臀部捏著…

任嶽兩手緊緊摟抱著戚夫人,被她的轎羞煽起了全身的火焰…

任嶽迫不及待脫下了自己的褲子…

戚夫人連忙閉上眼清,不敢看。

“看!”任嶽抓著她的頭:“我要你看!”

戚夫人只好睜開眼睛:任嶽的東西比劉邦大…

“怎幺樣?你看到甚幺?”.

戚夫人全身發抖,這是他當皇妃以來任一個陌生男人如此玩弄…

“我…看到…好哥哥的…又粗…又大…又長…”

“小婊子,你喜歡它嗎?”

“喜…喜歡…”

“喜歡?快含住它!”

戚夫人呆住了,即便和劉邦尋歡做愛的時候,劉邦也不曾要求她作出這種下流的動作,想不到今天晚上,偏偏這個糟老頭…

她咬緊牙關,閉緊嘴唇…

任嶽獰笑看,把東西一直送到她嘴邊…

“快含它!”

滾燙的粘粘的東西揉著戚夫人的紅唇…

“咬掉它!”她內心産生了一種沖動,但又轉念:“不…我不能一輩子當妓女,我要討好…”

櫻桃小口張開了,塞得滿滿的…

她的臉羞得像抹上千層胭脂…

血液在沸騰…

一進、一出、一前一後…

他沈浸在放浪、刺激之中…

戚夫人的櫻桃小口又緊又貼,團團包圍,密不透風,産生了轉擦…

任嶽從來也投見過這幺漂亮誘人的女人,他全身她的舌頭又濕又熱又靈活,輕佻地挑撥著,産生蝕骨的酥麻!

“小婊子,你真是天生的小婊子!”

任嶽大叫著,連忙撕開了自己全身的衣服,跳到床上去…

他眼光閃看瘋狂的目光,雙手在戚夫人的衣服上摸索著…

一件,又一件…所有的衣服墜地了…

戚夫人羞得無地自容,她連忙逃到床上伏著,像一只白羊…

任嶽看著這具人間極品的胴體,看著那一道道誘人的曲線…

好像泰山壓頂一般,他緊緊壓著戚夫人,一雙多毛的大腿瘋狂磨擦著…

他把戚夫人翻了過來,胸脯朝天…

戚夫人閉上了眼睛,她感覺到任嶽貪婪的嘴唇含住她的兩顆葡萄…

一股又酸又麻的感覺從乳尖上傳入,使得她全身像喝醉酒時一般無力…

任嶽瘋狂吮吸著,彷佛要吸出她的奶汁…

戚夫人似乎又回到了和劉邦顛狂的夢景中…

任嶽的嘴巴忙碌著,他的手也沒有閑著…

他又瘦又乾的手指徑輕撥開茸茸的黑毛…

“啊…”戚夫人情不自禁地呻吟起來…

任嶽像尋寶探秘一般,手指靈巧地搜尋著,轉彎抹角,左右開弓…

“喔…不能摸…不…”戚夫人卻覺得自己又渴又燥…

任嶽的手指給她帶來了意料不到的感覺…

“啊…你…我…好哥哥…”

任嶽發現,她已經濕潤了…

“小婊子…你流水了…”

戚夫人滿面通紅,雙目閃看妩媚的光芒!

她把兩條雪白的大腿舉了起來,高高翹著,無恥地分開著…

“小婊子,你想撒尿?”

任嶽挑逗著她,戚夫人面上更紅了,她沒想到自己會變得這幺下流…

“好哥哥…別逗我了…我實在忍不住了…

你救救我吧!”

“怎幺救你啊?”

任嶽故意在洞外盤旋,久久不入…

“快…快插入…求求你…插…”

戚夫人的叫聲更響了,她的雙腿分得更開了…

任嶽被她的媚態弄得全身血脈憤張,他一手抓住她的一腿,猛地挺入…

空虛變爲充實,饑渴變爲刺激!

戚夫人只覺得全身每個毛孔都充滿暢快…

“好哥哥…你快動…”

任嶽從來也沒有看過這幺騷的妓女,他鼓足力氣,一下子狠插了三百下…

“太舒服了…”戚夫人狂叫…“好哥哥…你插得我…成仙了…”

“你是誰?”

“我是小淫婦…我是小淫婦…我是哥哥的小破鞋…快…再用力…對了…這一下…插到我的…花心了…我的…好哥哥…”

戚夫人的腦中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忘記了自巳的命運,她只想享受這一刻…

“插死我吧…我早知道…做妓女…這幺刺激…我早就來當妓女了…早就來挨哥哥…插了…我又丟了…”

她在床上下流地叫看,比妓女更下流…

任嶽被她的騷態刺激得快瘋了,她又深深吸了口氣,狂插了一百多下…

兩個人在床上摟成一團,叫成一團,樂成一團…

天明之後,任嶽果然舍不得戚夫人,便用重金向老鸨贖了身,把戚夫人帶回家去當妾侍。

沒有多久,這件事情被呂後知道了!

“大膽任缶,我本來是要這賤貨去當妓女受苦,你反而把她接去亨福?”呂後大發雷霆,下了聖旨,把任嶽砍頭示衆,全家充軍!

萬花樓也受了牽連,老鸨被抓去絞死,整個妓院也被火燒了。

可憐的戚夫人沒享幾天福,又被呂後抓了回去。

呂後從監牢中抓了二百個犯人,命令他們輪流去強奸戚夫人。

犯人們如狼似虎,面對如花似玉的戚夫人,更是瘋狂奸淫…

戚夫人咬緊牙關,忍受這奇恥大辱,只求活下去。

但呂後仍不死心,當戚夫人被二百多人輪奸之後,奄奄一息,她又叫人把戚夫人的手和腳全部砍斷,把她的眼睛挖去,把她的舌頭割掉,又整聾她的耳朵,然後把她丟到廁所邊…

可憐的戚夫人除了生命之外,她再也沒有任何東西了。

∼終

 分享

本文由網絡整理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21 hona.asia  E-Mail:[email protected]  

觀看記錄